對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父母,應該怎麼辦?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對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父母,應該怎麼辦?

2018年08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6 ℃ 次

【周曉農的回答(121票)】:

這個問題是苗大夫提的,以她的閱歷和曾為醫生的身份,她一定知道大量的家裡有失能老人後的狀況。我想她提出這一問題,一定是深感此事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看了此前不少答題,@崔脆脆屬於子欲養,親不待,其他的大多屬於有盡孝之心的。我正處於家中有失能老人的狀況,有大量切身體會,我想說的是,凡有孝心者,對此事要有充分準備,至少心裡要有這樁事。這是需要付出艱苦的努力的。

所謂生活不能自理的父母,換一個說法,叫失能老人,據統計,全國有3600萬人,而失能又可分為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其中完全失能的老人又佔一半。現在所有的年青人,都可能面臨父母失能的那一天。最極端的情況是:雙方都是獨生子女,雙方的父母都完全失能了,這是二對四,而下還有小,收入還不高,你將如何應對?還有一種情況是,家中有完全失能的老人,時間很長,我所知道的有一位老人,因摔倒致癱變癡失能,長達18年才去世,能應對嗎?

我母親現在是完全失能的老人,要想把老人照顧好,照顧得有尊嚴,這實在是太難了。說說我的情況和體會吧。

一、月開支。請保姆費3000元。母親食品用品開支,至少2000元,包括買點營養品,由於上不了廁所使用紙尿片等。這5000元的開支,是硬支出。

二、晝夜有若干次翻身、換尿片、幫她搔癢、捶揉疼痛處、餵藥餵飯。夜間,我、弟妺加小保姆,輪流值班,每晚一般要起來七八次侍候。說不定,你剛睡下,就被喊起來了。母親是既嗜睡,又常醒有事。必須輪流,沒有哪一個人能有精力夜夜值下去。

三、母親當前思維失控,常常是習慣性的記憶思維起作用。她會反覆說,要自己上廁所,還說昨天才上了,其實沒上。不過我們也試過,好不容易,替她收拾好,上了廁所,又說不解了。這對她是折騰。她的脊柱早已變形,無法過大彎曲,而且解大便的時間很長,蹲馬桶也根本受不了。用座椅式座便器,她說解不出來。還說要換到原來的房間去,哪有什麼原來的房間,還說剛才誰來給她說了什麼,其實也根本沒人來。回應小了,聽不見,大聲了,說你們怎麼這樣?天天如此,你有足夠的耐心嗎?有時,剛弄好,才坐下,又被呼喚,我統計過,一個小時之內,會有10多次。

四、該吃什麼藥,什麼時候吃,什麼時候吸氧(家裡備有吸氧機),都得記牢。發現情況不好,得趕緊請醫生或送醫院。送醫院還得有關係能馬上送得進去。一進醫院,就要作各種檢查。所以,得平時侍候好,減少上醫院,否則每上一次醫院,各種檢查下來,就是一次折磨。

需要做的事,當然還不止這些。假如不是一個老人,而是兩個、三個,假如不在老人身邊,子女身居異地,要料理的事就更多了。我也想過,比如就在醫院,打聽過,請護工,一個是不行的,得請兩個輪班,而瞭解下來的情況, 護工很難做到細心耐心,甚至在親人不在時,會欺負老人。即使我們再小心,母親還是有點裖瘡了。紙尿片得勤換,褲子尿濕了,得馬上就換,如非親人,很難做到。

這件事,絕對不比帶小孩輕鬆。帶小孩,是一個精力負擔逐漸減輕的過程,而這是一個逐漸加重的過程;帶小孩,是一個充滿希望看著孩子成長的過程,而這是一個眼睜睜看著逐漸衰弱而且絕無可能逆轉的過程。

現在已經有說法,說一個失能老人壓垮一個家庭,而民間早有說法叫久病床前無孝子。撇開道德情感層面的意思不說,都反映了這件事的艱難度。能把這件事做好到什麼程度,取決於你的孝心,還取決於你是否有關係,是否能幹和收入狀況。

實際上,隨著現在老人的壽命在增加,失能的老人也在增加。從前,往往是等不到失能,不少老人就去世了。好幾次我用輪椅送老人去醫院,醫生就說,看啊,又來一個,長壽的多了,失能的也多了。

現在,我也是統計意義上的老人了,好在有時間在家,侍候母親,但要想出門,個把小時就得往回趕,怕有點什麼事,家中如只有小保姆一人,會忙不過來。旅遊什麼的,根本就不敢想。成天呆在母親身邊,有時間,就上上知乎。

我常在想這件事,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有沒有一些好點的辦法?

當父母已進入老年時,作子女的,要設法讓父母注意鍛煉和保養身體,盡量避免以及推遲失能或完全失能情況的發生,讓老人既長壽,還活得有質量。

當無可避免地發生完全失能的狀況了,如果當地沒有很好的養老場所,只能自己來,如果有養老場所,做不到悉心照料,還不如自己來。如果有很好的養老場所,收費很高,你得有那個支付能力。得有這個準備和心理準備。

政府有關方面,各個社區,如果真正把這件事當一樁事來辦,大批地培養一批護理人員,有良好的護理條件和 監管措施,是當前最應該辦好的事之一,還能解決一批人的就業問題。豈不比那些花架子式的政績工程,更有價值?這可以是一項專業,還可以是一項產業,有大量的相關設施需要設計生產。就算有了,做得比你自己還好。你也還得經常去看看,我還發現,母親一旦發現身邊沒親人,就會著急。就像小孩看不見母親一樣,老人還隨時需要親人的安慰。有些老人臨終前,還支撐著不斷那口氣,直至想見的親人見到了,才去了,就是這個道理啊。

【崔脆脆的回答(60票)】:

他年輕的時候,我偷偷逃出家,一玩一整天,瘋子一樣,午飯都忘記。

他壯年的時候,為了我受更好的教育,安排我離開農村,到外地親戚家上學,於是我一年中有300天享受自由。

他身體因為勞動開始壞掉的時候,我在為2500塊錢的工資在北京奮鬥,自以為獨立自主忍辱負重。

他被縣醫院的醫生趕到市醫院的時候,我仍混跡在離家更遠的地方,為了了5000的工資,坐在地鐵裡,想著開個賓利應該也不是多難的事情。

他躺在市醫院ICU第二天的時候,我接到消息,趕到醫院在醫生的安排下,我見到了他。

但他已經幾乎不能說話了。一米七五的身高,僅剩九十斤,面部青黃,雙眼渾濁。我也不知道他能否看清我的樣子,但他望著我的神情,我感應到,他是見到了我,心就放下了。

我從病房出來後,口罩上全是淚水。

幾天後,他的病情已經發展到了最嚴重的時候,醫生勸我們把他帶回家。。。

幾天後,在炕的一頭,我握著他的手,摩挲著他的胸口,他眼睛雙閉,留下了眼淚,再也沒有睜開。我知道他帶走了他很多的遺憾。

時至今日,我不能也不敢也不願再想他已經離開了我,不能贍養照顧他,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

【王勃的回答(35票)】:

對父親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丫頭,爸爸沒有爸爸了···」,那天爺爺病逝。

對父親印象最深的一幕是把姑媽(長父親多年,尤似其母)的遺體推進火葬爐的一瞬,我和他同時跪伏在地,他抱緊我,我第一次見了他哭。

···

父母無自理能力,其實我們都知道應該怎麼做。我也能想像子女久侍床前積累下的煩怨與嫌棄,父母不也會有不堪稚子調皮搗蛋的時候麼?

兩種情況的區別在於在孩子身上我們總能看到希望,我們知道他們必有長大成人的一天;而對不能自理的父母,他們的情況只會一天比一天糟糕,終點則是死亡,這對子女的熱情無疑是打擊。

直觀的看確實是這樣,然而我想說的是:子女贍養父母,受益的並不只是父母,就像父母撫育幼兒時他們也會和孩子一起成長。不論是被撫育還是贍養,兩個過程中永遠都有孩子的成長。

拿三四歲時父母撫育子女的恩情作為子女在父母年老體邁時需當贍養他們的理由是不合適的。不合適不是因為不應該,而是由於三四歲時發生的事情我們是沒有記憶的,所以如果你和父母的感情不是特別好,長期的責任背負會使你陷入巨大的認知失調。不要把贍養當做是與父母撫育恩情的交換,你是無法在一場沒有收益的交易中自我調解的。而且一個人的贍養行為如果只是迫於社會壓力,結果是贍養人會把這當做道德壓迫,而父母被贍養的質量也無保障。

病床前無孝子,孝與不孝的道德宣判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積極意義,偶爾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找可以信賴的人疏通下自己的怨屈也許更有效。

或者想像一下父母不在以後的情境吧。父母也許不再年富力強,就像一座破敗得無法修繕的老房子。但是只要他們還在,我們從何而來的證據就是確鑿無疑的,我們從他們那裡起步的成長軌跡就是清晰的。此時父母的價值不在於他們能為我們供給多少物質上的扶持,只因為他們是父母,一個我們喚作「爸爸」「媽媽」的人。當我還能喚出這兩個名字,而且還有人會回應時我的心靈得到了慰藉。

【楊爽的回答(27票)】:

這種心情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體會,像我外婆90多歲,嚴重老年癡呆,睡眠日夜顛倒,早上4點就開始用枴杖砸門,脾氣乖戾,經常大鬧大哭大罵,往樓下扔東西(曾經半夜三點把一個房間除了傢俱以外的東西都從三樓扔到人行道上去了),大小便不能自理,拒絕穿紙尿褲。四個子女有兩個都不管不問,只有我媽和我大舅一人半年。基本上是20個小時連軸轉,冬天零下5-10度,白天每天都是在洗大小便弄髒的棉襖棉褲被子褥子中循環度過的。嘴上說「照顧」倒簡單,真的責任落到自己肩膀上,不知道多少人受不了。

【一夫禾的回答(15票)】:

自己也深有體會,讚了@周曉農 老師的答案。

然後跑個題,還是請知乎上的年輕人盡早考慮一下如何降低父母長期失去自理能力的可能性。不要等到這一天來到了再後悔吧。

每個人都終將老去,但老去前長期失去自理能力可能是自己一生最大的痛苦,也很可能是自己兒孫們的最大痛苦之一。

從我身邊長期失去自理能力的人來看,兩類人居多:

一、因嚴重骨質疏鬆導致的長期臥床。其中以女性居多。

二、因嚴重老年癡呆失去自理能力。其中以男性居多。

所以,作為兒女,為了不讓那一天來到,怎麼辦呢。我的做法是:

1、及時提醒、幫助自己的母親補鈣、留鈣,見問題我們真的需要補鈣麼?我的回答。

2、如果你的家族有老年癡呆的病例,或者父親不愛說話,沒什麼興趣愛好(像我的父親),多陪他聊聊天;或者讓(外)孫子孫女多跟他玩玩;引導他參與一些能夠用腦的項目(麻將、手工、需要技巧的家務、時政分析,等等),親情和用腦是有效的阻止手段。

【fayeason的回答(17票)】:

你來到這個世間還沒自理能力的時候,你父母是怎麼對你的,你現在就怎麼對他們吧。

【cOMMANDO的回答(9票)】:

這個問題有點複雜,按我個人的習慣,是不願意把自己放在極限情況下去考慮的。應該怎麼辦?鬼知道到時候我會怎麼辦。

我有一些朋友,有些家裡有生活無法自理的老人,這讓他們的生活變得一團糟,他們當然不總是帶著愛心和溫和的笑容接納這一切,有時候也會抱怨,半夜裡偶爾也會到微博上去發洩一下,看得出來挺慘的——我甚至相信他們對自己的長輩也會偶爾發脾氣,不總是像電視裡演的那種孝子一樣。但我相信他們仍然在盡自己的能力照顧好長輩,也許不是100%,也許只有40%?但我覺得這也足夠了。

所以坦率的說,我不知道到時候我會怎麼辦,我也不知道長輩「失去自理能力」到底會讓我們的生活變得多糟糕,而且我也不願意沒事兒就把自己放在這種極限情況下去自虐。但我相信我不會放棄他們,我無法想像自己會幹出不管他們,不讓他們安度晚年的事兒來,換句話說,我有底限,而且不會做個混蛋。一想到這個,我就因為確信自己是個還不錯的人而感到安心。

【葉聆曦的回答(6票)】:

  1. 賺到錢、還有閒的,好辦;
  2. 賺到錢、但沒閒的,能辦;請保姆、送養老院;
  3. 不賺錢、但有閒的,能辦;自己累點;
  4. 累死累活才剛夠餬口的,涼拌;一天吃兩頓、清理一次排泄物、買得起什麼藥就吃什麼,盡人事聽天命。一般來說街道會幫忙想辦法,但不能指望太多。如果運氣好能上媒體應該能解決的比較好,不過現在「感人」的家庭不少,被媒體選中機會不大;
  5. 至於「久病床前無孝子」的說法,作為一個普通的老實人,還能怎麼個「不孝」法我就不去想像了

【GayScript的回答(5票)】:

我大伯的媽媽(我喊她奶奶)去年過世了。過世前中風了好幾年,我媽說是中風,其實我感覺是老年癡呆。我媽說那個奶奶中風後就跟小孩似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隨地大小便,還抓著自己的大便隨便亂扔。大伯一家人尤其是大伯的妻子(我喊她大媽媽)就這麼照顧了三四年,每天餵飯、擦身體、處理大小便。有段日子我爸身體不好,大伯跟大媽媽來我家看我爸,大媽媽拉著我媽在房間裡說話,說著說著就要掉眼淚。

我大外公(我外公的哥哥)過世前中風了十多年。起初連話都不能說,可我大外婆(大外公的妻子)照顧了他十多年,到最後居然能下床走動了,雖然不太認識人。每年我回去看他,都要扯著嗓子在他耳邊跟他喊「我是小生(我的小名)」,他顫顫巍巍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哦,小生啊……」。可過了第二年我回去看他,他又不認識我了。

我外婆過世前有十多年的哮喘。哮喘是種富貴病。老老實實坐著,就沒什麼大事,不能忙,不能累,稍微走急了就會喘氣,咳痰。她當年就因為半夜一口痰沒咳得出來,就走了。外婆過世前一直和外公跟兩個舅舅住一起,雖然另外住的小土房,可吃穿一直都是兩個舅舅和舅媽在打理,從沒餓著凍著過。

我爺爺奶奶去年過八十歲,幸好他們倆身子骨都特別硬朗,不需要人照顧,我爺爺每天一大早就扛著鋤頭下田忙活去了,我奶奶一大早就駝著背打井水洗衣服。但我媽說,她現在還能在上海照顧我們,可要是哪天爺爺奶奶身體不好了,她立馬就得回家去照顧兩個老人了。

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為人子女,最怕的就是子欲養而親不待。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另外我贊同@周曉農 先生的回答。

現在已經有說法,說一個失能老人壓垮一個家庭,而民間早有說法叫久病床前無孝子。撇開道德情感層面的意思不說,都反映了這件事的艱難度。能把這件事做好到什麼程度,取決於你的孝心,還取決於你是否有關係,是否能幹和收入狀況

我們農村就鬧過許多幾個子女不願照顧老人的事情,就因為麻煩,不是一丁點兒的麻煩,是長年累月的麻煩。而且現在越來越多的獨生子女,使得養老這件事難上加難。因此我也極力同意@周曉農 先生回答的最後一段,對於養老這件事,政府也應該出些力,切實地幫到老百姓。

政府有關方面,各個社區,如果真正把這件事當一樁事來辦,大批地培養一批護理人員,有良好的護理條件和 監管措施,是當前最應該辦好的事之一,還能解決一批人的就業問題。豈不比那些花架子式的政績工程,更有價值?這可以是一項專業,還可以是一項產業,有大量 的相關設施需要設計生產。就算有了,做得比你自己還好。你也還得經常去看看,我還發現,母親一旦發現身邊沒親人,就會著急。就像小孩看不見母親一樣,老人 還隨時需要親人的安慰。有些老人臨終前,還支撐著不斷那口氣,直至想見的親人見到了,才去了,就是這個道理啊。

【王思洋的回答(5票)】:

好好照顧,為不能自理的父母養老送終。

【於勇的回答(3票)】:

除了多賺錢,還是多賺錢。

資金到位了,很多困難就不是困難了。

【張市的回答(3票)】:

微觀下,沒有這個問題。宏觀上,這是困擾後幾十年的巨大隱患。非道德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經濟問題,社會問題,政治問題。一兒養四老,或一雙帶兩雙,都是不切實際的甚而不可想像的。無關於孝道,到了一代嬰兒潮集體老去的時候,也許安樂死會通過,也許自裁的尺度會遠超想像。在這個看似高科技的發達社會裡,饑荒,易子相食,不曾遠離。若不能生活自理,僅就兒女而言,仍只有順從於巨大的社會壓力與自身情感壓力,但對於父母而言,胡不歸,何待哀鴻?

【張小龍的回答(4票)】:

想像你三四歲之前有沒有自理能力,你的父母是怎麼做的?

然後就怎麼做。

【蘇樑的回答(3票)】:

不管前方金山銀山,誘惑萬千。拋下生母我真的做不到

【趙驥的回答(3票)】:

沒有極端的?

那我就做個極端一點的吧。

有的時候,只是表現出"孝心"給別人看,又拿"人在做天在看"來安慰自己。但也會因為生褥瘡,而自責。

我目前,還無法理解,道德裡,關於贍養的部分。

我自己也不喜歡/不想見到,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他已經不再認得你。

你的生活質量會因為他,而極大地降低。

和我看《桃姐》以及某本書,多少有些關係。

需要有專門的地方來照顧這些老人。

沒有辦法去"勸說"一位老人安樂死,哪怕他很痛苦,哪怕所做的努力只是為了推遲那一天的到來。

法律裡規定了父母對子女的"撫養"以及子女對父母的"贍養",但細節仍然是沒有寫明的。

樓上有提到,想想父母在自己小的時候是怎麼照顧自己的。

年輕的忙於工作的父母,他們的小孩是由爺爺奶奶輩來帶的。對於這種沒盡到"義務"的父母,他們老了,能區別對待嗎?

在我打字的功夫,出現了"安樂死"。

【鄭遜騫的回答(1票)】:

我爺爺和外婆是這種情況。

外婆是偏癱了10年,一直由我爸媽照顧,前幾年去世的。

爺爺則是腦子不太清楚,我已經在異地上學,在這期間爸媽的各種辛勞心酸,和@周曉農先生的類似,已經講得很具體了,我就不回憶了。

去年爺爺去世,我甚至有點為爸媽鬆了一口氣。

爺爺的葬禮結束以後,我媽對我說,以後等他們倆老了,馬上把他們送去養老院。

【李志偉的回答(1票)】:

印象很深就是我的爺爺和奶奶,大概十七年前我奶奶阿爾茨海默病(即老年癡呆症),慢慢的就開始忘記很多事情,忘記燒水,忘記鑰匙,直到後來的忘記回家的路,就因為這個走丟過好多次。有一次自己一個人出去買菜還是幹嘛,那時候我很小,記不得了,就走丟了,一個將近八十歲的老太太從我們縣城走到了鄉下,幾十公里的路,一天幾乎沒吃沒喝,家裡找的都快要急瘋了,後來當地鄉政府的人從她口中探聽到我們家單位的名稱,才把她送回來。再後來連走路的能力都喪失了,就一直呆在家裡。

那個時候還好,子女多,我叔叔阿姨加上我爸一共5個兄弟姐妹,為了照顧奶奶就從1號到5號,6號到10號這樣的順序排老大到老小的班來照顧奶奶。由於我們家和奶奶家住得近,基本上早飯和晚飯都是我媽和我爸去餵的。除此之外還要給她翻身,扶到坐便器上,換衣服,早上起床等等。每週末姑姑就過來帶去浴室洗澡。那個時候我媽身體就不好,所以很辛苦。當時候我們家住的是職工宿舍,很陰暗很矮小的房子,由於就在我們家樓下,每天我都去看看我奶奶。一晃就是從我小學到高中。床頭百日無孝子,我覺得這種勞心勞力的事情對於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現在想想我父母付出的太多了。或許很多人會說這個對於養育之恩不足為道,但是如果你在病床面前服侍一個人一個月,你還有自己的生活工作,子女教育,應酬,那個時候我還不聽話,害的老爸的頭髮都白了一片,真的很艱辛。

當然在我看來,這些責任不可避免,但是我想強調的確不是輕鬆的事情。

再過幾十年,80,90後步入照顧父母的年齡,不能夠認真的照顧父母,甚至虐待父母的事情我覺得是只會多不會少。也可能成為一個突出的社會問題。加上現在的普通大眾工資並不高,主要靠靠辛苦工作賺錢養家,照顧失能或者半失能父母的事情更加艱辛。如果父母雙方是雙職工或者退休公務員還好,畢竟還有養老金和保險,如果是一些個體戶甚至是農民,除了少的可憐的養老金就沒其他的了。

何況現在雙獨家庭眾多,這個現象絕對不是個例。

我覺得,這個另一方面也是商機吧。

1.政府投資建立公立養老院,收費相對低廉,進行補貼。(其實這種機制下,就不可避免腐敗問題)對於雙獨,單獨或者非獨子女,進入公立療養院國家給予的個人補貼不同(這個又會牽扯到子女會不會貪污父母的養老錢)。

至於照顧父母的的細節,很多子女不放心,現在的人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為了監督,我覺得可以建立全天候的視頻監控,子女可以用手機或者電腦隨時連接療養院的監控,看看父母相關的訊息。

2.相對於政府投資,其實我更傾向於公開招標,個人承包,政府給予補貼,或者公益療養院,或者參照國外的相關經驗,當然國外沒有計劃生育政策。

監督方法同上。

3.個人興辦高級的療養院,收費可以高一些,用於中產或富人階層失能老人的療養。(富人可能不需要,自己家裡就找保姆之類的)。

4.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可以有一些有社會公信力的人,像羅永浩(其實當今社會最缺乏的就是公信力吧)能夠出資建立養老院,無論是盈利還是非盈利,都可以,或者只是保本。這樣對於父母的贍養也比較放心。

【餅餅乾的回答(1票)】:

我現在已經在照顧我爸爸了 他應該算是半自理吧 爸爸獨居 我媽媽其實早就身體不好 十幾年前被診斷出胃癌症晚期 05年又查出肝癌 真是。。。 但由於我爸前年底被車撞了我就基本也沒太管過我媽了 她自己去醫院檢查吃藥掛號什麼的 除非住院 要不我就幫她去醫院買下藥什麼的 不知道有幾家是我這種情況 我爸他老人家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什麼的 骨折根本不好 現在還在拄雙拐 要知道老人家是撞一下少十年 而且雪上加霜的是 由於我在另一個車程1小時的城市上班 自己又沒有車 只能每週回來最多2次 他一個人待久了精神上出了問題 搞得我心力憔悴 加上現在上班有幾個輕鬆的 兩邊奔波幾乎把我搞奔潰 請保姆又麻煩 這不行那不行的 不是出錢就了事的 要知道你挑保姆 保姆還挑你呢 加上我們的收入大概算中下的樣子吧 很吃力 請了一段時間的保姆 後面那個保姆病了就沒請了 想再請又一直各種找不到 現在農村的人1000多塊錢還看不在眼裡 要我們出個2000多還要包食宿什麼的真的負擔不起 而且還有個情況 獨居在家的老人和小孩樣如果沒有我們在看著 很容易被保姆挾制住的 我爸爸之前的那個保姆就有點這樣 吃什麼幹什麼都有點這樣 自己做不了主 還是得我自己多回去看看 其實政府真的應該出面 組織社區裡的閒散人員 我覺得找個附近的鐘點工大家知根知底 我們也不用管住宿什麼的 幾個小時的費用也還好 這樣多好 可惜政府可能覺得麻煩 錢少 不想管把 幸虧還有醫保 不然早就死透了 現在爸爸精神狀況已經越來越不好了 醫生開的思瑞康爸爸很抗拒吃 想各種辦法 過年放假在家待了快一個禮拜 就摻在牛奶裡給他喝 他說 崽崽 這個牛奶怎麼是苦的啊 暴汗 電視劇演這種情節的時候怎麼從來沒交代過這個啊? 每次上完班很累還要搭至少一個小時黑的士拼車回家督促他吃藥 他還不肯 真的是。。。 長期的這種很折磨人的 精神上的折磨更勝肉體 我羨慕我身邊的同事可以悠閒的出去玩逛街發呆什麼的 我稍微有空就得盤算卡好時間回家陪他 偶爾我很累了 待在自己家休息稍微看電影玩下什麼的想到沒有陪爸爸 就覺得很罪惡 父母在不遠遊就是這樣的啊 我問過居委會 基本不管 雖然居委會前坪貼了什麼可以照顧老人的宣傳 但是一問工作人員 就兩個字 沒有 哎 沒有辦法 我們小的時候 爸爸媽媽也是這麼照顧過來的 我愛我的爸爸 每次知道我要回家他就開心的去菜市場買菜給我吃的樣子 想到我就高興 我要多回家陪我親愛的爸爸啊

【澤湎的回答(1票)】:

如果自己真的有工作纏身,請一些好的保姆來照顧是應該的吧。

另外,現在不是有一些養老院和老人日托所,應該付出的費用還是必須要付出的。

【顧濤的回答(2票)】:

如果如此,我會照顧父母。

如果我老了如此,寧願死。

【茹茹的回答(1票)】:

我的太奶奶(我媽媽的奶奶),因為走路不小心,從門檻上摔下來,半身偏癱中風了。她好的時候是一個很健壯的老人(我家是農村),農活一把好手,她什麼都是自己來的,是很能幹的人。

但是中風了之後就只能躺在床上,半身癱瘓,不能自理,但是腦子很清楚。

我外婆照顧了她將近有五、六年,一日三餐永遠是外婆喂太奶奶吃,她自己最後吃一家人的剩飯。外婆當時已經有50多歲了,身體不好,腿有問題,走路一跛一跛的,走的很辛苦。

這五年來一直是我外婆一個人照顧的,大外婆(外公哥哥的妻子)從來沒有接手過,媽媽他們私下也有怨言,但是從來沒有擺在明面上說。

我們家這邊不興把老人家送到養老院,如果老人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基本上都是兒子兒媳輪流照顧(他們當時生的多,我聽過生的最多的生了8個兒子3個女兒),我另一個太奶奶(我爸爸的奶奶)當時也是摔倒了中風,也是我大伯母、奶奶幾個兒媳婦家排好隊來照顧。

我身邊很少聽說有老人失能什麼的,我奶奶這個年紀的(70歲左右)都能幹活,可能也跟農村經常勞動有關係吧。

【連桂欽的回答(0票)】:

致良知

【王寧的回答(0票)】:

看他們自己的意願,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盡量滿足。我奶奶在高幹病房住了十年之久,雖然又聾又瞎講不出話,只能哼哼哪裡疼,但她不想死,全報銷沒經濟負擔,就得繼續耗著。我爺爺雖然也是全報銷,但對生活質量有要求,癌症晚期只求打鎮痛劑不要續命的治療,我想要是允許安樂死他早都去了。

所以還是看他們自己的意願,順勢而為,不要過多操心。

【張利謳的回答(0票)】:

沒有誰一出生就能生活自理,父母盡自己所能培養你直到你能完全應付你的生活。而你只要付出一點耐心和孝心對於他們而言已經是最大的回報。你所做的十比不上父母的任何的一。

標籤:-周曉農 -生活 -倫理 -家庭 -吳寒思 -孬蛋有點壞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