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電影和電視劇裡,為了保全一個人可以犧牲掉很多人?支撐這種情節合理性的價值觀基礎是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很多電影和電視劇裡,為了保全一個人可以犧牲掉很多人?支撐這種情節合理性的價值觀基礎是什麼?

2018年08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 ℃ 次

? ? 如果是為了「棄車保帥」,我可以理解這種情節的合理性,那為什麼在需要保護的這個人與被殺害的那個人地位平等(比如同樣都是普通人)的情況下,這種情節也有很多?

? ? 例如美劇《吸血鬼日記》裡,為了保護艾琳娜,死了多少無辜的人,而他們卻口口聲聲致力於保護大家免於受到吸血鬼殺害的無數狗血歷程中,難道直接殺了那些吸血鬼祖先不是一了百了了嗎?而中間他們是有這個機會的,更何況最後那位歷史老師不得不死的時候,他們又是各種哭哭啼啼,哭有毛用呢!

【yolfilm的回答(33票)】:

先不說影視邏輯。說常識。

為救一個人,那是既定目標。

因為救一個人,可能要死很多人,那是附加損失。

問題只在於,附加損失都是預料外的,(尤其影視作品),你很難說,一定會死傷這樣多的人,才能達到救某個人的目標。只因為存在著「完美結局」,有那樣的可能,所以,只能勇敢去作。

說影視邏輯吧。

所以,在拚命完成目標的大前題下,你會有勇敢、堅貞、屹立不倒、老子跟你拼了的各種情節。

在不間斷地產生「附加損失」的情況下,你會有反省、後悔,自我懷疑、老子不想幹了的各種情節。

總而言之,這種「救難型」的影視創作,好看與否?其實端賴「附加損失」的情節處理如何?

觀眾買票進來,他知道,主角總要逃出生天。他已經知道結局了,他只想知道在結局前,其它的人要付出多少代價。而那個付出代價的過程,究竟能不能叫他滿意(喂,我是付錢買票的大爺呀),才是片商存活與否的根本。

死愈多人,愈糾葛,活的,其實不是主角,而是戲外那個人,那個片商,才能活下去。

進戲院前,我們早知道傑克要死,露絲能活。

但,在露絲活下去,傑剋死翹翹之前,要先把整船泰坦尼克(鐵達尼)號的人,弄死……。

其實真正活下去的人,是詹姆斯.克麥隆。

【DXWS的回答(8票)】:

你說的題材的確多見。「保帥」型,比如《十月圍城》;「地位平等」型,比如《振救大兵瑞恩》。實際上,你的問題也是《振救大兵瑞恩》中八個執行任務的士兵的思想矛盾。

能不能這麼解釋?他們表面上是在保護一個生命,實際上是在保護一種高於生命的東西,只是某種情況下,這個生命成為這種東西的像征或是核心人物。比如,《十》中孫中山是革命的像征;《振》中振救的是瑞恩,表現的則是對戰爭中人道主義的重大關切,當時瑞恩的三個兄長已全部陣亡,家庭瀕臨破碎,伊是最後的希望。當然,你可以說另八個人的生命也很重要。我承認這矛盾,而戰爭是這個矛盾的根源。所以影片的深層意義包括對戰爭殘酷和罪惡的揭示。

【張佳瑋的回答(8票)】:

謝邀。

通常,這些犧牲的思維邏輯,一半可以歸結為「讓領導先走」,一半可以歸結為「捨生取義」。

「讓領導先走」是古已有之。比如曹洪當年滎陽救曹操,就說過句「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公」——此乃史詩,非虛構。之後的文藝作品,也大多秉承此觀念。此邏輯默認領導比自己地位更高,更重要,是一種純粹的權衡利弊結果,所以在我國忠君愛國和日本武士道思想裡很多見。

當然,這也未必都是愚忠思想。還是曹洪這邏輯,「天下不可無公」,為了某個「可以對其他更多人,假設此為N,產生積極影響的人」,那麼「犧牲掉比N小的人數,都是可以接受的"。這也可以算是一種為國捐軀了。

另一種捨生取義,就不是權衡現實利弊,而是為意識形態而戰。《大兵瑞恩》就是典型的「犧牲這麼多人只為了完成任務」型。抗戰片裡還常有一個扶旗戰士倒下了,另一個戰士過來繼續扶旗,前赴後繼死掉的情景——旗幟在這裡就是個象徵了。當然,為意識形態犧牲,也可以解釋為「維護這種意識形態的神聖性」,比如諸葛亮兵敗後殺馬謖其實於事無補,但還是得殺以正綱紀,一個道理。

總之,一切以多換少的犧牲,都可以理解為兩種:「為了領導」或「為了意識形態」,而這兩種最後都可以解釋成「為了更廣泛的公共利益,為了大局"。

這種思想的危險之處是,容易被煽動家濫用,比如把一塊破布描繪成聖袍,把一個白癡忽悠成神,沒了他們和它們地球就不轉了,然後逼迫大家犧牲一切來保衛之。這種思想很忌諱功利主義的較真,所以煽動性夠,但不能說太細——中國人民對此,應該是很熟悉的。

【邵慶賢的回答(3票)】:

他們要拯救的,不是一個人,那是一種信念。

「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柏樹的回答(2票)】:

一個社群維持生存的普遍現象,打個比如,你家著大火?你被困在家裡,如果別人來救你要冒生命危險,你是希望他冒危險來救呢,還是希望他冒危險來救?如果這種情況下都規避風險,這個群體早晚會四分五裂。

還有電影電視劇中,保全一個人能死很多人,在觀眾看來為了一個主角死了這麼多人,但是如果放在劇中環境裡,沒有主角配角的區別,每個人和我們現實中對自己的定位一樣——我才是主角。所以說好電影電視不是只讓觀眾體會到主角的那種感情與矛盾,而是讓觀眾理解每個人物的真實情緒,哪怕一句台詞一個動作,讓你覺得這個人也有獨立的命運,有一段他自己的人生

【束曉歡的回答(2票)】:

世間就是存在一種這樣的錯置:對生存的堅守,不是從源於自己的生命感,而是從別人的那裡感受到的。

《道德情操論》中,亞當斯密認為:人類的感激和怨恨都不全是源於他人個體,而是從中尋獲的——存在感。

【斑馬的回答(0票)】:

不管是電影還是小說,當你試圖吸引觀眾時,都需要「代入感」

什麼樣的價值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讓觀眾把自己和主角聯繫起來,並且在只有一個人/少部分是幸運的/活下來的時候,保證主角在這裡面。

當有一部分觀眾厭煩了這種模式,就會有電影或者小說給出帶有道德追問的情節,但是這個時候其實玩的還是「代入感」,只不過換了一種手法變魔術。

【劉翠華的回答(0票)】:

這個問題在越獄中好像表現得好明顯,最後總有那麼幾個人活著,最後也總是那麼一兩個活著。

主角是支持戲劇情節的線索,死了一個,就不自覺的少了看點,當看到越獄第三季的時候,Sarah 死了,真的死了,可我卻不相信,我總覺得她和Scofield還有好戲在後頭。

總之,不讓他死,戲就還沒完。我們總在不自覺中默認了誰存在的必要,拍戲人也是要迎合看戲人的需求,可以理解。

?

【杜海洋的回答(0票)】:

話題核心的戲劇衝突。任何劇集或故事的發展到一定階段不會是人人平等,階級層次是必然出現。

【李斌的回答(0票)】:

拋開一些電影和電視劇的劇情需要,只考慮現實真實可能出現的情況下:

1.救不救是個道德問題,可能會死多少人,是怎麼救的問題。

2.如果一個人陷入絕境,其他人因為危險就不救的話,那再出現危險狀況時,就沒有人願意去冒險了,因為他知道沒人會冒危險來救他。這個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呢?

3.去救人的時候,往往不會考慮自身安全,或者說考慮得過於樂觀,但更多是基於道德的驅使,精神活著比肉體活著對他們來說更加重要。

【喜饅頭的回答(0票)】:

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給人看

強烈的衝突能吸引注意,建立在道德取捨之上的強烈衝突更在吸引注意的基礎上引人思考

當觀眾在看電影時潛意識裡自問「我會這麼做嗎」,他就已經走進了劇情,跟著劇情一同發展

這種代入感是影視作品的核心,真實感受一段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或有共鳴,或有白日夢,短暫的精神催眠

【閆林的回答(0票)】:

我覺得其實是因為每個角色都有其特定作用,表現完了就可以撤了。要不還得給多餘的出場費。現實中當然能不犧牲就不犧牲,辦完事該幹嘛幹嘛去就是了。

標籤:-電影 -yolfilm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