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看待趙麗華?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怎樣看待趙麗華?

2018年08月1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 ℃ 次

【阿樂的回答(53票)】:

我只知道,這是一個對回車鍵極度熟悉的人。

【採銅的回答(27票)】:

趙麗華不是一個光芒四射的詩人,但是她也並不賴,比如:

《張無忌》

張無忌和趙敏接吻

趙敏把張無忌的嘴唇

給咬破了

有關這一吻

電視上處理得比較草率

你瞧,一個純情小女生嬌羞的抱怨,竟可如此乾淨、純粹地表露

再比如:

《死在高速公路》

有一天我會死在高速公路上

像一隻鳥

那些穿黃色背心的清道工

會把我拾起來

撫摩我的羽毛

讓我在他們手上再死一次

你瞧,那種精神潔癖的表達,是不是比某少的「羽毛」「潑糞」說優雅一百倍?

再比如:

《一個人來到田納西》

毫無疑問

我做的餡餅

是全天下

最好吃的

你瞧,隻身一人來到異鄉的孤寂,只能靠誇讚自己做的食物來聊以自慰,一種多麼淒涼的幽默感啊

再比如:

《廣寒宮》

我們遇上了悲傷的生活

但我們也得到了足夠的安慰

你擦著我的眼淚

你說: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

就是把這台拖拉機的柴油

換成汽油

這樣它的震動就會小一些

它噴出的黑煙

也會少一些

那樣我們就可以開上它

去廣寒宮玩了

你瞧,這不正是我們絕大多數人的生活嗎,苦中作樂,懷揣著永遠無法實現的夢想?

所以,在你嘲笑這位詩人的同時,不妨靜下心來、不抱成見地讀讀她的詩,說不定在某個時候恰好會撥到你的心弦。

多說一句,對於口水詩無感的同學可以看一下韓東的《有關大雁塔》、伊沙的《車過黃河》、於堅的《零檔案》《尚義街6號》,這些所謂的「口水詩」已經是中國當代詩壇的經典之作。

【張佳瑋的回答(12票)】:

謝邀。

我最初知道她,是網上轉載一些她後來承認是開玩笑的詩,寫得很淺白,回車鍵用得太多。我不喜歡。

後來我去看了她其他一些詩、散文和一些對詩歌的論述,比如@諶斌老師引的這篇。我覺得她是個不錯的詩人。我對國內現代詩讀得少,沒法比較,只覺得,不錯。

多說幾句。

其一。我覺得評價一個創作者,如果只按一兩個單篇來說,很難觀其全貌。如果只舉《贈汪倫》這麼淺白的詩,則李白也會讓人覺得「好像不算很厲害嘛」;只說舒伯特寫過《搖籃曲》,就覺得他就是個寫小曲子的人。

其二。許多藝術形式,都是最開始描繪世界,比較外向。比如小說最初追求寫好故事,畫畫最初追求畫得逼真,音樂最初追求好聽。但越後來,藝術形式會有一個「向內發展」的,比如20世紀,小說開始追求結構、文體、敘述方式的可能性;畫畫會追求各類表現手法的革新;音樂會有無調性音樂等改革。詩歌亦然。所以20世紀的畫、小說、音樂,都會讓普羅大眾覺得「這玩意是什麼呀?!「許多詩歌也是如此。所以單看趙麗華的戲作,會讓人覺得」這也叫詩?「但我看趙麗華對詩歌的一些論述和認識,覺得她至少對詩歌的認識以及本身詩藝,不會太差。?

【周曉農的回答(12票)】:

謝邀。這兩日事多,有點顧不上答題,包括回私信。但見到這個問題和諸位的答題,忍不住還是想說兩句。

其所以想說兩句,是因為趙麗華是我的一個困惑。有時能在網上讀到他的詩,實話實說,不喜歡,恰如@阿樂所說,他就是回車鍵用得熟,不過我也從未敢輕易否定他,我不喜歡,不是否定的理由。

比如,我喜歡十九世紀希什金、列維坦等一批俄羅斯現實主義畫派的油畫,以及後世受他們影響的油畫,但基本不喜歡印象派的油畫。同樣,我不喜歡,不是否定的理由。

但印象派的畫包括一些文學作品,雖然我不喜歡,卻隨著接觸的增加,也看了他人的一些分析介紹,能予理解,並感覺到了他們的地位,雖然我仍不喜歡。

這裡面確實有個欣賞習慣在頭腦中的預設問題,當某一種東西撞入我的視野時,會遭遇我的預設好惡影響。這只能說明我的視野有限,趣味偏窄。

今天,看了@諶斌@採銅的答題和解讀,又靜下心來,看了他們推薦的趙麗華的詩,和@佳瑋的感受有些類似。我覺得趙的詩,猊似淺白,淺白之中,發掘出了一些可以讓人回味的意味。淺白的,未必就沒有詩味。是的,如果不用回車,他的那些句子,放在一部小說裡就是一段話。但經他用回車一處理,一強調,一些意味就出來了。於是,我頭腦中,也浮現出了以下一些話:

我終於靜下心來

在清清的河邊

發現了一顆鵝卵石

普通卻又與眾不同

遠方的風向我耳語

碎石、草叢、激浪的擠壓

剝蝕出了他心的條紋

你讀出來了嗎

總有一些鵝卵石會惹人注意

每一處條紋都屬於自己

我仍不在意從河邊走了

卻有人喜愛地將它拾起

(請別把這些胡謅的話當成詩)

是的,我仍然不會喜歡趙麗華的詩,但有人會喜歡,有人喜歡,就有被欣賞的理由。

【何明瀚的回答(13票)】:

首先,我相信這個人不是傻逼。從她寫東西的條理,看得出來起碼是個有腦子的人。

其次,我覺得她寫的詩歌很差。

詩歌再怎麼發展,總有一些基本的東西不應改變。

比如朗讀的快感。這個,胡適的《兩隻蝴蝶》有,烏青的《對白雲的讚美》就沒有。

當然也許有些人覺得念這些小學生的語言很純粹很質樸很脫俗,所以就很有快感,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藝術這個東西本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你非要喜歡余秋雨的假大空,我也沒法說你是錯的。

再比如天馬行空的文字。這個元素在我的認識裡是相當重要的。作品源於生活是一方面,但也真的要高於生活才叫藝術。通篇大白話,展示一個市井大媽對生活的感悟,有勁嗎?看看人家海子的詩,可以把他的生活寫在天空裡,趙麗華只能把生活扔在我臉上。我還是比較喜歡仰頭欣賞,而不是趕快洗掉。

白話詩我是不反對的。但是白話也可以寫的很精彩,趙麗華顯然是沒有達到的。就好像臭豆腐一開始肯定是個很有爭議性的食物,但後來終於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這個的前提是你炸的確實是臭豆腐,而不是臭了的豆腐。一味求新求變,自身水平不夠,自然是會招來惡評的。

【諶斌的回答(12票)】:

我挺欣賞她的(從她寫的一些東西)。

後邊我附上一篇趙麗華寫烏青(另一個口語詩人)的文章。

烏青,是我2000年在玩的橡皮論壇的創立者。很多人以為烏青在炒作,其實他2000年甚至更早就在寫口語詩。很多人以為烏青為了出名,其實他有不少大腕朋友,他要想出名,早就出名了。

烏青當年一個人做橡皮論壇,做橡皮文學網,做橡皮網刊,給朋友們做電子詩集。這人為興趣做事,在我印象中就是個熱血青年,非常可愛可親。

十數年後,我在豆瓣偶然又發現他,居然還在寫詩。那天晚上我我看著他寫的東西,竟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突然覺得在人世間,你若堅持,就可以一路行吟,不帶銅臭味,不帶煙火氣。

然後我一搜,這才知道在網上有很多人在討論烏青炒作。

真是謬不可言。

趙麗華我不太瞭解,但想必大家看她的眼光,和看烏青的眼光大抵相同。

所以,她怎麼看烏青,有助於我們瞭解她。

轉篇趙麗華的博客:

blog.sina.com.cn/zhaolihua?

《烏青的白雲是不是詩?》?

由烏青詩歌說開去

?

??????????????????趙麗華

?

烏青不愛說話。前天晚上我、楊黎和他三個在樂視網做一個視頻節目,在錄節目之前,我們在化妝間,他沒怎麼說話。在錄節目之中,他算是主要當事人,他仍然沒怎麼說話。在錄節目之後,我們去和最近比較火的電視劇《山楂樹之戀》的投資人出版家張小波以及導演李路等幾個詩友一起吃夜宵,我們大家喋喋不休,他坐在一邊,仍然沒怎麼說話。

?

烏青的《對白雲的讚美》是他十幾年前寫出來的。眾所周知,寫白雲的詩歌,我們看得太多了,白的像這個像那個,再附加純潔聖潔之類的想像,俗套矯情的不得了。所以當時我看到烏青這首詩,立即驚為天才之作,極其喜歡,趕緊地放進我編輯的雜誌及各個詩歌選本裡面去。可以說,這樣的詩歌是對以往過度修辭、故作高深、拗口詰牙的詩歌方式的一種反撥,是對宏大敘事和假大空的主流話語體系的一種顛覆,是對一切所謂所指、能指、詩意、寓意以及強加給白雲的陳詞濫調的比喻的徹底剔除。這樣用全新角度和方式寫白雲、用稚拙原初的語言進行探索、讓詩歌回歸本源和本質的作品,我們如何不歡迎呢?

?

歷來有些傻叉,喜歡對詩歌和詩人說三道四。人民網有篇文章說:「不容置疑,烏青擺脫不了炒作自己的嫌疑,但是把詩歌綁定在自己身上炒作傷害了文學。」首先,烏青是躺著中槍的。他不是主動出來炒作的,你們能不能別總是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次,文學是在一次一次的創新和對舊觀念舊思想的顛覆中進步的,恰好是你們這些因循守舊、故步自封、如井底之蛙般見識淺薄的文學觀念才真正阻止和傷害了文學!

?

其實,但凡對西方詩歌比較瞭解的人,在烏青這樣的詩歌面前,絕對不會這麼大驚小怪了。比如你們去看斯坦因的詩歌,海明威說他只從一個人身上學會了如何寫作,這個人就是斯坦因。還有威廉?卡洛斯?威廉斯。還有龐德。還有艾米?洛威爾。還有羅伯特?博萊。還有瑪麗?奧利弗。如果你們說,西方的我們不看,我們只看中國的,那麼好,你們去讀元代小令。看看那些小令你就知道簡單、日常、當下、詼諧幽默的口語為什麼會逐漸成為詩歌的方向了。

?

微博上有好多對這首詩的仿品出現,比如?我也丟過飯卡: 日子過的苦逼啊/真的,很苦逼很苦逼/非常苦逼/非常非常十分苦逼/及其苦逼/賊苦逼/簡直苦逼死了/啊——?釋悟心: 人間的瑣事真煩啊,真的,很煩很煩,非常煩,非常非常十分煩,極其煩,賊煩,簡直煩死了,啊!!@邢小燕: 昨晚,今晨,我非常困啊。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困,極其困,十分睏,賊困。簡直困死了!啊!?說實話,這些仿詩都很有意思,它們或許比烏青的原創還有意思,但原創就是原創,仿品就是仿品和贗品,沒有辦法。多年前我曾說過:「好的詩歌有神奇的複製功能,你可以根據這一首寫出無數首。它提供給你一種全新的語言方式。好的詩人就是給你提供這種貌似稚拙的原創,並任由大家模仿。」通過烏青這首詩所引起的仿寫熱潮,再次證明了這點。

?

無論文學、藝術,甚至科學,新事物出現的時候總是容易引發一些因循守舊和鼠目寸光的人士的鄙薄。當年愛因斯坦拿出相對論,被一百多位科學家圍攻。愛因斯坦被逼的沒辦法,說:「你們不用以多欺少,你們只需要拿出一篇有建設性的理論說出我的相對論錯在哪兒了,我就服氣了。」西方美術史上那些大家,哪個沒有被反覆爭議過?康定斯基、克倫斯基、蒙特等先鋒畫家在慕尼黑辦畫展的時候遭至了多少批評?胡適、郭沫若開始提倡白話詩遭至了多少批評?朦朧詩出現的時候遭至了多少批評?所以我對烏青說:有爭議總是好的。爭議過後,好的會留下來。不好的隨它去。博爾赫斯說:「只有二流的詩人才每天都寫好詩」,言外之意,只有一流詩人才不那麼亦步亦趨,才勇於探索,才敢於把詩寫壞。想想吧,以烏青之才華,要寫大眾認可的那類所謂好詩是多麼易如反掌!

?

記得我有一次看蒙德裡安的一幅畫海的畫,不明白他為什麼僅用疏密有致的「加減號」表現水面的波光瀲灩,我當時想,繪畫可以這麼玩嗎?但後來看了莫奈和雷諾阿他們長期租船畫塞納河水景的介紹,尤其看了莫奈的《青蛙塘》,它們那樣逼真地展示了水紋在光和風中稍縱即逝的閃爍,也就理解了在他們之後的蒙德裡安,我們還要他怎麼樣呢?既然他想走新路,既然他既不想因循別人,又不肯重複自己!繼續引用王家衛那句話:「一成不變會不會很悶?」當然會的。於是我們必須變個方式玩玩,尤其是詩歌。

?

附一:《對白雲的讚美》(烏青∕詩)

?

天上的白雲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極其白

賊白

簡直白死了

啊——

?

?

附二:《中國新詩百年》》(趙麗華∕文)

兩個黃蝴蝶,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

也無心上天,天上太孤單。

1916年8月23日,胡適寫下中國第一首白話詩《兩隻蝴蝶》(原題《朋友》),發表在1917年2月的《新青年》雜誌。自此之後,一個不同於漢賦、不同於唐詩、不同於宋詞、不同於元曲、不同於明清小說的文體開始出現。這就是中國新詩的初始。

?

我們的新文化運動僅僅是為了要創造一種文體嗎?顯然不是。胡適也好,劉半農、郭沫若也好,這些曾經或赴歐美或赴日留學過的知識分子在敞開的世界面前深刻感受到了我們自己國家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多方面的閉鎖與昏蒙。要打開窗口,要西風東漸,從哪裡開始?他們首先想到的是:語言,乃至於詩歌。

?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語言文化。語言是我們與世界交流最重要的工具與手段。但是我們的古漢語在向內普及和向外翻譯中有那麼多難度和障礙。必須有一種更樸素、更直接、更大眾化、更具現代性的語言,於是,白話文以及白話新詩被隆重推往前台。

?

自此,中國現代詩歌開始了她的蹣跚學步。近百年來,她經歷了他所能經歷的一切外在生存環境的磨難以及寫作手法上的反覆論爭。新文化運動之初對白話詩的質疑與批判,80年代初對朦朧詩的質疑與批判,包括網絡時代初對趙麗華詩歌的質疑與批判,都足以說明這種現象是大家認識世界的眼光與表現世界的手法的巨大差異性的矛盾的總爆發,是文化矛盾與社會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結果,是文化轉型與社會變革時期的一種特殊現象。它電閃雷鳴的表象之後孕育著傾盆大雨的來臨以及約定俗成的萬事萬物被重新認識、改變與洗滌。

?

作為詩歌事件的當事人,我清醒地看到我們當今的詩歌環境中的種種問題。橡子說:「先有文化革命切除了中國文化的男根,後有應試教育為年輕一代的審美做了絕育手術」。是的,大眾的詩歌審美到了需要重新普及的時候。美國第一位桂冠詩人羅伯特·佩恩·沃倫說:「當代青年們沒有機會去學習任何關於詩歌的東西。在這個講究實用的世界中,教育不再教你怎樣生活,而僅僅是教你學會怎樣去掙錢維持生活。人類自我的一面已經全部消失了。」而詩歌恰好是要找到人類形將消亡的自我。

?

「詩歌恰好是要找到人類形將消亡的自我。」我寫下這句話如此容易,而詮釋它並使你真正瞭解它又何其艱難。比如你是否在你的詩歌裡面?你是否是有呼吸的?是否是活生生的?你的肉體和你的語言是否在一處?沃倫還說:「你必須使自己知道,肉體的感受是最根本的。許多人並不清楚這一點。他們認為詩歌是優美的。優美?見鬼去吧!詩歌就是生活,是充滿了活力的經歷。」而讓目前我們習慣了偽飾和高蹈的讀者瞭解這最基本的一點是多麼艱難!

?

在領取1990年的諾獎時,奧克塔維奧·帕斯·索洛薩諾謙遜地說他無須講述他在追隨現代性方面所做的冒險,因為這幾乎是本世紀所有詩人的經歷。他說現代性是一股世界性的熱情。毫無疑問,中國現當下詩人在追求現代性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冒險和探索。詩歌如何與現代生活發生關係,如何切入當下,如何選擇一種更加契合當代的語言方式,如何與虛偽、宏大、政治化的主流話語方式相區別,如何自我而不小我,如何在極端個性中體現共性經驗,如何「為那些在現實中被忽略,被貶低,受到削弱、磨損與傷害的事物與人,提供語言上的庇護。」(呂約),如何使我們的詩歌即不是古體詩歌或者古體詩歌的今譯,也不是學術文章的分行版和西方詩歌的漢語翻譯版,如何用現代的思維方式、現代的語言方式描述現代人的自我,如何不斷的探索與嘗試詩歌所能達到的各種極境及各種可能性……帕斯說「從1850年起,有關詩歌現代性的熱情就是我們的上帝和我們的魔鬼。」而今天的我們又何嘗不是?!

?

我們的探索才剛剛開始。前路迢迢,充滿艱辛。或許根本就是死路。但是無法後退回去。因為回去的路也已經層巒疊嶂。好在這個過程也不斷會有發現和表達的快樂,當一縷月光靜靜透過枝椏,你發現有兩個世界供你徜徉——在喧囂中奔跑的現實和緩慢而奇詭的自然,如果你能夠懂得一塊沉默的石頭和一株無語的植物的表情,並嘗試去理解和尊重它的需求,那麼起碼我可以認為你是一個懂得關懷和知道怎麼樣去關懷的人,而這正是我們詩歌所要做的。

【ArtS的回答(1票)】:

小時候聽說趙麗華很搞笑,人云亦云也覺得很搞。

長大了知道要客觀、批判性地思考,讀過幾首,有些詩確實有意味。

個人對趙麗華沒研究,

我是想說明一個觀點:對一些事情不瞭解就不應該妄加評論,思考交流要向著理性、客觀的目標靠攏。

回復的朋友說的有道理,應該是不瞭解的就不應該妄加論斷,要持有開放的討論態度。@何明瀚?@Solomon

【鄒明宇的回答(0票)】:

一部分作品不能代表全部作品,何況那部分說不定還是你沒看懂。毛爺爺也寫過上闋「鯤鵬展翅,九萬里,翻動扶搖羊角。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郭」? 下闋「還有吃的,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的詞,你的眼睛光盯著後面那句就永遠不會明白它的真正意思。

【陳健鵬的回答(0票)】:

《便條》

威廉斯( 美 )

我吃了

放在

冰箱裡的

梅子

它們

大概是你

留著

早餐吃的

請原諒

它們

太可口了

那麼甜

又那麼涼

《你有》

揚·阿倫茨(荷蘭)

你有

線軸

有一根線

斷了。

更加孤獨。

越來越多的

斷了。

你知道

所剩無幾。

你將

線軸

扔掉。

一說起趙麗華,就想起這兩首詩來。同意@何明翰?

「她的詩也不是不嚴肅——其實就是不夠好而已。」

看過趙的一些還不錯的詩,暫時找不到了,有空貼上來。

【過山風的回答(0票)】:

批評趙的很多人很極端,或無知。瞭解一個人要瞭解她的成長過程。

力挺趙的人,我覺得有值得討論的地方。

但趙不至於很無知很無聊。

【鋼盅郭子的回答(1票)】:

把回車換成空格,就是早年我在聊天室裡最常用的句式了

【新李明遠的回答(1票)】:

無論上面的大拿小拿們怎麼說,我也還是認為趙麗華侮辱了詩。

【solar的回答(0票)】:

好濕

標籤:-狗肉 -趙麗華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