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銀監會要單獨針對信託起草了《信託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傳遞出了怎樣的信號?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銀監會要單獨針對信託起草了《信託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傳遞出了怎樣的信號?

2018年08月1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mudbear的回答(11票)】:

不難解讀,兩方面原因:

一是銀監會的機構改革。原有的68家信託公司中,有6-8家(名單不公開)是銀監會直管的,其他均是各地銀監局屬地管轄。但是隨著年初銀監會職能和機構變更,具體的機構監管職能下放,直管的信託公司根據各信託公司註冊地,已經移交各地銀監局管轄——這點我非常肯定

二是集中管理信託牌照。信託牌照不能說不值錢,本來是幾乎唯一可以跨市場的全牌照金融機構,但是郭跨越之後越來越不顯眼,反而由於信託行業的監管規定比較細比較嚴,信託牌照在大資管市場上與其他機構相比已經顯出了頹勢,行業保障基金開始實施後更是悲催。到底什麼樣的主體什麼樣的機構做的什麼樣的業務才叫「信託」?券商專項資管計劃、基金子公司資管計劃、證券公司發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法律關係,它們到底算不算「信託」?

事實上,信託法也在修訂和徵求意見之中,信託公司管理條例也在起草制定。隨著這些法律法規的出台和明確,法定的「信託關係」將被重塑,大資管時代的各類機構競爭格局也會有所變化。

這麼一個行政許可的部門規章,老實說我覺得只是不影響上位法律、不影響現有格局、同時又能明確監管機構責任奠定基礎的先行步驟,不會引起什麼大的爭議和變化。用意什麼的也不重要,真的啦。

還是關注信託公司管理條例吧……

【LittleBapeIda的回答(0票)】:

沒什麼信號

只是隨著信託公司數目的增長 信託業務規模的擴大 信託准入又不能納入現存的各類行政許可規章裡 所以就起草一個 明確一些操作層面上的標準而已

非要說信號的話 就是說這種操作層面更被管一點 業務上的限制只是呵呵

【吳海龍的回答(1票)】:

可參考袁偉傑,王月的《信託管理條例》逐條深度解析,部分摘錄如下:《條例》對信託業可能產生的影響

《條例》及《辦法》的頒布實施將會對信託業產生較大影響,主要體現在:

一是理順行業准入退出標準,促進有序競爭。《條例》用了較多文字著重對信託公司終止、重組安排、新受托人接收等方面的規定,這可能預示著,未來監管部門將逐步理順信託業進入和退出准入標準和條件,改變只進不出的行業現狀,這也意味著信託牌照的稀缺性將會逐步下降,從而促進行業有序競爭,實現更好的發展。

二是促進信託公司回歸本源,進一步助推「剛性兌付」魔咒打破。《條例》促進信託公司回歸本源,這個本源是信託制度的核心精神,信託公司經營的根基,那就是恪盡職守、忠誠盡責,獲得委託人的信任,文中多處使用責任字樣,充分強調了信託公司盡職的重要性,而且信託公司盡職後,信託財產的損失將由委託人或者受益人承擔,這也是解決剛性兌付的重要條件。

作為「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專業機構,信託公司以「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為目標管理處分信託財產,不予承諾本金不受損失、亦不承諾最低收益。然而遺憾的是,市場中「信託公司兜底某信託計劃」等剛性兌付的新聞屢見不鮮。「剛性兌付」的魔咒嚴重制約了信託公司的健康持續發展,而導致這一困境的重要原因就是對信託公司應承擔的受托責任沒有明確的界定、信託公司作為受托人總是在「盡責」與「失職」之間徘徊。

與八項責任中「受托責任」相呼應,《條例》開宗明義,在總則部分強調開展信託業務實行「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原則,「在信託公司履職盡責的前提下,信託財產損失由委託人或受益人承擔」。受托責任貫穿於產品設立、盡調、銷售、管理和披露等諸多環節。《條例》第二十一條即詳細規定了信託公司在信託業務中的受托責任。此外,《條例》還明確提出董事會下設信託委員會,由獨立董事擔任負責人,負責督促公司依法履行受托職責。

信託業正處於轉型關鍵時期,明確信託公司的受托責任,理清信託公司與投資者之間的責任界限是行業成功轉型的基本保障。《條例》對受托責任的詳細規定為日後打破「剛性兌付」魔咒埋下了伏筆。

三是分類監管分類經營,公司評級與展業範圍掛鉤鼓勵做大做強。《條例》首次明確了分類經營的具體內涵,出於風險管控和業務能力的考慮,成長類、發展類、創新類信託公司的業務範圍差距較大,小型以及部分中型信託公司發展將受到更大制約,有利於促進信託公司做大做強,加速行業併購和整合,實現優勝劣汰,推動行業集中度提升以及資源優化配置。

分類經營與差異化監管制度是解決近年來信託公司風險事件頻發的一種風險緩釋機制。與《條例》上述規定相對應,銀監會新版《信託公司評級與分類監管指引(徵求意見稿)》已於2014年8月下發各信託公司,旨在強化信託公司風控意識、降低自身風險。

四是進一步加強風險監管,促進轉型。《條例》進一步加強了風險監管,主要是進一步限制信託公司槓桿率和風險集中度,這也針對當前風險顯現所暴露出來的問題所採取的監管措施。尤其是針對融資類信託業務的槓桿率監管要求,很大程度源於融資類業務一般為固定收益信託產品,承擔剛性兌付責任,避免信託公司過度承擔風險,這將會促進信託公司向投資化、資產管理等方向轉型發展。

五是新時期政策紅利顯現。《體例》為信託公司發展帶來新利好,諸如信託產品登記制度、信託受益權質押、設立子公司專業化經營,同時在公開發行股份、發行金融債券方面也有所規定,這預示著未來信託公司有望負債經營,掛牌上市也會有更多希望,從而了解決信託公司資本補充渠道不暢的問題,這些利好的兌現,將成為新時期信託公司發展的新政策紅利。

六是加強行業經營透明化。《辦法》體現了銀監會監管政策進一步透明化,同時整個行業也著手構架信託公司信息管理平台,從而促進行業經營監管透明性和開放性,加強與媒體、普通民眾的互動,深化瞭解,打破信託公司規模大體量、品牌很小眾的尷尬局面。

當然,《條例》融合了很多最新的監管成果,很多還是理念上的,未來還需要更多配套措施,諸如信託公司盡職指引、子公司設立管理指引;對於分類經營的業務範疇劃分、槓桿率指標是否適當還有待討論和測算具體影響;《條例》對於受托機構及從業人員相關侵害委託人或者受益人利益的罰則以及救濟措施還有待細化;《條例》與《辦法》和《信託公司管理辦法》相關內容有相悖之處,還需要進一步處理。

《條例》作為新時期信託業監管方向標,以及考慮對監管部門對於信託業變革的決心,預計《條例》有可能近期徵求意見後,在二、三季度實施。

《條例》構築信託業治理體系

《條例》以《信託公司管理辦法》為基礎,充分融合了近兩年信託業年會上楊主席助理提出的「八大機制」與「八大責任」,借鑒了國外信託業法,是對信託監管最新成果的一次整合和昇華,並形成較高層次的政府法規,體現較大的前瞻性和面向未來的特性,以此適應新時期信託業監督管理需求,形成了新時期信託行業治理體系。《辦法》是對政府行政許可事項的全面梳理,並且部分權利下放,充分體現了新一屆政府持續倡導的政務公開、簡政放權的執政理念。總之,這兩項監管政策將會重新塑造整個信託業態和未來的發展方向,信託業新常態的特徵之一監管變革的持續推進,信託公司將面臨更多合規壓力和挑戰,也需要信託公司緊密結合監管政策導向重新思考轉型發展戰略思路。

《條例》關鍵條款解讀

《條例》及《辦法》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這主要在於相關監管理念,包括制定《條例》本身,之前都有媒體報道提及過,在預料之內,但是《條例》來的時間早於預期,而且《條例》及《辦法》還有很多新內容,都是之前沒有太提及過的,諸如信託公司最低註冊資本10億元,之前為3億元;根據成長類、發展類和創新類監管分類分別對應了不同業務範圍;公開發行股份和金融債券;槓桿率指標和集中度指標等等。《條例》及《辦法》帶來了新的更嚴格的監管措施,也帶來很多利好信息,可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StevenLiang的回答(1票)】:

出台專項行政許可實施辦法將信託從非銀金融機構中分出,單列為一類金融機構,應該說與今年銀監會的監管架構改革是密切相關的;原非銀部分離出信託部,負責信託業金融機構的監管;原銀行二部中分離出城商行監管部,負責城商行、城市信用社和民營銀行的監管;其他監管部門也按監管職責內容重新命名;比如,銀行監管一部,更名為「大型商業銀行監管部」;銀行監管二部,為「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監管部」;銀行監管三部,為「外資銀行監管部」;監管四部為「政策性銀行監管部」;合作金融機構監管部,為「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監管部」;這五個實施辦法基本上體現了銀監會在機構改革後對行業監管劃分的思路,涵蓋了現有的主要監管內容。

而制定行政許可實施辦法只是銀監會對信託業加強監管的眾多步驟之一,該辦法本身的影響尚待觀察,但銀監會今年針對信託業傳遞出的信息,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有兩點:

1、對於合法合規性的強調,根據業內的反饋,各地銀監局在今年的監管工作會上都非常強調信託公司的合規經營,同時會加強監管並改革現場檢查的方法;

2、信託保障基金的成立,P2P3000萬註冊門檻的設立,監管已經傳遞出很明確的信號,今後無論信託亦或P2P,基本思路就是有多大本錢做多大買賣,因此今後對於非銀金融機構可能強化淨資本管理,更多的以監管銀行的方法來監管信託公司,未來將對行業擴張的會有非常明顯的冷卻作用。

【查理紅的回答(0票)】:

謝邀。

個人淺見,拋磚引玉。

這並不是單獨的,因為其他金融機構的不完善,會導致很多不明不白的賬出現,就像無法合理監管而導致的各類違法犯罪,雖然沒有報道出來,但是已經達到銀監會無法容忍的地步。

爸爸說不給兒子零花錢,讓他自己去掙,現在看到兒子掙得那麼多,就開始說我是你爸爸,為了不讓你亂花錢學壞,爸爸給你定些條例更好地幫助你。

雖然說這個可能會損害既得利益者,但是改革即是緩慢而又痛苦的過程,如果不去實施,還會增加違法犯罪的樂土。

【張磊的回答(0票)】:

其中一點對信託公司影響較大,分類監管分類經營,公司評級將與展業範圍掛鉤鼓勵做大做強。加速了信託行業整合,進一步加強行業的優勝劣汰有利於信託行業的資源優化配置。在分類經營範疇中,成長類信託公司將不能發行集合信託計劃,而傳統的通道類業務又收到信託業保障基金的引導而收縮,一部分小的信託公司未來生存空間堪憂。

標籤:-中國銀監會 -信託公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