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歧視」可以被接受嗎?是否有助於降低信息成本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統計歧視」可以被接受嗎?是否有助於降低信息成本嗎?

2018年08月1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明晃晃的回答(2票)】:

謝邀!

分三部分回答三個問題

a)「統計歧視」存在的原因是否是因為能降低信息成本?

b)「統計歧視」是否會來帶經濟無效率?c)這一現象是否會被市場自發糾正?

d)統計歧視可以被接受嗎?是否有助於降低信息獲取成本?

a)答案:是。題主的「降低信息收集成本」是其一,我再補充幾個可能的原因。

首先,以工作市場的「看學歷不看能力」這一統計歧視為例,我們分析一下這裡統計學的目的。公司由於不具有每個求職者的完全信息而需要進行篩選,之後求職者由於工資分佈不均(不是什麼人都拿一樣的工資)而有動機爭取高工資,最後,求職者基於比較偽裝(假設偽裝一定成功)的成本和能人的收益(工資)而決定是否偽裝成「能人」;公司基於比較獲取更多信息的成本和付出的工資(給偽裝成功的能人和其他人)而決定是否加大審查力度。

之所以這個例子中公司選擇學歷作為一種對能力的替代信息,我覺得首先(1)是「能力」的不可考性,而學歷往往是對專業知識經過無數次考試(平均成績排除了撞大運和拉肚子等等隨機事件的影響)得出的綜合評判(2)能力的收集成本十分高昂,組織一次測試本身的成本和能人帶來的收益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注意,有人一次撞大運,有人很倒霉,導致「一次能力檢測的結果」很不靠譜,而「多次能力測試的成本」會很高昂。(結果是公司常常成績單加面試,算是一種折中的辦法)(3)學歷或者成績單是比較難以偽造的,請忽略我這句話在國內的真實性。比如北京實行了一段時間的「小升初」推優政策,結果必然是有一部分有錢家庭的父母最能賄賂校長,造成了不公平和學校生源的質量下降。相比之下,好幾輪小升初考試是難以偽造結果的生源質量測試。

b-1)統計歧視會帶來經濟無效率,但是損失多少效率要看你怎麼定義效率了。比如productive efficiency(產能利用最優/產出最大化)和allocative efficiency(需求等於供給)都是效率。再比如你怎麼算社會總福利,是「每個人的福利加總」還是「分配不均算作效率低」。這些主觀標準可以通過給窮人(沒偽裝的非能人和被錯認成非能人的能人)和富人(偽裝成功的能人和真正的能人)的福利設定不同的參數體現。

隨便扯個例子,要是沒有統計歧視,貧富極度不均(體現了每個人社會價值的極度不均,也就是他們每個人真實能力的極度不均)在有些人眼裡是效率低下的,反而是一種無效率。

我扯到福利分配上有點離題,但我覺得經濟效率(幾個理論性的客觀的效率定義)和社會效率(總福利和分配公平度)一樣重要,光討論經濟效率是片面的。

b-2)題主提到的統計歧視對人們努力學習工作等等的動機的削減作用我覺得存在,但是受損的往往是企業方和社會總福利。具體說:能人總是能殺出一條血路的,各種輟學的大神不用我一一列舉,而費心費力偽裝的往往是非能人。結果(1)他們導致企業被蒙蔽,付出比實際價值高的工資(2)他們偽裝的花銷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

c)我覺得不會。回顧統計歧視的成因:(1)能力的不可考,(2)考察成本、考察收益、偽裝成本和偽裝收益的關係(往往結果是非能人有動機偽裝,企業方沒動力一一檢測)都客觀存在。

所謂的市場力量在微觀市場和宏觀市場存在,其主要作用的調控需求和供給得到市場均衡,但我們往往要的是社會均衡。比如市場均衡不考慮公共污染,而社會均衡考慮。二者的差異是由於制度原因、不完全信息等等產生的。通過一些手段我們可以消除一部分外部性,比如讓私企承擔公共污染的治理成本。

跑題了,前面主要意思是說一下市場力量能幹嘛,不能幹嘛。市場力量不是萬能的,它主要是調整供需,不能在微觀層面消滅掉博弈論才能分析、解決的動機問題和策略性選擇問題。

d)回到怎麼定義效率的問題上,去除統歧視的結果不一定理想。所以我覺得如果你持有一些特定的價值觀(針對福利分配的公平性),那麼統計歧視是一種社會潤滑劑。它的無效率(經濟效率的損失)和有效率(社會效率的增加)不能客觀度量。

對於我個人來說,我覺得統計歧視的害處對於無力偽裝的非能人來說是毀滅性的,對於真正的能人來說如同沒有一樣,對於企業有一些可以容忍的損害,對於社會總福利而言利大於弊(社會安穩是一切幸福的基礎)。

最後,統計歧視一定有助於降低信息獲取成本,因為所謂信息是多!次!測量才能得來的,代價肯定不會低。

e)私貨來幾句。我覺得有些情況下哪怕代價高也要盡量花代價獲取真實信息。

隨便拉個例子來,找老公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通過高富帥這種統計歧視的標準篩出來的人未必是良配,篩掉的未必沒有良配。長期的考察很重要,統計歧視在這種情況下絕對不能被接受!降低再多信息成本也不行~

以上供大家參考~

【任樹正的回答(6票)】:

謝邀,市場中的信息永遠是不充分並且不對等的,以勞動力市場為例,企業沒辦法完全知曉僱員的個人能力,想要獲得充分的瞭解必然要付出極高的成本,這種行為本身是極其無效率的,因此,統計歧視的存在實際上幫助了企業減少了信息成本。

上面是針對企業來說,對於作為僱員的其他群體(低學歷群體)來說,則被動的進入了一種類似「檸檬市場」(即信息不對稱的市場,其中產品的賣方比買方擁有更多的關於產品質量的信息,典型的「檸檬市場」如二手車市場)的勞動力市場形式,由於勞動力信息的不對稱,只有僱員自己知道自己的能力,而企業無法充分知曉,因此為規避損失只能以該群體的平均水準考慮錄用或者支付報酬。

檸檬市場效應同樣可以對就業歧視問題進行解釋。有些僱主拒絕在一些重要崗位上僱傭有色人種或少數民族。這並非因為他非理性,或者存在偏見,而恰恰是其遵循了「利潤最大化」原則的後果。因為在缺乏充足、可信的信息的情況下,在這些僱主看來,一個人的種族、膚色便成為其社會背景和素質能力的一個信號。當然,對一個人的素質、能力,教育體系可以給出一個更好的衡量指標。它可以通過諸如授予學位等方法給出更好的信號。正如舒爾茨1964年寫到的,「教育開發一個人的潛能,啟迪人的智慧,也只有通過接受教育,一個人的能力才可被發現和挖掘,才能夠獲得社會的認可。」當然,一個沒有接受到任何訓練的工人他完全可能有很好的潛質,但在一個公司接納其以前,這種才能一定要經過教育體系的「鑒證」。這個「鑒證」的體系一定要有權威,具有可信度。

因此,檸檬市場效應在勞動力市場中的表現基本上類似於統計歧視,這種效應的存在必然會導致整體經濟的無效率,但是對於企業本身則是一種效率行為。對於處於檸檬市場中的求職者,也即受損於統計歧視的低教育水平者群體來說,其中能力較高者並不能獲得匹配其能力的就業機會和工資水平,他們也就喪失了很多提高自我生產技能的激勵和機會。對這部分人來說,統計歧視(檸檬市場效應)導致了經濟無效率。

由於市場不論在新古典主義經濟學還是市場實踐中都是信息不充分的,並且在此即勞動力市場又存在嚴重的信息不對等,因此個人認為這種統計歧視很難通過市場本身消除。

以上,本人社會學,僅供參考。

【阮航的回答(0票)】:

題主的問題是建立在一個假設成立的基礎上面的

學校讀書沒用 或 學校就是浪費時間 這樣的假設

【黃曉光的回答(1票)】:

推論過程涉及大量交易成本概念的運用,要不用術語說清楚這個問題還真是有難度;再加上一面要處理「歧視」一詞的濫用,另一面又要處理交易成本和租值消散問題,難上加難。嫌麻煩的人不妨直接跳到文末的結論。

-------------------------------------------------------------------------------------------------------------------------------------------

謝 @Zampeli Diana 邀。我很少玩弄數據,基本上是在做純理論的研究,經濟學對我來說更像邏輯學而不是工程學,其功能在於檢視思路的混亂,而不是拯救世界。當然,我並不是輕視搞實證研究,我只是還沒能找到純理論與實證之間很好的契合點而已。我想就純理論方面來考察一下有關「歧視」的相關問題。題主提問中多處提到的「歧視」,實際上在不同的句子中有著不同的含義。理清楚概念,特別是交易成本下導致的一系列行為,就沒有題主所說的那種矛盾了。

從理論角度來看,若交易成本為零、邊際價格清晰,一個人持有某種道德倫理觀念,若他沒有強迫他人接受其道德觀,那麼個人在市場交換中對道德觀念的任意選擇,僅僅決定了其將多少資源留與自用或自持有,就像任意一個商人把多少商品留給自己使用,多少用於銷售,市場是均衡的,沒有任何人通過攫取他人的利益增加自己的效用。這麼說很抽像,我們用個被人罵臭了的例子來看看。假如一個房東面臨著一個白人租客和一個黑人租客,白人租客願意出100元,黑人租客願意出500元,但是,房東更加偏好白人租客而討厭黑人租客,但是這個房東並沒有用任何強迫手段逼迫黑人租客提高租金,也沒有不允許他去租別的房子,那麼,若房東接受了白人租客,那麼就相當於房東為自己「偏好白人」的行為支付了400元的價格。或許有人問:憑什麼黑人就一定要出500元?好問題!答案是:市場價格由供求決定,黑人在市場上值這個價錢!他能夠賺回這個收入!換個聽起來舒服(也僅僅是聽著舒服而已)的例子就能明白。一個僱主面臨著白人和黑人兩位職位申請者,白人只能創造100元收益,而黑人能創造500元收益,那麼,在這個僱主沒有逼迫黑人僱員降低工資要求,也沒有逼迫他不許被他人僱用的情況下,僱主僱傭了白人,就相當於為他自己「偏好白人」的行為支付了400元的代價。這就像一個鄙視市場交易的「聖人」一樣,若這個「聖人」沒有逼迫別人跟著他一樣,這個「聖人」就為提高自己的逼格支付了所有通過交易獲得的收益。市場在其中永遠是均衡的。如果沒有理由強迫人們一定要變賣家產,那麼也沒有理由強迫房東一定接受黑人租客,僱主一定要接受黑人僱員,「聖人」一定要放棄自己的逼格。

然而,真正的歧視是什麼呢?通過上述的分析可知,一個人偏好一種商品而放棄另一種商品,這不是歧視;通常理解的那種帶有貶義的「歧視」應該專指侵犯產權的行為,或由於交易成本而在public domain上的攫租行為。統計學永遠無法分清兩者之間的界限。就我讀過的很多關於歧視的統計分析,都將不同產品的差異視為「歧視」。在上面的例子中,若房東成功遊說政府,下令讓所有房東都必須像他一樣拒絕黑人租客,那麼他就侵犯了他人的交易收益;同樣道理,若黑人組織起來遊說政府,下令讓所有房東都必須接受黑人租客,且必須和白人支付的價格一樣,那麼也同樣侵犯了他人的交易收益。再比如我是個中國人,我在國外亂丟垃圾,外國人具體地罵「XXX是個野人」,並要求罰款,這是市場是均衡的,這不是歧視;但如果外國人罵「中國人全TM是野人」,並要求對入境中國人徵收額外的環境保護稅,這才是歧視,才導致效率的缺失。

因此,題主搞清楚這個問題首要的事情就是:用價格理論搞清楚交換和搶劫的區別。因此,題主提到的「在這種情況下,雖有信息不對稱,市中具備信息的應聘者可通過教育投資程度來示意自己的能力,而僱主根據這一示意信號便可區別開不同能力的人。」這是交換,是我說的第一種情況。至於「統計性歧視能夠強化人們的成見,並能減弱某一群體中成員提高技能和積累經驗的激勵,所以它會導致經濟的無效率。」這是我後面說的情況,屬於搶劫或攫取租值,也才是真正的歧視。

結論:從題主的問題來看,造成「統計性歧視」的原因在廣義上是因交易費用而產生的public domain,從而引發導致租值消散的攫租行為。從經濟學方面來看,「統計性歧視」行為出於一種減少租值消散和降低交易成本的企圖,是可接受的,其本身就是市場糾正力量的結果;但從邊際生產力或邊際價值被模糊的角度來說,又是存在效率缺失的。綜上所述,題主只要分清楚了交換和打劫,以及因交易成本導致的兩者的模糊,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DeepReader的回答(2票)】:

統計歧視能接受。

If profit maximizing firms have limited information about the general productivity of new workers, they may choose to use easily observable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years of education to 'statistically discriminate' among workers. As firms acquire more information about a worker, pay will become more dependent on actual productivity and less dependent on easily observable characteristics or credentials that predict productivity (Employer Learning and Statistical Discrimination, 1997).

但是老闆不根據能力每半年漲一次工資我是絕對不能忍的!

【羅素的回答(1票)】:

多謝黛安娜邀請。我的看法是:可以(也必須)接受,有助於降低信息搜集成本。

最直接的原因是,對於一般的企業來說,低中層崗位具有極大的可替代性,沒有必要為了選出某個佼佼者花費太多的時間精力金錢,而且這些崗位所需技能往往在實踐中培養起來也不困難,因此,考察一下某個群體的平均水平並從中選出不那麼差的僱員實在太方便高效了。而對於高層或重要崗位員工的招聘,企業往往會很慎重,會進行更全面的考察,以消除群體平均統計所帶來的誤差。

因此,題中的道理企業家們不是不知道,他們只是在大部分時候不在乎而已。

【林素素的回答(0票)】:

凡事都有對立面。所以辯證法的思維是必要的,「統計歧視」也許會引發經濟無效現象,但個人認為程度不深。相反,「統計歧視」有拋磚引玉之利。

首先,它可以引發社會思考,讓人們關注其背後隱意。只有認識了自己的行為,才會正視自己的行為。

其次,天生我才必有用,勇於創新,敢於突破,衝出歧視圍牆,人人機會平等。這樣說不定會給經濟帶來一股清泉呢。

再次,社會行為普及,有利於科學研究。

根據樓主提出問題的角度,是站在經濟受益者的立場,所以擔心經濟無效。其實,每一問題牽扯方方面面,抽絲剝繭,捨本逐末,隨性質而定。

【LiBingqin的回答(0票)】:

謝謝邀請。

決策者從個人利益最大化出發,任何情況下都應該是用盡可能多的信息而不是一個特徵信息來決策。這可以降低他對個體判斷錯誤的風險。當沒有其他的信息可以使用的時候也不應該放棄所有有用的信息。這裡強調的是有用。用無用的信息做決策的結果當然是風險自己承擔。即使沒有法律上的約束也是倒霉。

但是從社會整體的視角看,這種歧視行為有負面的激勵機制。比如:如果你認為華人平均起來比一般人用功,所以就都選擇華人,那麼我作為一個華人就完全沒必要那麼努力,因為你反正也會偏袒我。最後用功的也會覺得不划算,從而放棄,導致平均值本身就發生了變化。

此外,如果是警察也這麼搞,在美國這樣的國家,沒等抓錯幾個人自己就要吃槍子兒了。所以,抓到罪犯人的效率可能談不上下降,甚至可能還有所提高,但是如果把抓錯人可能造成的後果考慮進來,比如:要花大價錢打官司,警察被毆打或者引起社會動盪,這個效率損失有可能不成比例地提高。

從這個角度看,與其讓無知者無畏的警察新手吃了槍子兒自負其責,不如提前對警察進行反歧視教育。

【你愛拉哪倆拉哪倆的回答(0票)】:

在我回答之前先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邀請我~~

【洪東旭的回答(0票)】:

謝謝邀請!

歧視真是一個複雜問題,就和「公正」一樣,首先,用什麼標準來衡量,這就很不容易,從國家層面和個人層面看待,都不一樣。

【經常不開心的回答(0票)】:

謝謝邀請,我不知道

標籤:-經濟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