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越發展,越難「寒門出貴子」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經濟越發展,越難「寒門出貴子」嗎?

2018年09月2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LiCarly的回答(35票)】:

謝 @Zampeli Diana邀,最近這類類似問題好多呢。

題主想要瞭解的其實是 社會固化性 和 經濟發展程度 的關係。

目前目測,社會流動性 和 經濟發展程度 似乎聯繫不算太大, 或者有不算太強的負相關(社會固化性高(流動性低) 的國家經濟發展程度越低)

下面這張圖列舉了不同國家社會流動性的數值,數值越高,則社會流動性越低,子女的階級與父輩所在的階級關係越大。如果瞭解

我把上面那些國家和GDP/Capita的數據畫了一下(隨便畫的,沒做美工。。。)Y軸是國家的GDP/Capita (PPP,數據來自world bank),X軸是社會階層固化/流動性。

線形回歸結果:

其他相關的研究,在一個精英的誕生,家庭因素有多大? - Li Carly 的回答我提到過 社會固化性 和 貧富差距 正相關(社會流動性越低,貧富差距越大)。這是蓋茨比曲線的研究。

而關於 貧富差距 和 經濟發展,有學者說,是非線性關係,一定的貧富差距和經濟發展正相關,而過度的貧富差距和經濟發展負相關。

(Cornia & Court, 2011)(Cornia & Court, 2011)

也有學者說,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而言,有一定的負相關(過高的貧富差距從長遠來看=較低的可持續經濟發展)。

(Berg & Ostry, 2011)(Berg & Ostry, 2011)

這兩個未必矛盾。前者是一種空間的比較,後者可以看作時間上的比較。

【董昊天的回答(96票)】:

(坑已填) 挖個坑…等有時間介紹一下「克拉克-郝」方法…

-------------------------------------------------------------------------

首先, @Li Carly 已經提到了一些社會流動性的衡量方法,她的Figure 1M中展示的是各國父輩和子輩之間收入的相關係數(下文稱為β)。許多經濟學家做了一些β的跨國和歷史時序比較,試圖揭示是不是「寒門再難出貴子」。但問題在於,這個父輩和子輩之間收入的相關係數β是否真的能夠反映社會流動性呢?

似乎是這樣的,如果父輩和子輩之間收入的相關係數高,就意味著如果父親母親錢多,兒子女兒也錢多,那麼社會流動性似乎比較小;相關係數低,意味著如果父親母親錢多,兒子女兒錢不一定多,社會流動性似乎就比較大。

但UC Davis的經濟史大家Gregory Clark教授和他的門徒現在北京大學任教的郝煜教授一針見血地指出「NO!」用收入來衡量的社會流動性β可能會大大高估社會流動性的實際值,低估了階層固化的水平。

一個段子:我努力學金融,就是為了讓孩子能去學藝術。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有錢人家的小孩既可以選擇「高收入、低聲譽」的金融(no offense),也有可能選擇「低收入、高聲譽」的藝術。如果我們僅僅觀察,有錢人的小孩是否收入也更高,那麼有可能有錢的孩子選擇去學了藝術,而收入並沒有那麼高,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她社會地位的下降。因此,僅僅考慮個人收入水平的代際相關性可能大大低估了實際的階層固化程度。

怎麼辦呢?想辦法搞個平均。

怎麼搞?看姓氏的分佈。

基本的想法是一個個人或許會因為個人興趣的原因而選擇藝術而非金融,但在家族的層面上取一個平均,個人的擾動則會加總為零(就好像中學裡學的多做幾次實驗取平均可以縮小一些誤差)。姓氏則恰好代表了家族。

原來的收入相關係數β是怎麼算的呢?簡單說就是拿一套收入的抽樣調查數據,把子輩的收入放在左手邊,把父輩的收入放在右手邊。跑一個回歸方程:父輩收入=α+β子輩收入+擾動項。

現在在家族層面上算相關係數β怎麼算,類似的:家族平均父輩收入=α+β家族平均子輩收入+擾動項。

在家族層面上對收入相關係數β進行調整以後,結果如何呢?@Li Carly 的Figure 1M中顯示,英國個人層面的收入相關係數大概是0.5。Clark et al. (2015) 採用類似的方法,估計出來的數大概是0.43。但是,如果採用家族平均的方法來估計代際收入相關係數,β將會從0.43增加到0.74。用白話說,就是你掙1塊錢,其中7毛3是因為你父親家族的收入高,另外2毛7才是你個人的努力奮鬥換來的。這意味著,如果採用原來的辦法,社會流動性會被大大高估。

採用類似的方法,Clark及其合作者估計了各國家族層面社會流動性的指標β,結果如下:採用類似的方法,Clark及其合作者估計了各國家族層面社會流動性的指標β,結果如下:

儘管之前 儘管之前 @Li Carly 貼的圖,各國的社會流動性數值有高有低,北歐國家似乎已經低到了0.2左右的程度,但Clark教授等人的工作表明,在考慮家族整體平均水平之後,各國的β都會提升到0.7左右。

這真是一個令人悲傷的事實,也就是說在大部分經濟體的大部分情況下,階層固化程度都高達β=0.7的水平(你掙1塊錢,之中大概7毛是因為父輩的原因,3毛是個人的奮鬥)。以至於郝煜教授不得不感歎,0.7是天注定的,還有0.3就是因為浪漫的愛情。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同意 @Li Carly 的結論,社會流動性和經濟發展程度似乎聯繫不太大,因為比較可悲的是,無論怎麼搞,流動性都一樣差。(當然樂觀地來看,中國近五十年的社會流動性,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社會流動性,相比之前,還是大大改善了)。

對了,他們最近出了一本專著 "The Son Also Rises"。

參考文獻:

Clark, G., Cummins, N., Hao, Y., & Vidal, D. D. (2015). Surnames: A new source for the history of social mobility. Explorations in Economic History,55, 3-24.

郝煜. (2013). 中國的長期社會流動性, 1645-2010: 姓氏方法. 經濟資料譯叢, 2, 011.

【AndrewYuri的回答(3票)】:

從寒門到貴子,跨越的可不只是一兩個階層,這是一場N級跳。

如果你鐵了心想跳躍,那就一級一級的來,急不得,而這正是難度所在。

說句題外話,我很反感所謂「貴族」的概念。

【JianingW的回答(4票)】:

謝邀---我長得像寒門裡的鬼子麼?這已經是第三個被邀回答的類似問題了。

按我個人理解,這個問題其實想問的是經濟發展跟社會不平等(更具體地說,社會流動性)的關係。關於這個話題有無數篇水平、角度、研究對像各異的經濟學論文。

經濟發展跟社會流動性/不平等的正負相關性以及相互影響也一直沒有定論。

一個簡單的例子是:庫茲涅茨曲線(Kuznets Curve)

橫坐標是GDP,縱坐標是社會不平等性(基尼指數等)原來的理論是:很多國家在經濟上升期隨著經濟發展,社會不平等會更明顯(「先富帶後富」之類的理論),但是隨著步入發達國家之列,不平等會慢慢下降。

如圖1:

如圖2:

橫坐標仍然是經濟指標,縱坐標是一個智庫結合社會發展的各方面(教育、醫療等等等)整合的一個」Social Progress Index", 跟基尼指數起到相似的作用。

但這組數據是靜態數據,並不能支持「隨著經濟發展,到了tipping point以後,社會不平等會越來越小。」這個假設。

「庫茲涅茨曲線」受到了很多反駁---比如Gabriel Palma (劍橋大學)的這篇文章ideas.repec.org/p/cam/c 質疑了庫茲涅茨曲線的普適性和合理性---還有很多其他的研究紛紛表示這個曲線就是胡扯。

以上只是用來說明「樓主問這個問題並不會有明確結論」的一個例子。

建議問題可以限定時間範圍、地理位置等,以獲得更佳準確的回答。

----------------------------------------------以上是占坑-----------------------------------------

希望週末有空可以多寫一點。

【野明的回答(3票)】:

某種意義上講,也許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沒有寒門了。

【羅文益的回答(51票)】:

謝謝邀請。

先放結論:經濟發展程度與「寒門出貴子」的難易程度之間,並沒有很強的相關性。

從三點來解釋,分別是理論上的兩點和實證的一點。

首先第一點:金字塔型的社會結構其實是社會具有效率的一種表徵,也在某種意義上意味著社會的公平性。

怎麼講?

我們首先必須要明確一點,考量一個社會的發展,有兩大指標,一是效率一是公平,經濟學主要研究的是效率而不是公平。

當然,在很多時候,依據現有的經濟學視角,效率和公平在大部分情況下是沒有衝突的——也就是說,當資源達到最優配置、物盡其用的時候,整個社會的公平程度也必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這也是為什麼一些奉行自由市場主義的國家比傳統國家更加公平的原因。

或者說得更直白一點,這裡的公平其實是一種「自然公平」,也就是自然狀態下弱肉強食的一種稍微現代的說法——雖然我們這個社會如今文明了很多,但由於資源的有限與人類慾望的無窮的矛盾所產生的殘酷的種內鬥爭,本質上依然沒有跳出「叢林法則」的生存邏輯。

根據這種邏輯,自然便產生了能者居之的金字塔結構,與社會的經濟發展沒有多大關係。

其次第二點:社會自然演變與階級流動並非是線性的,而是正反饋式的,不要用線性思維考量社會變化。

什麼意思?就是說社會的流動,特別是從底層流向上層,是一個遵循馬太效應的過程——是一旦你走到了一個很好的階段,你在這個階段所擁有的資源又會反饋給你提供更大的幫助,如同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大、甚至爆炸式發展,而不是一條直線一樣循序漸進的發展。

上層向下層流動,也是如此,所謂樹倒猢猻散,描述的就是這種向下的流動——一旦你的資源枯竭到了某個閾值,你會發現其餘的資源也會自然退散,兵敗如山倒,不會慢悠悠地完蛋。

但是特別要注意的一點是:上下流動的阻力是不一樣的,上層階級具有更強的粘性,很難自動向下流動。

這個規律也是超脫於具體社會的,跟經濟發展關係不大。

最後第三點:對20世紀諸多不同社會做的流動性分析,也支持了經濟發展和社會流動性關係不大的觀點。

援引之前的一個答案就是:

現代階級分析的一個很讓人震驚的結果是什麼?那就是:在不同的社會裡,改變社會地位的相對可能性沒有區別。

也許你會覺得一些主要工業國家比較自由,社會分工比較完善,然後有比較公平的保證社會流動性的體制,但可靠研究已經表明,它們(這些不同的社會)具有相同的社會流動性。而且在整個20世紀,不同國家間階級流動的相對可能性基本保持一致。

原因是什麼?自我提升的可能性不僅取決於體制的流動性,而且還依賴於上面那個階級的容量。

說白了,社會分工導致社會產生了更多的上層階級的位置,但是,社會從上到下的每一個階級都受益(而且,上層階級首先受益)。從社會總體的流動性數據可以看出有很多下層階級向上層階級流動,但更多的是,這種流動體現了社會的正向性(更有利於政治宣傳與矛盾緩和),所以更多的得到關注而進入人們的視野(給下層人喝雞湯,以鼓勵更多的下層人向上層流動),從而令我們印象深刻。

因此,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證,都支持了經濟發展和「寒門出貴子」的難易程度沒有關係的論點。

或者直白一點:社會雖然向前發展了,但別期待太多,「寒門出貴子」還是一樣難

【大肉包子噴噴香的回答(3票)】:

你的父輩那一帶,需要的能力和今天不太一樣。改革開放前和現在是兩個世界。

不知道你的「貴子」是什麼意思,如果是富足的中產生活,難度應該是降低了。如果是超越大量其他人,那個是很難實現的。

【ZoeZhang的回答(0票)】:

可能貴子的標準變了吧。

如果把"貴子"定義成有錢人,那應該挺難。

如果把"貴子"定義成有學識有教養的人,我覺得不難。

【溫國兵的回答(1票)】:

謝邀。

我記得以前知乎有個問題,跟題主所問的幾乎一模一樣。在此說明下自己的一些思考。

針對題主的問題,答案是肯定的,這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

但問題在於,這只是一個普遍性的趨勢,並不代表茫茫雜草不會出現一顆參天大樹。再偉大的定論,終究不能囊括世間萬物。因為,世界太大,再聰明的人類不得不接受不確定性的存在。

寒門不可怕,可怕的是甘願接受,不去追求。

既然事實如此,那討論這樣的問題似乎沒有什麼意義,說太多有股濃濃的雞湯味道,在此作罷。認真做人,踏實做事吧。

【柔王丸的回答(8票)】:

從奴隸制度開始,社會變革 就一直沿著「資源自由競爭分配,----兼併-----大量兼併-----秩序崩壞---重新自由競爭, 當然 崩壞不一定非得有硝煙。但人人都要負出代價

【裴凰的回答(6票)】:

第一次被邀請,謝 @Zampeli Diana邀請。

剛才編輯補充完為什麼說「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 - 裴凰的回答這個問題。

我其實不是很希望看到這種問題一次又一次的提到知乎上,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大家探討。

因為這是一個本來就沒有意義的問題。

不管如何探討,會奮鬥的依舊會奮鬥,以賴為食的還是無動於衷。

回到問題上來,寒門出貴子和經濟發展程度,是否有關係?

沒有任何關係。

寒門出貴子的概率在於整個社會的階層固化程度和所有人民的意識程度。

1 社會階層

事實證明我國的社會制度雖然被人詬病再三,但是並沒有堵住底層人民上升渠道。換句話說就是社會階層遠遠沒有樓上幾位答主說的已經固化。

為什麼?

你人窮,但你可以改變自己的意識形態,現在社會做生意、學成做技術,當藍領,白領,碼農、腦子靈光讀書做科研、甚至你考公務員,這些渠道都是可以獲得一定成功的。你如果非得告訴自己,我必須獲得億萬級身價才算成功,那是你自己給自己較勁,沒有任何意義。

同時最重要的一點,你確實可以通過這些手段,在我國走向中層階級甚至上層階級。暴發戶的名頭,就是這麼來的。但是我們社會對暴發戶相當包容,包容到你無法相信。

這是社會階層給你帶來的便利。

2 意識形態

這是我國最健康的一點,也是同其他國家最不一樣的一點。

我國的經濟落後的地方,最多也就是信息閉塞,過得不發達,人民穿衣吃飯沒有想像中那麼富足,但最最關鍵的,我們沒有那麼亂。

中國的法制社會比歐洲國家好上幾千上萬倍。

在中國底層,混混的產出率,比歐美國家少很多。大部分窮苦家庭的家教還是很嚴格的。再加上我國的歷史原因,農村人往上推一兩輩有相當一部分是地主,祖父輩的知識水品在那裡,家教一般不會壞到哪裡去。

但國外不一樣,因為他們的意識形態已經固定了,再加上周圍人的影響,他們不會有向上走的概念,就算好不容易冒出來一個對自己環境認識比較深刻的人才,但是受到社會環境影響以及周圍意識的影響,是極容易被夭折的。

但是在我國,父輩告訴你的是好好學習,周圍學習成績好的也極易成為榜樣,暫且不論是不是對每個人都有好處,也不要在這裡討論素質教育,但是對窮人家的孩子來說,這確實是一條最容易改變生活軌跡的道路。

所以,我們現在,能做的不是抱怨社會,而是在社會已經給你的條件範圍內,充分利用,改變自己。

自怨自艾的人永遠無法成功。

【袁哲的回答(3票)】:

我也曾經為這個話題苦惱過困惑過無奈過痛苦過懷疑過,現在我決定不再想那麼多了。回歸到以前好好努力的本心就好了。

回到原題,我認為,根本沒有那些勞什子jb理論jb事,做男人要踏踏實實往上攀登而不是嘰嘰歪歪犯矯情病。

你好好的,別懶,行動上和頭腦上都別懶。大腦別懶,才能看好方向,身體別懶,才能身體力行。只要你走正確的路,並且一直在向前走,你就一直在變強,這是肯定的,至於跨越階層只是時間和量變變成質變的積累問題。

跨越階層其實只是副產品,所以本質的問題其實是:現在這個年代人類還可以去努力去進步嗎?

你說呢?

【韓進的回答(5票)】:

謝邀。

經濟越發展,越難「寒門出貴子」與其說是一個規律,不如說是一個社會現象。因為其本質是一個國家立國後不斷固化的利益分配與階層導致了這一現象,而一個國家立國之後往往伴隨著經濟的發展,經濟力量的強大與不均又加劇了這一現象。「經濟發展」這一詞,不如換做國家不斷發展。

縱看二十四史,乃至當今各國。開國之時,無不貧富均分,社會階層易於流動,寒門亦可出貴子。而社會不斷進步,上升的通道卻越來越窄,基本離不開以下幾個原因:

1、政治權力的擴張,使得平民與官員的差距越來越大;

2、資本力量不斷成長,並且與政治力量的結合不斷深入;

資本本身就是力量,可以給後代更為廣闊的平台。而與政治力量的結合則大大加劇了這一趨勢。

這一點,在古代是地主豪強的不斷兼併土地,壓搾普通人的生存空間,如」文景之治「雖然政通人和,卻留下大地主兼併的困境給漢武帝收拾;而在外國,則表現為資本力量控制了政府,如前些年,意大利的經濟學家建議限制工會,降低福利,竟然被槍殺。

中國在發展的過程中,這一點在制度設計上是較為完善的,職業政治家制度防止了資本力量的干涉,近來的反腐更是在切除二者的紐帶。而在外國,政治權利與經濟權利的交易是合法化,這也是外國官員「清廉」的真相,如1947年美國的《聯邦競選法》,便規定公司和個人可以組織「政委員會,來向國會議員和總統競選捐款。

3、教育資源的壟斷

遠看魏晉南北朝,士大夫把控人才制度,因此科舉制才被稱為中國一偉大的制度設計。類似的新聞報道並不少,香港教育也「拼爹」 孩子1歲半開始培訓面試,而在歐美所謂的」素質教育「,當一個學校以社會經驗等評價一個學生時,的確可以挑選出更好的人才,不過對貧窮階級是個極大的不公,富人可以讓孩子環球旅行,哪怕窮游世界,他們也比窮孩子家的先天多了這方面的知識與眼界積累,更多了安全保障與社會人脈。富人的孩子參與各種社團、名企實習、國際交流等等,更是貧窮家的孩子可望不可即的。

而中國這一點現在突出地表現在」天價學位房「上,如何實現教育的公平,成為當前一個緊迫的問題。

總而言之,當一個國家結束戰亂與動盪,社會階層總是會不斷的固化,國家安康,經濟就會發展,這又使得社會階層更為分化

最後來點雞湯:今日不努力,後代更艱難。願能讓這個世界的寒門,多出一些貴子。

附上之前類似問題的答案:

為什麼說「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 - 知乎用戶的回答

【陸任家的回答(18票)】:

27人關注。。。。竟然只有四個回答的麼?

那就回答一下。

「由富變窮」變難。這個用一個專業術語就叫做,社會階層固化。窮人就是在窮人的階層,富人就是在富人的階層,窮人要變成富人很難,富人要變成窮人也同樣比較難。

從結果上來說,隨著社會的發展,社會階層相對固化,應該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OK,下面說為什麼。

先說微觀,先談個人,隨著社會的發展,社會財富的增加,每個人所擁有的財富會增加。就好像現在的窮人,放到500年前去,他就是富人,放到封建社會上去,甚至於堪比皇帝。這就是社會發展的結果。也就是說,和過去的人比,現在我們每個人都是富人。

那麼富起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是打破階層的機會成本提高了。

機會成本,如果不理解,我們可以舉一個極端例子。

你很窮,非常的窮,窮到身無分文。這個時候,你面前有一個賭桌,荷官對你說,「壓上你的一條命,贏了,一千萬屬於你。輸了,你就沒命了。」

你,賭不賭?我相信,大多數人是會去賭的,哪怕這個贏得幾率小到微乎其微,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機會成本小嘛!我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失去,我已經是爛命一條了。

再舉一個範例,如果,你是社會中層,身價千萬左右,這個時候,同樣是這個賭桌,同樣是這個荷官。

你賭不賭?

我相信,這個時候很多人就會猶豫了,我有老婆,有孩子,有車,有房,有必要賭上自己的一切,去搏一個微乎其微的幾率麼?

這個就是機會成本上升了,這個機會成本就是1000W,窮人的機會成本幾乎是0。

SO,富人的政治觀點會傾向於保守,也同樣是這個道理。

而在現實社會中,這個賭桌叫做創業,這個荷官叫做社會,你願不願去玩這個賭局呢?

所以,社會階層固化,微觀個人的態度是有一定的決定意義的。

就好像,如果有留心,現在發達國家,也是有示威,有遊行,但是口號和訴求,往往什麼「提高生活保障」,「支持同性婚姻」等等,很少幾乎沒有以推翻政府為口號的訴求。

但是,在比較貧窮的非洲,動不動就是政府換屆,甚至於是武裝力量的強行改選。同樣也是因為,這種變動,是窮人打破階層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方式。

中國古話,「窮山惡水出刁民」也是這個道理。

再一個是宏觀角度說一說,這個說的簡單一點好了。只說兩句話。

第一,統治階級一定是富人階級。

第二,國家、法律、軍隊是統治階級維護統治的工具。

【劉大力的回答(6票)】:

任何圈子一旦穩定了,後面的人一般會比前面的人付出更高的代價。

但通道還是有的。

【田賀的回答(16票)】:

互動百科看見的,侵權立刪。

英國有部很了不起的紀錄片,一個導演可能初衷是想驗證在英國社會階級是很難逾越的,富人的孩子依然是富人,窮人的孩子依然是窮人,選擇了14個不同階層的孩子進行跟蹤拍攝,每七年記錄一次:從7歲開始,14歲,21歲,28歲,35歲,42歲,49歲,一直到去年的56歲。

幾十年過去,還是那個導演——從青年到老年,還是那群人——從兒童步入老年。

我聽說這片子有一年之多,因為是完全的真人秀,所以相當好奇,但是一直沒有找到片源,現在終於見到這片子,2012年他們也完成了56歲的拍攝,所以這最新的一部片名字叫做《56UP》,一共分三集,在這150分鐘裡,我們可以窺見到普通的英國人的人生。

那些人的人生好像證實了導演最初的推測,遺憾地是,真的證明了,就像天涯前不久一個很火熱的帖子《寒門再難出貴子》,一群畢業生在銀行實習後各自不同的表現和最終歸宿,讓人無法言語但卻就是殘酷的現實,優良的社會資源早已經按照既定格局被瓜分殆盡,從父母輩一直承傳到子女輩。

在我們的國家,那個二十年前就出來打工而子女留守老家的這群體,作為父母遠離孩子也沒有時間精力管孩子,也沒有足夠的資源可提升孩子,他們只是艱難地活著而已,而他們的80、90後孩子依然隨便上點學到了中學就輟學,然後步入父母的老路到城市來打工,然後依然在繁華城市的邊緣被壓擠,這群人中除非立志能夠改變自己人生的還是有,但是很小的一部分。

而這部英國真人秀電視紀錄片也是讓人看了唏噓不已,裡面沒有分析具體原因,我們只能通過那些表象去推斷本質的原因。

7歲的孩子大部分都天真浪漫,上層階級讀私立學校的小孩Andrew和John已經每天在看《金融報》或者《觀察家》了,他們明確知道自己會上哪個高級中學——然後上牛津大學——然後成為著名律師著名人物之類;中產階級的男孩也有一些夢想:反對種族歧視、幫助有色人種或者到哪裡上學讀書、有個什麼職業,女孩子則想著長大了嫁人生子;而在窮人區貧民窟上寄宿學校的下層階級的孩子甚至談不上什麼夢想,有人希望當馴馬師賺錢,有人希望能有機會見到自己的爸爸,吃飽飯、少罰站、少被打這也成為了他們的願望。

在他們56歲的時候,當年那幾個上私立學校的7歲孩子已經按照既定路線上了牛津大學,然後都做了著名律師,過著上層社會的優渥生活,受人尊重、家庭幸福。他們的孩子也無一例外地走著父親的老路——好中學好大學好工作;中產階級的男孩子有三個也上了大學,第一個Bruce牛津大學數學系畢業後成為了一個中學教師,按照他的理想幫助窮困地區的學生,後來回到英國在一個普通的公立學校教書,過著平淡也還安靜的生活。

另外一個農家子弟Nick從牛津物理系畢業後,到美國成為美國著名大學的教授,第二次婚姻中娶了一個身材外貌氣質極佳的美國妻子,他是這裡面唯一一個成功晉級精英階級的人;男孩Peter年輕的時候政治思緒很激烈英姿勃發,大學畢業後做了教師,中途因為發表政治言論被民眾抨擊退出了電影拍攝,56歲時候重回拍攝,已經改行做了公務員,家庭穩定幸福兒女雙全且優秀,和自己的美麗妻子業餘時間一起創辦樂隊進行創作表演並在業內取得很不錯的成績,身材修長氣質優雅,他們依然穩定地處在在中產階級這個梯度裡。

不過那些中產階級出來的女孩子則表現都很平淡,我甚至都不能準確地分出誰的故事:無一例外她們嫁人結婚生孩子,她們的人生幸福程度幾乎與她們的婚姻美滿程度完全掛鉤。而那幾個來自底層社會階級的孩子(有色人種居多),他們年老以後,都當了一堆孩子的爺爺奶奶,而他們的孩子,極少能上到大學,做著都是普通的服務性工作——修理工、保安之類。而他們自己,常與失業相伴,如果沒有好的社會制度,他們其實處境堪憂。

我們中國古話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主要說的是遺傳和潛移默化,大概也表達了不同物種之間這難以逾越的某種界規吧。除了結論真的讓人感歎甚至讓人有些不甘以外,我還明顯地發現了以下值得感興趣的幾點。

第一集-人生七年/56UP (建議您在wifi環境下觀看)

一、

一個人的體重與他的社會階級是對應的。

片中的精英階級Andrew和John 56歲時依然保持著相對不錯的體型和身材;原中產階級中,晉陞為精英階級的美國教授Nick夫妻,中層佼佼者——公務員Peter夫妻,體型明顯較好;而底層階級長大變老的男人們,雖然他們年輕的時候有幾個甚至說得上相當英俊帥氣,但最終幾乎都成了胖子或禿子,尤其是她們的妻子,每個體型都是走形得相當厲害。

而這些底層階級父母生的孩子們,人數眾多,絕大部分都是肥胖的,雖然現在他們還只有20來歲。可見,精英階級從身形鍛煉飲食控制等方面的修行,遠遠強於底層階級,這種能保持自己體重的毅力,是不是也是他們成功的重要特質?人人都只看到了他們與生俱來的優越的家庭教育資源和社會環境,除了更好的生活品質和生活習慣,其實在體型的背後更是他們的家庭賦予的某種自律自強的精神吧,這點其實很值得我們深思。

所以現在有人說,你連自己的體重都控制不了,你連冬天早晨起床都起不了,你如何能有毅力去控制人生呢?我們看到的只是身材,然而身材的背後映射的是更多內容,因此我們對那些能長年保持自己體型的人,那些堅持不懈朝著自己目標奮進的人,由衷地表達自己的敬意,在背後,他們的付出或許是我們所不能設想的。

第二集-人生七年/56UP (建議您在wifi環境下觀看)

二、

除了母體的家庭環境,性格是重塑人生的最重要的一張牌。

誠然,前面有說,絕大部分人基本都沒跳出社會的等級的既定魔咒,但還是也有例外的。舉兩個例子,任何人都會注意到有個叫Neil的中產階級的孩子(他有個小學同班同學是電影中的考上牛津數學系的Bruce),Neil在在7歲的鏡頭裡他非常燦爛地敘述著他不著天際的奇異的劍客或者花朵蝴蝶飛之類的夢想,甚至14歲的鏡頭下也是一背著書包騎著自行車在好教區飛速而過的陽光燦爛少年,在考牛津大學失利而進入一別的大學之後,因為精神有了問題,他輟學之後做了建築工人,然後流浪輾轉在英國各地,居無定所,食不果腹,衣衫襤褸,實在讓人看了相當心酸。

雖然最後在56歲的時候以反轉的姿態做了某個地區的議員,但依然是個貧苦的拿著救濟金的議員,他平時所打的零工比如做教堂的輔助祭司也僅僅能讓他活著,他對著鏡頭從來都沒有過高的奢望,說不知道他自己能做的是什麼,還有什麼樣他可以做下去賺到錢的更好職業,他骨子裡已經對自己的命運無可奈何了。片子一直沒說他的精神問題是他的天生遺傳問題還是後來因為家庭環境壓迫所致,總之,這個人物看了讓人相當悲涼。如果他性情沒有問題,他大學畢業後本來是可以順利走在中產階級有尊嚴的軌道上的。

還有一個孩子,生活在貧民窟,住在寄宿學校裡,7歲時候出現的那張悲涼的臉讓我很難忘懷,他叫Paul。他7歲時候談不上什麼夢想不過就是希望少被打,少被罰站之類。他的憂傷無助的小臉在1964年的黑白鏡頭下讓人心痛。他成年後雖然也找了很多工作,但是因為無一技之長,也無足夠的毅力堅持,或者也因為就業環境不佳,他頻繁地失業,換工作,到晚年的時候已經只能在妻子幫工的養老院謀得一份小小的修理工的雜差。他到底是因為家庭環境而造成的自卑,還是因為天生性格本身而造成的少毅力?

不得而知,總而言之,他小時候的那張臉讓人憐憫並心裡發冷,因為這都可能只是與他的童年生長環境密切相關。

第三集-人生七年/56UP (建議您在wifi環境下觀看)

三、

婚姻可以拯救一個人,尤其是女人。

在電影中,女人的幸福主要與情感與婚姻有關,事業在裡面的比重很小。中產階級裡面有三個同班同學,在多個年代一起肩並肩出現在鏡頭裡,長大以後的命運差別還是很遠。有個叫Sue樂觀的女孩第一次離婚後堅強帶著孩子,後來再婚幸福夫妻關係很和諧,然後工作也一路順利並且有顯著提升,家庭美滿事業順利,總之人生更為幸福;有個女孩子一生中嫁了兩次離婚兩次,留下幾個孩子,每個孩子都沒上大學,只做著低微的工作,她身體不好又遭遇到一系列的家庭不幸,一直失業領著救濟金經濟也很拮据;還有一個女孩子本性是個悲觀的人,她在7歲14歲和21歲的時候是一個很憂傷很反叛的女孩,而在28歲的時候遇到了她的丈夫,從此她變成了一個陽光的人,在56歲的時候坦然地說出:雖然自己是一本也許不怎麼好看的書,別人(觀眾)既然翻開了,但是還是會有慣性一直讀下去。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這話放在女權主義那裡不好說對與錯,但是放在這個電影裡再合適不過了。那些在7歲的時候就興高采烈地說要結婚要幾個孩子的女人,在她們的人生道路上都寫下了這些篇章,只是箇中滋味大相逕庭。婚姻甚至重塑了她們的第二次生命。那個蘇在這些女人中顯得相當年輕有活力,無論容貌還是精神在這群女人中都是佼佼者,再婚遇到的讓她幸福的男人,和一路向上的事業也給了她極大的信心,當然也創造了較好的物質環境吧。而其中有個女人在56歲的時候衰老得驚人,家庭一般又遭遇失業,歲月在她的臉上無情地刻下深深的痕跡。

父母的糟糕的婚姻會傷害一個孩子,給他們人生留下很不好的印記,但其實好的婚姻也可以拯救一個男人,比如上段中寫的那個7歲就臉呈憂傷之色讓人心痛的白人貧民男孩Paul,小時候因為父母離婚一直說不會結婚不考慮這事情,後來去了澳洲,看起來很英俊,長大到28歲以後幸運遇到一個陽光的女人,這女人支撐他走過了後面的幾十年的歲月。

雖然他遇到問題的時候無一例外地想逃避,想消失,但是最後他的妻子用自己的方式固定了他,也許是孩子,也許是溫暖,讓他留在這個完整的家庭裡繼續盡責。如果沒有這個妻子的話,這個從來就一臉悲涼的對人生無望恐懼的孩子又被傷害了自尊心又沒有自信的男人不知道晚景會如何地悲涼也很難預測。而他的女兒終於也考上大學主修英國歷史,一家人重回 英國遊覽的時候也很讓人感歎。

四、

一個家庭中孩子數量的的多少確實與生活品質大有關係。

在電影中,精英階級的人基本只生個兩個孩子,在優生優養子女之外有更多的時間來享受自己的人生進行自己的理想規劃,比如喜愛園藝、帶領板球隊、組建樂隊等,他們的孩子都按部就班地上中學大學、畢業以後也有很不錯的體面高薪的工作。而底層階級的那些長大後很容易生個三五個孩子,兩段婚姻甚至更多,因為他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因為衝動無序而導致孩子們更無序地出生,甚至他們年輕的兒子在也很年輕甚至不到二十歲的時候也會生了三五個孩子。因此他們還未到衰老的時候甚至只有49歲就已經是一大堆小孩的爺爺奶奶了,經濟壓力可想而知,他們的生活質量也是可想而知,電影中他們被一大家子圍著忙忙碌碌,一刻不得閒,有白人也有有色人,他們在五十六歲時候為自己的兒女輩找到了一個體面的工作比如郵遞員而感到很欣慰,如果偶爾家族出現了一個大學生,則更是滿面榮光。按照推測,他的子女應該基本是我們所說的80後。

那些結婚的人基本都是找的是門當戶對階級的人,這很正常,一個人在自己所屬的階級裡有更廣泛的人群交集和價值共鳴,裡面精英階級和上層的中產階級在婚姻上倒是更為穩定,是因為理性的選擇還是物質的保證?而其他很多人在35——42歲左右的時候經歷了離婚再婚的過程。當然,一段失敗的婚姻會讓人生更為不幸,除了讓人對婚姻的某種信念散失而讓人覺得沮喪,更是因為修正上一段錯誤需要花更長的時間和精力,如果上端婚姻又留下一堆要負責的孩子而爸爸們也都不知道去了哪裡的話,這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所以,理性的人是更容易具有幸福生活,井然有序,一切都在掌握中?還是感性的人更容易有幸福生活,走到哪裡算哪裡,隨心所欲?或者,表面上的有序看起來乏味無趣,但是在有序之中卻有游刃的空間,而表面上自由隨心卻帶來後續的混亂,最終是否能擁有自由和愜意卻是未知。這個讓我們深思,我們羨慕的不僅僅是精英階級表面上所擁有的更為豐厚的物質基礎和社會資源,或者更要研究他們能擁有並保持傳承這種實力的潛在的那種特質。

從42歲的時候開始,他們的生活基本已經沒有了什麼變化,人生的一切似乎已經成為了定局,孩子們已經長大再教育已經來不及,而自己年華老去追求事業和愛情都已經力不從心,那些曾經意氣風發劍指江湖的有志少年也變成了今日平靜祥和的頭髮稀少的中老年男人,那些曾經憤世嫉俗的女孩也成為現在淡淡評閱自己人生的中年嫻靜婦女。在這個年紀,人生的大好時光已經過去,回首過去,他們都很驚訝自己小時候的模樣,他們彷彿都基本滿意如今的人生,只是不滿意又能如何?他們不會對著鏡頭後悔的。

雖然,電影中,那是在英國的福利性的保障制度下,那些人生活還能得到很有效的保障。在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現在這樣的保障體系下,如果我們在年輕的時候也都知道了未來的我們是什麼樣的人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我們是否更充滿信心還是會覺得沮喪?

或許就像劇中人所說,無論我們自己是怎麼樣的一本書,精彩或者乏味,讀著讀著,也就讀下去了;或者就像局中人所說,所謂幸福,就是我們都還在平穩地在這裡,沒有遭遇到厄運;或者就像劇中人說說,如果有機會重來,會在年輕的時候好好讀書,因為知識是誰也拿不走的,那樣可以更有力掌控人生;或者如劇中人所說,如果能重新來過,一定不會像當年那麼懶,會很努力工作把握每一次機會,那麼還是能夠改變整個人生的。

「如果……如果……」不過人生沒有如果,在這個知天命的年齡,一切都已經成為定局。

文 | 曼佳(豆瓣)《五十六已然知天命》

鏈接: mp.weixin.qq.com/s?

【李燃末的回答(5票)】:

都醒醒行不行?

回去翻翻馬哲課本行不行?

官方教科書上就一直在不斷得講,反覆得講,階級鬥爭,階級鬥爭,你們馬哲課都睡覺了嗎?兩個階級一直在鬥爭,什麼時候停過?

兩個一直在鬥爭的階級,什麼時候開始自願自發的進行人才交流了?

寒門出貴子,出了又怎麼樣?寒門之子一朝富貴,還不是立即掉過屁股來阻擋其他寒門之子嗎?

階級鬥爭從來沒停過,也永遠不會停。階級之間的關係的主題永遠只是鬥,而不是互相交流。

以後課本上有答案的題,就不要問了。

最後答題,有哪些書在研究這個問題?

答案:馬哲。

【AuroraBorealis的回答(8票)】:

我反對大家說現在的階級固化,比過去的寒門更難出貴子。

無論是相比於古代還是近現代,中國寒門晉陞渠道都在增加,而不是減少。而且日趨公平。

我們先從隋唐開始的科舉制看起,除了科舉還有其他渠道嗎?很少哎。隨著中央集權的增加,為了維持稅收穩定,古代農民幾乎不能離開自己的耕地。科舉有多少人能中舉我不知道,民國文盲率在8-9成,那麼清朝有多少呢?我估計文盲率至少在7成吧。一點都不誇張。在那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年代,能撐半邊天的婦女不能讀書考功名,窮人家的女孩子書都不會讀。上得起私塾的男孩子有多少人,上完私塾有錢進京趕考的又有多少人。在那個生產力低下的年代。白白養活一個壯年男勞動力,還要供其進京趕考的費用,這一大筆錢有多少寒門出的起。在那個絕大多數人沒有讀過書,那你指望多少人通過科舉來改變命運。經商呢,似乎也不是一個好的選擇,許許多多的商人有錢之後第一件事還是謀取功名,綁到政治上去,否則富難過三代。一度輝煌的晉商、徽商都是靠從朝廷手中換取鹽引來牟利。

建國後,一直到改革開放前,階層躍升往往看的不是機遇,更不是你的努力。發展繼承於封建時期的城鄉二元戶籍體制,農村人變城裡人真的很難。晉陞要看你的出身,看你的成分。不但當兵看成分,讀大學看成分,招工還要看成分。成分不好的靠邊站,成分好的看你有沒有關係。那個時代的階級才叫固化,老子退休了,老子在工廠裡的名額兒子去頂。這個系統之外的人想擠進來,沒門。

改革開放後,體制固化一步步被融化。公務員可以考了,大學可以考了,你可以外出打工了,外企可以進,國企也招系統外的人了,你還可以自主創業。人們可以靠自己的雙手來讓自己生活變的更好。

【Azul王二小的回答(1票)】:

跟經濟發展關係不大,是和社會成熟度有關。一個社會越穩定越成熟,寒門越難出貴子。

當然,短期內看起來和經濟發展是正相關的。

但實際上,從長期來看是負相關: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經濟越發展,寒門出貴子的概率越大。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一個精英的誕生,家庭因素有多大?】zhihu.com/question/2975

這個答案比較有意思,雖然題目不同,可有參考價值

標籤:-經濟學 -寒門再難出貴子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