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茅於軾先生獲得2012弗裡德曼自由獎,你怎樣看待茅老以及他所在的天則經濟研究所的學術思想?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最近茅於軾先生獲得2012弗裡德曼自由獎,你怎樣看待茅老以及他所在的天則經濟研究所的學術思想?

2018年09月2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天則經濟研究所作為中國最大的民間研究機構未來的前景如何?能否在學術獨立的基礎上做成類似蘭德公司的智庫?

FT的觀點:ftchinese.com/story

【周曉農的回答(34票)】:

謝邀。知道茅獲獎的消息,為什麼會給他頒發此獎,沒去探究。茅本人還說:「CATO給我這個獎,說明中國在爭取自由方面有了很大成功」,中國這方面的成功,是以他獲獎來作標誌物了。

我沒有特別關注過茅及他的天則研究所,只是在網上有時會見到他的說法,這些說法給我的印象是,他這個人有些想當然。比如他主張完全放開土地市場,還認為不需要耕地面積保護,缺少糧食可從國外進口等等,實在是有些浪漫主義的。

而我認為,中國農村的土地問題有兩大難點,如不解決好,任何想法都有點天真。

一是產權問題,農村土地的確權,現僅限於承包權,而農民手上現有的承包地,有點來源不明,是分配的,而非交易獲取,再往下分,怎麼分,產權不明,放開就失去了前提。

二是城鎮化的程度,沒有更多農民的市民化,土地的轉移就會受限,目前,已進城的,大部分是半市民化,而進一步的農民進城,已經處於膠著狀態,決沒有那麼容易。

08年金融危機性發生3個多月後,由於企業不景氣或倒閉,大批農民工開始返鄉,那時我正在鄂西農村,得知以為一時不能再出去的農民工,因想收回地立即就產生了不少土地糾紛,有些農民工沒有領到工資就返鄉了,於是農村偷牛盜馬的案件開始增加。

04年後,農村稅費開始取消,曾經因為附著在土地上的稅費重而外出打工的農民,因為負擔取消,也大批返鄉想要回流轉地,結果也發生了大量的土地糾紛。

農村至今還是城市用工的「蓄水池」,是半市民化農民工們在萬一情況下的根據地。在這種情況下,就算你想放開,也難放開。

茅還說,中國土地的產出在土地質量不在面積,這個話有一定道理,但提高土地質量,決非易事,一畝低產地要變成常年的高產田土,需要水利設施的保證,需要長年的土地整治和地力培養,記得見過相關統計,中國的中低產田土要占耕地總量的一半左右,能一下子改變過來嗎,何況其中還有大量的坡耕地。而糧食,卻是天天都要有的,少了一天就不得了。

見過資料,由於土地的特殊性,全世界的土地,都是有用途管制的。中國當前的土地政策和管制是有問題,甚至問題還不小,但也決非一放就能浪漫地解決了那麼簡單。

學者和決策者有一個重大區別,學者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去說話,不需要承擔後果;決策者則必須為自己的決策承擔後果。儘管我們不能簡單地因為有這一區別,就去否定前者,贊成後者,而且前者對後者還有啟示作用。但這一區別,必然會制約他們考慮問題的方式和思路。

美國蘭德公司是一個著名的民營性戰略決策咨詢機構,好處是相對超脫,但這還不夠,還需要通過一系列的實證研究,對事物的發展作出恰當的預測,還需要提出建設性的建議,並且已經有大量事例確立了威信。而茅大體是屬於「炮轟」型的,「炮轟」總得找點理由來說話,決策者在決策時,能注意到他的一些理由,還是必要的,畢竟在保證決策的周密性上會有好處。至於他領銜的天則研究所,確實有不少知名專家,這些專家當然各有成就,但未必屬天則。以茅和天則名之的真有大作用的成就有哪些,我還真不知道,現在就去猜測其能否成為蘭德那樣的咨詢決策機構和智庫,也就沒興趣了。

【羅璞的回答(9票)】:

茅於軾和天澤所的特點太鮮明瞭,就是徹底堅持自由主義的經濟學道路。如果從經常在媒體上發言的經濟學者中選擇,茅於軾比大多數人腦子都要明白、邏輯都要清晰。尤其難得的是,茅於軾從來不會在討論問題時拍桌子摔板凳,通過把局面攪渾來佔據制高點(參見zhihu.com/question),這種態度特別讓人敬佩。

至於做智庫那事,完全不可能。

茅於軾只會講道理,政治影響、媒體意見、群眾情緒這些東西都不在他的考慮之列。這種專注自己的理論而完全不計較政治後果的性格,不適合為政府服務。

【劉奇的回答(4票)】:

由於本人時間並不充裕,故先簡單回答,稍後補充。

茅於軾老師這兩年爭議不斷,從最初「為富人說話」到前年的「土地紅線」再到「重評毛澤東」,也算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公憤,乃至終於烏有之鄉在全國發起全民公訴。

為富人說話:只有富人得到保護,窮人才能變富。

這實際上是自由主義一直持有的觀點,只是茅於軾將其通俗化。?

在一般人甚至許多知識分子看來工人和僱主是天然敵人,僱主有強大的優勢,並且支付給工人低於他們價值的工資。可是事實上情況並非如此,僱主不可能長期把工人的工資壓低到其邊際產值之下,因為這些勞動力對其他的企業也同樣具有吸引力。在這個基礎上,自由主義提出了反對工會的觀點(保護富人)。在《自由選擇》書中,弗裡德曼說:「工會頭頭經常說可以通過減少利潤來提高工資,這是不可能的:根本沒有富餘的利潤來提高工資。」企業最大的道德就是追求利益,只有創造利益才能創造價值,這這方面,投資人的利益卻比較一致。即盡可能大的利潤。他們還可以通過投資市場把自己的權益轉讓或者變現,無需為了短期收益而犧牲長遠。因此,投資人做出對企業長遠有利的決策,比工人要容易得多。投資人作為企業的決策人比較好。這樣的企業在市場中的競爭力更強。

土地紅線

待答。

標籤:-經濟 -中國經濟 -周曉農 -經濟學 -經濟迷癡 -產業經濟 -市場經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