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好的建築展覽可以從哪些層面上來看?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一場好的建築展覽可以從哪些層面上來看?

2018年09月2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class的回答(27票)】:

對展覽的理解跟個人的學科素養、歷史觀的架構和美學賞析能力密切相關,我並非專業策展人,僅從觀展和參加展覽的經驗蜻蜓點水地說一下。

對於個展來說,大致可以分為主題展和作品展。主題展是建築師針對某一個特定的主題或概念創作或展覽自己的作品,一般在比較小的畫廊裡即可舉辦。由於是展出個人的作品,所以不需要策展人的介入,但是一般會邀請嘉賓來進行對談,針對這個主題提出批判或討論。要理解建築師的主題,一定要清楚他所討論的語境,以及他在如何回應這個概念。而作品展,以2013年夏天在紐約MoMA舉辦的柯布西耶展為例,展覽從手稿、繪畫、模型、影像到渲染皆有涵蓋,對於這種全面而專業的展覽,我比較關注的有兩個方面:展覽是如何展現柯布西耶,以及展出了哪些未發表過的作品或模型(最為震撼的是Palace of the Soviets的模型)。當時我憑借某校學生卡進MoMA免費,所以前前後後去了三趟,由於不能拍照,所以花了大量的時間臨摹展覽的模型和圖像。這類大師級的展覽,主要的目的便是借助展覽補全你對他的認知。

對於建築師來說,展覽是一個很微妙的東西,它有時候也作為建築之外,像文本、裝置一樣作為理念的延伸。由於建築的局限性,建築師想要做的東西不一定能全部實現,那麼展覽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王澍在2006年參加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作品《瓦園》、Diller Scofidio在2002年瑞士雙年展的《Blur Building》和MVRDV在2000年漢諾威雙年展的《EXPO 2000》都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建築師的理念,以及在條件富足的情況下如何可以對這個理念進行表達,實在精彩。

而至於群展,策展人基本上就決定了整個展覽的質量。策展人不僅要選擇信息(包括邀請參展者,跟美術館進行溝通,對參展者的作品進行甄選等),還要把這些獨立的作品重新放在歷史的語境中重新詮釋其意義,然後賦予自己的結論——這些作品回應了哪些論點,其脈絡是如何發展的。

1932年在MoMA的《Modern Architectur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可以成為是現代主義運動最為重要的展覽(也是MoMA的第一個建築展),Henry-Russell Hitchcock和Philip Johnson通過這個展覽將現代主義推上國際舞台。這場展覽實則是一個宣言,宣告現代主義是作為一種續哥德建築之後的一種新風格,展出了柯布西耶、密斯、Walter Gropius和 J.J.P. Oud等人的作品。對於觀展的人來說,必須要很明確地知道展覽的結論和目的是什麼,再看這兩位策展人是如何甄選作品來佐證他們的觀點,比如他們認為的基本原則有哪些,新風格的來源在哪裡等。這樣的展覽一般會有各類對談、講座等活動,通過參與能夠進一步瞭解策展人所建構的語境,以及他想要傳達怎樣的信息。

在國內兩個較為重要的展覽,2004年張永和策展的「長城腳下的公社」和2005年艾未未策展的「金華藝術建築公園」。在這兩個案例中,更像是策展人定下了遊戲規則,這個規則兼具限制性和開放性,然後自己作為半經紀人代表建築師跟業主談。

宣言式的群展必定會迎來猛烈的批判,現在各類雙年展更像是多個個人主題展的集合。對於外行,大抵就是看個熱鬧,感受建築作為藝術的美學價值。而內行則多是社交,好的作品不多,所以我更關注的是展覽能夠引起怎樣的討論,這大概是對群展完成的另一種形式吧。

【shutup的回答(2票)】:

設計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而它對我們的影響從每天早上一睜眼睛就開始了,精心擺盤的早餐、地鐵廣告、我們辦公所用的電腦,幾乎身邊的所有物件都離不開設計,甚至我們所居住小區的綠化都被精心設計過。在眾多的設計領域中,建築,作為一種「大設計」已經延續了幾千年,我們對設計的探索也會從它們開始。在甄選本世紀著名建築作品的時候,倫佐·皮亞諾的名字不止一次的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這位高技派建築大師自出道之日起,就特立獨行,決不墨守成規,始終偏愛開放式設計與自然光的效果。

「漸漸件件—倫佐·皮亞諾建築工作室」是這位普利茲克獎得主在中國大陸的首個回顧展。本次展覽不僅探討材料、結構、氛圍和使用者的關係,還將向我們展示這位建築大師從米蘭現代主義出發,超越傳統,無限接近詩的精準和自由的不懈歷程。展覽從今年的3月份開始持續到6月末,然而直到昨天,我才得以抽出時間前往膜拜。 「漸漸件件—倫佐·皮亞諾建築工作室」是這位普利茲克獎得主在中國大陸的首個回顧展。本次展覽不僅探討材料、結構、氛圍和使用者的關係,還將向我們展示這位建築大師從米蘭現代主義出發,超越傳統,無限接近詩的精準和自由的不懈歷程。展覽從今年的3月份開始持續到6月末,然而直到昨天,我才得以抽出時間前往膜拜。

展廳的設計衝擊著每個人的感官,整個展會的佈置充滿了藝術性,每一個空間被都利用的恰到好處。天棚懸掛著各種作品照片和每個建築中所用到主要結構模型;牆壁上的液晶屏幕,反覆播放建築設計和建造的過程;每個方桌展示了皮亞諾往屆的作品等比例手工模型,桌面貼有項目介紹和照片,每個桌上還放置了不少平時難以看到的建築類書籍。

以1998年建成的芝貝歐文化中心為例,它是按照比本土的棚屋形式大得多的尺度,選取原生材料,用現代技術建造的,卻極具當地土著文化的魅力。建築設計達到了「不求形似,但求神似」的境界。

從模型可以看出,皮亞諾運用木材與不銹鋼組合的結構形式實施了他的這種構築構想,同時巧妙地將竹簍式的造型與自然通風結合。文化中心的總體規劃也借鑒了村落的佈局,10個平面接近圓形的單體順著地勢展開,根據功能的不同,皮亞諾將他們分做三組並以低廊串連。把當地的傳統文化、對未來的熱切渴望、設計技巧以及建造的技術實踐融為一體。

在《一本關於設計的書》中,我們引用了2012年中旬建成位於英國倫敦的碎片大廈作為案例,而它也是這次展覽的主角。位於倫敦泰晤士河南岸的大廈,高達1017英尺(309.6米),是全歐洲第二高的大廈,僅次於莫斯科水星城。(修建完成後為西歐最高建築)。586,509 平方英尺的建築所包含了辦公空間,居住公寓。另外它還包含了一個15層樓高的公共觀景廊。碎片大廈的整體形態是下寬上窄,最後頂部的塔尖漸漸消失在空中,就像16世紀的小尖塔或高桅橫帆船的桅桿。建築的形式以倫敦具有歷史性的尖頂和桅桿為基礎而設計。 在《一本關於設計的書》中,我們引用了2012年中旬建成位於英國倫敦的碎片大廈作為案例,而它也是這次展覽的主角。位於倫敦泰晤士河南岸的大廈,高達1017英尺(309.6米),是全歐洲第二高的大廈,僅次於莫斯科水星城。(修建完成後為西歐最高建築)。586,509 平方英尺的建築所包含了辦公空間,居住公寓。另外它還包含了一個15層樓高的公共觀景廊。碎片大廈的整體形態是下寬上窄,最後頂部的塔尖漸漸消失在空中,就像16世紀的小尖塔或高桅橫帆船的桅桿。建築的形式以倫敦具有歷史性的尖頂和桅桿為基礎而設計。

皮亞諾運用了精密複雜的玻璃幕牆,通過外立面極具表現力成角度的玻璃幕牆對天空和陽光的反射,使得整棟建築的外觀隨天氣和季節的變化而變,整個建築彷彿是從泰晤士河裡生長出的雕塑一樣。

所以好的建築展往往需要連續看好幾天,而不是像大多數人一樣走馬觀花。概括一下,建築展本身以模型組成的案例為基礎,配以原尺寸或按比例縮小的結構件,空中掛有清晰的大尺寸照片,桌台上放置大量難得一見的建築資料,牆壁上的電視機展示了建築師的對建築的理解&訪談~

OK,就這些

展覽城市:上海

主辦機構:上海當代藝術館

展覽地址:中國上海市黃浦區花園港路200號

展覽時間:2015-03-28 ~ 2015-06-28

參展藝術家:倫佐·皮亞諾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ABADesign 歡迎來看看,隨加隨刪

【jianmi的回答(0票)】:

要轉載,先私信!

國內的展覽越來越多了,但建築為主題的展覽一直比較少。建築展覽不同於繪畫、雕塑、產品、手工藝等的展覽。後者往往能見到原作,而建築展往往受限於空間和建築的不可移動性,我們只能見到圖冊、文字、模型、影像等,其實都是片段,不是一個完整的建築,所以,如果有條件建築最好還是去實地體驗自己喜歡的建築吧

我自己也只看過張永和、崔愷、羅傑斯、六角鬼丈、隈研吾、赫斯維克、柯布西耶等幾個展覽,其他的展覽倒是逛的多一些,說一下自己看展的習慣吧。

1 看展前一般先看看海報、宣傳冊、名片、導視等的設計

可能源於自己做東西也要排版吧,我始終覺得表達是很重要的,是一門藝術。用簡潔的圖案和文字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任何高質量的展覽都是會在這些小東西的設計上花費很多精力的,它想盡辦法勾引我們看展的慾望、表達展覽的定位和主題思想、建立起溝通的橋樑。在我們真正走進這個展覽之前看看這些小東西的設計,大概也明白這個展覽的主題和品質了。我自己喜歡收集些展覽手冊把玩,摸下紙張質感,看看裡邊的平面設計(大多做的很棒很有意思),也可以作為一個留念。

這裡表揚一下北京國際設計周同學這裡表揚一下北京國際設計周同學

2 看展成設計

展陳設計師通過自己對展覽的理解及與參贊人的溝通,通過對觀展流線的設計、展場的搭建、展品佈置方式、燈光、音效、味道等手法來營造一種適合展覽的氛圍。一般在看具體的展品之前我先會總體的看一下展陳,體味一下布展人的用意,當然有時是看完展覽回過頭來看這些。這一習慣一直有,可能和學建築有關係吧,總覺得建築也是在用無言的方式影響或適應人的行為,所以特別好奇展覽是怎麼設計我們參觀者的觀展行為的。這個強迫症在我自己做過北京國際設計周的一個局部展(2014中國燈具特造設計交易展)的展陳設計後尤其明顯,後來看展甚至會想這木頭架子是怎麼搭起來的、這麼大的展品是怎麼進門的、布展花了多少錢等等。碰上群展還會想下誰占的地兒最好肯定是大腕、誰在角落裡、其實這是策展人安排的,背後是一場博弈。這好像很無趣了,但如果你是學建築的其實這樣胡思亂想一下也挺好的,建築本來就是會涉及搭建和成本控制的,也會存在和不同人的博弈。觀感記憶比較好的是小馬哥的山水城市展和張永和的唯物展。

小馬哥的展既然叫「山水城市」,把模型擺在室外院子裡的花花草草中當然是極其合適的。放入展廳一排排的反而太傻了。他還人工造一點霧氣兒,挺有意境的,我們看的也輕鬆。小馬哥的展既然叫「山水城市」,把模型擺在室外院子裡的花花草草中當然是極其合適的。放入展廳一排排的反而太傻了。他還人工造一點霧氣兒,挺有意境的,我們看的也輕鬆。

一走進展場就震驚了,張老師的這個展花了不少錢啊(原諒我心裡一直在算計這事兒)。用了大量木材搭建和夯土,再看看前言和展覽題目「唯物主義」也就明白的差不多了,不得不說這很符合主題也很有建築展的范兒。我看圖和模型之前看了好一會兒木頭是怎麼搭的,貌似沒用釘子,夯土也不錯,當然沒二分宅的好。這些都是建築師對展覽品質的要求。一走進展場就震驚了,張老師的這個展花了不少錢啊(原諒我心裡一直在算計這事兒)。用了大量木材搭建和夯土,再看看前言和展覽題目「唯物主義」也就明白的差不多了,不得不說這很符合主題也很有建築展的范兒。我看圖和模型之前看了好一會兒木頭是怎麼搭的,貌似沒用釘子,夯土也不錯,當然沒二分宅的好。這些都是建築師對展覽品質的要求。

3 看看展品本身吧

一般來說展覽是會設計一條觀展流線的,也有特意讓參觀者隨便逛的。按著走完便是了。外行選自己喜歡的模型、圖片、構建等看看拍照便是。我喜歡仔細看,一般都是看草圖、看設計意圖、看平面,看剖面,看空間,看材料構造、看細部等。去從這些角度琢磨問題。當然,如果能直接在展場遇到建築師和他面談是極好的。事實上配合著展覽,一般都是會有講座或座談的。

但問題是,沒看兩個項目我就頭痛了,時間不夠用了(小馬哥的展這點考慮的很好)。然後開始變得走馬觀花,只看照片和模型了,遇到特別好的再稍微細看一下。嗯,完全回到了剛剛說的外行的狀態嘛。我也沒辦法,建築展一般信息量太大,一個項目要瞭解全麵點也得個把種,所以看一次頭痛一次。這個時候只能放棄細看的思路,看一個建築師或流派的整體發展脈絡,展覽難得把不同項目放在一起,難得把不同建築師聚在一起,各個之間比較著看會很有意思。記住自己比較喜歡好奇的作品,回家翻資料吧。還是之前說的,最好實地去體驗建築吧

羅傑斯展的模型,很刁。然並卵,看了也做不出來。羅傑斯展的模型,很刁。然並卵,看了也做不出來。

4 帶著一顆非常痛的頭回家了。心裡充滿了對大師的各種崇拜與敬仰,發誓一定要做出什麼樣的作品。展覽也就大概知道建築師都做了些什麼事兒,並不會有個特細緻的瞭解(可能會細緻瞭解少部分吧)。沒關係,找感興趣的回家慢慢研究唄。

大家看完我這麼一段話也許也是:然並卵

最後謝謝 @謝竹君 的邀請。我覺得他or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當所有人都忙著在知乎回答問題的時候,他or她在做另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邀請各領域的人回答他覺得有價值的問題。這相當於策展人做的事情。

標籤:-建築 -建築師 -展覽 -策展 -贊助商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