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制度比人靠譜?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制度比人靠譜?

2018年10月0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經雷的回答(56票)】:

我的理論很簡單,制度是可見的,人的心思是不可見的。

用制度不是更靠譜,而是更有希望保障公平,一切都是為了公平。

【余和平的回答(19票)】:

成思危講過一個例子:兩個人分蛋糕,如果制度規定切蛋糕的人不許先挑,那麼蛋糕總會切得比較公平。

?

這是個非常好的例子。簡潔但重點突出。連執行力的問題都省掉了,除非兩個人都傻到「誰也別吃」的地步。我願意讓那位切,我先挑。對此有異議則可以執行另一項制度:石頭剪子布。

【talich的回答(19票)】:

制度是人定的,制度是人來執行。相信制度,就是相信定制度的那些人和他們的理念(制度,永遠是部分人定下來的)。一個人相信沒有用,只有整個社會大部分人都相信,堅持一個制度會帶來的好處才能顯現。

Hamilton 害怕人心中的惡,就寫了美國憲法來防止人作惡;

逸事:制憲會議完了,Franklin 回家,一位女士問他:「聽說你們搞了個叫民主的東東。」 Franklin 回答說,「是啊,女士,如果你們能堅持它的話」。

John Adams 說過,好的法不能製造出道德的人,是道德的人製造出好的法。

不能因為有所謂的好法,就認為萬事大吉;但我們也應該相信,人心中都有道德的,良善的一面,能被好的制度好的社會激發出來。

【金源的回答(11票)】:

我曾經也和朋友討論過類似的問題,當時我們正在讀錢穆先生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

錢先生是歷史學研究的大家,他裡面有論述,大體意思是,中國王朝時期並不缺乏有建樹的帝王和臣子,但是很多智慧的建樹並沒有形成相對穩固的制度長期為統治者堅守,以至於很長的歷史階段中國的政治都是因人而異的。書裡面講到漢朝,有一條是抑制百姓過度富有,而百姓是否過度貧困,統治者關注則很少;而與此相對的,唐朝的制度,意在保證百姓的基本生活,而對於其富有程度並不抑制。

按照我們現代人的觀點是,國家既應該保證人民的基本生活水平,又要控制貧富差距的程度。華夏大地上歷經數個朝代,卻少有後者真正的傳承了前代的良好政治措施。儘管帝王們也有《資治通鑒》之類的培養教材,然而其著重點卻在治人之法術,忽略了完整意義上的治國之道理。

錢先生把政治講作人事與制度的結合。我認為你的問題意在並不是信哪一方靠譜,而是制度和人其本身哪個更可信一些。問題中的制度和人,並不是特指某種制度或某個人(排除好壞的因素),而是泛指的。既然如此,那麼從穩定性方面來看,制度即各種各樣的具表條文,有跡可循,就像西方著名的《漢莫拉比法典》,要刻下來,並且放在公眾看得見的地方,意在使其得以傳承下去。而人在這方面顯然並不如制度這般「死板」,中國人有個充滿誘惑的詞語——變通。人可以出爾反爾,基於此可以說制度更靠譜些。

有人認為,當代的中國人中,大多數仍然具有「百姓意識」,期待所謂的「明君良相」,遇見一個好官比什麼都強,古代的父母官就是一種開明的專制。而現代社會要求的是「公民意識」,這是建立在契約精神之上的。有人說所謂的契約就是制度的本質。所以我們應該多支持好的制度的推行。這就是我的一些拙見。希望大家來與我繼續探討。

回應申先生談到薄的問題,一談到薄,同學們最關心的就是兩個字——內幕,我說既然是內幕,那麼自然就能演繹出幾個版本。這些所謂的內幕和行業潛規則,雖然並不是中國一家獨有的東西,但也已經成了中國最深入人心的東西了。不只是國外(小日本)的學者在叫囂圍觀,就連國內自己的知識分子也痛心疾首——中國是個缺乏信任度的地方。

中國需要魯迅這根芒刺,也需要胡適這把剪刀。

看talich 的回答後,我又得到一些啟發,是關於人的複雜性方面的討論,希望大家也能參與進來。

盧梭在《愛彌兒》中說:好的社會制度是這樣的制度,它指導如何能夠最好的使人改變他的天性(自私,暴力,多變等),如何才能夠剝奪他的絕對的存在,而給他相對的存在,並且把「我」轉移到共同體中去,以便各個人不在把自己看作獨立的人,而看作共同體的一部分。

我對盧梭這段話的理解就是,人在社會中生活,就應該分一大部分自己的意識,使它變成社會契約。

共同體,指人們在共同的條件下結成的集體。(社會契約論,江西人民出版社)

亨利·梭羅的名言: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是公民。(這句話是我在熊培雲先生的《重新發現社會》一書中看到的)

人的複雜性在於人的天性與社會性的結合,人是多層次的。儘管社會,國家,政府,已經有了十分悠久的歷史,但很多現實的例子,可以看到它們並沒有把人的天性吞噬乾淨。那麼,人在做出選擇的時候,他的靈魂是遊蕩在自然狀態和社會狀態之間的。

「人一生下來就具有自由的權利,每個人都不例外,這是由人的天性決定的。維護自身的生存是人性的首要法則,因此,人們會對自己所需要的東西極為關注。當一個人成熟到可以自行判斷維護自己生存的適當方法時,他就是一個獨立的人了,真正的屬於自己了。」

「每個人在這個社會公約遭到破壞時,立刻會恢復他原來的權利,在喪失約定的自由時又重新獲得了他為了約定的自由而放棄的自己的天然的自由。」(《社會契約論》,江西人民出版社)

———————————以上是政治相關,以下是管理學相關—————————————————

在中國,管理學是一級學科,儘管它的歷史僅有百年。以美國人泰勒科學管理理念提出而標誌開端。

如果你站在一個管理者的角度上,信制度,還是信人,這個問題就很明顯了。不過,在家族企業中任人唯親的現象也很廣泛,但這並不在我們探討的問題中。

我的觀點是,人向來有善與惡兩種傾向,而制度可以塑造人,它使人向善,亦使人向惡。並且,制度永遠是針對於大多數人的, 只能夠對一小部分人有約束力的制度是可笑的,不合理的,我們也不去探討它。而對於人來講,他只對於與自身利益相關的人或事感興趣。可以看出是針對少數部分的人的。

那麼管理者一定要控制全局, 就是掌握大多數人。所以制度是必需的。有人的地方就有規矩,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不成方圓,人們就是人群,而不是Team。

【張培虎的回答(7票)】:

????? 制度如果執行得好,執行到位,那麼就可以達到制度設計所期望的結果。某一個人可能靠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和強大的執行力實現了某一件事情,但我們不能期望這個人永遠會堅持這麼做,更不能期望他的繼任者也會這麼做。比如汪精衛年輕時刺殺攝政王載灃視死如歸,年老了卻去當漢奸;抗戰爆發後,被五四學生貼上漢奸標籤的曹汝霖寧死不接受擔任偽政府總理大臣一職;而當年的北大學生,在火燒趙家樓事件中衝在前面、放了第一把火的梅思平,抗戰期間卻出任汪偽政權的組織部長、內政部長、浙江省長等要職,做了一個名符其實的漢奸。

????? 西方的三權分立、政黨輪替、全民普選思想就是不相信政府官員會永遠真正服務於人民,即便是曾經有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這樣的偉大領袖,但我們仍然不相信這個政府會永遠服務於人民,那麼就用制度把政府的權利關在籠子裡,讓他永遠也做不了專制獨裁者。

?????? 中國歷史上的起義領袖無不是懷著救國救民的理想去推翻反動政權,建立新政權,但又無不是又成為一個新的專制獨裁者,這就是信任人而不信任制度的結果。

【周丞的回答(4票)】:

制度是客觀的,人是主觀的。

制度靠規則約束,而人是靠道德約束。

所謂人心難測,可以參見劉慈欣三體裡面的宇宙社會學及其猜疑鏈。

猜疑鏈。我複製一下。

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是善文明還是惡文明

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認為本文明是善文明還是惡文明

一個文明不能判斷另一個文明是否會對本文明發起攻擊

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對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認為自己是善意或惡意的

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判斷自己對她是善意或惡意的

?

所以,你把文明當做個人就很好理解。

只有建立合適公平公正的規則制度,人人得以互相監督遵守,才靠譜。

借用胡適先生的一句話,很好的詮釋你的疑惑。

一個骯髒的國家,如果人人講規則而不是談道德,最終會變成一個有人味兒的正常國家,道德自然會逐漸回歸;一個乾淨的國家,如果人人都不講規則卻大談道德,談高尚,天天沒事兒就談道德規範,人人大公無私,最終這個國家會墮落成為一個偽君子遍佈的骯髒國家。---胡適。

【羅勇強的回答(4票)】:

小布什曾在一次演講中說過:「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師們的經典著作,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我現在就是站在籠子裡向你們講話。」

我是認同制度比人靠譜的多。因為人的思想非常活躍,在沒有讀心術的時代,你永遠不知道別人在想什麼,都各有各的算盤。但人是社會動物,相互之間為了正常地交往,就需要制定大家普遍認同並自覺遵守的的行為規範(即制度),作為為人處事的前提和基礎。違反制度的人會受到其他遵守制度的人的壓力與懲罰,這樣才能保證制度的執行。否則,每個人都按照各自的算盤去交往的話,肯定會出現無數的衝突與矛盾。

其實即使社會關係很弱的獨居動物,比如老虎,它比也得遵守廣義上的「制度」。比如侵犯了其他老虎的領土(違反了老虎公認的領地不容侵犯的制度),也會引起衝突(驅趕或者廝打),這是對違反制度者的反對和懲罰。當然,如果打贏了,就可以把原來的老虎趕出去,但這也是老虎世界的制度。

其實,捍衛制度的同時,其實就是在捍衛自己的合法利益。在我看來,合理的制度是所有人追求自身利益而相互妥協的平衡點。有人破壞制度,就會有人的利益受到侵害。制度板上釘釘,人心不可琢磨。有了公認統一的制度,雖然管不了人們怎麼想,但管得了他怎麼做,無論他內心是好人還是壞人,他最後還是得按照制度要求的去行事,否則就得付出違法制度的成本。

【王世滔的回答(3票)】:

考慮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分辨一下什麼是制度是有益的。

所謂制度,就是一系列的明顯的或潛在的規則。無規矩不成方圓,我們平時做事,一定是需要規則的。所以,簡單地講,說有規則,勝於隨心所欲。這是沒有錯的,從這個層面上來講,制度就可以起到比如控制人的行為,比如讓人根據明顯的制度去行為等等。

這個,從以上的回答中,大家都有共識,可以說已經成為常識了。不過,如果我們超越了這個層面,再去看制度,就會發現矛盾所在了。

我們首先務必思考,制度來源哪裡?制度也是人定,不過並非現在人定,而是古人定。其次,實際上,當我們突破了剛才所述的層次,我們在制度方面碰到的問題,並非是不要制度,而是新辦法和舊制度之間的衝突。所謂的新辦法,也不過是制度,只不過尚未為人所遵守。

很有人說,傳統中國人不守制度,美國三權分立的制度很好。對於後者,我基本認可,三權分立,確實是目前看來,實現了權力制衡的幾何完美性。對於前者,大有疑問,前面 @金源 提到了錢穆。錢老先生眼中,中國傳統社會具有很多非常理想的制度,具體的大家都可以去看《中國歷代政治得失》。這裡,只要想到,每朝人對所謂《祖宗成法》的尊重,就可以明白他們對於舊制度的尊敬了。

所謂激進勢力,改革派,比如《商君書》中提到「世殊事異,事異則備變」。時代前進了,發生的事情也變了,所以我們的做法也應該有所調整。在對立面,人們尊重舊制度的原因,有一點就是它是明顯可見的一套規則,大家都能夠掌握。還有一點,是哈耶克提到的,他用此反對計劃經濟。他認為,舊制度是以前的人,累世終身積累下的經驗,這些經驗都是經歷過檢驗的,因此應當受到尊重。這其實就是典型的保守主義。

改革保守之間,往往有許多衝突。比如商鞅變法之激進,導致他變法之後,自己反倒被車裂;比如司馬光以祖宗成法不可變,連連打擊王安石新政。他反覆詰問王安石的,其實就像,「你忘了太祖遺訓了麼」,也就是換一種說法的,我相信祖宗成法,還是相信你這麼個愣頭青?或者就是,我信制度,還是信你?這麼講,就把王安石實際上也代表著一種制度的隱含意義給抹去了。

在現實中,我們無時不見保守主義的姿態,然而我們的社會卻的的確確地在很多方面拋棄著原先的制度,而採用新的制度。這種矛盾衝突心態,又值得另一番分析了。

【lychee的回答(2票)】:

制度不是社會契約嗎?

你認為人都是李小多嗎?李小多那個李小多,分果果分果果,分到最後剩兩個,一個大一個小,小的留給他自己。

我理解的制度應當是人相互妥協達成的某種契約,以將各自利益最大化。

這不是互相鬥爭的結果嘛~~

【thinkind的回答(2票)】:

制度是白紙黑字,可驗證,可追溯。

人心會變,人嘴兩塊皮顛倒黑白太容易了。

【warfalcon的回答(2票)】:

東西方的主要差距就在於此:

西方相信法的力量,不管好壞,總有個具體的標準可以衡量和遵守,在制訂法律時以最壞的想法來約束人的行動,這樣大家在犯錯前就知道後果,反而很少犯錯。同時犯錯的成本很高,不值去犯。

東方更相信人的力量,總想能遇到一個明君出個一個聖人,用道德和約束力來進行人治,而且從古代就有刑不上大夫之說,遇到明君聖主時就天下太平,遇到一個差一點的人就一片黑暗。同時人治時犯錯成本很低,因為有人情在,總有僥倖心理,就是短時間內能挺住誘惑,也不能保證一直不受誘惑,時間長了總會犯錯誤,聖人幾千年才有幾個啊,不能用聖人的標準來要求普通人。

有一個可靠的制度可以不用考慮人的因素,而保證事務的可靠性,反之,就是靠人品,拼運氣了,這就是區別。

【任秋鍇的回答(1票)】:

能靠硬件的不靠軟件,能靠軟件的不靠制度,能靠制度的不靠人。

這是前人總結的經驗,幾句話為可靠度排了個序,但這典型是追求執行力所表述的東西,通常情況下,只有組織決策正確,那麼擁有一個異常高效的執行力,就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所以這句話放在這個環境中是正確的,既然有環境要求,那麼也一定就不一定會是制度比人可靠。

【歐陽子期的回答(1票)】:

在於可預測性。

【Cindy的回答(2票)】:

這兩者根本沒有什麼可比性。

【Fred Lee的回答(1票)】:

為什麼現在中國在國際上比毛時代更加靠譜,為什麼同樣是一黨專制的國家,新加坡比天朝靠譜,天朝比敘利亞靠譜,敘利亞比北韓靠譜~~就是制度在這些國家發揮的作用不同~~~制度發揮的作用越大,人得影響範圍就越小~~~

【Norman Li的回答(1票)】:

因為人性本惡。

【如是我聞的回答(2票)】:

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週一的回答(0票)】:

信制度是制度存在的基礎。如果每個人都不信制度,那麼制度也就不存在了,或者說維繫制度會相當困難。

回到制度本身,用制度來決策是系統化的,因為制度是積累起來的,這樣可以避免重犯以前的錯誤。人的決策往往是片面的、直覺性的,這裡不單單指個人,也指群體。所以不遵守制度的決策,往往是不夠理性的。所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要相信制度,而不要相信人。

但制度有時候會失效,比如因為客觀事物的改變,特殊情況的存在,參與者的能力等等。這些就需要用智慧去判斷。有智慧的領導者在必要的時候會做出富有遠見的修正,而這些修正恰恰是制度完善的過程。我們稱之為有效的改革。

【向光陽的回答(0票)】:

最經典的表述,好的制度幾百年不變,好的皇帝幾百年一個。

【秦楠的回答(0票)】:

制度具有公共製約性,人心具有不穩定性。如此而已。

【RcRc的回答(0票)】:

以靜制動!!!

【魏陽陽的回答(0票)】:

制度是明確的 死的 ?而人 是多變的 ?人性有事多樣的 ?有醜陋的有高尚的 ?制度就是讓人性醜陋的一面無法施展?

【喻小月的回答(0票)】:

制度是統一的標準,是確定的,人是不確定因素的所有來源。管控必須用制度,否則會被累死。

【李漢傑的回答(0票)】:

人無完人,不管是知識上還是品質上

【曹夢迪的回答(1票)】:

這個說法本身是不確切的,制度離不開人的執行,如果執行的人不可信,制度也就失去了可信性。

【lvlvbuaa的回答(1票)】:

制度遠比人可靠。我覺得。當然制度的執行還需要人,但是起碼制度要完整和完善

【黃旭的回答(0票)】:

比較下中國跟美國,就知道了。

標籤:-法律 -政治 -社會學 -政治學 -經雷 -管理 -管理學 -制度 -地名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