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評價馬季的《宇宙牌香煙》?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怎麼評價馬季的《宇宙牌香煙》?

2018年10月0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 ℃ 次

【賈行家的回答(201票)】:

我在相聲上的見識少,如《宇宙牌香煙》這樣特殊場合出現的特殊單口相聲,我只知道這一例,即使不在春晚上演,也是難得的好段子了,如《五官爭功》那樣的相聲,其實也不多,細拆解,這個段子裡化用了許多傳統相聲的技術和手段,扣的是當時很熱的社會現象與心態,選的角度不遠不近,不軟不硬,正是相聲所慣於發力的站位,所以它很像相聲,這種探索(曾經)很像個出路,與弄輛洋車、抱著把吉他上台式的倉皇出新不可同日而語,我覺得這很可見當時馬季的抱負、能量和創造。

當時春晚「作風」鬆弛(那也是八十年代鉗制放鬆、思想飢渴而商業不發達的情況下,文藝所特有的短暫狀態),也沒有肥而不膩的「審核制度」,但馬季能夠以一人之力罩住檯子十分鐘,句句話嚴絲合縫,包袱雖薄但每次都抖得即響而不貧氣,兼好整以暇地點棵煙抽,很可見他的功力。

【宋寧世的回答(52票)】:

我覺得馬季的《宇宙牌香煙》在相聲史上的地位,可能比如今這個時代的我們所能想像的都還要高。這個作品幾乎可以說是由春晚引領起的八十年代電視相聲時代的奠基之作,它算是馬季作為相聲界裡承前啟後的領軍人物,推出的第一部真正具有時代意義的作品,它給後面的電視相聲創作,尤其是梁左那個時代大量優秀作品的出現,提供了很好的基礎。

春晚始創於1983年,而《宇宙牌香煙》是在1984年上演(同一年演出的另一部劃時代之作是陳佩斯朱時茂的《吃麵條》)。我們可以看看83年第一屆春晚節目單裡的語言類節目:

8、相聲:《山村小景》 演員:馬季(已故,2006年12月) 趙炎

9、相聲:《小小雷峰》 演員:馬季(已故,2006年12月) 趙炎

9A 相聲: 《說一不二》 演員:馬季(已故,2006年12月) 趙炎(2007年3月3日補充)

16、小品:《逛廠甸》 演員:斯琴高娃 嚴順開

19、喜劇小品:《吃雞》 演員:王景愚 姜昆

22、相聲:《錯走了這一步》 演員:姜昆 李文華(已故,2009年5月)

23、相聲:《對口詞》 演員:姜昆 李文華(已故,2009年5月)

24、相聲:《戰士之歌》 演員:姜昆 李文華(已故,2009年5月)

27A 相聲(暫缺名稱,一共為兩段)表演者:侯耀文(已故,2007年6月)和石富寬,時間長度為30分鐘.

37、喜劇小品:《彈鋼琴》 演員:嚴順開

39、喜劇小品:《阿Q的獨白》 演員:嚴順開

40、相聲錄像:《戲劇雜談》 演員:侯寶林(已故,1993年2月) 郭全寶(已故,2004年7月)

很明顯,最初的春晚,還完全沒有脫離文革後文藝界裡意識形態化的影響,語言類節目終究只是歡天喜地的歌舞的延伸。整個相聲節目,基本還是文革後《友誼頌》《新桃花源記》那一批作品的基調。其實也可以發現,這時候馬季的合作者已經是趙炎,也就說馬季早已有唐傑忠時代諷刺傑作《北京之最》《多層飯店》在手,但看得出春晚草創時,意識形態的影響還是揮之不去,相聲創作依然顧忌重重。

所以,在1984年,春晚第二年,決定未來整體走向的關鍵時刻,馬季獨自走上舞台,一段極為大膽的《宇宙牌香煙》,折服了全場,也鎮住了春晚接下來的走勢。那年的春晚獲得了史無前例的成功,也真正為央視樹立起了這個招牌。儘管85年出了點差池,但隨後迅速擺正方向後連續的成功,已經八十年代末相聲的繁榮,與馬老最初的嘗試幾乎密不可分。

八十年代初期那個年代,在春晚這樣的平台裡,作為一台剛創辦的大過年的晚會,「諷刺」的敏感度是很大的,而馬老算是用《宇宙牌香煙》邁出了第一步。《笑忘書》裡說,《宇宙牌香煙》一出,其評價並不是十全十美,「貶低國產香煙形象,影響出口創匯」「詆毀社會主義推銷員」的評論一樣存在。但馬季的貢獻,是用自己的舞台形象,讓觀眾真正從電視裡脫離了意識形態的成見,接受了相聲諷刺的魅力。

其實若是以八十年代後期的眼光來看《宇宙牌香煙》,這個作品的節奏似乎還是慢了些,而且包袱似乎全集中在馬老唐山話演繹的推銷員形象裡,台詞要細品起來,和梁左那個時代的作品相比,或許不是那麼好笑。整個作品裡,報地名那段貫口佔去了很大一塊,看出馬老還是很有在春晚裡展現傳統的想法,但跟這個作品的主題放在一起,似乎又不是那麼必要。而現場點了煙後的後半段部分,從「WC系列產品」「收藏圖案」到「有獎銷售」,是整個段子諷刺的精華,也理應是個高潮,但馬老收得快了些,幾個包袱點留給觀眾品位的時間都比較少,感覺這不正經的推銷員真是讓觀眾給轟下去了。

《宇宙牌香煙》作為馬老為春晚奉獻的開山之作,卻又成了馬老獨角戲的絕唱。據說相聲火後,黑龍江捲煙廠搶注了宇宙牌香煙的商標,還想讓馬季再出一段給這牌子洗白。但85年春晚的失敗,也就讓這點子不了了之。後來馬季的登場,一次是87年《五官爭功》,一次是89年專為捧劉偉而出的《送別》,自己都是配角出演。馬季大師在春晚上的個人秀,因《宇宙牌香煙》而真正走紅,卻又止於此,未免不是件令人遺憾的事情吧。

=============更新=============

講講最初的那幾屆春晚。

從上面的節目單也可以看到,83年馬季姜昆兩人不但兼做主持,一次節目居然每人各講了三段相聲,還據說當年的頭號歌星李谷一一人唱了七首歌,看得出春晚草創之時,組織水平確實有所欠缺,按梁左的說法,「跟單位裡的聯歡會差不多」。

而84年那一屆,春晚誕生了兩個極其重要的節目,一個是馬季的《宇宙牌香煙》,另一個是陳佩斯朱時茂的《吃麵條》,這兩個節目,在春晚創立後的新晚會時代,一個奠定了「相聲」,一個奠定了「小品」。也就是從這一屆春晚起,相聲小品真正成了春晚裡最重要的部分,決定整場晚會水平的標桿。而春晚的導演們也開始明白,調起全場情緒的相聲小品,對春晚這樣的晚會太重要。

然後就到了著名的85年,那年導演組搞飛機,把晚會搞到工體露天進行,結果自己能力明顯不足,節目搞得極差,最後落得個新聞聯播道歉的下場。最主要的是那年因為在體育場搞,語言類節目沒氛圍,所以整場晚會最後直接辦成了演唱會。那年相聲請了馬三立表演,但在體育場裡慢悠悠地表演傳統段子,這種想法在如今的我們看來,簡直要笑掉大牙,當年馬老得相聲整整拖了半個小時,讓轉播方簡直崩潰。而唯一讓觀眾記住的,是陳佩斯與朱時茂延續上一年風格的小品《拍電影》。

所以85年給春晚最直接的教訓,一是春晚不能沒有相聲和小品,二是適合春晚的相聲,就是《宇宙牌香煙》這種的,一方面包袱必須夠多,上來就得把觀眾調動起來,另一方面演員又能與觀眾站到一起,抖包袱之餘,又不失聊天的輕鬆感。相聲儘管是一門傳統藝術,但春晚相聲,只能是適合春晚的藝術。

從86年起,語言類節目在春晚裡接下來二十來年的佈局,可以說就基本固定了下來。當然,後來相聲與小品本身都遇到了不同的問題,甚至面臨了衰落,但這也已是後話了。

【吳長笑的回答(29票)】:

《宇宙牌香煙》是馬季在1984年春節聯歡晚會上表演的一段單口相聲,其前身是《一個推銷員的故事》,1983-1984年,改革開放的步伐開始加快,計劃經濟逐漸退出歷史舞台,全國範圍開始逐步進入市場經濟,很多國營單位向企業化發展,自主生產、自負盈虧、一切商品交予市場評判。

大浪淘沙中,少不了良莠不齊。宇宙牌香煙是虛構的一種產品,但隱喻的正是當時某些產品為了實現銷售弄虛作假刻意拔高,同時諷刺了當時吹牛浮誇的社會現象。

在這段作品中,馬季分四個部分描述了宇宙牌香煙「怎麼好」。

第一是準備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用一段類似地理圖的貫口,「地圖上有的我們全賣。人家買不買就是另外的問題兒咧」。

第二是通過更換品牌名字來躲避產品質量的問責,從「屎殼郎牌」到「蟠桃牌」再到「美女牌」最好到「宇宙牌」「宇宙,宇宙,香煙的新秀」。

第三是通過密集廣告轟炸實現銷售,「你不抽我這宇宙香煙,你就沒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你年輕人你就搞不上對象!你學生你考不上大學!在座的各位都過不好年」。

第四是大搞促銷手段,出系列產品,一買就得買一套,還搞抽獎送電視機。

從地球到宇宙,牛皮可以吹破天,但就是迴避了產品本身質量。

這段單口相聲用唐山話來表演,增加了語言的趣味性,同時與觀眾的互動頗具創新,刻畫了一個推銷員厚顏無恥吹噓產品的模樣。從相聲角度來說,這段作品對傳統相聲抖包袱的技巧使用不多,響的地方都是通過表演和語言的誇張來實現,但它的成功之處就在於太貼近現實,太貼近生活了,宇宙牌香煙就是那個時代的縮影,同時也馬季的創作能力得到了很好的反應。仔細想想,就如今天,很多產品不也一樣是刷著這些花招來欺騙消費者嗎。

【casstiel的回答(24票)】:

馬老在世可以新編個單口相聲:《鎯頭牌手機》

【J.包特慢的回答(15票)】:

無論聽過多少遍,只要換台時遇到了,都會很開心的看完。這樣的相聲就是好相聲!

【田海龍的回答(4票)】:

1、現實意義來說,上面兩位已經很詳細了,那段時間及後來有不少極具諷刺意義的好作品。

2、就作品來說,還是化用了很多相聲的包袱技巧,例如就說這句「地圖上有的我們全賣。人家買不買就是另外的問題兒咧。」後面一句就是相聲中典型的翻包袱的用法,而且是硬翻,這在類似形式的脫口秀中是不多見的,包括後面的品牌及廣告都是典型的包袱技巧不一一列舉。

3、這個作品高就高在如 @賈行家 所說「馬季能夠以一人之力罩住檯子十分鐘,句句話嚴絲合縫,包袱雖薄但每次都抖得即響而不貧氣,兼好整以暇地點棵煙抽,很可見他的功力。」功力兩個字是很難說清楚的,如同之前有人問過「劉寶瑞的相聲好在哪?」一樣,如同有人問為什麼王玥波為什麼火一樣,這涉及手藝技巧的東西很多是閱歷、經驗、技巧、智慧的綜合表現,馬季先生堪稱大師,這個段子您也沒見別人演過或者更出彩地演過吧,因為無法複製。

【黎明破曉的回答(2票)】:

說到宇宙牌香煙這個作品,我是很感動的。

當年馬季表演完了準備回家團圓,有一個值班沒能聽到他相聲的值班工人給馬季打來電話,說是很想聽聽,馬季直接就對著電話有聲情並茂地說了一遍宇宙牌香煙給那個工人聽。

這就是老一輩藝術家的風骨啊!

感動至今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具有典型的時代特徵和諷刺意味.

而且對相聲的表現形式有一定創新.

【劉飛的回答(1票)】:

我大唐山話在春晚嶄露頭角,揍是能引領時尚超留,咋(zar)著(zhe)而!

發揚廣大是靠趙麗蓉老師!當然,她是天津寶坻人。。。

【顏倩的回答(0票)】:

馬季先生幾乎是相聲界的周星馳 不能被替代 《宇宙牌香煙》作為單口相聲的確是經典之作 有種無法被超越的力量

標籤:-幽默 -喜劇 -戲劇 -相聲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