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做 Quant, 應該如何在純數學、 應用數學、統計中做選擇?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立志做 Quant, 應該如何在純數學、 應用數學、統計中做選擇?

2018年10月1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袁浩瀚的回答(46票)】:

謝邀。看到題目感慨頗多,深夜寫長文,如果不耐煩,請直接看最後一段。

80年代初的某一天,Peter Muller,一個Princeton純數學系的明星本科生,駕著台破二手車,橫跨美國,從新澤西來到了加州的伯克利。此時的他,唯一的愛好就是音樂,於是很自然的,在伯克利80年代的嬉皮士懷舊風潮下,找了份略屌絲的工作:在健身房給健美操彈鋼琴配樂。那時他從外表看來與流浪漢無異,有強烈的社會主義傾向,笑他在《華爾街日報》工作的女朋友是資本主義女孩。

過了兩個月,Peter雖然很享受這種朝不思暮的自由生活,但發現自己實在是太窮了——窮到要花工資的一半——200美金,去租朋友的朋友的一個房間——而那個朋友的朋友,有點神經質,經常沒事拿出槍對天空擊兩下。於是Peter決定去找找工作,怎麼也要改善下苦逼的生活。

彼時,Peter有一份在紐約的工作,去給一家德國的軟件公司做碼農——碼農,當時可是高富帥的職業——有著36,000的年薪(80年代)。只是他太迷戀加州,一拖再拖入職時間。朋友告訴他,就在伯克利,有一個叫Barra Rosenberg的教授,主業金融,副業研究佛學,出來開了家公司,叫BARRA,提供金融咨詢服務,要招一個FORTAN的程序員,讓他去試試運氣。

憑著本科各種數學比賽第一名和全美本科生數學協會主席的輝煌經歷,Peter Muller拿到了面試。面試當天,Peter準備時在BARRA的衛生間發現了一個熄滅的煙頭(80年代美國飛機都不禁煙)。Peter當時便不願意去面試了,他討厭煙,非常之討厭。後來BARRA的人聽他說了,告訴他BARRA禁煙,這應該是客戶躲在衛生間抽的,Peter才繼續面試,最後留在了BARRA。

彼時的伯克利,因為Barra Rosenberg的存在,網羅了大量的人才,有後來憑借Active Portfolio Management名震天下的Ronald Kahn,也有後來GMO的Emerging Markets明星對沖基金經理Arjun Divecha。而文藝復興基金的James Simons,因為找了一個伯克利教授做Partner,在他說服下,主要的交易工作站都放在伯克利,方便這位伯克利的教授開發第一套交易策略,而Simons則在紐約長島利用他傑出的數學成就,向富人們募集著資金。所有這些在伯克利的人中,或許後來沒有一位有Peter Muller成功——7年在BARRA後,1992年,Peter回到東岸加入了Morgan Stanley,組建了自己的對沖基金團隊PDT(Process-Driven Trading),直到今天,除了兩個月有虧損,持續盈利,年均復利接近30%。

與此同時,一位沃頓的畢業生居然因為天氣原因在芝加哥大學和斯坦福大學中選擇了前者,並成為了金融系Gene Fama的學生。Fama一生有十個得意的傑出貢獻,這些貢獻一定程度上塑造了金融的理論化,而其中,他最得意的也許還是EMH,有效市場假說。而這位新來的學生,完成課程開始研究後,最大的興趣卻是證明有效市場假說不全面,市場有Alpha。Alpha,代表著不受指數影響(Beta)的超額收益,是每一個基金經理孜孜不倦追尋的東西。Fama畢竟是一代大師,不會以為意見相左而把門生逐出門下。最後這位學生收集了前所未有的數據,從多個角度,以學術的方法,完成了博士論文,驗證了一定前提下,Alpha是存在的。隨之加入了高盛,創辦了自己的子基金,名字就叫Global Alpha。而他的名字——Cliff Asness——也持續的在各種學術期刊以每年至少一篇的頻率中出現。當然後來他離開高盛,成立了自己的對沖基金AQR(Applied Quantitative Research),也成為對沖基金界一個傳奇——或許在盈利之餘,從發論文量來看,也是業界最學術的對沖基金了。

我可以繼續把這個80年代接受教育、活躍在當代的著名Quant的故事寫很長,包括Neil Chriss, Peter Carr, Ken Griffin等等等等。但關鍵要說明的是,就從Peter Muller和Cliff Asness兩個例子,一個本科生,一個金融博士畢業,你就可以發現,能不能做Quant,以及能不能做一個好的Quant,和你是不是PhD沒有必然聯繫。而且作為統計背景出生的人,我保證他們不是個例——不是我為了說服你而故意構造的Bias。

Peter Muller當時在Barra時,慎重考慮過是否要讀一個金融PhD,後面在伯克利聽了兩個月的金融課,發現博士在讀生沒有第一手的金融數據,而他們想做的東西其實很多Barra已經做了。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而Neil Chriss,另外一位傑出的Quant,SAC Capital的Head Quant,也在繼續在哈佛做純數學博士後和去摩根斯坦利做Quant中思索了很久,並和另一位學者Benedict Gross做了一次很有意思的聊天。Gross說,其實全職數學家(也就是在學術界的數學研究人員)是非常現代的概念,數學家在20世紀前和現實世界有著更多的接觸;就像高斯是在幫喬治四世調查漢諾威公國的問題時,才發現了OLS、Differential Geometry等等。因此Gross的意思是,去業界也許你會遇到更加激發你靈感的問題,因此帶來進一步的數學突破。於是Chriss最終走向了業界。

我不是勸你不要讀PhD,而是要你不要把PhD當做去做Quant的敲門磚,這兩個事情需要的初心是不一樣的。在我看來,讀PhD有三種情況是最合適的:長期學霸(申請博士是自然而然的結果)、立志做教授(博士在美國本來的意義)和有很強毅力要投身研究類崗位的人。而做Quant,需要你對金錢有一定的渴望,同時信仰數理是進行金融分析的一種可靠的途徑。

金融有著很強的特點:往往是業界引領學術界的發展——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總是業界發明了某個產品,然後學術界來提出理論模型完善和解釋;在Black-Scholes出現多年前,期權就被交易了幾百年,而CDS也是在出現數年後,才有基於Copula的模型去進行定價。所以多接觸業界比你一直在學術界按照導師的要求而非市場的需求做各種研究有很大的優勢。

那為什麼Quant界有那麼多PhD?我自己並非PhD,不自信能給出一個PhD也贊同的回答,我的理解是,PhD給你最重要的東西,是一套科學研究的方法和思維——使你可以在面對一個極其無頭緒的難題時也能淡定的庖丁解牛。在這個網絡密集化的今天,所有的知識點你都可以在網上找到無數的pdf獲得解釋,但如何用這些碎片化的知識來科學的解決一個個問題,這是PhD可以帶給你最大的財富。

因此,我希望如果你想要讀PhD,懷著一顆奔赴學術界的心去讀,忘了Quant吧,去盡情的感受理論帶給你的美感,當你把學術做好了,去做Quant對你而言將是一個輕鬆事情。而如果你的初心是要做Quant,本科也可以申請,讀個MFE也可以申請,早入行瞭解最新的產品是什麼,整個商業模式是如何運作的,實在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去思考回顧積累的疑惑了,再回到學術界讀PhD把它們理論化把。

個人而言,我過去一年最糾結的問題就是應該去業界還是在繼續讀PhD。我當時是打算去讀統計PhD的,因為進可攻退可守——能做Faculty最好,回業界也能混飯吃。雖然看過很多坑爹的現狀,但我對於PhD有著非常崇高的敬意。在我看來,美國社會裡面,一流的人是去做學術的,二流的做生意,而三流的去做政客(個人看法)。要知道,做教授可是比做Quant辛苦多了——還是在收入不對等的情況下。Quant下班了工作的問題可以一邊放了,而在學術界,沒有解決的問題,如同魅影,會需要你全天候的思考。

如果你覺得我全部牛頭不對馬嘴在耽誤你時間,我個人覺得為了做Quant去讀PhD,第一選擇統計或者應用數學,第二選擇理論物理,第三選擇計量經濟學。

【洪濤的回答(7票)】:

別學數學,我所認識的人中,學數學最後成為quant,都是被迫無耐,比如家裡急著用錢,申不到好的博士後,找不到教職等等。從未聽說某人讀數學的原因是為了將來要作quant。

給你推廌一文章,觀點有些極端,但可以作參攷,論低等人的一種典型模式——先學數學,再轉經濟

至於要作quant到底要學什麼?抱歉,由於我不懂金融,無法提供任何建議。

【郝家宏的回答(0票)】:

建議你搜索quant關鍵詞,有人已經給出答案了,貌似是關於做quant到底應該瞭解哪些知識。

如果一開始就立志做quant,最要不得的就是告訴自己要做quant而疏於對數學本質的追求。那樣不如不學,完全是浪費時間。你現在完全不用去想到底哪個方向更適合做quant,而應該瞭解自己的興趣在哪裡,學自己喜歡的才是正事。真的要做quant 到了phd時候,讀個fin math的minor就好了。現在別瞎耽誤功夫了,學好數學,找到興趣是正事。況且你學了數學之後也許會改主意不再想quant的事情也說不定呢。做quant的人專業集中了物理數學統計計算機等等專業的人,所以到底什麼專業不重要,把自己的專業學好人家才會給你機會。

【張子權的回答(0票)】:

昨天參加了phd的面試,對@洪濤 和@袁浩瀚 的答案非常有共鳴,倆導師上來就問你的目標是什麼業界還是學界。我非常如實的回答現階段我並不確定將來是從事學術還是進入業界。倆人似乎並不罷休一再追問,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帶有一點違心的回答,如果讓我選擇我願意進入學界。從他們的一系列反映來看,他們對這個回答非常滿意,他們非常希望自己的學生能夠留在學界。可以看出至少是做數學的人對自己學界身份有著的極高的認同感。無論你以後的路是通往業界也好留在學界也好,因為這是誰也說不準,但是他們都希望你是抱著一顆純粹的心一顆勵志坐學術的心來讀phd。

標籤:-金融 -數學 -統計 -買車 -Google.org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