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魂》算不算在宣揚武士道精神?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銀魂》算不算在宣揚武士道精神?

2018年10月1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VivianWu的回答(77票)】:

這個問題好棒!最近看銀魂,也在無時不刻的想這個問題。東扯西拉些東西吧,想哪兒寫哪兒。

我覺得不同的武士信奉的武士道精神並不一樣.......銀魂裡的攘夷四志士代表了幾種武士階層對天人時代的回答。以前歷史裡面學,下級武士是倒幕運動裡的主體力量。銀魂裡對此的解釋是軟弱的幕府對天人言聽計從...這種單純的為破壞而破壞的倒幕讓我想起桂小太郎和高杉晉助。雖然桂自紅纓之後有了變化。下級武士裡也有不少成為維新運動的積極力量,比如銀魂裡的阪本辰馬,他的原型是阪本龍馬,日本有出關於他的大河劇,是很有名的維新志士。

我覺得銀桑是攘夷四志士比較例外,也比較複雜的一個人。武士階層沒落後,他還是堅守自己的武士道,有點少年熱血的意味。但我覺得銀桑並不是少年熱血,他其實某種方面跟長谷川很像(千年廢柴大叔madao?LOL)

銀桑讓我想起一個人,電影黃昏清兵衛裡的清兵衛。

清兵衛劍術十分高超,本可以在幕府裡大有一番作為,但他沒有功名心,選擇了近乎隱居市集鄉野的生活。武士道重視名譽,名譽的外在表現就是求名,所以說武士的象徵是櫻花,寧可用短暫的生命換取一時的燦爛。電影的最後,清兵衛女兒也說,很多朋友為清兵衛不值,這些原是武士的朋友們後來在維新運動中博取了功名,都清兵衛卻沒有。因為清兵衛沒有功名心,銀桑也沒有。他們兩人其實都沒有「應得心」,並不因自己的能力高超,而認為自己應得些什麼。清兵衛選擇「默默無名」的生活貫徹自己精神的潔癖,銀桑也是如此。我不好說這是武士道,不過武士道的確受佛教很多影響,銀桑的這個態度,沒有應得心,放下執著心,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武士道的自然推演呢?。。。

曾經看一篇文章說,傳統武士的價值觀是舍利求名,有點像古時候讀書人清高的意思。但是江戶中後期,武士不再有昔日的話語權,各地都有出現怠慢貧窮武士的情況。。其實看銀魂也有這種感覺,銀桑貌似是個萬年房租拖欠戶,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樣子。。。

我看銀魂最糾結的問題可能就是,銀桑的道到底是什麼?我現在只是把它簡單理解為,保護可以保護的人,走他認為正義的路。。就像清兵衛,他也很簡單,盡他所能保護親人,領著一份微薄的薪水養家餬口,甚至為了給妻子辦喪事賣了武士魂的象徵——家傳寶刀。這看上去違背了武士的清高勁兒,或者說尊嚴吧。清兵衛對待生死的態度也是,能不殺人就不殺人。舉清兵衛的例子,只想聯繫銀桑也是這樣的人:不能佩戴鐵刀,銀桑就用木刀洞爺湖;看到了戰友戰死沙場,他沒有選擇隨之西去。相反,在歌舞伎町生活了下來,還幫助了身邊一大批人。

所以我想,武士道也分境界,一種境界就是不怕死,如同櫻花一樣,短暫的一生卻有個驚艷世人的美麗綻放。還有一種境界是看淡生死,看淡名利,打個比方,就像平家物語裡說的:祗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沙羅雙樹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滄桑。驕奢主人不長久,好似春夜夢一場。強梁霸道終殄滅,恰如風前塵土揚。我覺得銀桑就屬於後者。他不是強梁霸道,他是看到了太多生死後的頓悟者。

【楊威的回答(4票)】:

與其說是武士道,不如說是「武士」之道。

對於武力征服,是作為大反派來渲染。

作為民眾生活,是來歌頌的。

價值觀是閒適的生活。

而書中的攘夷志士桂,也是整天在搞怪,沒有做什麼正經事的失敗者和裝逼犯。

真正的武士,準確的說是武士的大便,就是一個,銀他媽。他的道也已經很明白了。

而所謂的武士,就是「保護者」,或者「守望者」,這個在很多章節都有體現。

從某種程度上講,銀他媽還是比較主旋律的。

【劉允文的回答(8票)】:

銀魂動畫第九集裡銀時在與土方激戰後,說了句:「我不過是貫徹我的ル一ル而已。」我看的那個版本的字幕組把這個詞翻譯成了「武士道」,而實際上ル一ル是日語外來詞,來源於英語的rule,即規則。其實的確可以這樣理解,銀時所說的武士道,只是他自己堅持的做人規則,而與我們一般理解的武士道精神不同。度娘說,武士道有「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這樣幾項要求,而銀時所貫徹的所謂武士道,則是在少年夢想被現實擊碎後形成的孑然獨立卻又願為真情奮不顧身、顛簸潦倒也不願委身作惡的這樣一種人生態度。。(好吧上面這句話略矯情)

【yuanyuanlee的回答(8票)】:

個人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好好回答。some like it hot(燃情似火) =Samurai's heart(武士之心),有一個mv做得就特別贊,叫「時代毀滅了我們的榮光,卻無法毀滅我們的理想,那是真正的、驕傲的武士之魂」。可以搜來看下。

銀魂講的是武士道應該是毋庸置疑,有阪田銀時的武士道,桂小太郎的武士道,高杉晉助的武士道,阪本辰馬的武士道,真選組眾各有各的武士道,新八的武士道,甚至在九兵衛和妙姐神樂的身上都看得到,武士道,某一集應該有體現,太久不重溫具體不記得了。事實上銀魂所有戳我淚點的章節都和武士道有關。武士道對「銀魂」,是不容惡搞的沉重的羈絆,是曾有的血腥的底色,遠離的同袍,今昔的對比,恰恰是《銀魂》獨特的不能被模仿的魅力所在。

可是這並不等於弘揚武士道。武士道一詞以後是很少出現的,但是武士倒是常常被提及。這難道是因為」現在是不適合動刀動槍的年代了啊「嗎?開玩笑,我們可是有一個一言不發就拿洞爺湖的男主角啊(笑 或者說,弘揚的是嶄新的武士道,不再是大正昭和之前所提及的武士道,不是以忠義、殺人、壯烈、剖腹為特色的武士道。但是武士道的忠義已經成了對同伴的信賴,不知不覺概念被偷換成了JUMP系最成功的元素,等級完全被淡化。殘酷美學在高杉身上倒是有一點體現。但要知道,歷史上嚴守法度的土方君,在《銀魂》裡可是經常置法度於度外啊(笑

這一變化並不僅僅是時代在變化的緣故。有人喜歡三島由紀夫嗎...?不看三島的日本文學不完整是嗎...但是我真的不喜歡他的某些東西,一個小矮子秀毛線肌肉,以為是男版郭敬明嗎=-=(這個好像黑得太厲害了 ..但是三島能反映戰後舊武士道的價值觀。老實說,看銀魂的時候,想到有一幫軍國主義的混蛋曾經借」武士「」武士道「做了些混賬事,就覺得萬分不爽,觀感和萌度大打折扣,不知不覺就帶了審視。(高杉晉作在歷史上曾經來過上海吐槽中國吐槽得萬分不值,松陽其人某些事跡簡直就是沒頭沒腦的憤青啟蒙,並且他還培養出了伊籐博文呢呵呵,,,這也折射了某種文化處境吧;比如APH裡面很喜歡菊耀,但某些惡意賣萌是價值觀的問題,根本不能妥協,對某些初中妹子寫的同人也只好呵呵了。

最近我看斯大林格勒,裡面的德國軍官在強迫蘇聯妹子之後獨白:我是普魯士貴族,淪落至此,和你們打仗,我覺得恥辱...你們只想要贏... 影評裡面鋪天蓋地的吐槽很少有涉及到這一點的,但這倒是深深地打動我了。

然後,本篇的重點來了,侵略國的心態和被侵略國的心態,永遠,都是不一樣的。

請保持嚴肅三秒鐘。

所以我當時突然覺得——媽蛋為什麼銀魂裡面十一區是個被侵略國啊?媽蛋誰侵略誰啊?你們還好意思寫銀他媽?

但我突然想起來魯魯修罪惡王冠未來都市(這個勉強 。。都是十一區被攻陷,十一區真是不知道毀了幾次了...這是根植於日本文化裡面戰後被美國佔領的屈辱的戰敗的回憶啊。

儘管戰敗,儘管被佔領,儘管屈辱,但是自己永遠洗不掉作為」侵略國」的歷史,這是現代歷史上日本始終態度曖昧又尷尬的原因啊。再含混其詞,這還是沒法躲避的一頁啊。所以與其說銀時身上背負的是被侵略者的痛苦,還不如說更像侵略者的痛苦吧。

【殺戮的時候已經過去了】

【同伴都白白地死去了】

【不被承認地活下來】

【努力回到日常的生活】

然而從這個角度來說,銀時是個溫暖的反戰者和和平者。是個身體力行的好男人。他實在魅力太大,那種虧欠和贖罪的心態,恰恰是中二病少年高杉缺少的,也是為什麼不管在什麼國家,銀時就是銀時,永遠的男神,呼聲最高的俺の嫁。

【米米的回答(5票)】:

當然不算。

銀魂要表現的主旨其實跟武士道沒什麼關係,只不過是藉著「前武士」的身份傳遞出來而已。

阪田銀時等人想要貫徹的並不是武士的精神,而是保有一個正直的靈魂,並始終以實際行動來貫徹它

【這也正是少年(青年?)們容易迷失在這個價值觀光怪陸離的社會裡的一點寶貴的東西】

萬事屋、新選組、假髮攘夷團體、歌舞伎街等人/組織,他們都有各自不同但十分堅定的目標,但「時刻以行動貫徹自己的信念」這一原則,卻是相同的。

【這也是為何新選組跟萬事屋和假髮儘管一直在貓捉老鼠,但也保持著某定程度的默契…甚至理解…】

另一個我很喜歡空知猩猩的地方,就是他筆下的這些人物具有十分濃厚的人情味

不論角色設定怎樣的高大上,在他的光環(啊咧?有光環這東西嗎?)之下,都有著十分小市民、非常貼近生活本色的一面:臉超黑的包租婆,丟了工作一無是處的madao,沉默又笨拙的膽小老爸,面貌醜陋內心溫柔的纖細怪獸,以及隱藏很深的肉球癖和人妻癖、變裝癖。。等等等等。。

我個人最喜歡的橋段則是「老媽是大家的老媽」,因為八郎的老媽的確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所有的大媽和母親。

【嘛,所以給海賊好評,給死神差評;火影只給再不斬和白,自來也和卡卡西好評,因為這位這幾個角色有「人味」。】

至於武士的那些歷史背景嘛……作為非日本國人,不去關注也罷。只要知道銀魂的選題其實是猩猩自己喜歡的歷史題材不被集英社採納、而最終有了這麼個不古不今的奇葩產物就可以了。

跟武士道精神無關

PS.

【題主看過猩猩的短篇《向日葵》沒?沒看過的話建議看看,十分鐘就足夠了。。很感人的短篇,雖然講述的是死亡,但非常溫暖,感覺被這個人間治癒了,明天又有動力重新出發了。(老爺爺和老婆婆都很可愛。)】

------------------------挖鼻孔的分割線--------------------------

阿諾,被提醒之後發現那個短篇不是叫向日葵,而是《蒲公英》啊……誒,年紀大了啊……

刊登位置是在銀魂第一卷卷末。

【知乎用戶的回答(4票)】:

難道《銀魂》宣揚的不是「Madao」道嘛

【陳祖揚的回答(3票)】:

看你腦洞開的多大。我還說《隱形的翅膀》在歌頌神風敢死隊咯

【黑雨的回答(2票)】:

銀他媽裡阿銀的武士道其實和真正的宣揚忠君的武士道完全不同,更接近中國的「俠」

【張大牙的回答(2票)】:

大猩猩曾經有一個很到位的吐槽可以拿來扔直接回答你的問題:武士道還不如護士道。

【逸邪的回答(2票)】:

作為一個銀魂粉絲,表示樓主對於銀魂的理解未免太深入了。

銀他媽的本質其實還是一個吐槽漫畫,這麼年都是吐槽漫畫界的經典之作。

煽情嗎?有煽情的情節。有深度嗎?思想貫徹其中。

但是煽情之後,臥槽節操呢。

深度之後,果然是我想多了。

看銀魂的樂趣正在於此。

【嚕超的回答(1票)】:

銀桑說過,我劍所及的地方,就是武士的天下。我覺得他所指的武士道,是指自己做人的一種原則,不論是天人還是幕府,保護好自己所愛的。

【知乎用戶的回答(21票)】:

我們來聽聽Gin是怎麼定義他的武士道,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極具原則性的富有人格魅力的自由主義者,而不是舊時代的汪田島:

  • 天空?國家?給你也無所謂。我光要保護眼前的東西已經夠忙了,而且還保護不了。至今為止已經失去多少都已經數不清了。反正我已經一無所有,當見到掉落的東西時理所當然的會拾起來保留著。

  • 我才不管你們是幕府官員還是什麼,想讓我們走至少拿個推土機來。

  • 別說傻話,站起來。要是有那個時間去想一種美麗的死法,還不如,漂亮的活到最後。

  • 按照自己認為美麗的方式活下去。

  • 武士行動起來是不需要理由的,既然那裡有想保護的東西的話,就拔劍出來吧。

  • 有個器官比我的心臟還重要,雖然我看不見它,但是它確實在我的體內,因為有它我才能站的直,就算步履蹣跚也能筆直往前走。如果我不去的話,它可是會攔腰折斷的,我的靈魂它會攔腰折斷的。比起心臟停止跳動,我更重視它。

  • 管他呢,完蛋的是你。聽好了,你們在宇宙的什麼地方幹什麼我都不管。但我的劍,這傢伙的可及之處,就是我的國家。對於不解風情的亂闖進來,對我的東西出手的傢伙,管他的將軍還是宇宙海盜,還是隕石,都格殺勿論。

  • 要我說的話,人這東西是更加真誠的生物。癡呆也好,死了也好,留在心裡的記憶都是刻在靈魂上的,不管碰上什麼都不會消失。我是這麼相信著的。

  • 說到什麼是對的,什麼又是錯的。在這個混沌的世間下這樣的定義決不簡單。去適應別人所制定的規定嗎,要真甘願那樣,就將成為什麼都無法自己決定的人偶。歸根到底,要靠自己來決定,要按自己的規則去生活。

  • 我啊,為了保護這個廉價的國家戰鬥這種事,根本一次都沒有過。國家滅亡也好,武士滅亡也好。都跟我無關。我從以前開始,無論現在還是以前,我所保護的東西只有一樣...從來就沒有變過啊!
  • 那就用我所奉行的武士道來解決吧。這種事我不管,別跟我說這套。幕府毀滅也好,我在自己的肉體毀滅之前,只想挺直腰板活下去。(你想想看區區一個人和一個國家相比,究竟哪個更重要。)

【丘耳的回答(0票)】:

需要說那麼多嘛~銀魂從頭到尾都在宣揚武士道精神~

【梁中誠的回答(0票)】:

這種問題其實換位想想答案就出來了:如果把銀魂是中國作品且裡面的人物原型是中國近代人物,那這部充滿了各種猥瑣元素的動漫是在宣揚腐朽的封建/資本主義思想嗎?如果中國有哪個漫畫家敢這麼畫的話一定會被扣上「不尊重歷史」、「惡搞」的帽子吧。話說回來了,銀魂確實沒尊重歷史(噗)。

不用想多了,銀他媽就是銀他媽。

類似的問題還有:KERORO是在宣揚日本軍國主義思想嗎?模特內褲上印有美國星條旗圖案是崇洋媚外嗎?——換個位思考,就知道回答「是」有多麼荒謬。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撇開「宣揚」這個動詞,題主對於「武士道」的定義是啥?

來自維基百科的解釋是

武士道,或者武士道精神,是日本封建社會中武士階層(稱作,さむらい;也有稍微古老的說法武士,ぶし)的道德規範以及哲學。如同歐洲中世紀出現的騎士精神,武士道是基於一些美德如義、勇、仁、禮、誠、名譽、忠義、克己。只有通過履行這些美德,一個武士才能夠保持其榮譽,喪失了榮譽的武士不得不進行切腹(腹切 はらきり、切腹 せっぷく)自殺。新渡戶稻造認為,對武士來說,最重要的是背負責任和完成責任,死亡不過是盡責任的一種手段而已,倒在其次。如果沒有完成責任所規定的事務,簡直比死還可怕。認為切腹是武士唯一謝罪的方法的觀點是錯誤的。浪人指的是武士畏罪逃亡或效忠的君主或國家滅亡卻畏懼死亡的人。

1869年,明治政府通過版籍奉還廢除幕府時的身份制度,宣佈士農工商四民平等,廢除封建俸祿,武士階層解體。1871年制定戶籍法為廢除等級制著手簡化階層成分,宮廷貴族和大名被指定為華族,武士被指定為士族或卒族,其餘者劃為平民。明治維新後,武士階層佔據了新政府和地方行政的大部分官職。武士和武士制度雖然消亡,但是武士精神作為一種思想範式和日本美的符號深深植根於國民性格之中,化為縱貫列島的「國風」,並對後來日本的政治、軍事和社會生活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天皇制、日本神道、武士道三位一體,構成了日本政治文化傳統的基本要素。

雖然是看《鐵膽火車俠》、《柯南》、《神奇寶貝》之類的動畫長大,看英美劇之餘也會看看柯南火影的更新,但是對「武士道」這個詞無感...

對武士的初印象是 一休哥裡的將軍和傻大個武士右衛門(還是銀魂裡的將軍萌,每次出場的那一集必為佳作);然後是柯南偶爾粗線的男子藍黑色中間系白色絨糰子的傳統服裝之類的,偶爾會提到什麼高僧、空手道、大財團,覺得武士道也是差不多的距離很遠的名詞;再就是no zuo no die 的文章三年前和新聞聯播差不多幾乎每個台都播的電視劇《雪豹》,算是對日本文化有了新的認識。

父親大人是個無比固執(倔),從小到大看到我看日本動畫就發脾氣,說一些類似於普京萌萌大的一些大開腦洞的話...根本停不下來...

表情神態一樣一樣的!!!間或夾雜著無數冷哼或者突發的元首式咆哮...自己戳中自己G點了摔盤子摔碗摔麻將掀桌子都是輕的...更別提從小到大無數偵查反偵察の試煉...額,扯遠了 可是,奇葩爹,您就一種蘿蔔養小蜜蜂蜂的...在客廳養蒼蠅的...奇男子啊... 我只是看個動畫片而已,你一通莫名的發洩完情緒了又無比低落地恨不得蹲牆角畫圈圈是怎麼回事?嗯?!! 表情神態一樣一樣的!!!間或夾雜著無數冷哼或者突發的元首式咆哮...自己戳中自己G點了摔盤子摔碗摔麻將掀桌子都是輕的...更別提從小到大無數偵查反偵察の試煉...額,扯遠了 可是,奇葩爹,您就一種蘿蔔養小蜜蜂蜂的...在客廳養蒼蠅的...奇男子啊... 我只是看個動畫片而已,你一通莫名的發洩完情緒了又無比低落地恨不得蹲牆角畫圈圈是怎麼回事?嗯?!!

再加上對戰爭軍事的無感,對其的接觸也僅限於影視文學作品...

在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中,喝豆花沒給錢剖開肚子(聯想到切腹,但初衷完全不一樣),還有黃三爺王麻子你來我往針尖對麥芒的對話中提及幾次的「介錯」。忘記在哪兒看到過,說姜文對日本文化還比較欣賞。

剛想起來,初中時王晶導演的電視劇《天下第一》,黃聖依高圓圓倆柳生姐妹姐妹和李亞鵬的糾葛,歸海一刀類似於煉蠱先是所有地址互相殘殺最後殺死師父,還有最後真相大白粗線的辣個日本殺手伯伯。不得不說,拍攝的櫻花真美,和《最高の離婚》有得一比,和小學時看的電影《浪漫櫻花》的歡快完全不同。

小學的時候,班主任是個五十歲的中年女語文教師,瘦瘦的,但人很精神。在講邱少雲、黃繼光,哦,大約是飛奪瀘定橋的時候,班上門邊靠牆的倆同坐男生講笑話偷笑,被抓包,震怒,大發雷霆,血淚控訴日軍暴行慷慨激昂,我們都被嚇傻了...老師在講到這些題材的時候,什麼小蘿蔔頭啊江姐受刑啊之類就會衍生許多暗黑故事...現在依舊歷歷在目記憶猶新...什麼日本同齡小盆友每天每人喝一桶剛擠好的鮮牛奶(打掃衛生的鐵桶辣麼大)你們連一袋牛奶都喝不完還挑口味,日式殘酷教育什麼從還是兔寶寶的時候開始養起然後再它還活著的時候虐殺掉啊冬天露天只穿短袖短褲光腳跑步 再就是各種南京大屠殺凌虐殘殺中國普通百姓的禽獸不如暴行...

順便提及,有一次我爹直接在班前門門口找班主任,說我一回家就看電視,寫作業小貓釣魚,然後到凌晨的時候趴在桌上睡著的事情,然後兩個人就燃起來了,還把我叫出去,然後滿層樓的人圍觀,嗯,我們班就在樓梯口 兩人一起同仇敵愾普京萌萌大嚴刑逼供的嘴臉

老莊,道德經,道法自然,道生一一生三三生萬物。哲學宗教學等等人文方面的專業書籍解釋得玄乎。

雖然與「武士道」是同一個「道」字,但每位大家、門派開山始祖對其的悟、定義都有很大的不同,沒有對錯之分;更何況萬事萬物都是變化發展的,就像禪宗和心學的發展那樣。

不好意思,說得比較亂。

假如你相信除了物質世界還有精神世界,每天會自省,會想要有獨處發呆靜坐,想要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直觀粗暴的方法就是看神探夏洛克裡S2E3、S3E2E3 看卷福思維殿堂裡profile的過程和自己「精分」且精分之魂互相對話探討爭論 可能理解得比較容易 或者 簡單粗暴點,就是自己的信仰,不管是自發也好被《浪潮》那樣洗腦也好

突然想起來,以前高中歷史學思想啟蒙的時候,提到有一小撮人,信教但不信教會,就是信仰上帝但不信教會教堂(上帝在心中) 還有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個關於「為什麼覺得納粹軍裝帥氣」的答案,提到了對於力量、集體、個人崇拜的渴求(大概是這意思 ) 還有上古希臘羅馬神話課的時候,關於提坦神的外貌的延伸,提到了各種宗教對於神的人化都是基於自己種族的投射

樓上許多關於銀魂武士道的分析都說得很好,從來都不露眼的松陽老師死後,阿銀、桂姬、矮杉、啊哈哈菌的不同選擇 阿銀不再是從前的浴血修羅白夜叉,被登勢婆婆撿回家後撿回了神樂和定春,是身邊那些挖鼻摳腳鬍子拉碴的妥妥直男蜀黍的廢柴MAX版 但是,也更有人味兒了

我更喜歡這些描寫小市民的日常,那些邊緣奇葩們苦中作樂互相埋汰啊哈哈哈哈哈過一天,比如星爺比如布萊克書店比如宮崎駿比如破產姐妹;那些會觸及暗黑然後嚮往溫暖光明的,而不是騷年高中女的矯揉造作無病呻吟然後「對著陽光揚起大大的笑臉」一笑,而過 與「在薄情的世界裡深情地活著,勝之不武」相比更欣賞向死而生

心煩了沒錢沒時間去倫敦喂鴿子,要麼在週末去動物園,要麼去爬山,要麼去超市菜場 回來擠公交地鐵,看熙熙攘攘一派生氣,陽光打在枝葉上,穿過窗子,照在臉上、睫毛上,光影交錯,舒服得瞇縫起眼,看流動的枝葉間偶爾傾瀉出的陽光和藍天白雲,電線桿、站台、紅綠燈、新建的高樓、通天的大廈、老房子、裂口的地磚

銀魂帶給了我很多爆笑和感動,不是火影中岸本對於羈絆友情那種倪萍阿姨式的煽情,而是雨夜薑湯、鞋襪打濕後泡腳 那種胃暖心也暖,暖意從毛孔蔓延、麻木冰冷消融 通紅且鮮活 (冬季沒有暖氣的地方)

friends裡的錢德勒,有多少人在他和莫妮卡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至少我看到了,尤其是錢德勒不會哭的那一集。 銀魂和以上提及的幾部治癒之作,是我們瓶裝陽光的方式。

如果說的是狹義的小學語文老師和我奇葩爹眼中的「武士道」,更像是紅櫻片裡的那個反派。廣義上來講,不管是松陽、阿銀、啊哈哈菌、矮杉、桂姬、神樂、定春,還是粗線過的所有小配角龍套(baga王子不算),TA們的武士道都是「用刀守護自己珍視的東西」 (有沒有覺得很熟悉?「我的忍道是...」「我的夢想是成為火影的男人」(我故意的)

其實呢,我挺反感貼標籤的,似乎貼上了標籤自己也能雞犬升天,給別人扣上了「屎盆子」自己就卓爾不群了。秀優越感找存在感這種事情很普遍。 問題是一定要知其然並且知其所以然,否則很容易因以貌取人而錯過很多,就像因為名字而錯過《三傻大鬧寶萊塢》,因為猥瑣惡俗橋段停更重口而錯過了《銀魂》錯過了看《銀魂》《犯罪心理》英劇解悶的好妹子...們

【lichtadler的回答(0票)】:

銀魂明明在宣揚掉節操精神以及傳統的JUMP燃系風格,跟武士道沒啥關係,只不過借了一個背景拿來用而已。人家大猩猩原本是想畫地球人大戰外星人的故事,結果傲嬌的編輯偏要選一個新選組和維新組相愛相殺的故事,於是眾多幕府末期到明治初期的日本人傑們就這麼被大猩猩玩壞了。

樓上那些長篇大論寫這麼多的,what's your point?

【祁峰的回答(0票)】:

武士道的核心是忠君啊……

一幫浪人裝毛武士啊……

【胡不知的回答(0票)】:

新八好像在前幾集就回答過。「那個男人身上有武士之魂」之類的。但銀魂不算是宣揚武士道,只是借這個名稱來闡述猩猩自己既定的世界觀。

去看空知英秋其他幾部作品就會發現,雖然表現方法不一樣但畢竟說的是差不多的事。

對武士道不怎麼瞭解。銀桑和土方,桂各種不同的角色表現出不盡相同的一種精神特質,找個名字來形容它,不是武士道什麼的,而就是銀魂。

【hanazawakana的回答(0票)】:

題主不要想的太多了,銀魂在我看來,大部分精神層面是教你如何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然後順帶刷新你的節操下限。除此之外,深刻的意義都是在意Y而已。空知大猩猩不是教育家,不會像老師出題一樣寫個文章還有什麼高深的意淫,只是用自己的價值觀衡量每個人物應該有的責任感和性格。

至於我說的人生觀、價值觀:

1. 自由不是無法無天,而是按照自己的法則生活。

2. 人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活得光明正大,本想抬頭挺胸前進,卻不知何時就會沾一身泥巴。不過,即使那樣也能堅持走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泥巴也會幹燥掉落的。

3.有個器官比我的心臟還重要,雖然我看不見它,但是它確實在我的體內,因為有它我才能站的直,就算步履蹣跚也能筆直往前走。如果我不去的話,它可是會攔腰折斷的,我的靈魂它會攔腰折斷的。比起心臟停止跳動,我更重視它。

4.別說傻話,站起來。要是有那個時間去想一種美麗的死法,還不如,漂亮的活到最後!按照自己認為美麗的方式活下去

不寫那麼多沒用的了,Gintama裡面有幾集是名台詞排名。喜歡的話可以慢慢觀看。這些都是無比正確的觀念,起碼在我看來是這樣的。至於Party是怎麼教育我們的,捨小家顧大家什麼的

至於節操部分,,不用我說,德川茂茂每次出現,我覺得都是刷新大家節操下限的時候。

以上是我的理解,至於更高深的層面進入不到,請看其他答主。

【靳鴻雁的回答(0票)】:

不請自來^ω^

我認為與其說宣揚,說這部作品依托武士精神(不是完全是武士道)來表達人物的思想和發展故事可能更加合適。

武士道精神片面的來說就是為了君主犧牲小我,捨身成仁。比如我們經常在劇中可以看到的切腹。死也要死的果斷勇敢。

放到銀魂裡,真選組是更多的秉承武士道精神的一群。鬼之副長指定的真選組局中法度46條(大概吧)大部分都彰顯出了武士道精神,當然排除比如一天必須消費五瓶蛋黃醬,要讀就讀magazine啥的…

萬事屋三人:神樂身為夜兔,為了對抗自己的渴望血的戰鬥慾望來到地球,證明自己不是戰鬥機器,這是她的道。新八為了守護姐上(果然是姐控)和道場還有夥伴以及提高存在感(喂!),這是他的道。銀時背負沉重的過去,但他不逃避,他將眼見的感受到的所有羈絆都全力保護到底,這是他的道。

至於其他joy3,與『武士道』精神更相距甚遠。假髮組織攘夷活動為了推翻幕府改革世界(假髮你還記得嗎?),只是他的道。阪本遨遊太空行商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世界,這是他的道。高杉背負仇恨,一心想要破壞以報失去恩師之恨,這是他的(中二)道。

新八說一旦保護的東西就要保護到底,這才是武士之道!所以銀魂中有『武士道』,但不全是『武士道』。銀魂的所有有血有肉的人物(包括故去的〒_〒)互相都連接著看不見的線,他們守護著或是秉承下來的精神或是重視的夥伴,這才是他們的武士之道!

就我個人來說,深究宣揚的精神,核心本就不是我看銀魂的武士之道,那種東西我早就撒上拉麵湯丟掉了。

標籤:-日本動漫 -銀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