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該如何評價和讀解《臥虎藏龍》?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到底該如何評價和讀解《臥虎藏龍》?

2018年10月1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這兩天又重看了這個電影,老實說,我依然覺得怪怪。諸多評論裡面關於電影對於人性的刻畫和反思,我看著都覺得影片隔靴搔癢。所謂道家的哲學思維,在影片中也是粗糙的很,僅觸及皮毛,不知道是否我眼拙。許多情節有前無後,起承轉合也顯得突兀的很,人物塑造有的馬馬虎虎,有的來不及說,有的就是生拉硬拽……

請問,是否該影片微言大義,處處有玄機?又或者這是一部給外國人看的武俠片,敘事邏輯都不是我等人能懂?

李慕白對玉嬌龍到底有沒有情慾?是否像這篇文章中所寫的那樣:movie.douban.com/review?

老實說我諸段回推,文中所言,只能是勉強成立……

不否認其在畫面意境的營造上,有開創一派新局面的作用,但是否很多情況下,該影片被過度讀解?

【yolfilm的回答(49票)】:

-

一、技術。

好萊塢電影圈,一直對於「淫於技」的作品,帶有一定的排斥感。比如科幻片,比如槍戰動作,一般很難入奧斯卡評審的法眼,只因,「技術」永遠會過時,所有的「技術」,呈現再精美,再壯觀,過幾年一定會落伍過時。

尤其是奧斯卡,他們要選的,是能夠超乎時間而存在的精品。

臥虎藏龍的好,首先,它有許多技術,而這些技術是那樣的動人,那樣的新穎,那樣的美不勝收。比如俯拍的飛簷走壁,比如竹林中的對峙,比如天井中的刀劈劍,這麼多年過去了,那些畫面依然在我腦海,歷歷在目。

它不會過時。臥虎藏龍的技術,不會過時。

永遠別忘記,奧斯卡是一群專業人士的評選結果,臥虎藏龍的技術是不是真到到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不是的,九零,甚至八零年代的港產武打片,比它利害的東西,多了去。但,臥虎藏龍有一種能「超脫時空而存在」氣氛。我不知如何形容,勉為其難地說,就是「一種讀書人想像的幽雅氣氛」,為了保住這份幽雅,李安拚命用辛苦的方式去呈現出來,也許他可以用藍幕,或是用更多一點的鋼絲,但,他沒有用。

李安創造出來了一種像幻覺般,夢境一般的中國功夫畫面。

以前的楚原嚐試作過,以前的胡金銓嚐試作過,有的人成功了,受到肯定,有的人沒有。

說臥虎藏龍的價值,不能離開裏面那些武打的設計,它是有高度的,有創新的,也有企圖,更有一個弘大的美學觀,在後面統御架構,是李安這樣的導演,主持的技術開發,以及這些技術使用時的創作態度,是這些東西,被上千個評審委員給察覺了。

我相信,這些評審委員一定看過無數的功夫武打、動作特技電影,但,臥虎藏龍,就是與人不同。

歷史上,能給人這種全新視覺感受的中國武打導演,其實沒有幾個。

能夠和李安評比的,幾乎只有日本的黑澤明。

李安得獎,沒有一絲一毫的僥倖。

二、人文。

臥虎藏龍,其實是很虛無的電影。

裏面的俠客,為一個官員奔走,奔走的原因,是放浪行跡,不受管束的官員子女,是因為一個青少年的惡行,這個俠客必需千里追蹤,最終,犧牲了自己生命。

臨死前,他才拚命完成了自己武功修為一直突破不了的那個關卡,完成了,死了。

那個青少年,自慚形穢,也自殺死了。(自殺,在基督教教義裏,是多不能讓人接受的事?)

整個臥虎藏龍的劇情,其實就是無稽加上無稽,不是為了拯救黎民蒼生,不是為了抵抗暴力強權,不是為了保護忠良之後,不是為了彰顯公平正義。

它啥都不是。

就是徒勞的追逐,無意的爭鬥,以及最終,浪費生命的虛無。

但,也許就是這樣的全新「虛無式情節」,讓臥虎藏龍,有了完全不一樣的全新閱讀感受。

都死了也無所謂,他們曾經奮戰過,所以,他們存在。

全新的存在主義式,中國哲理的武俠電影呀(我瞎掰的名辭),多好。

這樣奇怪的,從未出現過,給中國電影史開山立碑的「新奇特」電影,怎麼能不得獎?

(更何況,這片子,還是我們美國人哥倫比亞公司投錢拍的?)

(臥虎藏龍,戲裏到戲外,政治多正確?)

-

【張書瑋的回答(9票)】:

首先你要知道,整個故事由五部小說組成,所以情節上很多細節,你需要自己去補充完整。這個片子李安絕對沒有去闡釋道家的思想,他是用一種西方人最能理解的方式去講中國人的傳統觀念是如何束縛中國人自己的。你要看了那五本小說也就知道,作者描寫的是在傳統和道德包袱下的中國人因此受到的折磨和苦難。

雖然李安西化了這部小說,但不等於這個邏輯不正確。另外,邏輯本來就是西方的產物,東方文化裡面沒有邏輯這件東西。很多中國人的所謂「邏輯」,是在講常理。但常理是靠不住的,無法推論和演繹。所以題主你的問題裡面有很多問題。至於豆瓣那文章,的確是過度解讀。但是這一篇過度解讀了,不等於這部電影不該有任何解讀。這也是題主沒有邏輯的地方。

【羅登的回答(4票)】:

我自問自答一點,單就人物塑造來看,我舉得真正出彩的人物反而只是原本李安很不重視的李慕白,其他人物,都感覺若即若離,不直指人心,並且很多人物沒有結局。

羅小虎:很失敗,其模式化的人物塑造也就罷了,一點個性都沒有,李慕白一句話叫在武當山等,答應的比小貓還乖,真心失望,當然李安可能沒有太用力。

碧眼狐狸:模式化,沒有內心世界,死的很廉價。

劉泰保:小說中極為重要的人物徹底淪落到打醬油,乾脆不出現豈不更好?

俞秀蓮:還是顯得蒼白,說服力不夠,最後也不知道其結果如何,只知道放下李慕白屍體離去……李安在訪談中大談特談的性格塑造,似乎也雷聲大雨點小。

玉嬌龍:關鍵的問題在於,她到底活在這個世界上要做什麼?她的人生目標是什麼?當然可以給出各種回答,但是哪一個回答是電影真正給的?很類似《天國王朝》裡面的男主角貝利安,行事動機和世界觀模糊。

李慕白:篇幅所限,沒有完全展開,臨死前的告白,顯得鋪墊不夠……

當然很多人可能覺得我沒看懂,我也只是覺得我看了這麼多遍,依然有如此感覺,似乎必有原因。貌似人物標籤都有,但是內容不夠。

【申哲的回答(3票)】:

樓上都講了很多,我來說說李安在武打場面上的創新。

假如武打戲拍的足夠多,會不會把所有場景都拍完,讓後人無處創新,無路可走,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李安給出了他的答案。

就拿輕功這種古裝武打場景都會涉及的功夫來講,一般導演在拍攝時會採取兩種方法:

  1. 胡金銓的拍攝方法,似乎源頭是從京劇中學習而來(此點待考證),拍出來的輕功優柔綿長,一躍千里,大家可回想《獨臂刀》中姜大衛躍起的那種感覺,或者狄龍年輕時在古裝武打戲中的表演,類似於張徹,楚原可以歸納到此種方式;
  2. 徐克使用的快速剪輯的方法,可已從《笑傲江湖》算起,不知大家可否回想起東方不敗一躍而起的鏡頭,好似一條白綾,從眼前一晃而過,使用快速凌厲的剪輯,讓人應接不暇,充分發揮了電影的特長:不在乎你拍的是什麼,關鍵在於你給觀眾展現的是什麼?徐克的電影看了讓人大呼過癮,拍攝時一般很少使用長鏡頭,只拍起點或者終點。

但李安在拍攝時,大膽使用長鏡頭,全面拍攝輕功的整個過程,在玉蛟龍偷劍這場戲中,玉蛟龍和俞秀蓮在夜晚古建築群中來回追逐,李安花了大量鏡頭記錄俞秀蓮怎樣躍起怎樣落地,這種方式個人認為比較新穎。

因為輕功本身就有假的嫌疑,所以一般拍攝只是蜻蜓點水一般,並不敢呈現全貌,這是個突破。

另外不知大家是否感覺到玉蛟龍和俞秀蓮的輕功有明顯不同,一個輕盈飄忽,一個質樸有力,又同在一片黑夜中,在視覺上有強烈的對比,能夠使觀眾感覺到其武功路數不同,僅憑這點就不枉袁和平世界級武術指導的美譽。

最後附上截屏。

【Ed OBrien的回答(0票)】:

這裡不討論影響 內涵與劇情

八卦幾條:

1. 傳說是阿城的劇本,李安拍前問阿城對中國文化的看法究竟是什麼 ,阿城《棋王》的尋根文學(阿城不承認自己是尋根派)就在小說中體現傳統道家的意境

2. 看李安傳記與採訪中提到 李區別於徐克等香港導演 根本不喜歡武俠也不信武俠?

3. 李甚至不喜歡這個故事 提到電影改動與原著也很大 李說他看重了「玉嬌龍」這個人物可以做成故事, ? ? 李貌似認為好的電影永遠拍人勝過拍故事?

4. 李在採訪中大概意思是說中國的武術其實是一種舞蹈,這種美學在京劇也有體現,在配樂上讓用譚盾玉的聲音意境與在打鬥上配樂京劇的鼓點

5.提到阿城再講幾句,阿城文章中就說中國古代沒有影視中的所謂打鬥的「江湖」,實際上中國古代的「江湖」人其實是人際關係,生意場與鏢局,鏢局與土匪,人與人,人與社會,社會與社會,國家與國家。

最後想說 武俠在港片中打鬥 、美學與敘事走到了極致,李安更新了這些東西外還增加了更多的人文色彩。

【脈望齋的回答(0票)】:

僅僅在我們的語境裡談《臥虎藏龍》不夠全面,即使是由華人導演、演員以及中國故事為藍本的製作的具有中國特色的華語電影,但其設定的受眾卻是西方觀眾,以華語電影裡的武俠功夫類型作為標準,實在不是一類,即使它有不少的武打場面,但和華人觀眾的心理期望值差距甚大,於是海外叫好國內冷落也就不足為怪。李安曾表示一直想拍武俠電影以了心結,但他自身背景和人文情懷先天就決定了他的作品不可能與我們理解的武俠電影相類似。還有一個誤讀是觀眾都被李、俞的感情牽扯,實質上電影更多的是關注一個少女,即「玉嬌龍」的成長,這種造型和軌跡不符合華人社會的理想規範但落在西方環境裡則耳熟能詳,不算特殊。海外試水的中國演員有不少,但能被稱為「國際X」也僅此一人,雖然出於李安效應,但角色本身的特點也是關鍵。

【何芳的回答(0票)】:

這個電影,故事線索很簡單,視覺線索很重要,道理線索也很突出。總之,李安是想體現中國武學的美,外在的動靜之美,並體現習武之人對境界道義的追求的內在美,而且他還輕巧很高明的說了一個愛情觀,令人印象深刻。我猜李安一定明白,如果對外在的美多體現一些,對內在美少說兩句,反而留下無限暢想空間!

【宇露的回答(1票)】:

台詞1

李慕白:你也許不記得我李慕白,不過,你不會忘記我師父江南鶴吧!---當年我在九華山閉關練劍,你冒充道姑潛入武當,盜走心訣,毒害我師父,今天該是你償還這一段師門血債的時候了!

碧眼狐狸:---你師父可惜太小看女人,即使入了房幃也不肯把功夫傳給我,叫他死在女人手裡,一點不冤枉。

台詞2

李慕白:既為師徒就要以性命相見。我相信,碧眼狐狸未能泯滅了你的良心。

玉嬌龍:武當山是酒館娼寮,我不稀罕。

沒人想到雙修的問題嗎?如果李慕白收了玉嬌龍為徒,教她玄牝劍法的話.......

標籤:-電影 -美國電影 -yolfilm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