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不同的語言,會對人們的思維方式產生怎樣的影響?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使用不同的語言,會對人們的思維方式產生怎樣的影響?

2018年10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陳呆呆的回答(106票)】:

這個麼就是經典的Linguistic relativity(語言相對論),或者叫Sapir-Whorf Hypothesis。包括兩個不同程度的闡釋:strong version和weak version。

簡單點來說就是語言決定/影響了人的思想,包括世界觀和認知過程。

先甩一個wiki佔位,之後有空再來補充+舉栗子。

en.wikipedia.org/wiki/L

-----------------更新 2.2-----------------

題主在評論裡對小的如此期待,真真是莫名惶恐,趕緊把去年的notes翻出來回爐一下才敢隨便寫寫,看官們也就隨便一看吧。。。

------昏歌線------

首先明確一點,雖然理論是叫做Sapir-Whorf Hypothesis,但是事實上卻並不是在兩個人聯名著作裡提出的,而是後人根據兩人研究歸納總結的。Sapir是師傅,首先在1929年提出語言是一個和思想互有影響的完整的系統,然後他的學生Whorf,在老師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語言是參與到所有思維和行動中的,50年代Whorf死後出版的著作讓師徒兩個人的理論變得炙手可熱。

這裡插入一下,S-W Hypothesis根據絕對性,分為強弱兩個理論,分別是Linguistic relativity(語言相關論*)和Linguistic determinism(語言決定論)。前者認為,不同語言在結構上的差異(語言學特徵)是伴隨著非語言學的認知上的差異的,也就是說語言是對認知過程有所影響的。一個栗子就是彩虹的顏色啦。一個人認為彩虹有幾個顏色,事實上是由他的母語有那些基本顏色的詞彙決定的。

而後者其實差不多意思,只是表述更加絕(ba)對(dao)得多得多——語言(的結構)極大程度上地影響著,乃至決定了一個人的世界觀。舉個栗子,根據這個理論,因紐特人(愛斯基摩人)對於雪的認識就要比我們高到不知道哪裡去,因為人家對於不同狀態的雪都有全然不同的名字,人家的世界觀裡落雪、融雪、結冰的雪、風吹起來的飛雪都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換而言之,因為不同的詞彙,決定我們和住冰窟的他們不同的世界觀(至少對於雪這個事物截然不同的認識)。

好了回到歷史來,一理論誕生之後不被黑的不可能的。以喬爺喬姆斯基為首的Linguistic Universalism(語言普遍論)派就表示都是胡說八道,人類的認知是共同的,根本就沒有什麼獨屬於某一語言或者某一文化的概念,而概念在認知時是先行於語言的,因而語言和文化對認知過程就沒啥關係了。還是用雪做栗子好了,雖然我們對不同狀態的雪沒有專屬的名詞,但不代表我們無法認知到不同形態的雪,我們還是可以加一個定語來具體描述一下不同的雪。

被喬爺這麼一噴之後,學者們紛紛表示好有道理無言以對,所以現在學界普遍只保留了比較溫柔的Linguistic Relativity(語言相關論),也就是語言對思維只是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

*這些學術名詞真是翻譯無力,在wiki上的中文條目是叫做語言相對論的,但是總感覺怪怪的,而且不直觀,「相關」比較幫助理解吧

-----------------

好啦接下來都是栗子啦。

首先有一堆叫做「gasoline drums」(汽油桶)的大傢伙如下圖,周圍的人都會更加小心謹慎。

而如果這堆東西叫做「而如果這堆東西叫做「empty gasoline drums」(汽油桶)的話,人就開始不自覺地隨便起來了,香煙麼也抽起來了,煙屁股麼也開始亂扔了。

比較諷刺的是,充滿易爆氣體的空汽油桶反而更加危險。但因為emtpy這個詞就是天然地自帶無害屬性,所以人在語言的影響下,不自覺地低估了事實上的危險。

好吧,我也覺得這個並不怎麼李菊福- -

不過接下來,都是實打實的乾貨了!

Kay和Kempton,1984

被試者母語分別是英語和一個北美土著語言Tarahumara。英語詞彙中,區分綠色藍色;而Tarahumara則專有一個詞彙「siyname」來表示介於藍色和綠色之間的顏色。

試驗中,會給被試展示如下三個色塊,(這個圖好像飽和度過頭了,勉強看吧。。)然後要求選出最不同的一個。

這三個色塊之間的差距相同,所以理論上選出三者中任意一個的概率應當相同。然而,英語母語者的實驗結果顯示,B與C之間的差距被放大了,因為根據英語詞彙,B和C跨越了綠色和藍色的category boundary(種類邊際),所以C和D的差距只是藍色的不同色度,而B則是不同的綠色。在Tarahumara這種語言中,因為有專門一個詞彙來描述類似C的顏色,所以就不存在類似的鮮明的分野。這三個色塊之間的差距相同,所以理論上選出三者中任意一個的概率應當相同。然而,英語母語者的實驗結果顯示,B與C之間的差距被放大了,因為根據英語詞彙,B和C跨越了綠色和藍色的category boundary(種類邊際),所以C和D的差距只是藍色的不同色度,而B則是不同的綠色。在Tarahumara這種語言中,因為有專門一個詞彙來描述類似C的顏色,所以就不存在類似的鮮明的分野。

基於這個實驗,Kay和Kempton提出英語使用者在區分顏色時使用的Name Strategy(命名策略),也就是根據詞彙存在的分界來區分顏色。

Winawer,2007

就像上一個實驗裡提過的,人對於若干連續的事物的認識是先歸類在感知,例如將一系列顏色先簡單分成幾個大類(藍色、綠色),學名叫做color categorical perception(色彩歸類感知),理論支持是,區分不同category的顏色比區分同一個category下的顏色要快。(具體的實驗因為和語言無關掠過不談)

實驗針對英語母語者和俄語母語者。俄語中,在英語的藍色category下還存在一個category boundary來區分不同深淺的藍色,分別是「goluboy」淺藍和「siniy」深藍。試驗中,被試會被隨機展示三個不同色度的藍色,三個顏色會同時呈品字形出現,如下圖。然後被試會被要求選出下方的兩個顏色,哪個與上方的是相同的。

結果顯示,俄語母語者結果顯示,俄語母語者將兩個屬於「goluboy」的顏色認為相同的情況 遠高於將「siniy」和「goluboy」認為是同一個顏色,因為前者是within-category(種類內),而後者是cross-category(跨種類)。(←有點繞。。。怪答主中文不好。。。)

而對於英語母語的被試來說,這兩者並沒有明顯區別,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都是within-category(種類內)的情況,也就是都是藍色這個種類。

通過這個實驗,也證明了語言對於識別顏色是有一定程度影響的。

數字、記數

語言學界鼎鼎大名的亞馬遜語言Piraha!Piraha語言中只有表示一、二和很多的數詞。實驗也表明他們對於數字的概念和認知水平是非常低的,一些簡單的任務,例如重複實驗人員動作擺出幾節電池,一旦涉及三以上數字,他們的表現就開始變得十分糟糕。關於三以上數字的記憶也超出他們的能力。這個例子充分體現,由於他們的語言缺乏表示大數的詞彙,導致他們對於大數的認識也是缺失的。

Boroditsky,2001 表示時間

這次栗子是親切的普通話。

在英語和普通話裡都存在用空間方位來指示時間的用法,但兩者也存在明顯差異,比如:

- 英語中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使用水平軸上的方向表示時間:

------------------------>

過去 現在 將來

e.g. one week before,after the graduation

- 中文則既有水平方向又有垂直方向的表達方法,不過垂直方向更多些

|

|

---------現在-------->將來

|

↓將來

e.g. 上星期,下個月,前天,後年

這次實驗,包括一個priming question(大概應該翻成準備問題(?),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在目標問題之前暗示刺激記憶的過程),問題如下,被試回答是與否

而最後的目標問題(target question)也是一樣的形式,要求被試回答是與否。問題內容不同於之前提到的各種空間比喻,而是純時間用詞:而最後的目標問題(target question)也是一樣的形式,要求被試回答是與否。問題內容不同於之前提到的各種空間比喻,而是純時間用詞:

- 水平的空間-時間比喻:三月在四月之前(March comes before than April)

- 純時間用詞:三月來的比四月早(March comes earlier than April)

假設一個人的母語對他如何認知時間有影響的話,那麼:

- 普通話母語者,在垂直空間準備問題(圓球圖)之後回答純時間用詞的目標問題,會快過在水平空間準備問題(蚯蚓priming)之後的回答;

- 英語母語者,則應在水平空間準備問題之後更快。

實驗結果也證實了這個假設。

此外,對於中英雙語者來說,越早開始學習英語,他用垂直方向來比喻時間的情況就會越少。

Li和Gleitman,2002 語言與空間認知

被試站在兩張面對面的桌子中間,左側桌上擺著幾個動物玩具(如下圖,用符號表示)

┌═┐ ┌═┐

│▲│ │ │

│?│? │ │

│?│ │ │

└═┘ └═┘

然後被試向後轉180°,面對右側的桌子,把動物玩偶按之前一樣方式擺在桌上。這是可能出現兩種情況:

┌═┐ ┌═┐ ┌═┐ ┌═┐

│ │ │▲│ │ │ │? │

│ │ ?│?│ 或者 │ │ ?│?│

│ │ │?│ │ │ │▼│

└═┘ └═┘ └═┘ └═┘

左邊這種叫做絕對排列;右邊則是相對排列

這裡補充一下不同語言對位置方位的描述,是有著不同參考值的。

絕對參照:也就是指向固定不變的方位,如東南西北,代表語言瑪雅語言Tzeltal以及中國北方

相對參照:則是一個觀測者主觀參照,如前後左右,代表語言英語、荷蘭語以及中國南方

而這個實驗的結果,用絕對參照來指示方向的語言使用者會按照絕對排列來擺放玩具;而語言中傾向使用相對參照的被試則會按照相對排列來擺放玩具。說明語言對空間認知也是有影響的。

----------------再昏歌線-----------------

這個答案的栗子都是傾向於解釋語言對思想、認知存在的影響。但是這其中有些實驗還有另外一半也部分證明了Linguistic Universalism,另外也有一些更加複雜細化的實驗證明Sapir-Whorf Hypothesis只對右半腦是正確的。

簡而言之就是,答主碼不動了,還更不更看心情(逃~

【tigerho的回答(9票)】:

以顏色詞和顏色認知為例,說明語言和認知的關係吧。

套用語言學的一些例子,目前關於顏色詞和顏色認知有兩種觀點:普遍論

【不影響論】和相對論

【影響論】

————————————

具體解釋如下:

----------------

1 顏色詞和顏色認知的普遍論觀點

該理論認為,語言與認知相互獨立,語言不影響認知。具體到顏色認知領域,普遍論假設認為 ,人類視覺器官相同 ,對光譜有共同感受 。顏色詞(Color term)與顏色認知相互獨立。 Berlin等人發現雖然不同語言中基本顏色詞數目不同 , 但存在一種普遍結構 。這就是每種語言都從黑 、 白 、 紅 、 黃 、 綠 、 藍 、 紫 、 粉紅 、 橙 、 灰和棕 11 個詞中抽取基本顏色詞 ,所以基本顏色詞具有普遍認知意義。Berlin等從不同語種語系比較出發探討顏色術語 (color term) 的發展規律 。他們發現,如果一個語系只用兩個詞表示顏色,則一定是黑色與白色, 如果要用三個詞,則第三個詞一定是紅色 ,如果用四個顏色的詞 ,則第四個詞一定來自黃、綠、藍中的一個。他提出顏色名稱發展的次序是黑與白,然後是紅,再後是黃、綠、藍,最後是棕、橙、紫色。張積家等人[9]發現兒童對不同顏色命名能力的發展有先後:最先正確命名白、黑、紅 ,然後是黃、綠、藍和粉紅 , 再次是紫、橙、灰和棕。這與Berlin等人[提出的顏色名稱發展順序發展的順序非常相似。另外,Heider&Olivier發現, 語言中只有兩個顏色詞的Dan族人的顏色認知和顏色記憶與英語講話者並無顯著差異。

------------------------------------------------

2. 顏色詞與顏色認知的相對論觀點

這種觀點通常會與Whorf假設(Whorf,1956)相提並論,這種關聯論者(Whorf假設)認為人類的認知與母語有關(弱假設)甚至母語對人類認知有決定性作用(強假設)。具體到顏色認知領域中,語言關聯性假設則認為, 不同語言對顏色的分類是顏色詞切分顏色世界的證據。連續光譜上的顏色客觀存在, 不同語言卻有不同的分類。Kay等人比較了英語和Tarahumara語 ( 一種印第安人語言)被試的顏色操作。給被試呈現三種顏色, 兩種是藍和綠, 第三種處在二者之間, 要求被試決定它同藍接近還是同綠接近。英語被試將它分在藍—綠邊界的某一邊, Tarahumara語被試則未這樣做, 因為在他們的語言中沒有藍-綠區分, 只用一個顏色詞代表藍和綠。Davidoff 等人用Berinmo人 (一個保持石器時代特點的部落)重複了Heider用Dani族人所做的實驗。發現顏色分類不具有普遍性,語言在相當程度上影響人們的顏色分類。

----------------------------------

最近顏色知覺領域中的支持語言影響認知的(whorf假設)的研究佔上峰。顏色知覺既是一個視覺生理現象,也是一個社會文化現象。所以研究的路徑有兩種:一種,是腦生理學研究的微觀路徑,主要就是運用行為實驗、ERP、fMRI等方法,研究顏色範疇知覺激活的腦半球(區域)與語言激活的腦半球(區域)的關係。如:Gilbert等人(2006)[28],Drivonikou等人(2007)[29]等人對成人被試運用的視覺搜索範式進行研究發現,成人的右視野-左腦在分辨顏色時具有顯著的優勢。由於左腦是主要的語言腦,所以這些研究認為,語言與顏色知覺有關。Franklin等人(2008a,2008b)[30][31],運用眼動技術對嬰幼兒的顏色區分情況進行研究發現,不知道顏色術語的嬰幼兒的右腦是顏色分辨的優勢腦,而知道顏色術語的幼兒的的顏色分辨優勢腦卻是左腦,顏色詞的習得是顏色分辨優勢腦從右腦轉換到左腦的本質原因 。周柯、莫雷和譚力海等人(2010,2011)[32][33]的研究運用核磁共振技術、視覺搜索範式和人工學習範式發現,人工顏色詞的學習使處於左腦V2/V3區和小腦區的灰質體積顯著增加。以上的研究發現:顏色分辨的優勢腦是左腦,而左腦又是主要的語言腦之所在,並且語言的學習會對顏色分辨產生巨大的影響,故以上的腦生理學研究表明,語言確實會影響顏色知覺。另一種,是通過不同語言和文化的跨文化研究的宏觀路徑,確定不同語言和文化背景的人的顏色知覺是否一致,如前面所述的外國學者對原始部落、英語人、希臘人、韓國人、俄羅斯人、日本人、越南人等比較研究,還有中國學者對國內少數民族的研究。兩條路徑從多角度、多領域討論了語言、文化與顏色知覺的關係。

顏色範疇知覺效應說明,語言不僅能影響人的高級心理過程,還可以影響人類的低級心理學過程,甚至感知覺。除了顏色知覺以外,Bylund, E和Athanasopoulos, P.(2013)對南非的科薩人研究發現語言會影響空間知覺。他們在對瑞典語和英語的研究發現語法的不同會影響人們對環境信息的編碼方式,並由此影響人們的知覺。Athanasopoulos, P和Chise Kasai(2011)還發現語言會影響範疇知覺,英語單語者更喜歡根據表面特徵(如顏色、形狀)對物體進行分類,日語單詞者更喜歡根據物體的內在特徵(如材質)對物體進行分類。然而,對將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日英雙語者的研究發現,英語的學習會讓日本人更傾向於用物體的表面特徵進行分類。

【詹衎的回答(52票)】:

使用不同的語言。。。嗯。。。我的第一反應是C++,Java,PHP,Python。。。嗯。。。就醬

【俞青舒的回答(15票)】:

謝邀。

這學期剛好有學到語言和思維的相關內容,不過按學的來講感覺太學術,而且也已經有相關的回答了(薩丕爾)。所以用自己做例子回答一下。

從母語說起。

我的母語是粵語和普通話。

用你在問題中的例子「看」,這是普通話;粵語則是「睇」,也有「看」(文白差異)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並不可以說粵語和普通話的思維模式不一樣,因為動詞雖然不同,但是表義和搭配是相近的:看(睇)電視,看(睇)書,看一下(睇下)……

在這一個詞語上近乎沒有差異,但是其他的詞語表達會有很大的不同。像是粵語中的「紙」和普通話中的「紙」表義的範圍就不同,粵語的「紙」還可以表示錢。

粵語和普通話是屬於同語族的語言,在語言的使用上差異不可謂小。那這樣的差異是不是說明認識思維的差異呢?就我個人看來,這裡的語言並沒有過多的表現思維的差異。

所以人們常說語言和思維的差異性其實要到民族的範疇才可以談。那從這個角度來說,並不是語言在影響思維,而是不同的民族本來就有不同的思維,他們不同的思維在該民族語言起源之時就已經有所表現。

那麼接著就說說外語。(法、意學得很淺,只是初學,有錯請指正)

英語中看電影是watch a movie 或者see a film,看書是read a book,看一下則是have a look

意大利語裡guardare是「看」(相當於英語的watch),vedere是「看見」(相當於see)

法語裡lire相當於英語裡面的read即「讀」的意思;voir相當於英語裡面的see即「看」的意思;regarder相當於英語裡面的look也是「看」的意思。

從舉例的方式就可以看出,三種語言的詞語儘管書寫不一樣,但用法是接近的。

那麼將它們和我們熟悉的漢語對比,能夠得出的是這三種語言對於表示「看」這一意義分類要細於現代漢語,在不同的情況需要不同的詞語,構成不同的搭配,以達到表義的準確。

難道說中文表義是較外語模糊嗎?其實不然,我們還有「顧、視、觀、見、眺、睹、望……」這樣的詞語去表示「看」的不同的細緻意義。

我自己是一個多語言學習者,在學習過程中會明顯的感覺到民族思維的不同。但我覺得不是語言讓我認識到思維的不同,不是語言在影響各個地區各個國家的人的思維,而是思維在影響語言的表達。到底什麼詞語表達是詳細的,什麼詞語表達是粗略的,是該民族該社會約定俗成的結果。

抱歉回答有些混亂,不知道有沒有答出題主想要的內容。

【戴雨聰的回答(1票)】:

謝謝邀請! 首先,系統功能語言學將文化語境置於話語語境模型的最高層級,悉尼學派還將意識形態置於文化語境之上,但無論哪種認識都明確表明不同的話語模式源於且實現不同的文化,價值觀以及意識形態。話語模式差異較大的語言自然也就源於並反映了不同的文化和價值觀。

在系統功能語言學看來,話語模式差異主要表現在三大元功能的實現模式的差異上。您說的例子主要涉及的是概念功能實現方式上的差別,更詳細地說,是為「看」這個行為過程建立的分類體繫上的差別。但對其進行的理解應從詞彙語法層上升到語義層及之上。從語義層看,「看」,「讀」如同「watch」和「read」等一樣表徵了在行為細緻程度上存在差異的行為過程。因此,就如同我們可以說「看書」也可以說「讀書」,英語使用者也同樣可以說「read a movie」和「watch a movie」,只是表徵的語義或行為過程的精細程度和強調的方面不同罷了。(「watch a movie」更常見,因為它表徵的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種活動。但「read a movie」強調是在品味或解讀電影,在一種日常活動的基礎上增加了特定語境下的特定語義,因此較為少見,但不是錯誤)。從語境層次看,在這一例子中,漢英兩種語言的差別主要源自於不同語言群體對於行為過程分類精密度的高低需要。簡單說,漢語重意合,英語重形合,因此漢語對於行為過程分類的嚴謹性要求不高,固定搭配的固定性也就不是很強。形合與意合背後的文化差異需要進一步的論述,樓主如需深入瞭解可再查詢。

【AlexWANG的回答(3票)】:

謝邀,第一次在知乎上正(mai)經(nong)答(xue)題(wen),若有輸入錯誤或者答得不明瞭的地方,還請在評論指出。

-----------------------隔離廢話的分割線-----------------------

首先要講的是,題主的提問,正是語言相對性原理(The Principle of Linguistic Relativity)的萌芽。

1929年,一個名叫薩丕爾(Sapir,Edward;1884~1939)發表了一篇名為「語言學的科學地位」一文,文中薩丕爾以非常明確的態度闡述了以下觀點。

「一個民族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實際上是受自己語言所支配的。」

該文發表十年後,薩丕爾門下的一個名叫沃爾夫(Benjamin Lee Whorf 1897~1941)的研究員對這一理論進行了深化。

為紀念薩丕爾與沃爾夫二人對這一理論的貢獻,「語言決定使用者的世界觀」這一思想又被叫做「薩丕爾沃爾夫假說」。但是起初,這一理論曾經被稱為公理,由於被其他學者反對得多了,降級成了假說。

起源說完了,接下來該到舉例子的時間了。

-----------------------栗子來了-----------------------

以下為流傳甚廣的例子。

在生活於北美的愛斯基摩人所使用的因紐特語中,用於描述「雪」這一概念的單詞達到數十種之多,遠超其他語言。生活在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等北極圈附近的因紐特人,對於他們而言,和雪打交道是生活必不可少。自然而然的,他們對自然和雪變得敏感,圍繞「雪」而產生的詞語也變得豐富。因此,因紐特人的世界觀也由於他們語言而頻頻與「雪」這個概念掛鉤。

很有道理是不是,它作為一個經典例子無數次的在各個國家的教材上出現過。

但是,只可惜,它是偽造的。

這是有名的愛斯基摩詞彙大騙局,因紐特語中,「雪」這個概念本身的詞根只有三個(kaniq、apun和aniu)。

-----------------------又一栗子來了-----------------------

那麼我們來談談中文。

請看以每字三秒的超慢速度閱讀下三個個詞語。

「彩虹的顏色」

「數字」

「多少」

當你看到上面這些詞,有多少個人聯想到了「7」這個數字,有多少人想到了「5」這個數字?

如果你問問身邊的人,「彩虹有幾種顏色?」,他們又會如何回答?

從小我們就被老師教導,「七色彩虹」,學唱《七色光之歌》。每當說起彩虹,都離不開一個七字。

對於「彩虹究竟有幾色」這一問題,世界各地人民又是怎麼回答的呢?

八色:非洲阿爾部落

七色:日本 韓國 荷蘭

六色:美國 英國

五色:法國 德國 墨西哥

四色:俄國 東南亞各國

三色:台灣土著民,非洲chiShona語族

二色:非洲巴薩語族,日本沖繩

當這些人回答「你為什麼那麼覺得?」這一問題時,引用母語詞組的人占最大比例。

------------------------下面是思考時間------------------------

先請各位數數,彩虹究竟有多少色?

你覺得你世界觀變了嗎?

---------------------寫在最後---------------------

文中盡量避免使用專業詞彙與理論。可能加上些語言學理論,昇華一下比較好,看情況更新。

參考文獻如果有需要請留言,我敲出來就是。

圖片皆來自網絡,並且用了英語Google,日本bing,中文百度上的彩虹圖片。說不定你會認為世界各地彩虹顏色不一樣呢(呵呵)。

【MaiaMariola的回答(2票)】:

謝邀。既然題主用「看」舉例,那我也先從這個字開始說。

首先,《現代漢語詞典》中,看(kan)的意思有:

1使視線接觸人或物:~書|~電影|~了他一眼。

2觀察並加以判斷:我~他是個可靠的人|你~這個辦法好不好。

3訪問:~望|~朋友。

4對待:~待|另眼相~|別拿我當外人~。

5診治:王大夫把我的病~好了。

6照料:照~|衣帽自~。

7用在表示動作或變化的詞或詞組前面,表示預見到某種變化趨勢,或者提醒對方注意可能發生或將要發生的某種不好的事情或情況:行情~漲|別跑!~摔著!|~飯快涼了,快吃吧。8用在動詞或動詞結構後面,表示試一試(前面的動詞常用重疊式):想想~|找找~|等一等~|評評理~|先做幾天~。

可以看出,「看書」、「看電影」用的都是「看」的第一個義項,雖然這兩種「看」側重的並不一樣,「看書」是看靜態的東西,同時帶有理解、記憶的過程;「看電視」看得則是動態、常伴有聲音的畫面,但這兩種看的共同點都是視線接觸到了人或物,因此從這一層面上來說,用「看」是沒有問題的。

其次,再看"read"和"watch"這兩個單詞。

read: vt.& vi.閱讀,朗讀; 顯示; 研究; 看得懂

vt.顯示; 閱讀; 讀懂,理解

n.閱讀; 讀物; 讀書; 裡德(人名)

adj.被朗讀的; 博識的; 博覽的; 有學問的

watch: vt. 注視,注意; 看守,監視; 守候(機會等); 密切注意.

n. 表; 值夜,值班; 看守,監視; 值班人員. vi. 觀看; 注視; 守候; 看守. 網絡. 手

表;; 鐘錶;; 觀看;; 注視.

同樣可以看出,"read"多是側重「讀」,只是在翻譯成中文的過程中,考慮到漢語使用者的說話習慣,因此翻譯成了「看」,但絕不是說這個詞就是具有所有「看」義項,兩個詞在意義上有交叉,但不是包含關係。同理可得"watch"。

最後說世界觀。網絡普及後,產生了很多新詞,有「十動然拒」這種由於事件產生的新詞,也有「校長」、「乾爹」這類被賦予了新含義的詞,這些都反映了各種社會現象和事件,但語言是相對滯後於文化的,語言只是反映了文化,如果先發明了一個詞,我們再從生活中抓一個事物來和它對應,不就犯了唯心主義的錯誤了麼。影響人們世界觀的因素很多,諸如生活環境、接受到的教育、宗教等,如果說僅僅是使用了不同的語言,認知和反應上就大相逕庭,從而產生非常不同的世界觀,未免太絕對了。

【陳大氣的回答(1票)】:

是被文化歷史思想所影響,對客觀物體的理解,不同的語言也可以達到同樣的認知。產生不同思維主要在於心裡積澱和文化背景身邊環境。思維模式其本質是認識世界的方式,認識到一定層面後,語言就是工具,背後所帶來的文化傾向被削減,這樣不同語言環境的對世界的認知就能更加趨同。

【RyanYeung的回答(1票)】:

作為一個語言學渣渣突然被邀請也是受「精」了。首先不同的語碼的結構不同。像漢語是孤立語,依靠的詞序,虛詞還有音調來表達語法意義。英文屬於曲折語。所以結構上就不一樣。人腦對語言邏輯的認知現在還沒有定論吧。題主舉的例子「看」對應英文中的各類不同「看」的不同意義。其實中文對「看」也有不同的詞義。比如:閱讀、觀看等。至於說因為語言不同產生的「非常」不同的世界觀,本身命題就不太好。只能說對客觀事物在認知上沒有太大的區別,媽媽和爸爸這個稱呼沒什麼認知上的不同吧,能證實的是,不同的語言之間的差異造成的思維方式的差異是有的。匆忙之下回答,望不見笑。

【MaiaMariola的回答(1票)】:

我也好驚喜!居然被邀請來回答問題了。。。第一次在知乎答題~我是一直相信這個觀點的,然而這只是我的感性認識。這個問題過於複雜,涉及到很多方面……我沒有讀過相關的書,但是的確,我們對於不同的文字有不同的感覺,在翻譯的時候常常能感覺到有些東西「就是翻不出來」,因為在人家的世界觀裡就是沒有這種說法的,在一些已經約定俗成但是仍保留原始意象的慣用語裡,既保留意思通暢讓中國人易於理解,又能體現出英語或者西語這個詞本身的特色是幾乎不可能完全做到的。這也許就是語言的魅力,在讀外國譯著時我們體會到的某些新奇的感覺,在國外讀者看來也許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句俗語而已。我的一個外國朋友學習中文時,特別喜歡這一句話「雲開太陽出來」,她覺得像詩一樣。但是其實對於我們,「雲開日出」才有一點點詩歌的味道,而且還是一句有點俗的詩。可是因為初學者的障礙,她理解這句話是用的母語邏輯,也可以說是問題中的「世界觀」,將我們語言中的意象轉化成她的母語,再通過對於這些意像在母語中帶給人的感受和世界觀的印記來進行理解和審美,就發現了一個她認為的「漂亮極了」的普普通通的中文句子。希望能幫到你~

【YUYOYO的回答(1票)】:

謝邀

作為一名語言初階學習者,體會大概從語法中得來

譬如日文中敬簡體的轉換、授受動詞的使用,大概對人思維方式影響的體現在更為縝密、客氣的說話方式上

【榣木的回答(1票)】:

多謝邀請。

學不同的語言形成不同的思維方式這個,其實我個人覺得不是特別明顯吧。

思維方式屬於一種很主觀的東西,

如果非要說思維方式的話應該是和語言客觀存在的文化背景有關。

就哲學的範疇來講的話你提到的影響人生觀世界觀我覺得不至於,

這種東西是一種全人類範疇的存在,應該不至於被不同的語言所影響。

【Firdewis的回答(1票)】:

沒人吐槽一下屈折語……主賓謂結構的語言麼?

讀書:men(我)kitabni(書,賓格)oquymen(oqu 讀 ymen 我)

看電影,我 電影 看 我

ˊ_>ˋ有沒有感覺新疆人說話倒裝

干撒你

干撒的呢你

干撒了你

這絕對不是故意的……

【木子的回答(1票)】:

我有一位日本同學,她在美國留學,來中國交換。說日語的時候溫柔又可愛,說中文的時候斯文有理,說英文的時候…略爺們

【YeHwang的回答(1票)】:

被邀請回答問題可謂受寵若驚。可這個題目也太寬泛了,題主是要寫畢業論文嗎?

簡單地說:是的,語言和思維方式確實存在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的關係。

複雜地說:谷歌學術上隨便一搜「language and cognition」就有一百八十五萬份論文在討論這個問題,所以大家請暢所欲言吧,我還是退下碼代碼去了,謝謝。

【sanzhang的回答(4票)】:

語言當然會影響或塑造人的思維,我們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在使用語言組織我們的抽像思維。這就意味著某一種語言背後的思維模式也會隨著語言的輸入而輸入。比如英語中quickly和well是轉折關係;而漢語中是並列關係:又快又好。同時語言又代表著特定的文化身份。你說某一種語言,在無形中,你就會接受或認可該語言背後的文化。你的思維也就具有文化的局限性了。不同的語言所包含的價值觀和世界觀也是不同的。比如英語對河魚的分類含糊不清,而漢語就大為豐富。那麼如果你一出生就說英語,你估計不會像中國人這樣熱愛魚肉。在比如螃蟹,漢語有「吃螃蟹」一說,西方卻沒有,所以他們認為螃蟹是不能吃的。另外,有證據表明,說兩種語言的人是在用兩套思維模式分別進行語言組織。所以就有了薩丕爾—伍爾夫假說,認為語言決定思維。

當然這個假說遭到很多反對。現在也有明顯的證據表明語言只是人類認知的一部分。比如有一個病例:某癲癇病人在一次犯病中喪失了讀寫和說的能力,卻仍然完成了一系列的思維活動,並完成若干項任務。從一點來看,語言並不是思維的全部。人們在生氣、高興或悲傷等情緒的影響下,也是有思維活動的,但未必有語言組織思維。另外很多文化因素對文化氛圍的營造也是脫離語言的。你置身於某個古色古香的村落中,你可能對建築的特色大為讚歎,但你對該地文化的感知未必就能說的出來。相應而言,文化對思維的影響不一定是通過語言實現的。

綜上,使用不同的語言會豐富你的思維,但本質上未必能決定你的思維。

【Autoria的回答(0票)】:

漢語沒有明確時態所以用中文的人比較喜歡一直存錢。

【閆存烽的回答(0票)】:

使用面向對像語言的人思維確實不一樣,影響很大

【lulucao的回答(0票)】:

不請自來

我沒有什麼研究,就是感覺說中文(普通話)人更感性一點,說方言(揚州話)人更家長裡短一些,說英文的時候更學術更追求高效率。真的是考慮同一個問題答案和思維方式都會不一樣的

不過可能也和英文是授課語言,我又不怎麼和local玩得開有關……

標籤:-心理學 -語言 -日常心理分析 -文化 -語言文化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