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強調金融改革要補課,推進政策性銀行改革的目的是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周小川強調金融改革要補課,推進政策性銀行改革的目的是什麼?

2018年10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SgtPepper的回答(16票)】:

這個講話稿非常好,大致是中國金融改革的簡介,你或許多少知道一些,系統的看一遍無甚壞處,推薦國內金融從業者都看一遍。我這裡只聊聊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的事。

中國目前的政策性金融機構有4家,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農業發展銀行、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之所以叫「政策性」,顧名思義,成立的目的和經營的業務應該都是政策性的。但在實際經營過程中,政策性的目的造成了人員和公司治理的「政策性」,不重視成本和盈虧,管理混亂、發展緩慢,加上做大做強的衝動,造成了利用政府資源盲目擴張、拿著低成本負債與商業機構惡意競爭、不注重業務質量和業績回報等一系列問題,用優惠政策打擦邊球甚至腐敗,讓這些機構的經營成果和政策效果大大降低。如果說他們就是股改前的四行,或許是那麼個意思。

但是,這四家政策性機構從最初的基礎設計方面,就是有瑕疵的。沒有專門立法、公司治理機制不健全、決策缺乏有效監管、賬務管理混亂兩類業務不分、股東不清晰權利無人行使等一系列問題,加上政策性業務都是與國企、地方政府相關聯,出了問題導致無從追責互相推諉。所以從最初設立到實際運行再到經營結果,都難以讓人放心。

說回來,是不是真的需要政策性機構?商業機構天然逐利的性質讓他們無法行使政府資源分配方面的意圖。長期基建項目、鼓勵出口項目、農業信貸支持、小微企業支持,這些商業機構微利甚至虧損的業務,若完全交由市場處理將大大滿足不了需求。這些某種程度上的准公共品、准公共資源需要由專業的機構開展,就是政策性金融機構產生的原因。美國有進出口銀行、SBA,德國有復興信貸銀行,日本有政策金融公庫,世界主要國家都在不同時期設立過政策性金融機構,支持特定政策和特定對像發展。當然,中國也需要,特別是97亞洲金融危機之後,原有的公私不分的金融機構大量轉為商業機構以後,就需要專門的機構來承擔這種職責。

推動政策性金融機構進一步改革的目的,當然是讓他們運行的效率增加,發揮的作用增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就需要建立現代公司治理機制,加強監管,在保持不出大窟窿的基礎上長久經營,當然這些的前提是完成國家的任務。在開行、口行的改革中,人民銀行積極參與其中,這背後是有深意的。人民銀行更深的介入到機構日常經營中,一個好處是多元化股東結構,與原有的單一股東相比多少有點制衡;一個好處是這兩家機構可以作為人民銀行公開市場操作的抓手,開行和口行都是同業市場比較大的參與者,特別是開行。所以最終改革的結果,也許不僅僅是完善了幾家機構的治理,還可能會影響未來人民銀行公開市場操作。

【田隆濤的回答(12票)】:

我認為這篇文章寫的非常的好,值得做金融的人反覆的讀。(當然我一直做的是國外市場,正準備轉軌做國內市場,可能對於大神來說這篇文章就有點老生重彈)

這篇文章讀起來是周的總結報告,的確像小二說的那樣可能是退休前的總結發言,所以其實很全面的概括了央行的邏輯思路。

央行的邏輯主要是「六化」,健康化,規範化,專業化,市場化,國際化,多元化。而這六化,前三化是一體,是央行看來後三化的基礎。後三化之間,央行也明顯偏向於層層推進,希望在做好市場價的情況下才圖謀國際化,而對於多元化,個人感覺央行其實不是很支持,覺得國家金融水準還沒到這一步,不能隨便推行。

前三化,是周的主要功績,是從97年開始爆發問題,到02年解決問題,到08年重新堆積問題。如果你問我,這三化做到了沒?我覺得不能說100%做到了,而且央行也應該是同樣的意見,就是08年的金融危機耽誤了這前三化,導致了現在要補課,或者說現在很多的不穩定。感覺央行的邏輯是很清晰的,02-08把金融市場做穩定,如果沒有08金融危機,是準備馬上推進市場化,那個節點應該說是金融市場改革的最佳節點。但是08的金融危機導致市場化進程耽擱了,然後國家重新回到了金融機構必須以國家意志為先,重新回到了97金融危機模式,這也就導致了金融市場可能把02-08好不容易打下的健康化基礎動搖了(重新槓桿化,表內資產水平下降)。

那也就是說本來97出問題,02-08解決前三化,再有個五年時間做到市場化國際化,整個國家金融體系的建設就基本完成。但是09危機一弄,4w億加上金融系統的國家意志建設,導致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可能最基本的健康化也不一定成立了。那麼在這種基礎下,為什麼央行還要強推市場化呢?我覺得這跟周的期限快到了有關係,他應該是很想在他的任內把金融市場的根基打好,怕下屆的人頂不住壓力,走回頭路開回頭車。所以現在推得市場化,其實是阻力很大的,危險也很大的。

至於國際化,個人感覺央行對國際化的期望其實不是很高,這個國際化的速度其實是出乎他們的預料,做的是個順水推舟的事。感覺周知道sdr的實際意義不大,當然如果能做成,就算是個象徵意義也值得,最起碼跟上面好交代,也可以繼續推行他其他的目標。

多元化,個人感覺央行基本上是反對意見的,因為覺得金融水平沒有到這一步,這個看法我十分支持,看看現在遍地的p2p旁氏,就知道這個節點推這個,基本就是找死,只會一地雞毛。說明互聯網金融應該是國家互聯網+弄出來的畸形產品,不是央行大力支持的項目。

ps:國家治理危機的思路也是周裡面值得反覆讀的,97年危機,國家保國企保就業,銀行為了救經濟,在壞賬高達25%的情況下,加大放貸,支持國家宏觀政策。四大銀行硬扛壞賬,因為當時沒有擠兌,所以銀行是在破產狀況下硬扛了過來。等經濟緩過來之後,銀行把壞賬低折價給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央媽同時用外匯占款補助銀行的洞,然後再資產表好看的情況下,重新進入資本市場補助資本。當然因為經濟發展,當年的壞賬都成了好東西,四大銀行,資產公司,國家都賺了個盆滿瓢滿。

但是裡面具體提到了對於城商行和中等商業銀行,是銀行自己承擔虧損的,銀行是沒有幫忙補助資本的。這個存款保證金製度的出台應該也是為這些小銀行打的預防針,如果這次經濟下行嚴重,城商行和中等類型商業銀行是可能倒閉的(當然這是很極端事件)。

【自之的回答(0票)】:

最近正在看《紅色資本—中國的非凡崛起和脆弱的金融基礎》,其中對小川2005年前的金融改革著墨較多,看完來答題。

【王俊的回答(4票)】:

這篇刊登在人民銀行「官方」刊物《中國金融》上的文章說什麼並不重要

仔細讀下來,強調的內容無外乎老幾樣:匯改、利率市場化、資本項開放。唯一一個亮點,是政策性銀行改革,以前他公開說得少,這次被單獨提出來。但其實深究起來,我的理解,這篇講稿的主要意思是政策性銀行去商業化,往回改。以有效執行國家政策為前提,兼顧一些盈利性罷了。從這些年的實踐來看,自陳元卸任開行後,政策性銀行曾經一度邁出去的一隻市場化的腳已經收回來。在近年托底穩增長、定向寬鬆的獨特政策環境下,人民銀行通過PSL等創新工具定向影響政策性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已經基本把三大政策性銀行塑造成小財政部的形象——RBL,這些都不是重點。

這篇文章更像過去13年來的總結,未來工作的交接

發文的詭異時點才是關鍵哪。這篇5月末的講話,經歷4個月後,10月初才發表在一份半月刊上。聯想到大大訪美、人民幣納入SDR的大限將近、嚴重超期服役的人民幣先生的歷史使命。是否SDR的問題已經有了答案?秋褲先生的歷史使命終於有了交代?

我也不知道。

標籤:-金融 -中央銀行 -金融監管 -金融改革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