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賓·威廉姆斯 (Robin Williams) 曾經演過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羅賓·威廉姆斯 (Robin Williams) 曾經演過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角色?

2018年10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知乎用戶的回答(67票)】:

Rewind Cinema Vol.13

Insomnia

Prologue

羅賓·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走了。

我個人對這個角色最早的記憶來自《窈窕奶爸》(Mrs. Doubtfire)。當然,彼時的我年紀還小,網絡也不發達,這種電影自然是沒機會看到全本,當時能夠接觸到的電影,大多來自電視屏幕。而這部作品,則是在《環球影視》這個欄目中看到的。不知有多少人還記得這個欄目,我只記得每期節目的最後,都會有一段幾十分鐘的電影串燒,將幾部影片的主幹劇情配合影片的片段,經由旁白敘述出來。正是在這個節目中,我接觸到了羅賓·威廉姆斯出演的許多影片,也漸漸認識了這個雖然算不上帥氣,卻總是能以其笑容,讓人感到整個世界隨之明亮的男人。

再看到他,已經是自己去網上扒片的年代了,《死亡詩社》(Dead Poets Society)和《飛躍來生緣》(What Dreams May Come)讓我對他有了重新的認識。而對他最近的記憶,恐怕是兩部《博物館奇妙夜》(Night at the Museum)中的那位美國第26任總統西奧多·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蠟像了。只是想不到,為我們帶來無數歡笑的他,在生命的最後,卻一直承受著抑鬱症的折磨。

生活總是不肯向我們期盼的方向發展,對誰都一樣。

而《白夜追兇》(Insomnia)則是我個人第一次看到他完全以反派面目出現。他對沃爾特·芬奇(Walter Finch)這個作家兼殺人魔的塑造,與整部影片摻雜著大量超現實元素的現實基調相當吻合,一面是他身為偵探小說作家那理性、敏銳至極的邏輯判斷,另一面則是完全失去理性的冷血,二者摻雜在同一個人身上,已經讓人脊背發涼,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一直以喜劇演員面目示人的羅賓,這兩層反差導致的效果,實在是難以言喻。他那一直以來令人溫暖的眼神,在這裡化作了死亡凝視,空洞的眼眸中深藏著對生命的蔑視;他那一直以來給人力量的笑容,在這裡化作了無情的嘲諷,乾癟的嘴角中聚集了對整個世界的漠視。看著最後一幕陷入冰冷水面卻仍不肯閉上雙眼的他,我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什麼。

或許那是他積聚了太多年的負面情緒,終於得到了一個在表演中爆發的機會;或許是在太多的正面形象背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能夠跳出自己表演套路的反派形象;無論如何,《白夜追兇》讓我們看到了羅賓·威廉姆斯的另一面。我不願對他的生活妄加揣測,但我相信沒有任何人的生活,可以永遠如喜劇電影結局所描繪的那般溫暖和完滿。讓人笑或哭已經很難,讓觀眾流出幸福的淚水則更為難得。也許在將一切美好的感受傳遞給觀眾之後,他留給自己的,只餘那片無意義的冷漠荒野。

也許《白夜追兇》是我們僅有的,得以窺見他另一層人生體驗的機會。

誰知道呢?

The Wrong Way

這並不是個簡單的故事,但也可以簡單地說,這是個警察走上歧路的故事。經驗豐富的警官:阿爾·帕西諾扮演的威爾·多默(Will Dormer)與哈珀·艾克哈特(Hap Eckhart)來到阿拉斯加(Alaska)的小鎮奈特繆特(Nightmute),協助調查一起謀殺案。死者是一名年僅十七歲的女孩凱·康奈爾(Kay Connell),在屍檢過程中,威爾為兇手沃爾特的鎮定與冷血所震驚,決意設伏將其捉拿歸案。可惜圍捕過程因兇手對地形的熟悉而出現了偏差,在濃重的大霧裡,威爾誤殺了哈珀。受極晝困擾的威爾未能及時承認過失,卻由此受到了沃爾特的要挾,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內部調查局的審查、哈珀的死、以及那永遠不肯落下的太陽,將威爾的神經逼向了崩潰的邊緣。雖然靠著自己的力量追查出了殺手的身份,並與其正面對決,但威爾始終卻無法下定決心,將事實公諸於眾,由此受到了沃爾特的要挾。一步錯、步步錯,在沃爾特的連環陷阱下,威爾越陷越深、難以自拔。而凱的屍體卻又不肯放過他,不斷啃噬著他的良心。結案之後,負責調查哈珀死亡一案的當地警官艾莉·布爾(Ellie Bur)在威爾的反覆提醒下,終於發現了隱藏在哈珀死亡背後的真相。在向旅館老闆娘坦白了自己曾經為了將一位殘忍的殺手送入監獄而偽造證據後,威爾終於解開了心結。

此時沃爾特也敏銳地意識到了艾莉將會經由威爾揭開自己所設的謎局,決定先下手為強,將艾莉綁架,與威爾展開了最終的對決。威爾終於擊斃了沃爾特,但自己也身受重傷。艾莉想要扔掉能夠證明威爾罪證的彈殼,卻被威爾所阻止。他告訴艾莉:「不要迷失了自己的道路。」(Don』t lose your way),隨後閉上了自己疲乏已久的雙眼。

Perpetual Daylight

本片片名源自一種難以入眠的症狀,也即我們常說的「失眠症」。威爾自入住酒店後,直至最後傷重身亡,一直未曾合眼睡著。他的失眠,既來自極晝天候所帶來的不落日光,也來自於曾偽造證據後的內心隱憂與道德拷問。為了將殘忍殺害兒童的殺人犯關入牢獄,他選擇了偽造證據。但當他所追尋的正義,不再以正義的方式得以實現,這正義,又還剩幾分價值呢?從這一刻開始,威爾就已經失去了自己的立場。雖然他可以說服自己這一切只是為了整個社會的安定,然而一旦跨越這條名為「真實」的底線,便再難回頭。

當威爾在濃霧中誤殺哈珀時,他並沒有即時承認自己的失誤,而是希望將罪責推到逃亡的沃爾特身上。畢竟他本就是殘忍殺害未成年少女的兇手,而自己只是一時失手。沿著這條自我寬恕的路線走下去,他最終走向了與沃爾特的合作,將罪責安插給凱的前男友,經常對她施加暴力的蘭迪·施泰茲(Randy Stetz)。雖然在整個過程中,威爾數次想要依靠自己的努力控制局面,設下陷阱制住沃爾特,卻最終棋差一招,在濃霧中越陷越深。當一向代表正義的威爾陷入道德困境後,將無辜的他圍在中央、並一步步推入深淵的,並非沃爾特,而正是他自己所選擇的不問手段,只論結果的辦案方式。當正義走向絕對,便如同奈特謬特那不落的日光,讓人失去了正常的作息,在那無孔不入的窺探與拷問中,永無寧日。

有趣的是,身處危局中的威爾卻堅持讓艾莉去發掘自己的罪證,甚至在她按照自己的思路交出結案報告後,仍然打回讓她重新檢查。也許從邏輯上任何人都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做法,但若仔細去觀察威爾的性格,便足以理解他的這番決定。打破真實這一底線的威爾,非常清楚自己已經走上了不歸路,但在他心裡,仍存留著那個一心追求嚴懲罪犯的自我。雖然身為警察的自我敗給了身為兇手的自我,但其仍通過提點艾莉的方式,完成了對自我的審判。表面上看,這個故事分為了絕對正義的艾莉、絕對邪惡的沃爾特與位於其間,不斷搖擺的威爾,其實艾莉與沃爾特不過是威爾身上兩個自我的映射與對抗。威爾最終在與沃爾特的同歸於盡中,完成了自己的救贖。

Writer of A Killer

羅賓所扮演的沃爾特在影片中段便已露出了真容,而非像一般的偵探影片,直到最後才顯出身份。這給予了羅賓大量的空間來塑造角色,也讓沃爾特擺脫了一般反派的空洞,有了非常豐富的內涵可供觀眾咀嚼。身為一名二流偵探作家,他能從這個世界所獲得的唯一認同,來自一個不堪男友暴力,尋求安慰的未成年女孩。他身上既有一般反派的狂暴與冷血,又有著異常冷靜的偵探小說家本能。在表面上看來,他像是一個十足的無辜之人,述說著自己的不幸,將自己的罪責歸為一時激情。然而在將威爾一步步誘入自己所設陷阱的過程中,他又充分顯露了自己的後一半特質:思緒縝密到如威爾這樣的資深警探都被其耍的團團轉。

在觀眾已知沃爾特身份的前提下,將上述兩種特質整合在同一個形象中,不啻為一個巨大的挑戰,羅賓的表演,則將這份隱藏在冷靜之下的暴躁,表現地恰到好處。你甚至可以透過他那鎮定自若的敘事、閃爍的眼神、略有遲疑的語速辨認出哪些時候,他在述說事實,哪些時候,他在發揮自己的想像力,編造故事。如果說威爾的冷靜是建立在對公正的篤信上,那麼沃爾特的理性則是建立在對人類的冷漠上。正是自這一層冷漠,延展出了他身為小說家的冷靜推理與作為殺人兇手的纍纍血債。羅賓的演出,也緊緊抓住了這層冷漠進行展示,他對虐殺過程的輕描淡寫、在誣陷蘭迪時做出的有罪推定、在威脅威爾時的洋洋得意、甚至在滅口艾莉時的理所當然,都遠遠突破了人類道德的極限。沃爾特這個角色的驚悚之處,也正是在做出這些非人行為時,仍能表現的好似常人。表現這一點,恐怕沒人比羅賓·威廉姆斯更為合適。在數十年從影經歷中,他已經塑造了無數溫暖人心的平凡人物。而人們對所有這些形象的美好印象,恰恰被諾蘭運用在這部影片中,構建出了沃爾特這個冷血殺手。

Duel of A Kind

沃爾特與威爾之間的對決是這部影片最精彩的部分,兩位已近老年的演員自然無法像青年演員那樣肉搏,諾蘭也很巧妙地在這幾次對決中,大量運用環境因素,將力爭改為智鬥。影片中僅有的幾個動作場面:不論濃霧中的掃蕩、浮木上的追逐,還是水上小屋之間的對決,最終的決勝因素都取決於對環境的利用而非蠻力或技巧。當然,更精彩的部分,還是兩人之間沒有硝煙的戰爭:遊艇上的密會、審訊室內的連珠暗語,以及公路上的最後一次對話,都被兩位演員詮釋得精妙絕倫。

阿爾·帕西諾最為知名的銀幕形象除了黑手黨,便是警察了。只不過威爾與《盜火線》中的漢納不同,不再代表著絕對的正義。這位因失眠而處於崩潰邊緣的老警察,一邊要面對狡猾至極的偵探小說作家,另一邊又要面對啃噬自己良知的罪惡感。對其心理狀態的描繪,運用了大量的超現實表現手法,如威爾眼中不時出現的哈珀幻象、濃霧與浮木之下的激烈對決時,快速搖晃、不時斷裂的鏡頭,以及躺在旅館床上,在耀眼日光下,那雙逼近崩潰的血紅雙眼。威爾的精神萎頓不僅沃爾特的精神飽滿構成了鮮明的對比,也與他深陷的危機緊密同步,從初抵小城的精神矍鑠、到誤殺哈珀的自責愧疚、再到為沃爾特裹挾、推罪於人,威爾的失眠和困頓與日劇增,而在向艾莉坦白一切後,他才終於可以閉上雙眼,享受片刻的安眠,諾蘭對精神與肉體之間同步的精妙理解顯而易見。

而沃爾特,那雙縱使沉入水中仍不肯閉上的雙眼,總讓人難以放下。在他的冷血與殘暴之下,是接近瘋狂的求生本能。這雙眼睛,總讓我想起《喬喬的奇妙冒險》(Jojo』s Bizzare Adventure)第四部的最終頭目吉良吉影。吉良吉影的許多行事作風與沃爾特別無二致,以女性手臂為嗜好的他,一方面冷血地犯下無數命案,另一方面卻又努力維持著平靜的生活,甚至為此不惜大開殺戒,將一切接近真相的人抹除。荒木飛呂彥曾將這部書稱為對人類的禮讚,即使作為反派的迪奧與吉良吉影,也同樣代表了人類的一部分特質:頑強的生命力與求生意志。在與威爾的對抗中,沃爾特的求生本能毫無疑問要遠遠強於後者,但這並未為其帶來勝利。威爾之所以能贏,也許是因為在他看來,公正要遠比生命更重要。

又或許,是因為睡眠比生命更重要,你說呢?

Epilogue

很少有演員願意像羅賓·威廉姆斯這樣勇於破壞自己的形象,更別提他是一個演了一輩子喜劇的演員。羅賓敢於踏出這一步,也許意味著此時的他,已經不再為自身過往形象及聲望所囿,意圖在銀幕形象上有所突破。羅賓成功了,《白夜追兇》在票房與口碑上均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在同年的《一小時快相》(One Hour Photo)中他也延續了複雜性格的反派路線,並取得了又一次成功。隨後,羅賓回歸了觀眾所熟悉的喜劇路線,為我們留下了《博物館奇妙夜3古墓之謎》(Night at the Museum: Secret of the Tomb)這部遺作。也許你仍能背誦《死亡詩社》中基丁老師那段對於詩歌的解讀,也許你還記得《飛躍來生緣》中那美妙的畫中世界,但從今以後,你卻再也看不到他那溫暖人心的微笑了。

死神已經將他從我們身邊劫走。

我不知要如何表達自己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所受到的衝擊,更別提在聽到細節之後的感受。也許生活永遠不像我們所想像的那樣簡單,即使是這樣一位給整個世界帶來光亮的人物,也終究無法抵禦這個人世的混沌,走向了自己的毀滅。在此時,我想最好的紀念,便是默默跟著他,重複那段獨白吧。

「我們讀詩或者寫詩,並不是因為它們有趣。我們讀詩、寫詩,是因為我們是人類中的一員,而人類是充滿感情的。醫學、法律、商業、工程,都是高尚的追求,對維持生活必不可少。但詩歌、美麗、浪漫、愛情,這些才是我們活著的目的。」

羅賓·威廉姆斯,一路走好。

Rewind Cinema Vol.13

【夜風林的回答(35票)】:

《心靈捕手》的河邊談話:

你只是個孩子,你根本不曉得你在說什麼。所以問你藝術,你可能會提出藝術書籍中的粗淺論調,有關米開朗基羅,你知道很多,他的滿腔政治熱情,與教皇相交莫逆,耽於性愛,你對他很清楚吧?但你連西斯汀教堂的氣味也不知道吧?你沒試過站在那兒,昂首眺望天花板上的名畫吧?肯定未見過吧?如果我問關於女人的事,你大可以向我如數家珍,你可能上過幾次床,但你沒法說出在女人身旁醒來時,那份內心真正的喜悅。你年輕彪悍,我如果和你談論戰爭,你會向我大拋莎士比亞,朗誦「共赴戰場,親愛的朋友」,但你從未親臨戰陣,未試過把摯友的頭擁入懷裡,看著他吸著最後一口氣,凝望著你,向你求助。我問你何為愛情,你可能只會吟風弄月,但你未試過全情投入真心傾倒,四目交投時彼此瞭解對方的心,好比上帝安排天使下凡只獻給你,把你從地獄深淵拯救出來,對她百般關懷的感受你也從未試過,你從未試過對她的情深款款矢志廝守,明知她患了絕症也再所不惜,你從未嘗試過痛失摯愛的感受......

【穆萊塔的回答(1票)】:

O CAPTAIN MY CAPTAIN!

【張行的回答(13票)】:

自問自答,因為從小是看羅賓電影長大的。

早上剛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深感震驚,真的沒想到在我心中一直樂觀勇往直前的captain會自殺。我小時候是看著羅賓威廉姆斯的電影長大的,那時候cctv6會經常放映一部冒險電影《勇敢者的遊戲》。戲中英勇無畏的羅賓威廉姆斯帶著童年的自己在棋盤的世界裡冒險,精彩的劇情深深的抓住了觀眾的心。後來,我就記住了這個演員的名字。

然後是電影《機器管家》記得小時候看這部電影時被感動到流淚,羅賓在這部戲中扮演一個機器人,隨著女主角從小開始成長。他在女主角小的時候就喜歡上她了,但由於沒有他沒有安裝感覺模塊,他任由她嫁給了一個錯誤的人。由於沒有感覺,安德魯可以在海邊獨自一人蓋一棟房子生活。直到某天,他遇上了機械專家、科學狂人,為他安裝上了感覺模塊。 至此,安德魯才體會到什麼是吃醋、什麼是戀愛。經過一番努力,安德魯終於完全融入了人類社會。最終,他和自己相愛的人得以長廂廝守,並在垂垂老矣時幸福死去…

羅賓在這部電影中用精湛的演技征服了觀眾,將一個渴望人類感情的機器人完美的呈現在了大銀幕上。

在電影《虎克船長》中,羅賓扮演了中年小飛俠彼得潘,是一部洋溢著童趣的電影。

在電影《博物館奇妙夜》中,羅賓威廉姆斯扮演的羅斯福總統幫了主角不少忙,喜劇一直是羅賓最擅長的題材。

最後,我想寫的是羅賓所有角色中我最愛的角色,基汀老師,一位擅於反傳統,擅於啟發學生發現真正自己的好老師。基汀帶學生們在校史樓內聆聽死亡的聲音,反思生的意義 ;讓男生們在綠茵場上宣讀自己的理想;鼓勵學生站在課桌上,用新的視角俯瞰世界。老師自由發散式的哲學思維讓學生內心產生強烈的共鳴,他們漸漸學會自己思考與求索,勇敢的追問人生的路途,甚至違反門禁,成立死亡詩社,在山洞裡擊節而歌! 當學生們在殘酷的教育制度中苦苦掙扎時,他的出現無疑是一道曙光,雖然最後結局有些遺憾,但是他點燃了整個班級的希望!依然記得影片結尾,基汀要離開整個班級時,全班的學生飽含熱淚,一起對他朗誦美國詩人惠特曼詩的題目「O CAPTAIN! MY CAPTAIN! 」基汀教課的核心理念就是培養一個學生獨立自主的人格。劇中的John keating叫學生們勇於嘗試,勇於突破,有自己的想法,發展自己的愛好。在目前中國的教育環境中,這種老師少之又少。

我心中的船長竟然以這種方式離開了這個世界,我真的難以相信。謹以此文,紀念這位偉大的演員。

【正好同學的回答(6票)】:

緬懷彼得——也許這個題目不對,我記得最早認識Peter Pan就是看羅賓的《Hook》,斯皮爾伯格導演,裡面一眾的大牌,有茱莉亞羅伯茨、達斯汀霍夫曼,但是我最喜歡的還是彼得,那個沒心沒肺永不長大的孩子。彼得對溫蒂說過:「我給你一個頂針吧。」後來我問過很多人,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起初,當溫蒂吻了彼得一下,彼得問這是什麼,溫蒂說這是一個頂針,再後來溫蒂把一個真正的頂針給了彼得,彼得又問這是什麼,溫蒂說這是一個「吻」,於是彼得一直把它戴在胸口(用來擋Hook的子彈麼)。這大概是我最早對於愛情的理解。也是因為這樣,我特別想到倫敦的肯辛頓公園去,那裡有一尊吹著風笛的小男孩銅像,那就是彼得。也是因為這樣,我才會找來楊靜遠、顧耕翻譯的《彼得潘》看,後來Johnny Depp演過以巴裡為原型的自傳體電影《尋找夢幻島》(《Finding Neverland》)。其實我說這麼多只是想緬懷羅賓大叔,他演過很多的電影,另外一部印象深刻的電影叫做《飛越來生緣》,講的是男主前往地獄尋找自己愛妻的故事,真是天堂地獄都陪你一起走。再後來,又看過他的《早安越南》、《年度人物》......你很容易發現他是個幽默、感性而且對生活充滿希望的人,這樣的一個人你跟我說他有抑鬱症然後自殺了,我怎麼相信?《心靈捕手》裡那個心理學教授去哪裡了?《死亡詩社》裡那個春風化雨的教師去哪裡了?有一個寓言是這樣的,「一個50多歲的老人去看心理醫生,說自己患了嚴重的抑鬱症,每天都高興不起來。心理醫生說,沒問題,我可以幫忙。但是,經過半年的治療之後,心理醫生向他投降了:老人的抑鬱症實在太嚴重了,簡直看不到希望。最後,他只能給老人一個建議:城裡有個馬戲團,那裡有一個很會搞笑的小丑,他每天都能想出很多滑稽的花招逗得觀眾哈哈大笑,很多抑鬱症患者每天都到那裡去。天天感到快樂,病很快就好了。老人悲傷地說,其實,我就是那個小丑。」小丑在台上表演摔倒了,台下哄堂大笑,可是沒有人看到小丑哭了。據說,只有你在心裡面想著開心和高興的事情,你才能飛起來,彼得大概就是忽然想到了很開心的事情,然後頭也不回地飛往他心目中的Neverland,因為人生實在是太慘烈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6票)】:

Sean in Good will hunting

So if I asked you about art you could give me the skinny on every art book ever written... Michelangelo? You know a lot about him. Life's work, political aspirations, him and The Pop, sexual orientation,the whole work, right?

But you couldn't tell me what it smells like in the Sistine Chapel. You've never actually stood there and looked up at that beautiful ceiling . I』ve seen that.

If I asked you about women ,probably you could give me a syllabus of your personal favorites, and maybe you've been laid a few times.

But you can't tell me how it feels to wake up next to a woman and be truly happy. You tough kid.

If I asked you about war,you'd probably throw Shakespeare at me, right? "Once more i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

But you've never been near one. You've never held your best friend's head in your lap and watched him gasp his last breath, looking to you for help.

And if I asked you about love, you will probably quote me a sonnet.

But you've never looked at a woman and been totally vulnerable. Known that someone could level you with her eyes. That someone could rescue you from grief. Feel that God had put an angel on Earth just for you. She could rescue you from the depth of hell And you wouldn't know how it felt to be her angel. To have the love for her, be there forever. Through anything, through cancer. You wouldn't know about sleeping sitting up in a hospital room for two months holding her hand because the doctors could see in your eyes that the term "visiting hours" don't apply to you.

You don't know about real loss, because that only occurs when you love something more than yourself. I doubt you have ever dared to love someone that much.

I look at you. I don't see an intelligent confident man. I see a cocky, scared-shitless kid. But you are a genius,Will. No one denies that. No one could possibly know the depth of you. But you presume to know everything about me, because you saw a painting of mine and you ripped my fucking life apart.

Thank you, RIP

【楊帆的回答(4票)】:

一個機器人走遍千山萬水,只為能做一個人,能體驗人類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而現實中他卻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想想都覺得無比悲傷!!

【Pierce的回答(2票)】:

瘋人瘋語裡面的瘋老頭。

當然還有《心靈捕手》。當然還有《心靈捕手》。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視頻:羅賓-威廉姆斯《死亡詩社》經典片段 http://video.sina.com.cn/p/ent/m/2014-08-12/092164092231.html

【戴玲玨的回答(1票)】:

《死亡詩社》 "Carpe diem. Seize the day!Make your lives extraordinary." 《死亡詩社》 "Carpe diem. Seize the day!Make your lives extraordinary."

《心靈捕手》 《心靈捕手》

《八月迷情》 《八月迷情》

Rip. My Captain! [圖片未上傳成功] [圖片未上傳成功] Rip. My Captain! [圖片未上傳成功] [圖片未上傳成功]

Deeply miss. Deeply miss.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勇敢者的遊戲和飛天法寶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美夢成真》(What Dreams May Come, 1998)中的Chris,從天堂去拯救因為自殺而下地獄的愛妻。

會有人救他去天堂的,對不對?

【林童的回答(1票)】:

最愛《心靈捕手》。大學心理學第一節課老師給我們看了《心靈捕手》,算是我心理學的啟蒙之課,讓我記憶深刻,是他發現了天才,並用他平實而真摯的感情與友誼拯救了天才。

【藍石頭的回答(1票)】:

captain ! oh captain!

【DarKnight的回答(0票)】:

死亡詩社裡的老師……R.I.P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最早看的是《勇敢人的遊戲》,印象最深刻還是心靈捕手和美夢成真,還有機器管家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o captain my captain

【willlian的回答(0票)】:

太多。

此刻悲傷的心情讓我打不出字來。

【姜為的回答(0票)】:

oh Captain my Captain

【georgepan的回答(0票)】:

飛越來生緣

標籤:-電影 -調查類問題 -影視評論 -演員 -羅賓·威廉姆斯(RobinWilliams)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