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是如何影響到人們的認知功能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語言是如何影響到人們的認知功能的?

2018年10月2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第五名的回答(8票)】:

先馬一個,回去寫。

謝謝邀請。把學術的東西用淺顯的語言講出來也是考驗人的。可能我的表述不太準確。如有紕漏,還請大家批評。

首先語言和言語在這個問題中是不同的。語言是一種社會公用的交際工具,當沒有被人運用的時候,它就客觀存在那裡。是一種靜止的存在。我們所要研究的是言語這一動態過程對認知造成的影響。

以上 Andy Lee介紹的很全面。我來說說做研究時候的體驗。

在工作記憶中央執行功能可塑性的研究中,規則與定勢是認知靈活性(定勢轉換)中很重要的一個概念。而認知靈活性又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它是指人類面對不同的認知任務定勢和規則中有效率的、頻繁的轉換定勢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發現轉換的過程總是慢一點,錯誤多一點。但是有意思的是,這種認知轉換的過程中的慢和錯,可以通過訓練改善和提高,而這種訓練的結果可以遷移到抑制和刷新功能上(抑制很好理解,在衝突過程中抑制不需要的,指向需要的。刷新類似於計算機裡棧這種東西,先進先出,用新東西刷走你舊的東西。),不僅是其他的子功能,甚至可以提升流體智商。

那麼這個和言語語言有什麼關係?

別忘了我們說到了規則。

樓上說的考試我可能背過,但是真的很難以理解。我通過刻板印象的心理表徵大概理解這個表徵就是你內心中對規則和外界事物的命題式描述。

那麼回到規則,我們在訓練認知靈活性的時候會給予研究對像一些認知任務。這些認知任務是不同維度的,需要被試按照規則來做出按鍵反應。當然,我們告訴他的規則是一種外部的規則,他是否進行了內部的表徵,這個很大程度上能夠影響他認知任務的完成情況。有些人理解的好,記住的快,他就能完成的好,在訓練的過程中認知功能提高的就快,效果也好。但是有些被試他並沒有把規則內化為一種表徵。這時候,他的訓練是無效的,他的轉換過程並沒有把心理的任務定勢(規則)進行「提取-使用-抑制-再提取-使用」這個過程。他做認知任務完全依賴外部的提示,如果外部提示撤銷,他就會茫然,不知道怎麼做。

還沒有說到言語?

Here comes 言語!有研究表名,有自我口頭指導的認知訓練可以有助於將任務規則內化。在現場搜集數據的時候,也會有這樣的問題。許多孩子會口頭反覆重複規則,比如「X A,Y不按」等。這樣處理之後,他們的指標確實有改善,並且要好於不進行口頭指導的。這樣的訓練,確實有助於提升認知功能,有助於提升5-14歲的兒童的數學、寫作、書寫以及推理能力。

從神經機制來說,主要還是N2、P3b和ERN的變化,從腦區上來說,也是高級認知功能相關的顳葉、頂葉、前額葉(DLPFC、VLPFC)、前扣帶回、紋狀體等區域的激活程度和效率增加。但是具體為什麼言語會起到作用?我沒有文獻支持的猜測是因為言語加速了定勢的提取過程,或者是使得更多的腦區參與定勢的提取和抑制過程。

再說說書面語言對於認知的影響。

性別刻板印象失匹配會引發N400,這是一種與衝突有關的成分。但凡是「多麼熱情的樓主晚飯吃了一雙投影儀」這樣的語言都會引起N400。但是語義與性別的失匹配都會影響N400成分。那麼問題來了,「這是一個男護士」,這一句話到底是語義失匹配還是性別失匹配影響的呢?有研究把語義改為圖片,結果弱化了N400,由此可見,語義也是會影響人類的認知功能的。

最後,還有一些關於自閉症兒童的認知功能的研究,我想也會有所啟發。這些孩子普遍在智力上、在認知功能上不及正常兒童,並且語言表達也會出現問題。那麼,語言到底對認知功能有沒有影響呢?個人認為,言語的習得、二語的習得、亞文化語言的習得、書面語、盲文、手語、音樂(編曲)這些方面都能影響到人的認知功能。這也是一個很大很好的研究方向。希望大家能多提思路啊~

我知識畢竟有限,等待大家的回音。

以上。

【馮慎行的回答(9票)】:

正在寫綜述。綜述的內容是「語言相對論視域下語言對情緒知覺的影響」。

高能預警。非心理學和語言學專業者,請直接跳讀到分割線以後部分心理學和語言學專業者,謝絕在綜述發表前進行學術領域引用

語言相對論(Linguistic Relativity Hypothesis,Whorf,1956)通過心理學實證研究範式進行驗證,最早可以追溯到Brown&Lenneberg(1954)的實驗,他們發現英語使用者更容易記住那些有確定英文名稱的顏色。

然而很快,語言相對論在心理學領域遭到了猛烈的批判,大量的證據(Berlin&Kay,1969;Heider,1972)說明,顏色知覺是具有普遍性的。Berlin&Kay(1969)認為,文化間的顏色知覺差異是由於焦點色的選擇差異導致。而採用新詞學習範式(Heider,1972)的實驗,也證實了,賦予某個色片新名稱的時候,該色片的再認要好於非焦點色的色片。這些實驗說明,顏色知覺的差異更有可能和焦點色的經驗相關(認知普遍性),而不是語言的差異。

在喬姆斯基代表的普遍主義風潮散去後,「語言影響知覺」的觀點在心理學領域走向復興。在抨擊普遍性的實驗範式(Lucy,1997;Saunders&van Brakel,1997)的同時,包括顏色知覺(Davies&Corbett,1997;Roberson,Park,&Hanley,2008)在內的諸多領域(時間視覺、動作知覺、空間位置想像以及抽像物體的視覺搜索)中都獲得了明確的實驗證據。這些都表明了,語言的差異性確實影響了知覺過程。

實證研究進一步發現,語言既可能促進了知覺範疇的獲得(Steels&Belpaeme,2005),有可能影響了範疇化過程本身(Ji,Zhang,&Nisbett,2004)。前者對顏色範疇的實驗結果有很好的解釋,認為在顏色範疇的發展中,語言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是語言驅動了顏色範疇的獲得。後者更關注語言之間(漢語、英語)的思維差異,認為漢語使用者更傾向將相關的詞語放入同一範疇,而英語使用者則傾向於同類的詞語。

以我的研究領域情緒知覺為例。作為相對於顏色範疇更晚進行研究的情緒概念,在2003年才出現情緒語言影響情緒概念獲得的相關觀點(Pons,Lawson,Harris,&de Rosnay,2003;Widen&Russell,2003),而近期的研究更集中於情緒詞在情緒知覺過程中的意義。現有的實驗證據更傾向於語言充當背景(language-as-context,Halberstadt,Winkielman,Niedenthal,&Dalle,2009;Lindquist,Barrett,Bliss-Moreau,&Russell,2006;Roberson,Damjanovic,&Pilling,2007),其意義就是語言的作用是降低面孔動作固有的不確定性(Gendron,Lindquist,Barsalou,&Barrett,2012)。

作為證據。研究發現,相比於兩張相同情緒的面孔,兒童更容易將詞彙和情緒面孔相聯繫(Russell&Widen,2002)。情緒詞同樣會影響情緒記憶,面孔缺少情緒信息但聯繫到情緒詞,同樣會驅動情緒記憶(Fernandez-Dols,Carrera,Barchard,&Gacitua,2008)。而如果沒有情緒詞,我們在感知情緒的時候完全不會進入範疇模式(比如喜怒哀樂,Fugate,Gouzoules,Barrett,2010)。而近年來的影像學證據也支持這種觀點(Fox,Moon,Iaria,&Barton,2009;Thielscher&Pessoa,2007)。

總的來說,從情緒知覺的角度展開來講,語言提供了一種範疇的知覺模式,而處於這種知覺模式下,語言和知覺對像以外的其他背景一樣,起到消除知覺對像固有的不確定性的作用。

****************************************學術的分割線****************************************

****************************************逼格的分割線****************************************

好了,開始說人話。

提到語言、思維和文化,會首先想到薩丕爾-沃爾夫假說,而這個假說又分成了強假說(決定論)和弱假說(相對論)。這個坑爹的假說既不是薩丕爾也不是沃爾夫提出來的,而是沃爾夫的學生提出來的,強弱又是一個叫布朗的惡意揣度了他倆人的觀點開腦洞出來的。假說的大概意思就是,不同文化的語言在很多方面不一樣,我們的思維受到了這些方面的影響。

這麼說不清楚的話,我們來舉個例子。我們漢語裡面的藍色只有一個基本顏色詞對應——藍,但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俄語(還嫌遠的話,蒙古語也是一樣)就有兩個基本顏色詞,分別對應著我們的「深藍」和「淺藍」。別看就這麼一個詞的差異,這就導致了我們和俄語母語者在不深不淺的藍色(9到11)時候,顏色的分辨上巨大的不同。他們可以很快的分辨出略有區別的藍色(9和10),但是我們就困難很多。

所以與其說語言影響了思維模式,不如說語言提供了一種知覺模式。我們小的時候,沒有語言,沒有詞彙,沒有範疇的時候,我們對於世界都是看到什麼就是什麼,聽到什麼就有什麼。這麼做是保留了最真實的信息,但是慢啊,不夠用啊,我們是人不是動物啊。所以我們開發了另外一種知覺模式,就是把一類放在一起的知覺模式。這樣我們看到蘋果,就知道好吃;看到粑粑,就知道噁心。這種知覺模式不僅僅附帶了很多信息,關鍵是在我們看到粑粑形狀的蘋果和蘋果形狀的粑粑時候,可以很快的分清楚,不會吃錯啊!

那語言在識別粑粑和蘋果的過程中起到了什麼作用呢?我認為和蘋果樹起到的作用是相似的,當粑粑形狀的蘋果掛在蘋果樹上的時候,我們肯定知道是可以吃的,因為蘋果形狀的粑粑是不可能掛在樹上的。「蘋果」這個詞一樣,在我們從已有的信息上不確定這東西能不能吃(唉,這孩子是多傻啊),語言提供的知覺模式可以更好的幫我們區別相似事物之間的細節差異,去除這種不確定性。我們把「蘋果」安在粑粑形狀的蘋果上時,就意味著能吃啦。

當然,這也僅僅是一種猜測。薩丕爾-沃爾夫假說在心理學和認知科學上的證實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有可能最終證明語言確實對知覺、思維有影響,也有可能證實這些影響都是通過其他的知覺事件作為中介的。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寫崩了,留著還沒完。

【AndyLee的回答(13票)】:

認知科學有「表徵-計算範式」這麼一個主張,認為人類的思維中有一個類似語言系統的心理表徵系統,這是一套複雜的符號系統。在「有意識推理」這種特殊的思維過程中,這種心理表徵系統作用明顯。

在這種心理表徵系統中,基本單位是「概念」,類似於語言系統中的語義單位,比如字、詞等等。和語法相對應的概念是「規則」,概念的操作規則。這種觀點認為,人類的推理就像是一種符號系統對概念進行的有規則的處理。

「概念」的具體表現,就是日常語言中的詞語。「數字」是一個概念,「一」也是一個概念,這兩個不是完全一個的概念,甚至後者不一定是前者的子概念,因為後者還會關聯到「獨特」,「最佳」,「少」等等概念。概念具體是什麼,這是一個坑,現在還講不清楚。

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語言系統。這類語言系統通過對概念的影響從而影響到了「心理表徵系統」,這就使得不同文化的人在通過心理表徵系統進行推理時有了不同的表現。

題目補充中提到的皮埃爾人的語言中缺少大於2的數量詞,這就可能使得他們沒有形成清晰的大於2的數量概念。在他們需要處理大於2的數量時,他們的心理表徵系統因為沒有相應的概念,表現就會比有相應概念的人(如中國人和英國人)要差。

而且,我相信學過邏輯學的人,在沃森卡片實驗的表現中會比沒有學過邏輯學的人要好。因為作為一種符號系統的邏輯規則,能幫助人們認識到一個蘊含推理只在前件真且後件假的時候才無效。這也是一個概念改變心理表徵系統的例子。

不過,認知科學很亂,各種主張都有,聯結主義現在也很火。聯結主義認為人類的認知功能是基於神經網絡進行的,所以和傳統的「表徵-計算」有了區別。後者認為人類的認知是一套算法,既然是算法,那具體的硬件(神經網絡)就不是太重要。不過又有一個「神經計算」的概念,也屬於廣義的計算吧。我個人不認可有「思維語言」或者「心理語言」這種東西,哪怕人類的認知真的是一個符號系統,這個符號系統也不應該和和自然語言類似。況且人類實際上也不僅僅處理「文本符號」,圖像、聲音等信息也是認知處理關心的內容,還有情緒、意識等等也需要被研究。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這個問題看似很龐大,我就提供一個方面的參考資料吧,希望高人能總結。

在Ted上有一個題為Could your language affect your ability to save money?(你存錢的能力跟你用的語言有關?)的演講,下面是鏈接。

Keith Chen: Could your language affect your ability to save money?

Now even after all of this granular level of control, do futureless language speakers seem to save more? Yes, futureless language speakers, even after this level of control, are 30 percent more likely to report having saved in any given year. Does this have cumulative effects? Yes, by the time they retire, futureless language speakers, holding constant their income, are going to retire with 25 percent more in savings.

現在在這麼精細的控制水平下, 語言的時態特點是否還會影響到儲蓄習慣? 是的,語言中沒有區分將來時態的人, 在任何給定年份中儲蓄的比例都要高30%。 這種差異是否有累積效應? 是的,當他們退休的時候,語言中沒有區分將來時態的人, 在收入穩定不變的情況下,要多25%的儲蓄。

【風一的回答(0票)】:

推薦看一篇叫做《你一生的故事》的科幻小說,特德·姜的作品。

講述了一位女語言學家在與一種被她叫做「七爪怪」的外星人的交流研究中,借由對其語言和文字的研究發現七爪怪的思維是「目的論」性質的,這與人類「因果論」性質的思維千差萬別。而那些「目的論」的思維來自它們奇特的語言和文字方式,正如人類的語言對人類「因果論」思維方式的影響。或者文明的思維方式表現在語言和文字的形成和發展方式上。

女語言學家知道用人類語言進行的思維會依照「線性時間秩序」,而學會七爪怪的語言之後,她用這種奇特的「目的論」外星語言來進行邏輯思維。於是她得到了「圓性時間」的世界。

簡言之,她用一種非人類語言進行邏輯思考行動,於是就知道了她的時間線上的一切。就是這樣吧。歡迎廣大幻迷批評指正。

【KORA的回答(0票)】:

語言提供的抽像理解的能力 也就是概念

【李寧的回答(0票)】:

語言功能強大能影響到認知。

標籤:-心理學 -認知心理學 -認知神經科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