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暴力對一個人傷害有多大?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語言暴力對一個人傷害有多大?

2018年10月2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胡鋇雨的回答(221票)】:

在語言暴力環境下長大。

這個施暴者是奶奶,高控、強勢、狹隘、尖銳、戾氣、文化程度低,年輕時經受過苦難。

爺爺奶奶和爸媽沒有分家,從我媽嫁過來就一直住在一起。我爸媽上班,多是她和我一起生活。我覺得因為她,童年很灰色。我的性格比較內向,小時候膽小不敢跟小朋友一起玩丟手帕,我想等他們從我家走了再從房間裡出去,被我奶奶看到了之後,她就跑來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陰陽怪氣,死氣沉沉的!」一點小事沒做好,會有一堆「你說你有什麼用!找個東西找不到,你是不是眼瞎!「的數落。不知道因為性格還是什麼原因,小時候從來沒有想過要哭著請求或者好好跟她表達」你以後能不能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我真的很難受很傷心。「而是,她每這樣一次,我的心就關上一點,我想要距離,這也是防禦。

我覺得語言暴力不僅僅是語言會讓人受傷,說話者的神態,動作,甚至她咄咄逼人的氣勢,無一不是。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典型,但是對我個人而言,傷害主要在幾個方面吧。一是很自卑。我看過一個心理學上對自卑的解釋,意思是自卑相當於一種自我攻擊,那人為什麼要攻擊自己?因為我潛意識裡想攻擊的人是親人,這在我們的文化裡大逆不道,所以轉而攻擊自己,我對她的確有很大的憤怒與怨恨,但我不能也沒有能力宣洩。二是情感表達障礙。不能自如、自然地向別人表達愛意、讚美、憤怒等等。腦海裡倒是有很多她的毒舌模式表達方式,有時候被親密的人指出,會很悲哀地想到我是否在某些程度上也像自己討厭的她。三是人際關係敏感,很難輕易信任他人,語言暴力讓我在很小就懂得的一個道理是:親密傷人。

如果語言暴力是撫養者長期的一種行為,對於還沒有建立完整人格的孩子而言,在自我接納、人際關係、情緒等等很多問題上都會產生很大的消極影響。

但是想對很多和我一樣來自這種家庭,這種環境的人說一句,恨父母或者養育者,愛自己這條路也會走得很辛苦。我閱歷淺,只能模模糊糊地感覺到健康地愛自己是很多東西的基礎,但是我也越來越能感到它的重要性。也許保持邊界,去理解他們是對自己的一種救贖。語言暴力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人,可能要比一般溫暖家庭的人多兩個人生功課,一是努力去消除這種暴力對自己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二是警醒自己,日後不要成為這樣的養育者。希望這兩個功課,我都能及格。

最後,希望看到這個答案的你,能擁有善待他人和自己的能力,以及幸運。

【俞林鑫的回答(207票)】:

人是語言化的動物,這意味著,語言對人的影響是巨大的。人的價值感、個性特徵,以及諸多的心理傷害,很多時候是在語言潛移默化的影響下形成的。

我曾在一篇回答中說過心理學家庫利關於自我的定義:「對每個人來說,他人都是一面鏡子,個人通過社會交往瞭解到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從而形成自己的自我」。這個定義表明,他人的看法決定了一個人的自我感知,雖然他人的看法也是在經過自己的加工之後形成的。

許多撫養者在生氣時,會使用帶有侮辱性的語言,這會對一個人的自我感知造成負面影響。比如前面一個回答中提到奶奶對孩子的評價:「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陰陽怪氣,死氣沉沉的!」;「你有什麼用!找個東西找不到,你是不是眼瞎!」 這兩句話中能看到奶奶對孩子的定義:陰陽怪氣、沒有用。這個長輩犯了一種以偏概全的錯誤,把孩子某個行為方面的缺點放大到整個自我,這顯然是不合理的。但長輩這種以偏概全的定義會被孩子內化,內在的批評聲音隨時都會活化。比如,每當失敗時,這種批評聲音便會成為一種思維反芻式的喋喋不休:「你沒用、你永遠做不好、你去死了算了」。

在父母教育或批評孩子時,重要的原則是就事論事:指出孩子某方面存在的問題,並開展討論,或提供建議,引導孩子去改變。如果劈頭蓋臉地把一個帽子蓋下去,扔給孩子一種負面的自我定義,那麼便會導致自卑感的加劇。

除了那種負面的自我定義性的語言暴力之外,對人的自尊造成傷害的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嘲笑與諷刺。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這種情況對人的傷害(大人的玩笑 - 精神分析房間 - 知乎專欄)。

有些人喜歡在公眾場合取笑別人。當他們發現某人臉紅了,會興奮地說:「你看你看,某某臉紅了」。此時,臉紅者更臉紅了,並為自己的臉紅而自責。我相信幾乎每個人都會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這種取笑對於他人有什麼傷害呢?它有可能導致一種創傷反應,形成一種心理情結。因此,每當可能會被取笑或評價的場合(比如公眾場合),這種情結便會活化,出現緊張反應:臉紅、出汗、害怕等。而且,因為臉紅與自尊建立了聯繫,臉紅者會把臉紅看成非常羞恥的事情,會因此自我貶低,也想當然地認為別人會看不起他。由於臉紅,會導致其他願望表達的受挫,比如不敢向女生表白,不敢在公眾場合表達自己等。由此帶來勝任感的缺乏,進一步強化負面的自我定義。

語言暴力從另一面也反映了人類攻擊本能的存在。語言可以是一種暴力工具,有了話語權也意味著有了一切。一個人既可以用甜言蜜語說服他人,也可以用威逼利誘控制他人,所以話語權的爭奪對於任何國家,任何政黨,任何組織,包括個人,均是重要的。既然語言是一種暴力工具,很大程度上定義了孩子的自我,那麼作為父母的,一定要善用語言。為了做到這一點,父母一定要:尊重孩子、理解孩子、接納孩子。

【紫純冰的回答(42票)】:

別的不能肯定,但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說,從小持續被言語否定的話,對自信心是毀滅性的打擊。而辱罵性質的言語攻擊,對人的影響就是,你會很容易變得冷漠消極,也會變得很嘴毒。我感覺挨頓打過幾天就沒事兒了,但是惡毒的話是一種持續性的傷害,會時不時的想起來。在你失落的時候,這些否定和辱罵湧上心頭,你會懷疑自己存在的意義,你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如同那些惡毒的話所說,就是這樣,喵︶︿︶

不想說下去了,突然心塞

【高潮老師的回答(215票)】:

謝謝,已刪。

【唐娣的回答(55票)】:

高中的時候特別討厭畢淑敏,原因是讀了她的一篇文章《家問》,她說:」在紛亂和醜惡的氣氛中成長的孩子,是偽劣家庭的痛苦產品。他們在家中最先看到並習慣的待人處世經驗,是破碎流離和粗暴殘酷。他們是那樣幼小,缺乏分辨的能力,以為這就是人世間的模型,當他們走進社會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以不良家庭模式對待他人,將紊亂和不協調傳染到更遠的範疇。更令人驚懼的是,來自不完美家庭的孩子們,彼此具有病態的吸引力,彷彿冥冥中有一塊惡作劇的磁石,牽引性格有缺陷的男女,格外同病相憐,迫不及待走到一起。病態中的家庭,如履薄冰,全是悲劇。如果不能卓有成效的打斷鉸鏈,這種會傷人的家庭,就像頑強的稗草,代代相傳,貽害無窮。「

其實我討厭她的原因只有一個,當時我感覺被抓住了痛腳。我來自一個單親家庭,母親是個女強人。她很不如意,不管她業務做的多好,大家都不認可她。加上我們當時住在一個小城市,大家對單身的女人都比較刻薄。她一不高興就會發火,因為我的學習成績,我的行為舉止,還有一些小事,比如說我小的時候怕黑,我照集體照的時候因為陽光太晃眨了眼睛。她會很凶的打我罵我,」要是殺人不償命我早就殺了你「『要是你得了什麼病,我可沒錢給你治,你只能死了「等等。那時候每天都很難過,有一次她罵我的時候,我手裡握了一把小刀,想將自己的左手腕割破,但是刀太不鋒利了,只留下一點小小的傷痕。我跟家庭不幸的孩子在人群中相互吸引,那時候無論交了幾個朋友,瞭解之後都會發現,共同點是家庭不幸。

到了高中時期,她不再罵我打我,那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母親是一個多麼要強多麼正直的人,她一個人工作供我上學,買了我高中附近的房子,為了不被人說閒話,即使100斤的大米也自己一個人扛上樓。我忘了她冬天肩上的雪,夏天背上的汗。我忘了我食物中毒時,她半夜背著我到醫院。語言暴力讓我受到很大的傷害,但最讓我難過的是讓我看不清所愛的人的模樣。

【肖失的回答(42票)】:

從小受到語言暴力,影響最大的來自母親,此外還有來自老師同學的。

後果如下

1 社交障礙:不懂社交,沒有朋友,情商低,現實中的社交圈子對於我來說是極其神秘的東西。

2 害怕爭端:哪怕看到別人爭著付錢或討價還價這些事也會非常恐慌焦慮。在網上說一句話,不斷刷新看是否有反對,即使沒有,也可能某一天忍不住刪掉

3 非常害羞:在必要的情況下與人交流,能說兩個字絕不說三個。在別人面前保持面無表情

4 (表面上)非常冷靜:外界環境很難引起情緒大幅波動

5 敏感脆弱,玻璃心

6 難以信任他人,和別人(尤其是女性)待在一起會很焦慮,無法直視對方目光

【鹿丘的回答(29票)】:

在你今後對我好的日子裡

都像錯覺

【藍天白雲的回答(40票)】:

堂堂七尺軀,莫聽三寸舌。

舌上有龍泉,殺人不見血。

【一米陽光的回答(40票)】:

如果是父母對自己的小孩,基本就是天災

【李大陸的回答(14票)】:

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王潔的回答(8票)】:

我媽從小也是慣用這種方式,影響就是從小學就想自殺,又恐懼死亡,一直活著糾結之中,覺得自己就是不應該被愛的,渴望親密關係,又害怕親密關係,曾想過改變她,但是發現太高估自己,所以大多時候選擇逃離。

6.26

看到唐娣的回答,深有感觸,語言暴力讓我們看不清愛我們的人真正的模樣,這也是我為什麼恐懼親密關係的原因吧,我知道她對我的好,把我扶養長大,給我吃穿,我應該愛她,但是我,無從下手,我逼迫自己去原諒,去理解,但做不到的時候又陷入深深自責。

【司馬乎的回答(6票)】:

從小媽媽的教育就是罵加打,如果我考得不好,什麼難聽的話我媽都能對我說得出口。高中有了自我意識後我媽逐漸才不管我。現在有時候想起還是很屈辱。雖然過去很久了,傷痕只會變淡不會消失。我覺得自己的敏感歸咎於她。但後來發現一個朋友的母親比我媽說話還難聽,但這個朋友很陽光積極。有的時候把自己當做被害者,太過在意才會導致對自己更大的傷害吧

每個人的心都是敏感脆弱的,而且自我定位往往來自別人的態度和評價,完全杜絕語言傷害真的很難。唯一能做的是不要對別人進行語言暴力

除此之外我媽還是對我很好的,想要什麼就給什麼,言語暴力的人往往不明白自己所說的話給別人造成多大傷害,很難讓她們反省的。

【被偷了瓜的隔壁的回答(26票)】:

會把自尊心降得很低很低。

被確診為重度抑鬱症到現在已經過去三個多月。而真正抑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初三第一次真正嘗試自殺(拔煤氣,鐵了心要死)?第一次離家出走?第一次同老師劍拔弩張地對抗?還是第一次破罐破摔開學時沒有去報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愉快的感覺伴隨我很久很久,久到我都記不起來和母親愉快相處過的時候了。

四個月前同ex分手,之後出現了抑鬱的種種狀況,嚴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每天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可以飛來橫禍讓我痛痛快快地死去。分手的原因很荒唐,他兩天沒有聯繫我,我覺得他不愛我了要離開我了,心裡非常焦慮,就主動提出了分手。很可笑是吧。簡直莫名其妙,很多人聽了會覺得我「作」的不可理喻。

這就是語言暴力給我帶來的傷害。沒有安全感,不信任他人,對於身邊任何不能持久的關係都感到非常焦慮。上周去做了SCL90量表,焦慮和精神指數都是5分,抑鬱好點,吃了藥現在是4分。總分超過2分就有必要去看心理醫生(國內沒有心理醫生這一說法,應該叫心理咨詢師)。

抑鬱之後開始回憶之前的經歷,大概碰到的每一個心裡咨詢師和精神科醫師最後都會問到原生家庭的問題上——現在家人都對我說,你自己也有一部分責任啊,你媽只是年紀大了愛嘮叨。呵呵呵呵。所有心理行業從業者都心知肚明吧,如果成長過程中沒有遭遇過什麼重大事件,諸如遭受性侵、校園暴力、親人去世等等,絕大部分存在心理問題的患者,追本溯源,問題都出在童年時期吧。

小的時候非常自卑,沒什麼朋友。一部分原因是我媽不讓我出門,交不到什麼朋友,找你玩你都不出來,以後誰樂意找你玩啊。一部分是母親不間斷的語言暴力,使我從小敏感自卑,不敢與人交往。

這還不是最大的影響,最大的影響是:母親長時間的語言暴力、責罵羞辱、否定孩子的價值,會讓心智尚未健全的孩子潛意識裡埋下所有自卑的種子。認為自己生來有罪,天生卑賤,不值得被愛。由於童年裡遇到困難和完成某件事,都會第一時間報告父母,渴望得到幫助或者讚揚。而事實是,得到的只有責罵和冷嘲熱諷,或是漠不關心。於是長大後不懂得如何向他人求助,出了問題永遠自己死抗。念小學時發高燒,父親認為我為了曠課而裝病執意不肯送我去醫院,而我那時候連路都走不穩,那種絕望的感受我至今仍記得,從那以後我身體不舒服從來沒有告訴父母過。苛求完美,並且做得很好也並不覺得欣喜,做得不好會感覺非常痛苦。

其實在外人看來我現在過得還不錯。本人面貌也算清秀,家境也不錯,為人低調也偶爾會有同學叫我「女神」。自己也漸漸意識到本可擁有很好的人緣,因為每次只要稍微主動示好,就會得到對方無比熱情的回應和獻慇勤,男女皆有。但是沒辦法,還是自卑。骨子裡的自卑,無論有多少人羨慕嫉妒我,依然覺得自己不夠優秀。對任何事都沒有把握,追我的男生也不少吧,拒絕他們以後總有人覺得我高傲。

我所有的自負都是虛張聲勢,都是為了掩飾,我心中害怕所有的關愛會母親突如其來的責罵一樣突然消失的恐懼。

對人際關係十分敏感,不敢付出太多的愛怕像小時候那樣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卻又不停地在「取悅」他人希望得到認可得到「我不會輕易離開你」的訊息。

還有不想要孩子,並希望自己從未出生過。

無論旁人多麼羨慕我今時今日「擁有」的一切,我都明白,即使我現在擁有那些美貌、年輕的資本、巨大的財富,最終也都不會屬於我。而我苦苦尋覓一生的東西——愛,也不可能得到。因為我已經失去了被愛的能力。

是的,被愛,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像呼吸一樣不需要花費力氣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對於我來說,是從小夭折的一種能力。就好像有的小孩被餵了洗衣粉,大腦缺氧很久之後才送去醫院,會落下很多病根。我們去高海拔的地方,激烈的長跑之後,會出現缺氧的狀況,但是給我們一個氧氣瓶,或者哪怕只是停下來,休息一下喝口水,有的人很快就能恢復,有的人即使高原反應很厲害,及時回到山腳,休息幾天,就能和之前一樣活蹦亂跳。

但是大腦如果長期缺氧,造成的傷害是不可逆的。日後或許可以通過補救把傷害降到最小,但是永遠不可能恢復到我們原本應該有的樣子了。

語言暴力積累到一定程度,就是這樣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即使以我現在的心智和閱歷,完全能理解施暴者的行為,卻無力改變這樣一個現狀:缺乏被愛的能力,無時無刻不在瘋狂地追求愛和堅決地拒絕愛,卻始終沒有這樣一個時刻感受愛。這麼說有點不恰當,對愛的感受或許是有的,但是卻沒有辦法擁有愛。你或許會說我鑽牛角尖,哪裡能有人擁有愛啊,愛這個抽像名字,談何擁有?但是不好意思,我身為一個語言暴力的受害者,就是這麼偏執不可理喻。我有辦法邏輯清晰思維縝密地和一個年長於我很多歲的人辯論說得他啞口無言,但是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去克服這樣一個心裡小小障礙。好似人格解體一般,一小灘水,在我眼裡會無限膨脹成為一片沒有盡頭的汪洋大海。一片深深的絕望與孤獨。

我患上了一種「渴愛症」。今天遇到曾經的一位好友,大概是看我出落得比之前更漂亮,開始在網上不斷地向我獻慇勤。我已有男友,也十分討厭曖昧,任何不喜歡的異性的表白都拒絕的直接乾脆。但是我卻十分享受被那位好友字裡行間的關心,明知道是不對的,卻還是想:啊,這又是我養的一個備胎。沒有任何物質上的關係,也不需要任何形式的秀恩愛來博取存在感。就是想等我有一天再遭遇失戀,被孤獨埋沒,被失望包圍的時候,能馬上找到一雙等著我去握的手。我必須這樣做,這是防止我再次陷入抑鬱的,救命稻草。想死的時候總得想,這世上畢竟還有人希望我好好活著。

要罵的話儘管罵吧,我有病,我需要好好去看看醫生。

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所有痛苦和驕傲就好像從來沒有擁有過一樣。

【米婭的回答(5票)】:

之前奧美做了一個公益廣告。奧美聯合瀋陽心理研究所及瀋陽知名藝術家謝勇,將「 丟人」 ,「 是人就比你強」,以及「怎麼不去死」 這些語句做成模具,可拼湊成槍、刀和斧頭。通過創意的方式,將無形的傷害化成了更易感知的武器。

有一種暴力,不會在你身上留下傷痕,卻能在心上投下永不散去的陰影,甚至毀掉一個人的一生。那便是語言暴力。

一項研究表明,中國青少年犯罪與童年時期遭受的語言暴力之間有很大聯繫。但在這樣一個孝道為先,人權意識模糊的國家,施暴者不自覺,受害者不自救,累積的惡果就是越來越多的青少年誤入歧途。

視頻鏈接:北京奧美公益廣告:暴力語言會變成武器

【白慕榮的回答(17票)】:

第一次答題。本人25,女,未婚。前不久發生了一件事情,我與朋友們(姑且稱他們為朋友吧,兩個發小以及他們的老公)一起吃晚飯,飯桌上,各種黃色笑話,我忍了。然後回來的路上,發小A發話了,你說你是不是讀書腦子讀壞了,不知道要結婚的,有什麼好挑的,自己條件也不是很好吧啦吧啦說了大概有3min。我當時就問了一句話,我說你女兒以後上不上學?她說,像你一樣本三就不上,像某某本一就上,有什麼好上的,現在還不是回來上班,還不是要嫁人,何況現在還沒嫁出去。我當時也是包子,氣哭了,但是沒說話。晚上回去發了個朋友圈(平時很少發),大意是說管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干涉別人的生活。結果A跟我在下面吵起來了。我那天哭到4點多才睡著(太TM包子了)。到今天我們還在冷戰中,所有的大人都知道我們吵架了。

其實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比如電視上看到模特,她說你個子高有什麼用,還不是嫁不出去。還有有段時間有個新聞,說媽媽的智商會對孩子的智商有很大的影響什麼的,她老公就念出來了這個新聞,我說,我還好的,不是很聰明,但是也不笨,A說了句,你以為你很聰明啊,不就是本三,我當時頂回去了,總比你好,你是初中畢業。

類似的語言暴力有很多。我現在的想法是,別人對你語言暴力,一定,請一定要反擊,要不然他們會覺得你好欺負,下次還是會繼續刺你的,雖然可能剛開始覺得不習慣,但是一定要努力的反擊。還有一點就是,我覺得通常對你使用語言暴力的人,根本不值得你認真的對待,少掉這麼個朋友,也許是件好事。以前我覺得A就是嘴巴毒,人蠻好的,是關心我才這麼說的,我現在覺得其實她只是通過語言暴力在壓搾我,想在我面前秀她的優越感,讓我在她面前越來越自卑。真正對你好的人,會溫柔的對待你的。

-------------------------------------------------

------------------------------------------

評論裡好多人說是朋友圈的問題,解釋一下哈,我的朋友圈還算正常的,只有這兩個發小比較喜歡刺人,另一個發小好一點。

我是想避開她們的,但是呢,這個比較複雜,因為我跟A是點遠方親戚的關係的,並且她家就在我家隔壁,爸爸們的關係非常非常的好,基本每天在一起吃晚飯的那種關係。所以有的時候我想避開她們也很困難,以前試過不跟他們一起出去吃飯,大人就會說我老宅在家裡,不合群之類的,所以能去我還是會去。經過這個事情之後不會去了...大人都知道我們吵架了....

還有這個問題是關於語言暴力的,我突然想到A應該也算是語言暴力的受害者,因為他爸媽也都喜歡使用語言暴力。從小A的成績就不是很好,然後她爸爸給她起了個外號「笨笨」,現在還是這麼叫她。她爸爸特別喜歡諷刺人,到現在都是這樣的。

所以語言暴力不止傷害周圍的人,可能還會導致自己的小孩以後也喜歡使用語言暴力。

【哲也的回答(5票)】:

小時候看電視,一個小夥伴指著電視裡面正在播放的四腳蛇的新聞說,這個玩意是從馬桶裡鑽出來的,直接導致我到目前為止不敢坐在馬桶上大便。

語言的暴力實在是太大了!

【魏艷麗的回答(1票)】:

語言暴力分好幾種吧

1、對我們討厭的人

2、對我們愛的人

有的時候我們對越是深愛的人,

越會使用惡毒的語言去攻擊、傷害。

越是在乎,越不知道怎麼表達我們內心的在乎,越是愛,我們越敏感,越是握的緊,越容易失去。物極必反,就呈現出了語言的暴力,原本的關心,在乎,最終變成了無盡的傷害。

你傷害了他,他傷害了你,大戰幾百回合,兩敗俱傷。

語言暴力的傷害遠比我們想像的大,換一種溫暖的方式去表達「愛」。

對我們傷害過的人,致歉。

對不起。

【細帶的回答(7票)】:

很大。某種程度上會剝奪人的創造力,牽扯很多無謂的精力去驗證很多無謂的對錯。

具體的這種語言暴力包括了否定性的言語,沒有經過思考的判斷,發洩性的情緒語言,施加不合理壓力或者控制的語言,惡意的揣測,不合理的道德標桿和漠視人性,甚至很多還是侮辱性的語言。

似乎我一直挺不幸的,遇見很多這樣的人,幾乎貫穿我整個學生時代,反而畢業之後好一些。因而我對中國的教育質量持非常低的評價,因為這裡面工作的人,至少我遇見的,都是一些自己人生都過不好的人。

傷害有多大,它會讓聰明的幼年孩子很苦惱,因為他會嘗試去解釋這個事情,或者解決這個事情,然後最後發現原來這個事情是別人的問題,而且還是無中生有的問題,真他媽沒意思。

需要一個衡量的話,那麼就是我那段時間發揮了我只有10%的能量吧,而且很糟糕的是,它讓我設置了非常不合理的目標,讓我陷入自我懷疑,不斷地與本能和直覺打架。最重要的還是,這些真的沒有任何意義,它沒有最後化為其他支撐性的力量,那僅僅是一段毫無價值的彎路,僅此而已。

【最後的瘋狂的回答(2票)】:

毀掉或者成就

【Taylorlex的回答(3票)】:

大概就是,孤僻,怕生,怕人多,怕交流……變成了一個自卑且畏縮的人

標籤:-心理學 -家庭暴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