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的音樂人都以能夠在武道館開個人演唱會為榮?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日本的音樂人都以能夠在武道館開個人演唱會為榮?

2018年11月0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Mingo鳴哥的回答(18票)】:

這一次去日本,專程去朝聖了武道館,回來決定一定要好好寫一寫。作為日本音樂業的象徵以及日本與世界音樂人交流的記錄者,佇立在東京中心地帶的武道館擁有難以替代的地位。事實上,武道館的興建理由是1964年東京奧運會,功能則是日本傳統的柔道、劍道、空手道等的專用場地,與音樂毫不沾邊。如今,它最大的功用也仍然是武道比賽。

我們去的當天,正趕上全日本青少武道大會,一群小朋友在哼哼哈嘿,如今你可以在入口處購買到武道館的紀念品,但是別報太大希望,一般只會放最近幾場演出的周邊產品。我們去的當天,正趕上全日本青少武道大會,一群小朋友在哼哼哈嘿,如今你可以在入口處購買到武道館的紀念品,但是別報太大希望,一般只會放最近幾場演出的周邊產品。

融匯了大和民族「武士道精神」與世界級的「藝術巔峰」,武道館擁有獨特的氣質。

歷史講述一切。時間倒退到1966年,那時的東京正經歷著戰後的經濟騰飛。武道館已在公眾目光裡佇立兩年,結束了奧運會充當「國技柔道館」的歷史使命,抽離了世界的矚目,這棟由建築大師山田守設計,以法隆寺夢殿為樣板的八角形的建築,開始發揮他的能量。

內部設兩層座椅,總體緊湊。

在完成了1965年7月英國指揮家 Leopold Stokowski和日本交響樂團共同演出的音樂會後,武道館迎來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演唱會——1966年6月30日,the Beatles在武道館連演五場。那也是列儂帶領的the Beatles的全盛時期,100餘場的世界巡演令全世界為之瘋狂。

雖然此行我們一直頻頻被日本的藝術和音樂產業所震撼,無論是民眾普及率、藝術家質素、作品的豐富程度都望其項背,但是五十年前就已經和國際主流文化圈接軌的事實,還是令人驚歎。日本,出發的太早了。雖然此行我們一直頻頻被日本的藝術和音樂產業所震撼,無論是民眾普及率、藝術家質素、作品的豐富程度都望其項背,但是五十年前就已經和國際主流文化圈接軌的事實,還是令人驚歎。日本,出發的太早了。

不過,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步入武道館給人最大的感覺是——出乎意料的小。

要知道,搖滾史上迄今難以超越的Stadium Rock(體育場搖滾)時期就是因The Beatles 1965年在紐約Shea Stadium的演出而開啟,動輒容納6萬7萬觀眾的超大型現場演出,帶來的不僅是音樂的狂歡,更是場面的震撼。給你們一張Shea Stadium的歷史圖感受感受:

而能容納1萬餘人的武道館,可能是因為聽眾席分層的緣故,觀感只有普通的乒乓球館那麼大。

不過,在1988年落成的東京巨蛋誕生前,武道館用二十年的獨佔鰲頭,牢牢佔據了一代人的記憶。即使當下,武道館仍然是日本音樂演出界至高無上的身份象徵。如果要做比喻,恐怕就類似於紅館之於香港——哪怕九展、亞洲博覽館再寬敞先進,作為一個香港歌手,最高榮耀永遠是「在紅館開一次個人演唱會」。

除了the Beatles,登上武道館的國際巨星還有ABBA、Bob Dylan、Pink Floyd、Oasis、Guns N Roses等等如雷貫耳的樂隊與歌手。但我最想介紹的卻不是這些西方的聲音,而是從武道館一路演到全世界,再最終演回武道館的一支日本樂隊。除了the Beatles,登上武道館的國際巨星還有ABBA、Bob Dylan、Pink Floyd、Oasis、Guns N Roses等等如雷貫耳的樂隊與歌手。但我最想介紹的卻不是這些西方的聲音,而是從武道館一路演到全世界,再最終演回武道館的一支日本樂隊。

香港著名樂評人袁智聰曾這樣評價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香港著名樂評人袁智聰曾這樣評價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在世界電音流行樂革命的版圖上,YMO地位可謂僅次於德國電音教父「發電站」樂團(Kraftwerk),同樣是留下無遠弗屆的影響力。當年,YMO一方面緊跟西方最尖端突破的電子音樂形態——從「發電站」的未來派電音到意大利製作人Giorgio Moroder跳脫的歐陸迪斯科舞曲,另一方面亦糅合了東方/亞洲音樂的矯飾美學,甚至是爵士樂、古典音樂的熏陶,開拓出他們別樹一幟的東瀛Techno-Pop。」

1978年,阪本龍一、細野晴臣與高橋幸宏三人組成YMO,Yellow取自「全是黃色人種創作的電子合成樂」之意。11月,發行出道專輯《Yellow Magic Orchestra》,繼而第二張專輯《Solid State Survivor》大受歡迎,YMO以使用電腦和合成器進行創作的嶄新的音樂風格,席捲全日本。即使已經過去將近半世紀,對於如今的中國聽眾仍會感覺十分前衛,可想而知日本的音樂發展和普及程度。1978年,阪本龍一、細野晴臣與高橋幸宏三人組成YMO,Yellow取自「全是黃色人種創作的電子合成樂」之意。11月,發行出道專輯《Yellow Magic Orchestra》,繼而第二張專輯《Solid State Survivor》大受歡迎,YMO以使用電腦和合成器進行創作的嶄新的音樂風格,席捲全日本。即使已經過去將近半世紀,對於如今的中國聽眾仍會感覺十分前衛,可想而知日本的音樂發展和普及程度。

從1979年到1980年,他們兩次舉行世界巡迴演出。成為時至今日西方國家最早接觸、最著名的日本樂團,奠定了無可取代的國際地位。就連Micheal Jackson都曾翻唱他們的《Behind the Mask》。這支樂隊即便到今日仍然散發著巨大的能量和生命力。1983年在武道館舉行告別演出解散後,YMO在四十年間仍多次重聚,發佈新曲或將舊作重新編曲煥發新生力。

這三個才華橫溢又幽默鬼馬的老年人,沉默又大聲地影響了全球電音界的走向。在演唱會整場「閉嘴」鼓搗樂器和混音器的他們,卻主持過綜藝節目,所以你能想像「竇唯+小S」是什麼造型嗎。

作為樂隊的靈魂人物,阪本龍一更為人熟知的是他在作曲方面的成就。1978年,阪本龍一憑借貝托魯奇執導的《末代皇帝》,奪得當年奧斯卡獎最佳作曲獎。《末代皇帝》中,阪本配樂的部分中最廣為人知的是《The Last Emperor(Theme)》和《Rain》等,又以第一首最為細膩幽咽、蕩氣迴腸。

即使沒注意過作曲者,但是你也一定在電影中看見過他的面孔。因為阪本龍一在《末代皇帝》中出演了一個重要角色:日本軍官甘粕正彥。據說這部戲因為貝托魯奇的超高要求,給阪本龍一留下了心理陰影,從此再也不演戲了,於是他的表演生涯只有兩部戲:處女作和收山作。(想靠顏值吃飯太難了,還是靠才華吧)即使沒注意過作曲者,但是你也一定在電影中看見過他的面孔。因為阪本龍一在《末代皇帝》中出演了一個重要角色:日本軍官甘粕正彥。據說這部戲因為貝托魯奇的超高要求,給阪本龍一留下了心理陰影,從此再也不演戲了,於是他的表演生涯只有兩部戲:處女作和收山作。(想靠顏值吃飯太難了,還是靠才華吧)

說到大屏幕處女作更是嚇死人,是1983年由日本「新浪潮」電影代表者大島渚導演,大衛鮑伊、阪本龍一和北野武聯合主演的《聖誕快樂,勞倫斯先生》。只劇透一下,裡面有和大衛鮑伊的吻戲。

同時阪本龍一也為該片配樂,該片音樂獲英國電影學院獎,那年他僅31歲。

說遠了。走到武道館,可能每個人想到的樂隊都不同。我的當然就是1983年告別演出YMO的樣子。

告別後他們又重聚,玩到老還是我們仨。另外他90年代去紐約發展之後與國際藝人做的一系列feat也非常之好聽,去網上搜feat Jill Jones的You Do Me(1986),MV拍得炒雞好看有張力,還融入了沖繩合唱團的民族音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當然是相當之經典的了,順便提一句,阪本龍一的鋼琴演奏也是大師級的。告別後他們又重聚,玩到老還是我們仨。另外他90年代去紐約發展之後與國際藝人做的一系列feat也非常之好聽,去網上搜feat Jill Jones的You Do Me(1986),MV拍得炒雞好看有張力,還融入了沖繩合唱團的民族音樂。《Merry Christmas,Mr Lawrence》當然是相當之經典的了,順便提一句,阪本龍一的鋼琴演奏也是大師級的。

但人生卻會有謝幕的一天,這讓人很是擔心。2014年62歲的阪本龍一查出患有咽喉癌,此後他停止一切工作專心養病,直到今年8月他又備受矚目地開始接受新的工作,看來病情有所好轉。這個曾一身紅衣的青年啊,真希望他趕快好起來。

———————————————————

Mingo鳴哥,女,居港第五年,記者/攝影師/旅行媒體撰稿人。

文章首發微信公眾號隱於野,歡迎調戲和提問。

快來讓我認識你~

【我覺得鹹粽子好吃的回答(0票)】:

畢竟不是誰都能在一通鬼吼之後還平安走出去的。

標籤:-音樂 -流行音樂 -音樂人 -日本音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