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人如何提高「鈍感力」?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敏感的人如何提高「鈍感力」?

2018年11月2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4 ℃ 次

【張揚的回答(600票)】:

同鈍感力差。

鈍感力差的人在性格上有以下共性:善良、謹慎、敏感、過度理性、第六感奇準、患得患失嚴重、自淨能力強。

這樣的人很容易被外界影響而滋生負面情緒,但是另一方面對負面情緒的自淨能力又非常強,來得快去得也快。在生活中身邊的人鮮少可以感覺到這類人身上的負能量,相反,很多時候感覺這類人是滿腔的正能量,而這矛盾的一切都會加劇鈍感力差的人陷入因為敏感所以自責,因為自責進而對自己更加失望的性格特質養成的怪圈中。

這麼多年後才發現,鈍感力差的人更多是後天養成的,絕大部分都是因為性格好強的同時缺乏安全感或者是因為對事物的態度過於理性。走出這種困境的唯一出路就是「去經歷」,經歷得越多,就會讓自己敏感閾值更高,慢慢懂得「萬事發生即為消逝」的道理,不糾纏、不勉強、不畏得失,同時呢還需要學會明白一個簡單的生存道理:人無完人,苛求自己亦或是苛求他人都是在剝奪一個人繼續生命的樂趣。

鈍感力差的人,記得多微笑,多運動,多曬太陽,積極的肢體語言搭配注意力在時間上的分配和轉移,加上本身就很強的情緒自淨能力,通常說來就可以有效提高對情緒的把控力,而且很容易轉換成一個情商高的人。

【覃瀟怡的回答(85票)】:

自己有過八年的強迫症。

心理醫生是這樣說的:「你是非常敏感的人,你能感受到世間萬物的點點滴滴,隨之而來的,可能是多一倍的痛苦。」

她給我的應對方法,就是,直面痛苦。只有自己的手掌起繭了,才會能忍受住下一次痛苦。而起繭,就是要自己不同的去感受痛苦,感受所有你想逃避的東西。

然後我結束了自己的強迫症。

但是,即使這樣,我依舊是很敏感。

我用理智去疏導自己,和女朋友分手之後,我用了各種方法去疏導自己,我去分析,去感受痛苦,去慢慢接受。甚至開始了好幾段不成功的感情。但是,我如果猛然看到她的消息,所有的似乎已經沒有了的情緒,都會洪水猛獸般衝上來。

其實,我想說的很簡單。所謂敏感,是不會被麻木掉的。

醫生在醫院中聽了太多的生老病死,見證太多生死離別,對於再多的陰陽兩隔,可能也只是淡淡的安慰。但是,若是父母離去,誰能保證不會落淚?

因為醫生每天聽到的生離死別,是一個重複的故事,而所謂敏感,卻是感受那些之前沒有感受過的世間萬物。

所以,強迫症所帶來的焦慮,和想要強迫儀式的渴望,都會在不斷的重複中把我們磨出繭,然後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然而敏感,卻是總有自己不同的情況。

為什麼不要敏感呢,你固然感受了雙倍的痛苦,也許更多,但你看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更多東西。要是敏感了,確實是需要理智,來防止自己暴走。但是也正因為敏感,在理智的引導下,你的路會走得更加的完美。所以,你不是需要讓敏感變得遲鈍,而是應該給敏感這把雙刃劍,配上理智這把劍鞘。

用敏感去感受世間萬物,有邏輯去辨別是非因果。何苦把一把好劍弄成了卷刃?

———————————————————————————————————————————————————

這幾天看了大家一些比較實際的方法,深有感觸。

確實,悲傷是文字最好的溫床,悲無可瀉,則落筆如有神。文字帶著折磨自己的痛苦,膚淺點的,成為別人的陳詞濫調,深刻些的,也許可以來知乎,給人指點迷津,但是,重要的是,自己的發洩。

當然,這些事情做完之後,就應該睡上一覺。睡不夠,只能帶來混雜著疲倦的焦慮。

【馮慎行的回答(80票)】:

「鈍感力」是邊界模糊的名詞,提出者是作家而不是心理學家,定義依賴的是對若干現象的描述,而不是精準的科學語言。所以對於題主的問題,首先要清楚什麼是鈍感力,才能找到相應的手段去提高。

帶著問題看,是張教主鈍感力更高,還是紹敏郡主鈍感力更強呢?

作為鈍感的來源,在詞語的設定上就與敏感構成反義。然而敏感本身就是多義詞,基本的義項就至少有三個:1)感覺閾限低,也就是感受器敏感,比如皮膚敏感;2)觀察細緻、思維敏捷、組織信息能力強,主要表現在前額皮層的敏感,和敏銳可以混用;3)情緒穩定性差,容易出現消極情緒,自身消極情緒的感染力很強,有可能是邊緣系統等腦區的敏感,俗稱玻璃心。三個義項分別帶有中性、褒義、貶義三種評價色彩,如果義項之間相互獨立,那我們可以確定鈍感是義項3)的反義詞。然而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敏感事實上是對背景(環境、語境)的細微變化的感受,三個義項分別體現在感覺、認知和情緒的角度,心理的角度,這三個角度也是密不可分的。思維的敏感來源於感官的敏感,感官的敏感決定情緒的敏感,情緒的敏感影響思維的敏感,這是最古樸也是最簡易的模型。那麼為什麼我們對於思維的「敏銳」和情緒的「玻璃心」有截然不同的評價呢?這源於我們的情緒無用論,思維才能解決問題,而情緒只能讓問題更糟糕。我們認為有智慧的人是理性的,沒有情緒的,能成大事的;情商高的人是淡然的,理性的,沒有情緒的,能成大事的。看以上很多答主的回答,情商話題下很多答主的回答,都有明顯的這種傾向。

所以我們希望有一種鈍感的特質存在,擁有正常的感覺,敏銳的認知和遲鈍的情緒。這種想法就像是「現在就差一個程序員了」一樣可笑。這意味著我們對於背景信息處於一種既敏感又鈍感的分裂狀態,這在我們的神經系統中是不可能出現的情況。或者說當我們希望出現敏銳認知的時候,一定意味著喚醒水平的上升,也就意味著情緒的出現,在我們可能意識不到的情況下。和通常我們的想法不同的是,認知和情緒並不是非此即彼的拮抗出現的,而是交互的、融合的出現。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想要敏銳的認知,一定意味著至少不遲鈍的情緒,如果我們想要遲鈍的情緒,就很難要求敏銳的認知

有意思的是,題主的最後一段問題補充。題主希望答主們回答的是「如何感覺不到煩惱」(情緒生成),而不是「控制脾氣」(情緒調節)。這是大部分答主都沒有注意到的。雖然這讓問題變得更加無法回答,但至少說明題主對情緒的理解比很多答主要深刻,而且經過了思考。至少從題主的描述中,我們可以認為,即使通過調節策略降低情緒反應,同樣對自身造成了影響,還是情緒敏感的一種表現,這同樣是不需要的。答主期望的鈍感力是一種機體自發的特質,是從直接切斷情緒生成的手段。那我們可以這樣描述:鈍感力是一種特質,允許個體通過減低情緒生成的頻率,達到對新奇/變化的事物更準確的識別、分析和處理(至少已知的碳基生物不支持這種模式),這種特質既不依賴於生理屬性的變化,又不基於策略來達成(那通過何種模式做到)。這種可能性完全沒有,這樣的鈍感力是不存在的

問題在哪兒?問題在於,這種鈍感力並不可能是情商(如果能證實是一種可測量的客觀量)高的指標,恰恰相反,敏感反而是情商上限的決定因素。因為情商高的人並不是感受不到情緒的人,而是能合理運用情緒的人,如果連情緒都感受不到,如何運用情緒呢。情緒的出現對我們來說是具有適應性意義的,我們的腦不具有像計算機一樣近乎於無限的運算能力,不可能對於背景信息的全局進行計算。但是我們可以獨立的、有意識的生存在地球上,恰恰由於我們所擁有的這種適應性系統,可以快速的將我們的機體納入到某種模式中來應對環境的變化。從這種意義上講,敏感的才能存活下來,鈍感的都已經滅絕。對於思維敏銳的人,他們真的是經過高速的精確計算分析得到的某種結論嗎?並不是,他們只是通過敏銳的感覺獲得了某種敏銳的不適情緒,進而(為了解釋不適情緒)敏銳的發現了問題,尤其是在戰場和商場這種激烈交鋒的地方。但是我們不會說他們玻璃心,因為他們的情緒可能是驚奇、警覺或者憤怒,而玻璃心的人的情緒可能是焦慮、不安或者沮喪。

所以玻璃心的問題不在於敏感,而在於敏感得不恰當。剛才說到題主很深刻,恰恰體現在這裡,這也是大部分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想要改變玻璃心的特質,在情緒出現之後進行調節始終是治標不治本的,如何更多的出現敏銳而不是玻璃的情緒,這才是應該關注的。那我們把情緒拆開來看,看看裡面有什麼就知道該如何改變。情緒說白了就是對情感(這裡指的是機體對環境反應的生理水平)的概念化。恭喜你,你的機體對環境已經很敏感了,如果共情能力也很好,那就更好了。那麼可以改變的就是概念化過程,也就是通過我們的經驗就我們的生理狀態進行命名的過程。說到這裡,答案就呼之欲出了。當我們有更豐富的情緒經驗,又具有足夠準確的情緒命名的話,我們就有可能產生更適合當前情境的情緒,從而讓情緒為我們所用。

那一個玻璃心的人如何能做出改變呢?記得我們每個人小的時候被人碰了都會打回去,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知道了「憤怒」(故意),隨著被碰的經驗增加和學到的詞彙越來越多,我們大概又知道了「不適」(無意)、「恐懼」(過於強大)、「沮喪」(失去目標)、「興奮」(慶祝)等等。我們接觸到的情境越多,有足夠豐富的模板來分別描述在有變化的時候(被碰了)不同具身的體驗之間的差異,豐富的模板意味著豐富的情緒範疇也就意味著豐富的反應策略。當我們的情緒範疇足夠豐富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再顯得那麼玻璃心了。須知負性情緒從來不意味著玻璃心,知道什麼時候是憤怒、什麼時候是沮喪,我們才有可能知恥後勇或者博得同情

回到開篇的問題,是張教主的鈍感力更高還是紹敏郡主的鈍感力更強呢?以郡主的敏感(軀體上的敏感可見綠柳山莊,情緒上的敏感在多處都表現了不加掩飾的情緒反應,以及在萬安寺的頤指氣使,睚眥必報),再加上郡主的名字就是敏敏,顯然和鈍感力南轅北轍;而張教主略顯遲鈍的反應,不記仇的性格更像是鈍感力所要求的境界。但是他們兩個誰的情商更高一些呢?不用說都知道是郡主,郡主既可以運用情緒達成自己的目標,又可以控制情緒擺脫逆境(靈蛇島的事件),如果沒有一顆敏感的心去支持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我不相信有人會認為郡主玻璃心的吧。

最後還是要做出提醒,有些人的敏感可能是病態的,激素分泌失調、血壓不穩定等生理因素都可能是情緒波動很大的原因,真的覺得自己一段時間敏感到難以忍受,請去驗一驗甲狀腺或者量量血壓,也許會找到原因。就到這裡,更多情緒相關的回答可以看有關情緒,自己回答 - 收藏夾,就到這裡。

【譚香山的回答(128票)】:

教你一個我個人認為極端好用的。

創作。

以寫作為例。

一旦敏感帶來的疼痛或情緒激動上來了,就想幾個問題:

這種情緒如何處理成為文字?

這個場景有何可取之處?如何將這個場景轉化成文字?

這時候如何表現人物的內心情感?

試試不同的表現方法:意識流、對話、白描……

然後寫寫看,寫成段落。等寫完以後就平靜了。

都是素材,以後寫東西可以用。

我屬於天生共情能力特別強,情緒起伏很大,又很作死的人,遇到的亂七八糟的事情也多。所以這個方法對我來說特別重要,如果不是這種方法我可能已經抑鬱的不行不行了。〔也慶幸自己比較有天賦吧

你看,既不用轉移注意力,也不用吸收假惺惺的正能量。整個人就像跳出來看自己,特別清爽,減弱了一部分情緒,也不是逃避。

其他也是一樣:

畫畫的話,如何用畫面表現這種情緒?

音樂,這種情緒和哪種音樂耦合?(有一回為了寫一篇關於死的短篇連續聽了一周的巴赫賦格)

剛開始可能會覺得有困難,但多加練習就好。

總結起來就是:

用技術性的眼光來審視自己的情緒

收納,並試圖表達

三步驟:冷靜(審視)、分析、宣洩(創作)。

原理和@桃喵喵的差不多,這是技術層面的。

希望對你有幫助。

補充一點:

敏感當然不可能是只對負面情緒敏感吧?

容易感到惡意和頹喪的同時,也能輕易地感到生活的愉悅,起和落都一樣激烈

這才是敏感真正的恩賜吧?所以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提高鈍感力這個事。

【王七七的回答(316票)】:

敏感是一種非常難得的天賦。是一種非常犀利的性格。天底下的眾多優秀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極為敏感的。你說的問題和敏感本身關係不大。

你需要的是去更好的體會這個世界裡面的各種事情。當見得多了,思考得多了,很多細碎的雜音就自然會不入耳了。你的問題不是敏感帶來的。而是你的思想還在比較容易被干擾的狀態。別試圖找一個「內心寧靜的角落」。學會放開心讓各種聲音進出,接受這個世界的真實。

從你的文字裡面我感受到的你所說的美好只是窩在小小世界裡面的小美好。所以很容易被外面的世界動搖。很多人口中的各種負面其實是讓這個世界存在美好的必要一環。等由自己內心明白和接受這些之後,你對於美好會有不一樣的定義的。

PS:至於那些暢銷書裡面的詞彙。那是屬於作者的那個邏輯自洽的世界裡的。沒有人可以代替你自己去領悟這個世界的。

敏感的人可以看到他人的內心與感受。其實也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有些人易怒,有些人樂天,這背後都有其動機。當你關注這背後的機理或者說「冷邏輯」的時候。他們對你做點什麼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更多的時候會關心的是如何激起,避免和引導。當有人對你發火的時候,你可能更會關心的是他這股情緒背後的動機是什麼。要做的事情也是繞過他的情緒直接拿捏他的動機。而這之中,敏感是準確把握動機的重要能力。至於鈍感力。在我感覺不是麻木,而是一種對於一些不必要的情緒的忽略。

我不認為自己算是一個敏感的人,我身邊有太多比我敏感得多的人。他們幾乎每個都是自成一派。在這些人面前我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受。而且他們往往都可以用平和溫柔來形容。但是事實上從點點滴滴的細節的表現來說,這些人總是能夠很不經意之間知道你的習慣,愛好,甚至遇到事情可能會做出的選擇。我會發現我還沒想到的時候他們早已不動聲色的預備好了。而且是以一種就像吃飯呼吸一樣自然的方式做好了。而我只是他們認識的眾多人之中的一個不那麼起眼的而已。

======================================================================

我覺得很多人未必是敏感而過得不好。而是因為不知道如何排解而過得不好。讓自己過得不好的不是敏感,而是堆累的一大堆無處可去的情緒。

我相信很多人所說的各種「痛苦」大多可以歸結為被他人「自尊心的掃射」了。解決方法是啥呢?躲開點。你越是被射得嗷嗷叫,那個就掃得越歡。沒有回饋就沒有傷害。

就像我說的,不要尋找「內心安靜的角落」。越是覺得自己容易受傷的人越是喜歡往內看。建議多往外看看。地震海嘯對於一個小庭院來說是一種毀滅的力量。而對於地球來說是一種創造更多可能性的區域性的小事。而對於太陽,月亮來說只是一種輕微力量平衡的調整。當人的思想站得越高。原先讓人不知方向的丘陵,迷霧和森林都會變得不值一提。如果覺得自己看不到方向,只能說還站得不夠高而已。

無論何時都不要輕易說:我已經看夠這個世界了。這是心門開閉的標誌。心越大的人越是覺得時間不夠花。浪費在雞毛蒜皮的事情上是很虧的。

最後。祝大家在世上過得都好。活著就是好。請多感受與分享自己獨一無二的體驗。

【桃喵喵的回答(270票)】:

這方面我還算有點心得:)

我是一個自幼就非常敏感的人,擁有極強的共情能力,輕易就能洞悉他人悲傷脆弱的一面。幸此,為人還算溫柔善良。但是負面影響也很強烈,看書看片非常容易就會自行移情角色,經常沉溺悲傷的情緒不能自己。

自我介紹就此打住。簡單說說我的解決辦法:

理性、客觀、冷靜、克制——將這四點作為自己一切思想行為的最高準則。原因很簡單,只有足夠理性客觀的思想和冷靜克制的行為,才能最大限度地消除不確定性,而不確定性,正是一切恐懼、憤怒、軟弱、悲傷等等負面情緒的根源。

信息接收以「科學知識」為主,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這類知識最大的特點就是對於存在本質的揭示,理性客觀,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存在本質儘管有時會以非常殘酷的形式呈現,但其相較他者(比如主觀臆斷、約定俗成,甚至正能量、心靈雞湯)更加可靠、值得信任。

鍛煉自己的邏輯思維,包括追溯因由、理解概念、演繹以及適當預測的能力。就我個人經驗而言,邏輯思維能力較強的人,大多符合上述條件,並且思想行為比較呆逼,大概正是「鈍感力」比較強的表現之一吧。

總之,敏感帶來的是感性情緒,不能用同為主觀感性的東西強行壓制(比如強迫自己吸收傳播正能量,變得陽光等等)。而要鍛煉理性思維,將自己的敏感情緒導向正途。這樣,心智體系才會變得成熟、堅強。

————————————

暫時先想到這些,一時感慨,或有疏漏。

【beouuo的回答(70票)】:

為了便於談論話題,讓我們先看看敏感的定義(來自敏感_百度百科):

1.感覺敏銳;對外界事物反應很快 皮膚或神經上比較敏感的部分。

2.反應很快速,對一件事或某種東西非常敏銳,察覺快速,可很快判斷或反應過來。

再看看理性的定義(來自理性)

理性是指人類能夠運用理智的能力。相對於感性的概念,它通常指人類在審慎思考後,以推理方式,推導出符合邏輯的結論。這種思考方式稱為理性。

以下我按照這樣的定義來談論:

我想指出一點:理性和敏感並無矛盾,且理性是不能消除敏感的。所謂「能消除敏感所帶來的情緒「的那種」理性「,它消除的不是敏感,而是缺乏理性所導致的情緒。當然」缺乏理性「有時會和敏感在一起共同導致情緒,然而單純的敏感所導致的情緒卻不可能由理性來消除。很多人總是把這幾個東西混在一起談論,腦子裡自動寫出了」敏感=理性上的缺乏=情緒化「這個等式,然而足夠敏感同時足夠理性的人才可能明白我這裡所指的是什麼意思。

我之所以不認同前人回答中所提到的那些,是因為經過多年探索,我早已把那些方式都做過了。但是作為一個敏感又有十足理性的人,我無法做到自欺欺人的說這樣是管用的,無法做到讓自己的情緒時刻保持積極樂觀的狀態。敏感的表現譬如:能夠提前若干小時通過無其他來源的情緒發作預報下雨,準確度不低於天氣預報;能夠極其快速準確的感知到環境以及環境中他人的惡意,並瞬間進入一連串的思索、解讀,但思索是沒用的,採取最優的應對方式也沒用,總之還是不得不承受這樣的惡意。對於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正因為理性,所以更無法容忍自欺。理性的人更會承認自己的無能,然而損傷卻是客觀存在的,反而是不那麼理性的人更容易擺脫這種狀態。

然後我想告訴那些理性又敏感的人該怎麼辦:接受你的狀態,像往常一樣的應對棘手的事情,接受這個世界的醜陋。接受你是人不是神,所以很難做到以上帝視角對待人世間的一切的現狀,所以你只要努力做好自己就好,不用強求自己做到完全的超脫,你應該明確知道已經做不了粗線條的人了(不論是因為反應比較鈍還是因為能力達到神的等級)。不要像這個問題下面的有些回答說的那樣把自己變成一個麻木的人(所謂」經歷多了就鈍了「,要我說那是麻木了、失去激情了),敏感或許不是件好事,但是麻木就真的不好了。不要把敏感和缺乏運用理性的能力劃等號而貶低自己,不要把敏感視作恥辱,不管別人是如何誤解你,他們大多也並非惡意,只是沒敏感到這種程度所以無法相信一個極端理性同時極端敏感的存在。相反,多利用你的敏感去幫助那些遭到世界的傷害的人,因為或許只有最敏感的你能懂他們、在精神上給他們依靠了,相信我,即使只是能通過你超強的感知和分析能力幫助他們理清自己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也是極大的慰藉。說起來,個人確實能比較容易得和抑鬱症或是躁鬱症患者交談。

沒有敏感到這種程度的人,恐怕很難支持我的觀點,但是讓我們相安無事好麼?

【別瞪我的回答(46票)】:

作為一個同樣敏感的騷年,我決定趕在鬆鬆銅銅動動等大神到來之前先扔塊磚。

發圖抖機靈跟看不清題目就回答問題的同學是幫不上毛毛童鞋的,大家該消停就消停了吧。

從上一句可以看出來,我果然是一個敏感的騷年。

首先,跟著鏈接點到情商低的問題下,我發現這個答主所闡述的觀點也好,引用的觀點也好,都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不具有嚴謹的科學性。我不否認知乎上很多大神的副業搞得非常好,但我也同時認為心理學是一門嚴謹的科學,一個理論的產生和發展,是不能僅僅靠一個離開外科醫生崗位的職業作家加上他的非專業的讀者來完成的。說的直白一些,我認為「鈍感力」這個概念本身就存在很大的爭議。儘管我能理解為何老先生會提出這麼個觀點,因為我在生活中也經常跟學醫的朋友們交流,偶爾作為知心大哥跟他們探討一些關於生命的思索。

不糾結問題本身的問題,回到這個問題中來,我想我也只能以我自己的經驗談談我的理解。第一,我不太認同敏感跟理性思維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因為認識我或者跟我交流過的人都知道,在有必要的情況下,我是個邏輯極其嚴密的「直男」,但是在任何情況下,即使我「直男癌」發作時,我也能很敏感的感受到別人反饋的信息。第二,讓我們假定「鈍感力」定義明確,就是——

簡而言之,就是不被外物所影響或感染。這是情商的最高境界

這個概念其實我們古人有總結,大概是「天人合一」,就我對佛、道的淺顯認識,似乎都涉及到了這個境界,而在知乎上,我們有個更通用的說法——開啟上帝模式。這與我個人的體驗就大體一致了,我認為「鈍感力」的培養,就在於不斷接觸「惡」加上「開啟上帝模式」。大學那會兒,我就非常討厭別人的無禮舉動,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每當有人進了電梯堵在門口找樓層按鈕、進了電梯不按住開門鍵或者使出吃奶的力氣也要自己親手按樓層的時候,我就知道我腦子裡產生了很明確的反感,但是我不會表現出來,我也不會因此不快。因為一來我越來越明白人性是怎麼運作的,為什麼有人永遠一副著急的樣子,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可以比人與狗之間還大;二來我見多了,更髒的我也見多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只會想到距離文明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會想到將來遇到跟我一樣的人我應該怎麼把自己曾經的情緒轉化成語言甚至一種明確的解決方案,當然偶爾我也會跟下了電梯遇到的朋友吐個槽,然後自己把解決方案沉澱下來,把情緒丟掉。

毛毛童鞋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想有個以她為名的題目下她的朋友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就我個人的瞭解,這個善良的姑娘也許還帶著一些象牙塔的氣息,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隨著經歷越來越多的事情、認識形形色色的人,思考過越來越多的問題,今天的這個問題也會慢慢的不再是一個問題,而留下的,仍然是一個非常敏感但擇善固執的毛毛。

最後,這個問題讓我想到了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我要給另外一位或是幾位能看到這個問題的童鞋說聲抱歉,我有時候嘴比較欠,可能也是導致一些人離開的原因,但從另一個角度說,這也說明包括我在內的幾個(我認為的)當事人也許都還沒有接受足夠的磨煉,給這個題交上一份令大家都滿意的答卷。當然,這也許只是我個人過度敏感的瞎想。我謹代表我自己表示些許遺憾。

瞎扯半天,祝好。

——————————————————————————————————————

寫得不好,坑先挖下,隨時補充。

【mupeng的回答(35票)】:

這可能是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回答,但也有可能是最可操作和最有效的。

鍛煉身體,早睡早起。

Update: 有同學問是否親身經歷,就更新一下。

我算是半個敏感,能感知到很細微的情緒和變化,但不放心上,一來是因為懶,二來是覺得沒必要。即使有人不喜歡我,只要不明說,我也不揣測他的心思,如果說出來了,我也不奇怪,因為早已感覺到了。

通常,這是個很好的技能,既可有所準備,又可灑脫淡定。但當身體疲憊,睡眠不好時,很多小事都縈繞於心,揮之不去,變成整個敏感了。

別無他法,調好身體,睡一覺,事還在那裡,但我已經不在乎它了。

身體好,自我感覺就良好了,然後就都不是個事了。

【SylvieVon的回答(7票)】:

敏感對於自身具有一種脅迫意味。大多數人live in the moment,敏感的人卻執意把過去和未來串聯在一起,因而所有的重量在此刻同時壓迫神經末梢。這種特質並不會受到世俗社會的認同和欣賞,而是類同身體羸弱、意志薄弱、情感軟弱的一種東西。沒那麼敏感的人沐浴在世俗經驗裡,那是舒適且安全的。內心動盪不安的遊魂也試圖在what's tried and true裡面尋找救命稻草。我並不認同理智和情感的二元對立,按照Sontag所說,「thinking is a form of feeling; feeling is a form of thinking」,敏感的人可以通過不斷思考來具象化自己的感受,而通過自我否定來試圖削弱敏感就殘忍到無異於自殺了。

Sensitive people are gifts for the humanity.

Embrace your sensitivity, and channel it to artistic outlets.

【葉思之的回答(36票)】:

1.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局限,多些尊重理解就少很多受傷或看不慣。

2.改變受害者心態,讓自己心理強大起來,有能力承擔群體生活裡的必然侵擾妨礙。

3.很多問題不需要改變,只需要接受和承擔,比如他人的做事風格,他人的人生觀價值觀。

4.人生短暫,精力有限,與其關注不愉快的經歷不如挖掘創造快樂有意義的東西。

5.相信人性的善,相信因果的必然,相信惡劣行為背後有著他自己的理由,有他必將承擔的惡果。

6.自尊自愛自我接納,依靠實際努力提升自我價值,建立穩定的自我價值感,相信自己的價值自尊不會因為別人的行為而受損。

7.建立比現有生活更高層次的人生目標,隨時幫自己跳出格局,而不受困於小小的一方天地自我囚困。

以上大概就是改變心態的關鍵所在,但即使領悟了真正實施起來也不容易,想要達到真正的平和豁達,需要面對戰勝的其實都是自己內心那些負面東西:憤恨,不平,否認,嫉妒,懶惰,失控,自私,貪婪等等等等。而要戰勝這些東西,遠遠不是懂得原理就能做到的,每一次都需要自制力,耐力,耐心,決心,毅力,困難的不是明白多深奧的道理,而是一次次戰勝自己去做簡單有意義而不是那麼愉快的事。比如說怨恨,怨恨就像晚睡一樣,只是一種自我放縱,只因為停止他需要自制力就放任自己繼續去做繼續傷害自己,可是明白了這些情緒襲來想要終止他依然會有困難,困難的原因包括精神力量的缺乏,自制不足,也包括生理本能驅動力量等等。所以我相信小婦人作者寫媽媽努力了四十年來控制脾氣,一定來源於她自己親身實踐和努力。我所渴望和認識的鈍感是一種厚重感,因為有深厚的積澱所以能接受尖刻的洗禮,這積澱來自智慧,寬厚,寬容,自制,博愛,我也很喜歡小婦人,裡面的人物都很有魅力,名著的厚重應是來自作者自身思想和認識的魅力吧!

【李丹陽yz的回答(12票)】:

其實最有用的是「不要去想」這幾個字。

魯迅寫阿Q,是批判阿Q精神的,覺得人不能活的這樣得過且過,總是為自己開脫,總能找到借口。

但事實是,人活著,活在當下的社會是必須要有一點阿Q精神的。

沒有人不會犯錯。

沒有人不會被人背後說三道四。

也沒有人不會在人生路上遭受挫折。

如果一個人永遠非常清醒的,深刻的,面對這些,那麼負能量就會不斷積壓,而事實是這些事無關生死的話,無關別人利益的話,又何須放在心上,難為自己?

有句話叫做:認真你就輸了……

比方說我們在知乎上回答,總會有人跳出來反對,有人罵你傻,有人罵你胡說八道,有人罵你過火……總而言之,他們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為了自己的目的進而攻擊別人的。

如果你把他們的攻擊看到了心裡,你就會痛苦,你就等於輸了,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但是何必呢?

上帝也好,老天爺也好,反正創造這個世界的起始一切就都是差異化存在的,任何不同的聲音,總是存在的,生氣也好,不生氣也好,對也好錯也好,我們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可以了。

如果別人的聲音聽得進就聽,聽不進就當沒聽到,何必為此,為別人沒有贊同自己,沒有理解自己而耿耿於懷呢?

因為別人與自己的不同而感到痛苦和悲傷……這是否算是一種癡念?

若因此非要別人和自己的想法一樣是否是一種執念?

我每每想到這裡,我便放下了……

PS:

古來傳播一個思想,首先人要佔據話語權,然後要造勢,再然後要聲勢浩大人員眾多,於是不聽的人也要聽……但是,我覺得現代社會的好處,人思想的進步便是在於,我們盡可能的尊重別人的思想和思考主權以及選擇權……

讓那些各色有差異的花朵都恣意的開放吧……

我不看我不愛的便是了。

【應允的回答(13票)】:

敏感的人想靠一段文字改變是不可能的,那些意味深長的話對我們這類人都是毒藥。

正好直到最近才體悟到:別想太多,隨心所欲,先做,邊做邊想。

【vacuumcat的回答(4票)】:

我一向不太同意把人的感情分為敏銳和遲鈍兩種。很多人感受力很強但是從來不因為這些事而影響自己心情。而很多人所謂的敏感,其實是內心某一處情緒積壓,稍微一根稻草就造成大雪崩無法控制。

對於愛記仇的人,建議下次情緒不佳的時候好好觀察自己的思維回路,有多少時間是在就事論事地生氣或者難過,有多少時間是因為自己情商太低而討厭自己,有多少時間是看什麼都不順眼,陷入鬱悶的死循環。先接受自己是個暴躁易怒神經質的人這個大前提,然後把自己氾濫的感情收好,不要去污染生活的其他部分。

容易發火的人要把自己的系統從柴火堆升級到燃氣灶,之後再升級成電磁爐。從無法控制變成可以控制發火的強弱,可以隨時叫停,不會傷及無辜。然後再變成定向的,只對著那個欠抽的人,以解決問題為目的就事論事的發火。然後你會發現,當你通過你的憤怒達成了目的,憤怒就煙消雲散了。

我很同意大禹治水那套哲學,我一直覺得所謂的控制情緒,不是讓人沒脾氣,而是讓人有理智地憎恨和暴怒,不要輕易放棄用文明人的方式解決問題。

另外,只有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人才適合用發脾氣來解決問題,剩下的那種,叫撒潑。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作為一個高中時期經常生氣的人,我覺得樓主的問題並不是「鈍感力」不強,而是沒有與敏銳洞察力相配套的思維延伸和轉化能力,也就是說我認為題主現在現在一個選擇的十字路口前焦急的徘徊,雖然經歷過這個階段的人表示這是一個明白之後就能一腳踹開大門的過程,但題主既然發問了,那這一關肯定是被踢進門的………

首先,題主需要明白的是自己為何要生氣?這是一個由自己轉向他人的問題,他者是我們生活中無法超越的一個問題,因為他者是主體之外的,所以是無法掌控只能妥協的,相對而言,我們只能嘗試去理解或者去推斷,這種推斷必須是符合當前情況的,而非單純從善意的角度去理解,不然這並非真正的換位思考,其次是倫理問題,這裡的倫理是本意上的倫理,既倫理規範,而非道德,道德本意上是指高尚的人格,而說某人不道德,其實正確的表述是指這個人不遵守良好的倫理規範,雖然倫理本身是靠不住的,但倫理的本意,仁和義是可以在很多場景中存在的,義是指個人義務,例如尊重他人,信守承諾,仁是指與他人友好相處,或者說不傷害他人情感,雖然下面我很想接「這就是仁愛」,但仁並非值得用愛去稱道的,那是孔子那個時代社會動盪才顯得可貴,但在現代,卻是人與人之間長久來往的前置因素之一,所以倫理是場景性的,會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改變,題主要做的就是,在真實場景中分析他人的意圖。

當然,這種分析在得出結果的同時,題主必須明白兩個道理:沒有約束別人的道德(道德是高尚者對自己的要求,並非以此標準去要求別人,這是強迫),所以人維護自己的利益無可厚非,我們不能強迫別人犧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他人,如果他的做法違反法律,自然會有人去找他,如果不違法,我們說什麼也站不住腳;還有就是,倫理規範是無根的,無根的並不是說倫理規範沒用,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這是衡量一個人的尺度,具體情況還要看個人把握。

所以我覺得題主是敏銳的洞察了這些,積累了太多火氣,人之所以憤怒,很多時候是因為不理解,不理解為什麼和說好的不一樣,不理解為什麼為別人好他卻不接受,等等等等,所以我們只能從他者的角度去理解這些事情,才能還原這些背後的原因,得到這些原因的時候,也等於題主更加理解了這個人的為人,所以具體的只能自己看著辦吧╮(╯▽╰)╭。

所以我們真正要做的不是把鋒利的刀子磨平。和善良的人交朋友才能很少受傷咩。

前面的少年呦,你家馬桶堵了,你看我這馬桶栓如何。

【Vitssi的回答(7票)】:

剛關注過,嘗試一答。

如果鈍感力可以理解成定力,那麼多找些慢熱的、忘我的事情做。畫圖,畫畫,均可。實在不行,也可以去抄佛經的。以我自己來說,近來就是照別人的作品建模,然後做分析圖,全程走一遍,週而復始。等到別人的葫蘆我隨手也能畫成瓢,對這本行就有了數,於是當下的所感都不再能左右我,我就可以鈍著深入到比較遠的願景了。

——洗漱後回來更新:

題主自雲只要傾吐出來,有人認同即可翻篇,只怕多數時候,人家的認同只是友好的敷衍,或已是蒙眾人遷就而不自知。心中常唐突不平的,眾人不care,你也許還會委屈。但大家都是彼此過得去算本分,誰肯走進你去才是幸運。

就比如這樣的晚上,不必想到不煩惱,才肯睡覺。有個朋友曾教我,如果腦電波實在太活躍,不妨就學僧人側臥,靜聽自己呼吸,直到勻淨到自己滿意。就只有聽,別處都不動念去想。你會自然醒來,並且發覺輕裝上陣,比滿心歡喜,還要舒服。

【秦朗的回答(8票)】:

很多煩惱,都是源自自己對別人認可的需要。大家嘴上都愛說「做自己就好了,管別人怎麼說呢。」可是實際生活中,卻真的少有人能不介意別人的看法。原因何在?你只是希望自己不介意別人對你的不好的評價,而別人的好評,你也是希望自己在意的。說簡單點,如果一個人介意背後別人說自己壞話,一定是因為ta喜歡聽見別人說自己好話。如果別人誇你你不會感到多高興,背後說你你也就不會太難過。寵能不喜,辱方不驚。

而這一點如何實現?核心是對自我的信賴。一個人對自己的信心到達一定程度,他就不會需要別人的評價來尋找自我了。自信從何而來?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罷了。

【倫巴的回答(9票)】:

你自己已經給出答案了。

「我曾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才會被這些無聊的瑣事影響心情。當我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和學習時,我確實感覺一切煩惱都微不足道。但當我閒下來的時候,就又會被負面情緒所困擾。」

就是因為你不夠努力而已。當你做事越來越多要求越來越高,共情是相當重要的,能夠給你提供分析事物本因的工具之一,但你不能被這種東西影響。你被影響的唯一原因是你的意志力薄弱,思緒和情感被他人牽引到你理性上不願意去的地方裡。

【白露的回答(4票)】:

接受自己並不是無所不能的;

接受自己很多事情確實做不到;

接受很多人確實比自己牛逼;

接受自己的軟弱和缺憾。

如果你能接受這麼不完美的自己,或許鈍感力就沒那麼重要了。

當然,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並不意味著放棄追求更好,只是讓不舒適感來臨的時候,能夠客觀地去看待。畢竟,所謂敏感是對自己要求甚高,可是自己並不能滿足自己過高的自我定位。

所以呀,先接受不那麼完美的自己,然後再讓他變得更好。

【alienQueen的回答(2票)】:

譯言精選-敏感的人如何保護自己不受影響

譯者:complicatedQ原文作者:Judith Orloff, M.D.

發佈:2014-12-21

在社交場所,在人群裡或與人共事時,敏感者或易移情者容易受周圍情緒的影響。處於充滿愛意和祥和的環境中,他們的身體會吸收這些能量而變得活躍;相反處於消極的環境中,他們則會感覺疲憊,充滿攻擊性。

對於容易受週遭影響的人來說,他們必須學會保護自己的敏感並保持情緒穩定。我本身是一個容易移情的人,因此我想幫助這類人培養這種能力,讓自己更舒服。

我總是對他人的情緒高度敏感,無論他們的情緒是好是壞。在我學會保護自己的感受之前,這些情緒在我體內膨脹。離開人群後的我,疲憊而消極。到家後我只想蜷縮在床上呻吟,尋找內心的寧靜與祥和。

下面是在我的書《屈服的狂喜》中寫到的六條策略。這些策略能幫助你更有效的處理敏感,並使你不受消極能量的影響。

走開。可能的話,從可疑的干擾源走開至少20英尺。看看是不是舒服多了?不要因為不想冒犯他人而勉強自己。在聚會上不要挨著「能量吸血鬼」坐。身體上的親近會增加你的共鳴。

感受自己的呼吸。如果你懷疑自己正在受別人影響,那麼就用幾分鐘來關注你的呼吸——這有利於你集中並感受自己的力量。與之相反,屏住呼吸會使負能量在你體內堆積。要過濾掉恐懼和痛苦,你應當釋放壓力,吸收平靜的能量。想像一下:不健康的情緒像一陣霧霾離開你的身體,取而代之照進了純淨的健康之光——這種想像能即刻產生效果。

游擊式冥想練習。聚會之前先冥想一下,集中注意力,感受精神,感受內心。這樣你就能變得堅強。如果在某一場合遇到了情緒或身體上的壓力,迅速做出反應,冥想幾分鐘。可以在浴室或空房間進行冥想,如果廁所是公共的,就關上隔間的門。冷靜下來感受積極的力量,感受愛。這種方法成功地幫助我多次從感到頹敗的社交場合中解救出來。

為自己設立健康的範圍和界限。與充滿壓力的人呆在一起時,控制聆聽的時間,學會說「不」。在自己與他人之間明確地劃清界限,一旦他們開始產生負能量就將其拒之門外。記住,「不」就足夠了。

設想身邊的保護。研究顯示,設想是一種治癒身心的技巧。健康醫師應對棘手的病患以及其他許多人都會採用這一實用的方式,比如假象有一束白光圍繞週身。或者,在與情緒重度污染的人呆在一起時,設想有一輛警車正在巡邏,隨時確保你的情緒場不被入侵。

明確並尊重你的情感需求。保衛你的敏感。情緒冷靜集中的時候,列出你情緒波動最大的五個場所。然後設置一個能幫你在這些場合控制情緒的計劃。下面通過一些實際案例來看看如何提前干擾移情。

當有人對你索求的太多,禮貌的說「不」。沒有必要解釋拒絕的理由,正如諺語所說「No就足夠了,去用它。」

如果你社交時保持舒適的時限最多為3小時——即使是與你喜愛的人在——自己開車,或者有備選的交通方式——這樣你的心情就不會受到影響。

如果人很多,在去之前先吃好一頓高蛋白的餐點(這能給你支持),坐在遠點的角落,比如在劇院或者聚會上,千萬不要坐在中心。

有些移情者對香味極度敏感。如果你也對香味敏感,比如香水,那就要求你的朋友與你在一起時不要使用。如果你不能避免,那就到窗戶附近吸收戶外的新鮮空氣來緩解一下。

如果以上方法對你都沒有作用,那回家後來個熱水澡或沖個淋雨。對我而言,一天的忙碌後沐浴能給我解脫。無論是舟車勞頓還是從他人身上接收到的焦慮,一切都會隨著水流消失的乾乾淨淨。泡溫泉會讓一切不舒服煙消雲散。

標籤:-心理學 -生活 -情緒管理 -情商 -鈍感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