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運營商能對微信等 OTT (Over The Top) 業務進行制裁?他們之間存在哪些博弈?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運營商能對微信等 OTT (Over The Top) 業務進行制裁?他們之間存在哪些博弈?

2018年12月0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陳斕的回答(66票)】:

昨天就微信這個問題,跟一個運營商內曾經主管過多年增值業務的高管聊了1個多小時。

他的觀點是工信部國資委不會坐視自己的產業被蠶食,所謂的講政治。

他認為一定能找到技術和非技術的招數來治微信。現在能想到的直接點是控告微信壟斷和非正當競爭,這個帽子估計夠馬化騰折騰一段時間了。

他認為這次馬化騰被選為人大代表,是讓他學習去了。習上台之後第一站去馬化騰那裡,就是去看看,讓他知道,我關注你了,你別來打碎我的東西。。

運營商現在的產品確實落伍了,但習慣於坐著收錢的人已經沒有人、沒有能力去研究產品,官僚化的機構中沒落是遲早的事情。

我對競爭博弈的判斷是:

1.短期內運營商會利用政府的關係,對OTT企業進行打壓。這個手段只有你想不到的,一定會有的。不過現在GSMA在各成員企業力推的RCS,我一點兒都不看好。因為這種國際標準做出來的東西,客戶體驗會非常糟糕,根本沒法跟互聯網企業競爭;

2.如果馬化騰對政治聰明,頭腦清晰地話,會盡量保持跟運營商的邊界不至於發生衝突。因為高調打碎競爭對手的玻璃房子,只會給自己惹來無盡的麻煩事。最近微信啟動國際化戰略,我非常看好這一思路,只要抓住幾個人口大國,比如印度、印尼、巴基斯坦、美國、日本、巴西等,如果微信等發展30億用戶,那其實就是一種事實上的國際通信標準了!

3.從長遠來說,我非常看好OTT企業的未來,未來打電話的模式會顛覆現有運營商的模式。快的話不到5年,慢的話不超過十年,OTT企業一定會超過運營商,因為這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而運營商會徹底被淪為管道。

【癡夢的回答(11票)】:

因為動了運行商的奶酪,自然要封殺。但是,一切封殺OTT的運行商都是在逆潮流而動,最終必然會淹沒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裡。死抱著短信、語音收入不放手,不思前進的運行商,必將被時代拋棄。封殺絕對是下下策,看看長城牆就知道這棋下的有多爛了。

運行商不如自己革命,提供高速、穩定的數據傳輸網絡(這就沒移動啥事了,什麼3G、4G都自己過家家玩就好了),推出以數據流量為主的大眾套餐,超低價格的語音、短信服務,消費到一定額度後網內語音、短信免費。再爭氣點的就搞搞什麼增值業務,不折騰的就好好做管道,一樣掙錢。搞搞應用結算業務(順風的代收貨款服務不一樣掙錢?!)

封殺純粹是我日子不好過了也不叫你好過的流氓行徑!不要臉!!臭不要臉的!!!

【李楠的回答(2票)】:

日本

移動互聯網廠家只有一種情況下,才會在和運營商的博弈中落下風:所有的運營商都聯合起來。

在日本,運營商之間還是有一定的默契。但是,自由競爭的市場下,這種默契很容易被打破。比如 Softbank 買了 vodafone 之後,就引入了本來日本運營商也不喜歡的不限流量數據包月。

OTT 業務必然統治今後的移動互聯網,哪家運營商擁抱移動互聯網企業的速度越慢,就越容易被淘汰。

反過來看? OTT 業務帶來的是巨大的機會:日本的運營商內語音包月 980 日元,數據流量包月 4410 日元。以我個人的經歷, OTT 業務實際上增加了我每個月支付給運營商的費用(既更高的 ARPU )。

中國

這次針對微信的輿論吹風,並非由最頭疼這件事的中國移動出面的原因,可能也是如此:

只有三大運營商齊心合力,才能搞定騰訊。

否則,可能被噴了一身口水,還賠了用戶給聯通,電信。

一個運營商並不能作惡?那誰可以協調這三大運營商?只有政府。

針對微信的收費如果成功,那麼以後運營商就可以坐收未來移動互聯網的漁翁之利。 Startups 拚命去幹吧。幹不好自然死掉,幹得好運營商自然收錢。

這就是黑社會收保護費而已。

火星

如果為了行業的發展?那麼可以對民營資本發放運營商拍照。

多家運營商分別對騰訊的情況下,雙方的博弈的結果會更加可靠。

這種情況下即使結果是騰訊向運營商繳費,那可能也真的是現有狀況下的最優解了。

【張峰鳴的回答(2票)】:

簡而言之,一個管流量的馬裡奧愛美女更愛金幣,遇到擋其路的小烏龜都有慾望去踩一下,不過長期開掛的後果就是不瞭解年代換了,地圖也換了,有的小烏龜背後有刺。

【楊欣的回答(1票)】:

運營商管道化是大勢所趨,除非用行政手段限制所有APP廠家,否則你微信收費了,米聊收不收?陌陌收不收?封殺了一個後面還有一萬個,無非是用戶群大小問題。現在的問題擺明就是運營商眼紅,希望從中分一杯羹罷了。那位說微信影響信令的朋友,有沒有考慮過三大運營商年年上千億的設備投資,不能拿來多擴容點基站麼?現在的集采模式下3G設備都已經是地板價了,有什麼擴不起的。

【Levski的回答(0票)】:

對於運營商來說很簡單,我封殺你,讓你不能用就是了。當年skype不就是直接被秒,中國這種不需要講法制和契約的地方,想幹掉你,隨便找個借口就是。

對於APP們,也就是,你幹掉我了,我三億用戶造個反啥的,你有壓力不?

他們之間何來博弈,根本就不在一個對等層面上,赤裸裸的以大欺小,看到人家吃肉自己喝湯眼紅了要來搶一下好嗎。

【王新兵的回答(0票)】:

運營商的定義是指網絡設備服務的提供商。如果按照定義去思考,運營商本來就應該是一種管道,他搭建基礎的通訊管路。

而中國由於國情原因假設信息網絡以及信息市場的運營產品一直處於一種被壟斷的狀態,國人承擔壟斷行業定價而來的高成本低質量的信息服務費。

微信是在運營商架設的通信服務的基礎上提供了另一種產品,微信在某種程度上把運營商的定義退回到「管道」的層面,也是市場化打破壟斷的一種演變,這個過程不思進取一直坐享壟斷福利的運營商利益受侵所以相對OTT業務進行制裁。

不管對於哪種國情哪個體制而言,信息服務的市場化是必然的趨勢,而中國的國情和政體一直控制一些產業的發展,在監管有力的情況下運營商沒有理由去封堵OTT,騰訊也是因為借助龐大的用戶基數可以在移動互聯網到來之際運營出微信這一款真的可以撬動一個產業的產品。

如果只是利益的衝突不涉及政體的因素,我相信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

【明明的回答(0票)】:

先亮明身份:運營商的人。

主要觀點:政府(就是工信部)不應該下達對OTT收費的強制性規定,但可以制定標準。至於運營商是否收費,工信部不應該管,消費者是管不到的,但是可以用腳投票。

原因:運營商對OTT態度是很矛盾的。OTT尤其是在線類業務對現有網絡資源大量佔用是實情,尤其是在傳統2G/GSM網絡下,各種3G網絡制式對於此類業務的信令資源佔用也沒有考慮充分,考慮到語音收入仍然是大頭,運營商很難接受並引為技術依據的就是OTT對網絡衝擊影響語音用戶。從這點來說,限制OTT業務或者對OTT收費是合理的。

反過來說,運營商都想收費嗎?三家的態度大家都清楚,我就不贅述了。誰家願意收,誰不願意收,都應該是市場行為。用戶覺得不爽,可以轉網。如果三家運營商最後的選擇都是收費,那是不是說明網絡建設快要支撐不下去了?當然,前提是競爭的格局要存在。

@王新兵 打的高速路的比方很對。高速路也要對載重卡車限制進入或者單獨收費,如果突然來了10輛小轎車連在一塊說只交一輛車的過路費,高速路也得制定新的收費規則。

當然,如果高速路定的收費規則不合理,用戶也可以走別的路,高速路就收不到費用了;高速路也可以精細運營,給這些奇奇怪怪的異形車單獨開闢車道,這得高速路自己權衡。

所以關鍵不是運營商收不收費,而是收費是不是自主的市場行為,用戶有沒有別的選擇。

題外話:@癡夢 提到「死抱著短信、語音收入不放手,不思前進的運行商」,其實運營商懶人不少,笨人不至於太多,上層領導更是人精型的。什麼轉型、信息服務、互聯網業務喊得山響,意願是很強烈的,至於為什麼做不好,那就需要另起話題了。

標籤:-微信 -運營商 -博弈論 -面容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