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什麼喜歡「貼標籤」?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人為什麼喜歡「貼標籤」?

2018年12月0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JoannaMeow的回答(33票)】:

今日打卡~

先說點兒和經濟學無關的。

按照社會心理學中的 labeling theory,貼標籤本身就是社會化自我形成的模式。在先前的一篇專欄經濟學中的「自我」及其毀滅 - Mr. Bias 的經濟學輕科普 - 知乎專欄當中,我向大家介紹過這樣一個觀點:「自我」並不是先驗地原子化的個體,人的「自我」是由社會塑造的。我們通過研究所謂的「野孩」可以發現,如果沒有像正常人一樣進行社會交往,人很難形成自我意識,很有可能出現像猴子那樣的情況:猴子對鏡子中的自己一瞪眼,鏡子裡的猴子也瞪眼,於是猴子感覺到了敵意。因為,猴子根本對「我」是個什麼東西沒有概念,也就不知道自己長成什麼樣子,什麼是「自己」做過的事情。

而在那篇專欄裡也有說到,自我是高智慧生物之間的社會互動得以穩定存在的必要條件,這是因為高智慧生物無法像低級生物(例如蜜蜂和螞蟻)那樣有那麼簡單的行為模式。因此,要想實現大規模的群體協調,我們必須表現出某些特定的模式,而這些模式,就是所謂的自我或者人格。

在這個社會塑造自我的過程中,根據labeling theory,人們具有自我實現社會期望的天生的傾向。當社會認為我是一個善良的人,我就很難做出不善良的事情,因為我們很難從與社會步調不一致當中獲得什麼好處。而來自社會各個方向的人為我們貼上的標籤,是我們瞭解具體的自我、對自我產生意識的根本途徑。

我相信,這個問題被收入這次經濟學圓桌必然是覺得這裡面有點經濟學的想法,所以這個答案從經濟學的角度來寫。

貼標籤的過程實際上就是一個找代理變量的過程,比如我們要研究制度與經濟增長的關係,「制度」作為一個龐雜的、多層次的、潛意識的、難以定義和量化的概念,非常不易觀察。所以我們只好找到一些容易觀察的東西來代替它,比如海岸線的長度等等。Kahneman和Tversky在1974年那本經典的《Judgement under Uncertainty: Heuristics and Biases》裡面提到了一個叫做代表性偏差的啟髮式經驗法則。這一法則的核心要義是,在判斷個體A是否屬於群體B時,用A和B中最具代表性的個體C的相似程度,來作為A屬於群體B的可能性的代理變量。

比如,已知A是某二本大學的一名學生,這個學生懶散邋遢、不修邊幅,卻滿口哲學真理、宇宙奧秘,你覺得他是本科生還是研究生的概率更高呢?如果你覺得他很可能是研究生,那麼恭喜你,你犯錯誤了。因為多半你推斷他是研究生的論據在於你覺得他和你心中的那個「典型的研究生」非常相似。而如果根據純粹的概率論來判斷,因為這所二本大學可能根本沒有幾個研究生(碩士點),給定抽樣的隨機性,他是一個研究生的概率其實非常低。

既然貼標籤會帶來犯錯誤的可能性,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貼標籤呢?用演化博弈的思維,如果有一個不貼標籤的種族,他們的概率判斷非常完美,是不是就能夠淘汰我們呢?這個可能性有,但是我們還沒有觀察到他們的存在。因而,有理由相信,存在著某種關於貼標籤的理性解釋。

正如其他答案當中所說的那樣,貼標籤是一個節約認知資源的好的方式。認知資源,就像時間和其他物質資源一樣是稀缺的。我們不可能瞭解所有人的一切,甚至哪怕徹底地瞭解一個人,用一生時間都不夠,所以我們必須要考慮如何配置極度稀缺的「心力」才最好。對於這個問題,經濟學的金科玉律是,最優的配置是最後一單位(邊際)投入產生的收益都相等的狀態。

我們通常可以發現,對他人的認知有兩個方向,一個求廣度,另一個求深度。我們可以把有限的資源都用於瞭解一個人,也可以均勻分配到每一個人。如果深挖一個人的邊際收益以相同的方式衰減,那麼最優的認知模式是給所有人投以相同的力度,而反過來,如果深挖一個人的邊際收益是遞增的,那麼我們花時間瞭解一個人是最好的。舉個例子,郭敬明的粉絲會認為「成年人世界」總是帶著有色眼鏡來評判他們的偶像,說他「矮、刻薄、拜金」,卻忽視了郭先生其他的閃光之處。但來自成年人世界的我們,卻認為花時間瞭解他,建立起一個對他全面而立體的認知是沒有必要的,我們只要知道他的最「突出」的屬性就好了,花精力瞭解他其他方面的才華,是一件費力而不討好的事情。這很自然地產生了分歧甚至是謾罵,一方認為對方歧視,另一方認為對方幼稚。但是其實誰也怪不著誰,因為認識郭先生的收益和成本不同。

人的最基本的三個交往方式:情感、權力、利益。與情感上的關係類似,利益關係也是有親疏遠近的。我們的父母、導師、戀人、上司、中意的文體名人、重要的客戶,都是我們要重點瞭解的對象,這是因為瞭解他們的性格、成長經歷等等具有極高的收益。當然,有些人這樣做的成本極低,比如父母,那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在接觸,但有些人認識起來成本卻很高,需求不能得到普遍滿足。名人傳記、明星周邊、電視新聞,都是通過降低認知的成本(價格),在職場中,也有一些人依靠販賣重要任務的小道消息而獲利,干的也是這個買賣。這些「技術」有效地降低了我們認識我們認為重要的人物的成本。

但是,我們會畫很多時間來解讀某一個人的一顰一笑,卻沒有聽一分鐘絕大多數人的故事的耐心。如果走在大街上,一個素昧平生的普通人拉住你要講他的故事(當然嚴格說做得出這種事兒也不能是普通人了),你願意停下急匆匆的腳步聽他講完嗎?這也就是為什麼「不如意十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的原因,因為瞭解你的故事,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看吧,人就是這麼功利。

是不是我們素昧平生的人的性格特點完全沒有瞭解的必要呢?顯然不是,在上面的第一個例子裡,對郭敬明一無所知少掉了很多談資或者酒桌上吐槽的話題,在第二個例子裡,對拉著你要給你講故事的人一味的置若罔聞可能招致他潛在的反社會人格和瘋狂的報復心。可是,根據上面的邏輯,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又是不合算的。

貼標籤,恰恰就是社會中「進化」出來的解決這個問題的能力。我們看到,有了「胖子脾氣好」(自黑)這種狹隘的偏見之後,我們對所有胖子產生一個非常粗淺的認知的成本大幅下降了。我們心中只要有那麼幾個「典型」,深入研究這些典型的特徵,並且把不需要深入瞭解的人,按照他最容易捕捉的特徵(胖子、女司機、黑人、XX口音、博士,等等),歸入這些「類型」中即可,而不需要具體地分析他的童年經歷等等難以觀察的變量。這樣,我們就可以把大量的認知資源投入到某幾個對我們重要的人身上,通過深入瞭解他們,我們獲得的報酬是邊際遞增的。

更進一步地講,這種粗略的分類可以使我們能夠對多個有相同特徵的人同時產生粗略的認知,而不需要每個都認知一次。這帶來了巨大的規模經濟效益,只需要瞭解一個,對其他對像產生粗略認知幾乎是不需要任何成本的。

另一方面,除了認知成本問題,貼標籤也有語言經濟學的含義,因為它是促進交流非常重要的方式。比如,你的一位新同事想要宴請你們的一位共同的領導吃飯。假如你非常瞭解這位上司,想要告訴你的這位同事這位上司非常貪財。雖然你瞭解他貪財的所有原因,童年陰影、老婆敗家、父母臥床等等,但你只需要告訴你的同事,他是一個葛朗台似的人物,就夠了。通過往他的腦門上貼了一張大標籤,你的朋友迅速地瞭解了應該以怎樣的方式討好這號人物。

【Highmore的回答(35票)】:

這張是現在《坦克世界》的畫質:

這張是早年《坦克大戰》的畫質:這張是早年《坦克大戰》的畫質:

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現在的坦克有很豐富的細節,而以前幾乎只是用移動的小方塊代表坦克。可以很明顯的看到:現在的坦克有很豐富的細節,而以前幾乎只是用移動的小方塊代表坦克。

這很好的表現了細節與標籤的對比。而究其根源,在於電腦的處理能力以及硬件配置。電腦的配置差,只能使用這種簡略方法。人腦也是如此:因為思維能力有限,所以只能使用貼標籤的方法。

這在管理學上被人稱為「有限理性」:完全理性需要不斷拓寬的空間與無限延展的時間,而這是不可能的。作為人生物性的一面,我們的存在都是有限的,因此這是必然的。簡而言之,人類比較蠢,所以會貼標籤。

【麥子的回答(14票)】:

「貼標籤」也是有利有弊的。

先說利,簡化認知過程!

我們大腦也是很累的,好不好!每天要處理辣麼多信息!

「貼標籤」是大腦的一種信息處理機制,看到差不多的人、事、物,會貼上標籤,遇見類似的就不用不用探索信息累死累活的分析了,直接按照已形成的固定看法即可得出結論,這就簡化了認知過程,節省了大量時間、精力。

再說弊,形成刻板印象!

「貼標籤」在節省時間、精力的同時,會形成刻板印象。表現為:在被給與有限材料的基礎上做出帶普遍性的結論,會使人在認知別人時忽視個體差異,從而導致知覺上的錯誤,妨礙對他人做出正確的評價。

【黃明茵的回答(4票)】:

【謝浩的回答(3票)】:

簡化認知複雜度,屏蔽無意義信息

【357的回答(2票)】:

我覺得這種說法是有一定科學性的、有一定的根據性的(請注意是「一定的」,並不是全部的,完全正確的)。

這就像是一種「共性與個性」的關係一樣。

因本人非文史哲專業出身,僅僅從一個外行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如有不對之處,望不吝賜教。謝謝

例如,你提到的那幾個例子:

《亞裔美國人這樣的族群標籤》因為你們的父輩或者長輩都是亞洲人,那麼自然而然的對你的教育中、文化傳統、言行、思維方式上有影響之處,例如父命難為、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為了族群、集體利益犧牲個人、過年拜年團聚吃團圓飯互相應酬等等。無論你贊同與否,你心裡潛意識裡都會有這些概念,都會不同程度的受其影響,所以在外人看來」噢,你們亞洲來的都這樣。。。」

其他的例子,我想也都大概如此,即便是拋開種族的問題不談,單單是不同行業的也都會有自己的「標籤」。就我所知道的,我的父母的朋友在一家國有大型紡織機械廠工作,他的工作就是檢查零部件的尺寸是否合格,剛開始還用工具尺一個一個的量,到了後來,只要拿起那個零件就能分辨出是否合格、尺寸是否合格。他在日常工作中,也練就了不用尺子,就能估量出很準的尺寸長短。而他們廠子裡做這個工作的不止他一個人,因為一台機器不是只有一個零部件。所以,他們都被通常認為是「喜歡較真的人」,這也算是一種標籤吧。

舉一反三。

像你提到的,經濟學、社會學角度來解讀這個問題,我想可以如下解釋:

一個群體,由於有相同(或相似的)的需求或要求,所以他們形成了相同的意識形態、行為習慣、思維方式、文化傳統等等,如果這種東西又得到了世代相傳,然後形成的一種(類)特定的習慣,那麼我們就可以給他們安上一個「某某標籤」了。

舉例如下:

老一輩的人都喜歡省吃儉用,攢錢。而年青一代的人卻並不顧忌這些,都是享樂在先。你可以說「老人們都很守舊,年輕人活的瀟灑快樂」,你也可以說「老人們都樸素務實能持家,年輕人們都是不懂事的孩子」。無論你的評判標準是好是壞,老人中也總有一些特殊的放得開手腳享受生活的,年輕人中也有一些過得保守的。

舉這個例子是講,給人貼標籤,原本並無對錯之分,大可不必在意(當然惡意歧視的除外)。給人貼標籤,是人類在認識周圍的客觀世界的時候運用的一種最基本的,作為出發點的對待態度和行為準則。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當我們初次遇到一個新事物(例如外國人),未見面之前,我們會想他可能是高鼻樑、藍眼睛、金頭髮。。。,但是當你看到的時候,你會對其在你心中的印象進行修正。剛開始共事的時候,你會覺得他很難相處、太自由散漫,不像亞洲人嚴謹認真勤奮,但是慢慢你又會認識到外國人可能他們的方法也行的通。。。

沒有什麼提綱,所以胡亂的講了一大堆。簡單概括一下,「貼標籤」就是人類認識世界的出發點,一種先入為主的思維。這種思維對於人類更快的認識世界有幫助也有壞處,但是在面對一個以前從未有接觸過的新生事物的時候,有點兒想法(標籤)至少不是什麼壞事情。相比於完全不貼標籤,你對所有事物都要完全的、徹底的去重新認識,反倒是要費一番精力和時間吧。

標籤:-經濟學 -社會學 -心理學 -認知心理學 -行為經濟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