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於軾微博發文稱他贊成一塊土地的歸屬應該看那裡人民的生活怎樣更好,引起廣大爭議,如何看待他這個觀點?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茅於軾微博發文稱他贊成一塊土地的歸屬應該看那裡人民的生活怎樣更好,引起廣大爭議,如何看待他這個觀點?

2018年12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weibo.com/12354578?

微博內容:一塊土地在中國版圖內。現在歸了外國,但那裡的人民生活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你是同意不同意?如果以國為本答案是不同意;如果以民為本答案是同意。我贊成以民為本。當國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不一致時國家的利益要服從百姓的利益。國家應為人民犧牲,不是人民為國家犧牲。過去皇上教育我們則相反。

補充個問題:如果將條件改成整個國家領土都歸於外國(國家不復存在),但那裡的人民生活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你是同意不同意?

補充個問題:如果一塊土地歸了外國,但是那裡的人們還可以按自己的文化宗教和生活習俗生活(本來這就是自由的一部分),那塊土地上的人們自治,並在一個大的憲法框架下尊重本地的習慣立法(這也是政治自由的一部分)。你是同意不同意?

【yolfilm的回答(26票)】:

-

正因為人民全體一致同意這種觀點,腐敗無能的封建王朝,才無立足之地。

人民極端自私,上層結構才會戰戰兢兢。?

人民一旦是順民,那上層結構,啥狗屁事都能作出來。

歷史教訓,多不可勝數。?

ps:

說了上面幾句話,有人跑到討論串雞雞歪歪。我多說兩句。

我等不是茅老先生,沒有他的身份地位,也沒有他的話語權,說到底,這也不是我等升斗小民,能輕易隨便開口討論的問題,國家與庶民,權利孰重?這是我等能拿來作談資的嗎?

上面三言兩語說了,是不想深入,不代表不能深入。?

什麼時候,中國的網路上,可以自由自在討論這種問題,沒有後顧之憂時,你我可以相約,再來高談闊論這「自私與不自私」的問題。什麼時候,中國的網路上發表言論,沒有隱患時,咱們再來談「愛國責任,與人民權利」,如何平等。?

在此之前,廢話不用多話。

想嘲笑的,回你自家笑去。 不要用你無價值的嘻笑,打擾其它人,哭的權利。

-

【梁皓然的回答(10票)】:

來一個充滿愛國主義的回答……

我熱愛我們的祖國,我堅定地相信不會有任何一個其他國家,能讓這片土地的人活得更自由,更富足,所以我堅決反對一切妄圖割裂我國領土的行為。

說點靠譜的……

一個國家如果不能讓自己的國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活的比當這塊土地屬於其他國家時更自由、有尊嚴、富足,那是這個國家政府的失職。

我同意茅於軾的這個觀點,國家要真想保證自己的領土不被分割,除了通過暴力保衛以外,也需要把自身做大做強。

但是想了想,還是需要補充一下;這個觀點本身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何保證前提成立」同樣是一個問題,畢竟在真正易主之前很難得知是否真的可以「比原本的主人更好」。從美國的印第安人的結局似乎就證明了「當一個土地被另一個國家征服後,原本的當地人是不會生活得比在原國家好的」這一點。

—————————————修改的分割線——————————————

其實就是重申加擴展一下愛國宣言……和上文無關……

我熱愛我們的祖國,我堅信不會有任何一個其他國家,能讓這片土地的人活得更自由,更富足,更幸福,我堅信這個國家能可以給這片土地的居民帶來更美好的未來,所以我堅決反對一切妄圖割裂我國領土的行為。

吐槽——至少我相信,這個世界不存在任何一個比中國還發達的國家,樂於接受像中國這樣的14億人民子弟成為和他們同等待遇的公民。

【王建雄的回答(9票)】:

我不認為在現代社會,有哪個國家願意要你的「全部領土」,人家只會要你的資源。

但是話又說回來,及使在「版圖內「,無法控制其資源,也很難說這裡就是自己的「領土」,領土本應是民眾的「生存空間」,和「生存所需資源」的直接支撐,那如此說來,美國在全國範圍內的資源之戰,其實就是領土之戰,而中國已經成為連自己領土都無法守護的國家了。

同時又有問題在於,國家和人民,應當是什麼態度,人民需不需要忠於「國家」,而所忠於的「國家」又應當如何看待。

就個人來說,我覺得那些把國家利益放在個人之上的觀點非常腦殘,而茅的觀點或許好一點,至少承認人民應當是最重要的,但是我不會因為這個觀點比那個腦殘的觀點好一點就認為這個觀點我應當接受。

這件事情上,應當有更好的選擇,而不是在「領土」與「人民」之間,這本來是不相干的,卻都應當「爭取」的東西。

事實上,我認為,國家應當忠於人民,同時作為人民意志的體現,國家應當保證人民的利益,領土及其資源是人民的利益,應當保證。

而問題又在於,這個利益現在不能保證,就算保證了,「國家的利益」已經與人民的利益形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對立,也即這個利益很難成為人民的利益,那麼人民有權利,放棄這種「虛假的利益」,有權利向國家表達「放棄這種虛假利益的意願」,有權利要求國家「更加重視自己的利益,自由和生活水平」,如果這方面形成了對立,那絕對不是任何人民的錯。

所以,茅的觀點無所謂對錯,而只是代表一種利益選擇,而反過來的觀點確實是錯的,所謂反過來的觀點,是那種,認為人民應當放棄自己的利益,而去維護「國家的利益「,因為這一種觀點,把」國家利益「置於人民自由和選擇的對立面了。

【彭洋的回答(9票)】:

仔細想想,茅先生的觀點有點簡單化了現實的複雜性。且不論在這種場景下,是否只是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之間的衝突;但對於該土地的人民來說,難道他們只關心自由和收入嗎?難道文化、語言以及民俗、習慣、歸屬感等等因素都無法對他們產生影響?另外,所謂的「皇上教育」實在不能苟同。若指的是封建社會的儒家學說,我只能說茅先生對封建社會的儒家學說的理解不足。其實這些根深蒂固的集體思想教育和愛國思想教育,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是哪黨的洗腦教育。我不贊成,對所有的問題都進行簡單化的討論。有些時候,很多大口號並沒有什麼意義,比如茅先生所討論的國家利益服從百姓利益。國家本身就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這樣的論點和論據都無法具有說服力。

【春雷的回答(9票)】:

這個問題不適宜用兩分法(非此即彼)來判斷。它所涉及的問題比多數人理解得複雜得多。

國家究竟是什麼?人民與國家究竟是怎樣的依存關係?統治究竟是什麼?統治與國家究竟是什麼關係?人民與統治又究竟是怎樣的關係?這些問題是搞清茅老觀點的基礎。國家、人民、統治的關係類似紅黃蘭3原色的三角型互溶結構。

對於一個特定的地區,可以贊同茅老的觀點,但對於任何一個地區,問題決不這麼簡單。

簡單地說,我一瞬間能想到的是:當打破了舊有的依托,必須建立新的依托,這是人性的基本要求。而新的依托並不是可以拿來就用的,這是文化的衝突。如果這個前題成立,那麼能否建立有效的新依托便成了問題的焦點。於是,舊的是否該被更換,就完全取決於新的是否優於舊的。而這一切,在操作之前,完全是未知。

不破不立。然而,當不知所立為何物時,這破,與文革何異?

【孫鍾峰的回答(4票)】:

我不知道為何大家把國家利益和百姓利益區分開,在我看來,在現代社會當中,百姓利益屬於國家利益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大的一塊,如果處理不好這個關係,甚至把兩種利益對立化,社會內部矛盾就會凸顯,我們的國家正在處於這樣的危機當中,這點沒法否認,共產黨甚至很委婉的說出了這個狀況,詳見汪洋廣東黨代會發言。

但是我想說的和樓上幾位可能不同的是:

打個比方,現在我們國家百姓利益是3分,「外國」的人權,自由,制度等方面所形成的百姓利益是10分,那麼,如果我們讓外國管理版圖的話,我們可能瞬間因為制度的優化達到7-8分,乍一看,確實很好,但是,我們永遠失去了通過自己努力把自己國家建設成10分的可能性了---------我們再努力,但是由於文化,語言,民族心態上的差距永遠無法到達佔有國家本土的高度。

最好的例子就是我們的近鄰日本,國家再齊心,人民再拚命,但是由於對美國在軍事,經濟,文化上的高度依賴,眼見著在經濟領域能超越美國爸爸了,一紙廣場協議直接白白奮鬥N年,從此以後,日本在很長時間內都不敢和不能在經濟領域挑戰美國了zhihu.com/question(要知道美國還是世界上民族排外性最低的國家)

為此,我想做的結論就是:

一塊土地在中國版圖內,現在歸了外國(默認是某發達,民主,自由國家),我們確實能過得更好,更自由,而且在短期內由於制度優化和外來經濟扶持,能夠實現自由民主

但是

一塊土地在中國版圖內,現在歸了外國(默認是某發達,民主,自由國家)?,我們絕沒有過的最好,最自由的可能性,是在相當長期的一段時間內都無法扭轉的現實狀況-------------中國的領土大小,歷史背景,人口水平決定了,無論是任何本國政治勢力上台(哪怕最具自由思想,民主覺悟的團體)都無法甘心情願屈居第二。

這是一個關於願景和現狀的抉擇,沒人對,沒人錯,就讓個人價值觀盡情作祟去吧!

【沈雲峰的回答(2票)】:

我以我的一篇博客來回答這個問題,有點長。而且很可惜,美國打擊非法移民的力度加大了。 muyuqiao.com/2011

據猜測,2010年有664萬墨西哥人非法移民到美國,而前幾年這個數字還要更大。墨西哥有一億多人,這600多萬的人口,也要超過墨西哥5%的人口。如果考慮到墨西哥的人口替代率已經跌到了2%左右,這個數字就非常讓人驚訝了。算起來每年這麼多人移民的話,人口數量其實已經開始下降了。上面兩篇文章其實來源於同一個博客,但由兩位大牛同時對一個問題發表各自的意見,很有意思的。他們總的意見是,像美墨邊境的情況,合法移民的數量應該放寬,這對美國有利。我不敢說這政策是不是對墨西哥有利,但起碼對那些嚮往移民的墨西哥人來說,若美國政府真的放寬移民條件,將是巨大的利好消息。

美國的得克薩斯州,亞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是這些非法移民的主要去向,它們也都曾經是墨西哥的一部分。巨大的收入鴻溝就活生生地展現在墨西哥人的眼中。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那邊有更好的秩序,更多的個人自由和有保證的未來。國家,主權和領土這些人為的概念,自然阻止不了嚮往幸福的墨西哥人的腳步。只考慮墨西哥人的福祉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說,把墨西哥無條件併入美國是墨西哥人的一個更好的選擇?或者我們不那麼貪婪,每隔一段時間,墨西哥劃出一個省交給美國,成為美國新的州,一步步使得整個墨西哥加入美國,是不是對整體墨西哥人的福祉更有利?我本人對此持肯定意見,雖然在現階段不可能發生。

其實這件事早有先例,那就是東德和西德。東西德合併自然給德國(西德)帶來了相當大的負擔,但也一下子多了許多廉價的優質勞力,也擴大了國內市場,延長了德國的經濟奇跡。而對當年的東德來說,光是自由這一點就已無價。這件事很可能還有一個會發生的案例,那就是北韓和南韓。這兩個例子中,上述很煩人的那些概念,阻力都相對較小,起碼他們曾經就是一體的,大多數人還是同一個民族的。

但美墨就不一樣。我一點也不瞭解墨西哥,不知道這個國家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否強烈。但光看每年的移民數量,這種感情就算非常高調,起碼不那麼真誠。弄得不好,也許像我們國家一樣,永遠只是在表面的亢奮之中。

想到這裡,我卻有些矛盾,這裡還有幾種情況需要討論一下。

第一,大多數人的福祉是不是比少數人的福祉更重要?答:這個命題是有問題的,而福祉也是很難定義的,起碼遠遠大於自由主義者所說的基本人權,無法做判斷。

第二,少數人認為這麼做是對的,大多數人認為這是錯的,而你屬於這少數人中的一部分,你能怎麼做,你會怎麼做?答:無他,堅持自己的意見,直到說服大多數人或者你被他們說服。當然,也有可能在此之前,你就過逍遙派的生活去了。但有一點需要堅持,自己沒弄明白的,絕不隨便發表意見。

第三,你是那少數人,但不湊巧你有決定的權力,你該怎麼做?答:既然我被授權做決定,那我認為什麼是對的,就去做什麼。這其實也是美國總統正在做的事情。在總統任內,總統不需要重新獲得選民授權就能做他職責範圍內的決定,包括戰爭,哪怕當時民調顯示大多數人反對這個決定。

第四,那墨西哥人的移民問題?答:我認為墨西哥分批加入美國對整體墨西哥人的福祉有好處,但墨西哥人的命運掌握在墨西哥人手裡,就像馬來西亞人的命運在馬來西亞人手裡一樣,我只是閒著,隨便聊幾句。我若不幸是那個墨西哥人,說不定我也是那600萬之一,自己走到美國去。

【潘剛的回答(9票)】:

不同意這個觀點,按照這個說法,任何一個更富足強大的國家去佔領一個弱小貧困的國家,那各貧困的國家就應該舉國歸順?

那非洲大部分地區豈不都應該被佔領?

請問哪個國家歷史上沒有暫時的困難和問題?

【偏振光的回答(16票)】:

他老糊塗了。原諒我神經過敏吧,隨便怎麼看他都是在為台獨擊鼓吶喊。

? ? ? ?沿著他的邏輯,如果歸順了外國後,人民生活又專制、困難了,是不是國家應該反悔之前的「同意」,再把土地要回來,而外國也應該以民為本把土地還回來。領土主權豈是這等兒戲?!

? ? ? 沿著他的邏輯,當年被掠去做奴隸的黑人都應該感謝西方殖民者了?看到奴隸後代們享受的自由民主幸福的西方生活,現在非洲國家都應該簞食壺漿、國門大開等西方國家來接管了?!

? ? ? ?他要言論自由,沒問題,要自由發表發表自己的觀點,我同意,但並不是什麼不負責任的胡言亂語都可以隨便說,尤其是他這樣有點影響力的專家,說話舉例更應該三思而行。

當國家的利益和百姓的利益不一致時國家的利益要服從百姓的利益。國家應為人民犧牲,不是人民為國家犧牲。?

? ? ? ? 國家利益應該以百姓利益為最高目標,但並不是遇到不一致時國家利益就必須服從百姓利益。國家確實應該為人民犧牲,但是人民也應該為國家犧牲。他這麼德高望重的專家怎麼能犯這種非此即彼的錯誤,這種說法其實就是放大美化版的自私自利主義。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國,這話大家聽得都膩了吧。如果大家都把「自己」或者無數個「自己」組成的「百姓」利益想得高於國家利益,那這個國家真是很可笑。

? ? ? ? 當希特勒德軍和拿破侖法軍入侵蘇俄的時候,國家利益要求什麼?堅壁清野,把敵人餓死凍死。百姓利益要求什麼?把敵人趕走,但是房子和糧食得留著。國家利益服從百姓利益,把房子和糧食留給侵略者,讓他們白白胖胖的進入莫斯科。

? ? ? ? 敦刻爾克撤退的時候,國家利益要求什麼?所有能出海的船都去海峽對面把部隊救回來。百姓利益要求什麼?有人要打漁,有人要運貨,有人只想把兒子救回來,至於那些法國人荷蘭人關我X事。國家利益服從百姓利益,於是水產豐收了,經濟增長了,英國兒子回來了,盟軍兒子們死海灘上了。

? ? ? ?歐洲被納粹侵略、中國被日本侵略的時候,美國國家利益要求什麼?支援英蘇中和各國抵抗運動抗擊侵略。百姓利益要求什麼?別送我們的孩子去打仗。那時候美國的孤立主義可是得到相當大支持的。如果國家利益服從百姓利益,於是英國淪陷了(即便德軍沒能力過海峽,狼群也肯定把英國逼到飯都吃不飽,被迫求和),莫斯科淪陷了,中國淪陷了。該淪陷的都淪陷了過後,就該輪到美國了。

? ? ? ? 東三省淪陷的時候,國家利益要求什麼?趕走侵略者。東三省難民利益要求什麼?打回老家去。中原百姓利益要求什麼?過好小日子。四川袍哥土匪利益要求什麼?狗X的,把對面山頭王麻子的地盤搶過來。要國家利益服從百姓利益,為百姓犧牲,那就割了東三省唄,反正要公投東三省難民沒有中原、南方、西南和西北人多。要人人都想著國家為百姓犧牲,川軍還抗個X的日,反正最後日本也打不到四川。

? ? ? 這點連袍哥土匪都懂的道理,受了那麼多教育的茅先生居然理不清楚。

? ? ?最後送他老人家一句話,肯尼迪說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leidun的回答(5票)】:

茅,這麼大年紀了,閱歷應該是足夠了,怎麼還說出這麼可笑的話來??

嚴重懷疑是不是他主動說出來的。

首先,這樣的假設幾乎沒有什麼意義,太理想化了。國家是誰的國家?國家和百姓是什麼關係?國家犧牲不是百姓的犧牲?這樣的邏輯,我真是不明白!

其次,為什麼直接說中國版圖內的土地?這個論點在別國成立嗎?用在蒙古國成立嗎?

再次,國家版圖內的某塊土地僅屬於那塊土地上面的人嗎?他們為了自己自由、富足,就可以決定那塊土地的歸屬嗎?那塊土地是一向孤立的?那塊土地上的人們也孤立的?跟國家的其他部分沒有關係嗎?這些關係不構成對這塊土地以及它上面的人們的約束?憑什麼一部分人就可以單方面決定這種關係的存續?

再再次,這樣的自由和富足是可長可久的嗎?誰來保證其長久?如果歸入別國一段時間以後,中國變得更自由,更富足了,他們再回來嗎?茅認為這是可行的嗎?

再再再次,茅更應該呼籲自由、富足的國家開放自由移民和偷渡,這更具可操作性。奧巴馬不是一下子接收了80餘萬非法移民嗎?

總而言之一句話,茅說的是lj。

?

為了自由和富足,舉國歸順,有嗎?看見的都是紛紛獨立。甚至不惜拋頭顱、灑熱血。

【負二的回答(1票)】:

把這二者對立起來其實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

【曹夢迪的回答(1票)】:

冒著磚頭說出我的觀點,「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不見得是好事(舉個極端的例子,把一個人扔到一個富有金礦的星球上,該星球上很富庶吃喝不愁,但沒有任何交通或者通訊工具和外界來往,顯然更自由了,也收入增加了,但是有人願意去嗎?),需要具體分析,如果換成「更幸福了」則完全同意。

【謝杭的回答(1票)】:

如果國家不能讓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那麼成立這個國家的目的是什麼?

【貓大叔的回答(1票)】:

舉雙手同意,我們儒家喊了幾千年的以民為本,以人為本,可以強權的控制下,民意永遠只是個屁,是時候改變一下了,對屁民來說,我們只想吃的好,活的好,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就行了.

【賀明否的回答(1票)】:

國家組織等都是為了讓大部分人生活更好而成立的?

若有更好的方式 能活的更好為什麼不同意?

當然這個前提能否成立是需要討論的 !

【吳偉的回答(1票)】:

這是馬總統來大陸做民調啊!

我也同意。就怕外國還不想要呢。

【Umasou的回答(4票)】:

太狹隘!反對!茅的這個觀點有些極端了,老糊塗了,晚節不保啊····

如果國家利益僅僅指統治階級的利益,人民利益僅僅指被統治階級的利益,那麼這種觀點勉強成立。

但是,廣義上的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並不是如此對立,甚至更多的時候是統一的,而且還有比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更高的東西,蔣委員長退守台灣後為啥說誰提獨立砍誰腦袋,就是這個道理。

國家和人民這些概念太過大而空,舉個生活化的例子吧:

我家比較窮,沒能給兒子富足的生活,你家富裕,我孩子要在你家一定吃香的喝辣的,老早就當爹,我就應該為了孩子的利益把他送給你家養嗎?即便我願意,我兒子願意嗎?即便我兒子也願意,一個跟你壓根兒不一條心的別人的孩子到你家,你願意嗎?這什麼扯淡邏輯!

一個沒有信仰的國度!

【Zhang Fuguang的回答(0票)】:

自由與安全,我想或者這裡的所有人都不如茅先生體會更深刻。他曾經被劃右、受到「文革」衝擊。

最應該的一種可能性恰恰是他沒提到的:我們自己把祖國建設成一個富裕、民主、文明的國度。

為什麼不提?因為實現這一條,難度更高,「罪過」更大。

「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斑馬的回答(0票)】:

同意這個觀點。

但事情往往是這樣的,艱難的不是做出情感上困難但正確的決定,而是這個決定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正確的:我們很難保證,那塊土地上的人民是不是真的會享受到這樣的結果。

【用心閣的回答(0票)】:

自由當然就包括對原文化認同的自由,就包括自治的自由,就包括獨立的自由,就包括在自治的基礎上形成共同體的自由。如果所有人認為都認為有必要成立一個中國,就還有成立這樣一個聯邦的自由。

在獨立戰爭中獲得了自由的十三個州(State,也可以理解為邦)協商成立一個邦聯(United States),制定了憲法,並由十三個州的州議會批准了憲法,有的州是在通過了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自由)才放心加入了聯邦。

【cadman的回答(0票)】:

同意,如果人民水深火熱,那就應該讓人民自主決定他們的權力

【楊達豪的回答(0票)】:

首先我是覺得,國家的意願就是人們的意願,沒有如果以國為本答案是不同意;如果以民為本答案是同意。國和民是一體的,除非你覺得「我是代表黨說話還是代表人民說話」。

? ? ? ? 1. ?所以說如果是站在我這個平民的角度看這問題呢。那麼我肯定是支持收回國有領土的。這世界上有224個國家和地區就好比224家公司,那麼大家都是在競爭,在競技的,也正是因為這種競爭才促使各家公司不斷的改革,創新,進步。那麼假如旁邊有一塊市場,那麼作為公司的員工我來說那必定支持公司爭取這塊市場的。因為公司強大了,我才能漲工資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正因為我是人,所以我有人性,而人性中就有食慾,性慾,知欲。

? ? ? ? 2. 所以當我不是人,我是神,我是耶穌的時候,那麼我就真正會以人為本,只要人民過得比以前更好那麼我會支持假如那塊土地的人們歸於外國比歸於祖國的日子會比以前更好的話,「我」會支持能幫助人民活得更好的那一方

【鄒彬娟的回答(0票)】:

不同意!!

【柯培鑫的回答(0票)】:

中國幹嘛要為那些「外國人民」做犧牲?

點背不能賴社會、命苦不能怨政府

【衛非靈的回答(0票)】:

這個問題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國家、政權、統治階級。。。。等等,先把這些理明白再說。

【李漢傑的回答(0票)】:

同意,儘管難以接受

【程劭非的回答(0票)】:

1931年11月7日公佈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主張"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

【李廣的回答(0票)】:

「美國的州有脫離聯邦的權力嗎?」

「沒有」

這是政治問題,從 「更自由」,「收入增加」方面來討論是不合適的。

wiki上關於公投獨立的條目:zh.wikipedia.org/zh-hk

我本人對問題的答案是:同意。

「如果整個國家都歸於外國,但是更自由了,你是同意還是不同意」。要是有這等好事,我就可以歡呼了。

你想給,外國還不想要呢

【張海龍的回答(0票)】: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雖然是這樣,但是我認為國家是民族團結的一種形式,在抵禦外力的時候才顯示出它的作用。昨晚看了《盧旺達飯店》,讓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殺。我們在討論國家與個人問題的時候,往往忽略民族,種族問題是不對的。

民族,種族問題產生的矛盾,被更表面的問題所覆蓋。他們不是不存在,在社會競爭中,很容易被激發。如果激發出來,那是很恐怖的事情。

我們不能忽視國家強大帶給我們的意義。

【吳俊楷的回答(0票)】:

茅老觀點,我贊同!茅老的觀點是站在民本思想上的,個人較為贊同!以民為本!

【雲花子的回答(0票)】:

只能說茅於軾和GCD八字不合。

很多問題不是那麼簡單滴。。。

同意茅於軾的孩子們,你們符合一則報道裡說的:「亞洲人普遍存在實際經濟水平高於他們以為的「拮据」狀態」。就好比,明明大家生活還過得去,卻要跟大富豪門攀比,當然窮了。?

【何欣的回答(0票)】:

所以殖民是對的。不懂為什麼印度當時天天要獨立,菲律賓也非從大美利堅合眾國獨立出來。

【韓宥唯的回答(0票)】:

我覺得這是一個假問題吧,「那裡的人民生活更自由了,收入也增加了」其實是一個理想狀態,如果能達到這一點當然同意了。但是「那裡的人民」都能增加收入嗎?都能更自由嗎?那如果某些個體有類似 什麼什麼哥爾摩綜合症 的人民,是否要尊重他的個人選擇呢?

所以這個問題——或者觀點——的關鍵,並不在於其本身。茅老說一些自己想說的話而已,有人罵,有人讚。一切歷史都會給出答案。

【何洪舉的回答(1票)】:

@尹昊 評論說「對於一個家來說,人最重要;同樣對於一個國來說,人民最重要。」? 這句話確實很對,但有一點很重要,如果人民已經歸於外國了,那已經不是本國的人民了,這時候就沒有國重要了。因此現在的問題不應該是說讓其歸於其他的國家,而是政府應當反思怎樣真正地從人民的利益出發做實事,因為國家始終是要靠人民的!

【小白勞工的回答(2票)】:

我先問一句:一塊土地,是我所在的土地嗎?

如果不是,關我屁事啊??

即使是,請問誰能給我打這個保票?收過去之後,只有好事,沒有壞事?

中美可以合併的話,我舉雙手贊成,可是哪有這種好事啊??

就你們這些爛蕃薯、臭鳥蛋,美國佬收你當飯吃啊?還是當黑奴來用啊?

(願意對號入座的,別怪我說話難聽哈)

隔壁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據說印度人民擁有極大的自由,可惜收入確實不夠,印度東部還有人嚷著要跟中國混呢,天天和印度政府打仗。你說我們是該支持他們,還是不支持他們?

又或者叫印度收了我們?我們做新的底層種姓?這樣一下子就自由民主了!各位議員,你們議一下吧。

【張英鋒的回答(1票)】:

茅老的話其實是常識,只是多年來的洗腦教育讓還沒有開竅憤青惱怒。

標籤:-經濟 -政治 -yolfilm -文化 -國家 -人權 -茅於軾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