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東豐雄、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三人的建築風格有怎麼的相同和不同之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伊東豐雄、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三人的建築風格有怎麼的相同和不同之處?

2018年12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晨曦小同學的回答(172票)】:

這是一個可以追溯日本現當代建築史的故事。作為日系建築腦殘粉,怎麼能不來一答。

談妹島和世和伊東豐雄,就不得不提及日本兩大流派——」筱原派「與」新陳代謝派「。

筱原派,顧名思義,以筱原一男為核心人物的一派。總結理論有點兒難,表象上,筱原一男的建築有著強有力的幾何衝擊力,實質上,豐富甚至近乎矛盾的幾何關係所體現的建築空間形式蘊含著更複雜的哲學依據,進而表達建築的藝術性和精神性。他明確而深刻的拒絕西方建築思想衝擊,且對日本建築產生深遠影響,奠定了日本建築三大特徵,封閉性、抽像性、象徵性

日本的近現代建築發展史也經歷了經典的從自棄到重構自我:全盤西化、強行嫁接,再回歸傳統,幾乎所有建築師的自身發展都參與到了這一過程。但筱原一男對於日本建築的獨特意味卻體現在了對這一地心引力的脫離。對於離工業革命遙遠的東方世界,現代化必然是一個被動的局面,無論是盲目的西化還是盲目的回歸,都無法真正有益於延續,也許只有找到一個最相似的點,從建築的自我生發和自律能力開始,回歸到「細胞」開始重新搭建,才是最科學的方法。所以筱原一男被奉上神壇也是實至名歸。

筱原先生帥照一枚筱原先生帥照一枚

(轉角之家——筱原一男)亂入一句,簡直美翻了。(轉角之家——筱原一男)亂入一句,簡直美翻了。

而伊東豐雄則師承筱原一男

閉鎖性、抽像性、象徵性仍然是我們日本當代建築的三個重要線索,只不過在我們這個時代發生很大變化的情況下,我們要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呈現出它的閉鎖封閉性,或者說我們要跟筱原一男採取另外一種不同的方式來表達抽像性,我們換一種方式去表達,只不過每個建築師的方法不一樣,但是我想線索就是這三條。其實對於我來說,筱原一男對我的影響當中,除了這三條以外,他的建築作品當中,對我影響最大的就是超越這些理論的——他的那種感官性,那種感官性在我看來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伊東豐雄自述

雖然伊東豐雄師承筱原一男,由於他曾在菊竹清訓事務所工作,所以也受到了」新陳代謝派「的影響。丹下健三、黑川紀章、稹文彥、菊竹清訓、磯崎新均屬」新陳代謝派「。新陳代謝主義是在二戰十幾年後的思想產物,標誌著成為日本二戰後文化復興,新陳代謝主義城市的出現是基於把城市看做一種有機演化過程的觀念。它立足於城市的現代主義模式的對立面,並創造了諸如人工土地、海上文明和代謝循環這些富有創造的設計概念,而這些概念都體現了新陳代謝的社會變革思想。不難看出很多初期概念都圍繞技術這一客觀條件,且想融合西方建築思想的意願。對於伊東而言,新陳代謝主義對於建築時間性、生長性的研究和在技術的創新與追求,或多或少的影響了他這一後輩在建築各層面的表達。

有人說伊東豐雄屬於」新陳代謝派「成員,且有一種到了他這一代終於練就神功的味道。但伊東豐雄更願意把自己歸為」筱原派「。

新陳代謝派也好,筱原派也好。但有一點大家不得不承認的是,他做出了自己的建築。他的建築有本土的味道,也有西方建築的影子。拋開他給自身建築理念扯的」遊牧「這種玄詞兒。他遵循的是一種「不確定性」。「不確定性」表現為「飄忽不定」,在建築語言上主要表現在形的輕盈,而後來表現為對半透明的偏好,發展為對建築的意義或感覺上的輕盈感、流動感和臨時性的深刻認識。

(新陳代謝主義一點的仙台媒體中心)(新陳代謝主義一點的仙台媒體中心)

(筱原派一點的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筱原派一點的多摩美術大學圖書館)

但不僅如此,如果說基於」生長性「和」不確定性「對結構的思考得益於新陳代謝派的影響。那麼空間背後的內在縝密邏輯則要屬筱原派的傳承了。二者屬於面子和裡子的關係。

更筱原一點的還有中野本町之家(這個名字好難記),以純幾何形式表達建築的封閉性、抽像性、象徵性,以及和諧美好的感官體驗。更筱原一點的還有中野本町之家(這個名字好難記),以純幾何形式表達建築的封閉性、抽像性、象徵性,以及和諧美好的感官體驗。

妹島和世,她也更喜歡把自己歸為筱原派。但到這裡,所謂的派別之分似乎已經不那麼重要。她說她屬於承上啟下的一代,承上即秉承伊東豐雄的建築哲學——」不確定性「,這就是最根本的相同之處。無論是纖細的鋼柱、輕薄的殼體,還是近乎漂浮的樓板,都圍繞著」不確定性「展開表達。但不確定性不只是形式上的不確定性,還有功能上的不確定性和設計方法的不確定性。

當然談及不確定性,就還要提到一個人——庫哈斯

庫哈斯很早就意識建築在各個方面都存在一種「不確定性」。他很樂於把建築功能在根本上拆分到重組,並不是形式上。後來慢慢發展了一套設計方法的不確定性。他不遵循即有傳統方法去勾勒建築。而是遵循他對時代的理解。

而妹島則在兩種「不確定性」中成了一座橋樑,融合併發展自己理解的」不確定性「。從伊東豐雄那裡體會到」不確定性「的」「,從庫哈斯那裡學會」不確定性「的」「。通過這種融合,我覺得妹島無論在建築理解上還是設計方法上,都促成了自己的味道,單純從拜師譜上去總結還是顯得過於草率。

妹島在很多作品中還是遵循著較為樸實的表達方法,簡單的幾何形體,單色,這些和伊東豐雄後期的張揚表達比更內斂、自信。由於庫哈斯的影響,妹島不再局限於形態的不確定性,更通過對於設計方法的思考,進而表達意境的不確定性。

(紐約新當代藝術博物館——SANAA)(紐約新當代藝術博物館——SANAA)

(蛇形畫廊——SANAA)

西澤立衛,如果不談妹島,可能大家對他的印象都是下面這個建築。西澤立衛也在早期就受到瞭解構主義和東西方」不確定性「的影響。總之我是把他和妹島看做成一個人。也可能是我不瞭解西澤立衛個人的獨特之處吧。瞭解的小同學可以在下面開個答案說一說。

(豐島美術館——西澤立衛&內籐禮)(豐島美術館——西澤立衛&內籐禮)

SANAA的建築總是顯得那麼的克制,也是這種克制,才讓我覺得當下還是他們的建築最「日本」。

完。

【春逝的回答(66票)】:

成噸的圖。。。

摘要:

伊東和妹島早期的作品構造比較複雜,之後兩人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伊東是繼康之後為數不多的尊重設備的建築師。

妹島可能是最接近密斯的人。

西澤貌似還沒有完全走出妹島的陰影,所以比較難判斷哎。

總之呢,島國特色就是曖昧+迷幻。設備、人、信息、植物、光線攪和到一起,一會兒分不清樓板和柱子,一會兒似乎只有樓板和柱子。

前兩天翻伊東的書,突然有了靈感。

起因是發現了仙台媒體中心和妹島建築的一個相似之處。

一、勻質與異質

個人認為三人的相似之處集中在筱原的谷川的住宅。

四位都注重勻質空間中場所的營造,不過筱原和伊東分別在住宅和共建中通過異質的結構刺激空間,而妹島和西澤是通過自然

三個人裡伊東的方案中經常出現的是不同的有機秩序,妹島的方案中經常出現的是不同透明度的材料,西澤的方案中經常出現自然。

仙台媒體中心的一張草圖。配字:

根據最後的評審所提供的資料,如果在平面的,勻質的網格中插入管狀柱,就會因為人的活動、空氣以及應力變形等而產生疏密感和不通暢感,將人的活動路線與範圍等動感空間表示成類似等高線的圖像。

想到了這貨。

翻了翻發現妹島貌似很愛這個想法。

這個確定不是因為模型壞掉了麼。。。這個確定不是因為模型壞掉了麼。。。

勻質空間就是三位和其他建築師最大的不同之處,可能比較明顯的就是密斯也比較鍾愛勻質空間吧。從作品的觀感上看個人認為妹島和密斯的距離比妹島和筱原的更近一些,雖然妹島可能是三人中距離筱原最近的了。

伊東距離新陳代謝派更近一些。

二、樹

伊東從U住宅開始探索洄游空間,之後開始研究分形秩序生成的建築。在下面的問題中已經提過一些了,後期很多作品都是在分形或者是算法建築的理論上發展。後期的一個比較明顯的特徵是彈性的格網體系,出現在某商業建築、台中歌劇院中。題主提到的多摩大學圖書館也是比較明顯的變形柱網的例子。記住他討厭規矩柱網喜歡有機的形式就對啦。為什麼伊東豊雄在建築界獲得的評價很高? - 春逝的回答

另外伊東很喜歡樹這個原型,例子包括表參道的一個商店、法國某美術館、台灣某圖書館(和萊特那個比較神似)、以及這個多摩大學圖書館。

三、鏡子

三人中伊東最擅長用鋁,妹島最擅長玻璃、半透明材料和鋼、西澤最擅長混凝土。

伊東做過一些鋁的住宅、集合住宅。還有著名的風之塔。伊東做過一些鋁的住宅、集合住宅。還有著名的風之塔。

鋁住宅中複雜的節點。

在和透明度相關的材料中,妹島又最擅長使用鏡子。直島碼頭、早起的一個製藥公司女子宿舍中都用到了鏡子。我傾向於妹島在直島碼頭中想要用鏡子藏掉服務空間來強化空間的勻質感。密斯的德國館的玻璃反射出池水製造出幻像,妹島把這一切繼續推向這個時代能達到的極致。

穿孔板,伊東也用過,不過妹島對穿孔板的熱情要維持地更長一些,後期一個圖書館還是博物館改建方案大面積地應用穿孔板。

半透明材料,由於沒接觸過,所以並不知道妹島的不同半透明材料的區別。半透明材料,由於沒接觸過,所以並不知道妹島的不同半透明材料的區別。

未知透明材料未知透明材料

未知透明材料未知透明材料

鋼鋼

把西澤的直島美術館和伊東的福岡植物園對比,就能看到西澤的混凝土有多棒了。但是我怎麼忍心黑伊東呢。。。

很少有人的建築比妹島的建築看起來更輕。

即使是同樣用表皮做結構的建築,妹島的礦業聯盟學校也比伊東在表參道上的兩個房子看起來要輕很多。妹島的李子林住宅簡直像紙一樣輕。

現在突然發現看起來很薄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即使我國的工藝都可以看起來很輕,有沒有很震撼。即使我國的工藝都可以看起來很輕,有沒有很震撼。

妹島的建築之所以輕,除了它確實很薄很輕之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網格的原因。伊東的建築雖然也很輕,但看其來沒那麼輕,一棵樹也許有時候看起來比一個正方體看起來輕,但它不會比一個正方形看起來更輕。從某個角度來說妹島和密斯的建築是二維的,扁平的,伊東的建築更接近一個有機體。

關於妹島的平面,之前在這個問題中提到過。

日本現代建築是如何繼承傳統與融合地域性特色的? - 春逝的回答

今天翻書的時候發現其實不只是那幾個例子,妹島的其他案子比如李子林住宅中的平面也是這種秩序,以及大多數方案不然就是均勻的柱網,不然就是均勻的隔牆劃分。

不知道妹島幫伊東畫柱子的時候有沒有很絕望 (??ˇ?ˇ?)

立面有沒有很范斯沃斯?妹島的絕大多數方案中都是這種立面,強調樓板的橫向線條。弱化柱子,當然有時候也把屋頂一起弱化掉。妹島比較機智的一點是很多方案在平面上使用了比較有機的形態,但跟伊東那種分形的有機是不同的,妹島說白了就是隨便挑了個曲線。 在立面上保持密斯式樣,輕盈依舊。

至少在立面和對結構、工藝的推敲上,沒有人比妹島離密斯更近了。

另外妹島上學的時候很可能和老師有過激烈衝突 (?ˇ?ˇ?)

這個各種小銳角的方案老師真的不會撕掉嗎。。。當然銳角是為了采光而且還挺漂亮的。簡直不能更機智。這個各種小銳角的方案老師真的不會撕掉嗎。。。當然銳角是為了采光而且還挺漂亮的。簡直不能更機智。

另外這個平面老師肯定會吐槽的,不許曖昧,一定要咬合。然後妹島就做了更多零散的小盒子小氣泡端給老師。。。

妹島的五種平面模式,建成作品中基本都能找到。與西澤將曖昧進行到底 []~( ̄▽ ̄)~*

四、曖昧

三個人的平面都反映了一些圖底關係。

伊東的台中歌劇院。

妹島

西澤

五、白馬非馬

另外一張很重要的圖是這張。之前我一直沒意識到伊東常常是用負的形態來做異形。這不就是馬巖松家內魚缸嘛。當然高明的地方在於結構和設備成為了主角。一根根柱子不就是風之塔嗎?

埃菲爾鐵塔,盧浮宮金字塔,風之塔,大概就是在科技感和文脈間取得和諧的一種辦法吧。

伊東的建築常常給人這樣的感覺,乍一看司空見慣了,仔細一想不對勁兒。類似於感覺就像一直存在於那個地方,但仔細一想又從來沒看到過長這樣的同類型建築。類似的例子還有一個棒球體育館和高雄體育館。以及台中歌劇院。包括那些表皮承重的結構。

額,忘了西澤。加張圖吧。

他比伊東和妹島外向。SANNA中那些隨意的體塊多半是他擺的吧 。。。

參考文獻:

1、el

2、建築的非線性設計 (豆瓣)

【楊懶懶的回答(0票)】:

哇。這個問題,開心。留個坑,在外面玩。回去了答。

【lynn巫的回答(5票)】:

作為一個混跡於中國本土建築的建築人,日本建築師群體是怎麼也繞不開的一個話題,似乎提到東方韻味,就被日本人承包了。確實,他們是一個整體,從丹下、安籐到題主所提的伊東、妹島再到先下大熱的籐本、乾久,雖然形態細節千差萬別,但大概其看過去都很像,所謂氣質相似。why?這裡不再倒騰建築史,只說點研究之外的體會。(是的,我是學院派)

日本的整體文化基座脫胎於唐。日本人有個特點就是一根筋,認準了什麼死磕到底。所以很多唐代的歷史遺跡都在日本被很好的保留,包括建築傳統。日本人發現並繼承了中國古典建築最本質的特點就是框架體系,而可悲的是我們自己卻只看到大屋頂。所以日本建築師整體就是在框架裡做文章,當然他們自己又發展了很多理論,什麼新陳代謝,什麼勻質,什麼回到原始,但是本質上都是框架!你明白我說的框架不是西方現代建築的鋼筋混凝土,而是中國古典建築的生命感和氣韻流動!所以樑柱關係空間流動才是設計主體。從代代木到神奈川kait工坊,都是在框架裡做文章求變化。題主所說的伊東、妹島也跳不出這個體系,仙台媒體中心和金澤美術館都是典型的重構柱子的設計。這就是所謂文化基因。所以,在這個認識下,也就是同種基因下,我們就很容易看出伊東和妹島的差別,說白了,一個是男人一個是女人。伊東更喜歡重新定義柱子,不論是功能復合還是結構復合,總之柱子成為核心設計要素從而解放其他空間;妹島則更溫和一些,她傾向於消解掉柱子或者創造柱內空間讓人傻傻分不清楚,也就是所謂的無等級及勻質。

最後要說現今世界信息共享,沒有秘密,建築師的手法也在不斷更新甚至同質,即使是明星建築師也不例外。所以我更傾向從思想、背景、文化上分析建築及建築師,或許更能發現他們工程之外作為社會思考者的力量與力度。

標籤:-建築學 -建築 -建築設計 -日本建築師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