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人們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

2018年12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8 ℃ 次

【livingchad的回答(1095票)】:

我來提供一個簡略版的腦科學解釋。

「Human mind is a wandering mind, and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1]

一大類心理活動是有外界刺激,有知覺參與的,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注意力選擇性的加工這一部分信息。有外界刺激的就不用說了,比如我們在看圖畫,欣賞作品,談話,讀書,做題,對某個問題進行思考,這個時候注意力被極大的調用,集中在這些具體的活動上。

而另外一類心理活動是內生性的,與『當下』無關;這種白日夢(Mind wandering)主要是關於自身的;有來自過去的回憶,以及對未來的憧憬。

承載兩種心理活動的大腦活動是完全不同的!前者總是包含了了額眼區(frontal eye field),頂上溝(intraparietal sulcus),軀體運動區(precentral sulcus)。而白日夢的時候,主要表現為後扣帶與楔葉(posterior cingulate, precuneus),頂外皮層( lateral parietal cortex)。腦科學裡面有很多名詞來描述這兩個系統,這裡就把前者叫做注意網絡(attention network,AN),後者叫默認網絡(default-mode network,DMN)。

最神奇的是,兩者的活動是相互拮抗的。一旦有注意力的需要,DMN 的能源消耗就降低了,『被借走了』;同理當白日夢時候,DMN活動都很強烈,然而AN的活動就相對降低了。[2]

AN的活動很早就被發現了,十幾年來任務刺激範式一再重複。而DMN一直到2000年才被發現,再然後大家開始採用『靜息』範式,他的功能,尤其是與自身相關的念頭、做白日夢這種的強關聯性,才被逐漸解開面紗。比如有人就先給測試者一些很簡單的記憶任務,讓他們訓練幾天倒背如流後,一面做這些無聊題,還加入一些新的有一定難度的新題目,當然是同時 fMRI掃大腦的。因為題目太簡單了,所以被試有很長時間可以自己發呆。結果顯示,DMN的活動在簡單題目的時候幾乎不降低,而在新題目出現的時候顯著降低了;而且活動改變強度和走神頻度高相關[3]。AN的活動很早就被發現了,十幾年來任務刺激範式一再重複。而DMN一直到2000年才被發現,再然後大家開始採用『靜息』範式,他的功能,尤其是與自身相關的念頭、做白日夢這種的強關聯性,才被逐漸解開面紗。比如有人就先給測試者一些很簡單的記憶任務,讓他們訓練幾天倒背如流後,一面做這些無聊題,還加入一些新的有一定難度的新題目,當然是同時 fMRI掃大腦的。因為題目太簡單了,所以被試有很長時間可以自己發呆。結果顯示,DMN的活動在簡單題目的時候幾乎不降低,而在新題目出現的時候顯著降低了;而且活動改變強度和走神頻度高相關[3]。

很多研究也表明,做白日夢的時候比較容易誘發負性情感。而負性的情感反過來又促進了DMN的活動,增加白日夢的頻率[4]。不光如此,很多精神疾病,譬如抑鬱症,都發現DMN的活動有相當的異常[5]。為什麼產生這個原因?目前我沒有看到非常好的解釋,需要我們對意識現象有足夠強大而統一的理論,以及支持的數據才行。如同開篇的quotes,當作一般性的原則吧。

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從很多『生活常識』方面來理解,儘管在科學上很不貼切,很不確實,比如說人腦需要平衡情緒和理性啦之類。這個理論背後的應用倒是值得我們關注,比如正念(mindfulness)啊、冥想(meditation)之類的,其實和白日夢是有很大區別的;這些方法實際上是需要人集中注意力,摒棄不愉快的想法,抑制自己的思維被放逐到白日夢中。所謂『關注當下』會感覺到比較幸福,儘管聽起來很雞湯,但是實踐上卻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1. Killingsworth, M. A. and D. T. Gilbert (2010).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Science 330(6006): 932.

2. Fox, M. D., et al. (2005). "The human brain is intrinsically organized into dynamic, anticorrelated functional network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2(27): 9673-9678.

3. Mason, M. F., et al. (2007). "Wandering minds: the default network and stimulus-independent thought." Science 315(5810): 393-395.

4. Smallwood, J., et al. (2009). "Shifting moods, wandering minds: negative moods lead the mind to wander." Emotion 9(2): 271-276.

5. Greicius, M. D., et al. (2007). "Resting-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in major depression: abnormally increased contributions from subgenual cingulate cortex and thalamus." Biol Psychiatry 62(5): 429-437.

【熊希靈的回答(235票)】:

這是個好問題,我們很多人應該都好奇過,似乎快樂的感受很快就會忘掉,難過的痛苦卻久久難以離去。

實證研究確實證明過在考慮了初始情緒水平的前提下,負性情緒激發的生理反應是要顯著強烈並持久于于正性情緒的(Brosschot, J. F., & Thayer, J. F. 2003)。

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不願意從負性情緒中走出,我們僅僅是被動地難以從負性情緒中走出,人實在是太脆弱了。

關於這一現象,有兩種解釋:

1、較之負性情緒帶來的生理不適,正性情緒的積極生理反應更容易被適應,一旦適應了情緒帶來的相應生理反應,情緒感受也就不那麼強烈了。所以負性情緒往往會更持久(Frijda, N. H. 1988) 。

2、較之正性情緒,負性情緒更容易產生認知固著(typical perseverative cognition),引起相關負性情緒的事件更容易被喚醒激活,因此也就惡性循環地更持久了。

我認為第一種解釋還是很靠譜的,對於人來說,環境也好,情緒也好,真的是適應了就好了。

最後就我個人經驗而言,負性情緒帶來的某些生理感受與高興到極致時的激動,生理感受是有類似之處的,比如驟然的心疼感等,適應了以後還會帶有微微奇異的快感,貌似自虐的快感就是這麼來的麼(⊙o⊙)。。。所以,沉浸在負面情緒不想走出,受到這種快感的誘惑也未可知。

P.S:如果負性情緒嚴重,影響到了生活質量的話,請盡快到訪正規的心理咨詢機構。

參考文獻:

Brosschot, J. F., & Thayer, J. F. (2003). Heart rate response is longer after negative emotions than after positive emo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physiology, 50(3), 181-187.

Frijda, N. H. (1988). The laws of emo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43(5), 349.

【馮慎行的回答(60票)】:

在回答題主的問題之前,我們先回答這個問題:為什麼負面情緒更豐富?

如果知友們方便的話,打開記事本,將你能想到的情緒形容詞寫下來,保證寫下來的任何兩個詞之間你都可以找到差異。好的,以知友們的文化水平,你現在應該有一份少則十幾詞、多則幾十詞的詞單。現在需要你按照兩個標準對這份詞單上的所有形容詞進行分類:1)愉快/不愉快,將愉快的分成一類標記「+」,將不愉快的分成另一類標記「-」;2)活躍/不活躍,將讓身體激動、強烈的分成一類標記「+」,將讓身體平靜、冷靜的分成另一類標記「-」。這樣,我們將詞單分成了四類,++(愉快活躍),+-(不愉快活躍),--(不愉快不活躍),-+(愉快不活躍),分別統計四類形容詞的數量。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的話,知友們四類數量的排序應該是(從大到小):-+,--/++,+-。

我們假定,每個人的情緒形容詞彙結構代表了自己能在生活中體驗到的所有情緒(事實上這是心理詞彙學研究方法的設定)。從剛才的小實驗中,我們可以發現,相較於愉快的情緒,我們不愉快的情緒更豐富,相較於不活躍的情緒,我們活躍的情緒更豐富。不愉快活躍的情緒,我們從詞面上很容易就可以區分出「噁心」和「害怕」,不過生活中面對某些生物(比如蟑螂、老鼠)的時候,我們確定能區分出「噁心」和「害怕」的差異嗎?我們對於不愉快活躍情緒的區分已經到了異常精細的程度,這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呢?

我們的情緒(至少很大一部分)是習得的。Damasio認為我們是通過軀體的保護標記來識別情緒,比如我們的胃部不適意味著經驗中的目標物可能是有毒的,這時候我們會感覺到噁心。不同的軀體標記意味著不同的情緒,而這些保護性的標記都與有害經驗相聯繫,有害經驗就意味著負面情緒。Lazarus則把情緒的生成和對環境的評價(以及對評價的評價)聯繫在一起,可以說情緒發生的複雜性與應激情況下的環境有關,當我們需要對不同環境做出不同反應的時候,我們就會出現不同的情緒,所以處於負面的環境需要改變的時候,情緒的分化會更豐富。建構主義將情緒的多樣性歸於社會文化中情緒概念的多樣性,當我們的社會文化中需要更細緻的情緒範疇(也意味著策略)來解釋、應對的時候就會增加情緒的多樣性,也就是說在我們的核心價值還是避免死亡/失敗/損失的時候,我們就可能出現更豐富的負面情緒。總而言之,我們豐富的負面情緒是習得的

在正式回答題主的問題之前,我們還需要本著知乎精神回答這個問題:是不是人們都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

知友們的筆記本請保存、關閉,打開Excel,從B1橫向、A2縱向輸入「驚奇的」、「無聊的」、「愉快的」、「憤怒的」、「放鬆的」、「熱情的」、「失望的」、「平靜的」八個詞。下面對於每個詞對(比如「驚奇的」—「無聊的」進行相似度1~7評價),「1」代表非常相似,「4」代表沒有關係,「7」代表截然相反。這樣我們就獲得了一個8×8的差異矩陣,請有條件的知友將數據錄入SPSS或者SAS進行多維尺度分析,輸出二維圖像。

通過這個小實驗我們得到了屬於自己的情緒周環圖。一般的人的八個點應該可以很好的構成環狀,其中橫軸為愉快/不愉快(效價),縱軸為活躍/不活躍(喚醒);但是有些人卻不能很好的構成環狀,而是聚成兩類,其中一部分缺少了效價的維度,我們稱為基於喚醒(arousal-based),另一部分缺少了喚醒的維度,我們稱為基於效價(valence-based)(參見Barrett,2004)。這兩種人在生活中分別表現為:基於喚醒的更多以爽/無聊作為情緒性評價,基於效價的更多表現為極端的情緒性評價。前一種很難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後一種更容易陷入強烈的負面情緒中。值得注意的是,我們的情緒周環結構只在短時間內比較穩定,30天重測好,更長期來看受到生活事件、學習和社會文化的影響很大。

先解決了兩個看似無關的問題,終於要正式回答問題了:為什麼人們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呢?

這個小實驗可能要花很長的時間,投入很大的精力,不過也會有豐厚的回報。重新打開寫有情緒詞彙的記事本,從四個分類中分別挑出2~4個自己認為更常見的情緒,差不多總共12個情緒形容詞。將這12個詞填到Excel的B1到M1當中,在A列列上從明天早上7點(如果起得來的話)開始每隔2小時的時間。表格制好之後就可以開始使用,使用的方法是在表上寫的時間時記錄下自己的情緒,要求很簡單:1)每次僅允許勾選一個情緒;2)只勾選當下的情緒,不允許回憶過去若干小時內的情緒;3)只允許勾選,不允許對產生情緒的事件進行記錄和總結,時間控制在5秒以內。7天之後整理表格,分別統計愉快和不愉快、活躍和不活躍出現的次數。如果不愉快的次數明顯多於愉快的次數,應該適當降低工作難度或者著手解決棘手的問題;反之應該適當增加工作難度或者設定更高的目標。如果不活躍的次數顯著多於活躍的次數,應該增加活動的強度和頻率;反之應該休息。

有些跑題,通過整理我們發現,一般人的愉快和不愉快發生的頻率比較接近,即使不愉快可能會連續出現,就是說我們可能是一段時間內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事實上我已經在回答第一個問題的時候就提到了。從機體的角度來講,我們的負面情緒多與生理性的不適、疼痛等相聯繫,可能誘發更豐富且持久的生理反應;從認知的角度來講,我們的負面情緒需要調用更多的資源,評價的進程也更加長久,會陷入到對評價的評價產生的情緒中;從建構的角度講,社會文化需要我們時刻應對很多的壓力、困難和威脅,我們需要更細緻的預備情緒範疇(模板)。所以不斷的沉浸在負面情緒中,實質上是一種強化(習得、習慣化),在這種強化中預備未來可能出現的糟糕環境事件,可以說這是生存的本能

稍稍發散一下,我們可以發現這種現象和SM有相似之處。有些人可以從這種心理上(身體上)的痛苦中獲得快樂,這可能是由於極度的痛苦和極度的快樂從生理指標上具有極大的一致性(當喚醒水平爆表的時候,心理層面缺少了對效價維度的感知,也就是只存在極度的嗨、爽、高潮,而不存在極度的快樂),所以在概念化的層面上模糊了範疇的邊界(就像是5BG的時候我們很難分辨是藍色還是綠色一樣)。當然,處於這種狀態下,我們就可以認為是病態了,需要心理治療進行介入了。

以上。另外說幾句:1)以上小實驗的數據如果不知道怎麼處理,或者希望幫助我的實驗作參考(請註明性別、年齡和所在地),可以發到我的郵箱god_aftergod_me@sina.com,僅作科研用途;2)第三個小實驗的方法可以長期使用,用於情緒管理,相比現有的情緒管理APP和方法更加便捷、有效,有想用這種方法做APP的開發者可以與我聯繫,我有更完善的設計;3)更多的情緒方面內容,請移步有關情緒,自己回答 - 收藏夾,知乎什麼時候能給我開專欄呢?4)知乎上的很多具體情緒問題,在網絡上是無法得到有效解決的,請到正規的心理咨詢機構和醫院就診。

【leokang的回答(13票)】:

當然,這個問題可以從腦神經科學角度回答,which many think這樣解釋就是一個生物學問題了。But,我覺得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腦神經科學也可以是一個心理學的發展問題。

從問題的表面來看,這很像一個心理學的古老命題 「疼痛的牙齒」 現象。這個現象是這樣的:你有一顆牙齒很疼,它可能鬆動了,它出問題了。作為它的主人,你會不斷地用舌頭去舔舐這顆牙齒。每舔一次,都會重新體會到痛苦——生理的、心理的。

對於這個問題,可以有很多種解釋方法,我僅僅在此提出我所熟悉的一種。我所熟悉的一種情況是:

人,作為一種追求意義、追求自身完整的的生物,很在乎一個感覺:「我是ok的」。當有證據顯示「我不ok」的時候,人首先回去求證「哪裡出問題了?我能否修正問題?」

當一個人的牙齒鬆動的時候,這個人每次去舔舐病痛的牙齒,其實在每一次舔舐的時候,有兩個願望:1,奇跡發生,牙齒恢復了(當然,心智正常的人僅僅有1%真的希望奇跡發生);2,求證:他真的那麼糟糕麼?我可以做什麼,從而修復它麼?

同樣,當一個人遭遇挫折、創傷的時候,比如重大考試失利、失戀,等等,這個人所做的也類似「舔舐牙齒」。當他一次次的回顧「失敗、挫折」的時候,他有可能是在:

-- 確認哪裡出了問題?真的是我的責任麼?如果能證明是外界的原因那就最好了。「外歸因」可以證明我是ok的。

-- 如果不幸真的是我的問題,那我真切的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麼?下一次遇到類似情況我能做的更好麼?如果我能做的更好,那我也是ok的。

-- 更加不幸的情況是,真是我的問題,而且我發現我的問題很大。這個時候往往會引起針對自己的攻擊,這個時候,人類內置的「自毀」程序就啟動了。

簡單的說一下人類內置的"自毀"程序。弗洛伊德管這個叫死本能,死本能是攻擊驅力的目標。簡單地說,攻擊驅力所表達的是一種「想死」的衝動。有時候,你把這種衝動指向別人——經歷了痛苦、挫折、創傷,你開始非理性的想要毀滅別人。有時候,你把這種衝動指向自己——總體來說,如果你從小被嚴厲的父母、師長教育,要尊重別人,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約束的力量太強大了,以至於面對挫折和痛苦的時候,你沒法把攻擊指向外界,於是只好指向自己。

我個人認為,這兩種攻擊,不管對內還是對外,都是啟動了自毀程序。因為在毀壞別人的時候,別人一定會反擊。這或者破壞了你的人際關係,或者繼續破壞你對自己的「ok不ok」的理解,最終毀壞的都是你自己。

========為什麼說心理問題也是腦神經生理問題===========

我個人所獲得知識和觀點是,一個人的養育過程,決定了他如何處理挫折、創傷。如果他具有寬容的父母,那麼他大體會在漫長的被撫養過程中學會寬容的對待自己,知道一個挫折並不代表者「自己不ok」。這個養育過程是心裡的成長,但物理上表現為腦神經的生長。俗稱「腦筋搭對了」。

相反,苛刻的養育過程會導致脆弱的心理(脆弱只是個中性的形容詞,絕不是一個罪過),同時造成「腦筋搭錯了」。

現代腦神經科學已經證實,成年之後的心理工作可以令腦神經重新發展。

【極樂的回答(86票)】:

標題:1.埋藏在我們心中的惡魔----死亡本能

如果處在一個正常人的角度,無論如何也無法完全體驗到那種感受,明明可以選擇更好的生活,為什麼就是不願意走出來?

知乎上有個朋友,因為和父親的關係,想問我的意見。我大致瞭解之後,覺得他想要解脫,必須在心中釋放父親的束縛,因為只是一次簡短的建議,我們雙發都是點到即止。第二天,這位朋友給我短信,告訴我,其實知道這些痛苦放下就好了,但是就是不能做到,他希望父親的愛,而不是只是在心中去放下。

是啊,我們有時候折磨自己是因為愛別人,但是在這一行為的進行中,我們似乎漸漸會忘記了愛別人的原始動機,會變得只是折磨自己,因為,這種行為打開了另一個開關。

我們有兩種本能,愛本能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性本能。

還有一個,就是直至佛洛依德老年,已經遙遙看到死神雙手時提出的----死亡本能。

當你沉浸在負面情緒之中的時候,你會做一些什麼事情?

你會對自己的親人愛理不理嗎?

你在抑鬱之中體驗到的是負面情緒嗎?

躁狂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平息下來的自責與痛苦,興奮之後湧來的悲傷才是毀滅性的。

悲傷,是給死亡鋪路。

當我們沉浸在負面情緒的時候,死亡本能悄然而至。

愛本能,性慾時我們的出發點,但是一切終將歸為死亡。

死亡本能通過一切努力自我毀滅,回到最原始的狀態,處於無機物之中的祥和和安定。

在我心理咨詢的案例中,出現過很多次這種奇怪的現象,在案主的生活中,有一種奇怪的關係循還,每次都會選擇對於自己最不利的方向,並且即使知道了這點,還是樂此不疲。

我們也可以體驗一下自己,有多少次,我們因為情緒,而做出了與原始目的不符合的事情,一定很多吧?

我很幸運,在大學時就有一個精神分析學者做我的老師,在我苦苦求了半個月之後,他願意了,給我做「瀕死體驗催眠」。

當時我的目的很單純,瞭解死亡本能,很多人都有過自殺的想像,但是我完全沒有過,我無法體驗死亡本能如何運作,我不敢真去死,只有借助催眠。

我和我的導師配合非常默契,他的很多催眠實驗我都是小白鼠,所以,「瀕死體驗」的難度遠遠不及「前世回溯」。

催眠中,我是一個想要割腕的病人,我能感受到血液流出身體,身體變得越來越敏感,先是胃疼,然後喉嚨痛,這都是我有炎症的兩個位置。

之後各種情緒開始出現,有悲傷,想大笑,有痛苦,也有釋放......

..............................................................................................

如何避開死亡本能,逃離這種負面情緒沉浸?

這個世界上,能夠戰勝死亡本能的只有一個,愛本能。

他們相生相剋,一個是生命的起點,一個是生命的終點。

如果沉浸悲傷,別壓抑,尋找愛去。

---------------------------------------------------------------------------------------------------------------------------------------

我去圖書館查下資料,似乎克萊因和寫神經症的那個大嬸也寫過死亡本能...回來繼續

【的繭的回答(30票)】:

因為負面情緒不是完全無用的,它是經過人類長期進化留下的一種保護機制。

這可以提醒你什麼行為對你是不利的,而限制你做不利的事情,激勵你進行對自己有利的行為。

比如失戀,意味著你少了生育和遺傳自己基因的可能。這時就應該有一種機制來使你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

許多看似不對自己造成直接損失的情境引起的負面情緒也是某種規範內化的結果。

人類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的種群必須有這樣的機制的存在。

【俞林鑫的回答(80票)】:

謝邀!這種情況的原因是複雜的,我試著來談談可能的原因。

一、對逝者的認同

我們知道,在有些場合,人是不能隨便表現出開心的,最常見的是葬禮或重大事故發生的現場。據說好幾個官員因為在重大事物現場露出笑容而遭到網友的大肆攻擊。因為在這種場合表現出開心是對逝者的不尊重,難免會令人憤怒。那些發生了喪失事件的家庭成員,可能會長久的沉浸於負面情緒中。甚至會有這樣的情況,每當TA們感到開心的同時,會有一種對不起喪失之人的罪惡之感,畢竟,逝者是痛苦的,親人們通過沉浸於悲傷對逝者產生了認同。

「我真傻,真的,」她說,「我單知道雪天是野獸在深山裡沒有食吃,會到村裡來;我不知道春天也會有。我一大早起來就開了門,拿小籃盛了一籃豆,叫我們的阿毛坐在門檻上剝豆去。他是很聽話的孩子,我的話句句聽;他就出去了。我就在屋後劈柴,淘米,米下了鍋,打算蒸豆。我叫,『阿毛!』沒有應。出去一看,只見豆撒得滿地,沒有我們的阿毛了。各處去一向,都沒有。我急了,央人去尋去。直到下半天,幾個人尋到山坳裡,看見刺柴上掛著一隻他的小鞋。大家都說,完了,怕是遭了狼了;再進去;果然,他躺在草窠裡,肚裡的五臟已經都給吃空了,可憐他手裡還緊緊的捏著那隻小籃呢。……」她於是淌下眼淚來,聲音也嗚咽了。 (魯迅:《祝福》)

阿毛被狼叼走之後,祥林嫂再也沒有露出過笑容。悲傷也許成為了祥林嫂的身份認同了,她要通過不斷的沉浸於悲傷來贖罪(她覺得是自己不小心導致了孩子的死亡),後來她還去捐了門檻。在現實生活中,那些無法走出哀傷的人,也跟祥林嫂一樣進入了病理性的抑鬱。TA們往往潛意識地認為自己對逝者的死去有責任,或者為自己之前沒有更好地與逝者相處而自責。於是TA們選擇性的知覺那些負性事件,習慣性的沉浸於負面情感,壓抑了快樂。

二、對抑鬱的重要人物的認同

這個機制與對逝者的認同的機制是一樣的,區別在於認同的是一個現實存在的或幼時存在的人。比如,一個抑鬱的母親,整天愁眉苦臉的照料著孩子,在這樣的母親面前,孩子天然的快樂無法被共情的接納。那麼孩子逐漸地學會了沉浸於痛苦中,認同了這個抑鬱的母親。情緒的抑鬱倒與母親有了情感的聯結,而開心則與母親完全在不同的頻道。對於年幼的孩子來說,忠誠於母親是自然的選擇,哪怕是忠誠於一個不快樂的母親。

或者,一個父親,為了家庭總是忙碌於事業,幾乎沒有時間陪伴孩子。孩子從小就被教育,父親為了家庭而在辛苦的勞作,所以一定要好好學習以便將來報答父親。這些孩子在開心時,也會有罪惡之感。逐漸的,像父親那樣的利他主義建立起來了,這些人願意像父親那樣為了所愛的人而無條件地付出,寧願自己受苦受難。只可惜在這樣的家庭裡,相互都只是在為別人付出,卻忽略了自己。

三、負面情感與快感

弗洛伊德指出,所有強烈的情感,包括恐懼,均與性有關。(弗洛伊德:《性學三論》)最直接的例子便是玩過山車或者蹦極了,在巨大恐懼中體驗到強烈的快感,於是一些人樂此不疲的從事此類活動。有些人熱衷於看恐怖電影也可能與此有關。在強烈的悲傷中,也會滿足的體驗,這既可能是性的滿足,也可能是一種情感的認同。同樣在《祝福》一文中,我們可以看到悲傷帶來的滿足:

「這故事倒頗有效,男人聽到這裡,往往斂起笑容,沒趣的走了開去;女人們卻不獨寬恕了她似的,臉上立刻改換了鄙薄的神氣,還要陪出許多眼淚來。有些老女人沒有在街頭聽到她的話,便特意尋來,要聽她這一段悲慘的故事。直到她說到嗚咽,她們也就一齊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淚,歎息一番,滿足的去了,一面還紛紛的評論著。」

另外,快樂是應對痛苦的方式,所以很多人在焦慮、抑鬱、悲傷時,會通過不斷地吃(口欲的滿足),或者手淫及性行為,或者打遊戲來應對痛苦。逐漸的,痛苦與這些快感滿足的方式之間建立了條件反射,痛苦甚至成為了快樂滿足的條件性刺激了。每當在痛苦時,他們有了充足的理由去放縱於慾望的滿足了。

四、一種處理痛苦的方式

弗洛伊德提出了神經興奮的約束機制理論。當挫折發生時(被拒絕、重要人物的喪失、暴力事件等),會伴隨著大量本來被約束起來的神經興奮突破了屏障,並伴隨著強烈的痛苦感受。那麼,神經系統的任務,便是重新將這些興奮約束起來,一旦約束成功,神經系統會重新恢復平衡。這個任務並非迅速就能完成,而是需要經歷一個反覆的過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沉浸於負面情緒,是神經系統試圖約束神經興奮的過程。在痛苦時,人會自我安慰,或傾訴,或運動,或發洩等等,這些操作也是約束興奮的操作。在創傷病人中,還會不自主地強迫性的重複體驗到那種創傷情景,或者重複夢到創傷情景,這其實也是約束興奮的操作。在無數次的操作之後,那些脫韁的興奮最終被約束起來了,與此相伴的痛苦也便消失了。

【黃飛的回答(6票)】:

轉自煎蛋 悲傷會影響情緒長達5天,比其它情緒持久240倍

經歷分手,哀吊心愛的人或通常的心情沮喪都能令人無所適從、無法自拔。研究者們新近發現這是因為悲傷比其它情緒如羞恥,吃驚,惱怒甚至無聊持續的時間久240倍。研究者解釋,悲傷和較大事件如死亡、或事故的影響如影隨形。因此人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考慮和處理發生的變故、徹底意識到事件對個體的影響。

為測試悲傷的影響程度和時長,比利時魯汶大學的Philippe Verduyn和Saskia Lavrijsen要求233位學生回憶最近發生的情緒片段並報告它們的持續時間。參與者還必須回答他們對付這些情緒的策略。在27個情緒中,悲傷持續的時間最久,而羞恥,吃驚,害怕,噁心,無聊,被感動,惱怒或感到釋懷等情緒都會很快過去。典型的是,需要花費120個小時才能停止悲傷的感覺,而克服羞恥和噁心的感覺只要半個小時。仇恨持續60個小時,位居喜悅35個小時的維持時間之後。Verduyn和Lavrijsen教授稱無聊情緒列在持續時間短暫之列,這意味著雖然在無聊時人們感到時間過得很慢,但無聊的劇目通常不會上演很久。這兩位教授的研究出版在德國斯普林格(Springer)出版的期刊《情感與動機》上,首次提供證據解釋了為何一些情緒比另一些情緒持續的時間長。此外,研究者們還發現持續較短時間的情緒通常取決於事件對個體的重要程度。從另一個角度講,長期的情緒通常都由與個體有著重要關係的事件引起。

情緒影響研究

情緒的持續時間長度:

悲傷: 120個小時

仇恨: 60 個小時

喜悅: 35個小時

絕望,希望,渴望, 失望和滿足: 24個小時

嫉妒: 15 個小時

欣慰: 8個小時

熱情: 6個小時

欽佩和感激: 5個小時

放鬆: 4.3 個小時

自責: 3.5 個小時

壓抑: 3 個小時

驕傲: 2.6 個小時

受感動: 2.5個小時

生氣,無聊和吃驚: 2 個小時

激怒: 1.3 個小時

同情: 1.3個小時

羞辱: 0.8 個小時

害怕: 0.7個小時

羞愧和噁心: 0.5個小時

【泗泗的回答(161票)】:

沉迷負面情緒的時候通常會這麼想:

臥槽我這麼垃圾這麼爛隨便找個人,他比我學習他,他比我長的好,他比我家境好,他比我畫畫好,他比我唱歌好……我真是一無是處,他們比我好那麼多都在努力,我再怎麼努力都沒用了,我還努力個毛啊?真是對自己失望透頂了,對生活失望透頂了,我這種人只配這麼無聊的活著。

然後呢?

然後你就可以逃避很多事情了,你就可以不用做很多事情了,你就很輕鬆了啊,現在每個人都這麼累,輕鬆多好啊。

因為你一直在負面情緒裡,所以會自我暗示,自我放任,然後藉著負面情緒這個理由懶惰無知的活著。

【潘佳禾的回答(2票)】:

'Cause I'd rather feel pain than nothing at all.

【西門吹雪的回答(111票)】:

直接上圖…

【柳曉秋的回答(0票)】:

人生就像一張試卷,有些題目你答起來輕而易舉,有些題目你遇到點阻礙但也答對了,有些題目你遇到困難努力了還是答不上來,而最後一類題目是你看一眼就覺得不可能會的。第二類題目給人帶來快樂和成就感,第三類題目給人帶來沮喪和挫敗感,人想要進步自然更在意第三種情況,想要安逸第二種情況情況影響心情就多些。不同類型的人對待挫敗可以很不同,問題得結論太武斷了。

【Leah的回答(40票)】:

不扯長篇大論,略述要點三則,俾能直指心源:

1. 首先,從本質上說,情緒消沉是在節省能量,而振作精神卻需要消耗能量,是非常累人的。選擇消沉,這是人受到挫折後,很自然的自我保護機制,彷彿緊急狀態下的「省電模式」。

2. 其次,消沉的情緒是配合自我怨艾、自我憫傷的絕佳心境。在此過程中,人會不自覺地對自己進行藝術加工,塑造自己為某一或淒苦或癡情或屈抑或壯烈的人物形象,心中升起一種詩性的悲劇美感,沉醉其中。誰要是不識相地把他從這片藝術天地裡拉出來,妨礙他自我審美,他一定不樂意。

3. 再者,消沉和頹廢的情緒,也容易博得別人的同情和幫助,無論他自己是否有意。向外界「表現」憂鬱或痛苦,希望引起他人的觸動和共情,幾乎是人的基本心理需要。在社交情感領域,「脆弱」比「堅強」更有吸引力,易於觸發他人安慰和保護的慾望,從而拉近距離,促進感情。因此也有社交方面的益處。

綜上,從能量節省、自我審美、博取同情這三方面來分析,人有時會沉浸在負面情緒中不能自拔,也就不奇怪了。

【王雪巖的回答(15票)】:

在精神分析理論中,有一個詞叫做「強迫性重複」,意思是說人傾向於不由自主的重複一些早年的創傷性體驗,比如曾經因為被羞辱的孩子,當他成年後,他會不斷無意識中去創造曾經被羞辱的類似場景,然後會被再度羞辱;曾經因為媽媽抑鬱而不能得到很好照顧的孩子,當他成年後會不斷與受苦的女人交往,從而不斷重複曾經需要不斷照顧母親時痛苦的那些體驗等。

其實,沒有人願意讓自己一直重複體驗那些痛苦的體驗,但是,如果沒有人幫助,又很難從那些體驗中逃出來,這是因為:

1、那些體驗是熟悉的,即便那是讓人痛苦的體驗,但是因為它熟悉,所悉我們還是願意不斷重複它,因為熟悉可以帶來安全感。對於那些可能會更舒服的方式,我們理智上知道可能會更好些,但是因為在成長中沒有積累起相關的經驗來,所以,很難讓自己去試一試新的方式,所以被限制在了舊有模式中,不斷重複體驗到不舒服的體驗。

2、人傾向於以自己曾經經驗到的模式去評估和感受現在的環境,比如,如果一個人在成長中總是被父親批評,他因此對爸爸有很多的恐懼,那他長大後,可能就會對權威有類似對父親那樣的恐懼,所以,當他面對領導時,可能會被得很緊張,生怕做錯什麼被批評,可是越緊張可能會越出錯,於是真的導致了領導批評他,於是這就進一步驗證了他最初對領導的恐懼:權威是可怕的。其實,這個結局的產生,有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 導致的。這個過程,在精神分析裡,叫做投射性認同。

3、有時候一些負面的情緒會帶給我們自己 一些特別的滿足,比如一個人在成長中當他遇上困難,比如生病,就會吸引父母幫助照顧,他可能就學會了用讓自己受苦的方式吸引來自外界的關愛。也就是說受苦成了他自己的某種資本,可以吸引別人關愛他,或是他就可以因自己在 受苦而感覺具有某種特權,可以責備他人等等。這是在婚姻中常常會看到的現象,比如女人為家付出了很多很多,後來男人出軌,女人歷數男人的不是,卻不知道,她的付出背後,暗地裡可能有許多是對男人的指責:你不如我能幹,不如我負責,男人雖說不出什麼,但這暗中流動的責備,可能恰是他出軌的一原因。

4、某些痛苦的體驗曾經帶來過保護,比如當一個孩子被批評,他很傷心,於是他減少了與別人接觸,從而幫助自己遠離那些不舒服的體驗,這在他成長中,至少在那一刻,對他是有保護意義的。但是隨著年紀長大,這樣的方式可能會讓他的社會功能受損,於是帶來了新的苦惱,於是他又陷進了新的不舒服體驗中。如果他一直沒有辦法找到更有效更有建設性的人際方式,可能他就會不斷陷在各種各樣的苦惱裡。

5、不斷重複體驗痛苦發生時的情景,也是我們內心處理痛苦的一個方式,不斷重複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不斷試圖改寫的過程。比如經歷地震後的孩子,有時會看到他們不斷把積木搭成高樓,再不斷推倒它,這實際上就是他們將自己 不斷帶回到創傷情境,並在不斷重複中消化代謝那些恐懼悲傷,並在不斷的重建中重新找回控制感的過程。

若要改變上面的這些情況,需要做出很多努力,首先需要積累足夠的勇氣做出改變,因為任何改變,對我們來說,可能都是一次冒險;其次需要在改變中積累經驗,哪怕是改變中的一點點經驗,都可能讓我感受到改變並不像幻想中那麼可怕,這一點點成功的經驗就可能帶領我們再進行更多的探索,從而引發更多的改變,最終可能完成內在模式的重新塑造,將自己從舊有痛苦模式中解放出來,也就脫離了那個在痛苦中的循環,從而完成對過去創傷的修復,用新的,更適應的方式去生活。

【pino曹的回答(1票)】:

當一個人由於缺乏安全感關閉自己,他不僅對外面關閉,往往對自己也關上了傾聽的大門。與內心深處的對話會讓人重新整合,但這是需要深度的對話,會有強烈的情緒共鳴。而在所有情緒裡悲傷要比快樂持久的多。

所以人們要的不是悲傷,而是共鳴,只有這樣才能越過內心的書架,撥動心弦。

【趙守中的回答(22票)】:

因為只有痛苦才是真正的人生。快樂、幸福等正面情緒對維持生存必不可少,即使在高傲的人,也要有內心的歸宿才能繼續下去。但人生不能只由這些正面情緒佔據,凡事都有其兩面性。就個人而言,我需要經常地體驗孤獨感、空虛感,這種感覺比起其他的更能讓我感受到自身的存在。

【徐鳳年的回答(16票)】:

這就像酒,會醉人

【田主任的回答(3票)】:

缺乏性動力 -- 弗洛伊德老師的理論

【晁強的回答(11票)】:

我來說一下自己的感受

首先說一下意識和潛意識

我們的思想有5%是我們能感受到的——意識

還有95%是我們感受不到的——潛意識

我們大腦在做一個決定的時候

往往是那些佔有更大比例的思想起主導作用

問題就出現在這裡

你有95%的思想你根本不知道

所以

當你沉溺一種情緒的時候

或許你認為這個情緒不好

但是

你還要沉溺在裡面

問題出在潛意識那裡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

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對我們不利的事情

如果

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

有太多的負面情緒沒有得到解決轉化

那麼

我們的潛意識裡面就會形成一股「負面情緒勢力」

它們會從你的生活中汲取它們需要的養分來保證它們存在的合理性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喜歡沉溺與負面情緒

因為

這些人的潛意識裡面有一股強大的「負面情緒集團」

而這個集團為了自己的存在的合理性

會從不停的從他的生活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養分」

如果沒有的話

那麼它們可以自己創造

這就是佛家所說的:境由心生

【李狗蛋的回答(5票)】:

因為他的經歷真的沒有太多正能量的回憶。。。。

標籤:-心理學 -神經學 -認知心理學 -社會科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