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發生盜竊等事件後,人們並不譴責盜賊,反而常常指責是受害人的過錯?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在發生盜竊等事件後,人們並不譴責盜賊,反而常常指責是受害人的過錯?

2018年12月2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熊希靈的回答(70票)】:

謝邀 @劉柯

「責備無辜受害者」傾向是普通人共有的一種無意識行為。

開始解釋之前,順便向知友求一下這個研究的具體出處,可以確定是有這個研究,但我找了一下沒找到(這方面研究實在太多了):

在一個研究裡,研究者讓人們觀看一段視頻,是在酒吧裡面的一個女性跟一個男性聊天的情境。其中一部分人在觀看之前被告知說這個女性後來被這個男性強姦了。另外一部分人則沒有被告訴這個信息。當然這個信息事實上就是假的,視頻裡面的女性和男性都是演員而已。但是得知強姦信息的哪些觀眾看完視頻之後認為這個女性的表現太輕浮,穿著也太暴露,而那些沒有得到強姦信息的觀眾卻不這麼認為。

美國心理學家 Lerner 首次提出了「公正世界信念」(belief in a just world,BJW)的概念以來[1],這一理論就被廣泛用於責備受害者傾向的歸因。

公正世界信念理論認為,當公正世界信念受到威脅,人們就可能會陷入矛盾之中,為了去保護和維持這種信念,就會引發人們以恢復公正為目的的補償反應。

而當人們不能有效為受害者提供幫助以維護公正時,就容易轉向非理性的責備受害者,說服自己這是受害者應得的,因此世界還是公正的。

目前能更深層解釋這一理論的,是為了消除不確定感以獲得「控制感「——人們如果想到自己生活在一個難以預測自己是否會受到傷害的世界裡,就相當於控制感受到了剝奪,人們就會極力去尋求控制感的補償,通過責備受害者有過錯,從而推論這一傷害其實是可避免的,這樣可以提升控制感[2]。

上述說法雖然尚未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但已經有匯聚的證據可以間接證明:

1、分析性認知風格的個體對無辜受害者的責備更為嚴重[3]。

2、人們在短暫被剝奪控制感後,會更傾向於採用分析性認知風格[4]。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種」責備無辜受害者「的傾向,是非理性的——主要是出於情緒上的防禦性歸因,而不是真正客觀理性的分析。雖然這種非理性在客觀上確實為自己不犯同樣「過錯」提供了警示,或許也是人類長期進化的後果吧。

擴展一點來說,如果再爆出」女大學生失聯案「的新聞,我們去責備受害者搭黑車,是理性的嗎?

=======================================================================

更新:

公正信念的核心應該是「無辜的人不會受到傷害」,所以即便罪犯事後受到了懲罰,也並沒有消除前面「無辜的人受到了傷害」帶來的信念威脅。 這種信念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測量這種信念的工具主要是量表,每個人信念傾向強弱是不一樣的。信念越強的人,越傾向於責備無辜受害者。

關於BJW的邊界條件問題,請參看 @劉鎮銳 的詳細解答。

參考文獻:

[1]Lerner, M. J., & Simmons, C. H. (1966). Observer's reaction to the" innocent victim": compassion or reje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2), 203.

[2]van den Bos, K. (2009). Making sense of life: The existential self trying to deal with personal uncertainty. Psychological Inquiry, 20(4), 197-217.

[3]高婷婷. (2012). 公正世界信念和認知風格對責備無辜受害者的影響 (Master's thesis, 遼寧師範大學).

[4]Zhou, X., He, L., Yang, Q., Lao, J., & Baumeister, R. F. (2012). Control deprivation and styles of think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2(3), 460.

【劉鎮銳的回答(12票)】:

感謝 @劉柯的邀請……

————————————————————————

其他的方面我的意見與 @熊希靈 差不多,不過公正世界信念更多地與「貶低受害者的品質」聯繫起來而不是與「試圖從受害者的行動中找原因」聯繫起來……在演化機制上面與Kenrick教授討論過以後,得出了一個未經實證的設想,與 @熊希靈 的設想可能有些區別……

————————————————————————

按照Kay,Jost&Young的論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和「沒人能佔所有的便宜」就是公正世界信念的主體部分,後者常見用於對受害者的安慰和對受益者的控訴……

但是這裡需要做出的聲明是,根據Lerner&Miller,如果受害者的行為有明顯的過失,那麼這不能算是公正世界信念,通常來說,人們是在無法第一眼就看到受害者的過失的情況下,轉而貶低受害者的品質,這才構成了一個公正世界信念……

根據Lerner&Miller,構成一個「公正世界信念」的條件有:

一:人們難以在已經確定的受害者的行為與其受害的後果中建立因果關係(如果受害者簡單的說「我也有錯」的話,那麼人們不會去貶低受害者的品質)。

二:受害者本身並不是公認的品質優良(如果他是,那麼人們會轉而去深究究竟有沒有什麼行為上的問題)。

三:「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並不在人們的預期範圍內。

四:其受害的後果看起來是可以避免的,並且其他人避免這一後果的可能性看起來與受害者一樣大(對於眼看起來就不可避免的後果,人們不會責怪受害者的,例如地震受害者就沒有被責怪過)。

對於「公正世界信念」的演化,我和Kenrick教授討論過以後,認為可能是一種用於調整注意力的機制:「這件事情不公正=我有必要在意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很公正=我沒必要在意這件事情」。推論的依據在於「這一信念並未出現於受害者本人身上,甚至只要設想自己站在受害者一邊就會消失」、「只有在不認為自己會遇到同樣的事情的情況下,人們才會貶低受害者」,「對於越是嚴重的傷害,人們越傾向於貶低受害者(原本就不需要在意的小事情不需要找這樣的理由)」。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當幫助受害者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時候,持有公正世界信念而貶低受害者的人並沒有變得更不願意幫助受害者,因此不必對此太過驚慌……

參考資料:

Kay, A. C., Jost, J. T., & Young, S. (2005). Victim derogation and victim enhancement as alternate routes to system justific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6(3), 240-246.

Lerner, M. J., & Miller, D. T. (1978). Just world research and the attribution process: Looking back and ahead. Psychological bulletin, 85(5), 1030.

【VincentLee的回答(4票)】:

這件事情當然是盜賊的錯。但丟東西的是你。就像你過馬路時候一個汽車闖紅燈過來,你不能因為是他的責任就往他的車上撞,因為死的是你。女性招惹色狼不能因為色狼負全責你就穿著暴漏,因為吃虧的是你。

所以說啊題主,假如大家罵盜賊一遍你丟失的東西就能回來,大家肯定都會幫你的。罵他如果無濟於事,那就只能讓自己提高警惕了。這些事都不能只看對錯,得看利弊。

【文喻的回答(1票)】:

首先想到的一點是人普遍都有正義感,有維護正義的衝動,見到有人受到了損失會有負面的感覺,把這種感覺宣洩掉會好受一點。如何宣洩呢?盜賊是誰並不確定,而受害者是誰卻是確定的,因此得到一個假設:宣洩負面情緒的時候,指向一個確定的對象(受害者)比指向一個不確定的對象(盜賊)感覺會好一些。

胡亂猜想假設的,權當拋磚引玉。

【沈寒詡的回答(1票)】:

這種言行合理的前提是:賊沒抓到

因為無法對沒抓到的賊做什麼,就只能作為不可抗力考慮,能改變的只有防賊的人,指責也好勸誡也罷,哪怕是誇獎,也只是為了改變防賊的策略

任何言行的感情色彩都是為了目的而產生,忽略目的而研究情緒是捨本逐末

把注意力集中在能改變的部分,才是實際的言行

所以當我們質疑情緒的矛盾時,更應該考慮情緒之下的動機,人們只是因為面對現實的無奈而產生各種情緒,不論是看似合理的或看似不合理的

如果抓到賊,賊被遊街,你們大概就會有人問:為什麼在發生盜竊等事件後,人們並不譴責受害人不小心明擺著財貨勾引賊偷,反而常常指責是賊的過錯?

咳咳,雖然感覺奇怪,但換成強姦犯的關鍵詞恐怕就更容易這樣問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因為你東西沒有了,就是輸了.人只會服從強者,不管他的東西是從哪裡得來的.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抓到小偷你看他們還這麼說不。

【吳衍的回答(0票)】:

有個成語是這麼說的,

【誨淫誨盜】去看看裡面的故事,再體會一下心情會好很多滴。

【丁特式的回答(0票)】:

@熊希靈的回答太高大、形而上了,我說個接地氣點的。

這是因為盜賊的距離太過遙遠了,人們能指責盜賊的話能有多少?無非就是罵罵這個人全家火葬場之類的,或者說下別讓我看見他,不然我保證揍死他。可是這樣子就很顯得這人很loser了,而且絲毫木有一點冷靜處事的因素,只會怒罵。

而責怪受害人就完全不一樣了,這就是處事成熟、冷靜的做法。受害者距離我們比較近,有個比較鮮活的印象,其攻擊就有了個客體對象,這是潛在盜賊所比不上的。

你說你在好多年的群裡面說了下,結果人們紛紛指責你,可是你要想一下?你玩了好多年的群了,那麼這裡面的人都是你的朋友了,都那麼熟悉了,身為朋友,身為那麼熟的人了,怎麼能不表示一下關心呢?他們不得不表示關心,而表示關心的話,如果去指責盜賊這會發生什麼事?

前者是關心他人的表現,是教你怎麼把這個漏洞給重新修補回來的高技術表現,而後者就類似菜市場大媽一樣的表現?絲毫體現不出一個個體睿智、洞察秋明的厲害。

【意孤行的回答(0票)】:

答非所問的說一句:"再說最近半年都沒怎麼看過不健康的網頁",木馬或者病毒是不會餓死的。

【武亞茜的回答(0票)】:

因為你罵盜竊的人也不管用,人家也聽不到啊。

【周卓的回答(0票)】:

我想別人也是本著吃虧是福的想法提醒你:既然無力改變別人,那就改變自己吧~

嗯哼,怎麼想哼歌呢~

【西恩恩恩的回答(0票)】:

這個我也特別好奇,當年被寢室妹子偷錢後,妹子娘親竟然埋怨我沒有把錢放好給他家姑娘犯錯誤機會了,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怎麼回事。。。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古語說:慢藏誨盜。

小偷偷東西肯定是錯的。

但是小偷很難消滅掉。

你把東西保管好是很容易的。

【余皓的回答(0票)】:

這件事情讓我想起一個很弔詭的現象:有學生曠課,逃課,老師會警告剩下的學生。

美其名曰提醒,好讓你避免犯錯。

當然如果題主是來找認同的當我沒說,縱然一萬個人認同你,也改變不了你被群裡人教訓的事實。

【一二的回答(3票)】:

為什麼都解釋的那麼文鄒鄒的?根本原因就是我們抓不住小偷罷了。

【宋字銘的回答(2票)】:

他們幫著你譴責小偷也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是督促你做好防護對應對下次被偷起決定性作用。

就說密碼被盜,群裡如果一窩蜂強烈譴責盜號的人有啥作用?除了安慰什麼用都沒有。朋友從你自己身上分析,至少排除沒裝證書,洩露密碼,電腦中毒的情況。也許題主被盜號和這些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所有支付寶被盜號的人中,上面三種情況的肯定不少。如果每個被盜號的人都就這三種情況做好保護工作,被盜號的應該要少很多吧。

如果說題主覺得把小偷的過錯推到了題主的身上讓題主不爽,那也沒辦法。你可以只把這個消息告訴那些關係一般的人,保證得到的全是「沒什麼損失吧?」「天吶不會吧!」「這些人真是該死全家」「摸摸頭,不哭」這些噓寒問暖式的關懷。

【許文彪的回答(1票)】:

你在ktv裡能睡著,但受不了樓上鄰居的聲音。

因為,後者在你控制範圍內(或者你以為)。

【李程的回答(1票)】:

盜竊的追償成本相對於盜竊的成本太高,本來通過成本很低的謹慎就可以避免的危害。人都是市場化的動物。

標籤:-心理學 -社會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