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行內部做量化交易與獨立出去做量化交易有何不同?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在投行內部做量化交易與獨立出去做量化交易有何不同?

2018年12月2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袁浩瀚的回答(98票)】:

謝邀

這裡我們只說量化交易,不討論量化研究和量化定價這一塊的業務。

量化交易是分兩個階段的。第一個階段是2008年以前,或者說Dodd-Frank法案以前,投行內部林立著各樣的很多對沖基金或者類對沖基金的實體,比如Morgan Stanley的PDT(Process Driven Trading)和高盛的Global Alpha,而很多投資銀行的自營交易業務也很像對沖基金。在這一階段,這些類對沖基金的實體和外面的對沖基金是沒有啥區別的,業務很類似——賭方向、做部分對沖(Partial Hedging)、跨市場套利,也非常敢於承擔風險。

當時在投行內做對沖基金類型的量化交易有著非常大的優勢,因為兩點——第一是銀行有著非常良好的融資渠道,融資成本顯著地低於當時的對沖基金,如果你嘗試去組建過一個基金,你就知道資金成本對於一個對沖基金的影響多麼大——巴菲特這麼多年的成功是離不開長期1.6倍的財務槓桿和其低於中央銀行存款準備金率的資金渠道的(詳細內容參見AQR的論文——Buffet's Alpha)。

第二是銀行有著一個灰色的信息流——客戶的交易記錄。這個交易信息,就是今天,也是非常有用的內部消息。幾周前Bill Gross從PIMCO離開時,所有投行的Sales都瘋了,不停地研究之前PIMCO在自己銀行的倉位,然後分析那些債券最有可能最先被清盤,從而給其它客戶交易建議。而當年文藝復興多次更迭合作的投行,就是因為其大獎章基金的交易記錄得不到妥善的保密,很多合作銀行的自營交易桌跟著交易。

這兩個優勢造成了當時的自營交易極其暴利,而且管理層為了做大業績,全力支持明星交易員放大槓桿——而實際上,金融危機期間很多的CEO都是靠著自營交易的暴利業績從交易大廳升職到管理層的——比如Citi的前任CEO Pandit和摩根斯坦利的前任John Mack。

這也造成了,為什麼很多高盛離職的自營交易員在金融危機後,當銀行不能做自營交易後出來自立門戶開設對沖基金,卻完全無法複製當年的業績——因為他們是因為整個組織的強大而獲得超額收益,當失去了資金優勢和信息優勢後,一切都成為了浮雲。

2008年,準確說是2009年後,一切都變了。

首先是政府明令規定自營交易不讓干了,於是各種投行旗下的基金,放入資管部的放入資管部(比如Goldman Sachs Global Alpha進入GSAM),獨立營業的獨立營業(比如PDT從摩根斯坦利分離),要不直接就關門大吉了(比如UBS、德銀)。

還有一些碩果僅存的,一般是在股票交易部門,打著對沖為名,通過會計手法,維持著極小的自營規模,這種類似的團隊很多投行都有。但是不成氣候了,也不會造成任何系統性的風險——當然,各種馬路傳奇故事也銷聲匿跡了。

銀行內部還有沒有量化交易了,其實還有——那就是隨著計算機技術進步的自動化做市交易。做市在國內這個概念剛剛出現——因為期權做市商制度的引入。但是在美國這個是從華爾街開始就有的交易體繫了。簡單來說,就是假設你經營一家買可樂的小店,你有兩個主要的交易——一是從總經銷商那裡拿貨,用的價格是Bid,二是分銷給街邊下象棋和夕陽下奔跑的孩子們,這是Ask。Bid是你的進價,Ask是你的出貨價格,Bid一般小於Ask(除非你是搞慈善的)。你持續的維持報出這兩個價格,同時根據你的存貨來調整報價或者對應報價的數量——比如你的存貨太多,大爺不出來下象棋了,你就降低Bid,這樣很難進到貨了,而保持Ask,等待有人來消耗你的庫存。

這個過程就是基本的做市商交易流程,在金融中,由於沒有實際的總經銷商供貨,你的報價(Bid-Ask)是基於你對於對應資產的Fair Price的估計來決定的,通常是你算出來的均衡價格加減一個值構造成Bid-Ask組合。在很長的時間內,這個報價都是靠人來完成,這個過程是枯燥的,而且很容易出錯——而對於期權類產品(非線性價格)也很難快速報價。我之前和期權交易員合作過很長時間,他們的工作不一定智力上很難,但是對於人得耐力絕對是一種挑戰——因為在開市後他們要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報價,一quote兩quote,一quote兩quote,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報價,報價,在這交易大廳報價... ...

於是,從簡單的資產起,從交易所級別開始支持API交易了。什麼是簡單的資產,就是Vanilla類別的,比如個股、指數、外匯、國債等等。因此投行由於本來就是大量資產的做市商,開始把原來這套過程通過計算機來完成。後面大家發現計算機是完美勝任這項工作的,因為計算機能夠高速計算庫存來調整報價,還能報出很多複雜的單類型。因此從2000年開始個股、指數開始逐步被自動化做市來包攬,2005年後個股期權自動化做市大熱,而2008年後外匯自動化做市也相當成熟了,2010年開始國債自動化做市也在美國興起——這也是我目前在工作的內容。

那麼對沖基金呢,除了傳統的量化Alpha,他們難道不能也做這個業務嗎?實際上,很多對沖基金的自動化做市業務比投行還要好——比如Citadel,比如KCG。但是區別何在?區別在於兩點,第一是很多對沖基金不是專屬做市商(Designated market maker)。DMM的特權是其有專屬席位——在美國這樣高度商業化的國家,DMM也是非常稀有的。原因在於,DMM是有責任的,那就是在各種大型金融危機中,當流動性極差的時候,DMM還是要持續的報價,一quote兩quote,一quote兩quote,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 在流動很差的時候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大家丟給你的都是不好的資產,比如大跌的時候,都在賣,你的Bid反覆被Hit,然後又沒人來hit你的Ask,浮動虧損可以非常大。那麼DMM的特權呢,DMM可以獲得非常高比例的rebate,也就是說,佣金返點非常高。這是對於其承擔的義務的回報。

第二就是絕大多是對沖基金不是Broker,也是你一般想買股票不會去找他們報價。在外匯和債券這類市場中,有兩級市場,一個是B2C市場,也就是零售市場,裡面基本都是Broker-Client,而第二級就是B2B市場,都是Broker-Broker。一般來說,B2B市場的Bid Ask Spread要低一些。一個形象的例子就是,我小時候去批發書的商店買書,一個商店有本習題集沒有,於是老闆去隔壁家拿了一本,賣給我,最後肯定這個老闆要把一部分價格還給隔壁家,我付的價格和老闆付給隔壁家的價格就是B2C到B2B市場的差價。

這裡投行又耍流氓了,他們有著B2C市場的接入優勢,因此只要客戶量夠大,基本都能把自動化做市實現盈利——因為根據大數法則,一定時間內,買賣雙方的交易量應該是均衡的。

那麼對沖基金靠什麼——靠更好的策略。對沖基金如果要做高頻做市的,基本在B2B市場參與,他們不是DMM,但是也自己去報價,然後靠著對於價格走向的準確判斷,來調整報價,實現拿到多數對自己有利的單,或者持有更久符合預測方向的單,來達到盈利。這種不是DMM卻自發去做做市商的行為,叫做Open Market Making。

Citadel是期權自動化做市的王者,頂峰時期一年的利潤可以到1 Billion(2009),而整個市場那年的利潤也就是7 Billion左右。因此如果策略逆天,沒有客戶流,也能靠做市賺錢的。

此外,做市業務之外,對沖基金還多了很多機會。因為很多業務銀行做起來不划算——比如商品。考慮一個金融類公司,不能光討論交易策略,宏觀上你一定要思考資金成本等問題,這才是投資之道在投資之外。商品這些之前銀行干了很多壞事的業務(詳細參加高盛的銅交易和JP的風電交易)都被監管方克以了極高的資本罰金。這是Basel III裡面的規定,也就是你拿著1元的股票和1元的監管資產過夜受到的處罰是完全不同的,具體算法參見Basel對於RWA(Risk Weighted Asset)計算的細則。這一系列監管,造成了對沖基金有了大量的新業務——因為投行退出。而大量銀行的人才也流向了對沖基金。

現在門徑這麼清晰,那麼投行和對沖基金做量化交易的工作差別就很明顯了——投行主要以自動化做市為中心的高頻信號、客戶流分析、報價博弈論等研究為主。而對沖基金主要是傳統的量化Alpha、量化資產配置為主——當然還有公開市場自動化做市了。

【何波的回答(21票)】:

謝 @韋昌明 邀請~~~

國外的不熟悉,我說說國內的把,在國內機構裡做量化的團隊大部分是屬於券商的資管和自營,研究所的我們姑且不談。在自營和資管做量化與獨立做量化有幾個比較大的不同:

1. 監管法規不同,比如在券商資管,是不能融資融券的。而獨立做的話,就靈活的多了。

2. 風控級別不同,在證券公司,風控總監是直接向證監會匯報。去年下半年開始,又提高了風控總監的權限,有些公司是把風控總監提升為首席風控官,風控總監是有一票否決權的。在風控是重點的情況下,很多做法都受到限制。尤其是816事件後,為了風控,更是把程序化交易限制的很死了。

3. 研究實力不同:在機構做量化投資,投研實力的確比獨立做強很多,首先人員就多且優秀,其次,去上市公司等做調研也容易。這個是獨立運作不具有的。

總之,如果是做高頻交易、程序化交易、靈活的衍生品交易,在機構裡的限制很多(本來來說做高頻交易券商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首先就是交易通道快,券商是可以直連交易所的,理論上來說下單可以比私募等快很多,其次券商的手續費也是最低的。)。而如果是做基本面選股等,那還是在機構優勢大。而如果是做alpha這種,比如多因子選股,在機構和獨立做來說差別並不大,取決於做策略的人。

【林婆婆的回答(0票)】:

在機構做量化投資,投研實力的確比獨立做強很多,首先人員就多且優秀,其次,去上市公司等做調研也容易。這個是獨立運作不具有的。

標籤:


相關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