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流傳的季羨林吐槽、胡適打牌的日記屬實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網上流傳的季羨林吐槽、胡適打牌的日記屬實嗎?

2018年12月2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季羨林清華園日記:

二日

今天才更深切地感到考試的無聊。一些放屁胡謅的講義硬要我們記!

大千走了,頗有落寞之感。

十三日

昨夜一夜大風,今天仍然沒停,而且其勢更猛。

北平真是個好地方,唯獨這每年春天的大風實在令人討厭。

沒做什麼有意義的事——媽的,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洩氣, 還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麼東西?

二日

今天作Faust的Summary

無論多好的書,even Fausteven Faust。

只要拿來當課本讀,立刻令我感覺到討厭,這因為什麼呢?我不明瞭。

過午看女子籃球賽,不是去看想〔打〕籃球,我想,只是去看大腿。

因為說到籃球,實在打得不好。

三日

今天整天都在預備Philology,真無聊。我今年過的是什麼生活?不是test,就是reading report,這種生活,我真有點受不了。

……

—————————————————————————————

胡適留學日記:

7月4日

新開這本日記,也為了督促自己下個學期多下些苦功。先要讀完手邊的莎士比亞的《亨利八世》……

7月13日

打牌。

7月14日

打牌。

7月15日

打牌。

7月16日

胡適之啊胡適之!你怎麼能如此墮落!先前訂下的學習計劃你都忘了嗎?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7月17日

打牌。

7月18日

打牌。

全文見douban.com/group

【田吉順的回答(10票)】:

既然問了,那就嚴肅一點答一下。

季羨林的日記我沒讀過,不好回答;胡適留學日記我倒是買了讀過一些,雖然打牌不是偽造,但也出入比較大。

根據胡適的自序裡說:

一九一零年八月以後,有日記,遺失了。

一九一一年一月至十月,有簡單日記。

一九一一年十一月至一九一二年八月,這中間只有短時期的日記,遺失了。

一九一二年九月至十二月底,有日記。

一九一三年一月至九月,只有四月間記了一條札記,其餘全缺。

一九一三年十月至一九一七年七月回上海,有札記十五卷。

要說明的是,胡適的日記和札記還是有些區別的,日記比較簡短,記錄常識生活瑣事,上了什麼課,見了什麼人,看了什麼書,考了什麼試之類的;而札記則記錄的比較豐富,各種隨感或者觀點等等,他的民主自由和實用主義思想,他的中國哲學史大綱還有關於白話文的一些東西,都能在留學札記裡找到些影子。所以,從內容上看,lz問題裡的東西應該是日記而不是札記。那麼就應該是一九一二年以前的,能查到的七月份的日記,也就一九一一年的了。那我們來看看那年七月日記都記了些啥。

七月四日

讀Plato's「Apology of Socrates」。

今日為美國獨立紀念日,夜八時至湖上觀此間慶祝會。士女游者無算,公園中百戲俱陳,小兒女燃花爆為樂。既而燃火作矣,五光十色,備極精巧。九時半始歸。

七月五日

往暑期學校註冊。下午打牌。

七月六日

暑期學校第一日,化學。打牌。

七月七日

上課。打牌。

七月八日

無事。打牌。天稍稍涼矣。

七月九日

讀《馬太福音》。

七月十日

上課。化學實驗。左手拇指受玻璃管刺傷,流血甚多。

七月十一日

讀Fosdick『s「The Second Mile」。此書甚佳。余在Pocono曾見此人演說三次。作《哭樂亭詩》成:

【這首詩我就不打出來了】

七月十二日

上課。讀H.Begbie's"Twice-born Men"。

得怡蓀書,附樂亭行述,囑為之傳。下午為草一傳。久不作古文,荒陋可笑。昨日一詩,今日一文,稍稍了一心願。然此豈所以酬死友者哉!

【後面是程樂亭小傳,也不打出來了】

七月十三日

上課。讀《陶淵明詩》一卷。

化學第一小試。讀拉丁文。

夜遊公園,適天微雨,眾皆避入跳舞廳內。已而樂作,有男女約二十雙,雙雙跳舞。此為余見跳舞之第一次,故記之。

七月十五日

讀拉丁文。讀《謝康樂詩》一卷。作書寄友人。夜赴暑期學生之歡迎會。

七月十六日

遊湖上別墅,歸後大風雨。讀拉丁文。

七月十七日

上課。化學試卷竟得百分,真出意外。讀拉丁文。

七月十八日

上課。做化學算題,久不作算數之事矣。(去年北京試後,即未一親此事。)

夜聽Prof. Sprague演說「Milton」。此君為本校最先英文掌教,今老矣。

七月四日到十八日的日記就是這些!抄的我手酸啊!確實有大牌的記錄,但是也不過幾天;當然也出去玩了,還第一次見到有男女跳舞的。這都太正常了,要知道,這可是暑期啊!他去上了暑期學校,主要還是在讀書學習,而且是中西並舉,化學考試還得了個滿分。

胡適可是個九零後(91年出生的),11年的時候也才20歲,去年也是11年,各位九零後想想去年大學暑期都在幹什麼,就知道差距了。就不要盯著滿眼的打牌消遣之事啦。

這事兒其實用魯迅的話來解釋就更生動貼切一些了,他老人家教育我們:

譬如勇士,也戰鬥,也休息,也飲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點,畫起像來,掛在妓院裡,尊為性交大師,那當然也不能說是毫無根據的。然而,豈不冤哉?

胡適日記裡倒是也有痛責自己的記錄,不過不是責備自己打牌,而是戒不了煙,而且說的也不是那麼的白話。

至於季羨林的日記,另待達人回復了。

【lingger的回答(0票)】:

比爾蓋茨還打牌呢。個人外界形象和真實的自己總是有誤差的。他們也只是凡人。

【任天涯的回答(1票)】:

別的不說了

【?二日 今天作Faust的Summary 無論多好的書,even Fausteven Faust。 只要拿來當課本讀,立刻令我感覺到討厭,這因為什麼呢?我不明瞭。 過午看女子籃球賽,不是去看想〔打〕籃球,我想,只是去看大腿。 因為說到籃球,實在打得不好。 三日 今天整天都在預備Philology,真無聊。我今年過的是什麼生活?不是test,就是reading report,這種生活,我真有點受不了。?】

我翻了翻2002年出版的清華園日記,179頁,的確是有這段。

很正常吧。

再老的老頭子也是從小年青變得,再大的大師也還是人啊。

【修改增加】

胡適年輕時放浪形骸的傳說早有耳聞,不過,這個所謂日記的東東呢,我認為是假的。嚴謹點說,這段東西在現在流傳的胡適留學日記裡找不到。

為啥呢,胡適的留學日記網上到處都是,拿過來翻翻就是了。

你會發現,除了1911年,胡適日記有這種類似微博體的日記外,越往後面,胡適的日記越發長篇,看的我這翻書的佩服不已,光是看這本留學日記基本都能理解為啥胡適能成大師了。

哦,說遠了,反正結果是,胡適的留學日記裡沒有提問者說的那些字句,我幾乎每一年的七月都翻看了,沒有。

而且,胡適提到打牌比較多的也就是1911年,估計剛入學剛學會打牌,在興頭上吧。

【修改增加】

【VincentZoo的回答(0票)】:

胡適那篇我在一些描寫民國大家的書裡面見到過,應該不是網友編的。

標籤:-謠言 -歷史 -中國歷史 -文化 -網絡 -書籍 -田吉順 -滿統 -譚志暉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