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社會中,有真才實學技術的人,是否總體不如「非常會來事」的萬金油混得好?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這個社會中,有真才實學技術的人,是否總體不如「非常會來事」的萬金油混得好?

2018年12月3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羅文益的回答(202票)】:

如果非要按照「有真才實學」和「會來事兒」來劃分人的主要能力的話,我們會發現,其實,憑借這兩種能力所獲得的收益是其實是交錯的。

什麼意思?

我見過一些手藝人,有一門技術,比那些游手好閒,到處嘻嘻哈哈吹牛逼的人獲得的收益更高,也更穩定;

我也見過一些左右逢源的鄉鎮小老闆,比那些手藝人的收益高了去了;

但我也見過一些程序員,工作7、8年,有一定經驗,年收入近百萬,比這些鄉鎮小老闆收入高多了;

我還見過一些市級省級做土木建築的公司老闆,年入千萬級,人非常會來事兒,比程序員活得好太多;

但我又見過(應該是聽過)一些頂級技術人員與研究人員,通過專利以及其它合作形式獲得的收入,年入美元、歐元級別的千萬級,比那些建築公司老闆厲害多了;

最後,還有一些不能說的趙家人級別的人,上面那些頂級技術人員的年收入,只是他年收入的零頭。。。

這說明了什麼?

1.表面上來講,這兩種人的收益隨著層次的遞增是交錯的;

2.深層上來說,那其實是:個人收入的高低跟能力的性質關係不大,只跟能力的高低有關,一個社會裡面永遠是越接近金字塔頂端的人收入越高。

高中分文理班,曾經有人跟我說,我覺得最後混得好的人,都是做文科性質工作的人,我還得學文科,結果臨近大學畢業,211的他也興歎工作難找;也有人跟我說,還是聽老師的,搞技術出來的好,哪裡都要,當個程序員,收入槓槓的,結果有天晚上聊天,跟我講他的職業規劃是搞技術搞到30歲然後去做管理。。。。

初看這個問題,我其實首先想到的是文理思維的簡單映射,「理」方面的,意味著「真才實學搞技術」,「文」方面的,則是「會來事兒」,「混得好」也差不多意味著收入高。而稍微一想,我們也很容易憑借自己的個人經驗,在這個簡單的二分化的框架裡面找到支持的證據,正如我上面的說的那樣,感覺收入越高的人,都是會處理「人」的事情的,收入相對一般的,都是處理「事」的偏技術的人。

可仔細想一想呢?

處理「人」的事情的人,算是老闆,處理「事」的人,算是員工,那這個世界上究竟是老闆多還是員工多?並且,老闆員工還有不同級別的,比較起來不是更加麻煩嗎?

我知道這個問題會給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輸出三觀,或者加強他們本身自己的三觀,但是這種簡單的二分化真的算是負責任的表述嗎?

我也承認「會來事兒」的人收入高,但是我也要看看「會來事兒」的人在整個社會所佔的比率啊,我也要看看「會來事兒」的人在自己成長的路上付出了多少啊,我也要看看很多「會來事兒」的人如何承擔了高風險,一將功成萬骨枯啊(比如王林、劉漢這樣的),對不對?

我們這個社會,永遠是你投入了多少,你收穫多少;你適合做什麼,你才能做得好。

你說你覺得搞技術沒有「會來事兒」的人收入高,結果你去做「會來事兒」的人,卻發現一路提心吊膽,玩兒不過權力的遊戲,最後成為被篩選出去的人,那也不值啊。

就算你玩兒地飛起,那個對誰都賠笑臉,點頭哈腰,八面臨風,巧舌如簧的你,可能你自己也會很累吧,覺得無趣吧。

另外,我也相信,這個社會總會自我計算,你的能力是什麼、你不管給誰打工,歸根結底都是在給整個社會打工,只有你給這個社會貢獻了價值,社會這個老闆才會支付給你薪酬,你貢獻的越多,社會支付給你的越多。

而人的整個發展成長歷程,都是在從金字塔的底端向頂端走,不管憑借的是什麼性質的能力。

——當然,這個理論並不適合出生即為趙家人的人。

【JimmyLi的回答(1041票)】:

我想問題主你是學生?還是?

你看一個人技不專能坐上很高位置,你就以為別人光是靠拍馬屁搞關係上位的,那只是你看到的那一個點而已,不見得是真正的因素。

比如這人技術不行,表面上拍領導馬屁,但是背地裡做事很認真,經常把事情暗地處理好讓別人省心;再比如一個人雖然技術一知半解,但是供應鏈很有人脈,私下打個電話能讓公司拿到的物料便宜一半,極大降低了成本。這雖然不算通常意義上的技術,但也算是能力。

一個人牛逼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是能直接看見的。

你說一個人一點乾貨都沒有,就靠搞關係拍馬屁能當個小商人小公務員混日子我信;你要說一個人啥都不懂、什麼都不會,就憑借那點機靈和人脈能當國企老總、省部級高官那純屬扯淡。

我曾也有這種困惑,那是在大一大二,因為當時身邊同學抱有這種想法的不在少數,久而久之容易受影響,我家老爺子覺得這個問題太low懶得回復,所以我就跟某級別挺高長輩談過這個問題,他直接說:「沒點真才實學只會鑽營的那挺危險的,反正我不會用。我手裡這麼多資金和項目,一個人啥都不懂我把他放到那個位置上,萬一出了差錯我背鍋?」,他頓了下用鄙夷的口吻對我說,「年輕人不想著好好學習知識、鍛煉能力,整天想著搞歪門斜道,不是成大事的風範!」

就這樣把我數落了一番。

很多在校學生總是誇大人脈的作用,人脈的本質是交換,在學校你跟同學學長可以靠著臉熟行個方便。你跟領導套近乎別人幹嘛理你?願意拍馬屁的人多了去了,別人為毛就把你當自己人?你爸是李剛?

其他不說,就是混學術圈也很需要人脈啊。但是就算您整天跟大牛們吃喝玩樂、遊山玩水,晚上再來個大保健,要是你手上沒有兩篇像樣的paper別人也不會帶你玩啊。

另外,技術大牛當大官的不在少數,廣東省委副書記馬興瑞還兼任探月工程總指揮呢,不懂技術把衛星掉到美國去你負責?

環保部長陳吉寧帝國理工PhD畢業的,看看人家博士發的paper,光靠溜鬚拍馬能當清華大學校長?那是說書!

凡事不能一概而論,當然如果你覺得自己光技術牛逼就應該當領導這就不對了。

很多技術人員技術紮實但是一直升不上去停在那裡,大多數時候都是自身原因。

首先,很多搞技術的性格上確實太過於清高了,覺得自己技術牛逼就可以不掉別人,覺得領導什麼都不懂就自己懂。但是其實在一個組織內其實溝通和合作更重要,一個人再牛逼也只是一個人。作為管理者審時度勢、妥協配合反而更加重要。

再者,這個時代技術雖然重要,但是其實在資本的時代技術只是工具,資本才是最終推動力量,管理者的組織協調是業務的骨架。技術人不能光做技術更不能有「唯技術論」,技術基礎上供應鏈、項目管理、生產、運營也都很重要。

最後,表覺得拍馬屁很簡單。不需要知識的事情有時候反而更難。高等數學、高等物理再難,也沒有人心高深莫測。不合邏輯的事物最難把握。

折疊我吧。

【螺旋真理的回答(21票)】:

過去江湖講「腥加尖,吃遍天」,二者兼備才能混得最好。至於一方面有缺失的話,就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了。

【白混的回答(23票)】:

根據現代社會學的理論,每個社會都有一個在政治、經濟、科學技術、文化藝術上主導著該社會發展方向的精英階層。但是在不同形態的社會中,這個精英階層的來源不同,構造方式不同,因此質素不一樣,對社會發展方向的影響也極為不同。

根據意大利學者帕累托的理論,社會精英有兩種,一種是佔據了社會發展導向位置的那些人,即統治精英(governingelite);另一種是各行各業中最精通本行事業、最優秀、最能幹的人才,即事業精英。在一個發達的、進步迅速的社會、這兩種精英之間存在一種相互流通的機制。這種機制如果較為完善,那麼各行各業中智能和專業知識最優秀的精英分子,就能及時地補充到各行各業的統治精英集團中,從而保證在各項事業上引導其發展方向的,始終是最優秀的人才。

反之,在一個內部封閉的社會,這兩種精英的流通被阻滯。

統治精英為了保持自己的特權和私利,還會用各種方法阻滯來自較低社會階層中的那些事業精英分子進入自己的地位。帕累托認為,一旦這種情況發展到極端,就會形成一種對立—社會各行各業中最優秀的精英分子處在被壓制和無權的地位,而統治社會「精英」卻是一群依靠世襲、特權而取得地位的愚昧、無知之輩。人類歷史上每一次社會革命的前夜都曾出現這種情況。

所以帕累托提出一個著名的定理:封閉而高不可攀的精英位置,常常是政治不穩的原因,也是革命與動亂的先兆。

現在我們來考察一下中國的情況。

我們中國人不僅不笨,而且勤苦耐勞,這是舉世公認的。中國一些普通知識分子離開中國後,到美國、到西方,往往很快會發展成為知識界的尖子,而這些人在國內時卻往往不行。為什麼?因為真正的事業精英分子在中國往往被壓住,被困住,伸不出頭來。不但伸不出來,事實上伸出頭的也常常會被各種非正常的社會壓力擠垮!也就是說,在中國社會中存在著一種「淘汰精英」的機制。有人把這種情況僅僅歸結為一個社會心理的問題,即所謂「東方式的嫉妒」。

毫無疑問,這是部分原因。但更深刻的原因應當在我們現行的社會結構和許多制度中尋找。實際上,在中國社會制度中的確具有一種精英淘汰的機制。也就是說,在我們社會中,各行各業那些最富有獨立思考精神,最富有主動性和創造性的精英分子,往往極易受到摧殘和打擊。大部分被扼殺在萌芽狀態,小部分剛剛出頭即被摧殘毀滅。只有極少數特殊例外才會在改變、泯滅自己創造個性的前提下,被社會所接納。古人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正是對這一精英淘汰規律的形象描述。

與此互補的,是我們社會用人制度中的一種擇劣機制。一個早已人所共知的實際情況是,在各行各業中,例如幹部選拔、知識分子晉陞,以至升級、升學、招聘等許多選拔社會精英的活動中,往往是那種比較沒有見解、比較平庸而沒有稜角的老好人,或是那種暗藏個人抱負而善於隱藏,善於講假話、辦假事,善於吹牛拍馬、偷奸耍滑、搞兩面派的人,被選拔上去。後一種情況過去早有人注意到,但往往以為這只是一種偶然。實際上這裡有一種與精英淘汰相輔相承的社會規律。林彪就是後一類人物中的一個典型。這兩種社會機制相互起作用的結果,是中國各行各業人才的普遍平庸化。一個存在著這種機制的社會,我們又怎可能期望它有高速的發展和好的社會道德風氣?

更值得的注意的是,上述情況也反映在中國當代的一般學校教育制度中。從小學起,那種通常被看作好學生、並且被樹為典範的,往往是最「聽話」、「乖」、「順從」的好孩子。而那種具有優異智能、獨特創造個性的孩子,由於他們在行為方式上往往表現出某種行為偏離,即所謂「淘氣」—例如好動、好問、獨立思考、不從眾等等,這種孩子在心理上和人格成長的過程中,往往特別容易受到壓制、壓抑、摧殘,最終造成其個性扭曲。(中國少年犯罪分子中,智能優異甚至超常者不乏其人。與我們現行教育思想的這種偏差是不是有關係?

陳香梅女士訪華時去北京的一個模範幼兒園參觀。回美後她在一篇文章中講了這樣幾句話,她說:「在中國幼兒園,阿姨總是害怕孩子不做大家都做的事,不講大家都說的話,要求孩子聽話。而在美國,人人都總是鼓勵孩子對事物表達自己的看一法和想法—談談你是怎麼想,怎樣評價一個事物的?」兩種不同的教育方式,實際上反映了兩種不同的教育目標。中國人從小被訓練成合群、注重研究調節人際關係、即使自己有自己的願望、看法、想法,也須盡量加以隱藏或壓抑—有時是自欺,有時則是欺人的性格,以求保持一個穩定停滯社會。而美國則訓練他們的孩子從小就要具有敢於獨立思考、獨立形成見解和尋求表現的性格,以求適應複雜多變的現代社會環境。從經濟、科技和其他社會成就看,毫無疑問,美國近百年來的成就,要高於世界上許多具有同樣地理、人口、資源條件的民族、國家。從有利於開發人才這一點看,我認為,美國成功的秘決有以下幾點:

1.提供平等競爭機會。

2.鼓勵每個人的主動奮鬥。

3.只根據個人成就,而不是出身、身份來評價人。

相反地,中國社會競爭中一個引人注意的情況,就是機會不平等和成就評價的不公平。一些偶然、非常規性的因素—如出身、背景、身份、人際關係等等,往往在極大程度上影響決定著一個專業人才,在其專業領域中的得失成敗。所以一個聰明人,往往不得不把大量的精力、時間,花費在應付解決這些問題上。而這些因素,對個人成敗的決定機會,事實上遠大於一個知識分子在專業上的努力程度。

就是這種社會機制,使許多知識分子醉心於鑽營功名利祿、身份、地位,而不願埋頭獻身於專業性的研究。

也就是這種社會條件,必然使人從小獲得這樣一個公式:

個人的成功與否,與自身的才智及努力與否無關,卻主要決定於他人—幼年時是長輩,成年後是上司的歡心與否。

我們這種教育方式的一個不可避免的後果,就是個人主動性、首創性、獨創精神的泯滅。所以中國傳統文化中天然具有一套束縛、限制、扼殺個人主動性、創造力的傾向。就古代來說,我們可以注意到,歷代文化中那些最有才能和創造力的人·物,如莊周、竹林七賢、李白、蘇東坡、辛棄疾、八大山人、揚州八怪,都是以一種反文化的狂怪角色出現的,而不被當時主導的正統社會文化所接納。他們一生往往倍受打擊,其成就不被當世所承認,這不是偶然的。

正是由於現代中國仍然存在這種社會機制,所以我們才不斷需要提出所謂「調動積極性」的問題。但是試問,如果個人生活、事業的一切方面,都被社會、國家、來自上面的權力統轄得死死的,正如有人所諷刺的,從出生哪個幼兒園,到死亡進哪個火葬場,一切都由國家指定,沒有任何個人選擇自由,在這樣一種束縛人的文化中,個人又怎能發揮主動性、創造性呢?

人的才智、創造力不能發揮,社會的進步當然是緩慢的。

在這裡,我們尤其要注意到這樣一點,國外社會學家在研究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問題時,曾指出這樣一點:在發展中國家,現代化往往僅被作為一種國家目標,而不是社會中每一個公民的自覺要求和積極意識。社會大眾對於國家現代化既缺乏自覺意識,又缺乏個人能力。這是現代化建設進展必然緩慢的一個重要原因。

而在歐洲文藝復興以後,由於宗教、思想、文化、社會的解放,個人投身經濟、科學、文化創造事業的積極動力得到了無限的開發、這是擺脫中世紀那種僵化停滯社會狀態的重要力量。而這一點至今還往往被我們所忽視。這也就可以回答為什麼以中國人這樣優秀的人類、中國文化這樣博大精深的文明土壤,在近代歷史上對於世界科學技術發明貢獻如此之渺小的問題。

所以我認為,人才的平庸化、精英淘汰、擇劣機制,是我們這個社會文化停滯不前的絕症。這幾種機制,從結構功能的觀點,它正有利於維持一種束縛於傳統社會秩序的停滯和穩定、鞏固和不變。因為這三種機制可以淘汰社會文化中那些具有發展、變遷活力的不穩定基因。

由這裡我們還可以洞悉中國歷史治亂循環社會進步緩慢的原因。中國社會通過強化自身整合的這三大機制,可以不斷淘汰掉那些導致變遷的個人基因,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社會因此即可以永恆不變。由於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各種需要,社會仍然會緩慢地發展,只是需要等到變遷因素和具有變遷動力的因子積累到相當大的一個程度時,以至直到它們已變成一種猛烈的破壞性力量時,才能把社會原有的體制徹底打破,這就是週期性的造反或革命。中國社會歷史上,改良、改革的路線之所以難於成功,恐怕也與這三大機制有關。

(發表於香港《明報月刊》1988年第3期,收入《何新集》1988年黑龍江教育出版社出版)

【胖子鄧的回答(1354票)】:

大家往往願意承認稀缺資源(諸如才華,能力,智商,金錢)應該具有價值,卻不願意承認配置稀缺資源(「非常會來事」的能力)也具有高價值。

在金融領域,有兩個極重要的詞叫做價值發現和資源配置。我們談投行為什麼能獲得高收益,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其價值發現並重新配置資源的功能。

我舉個例子。

證監會每年准許上市的企業幾十家,但滿足上市門檻的企業有幾千家。這些企業上市就可以融資,可以發展得更好,但問題是只允許幾十家。

正常情形下,投行需要做的,就是發現企業的其他價值,對資產進行包裝,和相應的律師,會計師進行協調,說服證監會企業資產質量是高於其他企業的。

我們暫時不談權力尋租,腐敗,也不談這些企業到底好不好的問題。只談對於這些企業而言,如果企業能夠獲得配額,它自然願意為此付給投行高價,因為在投資者手中的錢被配置到了他的口袋。

優質企業是稀缺資源,投資者的資金對於企業而言也是稀缺資源,如果投行能夠完成這樣的價格發現和資源配置,自然就能獲得高收益了。

我們考慮這樣一種情況:有一個圓滑至極、混得很開的人,通過打點上下,繞過很多門檻讓企業上市了,那麼對於企業來說,當然也願意為此付出高價。

這就是資源配置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對企業如此,對各種職場官場混的人大抵也是如此。

有人能夠更有效地配置資源,有些完不成的交易,靠他喝幾口酒,打點幾下就能完成,有些出不了頭的人,根據他的引薦就可以被老闆賞識,這自然是能力了。

有能力發現某種稀缺資源的價值,並向需要這樣這種稀缺資源的人提供,從而完成資源的匹配,這種人當然也具有高價值。

說句俗話:老鴇多賺錢,小姐多吃虧。

而之所以讓我們覺得憤憤不平的是:我們往往覺得稀缺資源是稀缺的,但是配置稀缺資源看上去人人都會。

溜鬚拍馬屁,喝點酒打打哈,看臉說話,這些看上去誰不會?

然而更深一步挖掘,我們可以發現的是:和有真才實學技術的人相比配置稀缺資源的能力同樣是一種稀缺資源。

技術在現代社會是有一個系統的學習體系的。要成為某個領域的研究/從業人員,需要做的就是憑自己的智力好好學習,每步走好。

但一個情商又高,又會察言觀色,理解每個人的心思,對話語敏感且願意下功夫管理人脈的人,也當然是稀缺人才。而且這樣的人很難通過技術培訓而成就,因此在難以複製的情況下,自然更加稀缺。

永遠要記住的是:一件東西的價值的關鍵,不在其成本,而在於其稀缺。

這在歌星影星這個行業其實也有類似現象:一個明星紅起來,大佬撐腰可以紅,戳中粉絲G點可以紅,單靠唱功也可以紅,但是就是難以複製。你認為一個女明星靠臉靠胸上位不如有真才實學技術的人,但總之你要明白的是,之所以能賺取這種看上去的超額收益,一定是有一種極其沒有替代性的稀缺資源。

另外說一句閒話: 在過去,資源配置的效率尤其低下,因此尤其需要這樣的專門「拍馬屁」的人,不通過這樣的人,你可能永遠都不會有晉陞的機會,你的優勢可能永遠都不會被其他人發掘。互聯網的好處之一,就是讓這種價值發現的難度越來越低,一個擁有稀缺資源的人可以自己找到渠道進行配置,而不必依賴這樣的中間人。

但永遠沒變的是,任何稀缺的資源,能力,都會有高價值。

註:本文不做道德判斷,只講大道理,請勿曲解。

【肥肥貓的回答(328票)】:

人實在是負能量很大的動物。把任何一堆人圈在一起,時間一久,其間必生齷齪。

假如一個人的產出是10,十個人的總產出往往連50都沒有,大部分精力,都在互相扯逼中內部消耗掉了。

如果此時,有個能上下潤滑,左右逢源的人,是可以幫助政令落實,減少無謂損耗的。儘管他的一些具體行徑可能讓人不那麼舒服。但只要他能讓十個能量為10的人組成的群體,把無謂損耗從50減少到40,那這個人的價值,其實就相當多增加了一個能量為10的人。

他能得到上層的首肯,肯定不會是沒道理的。領導又不是傻子。

【陽光裡的行走的回答(279票)】:

因為樣本有偏差,容易讓我們產生這樣的錯覺。

實際上,在這個社會中,會來事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有真才實學的人卻數量很少。

很多所謂「有真才實學」的人——

  • 要麼只是自以為或者讓旁人誤以為有真才實學(實際上只比別人多懂一點皮毛,或者說他的「真才實學」是「容易學得」的);

  • 要麼是他的圈子太差(以至於真才實學在這個圈子裡沒什麼鳥用)。

真正有真才實學的人,往往起點就高得嚇人,厲害一點的,甚至比很多「只會來事」的人終點還高。

********** 話鋒一轉的分割線 **********

其實,「會來事」 是個優點,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承認,它能讓人在職場中更順利。

不過也請好好理解「會來事」一詞。如果僅僅是指「溜鬚拍馬、行賄送禮」,那這種「會來事」終究難登大雅之堂。厲害點的上層領導並不傻,不是一點阿諛和送禮就可以拿下的。

真正的「會來事」,

不是「用奉承和金錢來換取(並不牢固的)友誼」——只要願意,人人都會,平淡無奇;

而是「深思熟慮、權衡各方利弊後的四兩撥千斤」——這是一種「軟實力」,是「大智慧」。

輸給前者,我定認為領導太蠢;

輸給後者,我也當心悅誠服。

【學博的回答(15票)】:

這個社會中混的好的,往往是既有真才實學,又能夠設身處地靈活應變處理問題,還心中堅守底線的人。

【徐小疼的回答(178票)】:

這麼說吧,我曾經和一位長者聊天,長者地位很高,在領域內頗有成就,業務精通;而且,他是標準的題主所說的「會來事」的那種人,人緣好、人脈廣,領導喜歡、下屬敬佩,而且很能辦成事。

當時我剛大學畢業,覺得空有一身業務本領,卻不太「會來事」,被人冷落,前途晦暗。長者說:

「領導只會在業務強的人當中選與自己親近的人,而不是反之。」

也就是說,你的業務能力,永遠是第一位的。

領導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他也有上級考核的壓力,領導下屬做好業務、提升業績永遠是第一位的。你如果覺得自己不受重用,只可能是你業務本領還不夠好,和會不會來事沒有直接關係。

在任何單位,業務強的員工都不會太差,畢竟是核心生產力。當然,在相同能力水平的兩個人之間,「會來事」的那個確實會比只顧悶頭幹活的人要混得開;但是,一個悶頭幹活且業務水平高的人,絕對不會比業務差而只會「來事」的人混得差。

很多時候,企業的晉陞會有兩種路線,業務晉陞和管理晉陞。一個高級業務人員的待遇未必比管理人員差,甚至會有「高級客戶經理」比「部門經理」待遇還高的情況。如果題主真的覺得自己在「會來事」上無法有所建樹,那就一門心思磨練本領,走業務晉陞的路線吧。

記住,有任何問題,先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你沒那麼完美,普天之下也不都是你媽。

【霍真布魯茲老爺的回答(150票)】:

混圈子這種事,你要是沒有點「真才實學」做基礎,還真混不下去。

這個社會需要的是能解決問題的人。解決問題,可能用技術,可能用人脈,也可能用威望,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最終是要解決問題,能解決問題,你就是有價值的,或者說,你是有真才實學的,至於這個真才實學是技術也好,是才華也好,甚至只是有個好爹也罷,並不重要。

所謂圈子,一定是要有對等的交換價值,才有可能混進去。技術好,你可以進這個圈子,人脈強,你也可以進這個圈子。人的智商基本沒有太大的區別,如果你能看出來一個人沒有任何價值,那你會容忍他指手畫腳,給他面子嗎?連你的圈子都混不進去,他怎麼會混進去更高的圈子?

所以不存在有真才實學的不如會來事的萬金油,如果不如,是你的」真才實學「還沒有他的真。

【張小雞的回答(4票)】:

前面幾個高票答案都說了很多了,但都是從領導賞識,晉陞的角度說的,也是從這個角度評判是否混的好的。

但卻都沒有太提同事對他的看法,不靠真才實學而靠拍馬屁上位的,在同事中的地位也高不到哪去,是被人瞧不起的,即使你當了領導,享受了領導的待遇,可未必能服眾人啊。

【改之理zcw的回答(54票)】:

我來歪個樓。

讓我們腦洞開得大一點。

有沒有數據可以衡量這個問題呢?

假設理想的情況下,我們可以調查到一個人「混的好不好」,以及影響他混的好的各種因素,其中當然包括「非常會來事」這個因素,然後經濟學家就可以通過多元回歸估計出「非常會來事」對「混的好不好」的影響。

但是我們必須注意兩個問題:

第一,如何衡量「非常會來事」?現在很少有調查涵蓋了對「來事」的測度,我又沒有能力去自己設計問卷進行調研,但我還是想研究這個問題怎麼辦?

第二,即使有這樣的指標,經濟學家管用的批評又來了:如何保證不是這個人混的好了,所以大家都來跟他交朋友,他就成了會來事的人?如何保證不是另外一個因素同時影響了他會不會來事和混的好不好?例如能力?

好吧,我們可以找一群人過來,讓他們一部分忽然獲得了「來事」的能力,並且哪部分人獲得這個能力是完全隨機的,然後看這部分人是不是比另外一部分人「混得好」。前者叫實驗組,後者叫控制組。這樣就能完美研究這個問題了。可惜是貌似比自己設計問卷去調查更難。

好了,現在的問題有兩點:第一、如何測度「會來事」,第二,如何保證「會來事」是隨機的,也就是沒有「內生偏差」。

來聽聽我的識別策略吧。

先講一個故事吧。

我研究生報到的時候,由於去的晚了,房子都分完了,不得不和另一個學院研三的人住在一起,那段時間我自然和我們院的同學們幾乎沒有接觸,以至於顯得特別「不來事」,有什麼飯局,我不去,也沒人叫我去。所以我想,「會不會來事」是不是和你跟別人接觸的機會和時間有關係呢?

我們已經是心智成熟的人了,可能已經難以改變了,可是小孩的性格是可以塑造的。小孩如果小時候經常和同學玩,聚餐,交流,第一可以鍛煉「來事」的能力,第二培養了開朗外向的性格,等到長大了,自然就「會來事」了。

好吧,那麼我們怎麼讓小孩子隨機的得到「來事」的鍛煉呢?確實有這麼一種方式,就是過生日!

每個人都要過生日,可是有一些人的生日是沒有機會和同學們一起過的。例如我的生日是正月初八,我過生日的時候大家都在放寒假,過年,怎麼會有機會和同學們一起過呢?還有一些孩子的生日是暑假,暑假雖然也是放假,但是比寒假要好很多,因為寒假除了不在學校之外,最重要的是要忙著過年,暑假雖然不在學校,但是反正都是閒的蛋疼,無聊,大家一起約過來玩好了。然而考慮到,孩子的性格是在很小的時候得到鍛煉的,很小的孩子沒有能力獨立出去玩,所以生日在暑假的人,平均來說能和同學們一起過的次數也會小一些。

可不要小看孩子和同學一起過生日。即使在課後一句祝福,一個小紙條,一張賀卡和一份小禮物,都有可能激發這個同學的性格,使得他樂於和人交流,回報別人,更不要說還可以聚在一起玩一趟,吃個飯唱個歌,這些聚會中如何協調人際關係,如何玩得暢快,都是對他的考驗,也鍛煉了他的能力,這和日後的「會來事」,沒有本質的區別。

還有一些小孩是天生內向的,或者有自閉症的,如何讓他走進人群,變得開朗起來?也許只需要一個契機,可惜大家都太膽怯,不敢主動邁出一步,然而過生日提供了多麼好的一個契機啊!相信有不少孤獨的孩子,有一天忽然收到生日禮物,從此走進了大家的世界,成了一個有很多朋友的人!

你看,過生日對培養一個人「來事」的能力是多麼的重要啊!可惜有些人倒霉,生日正好和過年衝突了,以至於從小沒有培養這些能力,從而「混的」也不行了。

讓我們來總結一下吧:

「生日和過年重合」影響了「小時候的人際交往」,從而影響了「來事的能力」,從而影響了「混的好不好」。因此我們可以根據生日和過年重合的人與生日在學習上課時間的人相比較,來判斷是不是會來事的人才混的好!而生日在哪一天又是完全隨機的!所以就如同大自然把人分為了實驗組和控制組!

你也許會說:生日在過年的時候,不代表人家不和小夥伴一起過了,所以你這個沒有說服力。別著急,想一想,還有什麼人,憑空比別人少過生日的?

對了!就是更倒霉的,閏年2月29出生的人!哈哈哈哈!所以出於穩健的考慮,我們也可以研究這些人。

好,讓我們把這個東西轉化為計量模型。被解釋變量來衡量「混得好不好」,當然用工資水平,解釋變量呢?我們可以取一個虛擬變量,正好生日在除夕左右的,取1,剩下的取0,當然,有些人過陽曆生日,有些人過陰曆生日,但是只要我們這個區間特別接近除夕,無論陽曆生日和陰曆生日,其實都在過年的那段時間內,你都沒法和小夥伴一起過哈哈哈。

這就完了嗎?再想一想,其實大張旗鼓,和小夥伴一起過生日,吃蛋糕,出去玩,不是中國一直有的吧,以前的孩子過生日就隨隨便便過了吧,哪裡可以培養社交能力?所以即使你的生日也是除夕左右,但是你生得比較早,這個效應也不會存在,換句話說,這個效應和時間具有交互效應,那麼我們就只研究80後以後吧,所以我們可以構建第二個解釋變量,也是個虛擬變量,出生在80年以後的,取1,剩下的取0。

這就完了嗎?再想想,其實過生日,這麼洋氣的玩,是在城市才有的,農村很少有這些的,一是沒錢,而是沒這個基礎設施,所以即使你也是生日在除夕左右的,你也是80後,但是不幸你是農村人,也沒有這個效應,換句話說,和地域也有交互作用。所以我們構建第三個解釋變量,仍然是虛擬變量,城市的取1,農村的取0。

就這樣,我們的模型成了這個樣子的:

其中,y為工資收入,D為是否少過生日,T為是否出生在80年代以後,D為是否生活在城市,然後把這三個兩兩相乘,再三個一起相乘,最後是擾動項,由於我們的D老天爺決定的,它和擾動項是均值獨立的。

如你所知,這個模型也可以看做一個「三重差分模型」。D當然可以看做一個實驗,相當於對孩子做實驗,讓他們少過生日,這個實驗什麼時候產生效果,答案是在80年代出生以後,與此同時,我們看不經過實驗處理的農村作為對照,從而形成了一個三重差分模型,三個變量相乘構成的交互項,其係數就是我們要估計的三重差分之後的處理效應。

我們用2011年的CHNS(中國家庭健康調查)數據來進行估計。那麼估計的結果如何?

第一個模型我們的「少過生日虛擬變量」,當除夕左右的時候取1,這個時候估計的係數為-963.8;第二個模型我們的「少過生日虛擬變量」,當除夕左右,以及暑假期間都取1,這個時候估計的係數為-2069.2。這兩個模型係數符號都是負,說明這裡的處理效應是負的,少過生日減小了人們的工資水平,也就是「不會來事」的人「混的不好」。然而這兩個模型只能解釋收入變動的0.003,且係數不顯著異於0。第一個模型我們的「少過生日虛擬變量」,當除夕左右的時候取1,這個時候估計的係數為-963.8;第二個模型我們的「少過生日虛擬變量」,當除夕左右,以及暑假期間都取1,這個時候估計的係數為-2069.2。這兩個模型係數符號都是負,說明這裡的處理效應是負的,少過生日減小了人們的工資水平,也就是「不會來事」的人「混的不好」。然而這兩個模型只能解釋收入變動的0.003,且係數不顯著異於0。

考慮到相對於控制組,我們的實驗組觀測值太少,並且這樣不能排除月份不同對人的不同影響,而很多學者論證了出生季度不同對收入水平的影響,我們又估計了第三個模型,這個模型只取除夕左右的前一個月和後一個月,保證實驗組和控制組處於相同的季節,而且個體數量相差不至於太懸殊,作為代價,樣本量從10593個降到了2110個,然而這一次係數增加為-3566.3,且在6%的水平上顯著。

如果你相信我們的邏輯,你會把少過生日對收入的劇烈負效應解釋為少過生日影響了兒童小時候對社交能力的培養和塑造,不然,你必須找到另外的解釋,但是我實在想不出來了。

當然,你也可以說,生日和除夕重疊,不代表少過了生日。那麼我們來考察另一批倒霉鬼。閏年2月29出生的人哈哈哈。

不過我們的數據中,這樣的人並不多(多了就怪了)。我們找到四個個體,我們比較了他們的收入水平,和當年2月15號到3月15好出生人的平均收入水平。結果如下表。可以看到除了第一個超級有錢,遠遠超過平均水平的大富豪,剩下三個都大大低於他們附近出生的人的平均水平。

是什麼導致了閏年2月29出生的,這些四年才能過一次生日的人,其收入水平低於平均水平的?如果你相信我們的解釋,你知道這是因為少過生日影響了他們對社交能力的培養。不然,你必須找到另外的解釋,但我實在想不出來了。

你也許會提出異議:你的樣本到2011年,這個時候大量的90後是在上學,他們沒有收入啊。而過生日,出去玩,他們豈不是更加熱衷,他們去哪了?由於他們沒有收入,所以自然不在我們的樣本。不過我們可以去衡量另外一個「混的好」的因素:能否考上大學。

這也就解決了我們的另外一個問題:你們也許會爭辯說,影響收入水平的因素有很多,學歷也能影響收入水平,所以你怎麼保證一定是「會來事」的能力呢?

那麼按照同樣的邏輯,我們能不能推測出,和同學們過生日多了,學習成績就好?恐怕不能,因為學習好像和「來事」沒關係,甚至可能是負的關係,都去過生日了,誰還學習啊?

不著急,我們把被解釋變量換成能否考上大學,再來估計一遍。

依然按照我們上述的三個模型估計,這一次我們發現,係數符號不同了,第一次估計是符號,然而第二次估計的係數變成正了,第三次雖然又是負號,但是僅僅在16%的水平上顯著。依然按照我們上述的三個模型估計,這一次我們發現,係數符號不同了,第一次估計是符號,然而第二次估計的係數變成正了,第三次雖然又是負號,但是僅僅在16%的水平上顯著。

這讓我們有理由相信,少過生日對學習成績的影響是不確定的,也許一個性格開朗的人可以學習的更好,但是性格開朗的人也更愛玩。我們的第二個模型得出了不顯著的正相關,正好我們把暑假也加入了解釋變量,可能的解釋是,過生日是耽誤學習的,生日在暑假過的人,少影響了點學習,所以考上大學的概率就高一些。

最後,讓我們看一看那些倒霉的人,閏年2月29號出生的人們。這一次,我們的樣本要多一些。首先比較一下這些人考上大學與否和2月15號到3月15號生人的平均考上大學的概率。

這些人當中僅僅有兩個考上了大學(取1),然而周圍人考上大學的概率奇低,就算進入90年代也沒有太大起色,所以也比較不出什麼來,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結論不顯著吧。

當然,chns的問卷還統計了在學校的年數,這個年數不是真實的年數,例如22年不是比12年多受了10年教育,這裡的十位數1指的是幼兒園,2指的是小學。總之,我們比較一下:

我們發現閏年2月29出生人,並沒有系統性高於或者低於周圍人的平均水平。所以或許受教育水平確實和少過生日與否關係不大。

然而這與我們的理論相一致。並且這還解決了一個問題:既然少過生日對學歷的影響不大,那麼它就不大可能是通過學歷影響收入,而只能是「會來事」了。

最後,我們還進行了一些穩健性分析:包括把時間T設定為85年以後和75年以後,以及用非線性模型估計「受教育與否」,等等,發現對結論影響不大。

總結一下:我們的經驗分析表明:生日和假期重疊越多,過生日的次數越少,人們的工資收入就會越低;並且這個效應80年代後比80年代前更加顯著,城市比農村更加顯著。過生日次數的減少與能否考上大學的關係是不確定的。

既然我們識別出了這個關係,並且由於生日是老天爺決定的,所以我們的估計是一致估計也是無偏估計,不存在內生性問題。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少過生日影響了一個人童年時代的社交能力,從而影響了他「會來事」的能力,最終我們證明了,「會來事」和「混的好」是正相關的,並且「會來事」是「混得好」的原因而非結果。

朋友們。聽了我的分析,知道哪個月生孩子了吧?

【我才不是小老虎的回答(5票)】:

非常會來事基本就是總裁助理,董事長助理了。再高點的話就是剛下台的令狐同學了。就是農村辦紅白喜事都有個職位叫大了啊!知道什麼叫大了嗎?大了就是他什麼都懂,他在村裡和誰關係都不錯,他可以幫你把紅白喜事辦的妥妥當當,不會給人留下話柄。

會來事本身有各種各樣的職位稱呼啊!例如人事部,例如組織部,例如宣傳部,例如廣告部!甚至銷售人員也屬於會來事的範圍啊!難道銷售不是專業了?

一個總裁有個好的助理,不知道輕鬆多少倍!

但是好總裁助理有多少?

很少!很少!目前中國市場上屬於嚴重稀缺人才,尤其這個扭曲的時代。

不是給你個管理崗位,你就能管理得了的,要麼為什麼還有經濟管理,金融管理這個專業?人事部也是一個部門啊!組織部也是個部門啊!銷售部也是部門啊!一個公司不是只有研發部就能運行得了的,誰拿誰的工資啊。

為什麼沒人說會來事也是要學的啊?難道真的以為他們不重要嗎?

【井山的回答(85票)】:

排名第一的是:@陳鑫 ,排名第二的是:@胖子鄧 。鬼知道胖子鄧是不是個胖子,反正,他的答案沒有當第一。但是,在鄙人看來,胖子鄧的答案更符合價值的邏輯。這個答案說明白了很多抽像的價值和內在的道理。比陳鑫的答案要更有內在價值。但是陳鑫的答案為啥能拿到翻倍與胖子鄧的成績呢?這恰恰是一個價值和傳播,專家和萬金油的完美案例。

陳鑫的答案更像是:萬金油+傳播。

胖子鄧的答案更像是:有真才實學+價值 。

現實的世界中,答案是:我們更喜歡萬金油。

為啥呢?因為萬金油做了一個強大的工作:翻譯和傳播。因為不是每個人讀有價值的文章都會覺得不枯燥,不抽像。所以,如果能通過讀一個故事若有所思的體會到這個道理是絕大部分人喜歡幹的事情。

反過來說:陳鑫就沒有胖子鄧的理論水平麼?我看未必。

胖子鄧就沒有陳鑫的表述水平麼?還真有可能。

因為價值研究者能用抽像名詞說清楚的問題,不一定喜歡講故事。

所以,你說事物的價值重要麼?重要。你說萬金油般的配置重要麼?也同等重要。甚至在價值恆定的情況下,萬金油的配置能加倍放大價值。

BTW,我們不可否認,有一類萬金油是不懂價值胡亂配置的。所以,他們不應該是真正的萬金油,只是傳統意義上的拉皮條。

所以,我們兩個高票答案的作者,在價值和傳播上都同樣值得我們尊重,今天拿現場的案例來做說明,多有得罪,深表感謝。

【哲也的回答(5票)】:

混不好說明「真才實學」還不夠「真」,社會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只要本事夠,都能混得好。

【溫酒的回答(18票)】:

說難聽的:是誰給你的自信覺得:會來事不是真才實學的一部分了?

不服氣?不服氣好啊,你來個事兒讓別人瞅瞅啊。

總不能只有你能幹的才叫真才實學,別人能幹的就不叫真才實學了吧?

說再難聽的:就題主描述當中的行文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樓主的水平。

您真別怪別人會來事兒。

沒文化真可怕你懂嗎?

【winnieShao的回答(1票)】:

緊俏資源最好。

技術好,好到什麼程度?公司裡同樣好的有一堆,還是fellow,CTO級別?大一點的公司裡都有技術級別的,金字塔頂端的人,才好。

萬金油,也是項本事,也是有級別的。小混混萬金油,也就是個小狗腿罷了。一次站錯隊,就完了。

【風天揚的回答(1票)】:

為什麼「有真才實學」和「非常會來事」一定是對立的呢?為什麼有真才實學的人一定做不到非常會來事呢?

【至尊寶的回答(15票)】:

會來事跟有真才實學不衝突,請不要把缺乏社會技能這個短板說成一件很驕傲的事。

標籤:-政治 -社會 -商業 -生活 -成功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