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語環境會怎麼影響表達習慣?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雙語環境會怎麼影響表達習慣?

2019年01月0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ChrisXia的回答(172票)】:

謝 @AI Euler 喵。

我很開門見山地說,這個回答其實相當於一個有關code-mixing現象的總結,其本身的信息量可能有限,更多在於給出的一大堆prerequisite reading裡面。知乎上重複提問的現象實在是太多了,以後誰再問類似的問題我一概不再次作答,看見類似的問題的人煩請直接把這個回答的地址粘貼給其他題主。

如同 @Sunshroom 所說,這就是傳說中的code-mixing / code-switching(這兩個術語可以混用),知乎上出現這種問題實際上已經不止一次兩次了, @拾荒少女 曾經就這個現象寫過一篇比較完整的專欄介紹:社會語言學第三講:雙語很重要——談談多語現象Multilingualism - 宏樹酒館 - 知乎專欄(第二部分:個體層面的轉碼)。

這種情況在長期使用兩種語言的人身上很常見,但是其產生需要一定的條件:

首先,code-mixing現象的主體(也就是說話的人)必須同時精通雙語(這裡所說的「精通」其實標準並不高,一般CEFR達到B2水平及以上就可以了,相當於雅思5.0,托福87,DAF 3,日語N2),如果兩種語言其中一種水平比較低,通常是不會出現code-mixing的;也就是說,題主如果沒有一定的英語基礎,是絕對不會出現code-mixing的。

其次,code-mixing的產生受到嚴格的社會語言環境的制約,在單純的單語環境下是不會出現code-mixing現象的,即使談話者一方精通雙語也不會出現;這就是為什麼題主只會和在國外的中國同學聊天時出現這種現象,和以英語為母語的同事、以漢語為母語的父母聊天時都不會。

第三,code-mixing的出現受到雙方意願的牽制,如果有一方堅持不願意以code-mixing方式交流,那麼這種對話也是不會持續的,採取code-mixing,實際上是雙方在表達上進行博弈得出的結果;正因為在國外的環境下,題主和同學很少受到國內「語言淨化主義」的制約,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對話。關於這方面的分析,我的豆瓣友鄰滷味許曾經寫過一篇不錯的日誌,可以供參考:也談中英混雜問題;我之前的「十二周入門語言學」的第八周裡也做過類似的介紹:「十二周入門語言學」第八周 核心理論語言學之外的世界。

那麼,回到題主的問題上:雙語環境會如何影響表達習慣?——有了之前的鋪墊,我們也就可以把問題轉化為「雙語環境會如何影響code-mixing現象的出現」,而我接下來的介紹總結也都是基於這個轉化過的問題來解釋的。

首先,雙語環境本身直接提供了上一部分提出的條件一和條件二。在雙語環境下生活、並且使用雙語的人,很大程度上是精通雙語的(不管是雙母語還是次序雙語),所以一定已經有了code-mixing的語言基礎。而雙語環境本身也為code-mixing的出現提供了語言轉換的基礎,因為這保證不管你用哪一種語言進行對話,對方都是有能力聽懂的。

其次,雙語環境間接地導向了寬鬆的語言選擇意願,也就是間接提供了一個條件三的環境。在單語環境下,語言淨化主義容易產生比較大的影響,漢語對外來語的態度一向並不開放,這也是為什麼在中文網站、純漢語環境下出現code-mixing的時候會被人斥責為「裝逼」、「炫耀」的原因(這點我想 @拾荒少女 有的是發言權,她不止一次因為在知乎回答裡引用英文術語而被讀者噴了);但是在雙語環境下,code-mixing本身已經成為了一種被社會允許的習慣,所以交替利用雙語進行交流的方式才會被容許,而對話雙方不覺得「彆扭」。

第三,在雙語環境裡,特別是當兩種語言同時負責工作生活的不同部分時,不同的語言會引入不同的概念,導致交替使用雙語的思維成本相對降低。這點解釋起來有可能比較抽像,我還是自我引用一下之前的另一個回答進行解釋:母語是中文的人學習英語到一定程度會在大腦裡用英語思考嗎?是否經過將英文翻譯成中文的過程? - Chris Xia 的回答。我在下面兩段給出一個小小的總結,具體內容參照我原來回答的解釋。

我們假設,在大腦裡每一個「概念」(原文是心理語Mentalese的詞彙)對應到「實際語言」的結構是一個星號的形狀(*),其中星號的中心交點是概念本身,伸出的每一個分支則對應到不同的語言的詞彙上。每一個分支都有不同的連接強度,記為S(a, b),強度越大,我們構建這個分支聯繫的速度越快,也就是越容易想到、使用這種語言的這個詞。

code-mixing的現象,往往是出現在S(m, e)>>S(m, c)<>=S(c, e)和S(m, c)<>=S(m, e)>>S(c, e)的情況下,在這兩種情況下,要不就是英語與概念的連接強度更大(比如我們直接在英語環境下習得某些術語,根本不知道它的漢語意思),要不就是英語和概念、漢語和概念的連接強度差不多,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兩種語言的表達是相互對應的(比如「知道了」和「I see」)。在這個時候,選擇說出口的語言,實際上是在拼這個分支的連接強度,哪一個在當時思維佔優勢,就容易直接說出口。對於不同的詞,我們往往會有不同的連接強度(比如就語法框架來說我們更容易習慣漢語,而對於工作當中習得的實詞,我們可能更習慣英語),所以為了採用最大的連接強度,我們說出口的話就變成了幾種語言的混雜體。

這樣的一個猜想,同時也可以更好地解釋為什麼有時候我們並不算是「精通」一門語言卻偶爾會蹦出相應的詞語來。之前說,「如果兩種語言其中一種水平比較低,通常是不會出現code-mixing的」,當然會有例外。我英語遠比日語好,但是在想到「原來如此」的時候,也偶爾會蹦出なるほど或者そうですね的短語,就是因為「原來如此」這個短語的概念與英語的連接比與日語的連接還要低,因為在英語裡我並不經常用這個含義,而是轉用「I see」。比起單純的語言水平決定code-mixing來說,這個猜想能覆蓋的範圍更為廣泛。

第四,由於在雙語環境下,使用code-mixing的思維成本降低,導致我們更容易用code-mixing的結構轉化我們想要說的內容,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在雙語環境下,code-mixing的語句更容易表達出我們當時的內心狀態,也就是所謂的「更具有表達力」,從而促使我們繼續使用code-mixing。在這點上我借用了語用學的Relevance Theory的概念:在說者說出一句話的時候,我們必須默認他的這句話已經完全地表達了他的一切內心狀態,而聽者的任務則是根據這句話去推理說者的內心狀態。這個理論實際上是在支持code-mixing的合理性:我們之所以這麼說,不僅是因為單純的「偷懶」,還因為如果不這麼說的話我們就沒法最大化地表達自己。從這個角度來看,對於一個熟練的雙語者來說,「報告」和「report」是有區別的,「精力」和「effort」是有區別的,而「我」和「f*ck you」,其實也是有區別的;正是這點細微的區別,反映出了我們實際的內心狀態,而如果讓我們「換一個詞」、「翻譯成中文」來說的話,不僅會提高思維成本,同時也會削弱對內心狀態的表達(對應拾荒少女所說的「修辭性轉碼」)。

code-mixing的現象,到底是不是母語退步呢?按照剛才我們對雙語現象產生的社會背景、思維背景和語用背景的分析,我們可以很輕鬆地得出一個回答:不是。

在語言中出現code-mixing的部分,可以分為兩種情況。其中一種,是在填補我們在母語環境下的空白,比如說,我們在漢語裡基本沒有過「每個人拎著幻燈片上台講20分鐘自己的研究,然後再來十分鐘的自由問答、五分鐘的導師點評」這樣的概念,也沒有直接的與之對應的詞彙,而英語的「presentation」這個詞就填補了這個概念上的空白。可以說,如果沒有英語這個詞,我們照樣沒有辦法在漢語裡簡單明確地表述這個概念,所以這種「填補空白」的code-mixing現象,實際上並沒有影響到我們的母語水平。

另外一種,則是在已有的概念—母語連接上,出現了新的概念—外語連接,並且這個新的連接強度大於之前的概念—母語連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確「偷懶」了,為了能夠降低思維成本而直接轉化了語言(但是實際上,在轉化語言的時候,我們的大腦還有一系列非常複雜的活動,比如調用音系信息、句法信息等,整個過程裡總歸會有思維損耗);但是已有的概念—母語連接基本上沒有出現任何改變:這個連接依然存在,並沒有消失,雖然比起調用外語來說,我們調用它的時間可能需要稍微長一點,但是不至於完全無法調用。我們也並沒有喪失母語的表達能力。

所以大概就是這樣吧。

【沙永夏的回答(10票)】:

一些東西剛接觸的時候就是用英文學的,所以有時候我還真不太清楚對應的中文。

比如跟國內的小夥伴討論intro to electrical system的作業的時候,說到op-amp,他說「運放」,我說「運放是什麼?」……還有cascade,根據字面意思直接翻譯的話我只能表達成「小瀑布」,查一下才知道似乎叫「級聯」。

再比如intro to mechanics課裡面的truss,你要是跟我說「桁架」……第一個字根本不認識好嗎。

還有做題的時候經常會看到的「Given that ..." 我一下子也想不到完美對應的中文表達。(評論區@趙永峰提出可以譯成「給定」,謝謝!)。

日常表達中也有這種情況,雖然相對學術表達來說要少一些。這種情況大多是由於文化差異造成的。舉個栗子:gimme 5難道說成「快舉起手跟我擊掌」?這個動作在中文環境中就很少遇到,所以在我的中文詞庫裡根本沒有與之對應的短語。

中文對應不到英文的情況也很多……比如「吃虧」。

根據場合選擇更合適的表達罷了。輕鬆隨意的場合中英夾雜是無所謂,目標是讓對方聽懂就好。

【Danniel的回答(4票)】:

從小在四語環境,(分別是粵語普通話吳語和湖南話)中長大,先占坑

手機碼字,排版無力

會有影響,但影響並不會很大,不同方言之間影響程度不同,也不一定會有影響,先說方言,再說外語。

首先我的母語是普通話,也就是說我爸媽在家的是普通話,其實我爸媽都會方言,只是不想讓方言影響我普通話水平,而我的湖南話是跟著我外婆外公學的。

吳語是小時候鄰居家的大媽教我的,小時候爸媽有事的時候我就經常到大媽家玩,久而久之就會說吳語了。

因為我從小就住在廣東,深圳,所以大部分情況都是普通話交流,而粵語也是深圳主要的語言之一,我的粵語是小時候看TVB和翡翠台以及和小學的小夥伴學的。

說到影響表達習慣,真的還沒有什麼大的影響。我個人感覺上來說,影響一般都是出現在

兩門語言沒有對應的詞,或者句法結構。

就像在英語國家待久了的人,說話會夾雜中英詞彙。我說粵語和湖南話也會夾帶普通話詞彙,但是說普通話從來不夾雜其他方言詞彙,本質上還是因為熟練度、詞彙量等等。

粵語還有吳語裡面常常有倒裝或者是一些有別於普通話的語法結構,因為我熟練度最高的是普通話,所以我的其他方言說起來常常就是普通話的句式。當然了我的普通話有時也會出現粵語的語法結構句式(比如「我……有+動詞……」(表示動作完成,相當於普通話的「動詞+過」)是最明顯的南方方言的句式,其他的先不舉例了,太多了。)

一般來說,我的交談對象是哪裡人,我就講什麼話。回媽媽老家我就講湖南話,遇到講粵語的就講粵語,在生活中基本上用的都是普通話,吳語現在基本忘的差不多了,現在只能說一點點了,有時候也聽不懂。

有沒有影響還是和這門語言的熟練度有關,我最熟練的還是普通話,也就是母語,其次就是湖南話,然後是粵語,最後是吳語。

以上是方言之間,接下來是外語。

雖然我的英語只是高三生的水平,但是和歪果仁日常交流基本能談笑風生,看英語文章也能看懂(生詞直接查),畢竟小時候被爸媽丟到了歪果仁創辦的全英文坑錢教學班,英語基礎還是不錯的;日語也只學了兩年(西語不提,高三了沒時間入坑),但是有時候爸媽會讓我幫他們翻譯一些英語文章之類的(他們想讓我好好練習),但是有時候的確會出現明知道英語什麼意思卻沒辦法傳達出來的感覺,這時我就會跟我爸媽解釋那個詞的用法……特別痛苦……(╯‵□′)╯︵┴─┴,爸媽英語早就忘的一乾二淨了,說英文他們怎麼可能會懂!查詞典沒用啊!詞彙在不同語境下不一定意思一樣啊!不像方言環境下基本上還是有完全對應的詞的啊!!

以上。

【ZiniuXu的回答(7票)】:

先來開個坑吧,看著眾人的回答心癢癢的。這是第一個可能會比較長的答案,還是蠻有紀念意義的。但我覺得我完全有離題的可能性有點大,中文也不是太給力(語句可能會不通順,怪新加坡的中文教育吧),各位看官請多多包涵。

讓我先來介紹下我混的地方。答主八歲到新加坡,十五歲離開。在當地只要不講中文,不會有人發現我不是新加坡的local。讓我來先介紹一下我大新加坡吧!新加坡國土面積400平方公里多一點,形象點的話,它可能有1.5個海澱區那麼大。

新加坡居民有531萬。其中華人占73.4%(又分為廣東人和福建人),馬來人占13.2%,印度裔(淡米爾人為主)然後剩下的就是Ang-Mo(翻譯過來應該是紅毛,泛指老外)。新加坡長期受英國統治,獨立後以英語為第一官方語言,但各「非英語族群」說英語時難免會摻入自己母語的用法,長久互相混用,形成了「新加坡式英語」,也就是我們所叫的Singlish。

『Singlish』的特色,是句尾常帶上揚的「la」、「me」、「lo」、「hah」等音調;此外,句中常有新加坡人自創的縮寫,以及馬來語、泰米爾語、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的用詞。作為一個Multiculturalism的社會,新加坡基本所有的學校都是各個族群的小孩都有(平均分佈在每一個班),這些小孩從小就會運用其他族群的方言。這直接導致了這些人長大之後可以很流利的把這些詞運用在他們日常生活的語言當中。

讓我用我自己的經歷來做例子吧!

我:Dey! Where you wanna go Makan? (哥們(泰米爾語) !你要去哪裡吃飯?(makan是馬來語的吃飯)

朋友:Dunno larh! Last time we ea the xxx(某食品)at the Pasar (馬來語的集市)so damn chao da(福建話的炒糊了)。 (不知道啦!上次在集市吃的xxx都是糊的)

我:Alamat, go subway larh. (不要蛋疼了,去吃賽百味了事兒。)

以上現象導致了有些受教育程度不高(中專)的新加坡人在正式場合有時候會做不到用準確的英文來表達自己所說的東西,因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有著他們所熟悉的語言的代替品。他們可以從不同的語言中抽取不同方面的詞彙,從而導致他們在兩種語言中都存在著語言豐富性缺乏的問題。好多新加坡人(我認識的)英文比上不足(英國人),比下有餘(非英語國家)。話又說回來,只要是受到過大學教育的新加坡人的語法這些真的是準得可怕。選詞簡單明瞭,常常我要用兩句話才說得清楚的事兒,他們一句就可以搞定。

我可以很自如地在一句話裡混合英語馬來語潮州話淡米爾語然後用粵語的擬聲詞來結尾.

我蠻自豪自己有這等能力了。

給點Singlish的各種案例吧!

1 Makan already? 吃飯了嗎?

2 Sian ah! 悶呀!

3 Alamak!Why you do that? 我的天呀,為什麼你這麼做?

4 Can meh? 可以咩?

5 Why you like that one? 為什麼你會這樣?

6 You never eat meh? 你沒吃過嗎?

7 Oh yah hor! 哦,對呵。

8 Ok lah! Give it to you lah! 好吧,我給你啦。

9 Toilet there. 廁所在那個方向。

10 Don't need to be so kiasu! 不要那麼怕輸。

想想還有什麼想說的再來吧

【桂小庚的回答(5票)】:

這種情況叫code-mixing 或者code-switching。

在雙語環境下,可以有幾種原因導致這種中英夾雜或者其他雙語夾雜的的情況,以中英為例:

1.某些英文單詞沒有對應的中文詞語,比如常見的presentation,paper,直接說成報告、論文好像都不是那麼回事,不如直接說成英文來的方便,還沒有歧義。

2.雙語者因為掌握兩種語言,說某一個詞語的時候,某種語言處於活躍狀態會直接說出來,就像您的例子,you know,這個詞是個我現在想到的第一個,於是就說出來了。

3. show-off(您看,我想到的就不是炫耀),當然這個並不發生在您身上,但是這種情況確實存在。

以上是從原因的角度解釋了一下,至於「怎麼」影響,大部分情況就是在交流中自然而然出現的。這當然不是語言的退步,我有同學本科在美國讀計算機專業,她回來有同學問相關的問題,她很多東西只能拿英語說,她說她也不想這樣夾雜這說,好像炫耀一樣,但是她不知道這些英文對應的中文是什麼,因為學就是這麼學來的。然後這也沒有到語言純潔性的高度上,題主說著高興就行啦~

【李啟帆的回答(4票)】:

在Singapore讀書的感受深切,感覺當地土生土長的人都這樣。只是他們Singlish有時候太逗,受不鳥 lah。。。

【羅望熙的回答(3票)】:

出國之前,比較討厭同學或者朋友中英文夾雜的表達方式。好好的中文可以表達的意思,還是會有很多英語單詞夾雜其中,甚至跟他們提及的時候,他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某些詞彙的表達中使用了英語。當時的自己相當自負,認為自己即便是到了美國,也會盡量保證漢語的純正。

來了之後,我發現自己當初的預期是錯誤的。在美國的生活方式決定了生活中很多詞彙用中文表達會更加麻煩,而英語一個單詞就代表了。而有的情況,可能都找不到對應的中文翻譯。這就給中英夾雜的表達方式一個繁殖的土壤,一個不小心,就會有英語單詞蹦到腦海裡面,讓原本的中文對話有了美國味道。所以這個任務,比我想像的要困難。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本身英語水平的提升也會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很多時候就是直接用英語思考,少了一個翻譯的過程。

工作中的部分,很多專業詞彙確實沒有辦法用中文輕鬆表達,在生活中,還是應該堅持自己的母語表達習慣。想好了再說,哪怕是說得慢一些也沒關係。我現在,是在我的腦子裡繃著一根弦,因為我知道:我不想成為我曾經討厭的人。

【YuhinChiu的回答(4票)】:

廣東人自小生活在雙語環境中現在還沒死是不是很值得慶幸

【美艷少女的回答(2票)】:

所以真正的雙語人好難當。我都不會用中文來回答關於自己工作的問題

【LeeSam的回答(2票)】:

我14歲出國,你說的這些習慣基本是我出國之後的頭3年很常見的習慣。殘酷的告訴你,你夾雜著說是因為你同時說兩種語言的時間還太短,在兩種語言之間轉換的經驗還不多。哪天你可以流利的做同聲翻譯了,你會發現你描述的問題根本不存在。

就拿你舉的幾個例子來說,

you know基本上可以用「呃」這個字來代替,exactly用「剛好」可以完美替代。effort都不翻譯只能說說明你太懶了,你說的「花很多effort」和中文裡「要想很久」是等效的。

你這幾個例子算好的,我見過最噁心的還有

「我們做過幾個case」(案例)

「待會把demo發給你"(演示)

「這是我們剛做的APP

【把三個字母分別讀出來】」(手機程序)

全部都是可以直接找到對應的單詞,居然還不翻譯。你要他換成中文他還說是在國外待久了,不習慣。這純粹是瞎扯,核心原因是英文太差了,一下才還沒想不出來中文的對應詞是哪一個。就和你一樣,才出國一年,對英語使用也僅僅是剛剛習慣,要熟練的翻譯需要對說話時的感覺有深入瞭解,才能在中文中找出等效的語句。

國內還一個每次看到了我都想吐的習慣,就是自創一些國外都不會用的簡稱,比如,某HR會說我把JD發給你吧,搞了半天才知道了是job description的簡稱。說成「職位描述"會死啊,何況JD這種簡寫在英文裡也沒有人用。我還見國某些香港學生說「我最喜歡做MC」,一問才知道是「Multiple Choice"(選擇題)的縮寫。話說你們知不道英語裡簡寫已經夠氾濫了,一般只要不是四五個單詞組成的詞根本不會隨便創造簡稱啊。你以為自己自己創建幾個縮寫就顯得你很專業了?

真正可以中英文夾雜的說的,應該是因為地區文化差異,在中文中沒有相對名詞的概念,通常出現在各種專業術語中。例如哪天高盛如果又推出了某個奇葩的衍生品,然後自己給取了一個名字,那這個確實沒有什麼翻譯的必要。你這種日常生活用語都中英文夾雜的,純粹屬於討打。

【HsuMax的回答(2票)】:

本來每個語言能夠精準表達的東西就是有限的,很多的東西都不能翻譯得很精準啊。。。所以嘛,多一種語言就多一些表達東西的方法,進而可以更精確更簡潔地交流思想,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

大家的例子那麼多,我來舉幾個我自己愛用的中英夾雜,看看是不是很難用純正漢語表達:

例子1: 我claim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 意思是我提出一個假設,而且我相信這個假設是真的,而且我可能等下會把這個假設證明給你看。當然,「他claim怎麼樣怎麼樣」,就是個比較消極的表達了,是說他表達了某個觀點但是沒有證明。。。(這個真的很難翻譯,因為美國人喜歡先claim一個結論再補充證明,中國人不喜歡這麼干所以這個詞都沒怎麼造出來)

例子2: counterpart就是「對應的那個人或者物體」,比如:「你的申請文件應該交給DGS (註:director of graduate study,系裡面的研究生主管),就是Herman的counterpart」(標準的中文可能是「就是那個學校做Herman這個工作的人」)

嗯,說到口頭禪,我倒是不說you know,我連說英語都不喜歡用這個。。。但是被人撞一下或者不小心做壞個東西什麼的一般會爆出一句「Oooooops」 (讀作 無普絲)

再講個段子:當年在法國上學的時候,大家地鐵上撞了別人什麼的都會說句對不起,法語叫Pardon(不是英語那樣「趴den」而是「八r動」),後來習慣了,回國坐地鐵,蹭著別人了也來這句"八...."一想不對,趕緊順勢念下去ba........o qian.....然後全車廂的人都看著我...

當然,保持用你會的各種語言表達這些思想的能力也是重要的,畢竟有時候還是要跟只會某種語言的人交流。

【王雲湯的回答(1票)】:

我是一個少數民族,白族。雖然沒有中英文雙語那麼高大上,但我確實是從小就在雙語環境中,而且是漢語白語任意轉換無縫對接啊。所以這種情況下,好好只說一門語言可以做到,雙語混雜著說也很平常,就是個習慣問題。不管怎麼說,我覺得這樣不會讓你任何一門語言退步,只是有些意思用某種語言能更好的表達而已,特別是情景需要的時候。第一次回答問題隨便說點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看到這個問題有點汗顏自己目前有些雙標了…。試著回答一下。

我學英語十年多,從小學六年級到現在大三,至少英語課都是全英教學。大學以後因為專業是翻譯口譯,自認為英語交流無障礙。高中同學很大部分在國外讀大學,曾經對一些小夥伴中英夾雜的說話方式十分十分鄙視→_→「英語誰不會啊,要麼我們全用英語要麼請好好說中文謝謝。」

直到我這學期在DKU(昆山杜克大學,可以理解為Duke在中國的校區)交流,才深刻體會到全英環境的浸染力╮(╯_╰)╭

最明顯的例子是,因為無論是課程群還是活動群,都有相當一部分外國人,所以即使是在微信群裡,無論語音還是打字都默認是英語。因此,當我收到國內同學的消息時,回復時腦內第一反應還是英語→_→如果當時身在IT Department或者Study Room這種環境音還是英語(因為工作人員都是外國人)的地方,相比中文,說英語確實更不需要思考。並且,當你生活中用英語自如聊天並且能適應和外國人開玩笑時,轉換真的需要費腦子…比方說我在跟同學轉述教授課上舉的例子,或是吃飯時跟A提起B跟我說過的笑話這種情況,如果原來說話的人用的是英語,轉述用英語就會比中文輕鬆,因為少了翻譯的過程……說實話,我一直在警惕不要中英夾雜,畢竟專業是翻譯口譯,如果以後在口譯現場冒出這樣的句子就……不可原諒了。所以我決定就算reading多到沒時間睡覺也要看看中文書……否則半年以後中文堪憂TAT

以下是出現這種情況的一些建議:

1、如果談話的對象受過良好英語教育,比如有留學背景或是外企工作背景,That's fine, just talk in English, then both of you would in comfort zone.

2、如果確定對方可以聽懂,但是不確定是否能用英語流暢表達,可以先表示歉意,說我一些名詞和習慣說法太久沒接觸可能會冒出英語,你要是知道中文怎麼說一定告訴我啊!談話就會愉快很多。

3、如果對方英語不好,提起四六級就一臉不堪回首……千萬不要什麼都不解釋就中英夾雜!別人最討厭這種人了!裝X!這種時候說話慢一點,即使嘴快冒出了英語也請立刻補上中文。you know that...how to say...come on~!(表達你拉倒吧,別這樣等語氣)等口癖盡量不要有!

4、就算冒出英語也要是連貫的詞組或是一個chunk(語塊)低級詞彙請不要夾雜,否則真的很招人反感。我現在還記得我高中時一個新東方老師在課上講的真實的故事:他在花旗銀行的實習沒做完就憤然出走的原因是,受不了廣東上司每天說話像這樣:「Simon啊,這個fire你記得給我copy一下哦,等下meeting要用的厚,千萬不要forget啊!」

以上╮(╯_╰)╭

【悶聲玩批判的回答(1票)】:

我被封印在多倫多讀書,現在切身感覺自己說母語的時候越來結巴了,因為很多概念是來這邊才接受到的,根本就沒想過他的中文意思是什麼,所以告訴我那個英文單詞,我腦中浮現的就是畫面感而非一個中文釋義然後再轉化為畫面感,比如跟我說token,我就想到那圓圓的小硬幣,和我說settlement我就想到一個大屋子裡一群工作人員在幫新移民做事情,所以很多時候和其他一樣說普通話的人交流起來經常卡住,因為我要想一想這個詞到底中文是啥,我知道我可以用英文說,但我不喜歡這種中英夾雜的表達方式,所以寧願卡一下。

還有更瘆人的是在微信上和人打漢字交流的時候,腦子裡很多怪念頭飄過,比如講到過去的事情就想給動詞加個ed啊,想給可數名詞加個s,兩個動詞連在一起希望後面那個屁股後面跟ing. 這時候就深深感覺自己的母語受到了"污染"。

【LeeAhri的回答(0票)】:

工作是外企 軟件公司

工作中所有的交流全是中英混雙的

就像很多很多人說的 最開始學的時候 就是英語的 你讓我翻譯成中文我都不知道怎麼說

而且IT行業比較特殊吧 畢竟所有的code還有系統環境裡很多文件

包括找一些資料都是英文的 中英混雙太正常不過了

【阿瑤的回答(0票)】:

有些詞語無法用另外一個語言表達出來

【LuJasmine的回答(0票)】:

正好複習到code這一章節,下圖是how mulitingual speakers decide which language to use,簡單易懂

定義:Moving between distinct languages, often within or between turns.Can be dependent on the context●where a speaker is (situational or domain-based)

●who a speaker is talking to (addressee-based)

『Code switching is a conversational strategy used to establish, cross or destroy group boundaries; to create, evoke or change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with their rights and obligations』. (Gal 1988: 247)

code-switch原因:●Only usually occurs if both speakers are multilingual in the same languages

●Language-specific lexis

●Topic-specific, e.g. bilingual in Arabic and English

●More likely to talk about Islam with Arabic?

●More likely to talk about school in English?

●To speak in a coded way

●For creative/artistic reasons

●To show affiliation with interlocutor – act of identity

【長沙吳家小三爺的回答(0票)】:

日語英語雙語。

日語看劇看得多,導致說中文特別願意倒裝句。

標籤:-語言 -雙語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