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早期投資 Sourcing 最大的問題是效率的問題?風投機構如何解決早期投資時的 Sourcing 效率問題?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說早期投資 Sourcing 最大的問題是效率的問題?風投機構如何解決早期投資時的 Sourcing 效率問題?

2019年01月1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熊偉銘的回答(24票)】:

很多基金都是用有產品經理背景的投資經理或者IT記者來source早期投資機會,但這種人脈資源總是有用完的時候。其實大量的sourcing工作還是要通過系統化的行業分析來完成。華創的做法是把關注點聚焦到四個大領域:金融服務、企業服務、教育培訓和消費升級。然後把這些大領域每年再繼續拆分成不到20個關鍵詞,每個關鍵詞代表一個具體的細分行業。並不意味著這些細分行業都是投資熱點,也並不意味著是熱點我們就一定能夠投資。但至少這些細分行業的基本研究工作我們都可以較快的完成,然後會得出一個初步結論,到底什麼是最值得投資的。然後再聚焦到具體公司上門,以及這些公司的競爭對手。所以總結起來基本上就是行業研究主導的地毯式搜索。我個人覺得cold call是最簡單最高效的engage方法。

我們的團隊其實是年輕人多,主力是88後。但這些年輕同事都不是BAT3出來的。他們的競爭力完全來自於自己的研究能力。每個同事都能夠在各自關注的領域裡面成為一名意見領袖,能夠與這些行業資深的CEO們對話,提出有價值的問題,並且得到對方的尊重。

我並不覺得VC是一個scalable的業務,所以最好是能夠控制基金規模,專注某幾個領域,能夠進行快速決策。這有點偏題了。但是從sourcing的角度來看,創業者本身就是處在高度流動性的狀態裡面,很多成功的創業者甚至會從B2B跳到B2C,甚至完全換行業。所以除非是天使投資階段,更多是跟人,在機構化的早期投資階段還是行業覆蓋有效一些。

【吳峰的回答(7票)】:

我說的更清楚些:這裡的效率指的是覆蓋的效率問題:比如說:

1、賽道選取的效率:你花了多長時間來判斷一個方向的投資價值?這裡就有個經驗和眼光的問題了,判斷錯了,往往就是巨長的時間和金錢的代價。

2需找賽手的效率:在賽道選擇好後,你如何能快速的判斷細分路徑,鎖定賽手?通過簡單的也要、複雜的手段也好。這裡就有差別了,菜鳥和老鳥的區別。比方說,菜鳥用cold call 估計要100個,才能碰到一個好的賽手 ,老鳥通過幾個電話,快速的鎖定行業前三,快速接觸。。。,但是這樣找出來的,往往價格很貴,因為好的,行裡的人都知道,沒有不對稱,只好拼價格了;絕頂的高手,一旦判斷這個方向的投資價值,在腦海裡一過,就能篩選幾個合適的人選,或者憑借和ceo的關係或者組建一個新的團隊,然後就可以拿到cofunder的溢價了,呵呵(實際上沒有這麼簡單哈)。

3、還想說的就是過濾信息的效率問題:現在早期基金,都是用一堆分析員(每個人得水平和判斷標準都不一樣)撲出去,每個人每週找10個20個案子回來,解決覆蓋率的問題,但是這樣MD就要面對信息轟炸的問題,極容易造成核心判斷力的失效,這裡就有個信息過濾的效率問題。

最後我這裡可以提供一個方法,每一個人都可以判斷下自己的souring的效率:

每一年裡,你看過多少案子(參會,包括cold call)?例會推薦過多少案子?投票通過多少案子?舉一個真實的美元早期基金一個投資總監的數據,一年看過240個案子(見過ceo),推薦了12個,投票通過2個。整體通過率不到0.8%。(這裡面其實包括兩個效率或者兩個抓手:1、在外面抓案子的能力(這裡就是12/240=5%souring的效率)2、在裡面推案子的能力(2/12=1.8%);通過分析這些比例就可以看出很多東西了:比方說你的sourcing的效率;在基金裡推動案子的效率。這個總監還是有很多提高的地方的。

【孫志超的回答(6票)】:

我個人觀點認為,效率不是最大的問題,重要的反而是思考的深入程度和自身的專業性。目前國內早期投資的機構實在太多,導致行業過熱或過冷的情況愈發嚴重。有的領域出一個好案子,如狼似虎一堆人撲上來;相反有的領域,幾乎沒人關注,有的人覺得還太早,有的人覺得已太晚。

投資經理,通常分幾個不同的產業領域,這些投資經理負責的領域,多數也反映了自己本身的經歷或人脈。機構或投資者個人的專業度,往往會影響其作為「投資方」的品質,這種品質的呈現,是相對於機構及被投資對像而言的。

好的投資者,其實包含了協助創業團隊的發展規劃以及更細節的瞭解,幫助規劃發展節奏和做決策時的考慮因素,同時也降低投錯的失誤率。當你接觸的投資機構多了,就會開始發現這個行業不同機構的專業程度落差其實很大。有一種機構是極偏重業務導向的,所以只要看到不錯的團隊,經過簡單的交流,就開始發term了——亂槍打鳥。對他們而言,可能效率真的是最重要的因素。

我們都知道風投分為很多種,分別提供或投資一個事業在不同階段的增資、融資需求。這一點,在其他問題中已有回答。

互聯網相關的投資,如果投資對了,獲利可能從數倍到數百倍,或是更多不等。但投資錯了,風險相對卻低上許多。一個成功的公司,往往是數倍乃至數十、百倍的獲利。網上每天都有很多這類的故事在發生,不需要我多做解釋。但venture(風險)這個詞很有意思,它跟adventure(冒險)很不同。Wiki上這樣定義 adventure:

An adventure is defined as an exciting or unusual experience; it may also be a bold, usually risky undertaking, with an uncertain outcome.

(冒險指的是一種很刺激、非比尋常的經驗;這指的可能也是一種大膽的、通常具高風險、不確定結果的事情。)

而風險投資(VC),指的則是:

Venture capital (VC) is financial capital provided to early-stage, high-potential, high risk, growth startup companies.

(風險投資指的是提供早期階段、或具高潛力、高風險、高成長特性的創業公司資金需求的投資機構。)

注意到了這段解釋中的「早期階段、或具高潛力、高風險、高成長特性」這四個特性嗎?風投事業發展至今,已經衍生出提供公司在不同階段的資金需求,所以早期階段不見得是風投的必要特性,然而其冒險、且願意承擔風險來換取高潛力、高回收價值的原生特性應該是不變的。

「要有賭性,才能投資這樣的產業。」有的投資人如是說。

NO!這是一個很公平的遊戲,但不是賭博。如果你去賭博,不管你投入再多籌碼,你也不曉得能不能賭贏,碰運氣的成分居多。但venture之所以叫venture,並非不做任何評估就貿然投資,而是在 VC在原先所擅長的風險管理與創業項目(startup)的潛力間,做出妥善的評估與平衡。

所謂隔行如隔山,很多投資人過去主要投資傳統行業或者是中後期階段,所以偏重在金融經驗,看財務報表、商業模式很在行,但是遇到早期投資,霧裡看花。

儘管現在天使投資如火如荼,但如果你的項目非常獨特和有前瞻性,你能接觸到的99.9% 的投資人都不會投資你,因為他們不懂你的事業。因為你最早能碰上的投資人,往往不是最專注於創新領域(相應也是獨立思考最深)的人,這些投資人拘泥於當前的市場狀態,只是一味地在搶案子,強調「效率」,不瞭解未來發展的變數特點,以致於只能用當前已被驗證的模式來評估你的事業的風險,而這樣評估出來的事業風險,往往是似是而非的;當然,指望他們瞭解你事業的潛力,那更是難上加難。

互聯網第一波高潮的時候,很多投資人連PV、AU都不清楚。相比起來,現在還是有很多進步的。

有一種不懂產業的投資模式,就是看人。不管他要做什麼,因為欣賞他、信任他,就讓他去做。這種方式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但依然屬於瞎貓碰耗子。真正有遠見卓識的風險投資是需要潛心其中,帶有一定極客特性的。如果你面前站的是畢卡索或梵谷,你怎麼知道他們的畫作未來是千百倍或數萬倍的價值?不懂得欣賞,又如何評斷畫作的價值呢。

每當國外發生一例併購案子,國內對應的領域立刻會被投資人圍上來。然而,這個估值事實上只是他們去合理化他們想做的事情,但很多人不知道這個價值是如何計算出來的,但他們說服自己標的有這樣的價值了(對創業者而言,他們也知道自己有這個價值) 。

假如你遇到對的投資人,其實並不需要解釋太多產業差異——因為他本來就懂。如果你只是有一個想法,想創業,他也不會劈頭就問你怎麼賺錢,而是詢問更多關於這樣的事業,瞭解為何會具有爆發性的說明。除了你的團隊以外,你對自己事業的說明就是他評估潛力的重點。

既然很多投資人其實是不熟悉相關產業的,但是管理投資基金也有其壓力,一個投資基金成立,通常設定了一定的年限或不同程度的里程碑,所以投資經理也必須要不斷的尋找可能投資的標的,也有業務壓力。所以不熟悉產業的投資人,就是亂槍打鳥,交差了事;好的投資人不見得只找你談投資,就算投資不成,也可能因為欣賞你的團隊而引介合適的合作對像或人脈。

勤於跑案子,但不願意靜下心仔細思考,是很大的弊病。比如說投移動應用的人非常多,但很少人關注變化,甚至一些最基本的趨勢。

智能手機的應用,本質就兩類:功能、網絡。跟手機功能關聯度比較高的,比如電話、短信、拍照、GPS相關的應用。跟上網需求貼近的就多了,例如:

社交:分享、動態更新等

通訊:聊天、Email等

工具:日程、Maps等

娛樂:音樂、遊戲等

……

但隨著應用越來越多,最終會形成若干入口。而入口需要具備幾個特性:

個人化,而且會隨著使用習慣或興趣而改變。

消耗用戶時間。

以「人」為主要節點。

可以很明顯看出,微信正在幹這件事。

每個人可能都會裝很多應用,但經常使用的,也許一開始是10個,後來慢慢就會變成7個、5個。依照不同人的使用習慣,最經常使用(每天都會開啟、花很多時間駐留)的app,那麼這一個app則可能是一般人真正的入口,依附著這個入口將會產生自己的「生態圈」,而「個人化」則是入口的最大差異。比如說屌絲有屌絲的「應用組合」、宅男有宅男的「應用組合」、金領有金領的「應用組合」、外圍有外圍的「應用組合」。這些應用不見得是同一公司開發,但他們擁有共同的口味和調調。就像社交的發展會向兩極化的矛盾發展:某一群人(如青少年)不那麼在意隱私,另一群人則更注重隱私。

隨著用戶使用手機的時間漸漸從碎片化發展成塊狀乃至帶狀的單一系列應用,焦點應用群會隨每個人的興趣及時間改變。所以各種應用間比較的不再是服務或吸不吸引人來下載,而會漸漸往如何佔據更多使用時間、建立回訪率為主要的競爭態勢。這方面,遊戲是典型。

再接下來如果網絡條件得到改善,提供更快獲取速度和體驗速度(這個速度指的是同單位時間裡提供的體驗質量)的內容、影音、娛樂將是未來攻佔用戶時間的主要方向。

而再再未來,聯網將不再只是手機的專屬權利,更多用戶經常接觸的移動裝置乃至固定裝置都可能聯網,將會促使更多元的應用誕生,同時,各種隨身通訊的困擾也會愈多。這當中的機會,總是存在他們該在的地方,並不隨潮漲潮落而發生改變。

以上這些最基本的趨勢,恐怕一些在各種場合都能見到的所謂「勤跑場」的sourcer從來都不願意去深入思考思考。

話說回來,真的懂互聯網的投資人,再明白不過「效率」的作用,決策速度不可能太慢。如果真有長遠眼光,總會發現有潛力的項目,絕對無需懼怕其他同行的「效率」。

標籤:-風險投資(VC)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