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籐忠雄是誰?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安籐忠雄是誰?

2019年01月1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豬小寶的回答(273票)】:

我是安籐老師的腦殘粉。

很久以前在網上寫過一篇關於安籐老師的書評,現在看來,不堪卒讀,寫的太中二了。不過後來我在書店看見一本叫《安籐忠雄的建築迷宮》的書,裡面的序言居然還引用了我寫的東西,只不過,我變成了「一位不知名網友」。

建築師有很多種,就像藝術家也有很多種。有些建築師,比如路易康,高山仰止,但可能他的粉絲都是建築師同行,懂的人非常喜歡,不懂的人看不出哪裡好;有些建築師,比如高迪,則是超越了建築的範疇,雖然這可能不是他的本意,本來好好的一個建築師,淪為了文藝青年們的符號。

在這麼多建築師裡,安籐老師算是最特殊的幾個之一。他的建築會講故事,但他本身的故事同樣精彩。

自學

提到安籐老師,相信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會是這個。作為一個要求非常高的職業,很少有優秀建築師是半路出家的。而安籐老師,不僅僅是半路出家,而且是自學成才,而且甚至連大學都沒上過,純自學,最後居然還拿了普裡茲克獎。這幾乎是現代建築史上的傳奇,估計今後也很難有人可以復刻。

考慮到安籐老師還是個日本人,在非常注重師承關係、學歷文憑、論資排輩的日本建築師界,安籐老師依然能夠脫穎而出,不得不讓人佩服,有的人就是可以在通往牛逼的道路上一騎絕塵。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禪寂

當然,安籐老師闖天下,靠得不是自己的熱血經歷,而是真本事。安籐老師的作品,很好的回答了現代主義和地域主義的問題。安籐的建築,既是現代的,也是日本的。材料是鋼筋混凝土,建築是現代主義,但是一看,就知道這是日本建築,一進去,就知道只有日本人才喜歡這房子。這就是安籐老師的本事。

就拿安籐老師的成名作「住吉的長屋」來說吧。清水混凝土,沒有任何裝飾,連空調也沒裝,冬天摸上去要多涼有多涼,中間一個開敞天井,臥室在樓上,衛生間在樓下,下雨天要打著傘去上廁所,除了通氣口,沒有任何外窗,全部的采光都來自這個天井。這樣的房子,說句實在話,只有日本人能住。

建築也像人,也有自己的性格。有的像花枝招展的姑娘,有的像活潑可愛的小孩,還有的像鄉村殺馬特的洗剪吹。安籐老師的建築,尤其是早期作品,就像傳統的日本人,堅韌,禪寂,剛強,半點都冒充不來。嫌這房子不舒服,正常,因為不是日本人。某種意義上,要懂安籐的作品,你得懂櫻花,懂茶道,懂俳句,懂枯山水。

柯布

安籐老師是柯布的腦殘粉,年輕的時候去歐洲遊學,目的就是去朝拜柯布本尊。結果剛出發,柯布就仙去了,這個實在是安籐老師的終身憾事。安籐老師幾乎每次講座都要講,他把他的愛犬命名為柯布,紀念自己從沒謀面的導師。

有很多建築師都有點像柯布的接班人,安籐老師也算一位。柯布早期是白色時代,後來是狂野風格,安籐一直是清水混凝土,看上去不一樣,但其實骨子裡很像。尤其是好些早期作品,簡直是赤裸裸的致敬。

安籐老師還為柯布出了作品集,叫做《柯布西埃全住宅》。他跟他的學生們收集了各種資料,整理繪製了柯布老師所有的住宅作品,包括建成的,也包括沒建成的,並且還都做了模型。這本書就是對這些圖紙和模型照片的收錄。什麼叫真愛,你們懂嗎?

宗教

早期安籐老師以小住宅出名,後來做了很多成功的宗教建築。風之教堂、光之教堂、水之教堂三部曲,還有蓮花池下面的那個佛堂,都是非常好的建築。尤其是光之教堂的那個光十字架,光是看照片,就足以擊穿很多讀者的心靈。

安籐老師的這些宗教建築,同樣也是現代主義風格,沒有任何仿古成分。但是,骨子裡它還是教堂,一看就是。比著葫蘆畫瓢,重建一個哥特式的教堂,重建一個大雄寶殿,那不算本事,做一個現代主義的建築,但是一看就是教堂,一進去就是那個味道,這才叫本事。

執著

安籐老師對待事業那真是堅持到底,他自己寫了本書就叫做《安籐忠雄連戰連敗》。他當初做六甲山坡地住宅的時候,發現坡頂上有一片某企業的舊宿舍區,已經破舊不堪了。他回去就給人家設計了全套的改建整修方案,然後跑去找他們老闆。老闆一看,瘋子一個,我用你設計啦,直接就轟出去了。後來,阪神地震了,這片居民區急需重建,老闆瞬間就想到了安籐老師,這個項目就這樣到手了。

還看過一個紀錄片,細節已經記不清了,但是印象很深刻的是,安籐老師把他的員工叫過來,拿著一塊瓷磚一陣臭罵。為什麼衛生間的水管位置不在瓷磚的接縫處?!為什麼?!難道要在瓷磚中間鑽孔走水管嗎?!啪!!!直接把瓷磚摔桌子上。

還有一個關於 4x4 住宅的紀錄片,裡面的施工隊澆築二層混凝土牆的時候,模板發生了移動,結果二層牆體脫模之後不那麼完美,跟一層牆體有點錯位。安籐老師看了之後,二話不說,砸了重做。(多謝大家指正,我記錯了,最終沒有重做。)

戰鬥

安籐老師年輕的時候,還沒有當建築師的想法的時候,當過木匠,還當過拳擊手,當然成績不是特別理想。但是可能這段經歷帶給了他別的東西,比如戰鬥精神。

這不是我說的,這是他自己說的,他在自己的書裡時不時的就留露出來。霸氣側漏,攔都攔不住。他說一個人要像一個游擊隊一樣,要時時刻刻跟社會抗爭。體制、學歷、官僚、慣例,這些都是渣,只有戰鬥到底才是真的。

我二十歲出頭四處旅行時,就在想,這個國家真的可以這樣嗎?對社會或權力的問題也思考了很多。這些現在都成為我做建築設計的動力,即使有一時的不順利,在憤怒還沒有消失之前,就想「再努力一把也許就……」這也許就是我擺脫不順利的方法吧。

看看,這就是他的原話。所以,他一直在戰鬥,他的建築也在戰鬥,個個都是戰鬥在都市環境裡的混凝土小堡壘。來找他的業主,大多數被嚇跑了,剩下的,都是樂意跟他一塊兒戰鬥的人。

最後

建築師是靠作品說話的。幾張照片,看看安籐建築是什麼樣子的。

圖片來源

Architecture Photography: churchoflight_naoyafujii (101289)

AD Classics: Koshino House / Tadao Ando

carlhansen.com/emag/ema

AD Classics: Church on the Water / Tadao Ando

【臣胥的回答(37票)】:

他。

日本人。

長相乃平凡。

教父級建築大師。

代表作品—光之教堂。

曾設計上海國際設計中心。

現七十多歲,成名四十餘載矣。

家貧,當過貨車司機,練就好車技。

曾混跡職業拳壇拿過金獎,深藏功與名。

一身疙瘩肉,百無聊賴;腦洞大開自學建築。

游世界訪名師,苦心鑽研,游離於主流圈子之外。

十年磨一劍終自成派系,祭出無上寶器—清水混凝土。

哈佛,耶魯,哥倫比亞,東京大學等客座教授,誨人不倦。

眾云:安籐忠雄的作品具備精神的力量,他用建築與世界抗爭。

清水混凝土的大棒一次次揮舞,擊打著摩登時代中消費文化的浮誇。

1995年春,一舉拿下普利茲克獎——「建築界中的諾貝爾獎」,蜚聲世界。

他曾說:光賦予美以戲劇性,風和雨通過他們對人體的作用給生活增添色彩;

建築是生活的原點,或者說是生活的容器,唯有建築才是參與社會的最有效手段。

——

巨匠。

詩人。

導師。

教父。

旗幟。

就醬。

——

【楊東奇的回答(5票)】:

一個拳擊手

【廖天一朗的回答(2票)】:

安籐粉怒答!

【寫在前面】:這是無意間發現的8年前一篇關於安籐先生的文章,覺得甚好;稍加整理,再附上一些自己鍾愛的安籐先生作品的圖片,作為新書《安籐忠雄》的鋪墊。

一.

【安籐忠雄事務所的成長歷程】

「我出生並生長在日本,我在日本工作。」1969年,一位完全依靠自學而取得開業建築師資格的年輕人——安籐忠雄,在他的家鄉大阪正式創立了自己的事務所,開始了建築事業的草創生涯。這與當時一般人的想法不同,因為人們普遍認為在東京開業更容易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安籐最早的設計只是一些傢俱、室內裝修和木構住宅。他的第一個任務是為一對年輕夫婦帶一個小孩的三口之家改造一處舊宅——富島邸。頗具戲劇性的是,當這個改造項目完成時,這對夫婦又生了一對雙胞胎,所以改造好的房子又不夠一個五口之家住了。為此,他們對安籐開玩笑說,你應對此負責。安籐後來自己買下了這幢房子,並將其作為自己的辦公室——大澱工作室Ⅰ。這幢建築前後分三個階段建成。最早的一部分,即老富島邸建於1971年;第二個階段,1972年由安籐設計,用鋼結構使建築增高至五層;在這之後,又對它旁邊土地上的建築物進行了加建。其後,又經歷了多次內部結構改造,最後才被位於大阪車站附近的、安籐事務所今天的大澱工作室Ⅱ所取代。

安籐建築事務所今天的工作室地下兩層,地上五層,與一個通高達五層的中庭組合在一起,形成複雜多變的室內空間。頂部的天光透過天窗滲射進建築,並留下深深的投影。中庭空間除了用作組織周邊空間以外,還偶爾兼作講演廳,安籐經常站在樓梯上向事務所其他成員講「經」論「道」。這種復合功能的導入使工作室環境更具刺激性。安籐自己曾這樣描述到:「一個向上逐層擴大的中庭空間穿插到地上五層的建築中,經由一個彎曲的樓梯通向高低錯落的各層空間,而每層都有一個通往書架的小平台。」從功能上講,二層基本上是繪圖用的,底層是安籐的辦公室和會議室,辦公室由他的妻子管理,她同時又是他的私人翻譯。此外,還養了一條愛犬,並取名為「勒.克布西埃」。

事務所常年保持在20人左右,另外還有一些臨時幫忙的大學生。其具體工作方法是,由助手將安籐的概念草圖繪製成工程圖,在施工過程中,每一項目均由安籐本人和一名助手組成的二人小組共同負責,一旦項目開工,他們就放棄休息時間直至完成。

安籐的設計活動始於1970年,他在日益變化的城市環境中,為創造人們生活的空間而不懈追求、奮鬥,並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處理建築的方式,即遵守邏輯性和場所的條件,並且是自律的、不受環境改變影響的,最終他獲得了成功。他用位於大阪擁擠地段的一棟小住宅建築——住吉的長屋設計,實現了在極其不利的外部條件下的建築自律性。「這個小住宅是我後來作品的起

點,它是我值得紀念的建築,也是我所鍾愛的建築之一。這棟房子是三幢聯立住宅中間的一個矩形插入體。我的基本構思是楔入一個混凝土盒子,並在其間創造一處世外桃源,和一個由多樣化空間和動態直線組合的簡潔構成。」該建築1979年獲得日本建築學會獎,是安籐早期最優秀的作品,正是它使他日後逐步走向了世界。

70年代末設計的六甲集合住宅Ⅰ,則使安籐超越了住吉長屋中那種禁慾般的簡約性,證明他同樣可以像盧斯一樣,運用幾何性設計創作出令人歎為觀止的豐富形態。

80年代是安籐獲得國際聲譽的時期,也是他的建築事務所開始獲得紀念性公共建築設計機會的時期。在光的教堂、水的教堂、水御堂、姬路兒童博物館等一系列作品中,安籐用非凡的設計才華,賦予看似冰冷的混凝土建築以內在的精神和他對自然的獨特理解。

90年代起,安籐逐漸走向事業的巔峰狀態。他的設計也開始走向歐美,並對西方產生實質性的影響。特別是90年代中期以來,安籐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境外項目委託,可謂應接不暇。安籐自己說:「就現在而言,在國際上做項目已經沒有問題,這得感謝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每天早晨我一醒來就去看堆積在一起的國際傳真件,這當然很辛苦,但也很有趣。」安籐先是為 90年代起,安籐逐漸走向事業的巔峰狀態。他的設計也開始走向歐美,並對西方產生實質性的影響。特別是90年代中期以來,安籐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境外項目委託,可謂應接不暇。安籐自己說:「就現在而言,在國際上做項目已經沒有問題,這得感謝現代通訊技術的發展,每天早晨我一醒來就去看堆積在一起的國際傳真件,這當然很辛苦,但也很有趣。」安籐先是為美國芝加哥一客商設計了一幢住宅,接著又在巴黎為一位著名設計師設計了一個研究室,同時他又分別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和美國舊金山做了美術館設計方案。

1992年安籐為西班牙塞維利亞世界博覽會設計的日本館,證明他除了善於運用混凝土材料外,在木構建築設計方面亦具有很深的造詣。其後,安籐又分別在德、美、法、意大利及瑞典等國承接了重要的設計項目。1997年安籐參加美國得克薩斯州福特沃斯現代藝術博物館國際設計競賽,中選並定為實施方案,它標誌著安籐從本土走向世界的事業生涯邁出了堅實的、並且預示著他未來發展的重要一步。同時,他又到包括哈佛、普林斯頓等一些著名大學授課講演,並且獲得了包括普利策建築獎在內的一系列國際大獎。

所有這些都足以說明,安籐取得的成就具有很高的「含金量」,特別對於一名憑藉自學成長起來的建築師就更加難能可貴。

二.

【設計理念的先行者】

與當代其他建築師相比,安籐的建築設計過程似乎有些「古典」,或者說是「傳統」。他的事務所迄今為止,一直還是堅持一種傳統的藝術家工作室機制。看安籐設計,很容易就讓人想起西班牙建築師高迪、賴特或是柯布西埃用6B鉛筆作構思草圖的情形,而一個偉大的構思可能就畫在信封背面或是餐巾紙上。一般來說,人們考察一位建築師的貢獻和設計成果,可以有幾個方面的考慮,第一,他是通過什麼過程來創作作品的;第二,觀察其設計創作的活動,以便直接地評判其設計過程的性質;第三,觀察建築師本人,並瞭解建築師屬於哪一種類型的人。

按照心理學觀點,建築師的主要問題是設計概念的「創造性」。通過對歷史上許多建築師設計思維案例的研究,人們認為建築師必須具有五種思維方式:

1 理性思維(地形特點、資源利用等);2 直觀的或創造性思維;3 價值判定(據此處理設計中不同的矛盾);4 空間組織能力;5 表現技巧。

而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上述思維往往高度綜合,難以肢解,安籐的設計就是如此。

有人曾問安籐,決定一個建築設計概念需要多長時間。安籐的回答使他大吃一驚,「這只是片刻而已」(Just a matter of minutes)。安籐決定一項建築物(包括部分和整體)的設計,只需片刻功夫。從探尋基本思路到作出決斷的整個過程是如此之快,乃至是瞬間完成的,而這種決斷並不僅僅是針對結構和材料,而且還包括規劃和細部。它是按照一個絕對性和純粹性的理想模式建立起來的。在他那裡,設計過程是不能分解成階段的。即是說,他並不是像通常做法那樣,首先通過功能分析決定平面,然後轉移到對部分的空間塑造,最後再決定整體的建築構成。他的設計從一開始,就以一種視覺和空間的概念和一種更高層次上的思想理念決定所有東西,直到設計的最後階段,他或他的助手花

費大量時間以圖的形式決定這種概念,而這種繪圖工作簡直就是一種體力勞動。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安籐是接到設計任務

後就立即決定概念的。事實上,他要經過相對較長的時間的「準備」階段,他會等待概念清晰足以表達的一剎那。通常,如果任務不是很急,他要等候至少一年時

間,或許兩年。在這一階段內,他只是思索,踏勘基地,並不作出具體研究,也許他會讓他的助手在給定的設計條件中先提供設計概念,每一次接到新任務時幾乎都是如此。安籐利用這些任務作為助手們設計鍛煉的機會。他認為,在一個設計機構中教育和研究是最基本的。當安籐這樣做了,就會全身心地去等待他自己設計概念清晰的那一刻,一旦這一時刻來臨,他立即迅速畫出草圖,正如上所述,決定他的概念只是極短暫的時間。

一種完全的、完美的概念對於安籐是非常清晰的。這種部分與部分、部分對於整體的聯繫同樣可以滿足阿爾伯蒂曾闡述過的古典美學思想,也就是說安籐作品中各個部分之間的和諧達到了這樣的程度,即不能增加或刪減任何東西,否則就糟了。因為「他已將所有給定的條件考慮在內,所有不需要的部分已經得到限制」。

然而,他與阿爾伯蒂的觀點也有顯著不同,阿爾伯蒂認為這種聯繫(和諧)決定形式,而安籐認為它決定了空間,一種純化了的和具有完美特點的空間,而這種空間是因地、因時、因材制宜的產物。應該說,對於概念、抑或更確切地說對設計理念的喜好和追求在許多建築大師的創作中都是共通的,只是形成方式各有特點。

例如,作為設計的源泉,柯布注重踏勘現場基地並強調有「重心」的群體環境;賴特注意氣候和地形;密斯則把材料、資金和施工技術作為可資利用的資源,並以後者去進行調整。而他們(包括安籐在內)心目中都認為,解決建築問題有一個「最好」的和「最理想」的途徑,且應在設計中一直到底。

實踐中,大師們為了達到他們的這種理念,往往聽不進業主和用戶的要求和想法,而是採用一種強制性的「決定論」的設計過程。甚至不管其是否真正願意,就把自己的意志強加

給業主。賴特在設計流水別墅的過程中,當他得知業主考夫曼請了工程師來審查他的圖紙、並提出8條意見時,勃然大怒,差點將圖紙全部收回,並揚言說,「考夫曼不配得到這幢別墅」;密斯設計的范斯沃斯別墅亦同樣如此,密斯只顧自己對精緻、純淨的設計理念和美學價值的追求,而對作為別墅的基本功能——適居性和私密性卻掉以輕心,最後密斯與別墅用戶——女醫生范斯沃斯的爭執還訴諸法庭。安籐在這方面走得更遠,如果他的設計思想和「空間」理念與用戶相左,他首先會竭力說服用戶去接受他的觀點,如果用戶拒不接受他的觀點,安籐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會拒絕做這個項目,而不是尋求一種妥協的解決。不少人曾經批評過他這種類似於密斯的高壓專橫。

作為實例,著名的六甲集合住宅的選址就是安籐建議的直接結果。當時,業主曾提供兩塊地選擇,而作為首選的是一塊緩坡,而另一塊則是緩坡後面的60度陡坡。安籐最後說服業主,挑選了後者。

在安籐設計意大利特拉維索的貝納通研究中心時,也同樣經歷了一個說服業主的過程。貝納通研究中心是對一組現存的17世紀貴族府邸建築的改造和擴建。現存建築包括一幢帕拉第奧的別墅、「L」形裙房和一座教堂等。安籐這次所做的是一所面向21世紀的藝術學校。它將容納來自世界各地的100位學生,涉及的藝術門類包括音樂、繪畫、雕塑、工藝美術和建築,他們都有獎學金和學習選擇的自由。根據項目任務書要求,安籐設計的貝納通研究中心包括一個同時穿插到新、舊建築中的地下部分,並修復帕拉第奧別墅的室內。人們可以先進入舊建築,然後從新建築中出來,地面上長長的柱列,給人一種文藝復興時期修道院的心理感受,而在當年柱列本身就喻示著是一個學習場所。「我希望我設計的這座建築能擴大在時間長河中的人類的記憶」,安籐如是說。

貝納通研究中心是在一具有強烈而特定的歷史文脈背景中完成的。但在設計過程中,當地文物保護部門,包括業主貝納通本人開始曾一度不接受他的橢圓形幾何主題,因為他們希望忠實地去修復和改造原來的別墅,並尊重別墅的建築風格,但安籐反覆舉例說明,橢圓是歷史上任何時代都使用過的主題。最終安籐力排眾議,堅持了自己的主張。

三.

【別具一格的工作方法】

在安籐事務所的日常工作中,安籐和他的助手們並不討論概念。安籐通過直覺感受到的概念之交流,從來就是單向的,且是不聲不響實現的,他的助手們全力傾聽安籐的聲音並關注他雙手的運動,就像他們做筆記那樣生怕漏掉什麼東西,一次又一次,安籐問他的助手一些問題,以瞭解他們到底領會了多少東西,就這樣,他們理解了安籐的概念,而後他們將其貫徹到工程中去。通過這種學習和教育,他的助手們獲得了一種對新任務性質的理解,一旦真實工程開始,安籐就讓一位助手去負責這個項目。

安籐相信對於從事一個建築項目的工作來說,最好是一對一(即安籐和他的助手)關係,這樣,他就可以看到一個人怎樣去面對過程中出現的所有問題,從起始階段一直到最後階段、工程監理以及建築完成後的運營維護。他同時宣稱,「我的事務所拒絕系統化和現代化,我們採用的是一種工匠式的工作方式,即一切事情都應由手來完成,我決不做我所不能直接駕馭的事情。」

安籐經常自問,作為一位建築師是否幸福。他說:「我真正高興的是用自己的雙手來製作作品,但卻無法親手建造我自己的房屋,每當我把圖紙交給工匠時,我就開始擔心,因為我自己不能參與到實際的房屋建造過程中去。」

如果今天仍然能像文藝復興時代那樣,由有權勢和財力的贊助人提供項目任務的話,安籐肯定會試圖由自己來做一切事情。安籐事務所堅持的特殊工作方式和研究室體制及其主導這一體制的強烈個性,就讓人聯想起意大利「人文主義時代」藝術家的工作室。

然而,安籐的設計雖然是「理念先行」,但也並非人們想像的那樣是藝術至上,他對建築作品中所採用的技術和材料都有極其嚴格的要求。正如日本一位建築史學家所察見,「工業產品的特性可由科學方法來分析和認識,安籐科學審慎地駕馭了這種混凝土與鋼筋的組合。他能夠提出他所想像的產品,儘管通常認為,離開形式來以一種簡明的方式去駕馭鋼筋混凝土的質量以及去理解它所能做成什麼樣子是困難的。於是,他情感上的設計產品通過一種基於科學的技術而生效。」密斯也曾指出,「當技術實現了它的使命,它就昇華為藝術。」

安籐事務所的工程圖也是極其審慎且準確地得到製作的,甚至可以說是近乎完美。只要是看過GA雜誌為安籐建築事務所出版的兩期施工詳圖專集的人,就一定會為那些圖紙的精緻、精確和精美所傾倒,彷彿它們都是由一台繪圖儀製作出來的。除此以外,事務所以文件形式將許多建築說明與建造承包商交流聯繫,值得指出的是,安籐的圖紙表達基本採用的是一種手工製作的方式,而無論其造價或是施工期限是否允許,其結構是科學的,並不存有含混性,每一件事情直到細部都能得到邏輯的解釋。

1995年1月阪神大地震時,安籐事務所在這一地區的30多幢建築作品無一遭受破壞,包括位於震中地區淡路島的真言宗本福寺水御堂和六甲集合住宅。這足以說明安籐對於建築技術和規範要求是非常細緻謹慎的,他亦由此獲得了「有備而來」(Be prepared)和「小心謹慎」(Be careful)的讚揚。

四.

【追求理想的苦行僧】

安籐20多年的建築生涯,經歷了日本80年代到90年代的「泡沫經濟」時期。就在這一時期,日本土地價格暴漲,出現了對房地產的投資熱潮。當時的日本,被人們認為是「建築最容易建成的國家」。但即使如此,安籐亦從未屈服過流行的商業思潮,執著地實踐著自己的建築理想。

在安籐所完成的方案設計中,其中有些因思想和理念的超前而沒有得到實現。如1976年設計的岡本住宅方案。此設計中,安籐試圖通過一個簡單的網格實現一個極其豐富而複雜的迷宮般的空間。「我認定要把複雜、模糊的人性注入到理想的現代主義建築簡單、秩序化的形式中;在有機的自然界中獲取一種抽像的幾何性的反應。」遺憾的是,由於技術操作的困難、建築法規以及經濟方面的制約,這個方案未能得到實現。但是,醞釀於當時的建築理想和設計概念,幾年以後在六甲住宅Ⅰ中獲得了實現,並在更大規模的六甲住宅Ⅱ中得到發展。

1985年的澀谷(Shibuya)項目,則表達了安籐希望在「乾枯」的現代城市環境中創造一個「具有活力的文化空間」的強烈意願。這個意願在後來的中之島項目中得到了進一步發展。儘管澀谷項目並沒有實現,但他仍然非常珍視這個成果。安籐指出,「建築師的激情越多,他就越有可能脫離現實條件的制約,或者說,社會就越有可能拒絕接受一個真正具有活力的方案。……如果一個建築不能得到實現,建築師應該保留他的超前思想,它會在別地變為現實。回顧那些未能實現的方案,我意識到所有的思想都是推動我不斷前進的力量之源。」後來安籐在談及阪神震後住宅重建方案時又說到,「如果社會不接受它,我仍要發展我的想法,並去完成心目中這個夢想。柯布西埃許多提案都沒有實現,但我認為他是值得人們崇敬的,我將在這一方面向他學習。」

總的來說,安籐是一位具有強烈個性特點的建築師,他採用的基本上是一種「自上而下」的設計過程。從起始的場地踏勘、建造的外部條件分析到設計概念形成;從文件製作、圖紙完成到工程施工的每一個環節都首尾連貫,一脈相承。他總是審慎而充滿熱情地用建築去實現自己的理想,表現出對自己設計理念和價值的堅定信念和執著追求。也正是憑藉這一點,安籐取得了世人矚目的巨大成就,逐漸成為新一代的建築大師。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清水混凝土的流行主要功勞來自於安籐忠雄

【谷谷的回答(0票)】:

日本著名建築大師,曾獲普利茲克獎,最著名的應該是光之教堂了吧

【EchoHuang的回答(0票)】:

梁靜茹《崇拜》MV取景的教堂的設計者。這樣介紹應該蠻好理解的。

水之教堂。是他三個著名教堂之一(光之教堂、風之教堂、水之教堂)。

MV裡看到的教堂的材料就是傳說中的清水混泥土。很素。

他本人是有名的日本建築設計師。有趣的是他年輕時是職業拳擊手,用拳擊比賽得到的獎金遊歷各國,在有利過程中積累了很多,後來才成為建築師的。

【老師傅的回答(0票)】:

一個拳擊圈子裡和泥巴和得最精妙的大師。(我是他的粉)

【大木的回答(0票)】:

建築大師先例作品分析必出現的一個人。。。

【薛龍的回答(0票)】:

我學校北邊那個大JB就是他設計的。。

【妖瞳的回答(0票)】:

如今,看見裸露整齊帶著四個小孔的混凝土結構,就能想起的一位建築大師,光影高手。

【假裝是鯊魚的回答(0票)】:

建築旅行的概念就是他提出的

【陳有用的回答(0票)】:

推薦兩本書,有很多安籐忠雄的自轉色彩,看完你就知道安籐忠雄是誰了。

《安籐忠雄論建築》《安籐忠雄屢戰屢敗》…特別是第一本,在我大學時期人生觀建立過程中曾給過我很大的幫助,私以為很適合年輕人讀。

ps 題主想知道什麼問題的時候,為啥不先度娘一下呢?把問題提得具體一點也好呀。

當年我想瞭解安籐的時候,找了學校圖書館裡所有關於他的書,作為多年文科生,硬著頭皮也看了一些結構學和建築學入門的書。

題主真的迫切想知,有大神回答也是好的,可是錯過了自己挖掘這個痛並快樂著的過程。好可惜~

【Harbor瓜的回答(0票)】:

會建築設計的日本人

【李佳陽的回答(0票)】:

取日本傳統文化與現代主義西方建築二者最大公約數進行設計的新地域主義建築師。被西方認可的主要原因我覺得還是其在本質上的秉承西方現代主義價值觀。

【趙錢孫李的回答(0票)】:

學建築的沒有不知道的

標籤:-日本建築師 -安籐忠雄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