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一、松本清張、京極夏彥、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相比較各有怎樣的優缺點?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乙一、松本清張、京極夏彥、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相比較各有怎樣的優缺點?

2019年01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黃奕飛的回答(13票)】:

謝邀,松本清張的《死之枝》沒有看過無法作答,其他的稍微談下看法。

京極夏彥:

《不如去死》是我看到京極作品裡最沒感覺的一部,主要原因可能是脫離了其一般作品氛圍後,不太容易受到感染。

《百鬼夜行》其中並不多「囉哩囉嗦的說教」啊(為防印象有誤稍微翻了一下),主要是一些京極堂系列主線中的配角養成,正常的番外篇感覺。而如果說正篇中「囉哩囉嗦的說教」,其最大的好處就是讓你陷入「這裡並非此世」的京極堂系列氛圍,而大多數情況下這個氛圍是直接和案件相關的(動機etc)

東野圭吾:

順序應該是先白夜行,後嫌疑人X。

從放學後到白夜行:這個階段,我的個人看法是東野已經部分放棄了「我是一個推理小說作家」的自覺,同時把寫作手法磨礪的更好了,這兩點都更利於他寫出《白夜行》這樣的精品。另外就是瞎猜,在《白夜行》之前的《惡意》,應該會給東野一定的」一個好的idea可以輕鬆撐起一部小說」信心。這個階段應該是各方面都有可觀察到的量變進步。

《白夜行》到《嫌疑人X》:我不認為東野在這個階段出現了什麼顯著進步,嫌疑人X更像是寫了那麼多本突然爆了一次種。

綾辻行人:

好像沒啥了。但我覺得不能試圖用他最爛的作品評價一個作家……

乙一:

當然有,整部GOTH斷掌難道不都是一直在各種誤導你?我不太清楚怎麼解釋,但幾篇綜合起來營造出的非日常感(和森野妹子……)應該算是這部的精華了吧。

比較:

幾位的年代、類型以至風格差距都有點太大了,以下作為讀者層面,主觀判斷:

高可讀性作品數量:京極>東野>=乙一>綾辻>松本

精品比例:乙一>=京極>>東野>綾辻>=松本

上限:東野>=綾辻>=京極>乙一>松本

下限:乙一>京極>>東野>松本>=綾辻

……從點與線之後我就沒改變過黑松本清張的立場。

【在城闕兮的回答(21票)】:

很抱歉沒有看過松本清張的書,不能評價他的作品(其實是提不起勁來看orz)

東野圭吾,文風犀利簡練,合大眾胃口,讀來讓人感覺流暢爽快,這或許是他的書暢銷的原因之一。同時非常高產,高產的結果便是作品質量參差不齊,所以會導致有的讀者看了一兩部他的作品後會覺得「這就是暢銷作者的水平?太一般了。」事實上的確是有的作品水平一般。

個人總結東野圭吾的特點:

1.簡練,極少有廢話。高中時看他的第一本書是處女作《放學後》,當時鮮少接觸推理小說的我眼前一亮,覺得這薄薄的一本居然真的通篇沒有一句話是無用的,每一個迷之情節在最後都會派上用場。於是我想著「啊,原來這就是推理作家啊。」當時的我還會去看森博嗣的作品,但是並沒有這種感覺。其精簡還體現在諸如《嫌疑人X》上。

2.深深的恐女症。《聖女的救濟》、《白夜行》、《幻夜》、《綁架遊戲》,都塑造了一個蛇蠍美人形象的女主。反正只要是和男主或被害人確立過戀愛關係or性關係的,都是這種類型的女人。不知道東野以前是不是被心機婊深深地傷害過。而與男主普通關係的女主,如《假面飯店》或神探伽利略系列,女主就比較正派……

回答LZ的問題。東野的處女作《放學後》確立了他的風格,同時也是比較正統的推理作品。到了《嫌疑人X》仍是沿用這種風格,同時加入人性,治癒的元素,早知兇手不知手法的情節設置也讓很多讀者大開眼界,所以小說當時非常地成功。或許就像上面答案說過的,突然來靈感了,突然人品爆發了。(人品爆發前還需要積累的。)

而《白夜行》很顯然不是上述的推理小說風格,它像是社會派風格,所以我沒有把它與上面兩個作比較。這部作品讓我看到了東野的想法:「我不單要寫推理,我還想寫社會百態,藉機諷刺一下。」後來的黑笑小說系列等等便是體現東野寫社會諷刺小說根本停不下來的代表。白夜行給我的感覺不是寫推理,而是單純描寫社會而已。

《白夜行》是個人讀過的所有小說中,自己心目中的NO.1,也是對東野路人轉粉的契機。或許這只是剛好書對我胃口而已。個人喜歡交錯複雜的伏筆,喜歡書中男女主相互依存的感情,喜歡書中幾十年來的歷史變遷感,這些白夜行都做得很好,所以喜歡它。最後的結局更是要給最高分,太震撼了,即使我早就知道了結局還是被震撼了。直到好幾年後,我也找不出能與它媲美的小說。(近幾年找到了NO.2是貴志佑介的《來自新世界》,但還是沒超過白夜行)

乙一

東野的書看得多而雜,乙一的書我看的比較偏,黑乙一所有作品都看過,白乙一看的則全是短篇。

細膩,冰冷。黑暗與治癒同在,這是我對他的作品最大的感受。

非常懷疑乙一是否以前是個自閉孤獨的人,或者說他的童年便是這樣孤獨。他筆下的主角(《瀕死之綠》、《暗黑童話》等),都是極其孤獨,不愛說話,永遠有秘密藏在心底的感覺。要不就是神山樹這樣的極端雙面性格。同時他愛把小說發生的場景設置在一個小格局的地方,小如《被遺忘的角落》、《七個房間》,大如《goth》(沒得再大了)。遠離成熟世界那種花紅酒綠(這跟東野的感覺迥然不同),有的是自己創造的一個黑暗或者純白的世界。

然後他的很多作品,就是很明顯的,詭敘

第一次看他的書是《暗黑童話》,看到最後就「啊,這不就是詭敘嗎」。這在推理小說中式再正常不過了。而用在普通情節小說,用得好是精妙,用不好就是坑爹。題主舉出的例子是《goth》中的《犬》,它的確是在干擾讀者,跟《goth》裡那篇把人埋在地裡和最後那篇猜猜誰是男主是同樣的干擾。詭述就是故意干擾讀者,乙一不單在推理小說中用,還在其他類型的小說中用,或許是這個原因讓題主覺得違和,不過個人挺喜歡的,就愛看它大量用詭敘。

個人喜歡乙一,是認為他最大的魅力是能把致郁和治癒深深結合一起,在陷入絕望的泥沼中看到了希望,在希望的陽光中步入黑暗,這都是乙一擅長的領域。就像是他在《zoo》上的幾篇《向陽之詩》、《小飾與洋子》、《七個房間》都是給人這個感覺。

京極夏彥

京極相對上面兩人沒有什麼奇怪的病症,但是就是極其嘮叨。讀者是否喜歡就要看腦電波是否一致。最難安利的NO.1。

阿加莎的作品也是嘮嘮叨叨,但她的作品就是經典,至今仍有著一大批粉絲。宮部美雪的社會派也是囉哩囉嗦,推理進程奇慢,但不減其作品的魅力。

京極夏彥同樣是這樣的。他不是東野圭吾,他的書不能快讀,京極堂開始嘮叨了,就靜下心聽他在講什麼。就算不能一時與案情聯繫起來,也能在別的方面有所收穫。我喜歡信息量豐富的書,所以京極夏彥每本有著大量民俗色彩及獨特哲理的書,我便喜歡看,願意靜下心來看。看的第一本書剛好又是評價甚高的《魍魎之匣》,在看到前面京極堂的嘮叨時,便覺得自己還挺喜歡他的嘮叨的,於是就看下去了。也就只有京極夏彥能讓我不那麼急於求成地想得知案子真相。最後解開真相我也不會覺得坑爹,而是拍手叫好。

個人很喜歡他的「看似鬼怪作祟,實則人心所致」的核心idea,同時他的作品充滿了「和風」、「神秘學」、「不知以前哪個年代反正不是現在這個時代」的感覺。也是一大特點所在。就像看社會派作品一樣,不要急著想知道案件真相,專注於人物的話語,便會感覺京極夏彥寫作的有趣之處。否則看《宴之支度》和《宴之始末》會瘋掉的……

綾辻行人因為毀譽參半還是提不起勁看,只看過《another》的我應該閉嘴……

標籤:-小說 -推理 -推理小說 -東野圭吾 -京極夏彥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