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建築師最令你佩服,為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哪位建築師最令你佩服,為什麼?

2019年01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5 ℃ 次

【晨曦小同學的回答(216票)】:

媽呀媽呀。

這是多麼令人激動人心的話題。真的有一肚子話想說,但一時間卻不知道從何說起。整理整理緊張激動的心情。咳咳。

畢業也有一陣子了,工作的這段時間有時候真會把喜愛建築的初衷忘得一乾二淨。似乎有時只是一個企業、省市領導的捧哏,骯髒惡俗得自己都想排泄自己。偶爾一點小追求,也會把真實的作品邏輯偷偷藏起來,就像在做什麼壞事一樣,拱手讓領導搞什麼所謂的寓意。

~~~~~~~~~~~~~~~~~~~~~~~~~~~~~~~~~~~

當自己還是一個大一大二的學生時,我的初戀是猛男boxer安籐忠雄。這個日本的老男人扔下拳擊手套後,心思縝細得可不像清水混凝土那般粗獷。眾所周知,他樂於與自然對話,善於與自然對話。

他作品給人的感受是直接的、純粹的。我完全無法抵擋把自己置身於自然的和諧當中。有人說安騰的東西欠缺幾何考慮。他的幾何關係總是不夠完美,有時過於直白生硬。這就是安騰,他忠於自己的感官判斷,他沒有考量幾何的美感麼?當然有,而且非常精彩。只不過他對於自己的主觀感受足夠自信,就是這樣。他不會為了理性的東西放棄心中理想意境的塑造。喜歡他也因為安騰在日本屬於獨樹一幟的建築師。我跟你們都不一樣的氣勢還真摔出了名堂。他作品給人的感受是直接的、純粹的。我完全無法抵擋把自己置身於自然的和諧當中。有人說安騰的東西欠缺幾何考慮。他的幾何關係總是不夠完美,有時過於直白生硬。這就是安騰,他忠於自己的感官判斷,他沒有考量幾何的美感麼?當然有,而且非常精彩。只不過他對於自己的主觀感受足夠自信,就是這樣。他不會為了理性的東西放棄心中理想意境的塑造。喜歡他也因為安騰在日本屬於獨樹一幟的建築師。我跟你們都不一樣的氣勢還真摔出了名堂。

~~~~~~~~~~~~~~~~~~~~~~~~~~~~~~~~~

慢慢大三、四開始,喜歡的建築師開始多了起來。似乎再也沒有唯一的摯愛。

妹島、伊東、隈研吾、石上純也

他們的建築都有足夠的視覺衝擊力,這種衝擊力不像蓋裡、扎哈來得直白。扎哈的直白猶如被一個老女人強暴一般,惡狠狠的扎進你的眼裡。而他們的建築力量安靜了許多。

日本的設計師在結構上的理解都是異常的強大。無論伊東豐雄還是她的徒弟妹島和世,他們的許多建築都追求純粹。建築思想上的極端主義者。即使他們收到了西方建築的影響,但是如妹島的建築還是非常日本。即使筱原一男式的強烈幾何衝擊力已經很柔軟。

(金澤21世紀美術館——妹島和世)(金澤21世紀美術館——妹島和世)

石上純也,青年建築師。我很喜歡他的喪心病狂,雖然照比伊東的喪多出一點稚嫩的味道。他的主要作品就是在紐約的山本耀司店和下面這個KAIT工房了。大家會發現日本建築師尤其熱衷細的柱子,好像生怕太粗會強姦空間。而他把這個遊戲玩到了通關。不僅僅是結構,更是所謂的狗屁情懷啊。

(KAIT工房——石上純也)(KAIT工房——石上純也)

接著慢慢有點習慣了這種造「天堂」式的乾淨得一塌糊塗的建築。

我懂得慢慢欣賞伊東帶給人的慢熱。

看似簡單的幾何,其實複雜得隨隨便便送上膝蓋。看似簡單的幾何,其實複雜得隨隨便便送上膝蓋。

~~~~~~~~~~~~~~~~~~~~~~~~~~~~~~~~~~~~~~~~

在後來快畢業了,慢慢喜歡上像西紮在邏輯上深不可測的建築師。開始知道原來建築的邏輯不僅源於解決問題,也不僅源於地域性與特殊性。他們腦子好使到可以自己創造一個世界,包括裡面的形態與規則。當我稍微理解一點兒時,分分鐘感覺到自己這輩子只能是個普通人了。

(波爾圖大學建築學院-阿爾瓦羅.西扎) (波爾圖大學建築學院-阿爾瓦羅.西扎)

他對於形態的擬定前,他一定做了特別多可能性的分析與試探,比如波爾圖大學的建築學院。開始只感覺到了他對於開窗與形態上的克制,還有一些空間的巧妙運用。後來,後來發現他有一種能力,就是把各個細節的點都能穿起來,形成網狀的東西。有時間可以多抄抄西扎的圖,多看看關於他的書,受益匪淺。

再後來....

~~~~~~~~~~~~~~~~~~~~~~~~~~~~~~~~~~~~~~~

再後來,我就穩穩的成了路易斯康的腦殘粉,從此再無第二個偶像。

我只想說什麼F4都別狗咬狗了,尤其賴特罵這個罵那個的,簡直跟個老噴子無異。

而在我心中,康才是20世紀最偉大的建築師。

康的建築總給人一種神秘感,說是神秘感也不準確。應該說複雜的情感吧。康可以把多種哲學空間化,用光影、自然、幾何、材質一切可利用的建築語言去表達他的建築情感。當你看到安籐忠雄作品,你可能感受的是建築和自然的滲透,猶如傾訴的過程。當你看到伊東豐雄的作品,你可能感受的是建築和周圍氣氛的融合與傳遞,像是在溝通和延伸。而康呢....

Salk institute

我語言能力很差,真的不知道如何表達。

我在大一的時候就見過它,但並沒有愛上它。慢慢慢慢我對它的情感與嚮往已經越來越迫不及待。這絕對是一座可以讓人流淚的建築。我以前不覺得這世上有什麼第一名,尤其是建築。但自從有了它,再無其他。也是因為這個建築,才會喜歡上這麼一個不靠臉吃飯的男人。

建築不比奇山異景,它所能傳達的意境太有限了。可是kahn帶給了我們奇跡。紀念碑般的肅穆已經不能形容它,它是複雜的,是無限可能的。延伸出的軸線似乎引向我們永遠也抵達不了的終點。沒有盡頭的盡頭難道不是最吸引人的麼,這種「無用」卻有極強精神隱喻的空間會令人無法自拔。我曾經mock過哲學的荒謬,可不知從哪天起,更荒謬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建築讓我產生了信仰。我也終於成為我以前眼中荒謬之極的形象。但我不得不承認。

完。

【歌者的回答(89票)】:

題主問的是最令我佩服的。

.

那麼我就說一下我佩服的建築師。

.

田中央的黃聲遠。(我是不是口味太偏了?)

具體如何我不想介紹。想瞭解的同學請自行搜索,還是有蠻多信息的。

.

就說一說我對他的感受把。

最開始的瞭解是他在學校的講座,此後在各種渠道多多少少的加深瞭解。越來越佩服這位來自台灣宜蘭的建築師與他的小小工作室,田中央。

.

沒錯的話,他是那種建築師。放棄了天時地利的條件和國際的機會。一個人安心待在出生的小地方做些自己想做的東西。

.

有人這麼聽來很熟悉,好似在介紹王澍。其實他們私交也很好,過去和現在。但我依然覺得王和他還是很大不同。王很珍視在國際範圍的發展。他比王更加純粹。願意在一個身邊都是朋友,兒時玩伴,親人,一直生活的地方。所以他選擇回國,不僅是回國,更是回鄉。

.

一個小城,節奏不快,工作即生活,心安理得。還有,沒有忘記自己初衷。

安靜做自己喜歡做的,這大概是一個建築師的最好狀態吧。

.

這其實很難。

.

.

.

最後關鍵,建築做的也好。

---------------------------------------------------------------------------------------------------------------------------------

Fieldoffice Architects附官網。

【tiezhen的回答(27票)】:

看諸位都是列舉生前有大名、身後有全集的「大師」 ,就容我爆個冷門吧:

Giuseppe Pagano(1896—1945)。就看他這一臉峻厲 / 憂患:

生於奧匈,死於意大利,兩次大戰,四次被捕,三次越獄,穿梭戰爭的火線,出入政治的風潮,從右到左,編雜誌,辦展覽,無役不與。最後已然從贊同墨索里尼的右,一路左轉到了出奔,扛槍,參加抵抗組織,打游擊;被捕,越獄,再被捕。然而這次他再沒能越出,在獄中瘐斃。時已1945年4月,意大利早已投降,他是死在了德國人的集中營裡。生於奧匈,死於意大利,兩次大戰,四次被捕,三次越獄,穿梭戰爭的火線,出入政治的風潮,從右到左,編雜誌,辦展覽,無役不與。最後已然從贊同墨索里尼的右,一路左轉到了出奔,扛槍,參加抵抗組織,打游擊;被捕,越獄,再被捕。然而這次他再沒能越出,在獄中瘐斃。時已1945年4月,意大利早已投降,他是死在了德國人的集中營裡。

憂患與機遇相生,燃燒與光輝相成,風雲激盪的世紀裡,一位生平即作品的建築師

1896年,Giuseppe Pogatchnig生於奧匈帝國境內的Parenzo (Pore?),今屬克羅地亞;

少年起,進入奧匈當時主要出海口城市的裡雅斯特(Trieste)的意大利語言學校,學習意大利語;

1914年,一戰爆發,出奔到敵國意大利,改姓、改籍,隨後兩度負傷、兩次被俘,均得逃出;

戰後,參加國家主義等政治活動,在故鄉Parenzo參與建立法西斯黨;

1924年,從意大利北部工業城市的都靈理工學院畢業,獲建築學學位;

嗣後設計建築、橋樑,擔任1929年都靈博覽會場館設計;

1931年,移居米蘭,然後接手建築雜誌La Casa Bella,也就是後來的Casabella;

米蘭之於意大利,正如同上海之於中國:米蘭 vs. 羅馬 = 上海 vs. 北京,

這個位置和角色,決定了後來風雲激盪的建築思潮中,Pagano的路向和最終的選擇——

1920年代末起,建築師就充當起意大利國內理性主義建築的倡導者和辯護人,

1933年,就任La Casa Bella 雜誌主編,隨即改名、改版:

一邊大力倡導現代建築面對社會的思考與力量,

一邊持續的批判各路老而不死、死而不僵的折衷復古;

一邊出雜誌,一邊繼續做建築、辦展覽,舞台搭著講壇;

這些年裡他也成了業餘的攝影家,行遍意大利,捕捉他眼中「真實的意大利」,

絕不同於那些旅遊觀光冊子、兩報一刊 的宣傳機器中的意大利——

攝影,更成為他從身建築批評的武器。攝影,更成為他從身建築批評的武器。

這時,墨索里尼已經登台八年,整個意大利,法西斯的旗幟和迷狂飄揚;

然而Pagano的建築信念,已讓他愈加的遠離官派的建築路線,

但細看起來,他仍是不同於官派路線竭力壓制的七人小組(Gruppo 7),

後者能將再造羅馬之偉大的法西斯理想,同當代最新的現代主義建築語彙結合,

—— 他們究竟比Pagano 年輕,要樂觀,或曰純粹,乃至簡單得多;

——所以他們能夠出作品,但Pagano與他的分歧,在建築史上有著更深的意義。

60多年後,英國建築師兼建築史學家 Alan Colquhoun,在其《現代建築》中這樣寫道:

Although Terragni justified the Casa del Fascio in terms of 『the Mussolinian concept that Fascism is a glass house into which all can enter』, the classicizing aspects of the building prompted Pagano to condemn it as formalist and as representing an 『aristocratic sensibility』. The conflict between Pagano and Terragni was not political (they were both ardent Fascists); it was the same conflict that had divided Hannes Meyer and Le Corbusier—that between a moralistic rigour on the one hand and an idealist aestheticism on the other.

儘管特拉尼引用墨索里尼對法西斯主義的定義,來為他的作品法西斯之家正名,—— 「一座透明的玻璃房子,人人都能進入」;古典範兒的立面,還是招來了帕加諾的譴責,認為這是形式主義之作,代表的是一種「權貴味兒」。兩個人的衝突,無關於政治(他們都信仰法西斯);這種分歧,正同於漢內斯· 邁耶與勒· 柯布西耶的分野,—— 一端是道德家重整世風的熱情,一端是唯美主義對完美形式的追求。

與Pagano同道而不同調的 Giuseppe Terragni 的法西斯之家,英年早逝的建築師最重要的作品:

法西斯集會中,這座法西斯之家的盛況:法西斯集會中,這座法西斯之家的盛況:

方案渲染圖,注意新建築的透明感與紀念性,對比亦聯繫著的,遠處的教堂,

此即用現代主義建築的語彙,再造羅馬的偉大和秩序,

—— Fascism 的政治理想,不遑多讓於象徵神權的教堂:

然後呢?然後這位Terragni 就奔赴戰場,嚴重受傷,輾轉於醫院,精神受創,

1943年7月 19日,在未婚妻家中死去。

死後6年,1949年,他的倖存的同志為他舉辦生平回顧展,請柯布西耶來剪綵,

這位天才與時勢終得相與的大師,久久佇立在但丁紀念館方案展板前,

感歎道:這才是建築設計。

而另一位 Giuseppe呢?

在法西斯黨內的資歷與地位保護下,Pagano也越走越遠,

起初還能公開批判官派建築的「空炮修辭」(bombastically rhetorical);

後來已經質疑到官派本身。

1942年,退黨;

1943年,與抵抗組織接觸,被捕,羈押在Brescia;

1944年夏,越獄,再被捕於米蘭,拷打、轉移,輾轉數地,

1945年4月22日,病死於肺炎。最後日子裡,在給朋友的信裡,他說出了這樣的臨終請求 :

「Remember me well: a man alive and full of good will. 」

【譚坦的回答(36票)】:

安籐忠雄

【Tadao Ando】

出生地:日本大阪

出生時間:1941年

職業:建築師

在成為建築師前,曾當過職業拳擊手(成績:23戰13勝3敗7平手)

利用拳擊比賽贏得的獎金,前往美國、歐洲、非洲、亞洲旅行,也順便觀察各地獨特的建築。在沒有經過正統訓練下自學成為專業的建築師。利用拳擊比賽贏得的獎金,前往美國、歐洲、非洲、亞洲旅行,也順便觀察各地獨特的建築。在沒有經過正統訓練下自學成為專業的建築師。

我想一個令人敬佩的建築師,除了它讓人能夠感動的作品之外,還有其自身獨特的人格魅力。在安籐忠雄的身上,我能夠看到他對建築足夠的熱愛和自己的決心。而它的建築內斂而豐富,直通心靈。

【RarelyChen的回答(19票)】:

密斯。

沒有之一。

遠在我學習建築學之前,我在一本二手書裡開始我的建築啟蒙,這本書談現代主義。

除了密斯,書中提到了好多現代、後現代主義的建築師,也許有格羅庇烏斯?柯布?邁耶?賴特?

為什麼說也許,因為過了這麼久,所有的記憶都模糊了,只有密斯依然清晰。

這就是我佩服他的原因,他雋永因為他純粹。

Less is more.

所以題主問哪位建築師最令我佩服,我的腦海裡第一時間跳出來的就是這張黑白照片。

人人都說他的建築是國際化的,

是批量複製的,

說他是現在千篇一律的鋼框架玻璃摩天大樓的鼻祖。

他自己也認為不可複製的建築不是好建築。

可是沒有人能夠再現他的少即是多,沒有人能夠複製他的批量生產。

【DoubleDay的回答(29票)】:

我母親

大概會跑題,就當看個故事吧

她只是普通的建築師,行業中的普通一份子而已。但是從小到大,我知道她的勤奮與堅持。

小時候,我能見到她的勤奮與溫情,放學後去單位等母親加班到8、9點基本是天天的事情。週末更是經常去單位加班整天。每晚也許忙的只能吃盒飯,但她會把自己那份的水果、酸奶,肉都給我。到了現在哪怕我已經是185的壯漢,若是我不在學校在家,她仍習慣性的把水果酸奶帶給我,哪怕我說了再多次這並不需要。那時的我並不懂這些,只覺得單位的用廢的圖紙(正經的紙張還有一種半透明的有些塑料質感的是很好的玩具)

長大後,我見到的是她的善良。她會帶著那些並不給力的新老朋友一起,只應覺得不能直接拋棄人家。團隊裡有人很水,干的很少,甚至是錯的不能用還需要她幫忙重新做,但少給他報酬這樣的事情,在我看來很天經地義,她也會猶豫再三;有新來的實習生讓她帶,哪怕是嘴甜一些懂基本禮儀的,叫她一聲:xxx工,見面能打個招呼,她都會高興很久。不懂人情(見人鳥都不鳥你的那種)但是會踏踏實實做事的她一樣欣賞,全力幫助。甚至有的新人做的不對,自己又根本不懂的,即使她會抱怨現在的孩子不喜歡學習,太懶,但她還仍然經常帶回來改。以前我覺得這是優柔寡斷和軟弱,現在我明白這叫善良。

也許她的水平永遠不是大師,但是在我心裡,這樣的人,設計出的房子,讓我踏實。

她有很多問題,但她努力讓我成為了盡量優秀的人。小時候也許她的嚴厲比溫情更加直白,但有的事情長大才明白。

【李木子的回答(46票)】:

路易斯·康

密斯、安籐忠雄、高迪……眾多大師的獨特優質讓人跪服,述不盡的欽佩~而當你面對路易斯·康,更多的是不知從何開口的無言,不自覺的「讓我想想~我想靜靜~~~」

Louis Isadore Kahn (born Itze-Leib Schmuilowsky) (March 5 [O.S. February 20] 1901 – March 17, 1974) en.wikipedia.org/wiki/L

建築師的職責是讓每一塊磚頭回歸到它自己的位置,建築師不是在圓自己的夢,而是在幫助磚頭完成它們的夢想。 ——路易斯·康

你對磚說:磚,你想要什麼?磚對你說:我喜歡拱。你對磚說:你看,我也想要拱,但是拱很貴,我可以在你的上面,在洞口的上面做一個混凝土過梁。然後你接著說:磚,你覺得怎麼樣?磚說:我喜歡拱。——路易斯·康

「磚,你想成為什麼?」磚答:「線腳。」「太麻煩,用混凝土梁跨越洞口不也一樣?」磚答:「是,但你談存在方式,問我喜歡做什麼,對磚而言就是線腳。」——路易斯·康

~~~~~~~~~~~~~~~~~~~~~~~~~~~~~~~~~~~~~~~~~~~~~~~~~~~~~~~~~~~~~~~~~~~~~~

孟加拉國國會大廈(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 in Dhaka, Bangladesh, 1962–1983)圖片來源:Vitra Design Museum

康大概是唯一一位有生之年設計過教堂、猶太人小區和穆斯林祈禱室的建築師吧,也因為他看重建築本質,因此才能讓設計跨越種族與文化的邊界,而不受政治染指。 在孟加拉國這個並沒有燦爛古文明遺址、甚至被說是世界經濟最落後的國家裡,卻有著富有詩意、對當地人有如寶石般珍貴的建築——孟加拉國國會大廈,而這個設計同 時也被譽作「康的最高傑作」,使得無數的人為了參觀這棟建築,仍舊來到這片土地。? Raymond康大概是唯一一位有生之年設計過教堂、猶太人小區和穆斯林祈禱室的建築師吧,也因為他看重建築本質,因此才能讓設計跨越種族與文化的邊界,而不受政治染指。 在孟加拉國這個並沒有燦爛古文明遺址、甚至被說是世界經濟最落後的國家裡,卻有著富有詩意、對當地人有如寶石般珍貴的建築——孟加拉國國會大廈,而這個設計同 時也被譽作「康的最高傑作」,使得無數的人為了參觀這棟建築,仍舊來到這片土地。? Raymond

1963年,康第一次造訪位在達喀爾沖積平原的建築現場時,留下深刻印象,他希望利用建築的「聚合功能」,把當地文化圈濃縮在這個國會大廈的整體配套設計。灰色混凝 土建造的圓筒和六面體聚合在一體,如同城堡般聳立的國會大廈,增強了孟加拉國人的自信心;三角形、四方形與圓型開口則深深嵌入灰色混凝土內部,透露「沉默與 光」:以中央大廳為中心,周圍環繞著辦公室、會議室、祈禱室、餐廳等房間,證明了康所說的:「這些房間的聚合就是社會」。? Raymond Meier、Concrete Ruins1963年,康第一次造訪位在達喀爾沖積平原的建築現場時,留下深刻印象,他希望利用建築的「聚合功能」,把當地文化圈濃縮在這個國會大廈的整體配套設計。灰色混凝 土建造的圓筒和六面體聚合在一體,如同城堡般聳立的國會大廈,增強了孟加拉國人的自信心;三角形、四方形與圓型開口則深深嵌入灰色混凝土內部,透露「沉默與 光」:以中央大廳為中心,周圍環繞著辦公室、會議室、祈禱室、餐廳等房間,證明了康所說的:「這些房間的聚合就是社會」。? Raymond Meier、Concrete Ruins

~~~~~~~~~~~~~~~~~~~~~~~~~~~~~~~~~~~~~~~~~~~~~~~~~~~~~~~~~~~~~~~~~~~~~

菲利浦艾克徹斯特學院圖書館(Phil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 New Hampshire, 1965)圖片來源:Phil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 exeter.edu/libraries/55

「我認為,圖書館是館員可以陳列書、把特別挑選的幾頁翻開,引誘讀者拿起來看的地方。要有個地方可擺放大桌子,讓館員把書陳列上去,而讀者可以拿起這些書 走到光線裡」對康來說,他關心的是「人與書本如何會合」,因此,康特別為菲利浦艾克徹斯特學院圖書館設計了一個大型中央空間,光線可以自然穿過屋頂、書架、月洞門,然後照進圖書館的每個角落。? Iwan Baan、jacqueline.poggi 「我認為,圖書館是館員可以陳列書、把特別挑選的幾頁翻開,引誘讀者拿起來看的地方。要有個地方可擺放大桌子,讓館員把書陳列上去,而讀者可以拿起這些書 走到光線裡」對康來說,他關心的是「人與書本如何會合」,因此,康特別為菲利浦艾克徹斯特學院圖書館設計了一個大型中央空間,光線可以自然穿過屋頂、書架、月洞門,然後照進圖書館的每個角落。? Iwan Baan、jacqueline.poggi

~~~~~~~~~~~~~~~~~~~~~~~~~~~~~~~~~~~~~~~~~~~~~~~~~~~~~~~~~~~~~~~~~~~~~~

金貝爾美術館(Kimbell Art Museum, Fort Worth, Texas, 1966)圖片來源:Kimbell Art Museum kimbellart.org/

金貝爾美術館板殼源自「滾盤上任何一點在空中形成的曲線」,當一個圓沿著一條基線滾動時,圓周上的任何一點所畫出的輪廓,就是它的擺線……——Michael Benedikt,金貝爾美術館板殼源自「滾盤上任何一點在空中形成的曲線」,當一個圓沿著一條基線滾動時,圓周上的任何一點所畫出的輪廓,就是它的擺線……——Michael Benedikt,Deconstructing the Kimbell

「人活者就是為了表達……表達恨……表達愛……表達正直與能力……所有無形的東西。心智就是靈魂,頭腦則是工具,我們從中汲取自己的獨特性,汲取我們累積的看法。」在康的思想裡,藝術牽涉到選擇,因此他選擇將屋頂設計為弧形,使陽光能進入美術館,寧靜空間中更讓人看見外面的太陽如何運行,與藝術作品如何與 自然光線互動,成為康晚期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Kimbell Art Museum, photo: Bob Wharton「人活者就是為了表達……表達恨……表達愛……表達正直與能力……所有無形的東西。心智就是靈魂,頭腦則是工具,我們從中汲取自己的獨特性,汲取我們累積的看法。」在康的思想裡,藝術牽涉到選擇,因此他選擇將屋頂設計為弧形,使陽光能進入美術館,寧靜空間中更讓人看見外面的太陽如何運行,與藝術作品如何與 自然光線互動,成為康晚期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Kimbell Art Museum, photo: Bob Wharton

無論對哪位建築師有抱有何種角度的敬仰,給我的主觀上帶來安靜與卑微的唯有康~~

順便借來紀錄片,搖尾推薦~~(請自行在線觀看或下載)

我的建築師:尋父之旅 My Architect: A Son's Journey (2003)movie.douban.com/subjec

【姜白水的回答(38票)】:

李冰父子。

私以為都江堰應算人類歷史上最完美的建築工程之一,始乎人終乎人,起於自然又歸於自然,最牛逼的是福澤兩千餘年至今,大概是有史以來function時間最久的建築。綜合考慮它誕生的時代和生產力,都江堰從人性、尺度、功能、環境、時間性和精神性上完勝古今中外絕大多數人造物。

【餘杭的回答(13票)】:

卒姆托

【德安君的回答(44票)】:

近日得諸位謬讚,回頭再看各位的回答,發現大家都漏了一個神人,阿爾多 羅西,城市建築學這本書雖然老,但是絕對不過時。康對建築理想的堅持令人敬佩感動,在我們的設計生涯中,康無疑是可以作為精神標桿一直激勵著我們的。

2014.4.27補充:原順口溜已刪改。當初答題時就是把前面諸位提到的建築師們都調侃了一遍,並沒有認真的分析下康,突然間給小可這麼多贊,當真是謬讚了。原先還想寫一篇對康的解讀,但後來看了銘蔚老師對康的解讀,十分慨然,深得我心,珠玉在前,我就不扔磚頭了,哈哈。現貼上銘蔚老師的解讀,真心喜歡康,看看銘蔚老師的文章,與自己的對康的理解相互印證下,與其對著順口溜哈哈一樂,這樣更有收穫不是嗎。路易斯康的建築為何給人一種難以表達的驚喜與神秘感?

【李向的回答(5票)】:

路易斯·康

他的愛情同他的建築一樣具有無法抗拒的神秘色彩。

現代主義走向死胡同時,康用天賦+勤勞+一流的執行力+水瓶座特有的外星思維,重新賦予了建築精神內涵。

【順其自然的回答(4票)】:

說一個比較冷門的,路易斯巴拉干,禁慾般苦修的建築師,作品中蘊含的精神能與康抗衡。據說康的薩克生物研究所的中庭空無一物的神作就是出自他的指點

【蒙達的回答(4票)】:

國內老一輩,一二代建築師童寯,呂彥直,劉敦楨等先生們的精神也值得我們學習,不比梁老先生差哦

【劉永的回答(5票)】:

路易斯康

他的建築讓我覺得敬畏

【陳鏌寒的回答(6票)】:

我個人比較喜歡一些日本的建築師,其中首推安籐忠雄。

如果說路易斯康的作品之美源自於觀者內心的敬畏,那麼安籐的設計之美則源於人內心的平靜。

安籐沒有去大學裡學習過正規的建築學課程,而是靠自學和旅行積累的知識開創了一種獨樹一幟的風格。他完美的結合了日本與西方的文化,建立在傳統文化之上,但在「不經意之處」打破條條框框的制約。

在他的建築裡,自然元素的作用並不是「錦上添花」,刻意地把光線、植物糅入混凝土與鋼筋。更準確的理解是,自然是他的一個建築材料,少了這種材料,這個房子就是未完工的半成品,兩者緊密結合,不可分割。

一、傳統與現代

安籐是地地道道的大阪人,所以他的作品也有一大半集中在關西地區。

我來舉個例子來配一下這個小標題。這是安籐最早期的作品,住吉的長屋。

先上幾張圖。

前兩張是從我手邊的安籐的自傳中翻拍的,後面一張是從《知日?家宅》中拍的…

長屋是一種很有地方特色的住宅模式,而安籐卻用完全不同的方式來搭建——純混凝土作牆面,開放式的庭院…

也許我們很難想像家裡所有的牆壁都是毫無生氣的灰濛濛的色調,但按照安籐本人的說法就是「混凝土的魅力在於他看似沒有生命實際卻擁有多樣的表情。清水混凝土能夠留下供將在打造時手的痕跡,就像牆的表情一樣。同時,打在牆壁上的光線不同也會呈現不同的表情。」

在這個初期的作品中,安籐嘗試把人們原本認定的房子的重心(居住區)轉移到了庭院。有人會問,下雨怎麼辦,過道沒有沒有遮雨棚啊。答案很簡單,打傘啊。也許這點不便利之處反而增強了安籐的下一個理念:人與自然的結合。

二、建築與自然不可分離

在住吉的長屋中,安籐以天空為頂棚。雖然混凝土看似禁錮了空間,但他卻與外界緊密相連。看似簡單的設計,卻因與自然光、風、降雨等不可知的因素結合變的複雜起來。

「在庭院中,自然每天都展現一個不同的方面。庭院是在住屋中展開的生活核心,它引介著諸如光、風和雨這些自然現象,而他們在城市中正在被人們所忘卻。」

其實要說明這一點,可以用一個更廣為人知的建築系列:光之教堂(茨木,網上預約參觀),風之教堂(由於經營不善已經不開放了)和水之教堂(北海道,現在據說是結婚勝地)。聽名字大概還很難想像到教堂和水啊光啊風啊怎麼到一起去了對不對。

我挑一個我去過的,光之教堂(church of light)講吧。

第一張同樣從自傳裡拍的。第二到四張是實拍(手機太渣不會攝影…真正效果比這個好很多…)。第五張是帶回來的明信片。

這棟建築外觀很普通,隱藏在一個非常寧靜的小鎮裡。當地人都沒有意識到它很出名,司機叔叔也找不到…

正如照片所見,建築材料還是混!凝!土!還有木!頭!而白天所有的光源都來自於一個透光的十字架。

想像一下,整個空間的照明隨著日光顏色而變化。在清晨,在中午,在夕陽的時候…我去的時候正好遇見一個攝影師在把一天中這個建築的色彩錄影下來。

「光賦予美戲劇性。」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在安籐的作品裡,自然是一種材料。這座建築如果沒有了光,那它就只是一個隔絕外界的大水泥盒子而已。正因為它擁有光,就能感覺它出自上帝之手。

走進教堂,不難發現很多人都靜坐在椅子上。它讓人內心感到平靜,從視覺,嗅覺以及聽覺。

" Its peace will keep your thoughts and your hearts quiet and at rest."

安籐可以再簡單中創造複雜。在複雜中感受安寧。

安籐也有很多很棒的作品,不僅僅是三個教堂。還有六甲集合住宅(利用山體的坡度,讓每個住宅享有庭院與陽光),淡路夢舞台,地中美術館(在打破自然中重建和諧)以及飛鳥博物館和直島美術館等…

PS安籐雖然還有很多但就到此為止吧。非專業+個人觀點。

【譚世隆的回答(2票)】:

我爺爺。

雖然我爺爺可能連建築師都算不上,只是一名建築從業人員。

我爺爺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在年輕的時候給周圍的村縣設計過教堂。

是我進入建築設計行業的領路人。

其餘建築師說不上佩服,只是敬仰和欣賞。

【之然的回答(2票)】:

我是劉家琨腦殘粉。好奇怪為什麼沒人瞭解他!

【johnydamn的回答(5票)】:

從一個非專業建築設計的門外漢的眼光來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幾棟建築均出自 高迪 的圖紙

他的設計完全顛覆了我之前對於樓房 教堂 等等建築的刻板印象

聖家族大教堂

側面部分

內部結構:高迪去世後,聖家堂擱置了很久,缺乏資金,也搞不清楚高迪的設計草圖;高迪是一位非常天才隨性的建築大師,他的草圖往往很簡單,所有未來的圖景都裝在他的腦子裡。

外牆部分細節

巴特羅之家

這是對一個舊建築的"高迪化". 高迪在這裡表現了他對於色彩和外牆裝飾的理解, 也表現了他豐富的想像力和對於不同材料和顏色的駕馭. 龍形的屋頂下是骨骼狀的陽台.飾件都有圓弧, 都是流動的.

部分細節

內部造型

巴塞羅那最有名的建築之一

米拉之家

外牆仰角

對鐵質材料的運用

【黃某的回答(8票)】:

籐本壯介。

日本新生代最有才華的建築師之一。

來源於百度百科的關於他的幾個關鍵詞:

1、曖昧的秩序 — Primitive Future House、Atelier House

2、如同洞窟般、沒有意圖的場所 — Primitive Future House、情緒障礙兒童短期治療中心

3、既分離又連結的空間—作為一種距離感的漸層場域 — T House、O House、Diagonal walls登別共同住宅

4、是住宅同時也像都市般的場域 — N House、情緒障礙兒童短期治療中心、7/2 house

5、當住家與市街、森林還未分開之前的情境 — Tokyo Apartment

6、居住在曖昧的領域當中 — N House

他對住宅和街道界限的探索讓我難忘。

豐富的高差不同的體驗豐富的高差不同的體驗

「嵌入式」的理念。「嵌入式」的理念。

當然籐本這幾個代表性住宅因為私密性的緣故,讓業主不得不裝上了窗簾,收到了很多吐槽。

【LeungCuirey的回答(3票)】:

如果說「最」,於我而言是高迪。

雖然坑爹的西班牙政府連他的公園都開始收錢,而且聖家堂還是強制收錢做為繼續建造的費用,都絲毫不能影響我對高迪建築探訪的愛。在聖家堂下我有得是震撼的感動,雖然沒有呆很久,但是無論結構,光線的揣摩,還是每一個柱子的細節都讓我深深感受到高迪對神的敬意以及他對建築的執著和喜愛是融進他的生命裡。他用聖家堂做為最好的禮物貢獻給了上帝。

然後我再說說他的其他公寓建築,多虧了金主賞識給了高迪玩票性質的機會和幾乎沒有上限的預算和時間,才有他一棟棟充滿生機的房子。無論是外觀還是內在,都體現了自然的奇妙之美與人類藝術的完美融合,不能更感動了。

在他的墓前憑弔,我說,謝謝你帶給了這個世界如此美好的建築,這些都是能讓人感覺到幸福的建築,我為身為一個建築師而感動。

標籤:-建築學 -建築 -建築設計 -建築師 -建築結構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