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裡「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就一定比短鏡頭好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電影裡「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就一定比短鏡頭好嗎?

2019年01月2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RocLee的回答(51票)】:

-

問題因《鳥人》而發,我就說一下《鳥人》裡的長鏡頭為什麼這麼妙。

不過首先,我想說的是,這幾年的熱門影片體現出的這種趨勢,像《地心引力》的太空漫遊、《鳥人》的超過一百分鐘的長鏡頭、《少年時代》的十二年拍攝跨度,其實都像雷根·湯姆森把道具槍換成真槍一樣不講道理。哪怕你也輸得起,都不一定做得到。爛賭鬼賭輸了就剁手是一種不好的習慣,可現在連賭神們都爭相剁手了,這叫普通賭徒怎麼活?

-

《鳥人》的長鏡頭之所以令人讚歎,並不是單純因為它的實現難度——當然,它確實很難(比如,題主看《鳥人》時可能沒意識到某些時刻攝影機在以不可能的角度拍攝鏡子)。

在這部電影裡,長鏡頭與電影本身的默契體現在幾個方面。導演不一定從一開始就考慮到這所有的優點,但肯定至少是基於其中一兩個原因才決定要拍長鏡頭的——如果我在這兒寫的某一點並非導演所預謀,那也算是一種「源自無知的意外優點」吧。

一、長鏡頭加強了「舞台戲劇感」。

「電影」與「劇院」之間的矛盾是故事裡的一條主線。要從一個演員(主人公)的角度理解這兩者的差異,知乎上已經做過很好的討論了:「為什麼許多知名演員都以自己話劇演員的身份為傲? - 電影」。

在這個問題裡引用一下 @羅登的回答:

傳統戲劇一旦開演,導演基本就可以歇了,因為從那一刻起,一切都是演員的發揮,效果好不好,全仗著演員,不炫耀戲劇炫耀誰?

一登上舞台,戲劇演員就沒有喊「cut」的機會——否則就像邁克抱怨杯中酒被換成水一樣了。所以,長鏡頭正好體現了戲劇的一面:You've got only one shot;你只有一次機會。長鏡頭就是這樣成功地調和了「電影」和「戲劇」。

事實上,長鏡頭的選擇使導演不得不放棄電影的一些長處,導致劇本裡原有的一些內容沒能清楚地表達出來。當雷根幻想著隔空移物的超能力在休息室裡摔東西時,劇本裡的計劃是像《地心引力》裡那樣,不動聲色地把鏡頭轉成敲門進來的傑克的主觀鏡頭來識破「超能力」的真相。最終導演沒有採用這麼前衛的表達(可能正是因為像 @曾鍇 說的,不願意忽然更換敘述者)。

有的地方更難割捨。雷根朝自己開槍以前,先向邁克虛晃一槍,「砰」,再朝著觀眾席裡的評論家塔比瑟,「砰」,然後才朝自己開槍。因為是長鏡頭,為了不打破基頓表演的節奏,結果,成片裡根本看不出來那一下「砰」是給塔比瑟的。

二、長鏡頭突出了「迷宮感」。

如果《鳥人》不用長鏡頭,那麼片中最應該被剪掉的在劇院的各種廊道裡走來走去的鏡頭。如果不是長鏡頭,這些畫面會有很沒必要的感覺。這些畫面留下來有何意義?看這裡——

日光浴床上,邁克眼上戴著眼罩,手裡卻還攥著一本書(仔細琢磨一下這個奇怪的場景吧)。

他手裡的書,是博爾赫斯的《Labyrinths》。

Labyrinths,就是迷宮。伊卡洛斯和他的父親被困的地方。

伊卡洛斯作為全片的一個重要關鍵字,是理解這個故事的一個關鍵所在。

伊卡洛斯和他的父親,偉大的工匠,代達羅斯一起,被關克里特島上的迷宮裡——那是代達羅斯自己建造的、連他自己也轉不出去的迷宮。為了帶兒子一起逃離,代達羅斯用蜜蠟給二人粘上翅膀,一起飛離了迷宮,飛離了克里特島。

但是,欣喜若狂的伊卡洛斯,撲騰著翅膀,在陽光裡越飛越高。

終於,高溫融化了蜜蠟,折翼的伊卡洛斯墜入海中,不留形骸。

整部《鳥人》看下來,你能記住片中聖·詹姆斯劇院裡的佈局嗎?長鏡頭成功地為我們展現了一座生活與藝術的迷宮。

三、長鏡頭明確了影片的段落。

雷根一聲槍響,長鏡頭結束。這個清晰的段落劃分能夠幫助我們理解這部把某些東西說得比較委婉的電影。兩個長鏡頭之間插入的這一組乍看之下莫名其妙的主觀鏡頭,也成了我們分辨影片中虛與實的關鍵參考。

這一點請參考「《鳥人》的結局你們是怎麼看的? - Roc Lee 的回答 」。

-

這是我目前能體會到的三層意義。

這是我為什麼拜服《鳥人》的長鏡頭。

-

【曾鍇的回答(15票)】:

謝邀!

個人覺得沒有絕對的可比性。

長鏡頭是遵循經典的規制,蒙太奇是表現手法上追求個性和創新。長鏡頭是理性的表現,多剪輯是感性的表達。

長鏡頭是個系統工程,它的運用的多和好,能夠說明導演對整個拍攝的全部流程和所有部門的計劃、統籌、協調、執行的綜合能力都非常強,但是並不表示一味的運用長鏡頭,就一定比剪輯和拼接好,關鍵在於這個鏡頭表達了什麼,產生了怎樣的藝術、戲劇、影視效果。

Montaje,蒙太奇的本意就是剪輯,拼接,就是對膠片、圖像的有序化處理,使之按照一定規則來敘事。有了蒙太奇,才會有結構,視頻語言等,顯然要比一鏡到底深奧和好玩得多,允許多樣化的創新,允許不同角度的詮釋和體驗。

然而在後現代文化的影響下,人們一味強調感官的刺激,所以鏡頭才會越來越短,剪輯和特效才會越來越多,猶如飲鴆止渴,最後可以乾脆連鏡頭都不要了,直接上動畫特效,這已經是不可避免的大趨勢。電影作為藝術的同時,也是娛樂和商品,大眾是喜歡舒適而不是喜歡深奧的,所以在當今現實世界中,玩長鏡頭,還要讓觀眾買賬的實例並不多。

學術上,一鏡到底主要要凸顯的倒不是導演的綜合協調能力,因為只要有錢,是可以作弊的。因為一鏡到底並不是嚴格的指一台機器,一個鏡頭,一打開就不關,演員、燈光、佈景、動作一氣呵成,然後一刀不剪直接上映。一鏡到底,也是可以NG,可以重來,可以關機,可以拼接的,只不過你看不出來。

無非是聲,光效果,就算NG了,只要有足夠的錢支配整個系統,大不了重來。膠片廢了?扔了換新的;演員再說一遍台詞,再舞一遍動作,再工作一天,出場費加倍,錄音,道具,服裝,劇務,場務等同理對待;相同條件的光線沒有了,沒關係,第二天又來,實在不行了,全部轉移到攝影棚內,高價打造人工光源;對白和背景聲音不對,沒關係,後期做。所以,從技術上來說,只要條件充裕,一鏡到底其實很好辦到。大不了就是折騰,然而一鏡到底真正意義所在是——

電影是一個敘事文本,導演通過銀幕在向觀眾講述一個故事。在一鏡到底的模式下,

始終只有一個敘述者在敘事,中間沒有被打斷,沒有人工加工的痕跡。這是傳統敘事模式的典範。例如希臘戲劇的三一律。

瓦爾特?本雅明在《講故事的人》裡面就哀歎過講故事這種傳統技藝的衰亡,人類延續幾千年的口口相傳,敘事者和聽眾共同加工故事的模式,隨著印刷品的出現,最終衰亡,從報紙、小說、電視、電影開始,觀眾都已經是被動接受,創作者也已經是獨立創作,直接的溝通和交流已經消失了。這樣說有點複雜,舉個簡單的例子就是,有些人覺得,大冬天站在煤爐子旁邊等農民伯伯親手炒好栗子,帶著熱氣遞到你手上的那種感覺要比買一袋真空包裝的冰冷的栗子回家自己開微波爐打熱要有感覺一些。因為他們要的是吃原滋原味的「糖炒栗子」,那麼糖、炒、栗子這幾個元素都必須同時純粹的具備,要具備,就必須有相關的環境和條件,這也就是某電影裡面葛施裡妮小姐說的「鍋氣」。

長鏡頭的藝術價值在於,盡量回歸傳統,導演用最貼近觀眾的視角敘事,這是一種類似於手工技藝的表現形式,而不是工廠流水線量產。再舉一個例子,長鏡頭是具有傳世工藝的工匠手工縫製的高級西裝,它的特點是奢侈、嚴謹、有傳承,而多剪輯是流水線量產的阿迪耐克,它的特點是個性、高效、多樣化、滿足大眾需求。

要想很好的運用長鏡頭,導演不僅要有對整個拍攝團隊充分且全面支配的強大能力,還要有紮實的戲劇理論功底。

另外,個人吐槽,我從來不覺得奧斯卡能夠標榜和評判一部電影的藝術高度,娛樂參考就是了,有些時候它真的還沒有金酸梅認真。雖然說作為文化霸權的象徵符號,奧斯卡確實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可是近年來隨著美國的整體疲軟,學會也越來越趨向於狹隘、浮躁、勢利。真的不知道那一群所謂的專家和藝術家是不是真正忠於藝術的在評審,或者說,作為一個利益圈子的代表,他們努力捍衛和維護著一小群玩家的既得利益,這中間也有千絲萬縷說不清道不明的糾葛。

總是想起星爺的《大內密探零零發》裡的「表情做作,略顯浮誇」,拿這一幕來形容歷年來奧獎對小李子的迫害,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最後回答@傅垚的問題

「戲劇是戲劇,電影是電影,電影是否有向戲劇看齊的必要?現代是現代,傳統是傳統,現代電影是否有向傳統電影看齊的必要?」

1.不認為戲劇是戲劇,電影是電影。

至少在西方,戲劇和電影是一脈相承的。不是電影有沒有必要向戲劇看齊,而是電影從來就是像戲劇看齊的。電影理論中關於敘事,關於人物,關於對白,關於場景,關於服裝,關於矛盾的安排,人物的關係,劇情的發展等一切的一切,都是嚴格遵循戲劇理論的。因為歷史上先有神話、然後是戲劇、然後是詩歌、然後是小說,然後是電影、然後是電視。後者都是在前者的基礎上,保持結構不變,改變表達方式。這就是為什麼於文化界而言,電影已經攻佔了現代人娛樂生活的全部,各個國家還要花重金像養國寶一樣供著劇場,劇院,劇種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在西方一張歌劇票比一張電影票貴幾十上百倍的原因。

2.現代電影當然沒有向傳統電影看齊的必要。

不過,現代人是越來越不會創作電影,也不會欣賞電影了。

這個既不是業界的錯,也不是觀眾的錯,因為快速消費文化是後現代文化的重要表現,人們沒有精力和時間去細細品味,更多的是圖一時之歡。所以我們在享受的同時,飛快的丟失傳統,最後會迷失在非理性,純感性的荒漠裡。這就好比,談戀愛,打遊戲,運動競技,掙錢,出名的快感都已經滿足不了一個人,他需要吸du來刺激感官,最後完全迷失在嗑藥嗑HIGH的世界裡,這就是當今人類的現狀。

外面的世界 - 知乎專欄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謝邀!

《鳥人》妙在何處? 講述長鏡頭背後的故事

【郝樣兒wenting的回答(7票)】:

你問了三個問題:

1、長鏡頭一定比短鏡頭好嗎?

不一定,關鍵還是看鏡頭的內容,而不是它的長度。但是我們說《鳥人》好不光是因為它的鏡頭長啊。而是因為它在保持一鏡到底的基礎上依舊劇情嚴謹、演技精湛,所以我們才說《鳥人》的長鏡頭牛逼。(但《鳥人》是偽一鏡到底,是通過剪輯才達到效果的。)

關鍵不在於這個「長」字,而是更基於後倆個字。

2、長鏡頭牛逼在哪?難拍嗎?

牛逼就牛逼在它很難拍,說長鏡頭容易的人一定是沒有親自拍過長鏡頭。

我拍過,所以我深知這是一項龐大的工程,需要每一個演職人員的完美合作。

演員必須保證長時間台詞、動作、神態、走位都不出錯,這一般演員能做到嗎?我拍攝學生作品時,鏡頭就短的不行,道理都懂,因為一個演員很難做到長時間不出錯,何況是兩個演員、一群演員。作為導演我也理解,所以更加敬佩拍攝過長鏡頭的演員。很辛苦!

導演前期工作也是沒得說,每一個鏡頭都得提前預知到位精確設計出彩,電影還沒拍,就得心中完完全全有數。想偷一點懶都拍不出好的一鏡到底。

更別說其他的譬如攝像啦、燈光啦、錄音啦,有一點差錯都要重新開始。

變換場景還要保持完美構圖是多難的事不需要想像力都能想到。

所以說拍長鏡頭永遠是最費時費力的,你覺得容易…大概是因為你沒拍過吧。

3、對比《愛在》的長鏡頭所以覺得和《鳥人》的長鏡頭是一回事對嗎?

看完我前倆個回答,我想問你,你覺得呢?看完我前倆個回答,我想問你,你覺得呢?

千萬不要回答我說「我也可以用固定機位拍10個小時的長鏡頭哦!嗯嗯太簡單了對不對!」我會neng死你的,真的!

【漠塵煙雨的回答(1票)】:

長鏡頭都是錢啊。。。

【素夢幽蘭的回答(1票)】:

毛片很多都是一鏡到底。。。。。。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但是個人覺得,長鏡頭有點濫用了,或者說不是所有電影都適合長鏡頭的,另外關於長鏡頭最早的映像是Coldplay的《yellow》MV

【純子的回答(0票)】:

記得1958年的Touch of Evil?

最聞名的莫過於開始的那一個巨長無比的鏡頭。我們導師還津津有味的將它放完給我們看,然後就提出了一個觀點。

「貴慘了」。

對。就是這個觀點。

【釋蛋蛋的回答(0票)】:

長鏡頭能拍好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

《鳥人》我看過一篇剪輯師的專訪,其實裡面的剪輯還是有很多的

想研究長鏡頭 推薦一個老片,關於校園暴力的電影《大象》

關於幾個角色在校園內相互之間關係的描述都是用的長鏡頭

然後仔細看看就會發現要想玩好長鏡頭中間需要多少配合

恩恩……

【周楠的回答(0票)】:

不一定,但是做長鏡頭其實很困難,不僅前期,後期剪輯調光一樣,尤其是鳥人這類型的,樓主所指某些長鏡頭倒是技術性難度不太大

【西於安的回答(0票)】:

為了這個長鏡頭犧牲未免太多,個人覺得是玩技巧,沒必要

【梁駿起的回答(0票)】:

一鏡到底對導演的要求太高了,極為考驗導演的鏡頭調度能力。

【羽婕的回答(0票)】:

你覺得不難是因為你沒有拍過……

長鏡頭是非常難拍的……就拿你說的《愛在》舉個例子,男女主一直在散步,假設已經拍了40分鐘的對話(連續不斷的長鏡頭),突然41分鐘的時候男主說錯了一句台詞,呵呵,這樣的話前面40分鐘就得重新來過……

懂了麼?

所以說,在拍攝長鏡頭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出錯,那麼全部就得重新來……

更不要說長鏡頭涉及的調度問題……

想想就覺得鳥人好偉大啊!

標籤:-電影 -電影推薦 -導演 -電影拍攝 -電影藝術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