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的意義是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復仇的意義是什麼?

2019年01月2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 ℃ 次

【OwlofMinerva的回答(129票)】:

你眼不可顧惜,要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

舊約 申命記 19:21

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要想告你,要拿你的內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路;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遲。

新約 馬太福音 5:38~42

聖經中多次提到懲罰/復仇,包括 申命記 19:21,出埃及記 21:24~25,利未記 24:20, 馬太福音 5:38~42。其中以 申命記 19:21 和 馬太福音 5:38~42 的觀點較為典型。並且這兩次的觀點看起來是矛盾的,但是細究則不然,他們討論的是兩種不同的情況。

利他性懲罰/復仇 (Altruistic Punishment/Revange)

「若見證人果然是作假見證的,以假見證陷害弟兄,你們就要待他如同他想要待的弟兄。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在申命記 19:21之前,還有這一段話。因此,"以命償命,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所定的原則是給「審判者」使用的,一方面「眼不可顧惜」,另一方面,懲罰/報復不能過火。

這是一種典型的 利他性懲罰/復仇[1]。針對的是對團體的搭便車者(free riders)、叛逃者(defectors)和傷害者。雖然作為「審判者」的個人利益可能或多或少的在之前對被懲罰/復仇者傷害,但是「審判者」想要復仇的情緒更多的是基於集體利益的考慮,而這種考量也在"審判者"心中,將懲罰和復仇合理化。

個人在集體利益受損時,會以審判者的心態作出相應的決斷,在懲罰/復仇必然性的得到施行時候,作為審判者的個人腦中的獎賞中樞會激活[1]:

Sweet is revenge

Lord Byron, Don Juan (1818-24), Canto I, Stanza 124.

作出利他性懲罰/復仇的個人,在感受的懲罰/復仇的快樂時,由於程序性正義,或者集體的利益,心中會很快的翻過這一頁,多不會在腦中反覆的想對於受罰者的「不義」或受罰者家庭可能遭受的損失。這種情況下,利他性懲罰/復仇在人心中不會產生長久的不好影響,而且還會使集體更加的團結(cooperation among strangers is greatly enhanced by altruistic punishment)。懲罰/復仇行為甄別出敵我,團體中個人相互作為利益攸關方的感覺得到的強化。

基於同樣的道理,在歷史上和在現在,要強化民族主義/集體主義,那就得樹立一個內部或者外部的敵人。這時候民族團結會很快的增強,所謂"同仇敵愾"。民族主義的參與者,將懲罰/復仇行為合法化/合理化,使他們的判斷受到影響,觀念異於常態,從而帶來危險。

私人性懲罰/復仇

對於個人利益受損或感覺利益受損,不選擇法律懲罰或對法律懲罰不滿,要對人做出復仇的情況。同「利他性懲罰/復仇」一樣,在復仇施行的時刻會有快樂。但作為復仇者,在這前後會受到更大的影響。

Der H?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

Tod und Verzweiflung flammet um mich her!

Fuhlt nicht durch dich Sarastro Todesschmerzen,

so bist du meine Tochter nimmermehr.

Versto?en sei auf ewig,

verlassen sei auf ewig,

zertrummert sei'n auf ewig

alle Bande der Natur.

wenn nicht durch dich Sarastro wird erblassen!

H?rt, h?rt, h?rt, Racheg?tter, h?rt, der Mutter Schwur!

復仇火焰在心中燃燒

死亡和毀滅在胸中咆哮

你須記牢,薩拉斯特羅深仇未報,薩拉斯特羅深仇未報

你忘恩負義我決不輕饒,忘恩負義我決不把你輕饒。

啊!啊!假如你忘恩負義,啊!你忘恩負義我決不輕饒。我把你永遠驅逐,我把你永遠忘掉,啊,往日相親相愛,母女恩情一旦拋,

驅逐吧

忘掉吧

母女恩情一旦拋

深仇必報

薩拉斯特羅深仇必報!

聽,聽,聽,復仇女神!聽,深仇必報!

---- 莫雜特 《魔笛》 「復仇火焰在心中燃燒」

復仇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燒 (夜後詠歎調) 魔笛 莫扎特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wMDI2Nzgw.html

以上是莫雜特歌劇「魔笛」中的一段花腔女高音「夜後詠歎調」,也是古典音樂中最具難度、最為著名的花腔女高音之一。非常代表性的表現了復仇者在復仇之前的心理。復仇者深受憤怒的火焰折磨,為了復仇一切代價都願意付出。這種心理對於復仇者來說是一種傷害,也是施害者的行為所必然產生的。作為被害者,此時有兩個選擇:復仇,或者淡忘仇恨。

選擇復仇,在復仇之後,除去那短暫的快感,當事人往往會很快變得不快樂[2]。思前想後,難以忘記整個事件。這會讓當事人Keeping Wounds Green,受到第二次傷害。選擇淡忘仇恨,這是 新約 馬太福音 5:38~42 所提倡的,避免與惡人鬥惡的境地(Paradoxical Consequences of Revenge)[3]。

Sweet is revenge, but only for the moment.

--------

[1]De Quervain, Dominique J-F., et al. "The neural basis of altruistic punishment."Science (2004).

[2] Bushman, Brad J. "Does venting anger feed or extinguish the flame? Catharsis, rumination, distraction, anger, and aggressive respond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8.6 (2002): 724-731.

[3] Carlsmith, Kevin M., Timothy D. Wilson, and Daniel T. Gilbert. "The paradoxical consequences of reveng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5.6 (2008): 1316.

【shishuai的回答(47票)】:

有仇不報的人,就是忘恩負義的人,這兩種人是一種人。

【張騰的回答(36票)】:

復仇的進化優勢:讓其他人欺負你的時候心存顧慮。

如果有兩個欺負(或者掠奪等)的對象,一個會報復,一個不會報復,其他條件一樣,你選擇欺負哪個?不言而喻嘛。所以毫無復仇心理的個體,生存狀況堪憂。

復仇的劣勢: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實施,戰略威脅就可以。

綜合復仇的優缺點,有個更高級的策略——復仇詐唬:讓別人以為你有仇必報,不敢對你輕舉妄動,但實際上如果復仇代價太大,你並不會去真正實施。

為了詐唬效果好,大腦會連自己也一起欺騙(要誤導別人,先誤導自己)。事情剛發生的時候,會血氣上湧,自己都相信真的會去復仇,但事後心態平復了,又不那麼想復仇了,至少不想付出很大代價去復仇。

所以每個個體有2個參數:表觀復仇值 和 真實復仇值。一般來說表觀復仇值要高於真實復仇值。

【mupeng的回答(24票)】:

於個人,可以平衡心理;於社會,可以匡扶正義。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謝邀。

【楊振帆的回答(17票)】:

報仇是對自己的救贖。救贖自己的無能為力。

【三七的回答(4票)】:

為了人類更好的長期發展。

囚徒困境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了。

那麼面對囚徒困境最好的應對是什麼呢?

答案是:如果對方跟你合作,那就合作,如果對方先不合作,那就復仇。下一次繼續,直到雙方都好好合作為止。

一味的和對方合作,或者一味的對抗,都會導致出現總體上最差的後果。

只有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才能保證合作者能更好的合作下去,人類這個基於合作才能生存的種族才能存在於世上。

【孫鬧海的回答(11票)】:

和吃喝嫖賭一樣,復仇是人類的天性,也是生物進化出來的「優秀」品質之一。

先從自然法來分析:

這裡指的優秀是指作為社會生物的生存能力。當社會生活中競爭失敗的一方,往往意味著弱小,而這個弱小是相對而言的弱小,相對於攻擊方的弱小。這樣「弱小」的定義是很容易形成社群評價與作為失敗方的價值評價。

如果你一旦在社群中被定價,那麼就容易招致那些自以為估值更高的個體的攻擊與掠奪。你的生存環境必然是惡劣的。

所以,復仇,打破的原有價值定價,則是迴避其他個體挑戰的最好辦法。

當然還有策略二,如果我無法擊敗我的復仇對像怎麼辦?最好的策略則是擊敗新的其他個體,來獲得該個體之上的社群價值,重新給自己定價,當然會比原來的社群地位低。

以上是自然法中的復仇,顯然復仇是一件正義且利於生存的事。

那麼在人類社會中呢?

在人類社會中復仇發生了變化,個體復仇所代表的私力復仇被社會所代表的公力復仇所取代(我不是說現代刑法),取代目的在於私力復仇所帶來的社群的不穩定性。

你想你每天都想著怎麼幹掉欺負你的混蛋,誰來生產?誰來養活皇帝老兒?

所以國家法治誕生,取代了原始社群,也是自然法中的私力復仇,由國家審判來給你申冤保護你,讓你不會被張三打死,也不會浪費時間計劃怎麼報復張三,老老實實進行生產!

但到了現代社會,復仇顯然是不利於社會和諧,全體勞動人民共同全面發展的!

於是現代刑法出現,其最重要的意義在於教育,警示,預防職能,而不是給你出氣!

那怎麼看待施暴者呢?顯然這些人違背社會共同生活的法則,國家要用監獄來教育他們,教育不了的罪大惡極,就殺了…………

那怎麼看待那些受害者呢?首先受害者不會受到自然法中不進行復仇的實際損害,國家法治就是你的力量,沒有人可以用違規的暴力來繼續威脅你(一旦傷害你就會受到國家機器的規制)所以你不需要復仇了。那些心裡憋屈的,都是和自己天性過不去的。

國家說,你要忍著!

【jessicaxu的回答(3票)】:

加速因果

【李偉的回答(0票)】:

存在感。

【kevinhe的回答(6票)】:

戰略意義在於維護和平…

【八王子的回答(5票)】:

這麼說吧,在你還沒有一個固定的夥伴之前,你會抑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去擼,但是快感就是那幾秒?你忍住了麼?(這句有點偏題,但我估計大腦的機制大概和這個相似)

…………………………………………………………………………………………………………………………………

我覺得人天生都有一種暴力基因(說嗜血好像有點過),不管是處於一個看起來高尚的目的還是自私的原因,都可能激發暴力。似乎我們身體裡壓抑著某些東西,只不過因為善或者認知的原因,某些天性自然會被壓抑,但是情感或者理智上的壓抑,只要找到一個觸發點,就會爆發。

人之所以會選擇復仇大概因為覺得受辱。復仇應該都是personal 的事情。受辱可能就是一個誘因激發了某些大腦機制, 復仇的意義在於: 他要去實現他認知的正義,他認知的對的事情,他要羞辱那個羞辱過他的人。從而達到情感宣洩和目的的實現,這些看似可笑的信念支撐他去完成復仇 。在某個階段復仇甚至比共產主義理想更重要,那個階段復仇就是一切復仇就是意義。所以復仇成功之後才會有失落。

因為一般情況下我們都不會有唾面自乾的好脾氣,「以德報怨,何以報德?」。所以他會選擇復仇,就像很多美國以復仇為主題大片一樣,看到最後大家都覺得很爽,因為看上去似乎壞人得到了懲罰,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麼?復仇產生最壞的影響就是脫離體制,以另一種方式去實現某些東西。小一點復仇,侮辱傳遞了,快感也就消失了,復仇的終結會讓人突然有點失落,因為他享受那個處心積慮的過程了,造就了不寬容。

「你為了你的正義,我為了我的正義,我們都是被捲進以正義為名的復仇漩渦中的普通人而已。可是,如果復仇以正義為名,那麼這樣的正義會孕育新的復仇,冤冤相報何時了。而此刻,我們只是活在這樣的漩渦中,瞭解過去、預測未來。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歷史的一部分。」

對錯強弱受辱都是由認知決定的,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也是由認知決定的,復仇不僅僅是一種情感宣洩,更是一種本能,一種捍衛自己人格獨立的本能。(至於行為上的偏差所導致的後果不在此討論)

人類需要復仇更需要寬容。我說不好什麼是寬容,美國人房龍寫過一本《寬容》可做借鑒。

ps:按照《愛因斯坦的夢》前面寫的,這要是生與死輪迴不止的話,你根本不必明白意義,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會輪迴。

【周未來的回答(3票)】: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孔子說的,有仇要報,有恩也要報。

有仇不報非君子,指的是人必須有血性,

對那些侵犯人們正當權益、作奸犯科的小人,

君子們必須對之進行抵制和懲罰,不能姑息養奸啊。

利益一旦被侵犯第一次,就會被侵犯第二次。

所以有仇要報,不然你只會得到更多的仇、、

【楊婧的回答(3票)】:

讓對方理解自己的傷痛。

【張文劍的回答(2票)】:

這個問題讓我想到了以前讀的一本書——《怪誕行為學》,在本書的附錄裡由信任問題,擴大討論了「復仇」的內容

第一點,從生物學角度講,復仇的確可以帶來快感

大腦的哪一部分與計劃和實施報復有關聯呢?是大腦紋狀體——大腦中與體驗獎勵相關聯的部分。也就是說,有關懲罰背信棄義夥伴的決定與快感和獎勵有某種關聯。還有,實驗證明那些紋狀體激活程度越高的人對對方實施的懲罰就越重。這一切說明即使需要付出代價也要報復,這種慾望是有生物學基礎的,而且報復是一種快感或者類似快感的感覺。

第二點,從社會學角度講,報復會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加強機制運作,以維護社會秩序

報復是一種看似毫無意義的人類傾向,也不在理性基本定義的範疇之內,但它實際上卻作為有用的機制在運行。它未必總是對我們有利,但它無論如何確實含有某些有益的邏輯與作用。

我們梳理一下,人類復仇是有會產生快感的,也就是說人的天性傾向於復仇,那麼為什麼會進化出這種天性呢?

復仇適合理性相悖的,它應該是社會行為長期作用的結果。

比如:

假設你和我生活在2000年以前的一片古老荒原上,我手裡有一個芒果,你也想要。你可能在私下盤算:「丹·艾瑞裡是個完全理性的人。他用20分鐘就找到了這個芒果。如果我把它偷到手,再找個地方躲起來,他要想找到這個丟失的芒果所花的時間要超過20分鐘,丹經過正確的成本-收益分析後,決定動身去找另一個芒果了。」

如果上文雙方都是完全理性的人,則小偷的最佳選擇是偷走芒果,而丹的最佳選擇是不去追究小偷,而是尋找下一個芒果。在這種情況下,完全理性的沒有復仇觀念的人放棄保護自己的權益,從長遠來看是不利於其生存的。而具有復仇觀念的非理性人,則在某種程度威懾了「小偷」,雖然偶爾產生的復仇行為降低了短期收益,但是規避了更多的『被盜「,長遠來看利於其生存下去。另一方面,如果小偷和丹是一個族群裡的成員,復仇起到了微妙的作用,若大家都沒有復仇意識,都是理性人,則族群之間無法形成信任,群體的效率低下;若大家都有復仇意識,則族群客觀上被牢牢地捆在一起,效率也更高。

所以,復仇應當是一種社會化的行為,應當是人類在群體生活中進化得來的,具有復仇意識的族群,對內能夠產生相互間的新人,對外威懾其它族群使之不敢侵犯,生存能力更強;相反沒有復仇意識的族群,對內難以形成信任,對外無法威懾其它族群的侵擾,生存能力差。

【王冷的回答(2票)】:

有仇不報非君子。

不懂得記仇的人,也不懂得記恩。

這世上沒有對錯,但是有因果。

【坦白的回答(2票)】:

當我把痛苦返還於你之時,主的光環湮滅,從此萬物共寢,你我同歸於寂。

【堯日長弓的回答(2票)】:

對惡人的寬容,就是對善人的不公。

【nanhu的回答(1票)】:

復仇的屬性起到戰略威脅的目的,復仇的行為起到兌現承諾的目的。

【桂圓魚的回答(1票)】:

復仇的前提是有仇,即復仇者遭遇到了不滿足其內心天平的待遇,比如別人殺害了他的父親,比如別人搶了他的老婆,比如別人騙了他的錢,比如別人偷窺到了他的裸體,比如別人嘲笑了他等等等等。

那麼復仇者的復仇行為便可以看作一個追求內心天平「公平公正」的過程。

【伍陳璜的回答(1票)】:

至少在跨越部落的政權建立之前,血親復仇幾乎是阻止殺戮維持和平的唯一原因。

標籤:-心理學 -人類 -倫理 -社會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