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從業者怎麼看待近年來在國內心理咨詢和治療中十分流行的沙盤(箱庭)療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心理學從業者怎麼看待近年來在國內心理咨詢和治療中十分流行的沙盤(箱庭)療法?

2019年02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李松蔚的回答(26票)】:

點完贊之後再多說兩句。得票最高的答案先說了沙盤不少好話,才說出我真正想讚的觀點。我這裡就說得更直接一些吧:我不認為沙盤/箱庭是一種療法,也不認為它在國內的流行與其療效有關

關於沙盤/箱庭不足以稱為一種療法,只能說是一種工具,而且是偏測驗的一種工具——而且信效度方面的證據尚存疑——這個觀點心晴老師已經解釋得很到位了。我就不再補充。

我主要想說的是,這個東西的流行,首先是因為有利可圖(你想想這個賣價上萬的東西成本才多少),只要有利,就有逐利之人會不遺餘力地推廣;其次國內主流院校也有心理學教授為它背書(而且依國內的江湖規矩,你說它好,我就不好意思再說它不好,大家你好我好哈哈哈),然後這東西本身足夠大(放到咨詢室裡夠醒目),足夠貴(算到硬件設備裡夠突出),最後也是因為它可以緩解一些經驗還不夠豐富的咨詢師的焦慮:如果我和來訪者找不到話說,我們起碼還可以擺沙盤嘛。

四川震後,很多災區中小學被援建了心理咨詢室,大概是覺得光送沙發茶几顯不出「專業性」,所有的咨詢室於是都慷慨地配套了沙盤。我至今仍然定期在災區某地做督導,從我督導的觀察來看,對高中生的咨詢中幾乎不會用到沙盤,對小學和初中生的咨詢倒是常用,但我並沒有看見對療效有什麼促進。沒有案例概念化思路的咨詢師,讓來訪者擺完沙盤後也還是沒有。

最多,咨詢師藉著沙盤找到話題聊天,來訪者也不至於那麼尷尬,時間很容易就被填滿,咨詢關係稍微親近了點,雙方都沒那麼緊張了而已。

因此就我看到的而言,沙盤即便說可以作為一種測量工具使用(此處仍然存疑),在目前使用沙盤的尤其是中小學老師當中,也並沒有發揮它在這方面的效果。我覺得這種工具在國內的流行,主要是搭著各種天時地利的因素,將來恐怕還會流行下去,但效果上總是讓人擔憂的。

【王怡蕊的回答(22票)】:

贊同了樓上幾位的回答,但都不能完整的代表我自己的看法。今天是Good Friday,不用上班,專門寫個回答。@王昕妍 邀請我回答如何看待精神分析?沙盤療法以精神分析理論為支撐,於是我兩個問題並一起答。

福爾摩斯剛出場不久就說過這樣一段很拽的話:「一個邏輯學家能憑一滴水推測出大西洋或尼亞加拉瀑布的存在,即使他並沒親眼見過。」小時候看到這裡,佩服的五體投地。但如果現在還有人跟我提類似的觀點,我頂多報以「呵呵」。其實柯南道爾的想法很具有那個時代的特色,從一件微小、普通的事情分析出一整個世界,聽上去奇妙又浪漫。精神分析學家們從沙盤的擺放、墨跡的揮灑推測出大腦中不為人知的潛意識世界,也是其中一個美好的故事。但要清楚,這只是一個故事,類似於幻想或者設想,把它當真理就有點可疑了。雖然人類的很多幻想最後是會實現的,但很有意思的是,實現的方式,往往離最初的設想有著相當的距離,不是麼。

精神分析和沙盤療法的基礎是潛意識。要回答如何看待精神分析及沙盤療法這個問題,那麼很自然會產生三個問題:

  1. 潛意識到底是什麼?潛意識的世界怎麼影響現實的世界?
  2. 隨便堆個沙子擺弄點塑料玩具就能推測出一個人潛意識的世界麼?
  3. 怎麼才能知道根據沙盤推測出的結果是準確的?

以下針對這三個問題一一討論。

  1. 潛意識存不存在,存在於人體哪個部位,沒有人能給出確切的答案。目前的科技手段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那麼這個問題暫且放在一邊。
  2. 在潛意識理論未被證實之前,試圖通過沙盤這個工具來描繪一個人的潛意識,是一種積極地嘗試。但這自然就導致了問題3非常難回答。
  3. 傳統的沙盤療法有個致命的缺陷。根據精神分析的理論可以推斷每一個人應該只有一個潛意識,那麼兩個咨詢師應該能沙盤的擺放推測出相同,至少是相似的結果。然而事實上,同樣一個沙盤,各個咨詢師給出的結論可能千差萬別,這個分析的過程非常主觀,就連從事沙盤療法的人自己都接受不了。

在@心晴的介紹中,現代的沙盤療法是不分析、不評價的。自此,對沙盤測量存疑的人不能再拿它的主觀性、不一致性說事了,因為它根本就不測量了。於是這個致命的缺陷被蠻橫地堵上了。但隨著而來的問題就是,那大家還花那麼多錢去擺它幹嘛?於是有人說,沙盤反應潛意識,擺沙盤的過程本身就是有療效的。姑且如此吧。那麼給兒童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讓ta畫畫或者寫作,應該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沒道理只有沙盤才能反應潛意識,畫畫寫作就不受潛意識影響了?心晴還提到了沙盤的優勢是它是三維的還可以加上時間這第四維,那麼我覺得雕塑(土一點的捏泥人)什麼的也是完全可以做到「四維」的。

當然,如果不想考慮背後的邏輯,只考慮實用也是可以的。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這也是一種科學的態度。那麼,精神分析、沙盤療法是好貓嗎?很遺憾,這類療法雖然有細節美妙動人的個案案例,雖然有天花亂墜的各種段子,但一直沒有拿得出手的隨機對照試驗結果。順便回復@勇勇,英美體系國家(歐洲大陸國家不清楚)大多盛行認知療法,比如傳統的認知行為療法和新興的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澳大利亞的醫保系統確實只承認有大量實證基礎的認知行為療法,因為作為一項醫療手段,沒有實際效果怎敢讓納稅人掏錢?與此同時,註冊的心理學家是不能使用循證療法以外的療法,但是可以擇情使用其它療法中的有些技術。違規的話初犯可能會被警告。其實,臨床心理學的博士碩士入學面試時就會問你是否能保證遵守只使用循證療法這條規定,如果不能遵守的話,壓根就不會錄取你。

知乎心理學群裡有人說這些都是人本主義、認知行為療法、精神分析療法之間的紛爭的延續,是門戶之爭。這一點我明確反對。

  • 首先,人本主義(人本主義心理學)根本就不是一種療法,它和後面兩種心理療法根本沒有可比性。
  • 其次,對人本主義和認知行為療法真正瞭解的人就會知道,認知行為療法融合了非常多的人本主義精神。這兩者不僅不互相排斥,相反,人本主義的以個人為中心、真誠一致、同理心的理念根本就是認知行為療法(以及其他的主流心理學療法)的基本守則。認知行為療法並不強調人本主義中的無條件的正向關懷,但也並不反對。
  • 至於精神分析和前兩者之間的門戶紛爭,精神分析早就退出主流心理學的舞台了,還有什麼可爭的?詳情見心理學學科內部怎麼評價弗洛伊德的理論?精神分析療法作為一種治療手段,比起其他療法來,缺乏有效性的證據,它也沒有去爭的資本啊。如果你連證據都不講,那我們不講同一種語言,沒法交流。
  • 心理學家和咨詢師的責任是幫助他人。我們是「醫生」,不是「哲學家」,我們的工作不涉及太多形而上的價值觀、世界觀。對於「治病」來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我認識不少歲數比較大的精神病醫生、心理學家和咨詢師,在他們受訓的年代,精神分析療法是絕對的主流,所以他們職業生涯的早期都是使用精神分析的,這也許就算是所謂的「精分派」?但隨著這半個多世紀心理學爆炸式的發展(據說現在在美國每年PhD畢業生人數最多的就是心理學),開發出了非常多門類的心理療法。其中認知類的療法,尤其是認知行為療法,得到了很多研究證據的支持。於是他們很多人都學了不少新的療法,認知行為療法更是必學。所以, 現在的很多爭執,與其說是門戶之見,倒不如說是部分人抱陳守舊、故步自封,拿「門戶之見」給自己找借口吧。

========================================================================

具體來說,

精神分析有沒有價值?據博士階段的老師說,精神分析療法除了歷史價值以及移情、反移情這兩個詞比較好用之外,實在沒有什麼其他的用處了。雖然精神分析療法也在試圖改變,但總的來說,它能做到的,其他療法也能做到,而且做得更好、耗時更少。

沙盤療法有沒有價值?沙盤療法同樣缺乏有力的臨床證據。它最大的貢獻除了歷史價值,恐怕就是沙子本身作為一項遊戲的意義。澳洲小孩最常玩的遊戲之一就是沙子,海灘有沙子,大部分公園裡也有沙子,還有玩沙子的工具。於是澳洲小孩非常喜歡、非常習慣玩沙子。

內陸地區的小朋友們,即使日常生活中沙子玩的沒有那麼多,估計也不會討厭沙子這種可塑性如此之強的玩具(回想下小時候對麵粉的愛),以及沙盤中無數可選的迷你小玩具。沙盤作為一項遊戲,很容易讓小孩放鬆心情、融入這個陌生的環境裡

作為一種療法,沙盤療法缺乏實證,早已淡出主流心理學。作為一項遊戲,沙盤就更不划算了。絕大部分遊戲都不用上萬塊那麼貴,而且各個小孩喜歡的遊戲不同,有些小朋友不喜歡玩沙子的。你可以鼓勵小孩子通過畫畫、寫作、捏泥人的方式表達自己。有人堅持說沙盤表達性強,這我同意。對於非要沙盤才能表達的兒童(其實真正離不開沙盤的是咨詢師吧),完全可以自己在超市裡隨便買個盒子放點沙,再買點各種各樣的塑料小玩意,放點小石頭小貝殼啊什麼的,一樣可以讓小孩直觀的表達自己的想法。我就認識兩個這麼幹的咨詢師。

【如果有感興趣的朋友,我改天可以請他們拍幾張放上來。】

既然咨詢師不評論、不分析,那麼為什麼非要使用昂貴的標準化設備?自製的沙盤一樣可以滿足兒童創造性表達的需求。

========================================================================

兒童心理治療的用具,我個人覺得最為有效的是心理治療專用的貼紙、填色、卡片、桌面遊戲、活動。這些材料,針對不同性別、各個年齡段(幼兒至成人)、各種家庭文化背景(比如針對父母離婚的兒童,住在寄養家庭的兒童,澳洲土著人等)、各種問題(比如多動症、憤怒控制、自制力培養、社交困難、bullying、性侵犯、測量培訓父母的育兒方式等等)。這些材料用具,有的是根據認知行為療法設計的,有的從resilience、 skill building 的角度出發,有的考慮夫妻、家庭作為一個整體等等。

寫到這兒, 順便介紹一款我比較喜歡的桌面遊戲,名字叫做「Impulse Control」,是專給ADHD的小孩用,這個遊戲棋盤好像大富翁強手棋那樣,我和小孩(也可以是多個小孩)輪流扔骰子,也有機會卡,運氣卡。有的卡片摸到了,要讓拿到的人做些奇怪的動作,但更多的卡片是治療性質的。機會卡片幫助小孩思考控制自己的impulse的意義,比如如果你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衝動,老師會怎樣怎樣。運氣類卡片問,如果你在電影院裡面看電影,前面的人擋住你了,請給出2-3種解決方法。我的那個小孩給出的回答是,踹他椅子。我於是問他這樣會有什麼後果,這種行為合適不合適,他想了想說不合適,然後給出了第二個解決方法,站起來。小孩如果給出了合適的答案,就可以搖一個特殊的骰子,只有1-3點,然後可以拿到與骰子點數相應的分數。答案不合適(踹別人椅子那種),不能搖骰子,不得分。得分最高或者最先到達終點的人贏。這個遊戲還有一些特殊的規則,幫助兒童學會控制自己。貼三個賣這類資源的網站Creative Therapy Store, Our Publications ,Therapeutic Games Therapeutic Board Games Play Therapy 不知道國內有沒有類似的網站,歡迎推薦。

========================================================================

沙盤療法應該稱之為沙盤技術

詳述一下我對這句話的看法。我覺得不應該否定「沙盤療法是一種心理療法」的說法,就好比任何一個系統的看法都有權被稱作是理論(theory)一樣。但這個療法是否優秀,是否有價值就是另一個問題了。目前為止,沒有足夠強有力的證據說明精神分析、沙盤療法的有效性,所以不能說它是個優秀的理論、療法。

沙盤技術這個說法,在我看來,與其說沙盤是一門技術,不如說應用沙盤是一門技術,就像應用橡皮泥、繪畫、描紅、桌面遊戲等等素材一樣,使用者需要耐心、敏銳、積極反饋、管理兒童的行為等等。

我引用為心理療法的改進作出巨大貢獻的Michael J. Lambert教授的研究。Lambert教授曾發明了OQ-45這個幫助心理治療師監控、檢測心理療法效果的工具,該工具具有類似於醫生的血壓計的意義。

Lambert教授的研究這個結果比較驚人。

(Reference:Lambert, M.J. (2001). Research summary on the therapeutic relationship and psychotherapy outcome. Psychotherapy: Theory, Research, Practice, Training, 38(4), 357-361 PsycNET - DOI Landing page)

他的結論是心理療法的效果:15%是來源於安慰劑效應;30%是來源於common factors(that is, variables found in most therapies),比如安全的傾訴空間,心理學家的共情能力,反饋能力等等;40%來源於心理治療以外的因素,比如自愈、生活中的積極事件(失業的人找到工作了,孤獨的人找到伴侶了)、家人朋友的支持;剩下的15%的效果來源於具體的治療技術,這裡的治療技術指的是治療師使用的具體療法,比如biofeedback、催眠、系統脫敏性。這個研究也許能解釋,在大家的觀察中,為什麼使用沙盤療法、精神分析療法對很多來訪者似乎也挺有效的,這是因為具體的療法只佔到15%的效果。換句話說,如果一個治療師本身的能力強,來訪者自己的生活又有了轉機,那麼不管用哪種療法,來訪者的情況都會有所好轉。

所以,儘管使用精神分析療法、沙盤療法的治療師也能夠幫助到來訪者,但這並不能說明這些療法本身真的是優秀的。要證明一個療法的價值,必須通過方法論嚴謹的大樣本的隨機對照研究,這類研究會控制安慰劑效應、治療師的因素和來訪者生活中的自然變化的影響,然後再比較哪個療法效果更佳。遺憾的是,在這類研究中,並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精神分析或沙盤療法。

總而言之,來訪者接受精神分析療法、沙盤療法後症狀好轉的個案,並不能證明這些療法本身是優秀的。

========================================================================

理論和理論之間、療法和療法之間,本就是有高下之分。心理咨詢行業,不同於其他服務業,只要有人願意花錢買你的服務就行,它更接近醫療行業。所以,在明知有更有效、更經濟的治療方法的情況下,卻抱著明顯落後於時代的精神分析、沙盤療法不放,這不僅浪費了他人的錢財,還耽誤了他人治療的時機(心理疾病同生理疾病一樣,也是越早治療越好)。精神分析、沙盤和認知類療法之間的紛爭,不是門戶之爭,而是部分人抱陳守舊(要是誅心一點,甚至可以說是沒有醫德)。 這也是上面說到的,澳洲心理學協會不允許使用循證療法以外的方法的原因。

至於這些療法在國內大張其道的理由,@李松蔚 顯然瞭解的比我多,更有發言權。除了李松蔚提到的經濟政治上的原因,我猜測大眾乃至不少心理學專業人士缺乏對現代心理學測量、治療方法的深刻理解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心理學愛好者讀的書大多是精神分析甚至是偽科學方面的,接觸過的現代心理學方面的書過少。即使是受過心理學基礎大學教育的人,很多在大學裡學的也還是老一套的知識,大學裡的有些心理學老師說不定自己也沒有系統深入地學習過這些知識。

【心晴的回答(17票)】:

剛咨詢完,來闡述一下我的觀點,希望能收穫到更多有價值的評論和建議。

一、國內沙盤簡介

沙盤在國內現在分為兩大流派,一派是從日本留學回來的張日昇引進的,叫箱庭療法,因為是在日本學的沙盤,所以給沙盤取了個有東方韻味的名稱叫箱庭。另外一派則是以從美國學習回來的申荷永為代表,名稱仍叫沙盤療法。兩者基本都一樣,只是稱呼上的不同。由於我對張日昇的箱庭療法接觸比較多,所以我的陳述圍繞箱庭療法的觀點居多。

箱庭療法是以精神分析理論、特別是潛意識理論為基礎的,箱庭比起其他精神分析的技術,如繪畫、意象的好處就是立體思維空間,可觀察。繪畫是平面的,意像是模糊不可見的,但是箱庭裡面來訪者的擺設是立體的而且可見的,不僅如此,箱庭還是個四維空間,所謂的四維是指三維空間再加一個時間的維度,也就是來訪者擺沙盤的過程也可以作為咨詢治療的觀察的角度。

二、為什麼這幾年沙盤在國內心理咨詢的運用當中這麼流行呢?(或者再客觀一點講,在我觀察到的福建的社會的學校的咨詢中心這麼流行呢?)

我覺得有這麼幾點原因:

1.沙盤有趣新鮮;以精神分析為基礎,具有神秘性,讓人感覺高深莫測。

2.沙盤具有商機;以我們學校為例,一套箱庭兩個沙架,一個沙盤,1200個沙具,就要1萬元,這還是幾年前的價格,而且是最基本的配備,現在賣沙盤的機構有非常多。

3.沙盤佈置環境好看。沙盤擺放在咨詢室可以美觀環境,上級來檢查可以給對方視覺上的直觀的感受——我們的咨詢室是先進的。

4.我們這裡有推廣沙盤的土壤;福建漳州師範學院的陳順森教授就是張日昇的大弟子,張日昇本人也來泉州開過沙盤的培訓。

三、 我對箱庭療法產生了懷疑。為什麼呢?

1.我咨詢接待的來訪者更多的是高中生,我發現他們並不太喜歡玩沙盤,我覺得原因有三:(1)在我們這個地方沙盤在小學運用更行之有效一些,原因在於小學生更喜歡遊戲,而且沙盤更適合在不擅長表達或者在咨詢中碰到瓶頸的案例運用,我的實踐告訴我可能不大適合高中生。(2)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個人的水平有限。(3)而且在做沙盤的過程中還受到很多限制,例如意象可以讓來訪者自由的發揮,天馬行空,幾無限制,只是對於咨詢師來說不易觀察和回顧。沙盤雖然立體可見,但是沙盤的缺陷在於客觀條件的限制,來訪者想擺放的沙具可能很難找到或者找不到。也讓來訪者興致不高。後來沙盤就被我閒置了很長時間不用,我這時還沒有產生非常大的質疑,只是覺得運用不上手。

2.後來向@王怡蕊博士請教了一些問題之後才發現我咨詢理念的滯後,原來在澳洲只有循證療法才是被認可的,非述證療法註冊心理家是不可以使用的,而精神分析流派的療法就屬於非述證療法,而這恰恰就是沙盤賴以生存的理論基礎。

四、我現實當中觀察到的箱庭療法是怎麼被主觀誇大的。

1.沙盤近年來的推廣速度越來越快,而在這一塊的學習者的水平良莠不齊,國家也沒有統一的資格培訓,因而有了不少誇大的宣傳或錯誤的操作,療效被主觀誇大。

2.在我經歷過的專業的培訓當中,沙盤都是被作為一個完成的咨詢流程被提及,所以實際上沙盤被國內權威的專家作為一種療法而存在,實際上現在看來沙盤應該被定位為一種技術而非療法更準確一些,這部分後面我會再描述。

3.在沙盤的操作過程中,雖然我們表面上是不評價不分析的,但是我們只是不說出來,內心還是在分析著的。而我們的問話看似很客觀「這裡面有你嗎?」「你最喜歡哪個?」「他在幹什麼呢」這些都實際上在暗示來訪者沙盤的擺設是有象徵的,是有意義的,而這種賦予意義即使是來訪者自己定義就一定是客觀的嗎?可能是一種自圓其說的扭曲的記憶。歸根結底還是由於沙盤賴以生存的精神分析理論基礎是不靠譜的,潛意識理論是不靠譜的。

五、怎麼看待和使用沙盤?

1.沙盤目前更多是被當做精神分析流派的工具,而精神分析流派是缺乏實證研究的,據某個心理老師轉述,「華南師範大學心理學院書記表達了同樣的意思:不提倡學校使用沙盤」。

2.沙盤療法應該稱之為沙盤技術更為妥當,如果要作為一種療法就需要更嚴苛的要求,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實證基礎。例如怎麼用沙盤診斷?怎麼用沙盤評估?有相關的研究證明其療效嗎?不然怎麼稱之為療法呢?或者把它稱之為「咨詢技術」「咨詢技巧」會更妥當一些?我觀察了一下,國內心理咨詢師的培訓教材當中就完全沒有提到任何一個精神分析流派的療法,但是作為技術是有被提及的,例如自由聯想。

3.沙盤技術是有意義的,作為一種工具是可以的,還有特別適合的群體,例如不善溝通以及低年齡者。而且我自己體驗,以及咨詢的經驗告訴我,體驗沙盤的時候能夠其他一種放鬆的作用,同時也會促進來訪者的自我認識。

4.沙盤技術還可以為其他療法所運用,我們可以在運用其他有實證研究的療法,例如認知行為療法的基礎之上,來運用沙盤工具作為輔助。

潦草打完,有空再修改,歡迎補充批評。

【清流的回答(6票)】:

就我個人工作經驗來看,覺得沙盤還是有其特點和效果的一種療法,尤其是在表現和完成一些潛意識過程上面。在應用上來說,基本上還是對兒童居多,因為兒童不善於言語表達,沙盤對語言能力要求低,在治療低年齡來訪者上有比較大優勢,而在應對中學以上乃至成年人方面,沙盤就沒有什麼優勢,一般會有更好的療法可以選用。比如青少年可以選用現實療法,成年人可用的療法就更是不計其數。

對國內沙盤療法的流行程度不太清楚。整體感覺上,國內比較偏好新奇有噱頭的手法,如家庭排列、沙盤、NLP、心理劇一類,都是屬於手法相對比較特殊或者戲劇化,結果就突出了。這類手法在國外也有心理咨詢師在用,並不是說完全沒人在用,但總的來說肯定不是最主流、實證最多的手法。

【勇勇的回答(1票)】:

感謝你邀請我回答問題,因為也是在沙龍裡老師給我們講沙盤,就說說。

首先,如題,目前學校確實都有沙盤。我也感覺,沙盤比較適合小孩子。

不管是沙盤還是意象(意像是中國人的研究),都是和精神分析有關係的。都是是通過潛意識的意識化的表達,能讓咨詢者發現隱藏在心中的情節。對成人,意象或是精神分析的自由聯想都是可以的。但是兒童的感受力和,語言和邏輯的統合能力還不夠,而且很難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更喜歡動手,用沙盤比較合適,對於沙盤的解讀,其實就要看咨詢師的水平,是不是積極地關注,和是不是以來訪者為中心了。當然精分的基礎和沙龍的必要技能還是要精通的。

其實,也不要誤解,其實成人也是可以做沙盤的,而且,可以做團體沙盤。

最後想說,其實這些方法,都是精分上的枝葉,目的就是發現來訪者的情緒,動機,和防禦機制,還有客體關係的影響,導致的內部的人格的的衝突或是情結吧。我剛剛開始學習,還說不太清楚,就這麼多。

【洪一嘉的回答(1票)】:

對沙盤不是很瞭解。只能說說我淺薄的認識。

沙盤應該屬於一種投射測驗工具。相對於紙筆測驗來說,有幾個特點。一是對語言和邏輯的依賴小;二是由於是人與物之間的關係,所以可能更好地降低來訪者的防禦,指向內心。三是是一套有形的工具和技術,就像醫生的各種檢測儀器,看起來專業性更強一些。

華南師範大學的申荷永老師(荷永的微博 新浪微博)是國內做沙盤比較權威的,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順著這條籐去瞭解更多的信息。

【游離的回答(0票)】:

1 對客戶:滿足剛需

心理咨詢室初建時,總需要一個足夠大的設備來裝點門面(無論是接待客戶還是迎接領導檢查),這是剛需。

否則總不能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就開業了吧?

類似的設備是放鬆椅,也賣的很火,但放鬆椅的裝飾性遠遜於沙盤。

2 對機構:沙盤銷售商業模式簡單清晰,門檻低

沙盤的硬件製造沒有任何技術門檻,只要有銷售渠道,任何人都可以在幾小時之內迅速把一些廉價配件組裝成一套沙盤並賣出獲取數倍的利潤,因此商業上的可複製性和易推廣性非常強,一線銷售人員有極強的動力推廣這套技術。

3 對用戶:並非忽悠,有理論和實踐基礎

雖然目前一些嚴格的學術專著仍未把沙盤治療作為主流技術收錄,但畢竟沙盤也還是有一些實踐和研究基礎,我個人也見過一些善用沙盤療法的心理咨詢師。

特別是在中小學教育和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務領域,面向成人的咨詢技術大多依賴於語言的力量,而對兒童來說,語言是非常無力的,遊戲治療(沙盤治療只是其中一支)會是一個主要的出路。說得更簡單一點,當老師面對孩子倆人一句話都接不上茬的時候,還有什麼比沙盤更好的溝通中介呢?

4 引爆點:沙盤治療師和商業機構把握住了汶川大地震的關鍵市場機遇

滿足了上述三點,沙盤已經具備了成為一款流行裝備的潛質,所缺的唯有一個引爆點。

在中小學心理咨詢室建設潮來臨前(時機非常重要!特定類型的財政投入往往集中在幾年的時間之內),汶川大地震期間一批沙盤治療師和商業機構衝到一線,取得了很好的曝光率,恰逢其時地提供了這個引爆點。

標籤:-心理學 -黃耀明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