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後,孩子是否還有必要向父母表達對他們的「憤怒」?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成年後,孩子是否還有必要向父母表達對他們的「憤怒」?

2019年02月1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韌心旎的回答(113票)】:

「有沒有必要」? 任何事情,如果是沒有目的的去做(無論目的是否合理有效),都可以說它是沒有必要的。當題主問有沒有必要做這件事的時候,我可以推斷題主內心在糾結著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即:跟父母表達了憤怒又能怎麼樣?我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已經成年的子女,重提過去受過的傷痛,無非在意識裡或潛意識裡懷揣著兩種目的:

目的一:為內心無法消化的怨恨尋找復仇/發洩的快感:在我過往的咨詢工作中,往往發現,那些越是無法認知自己身為人父人母的局限,無法面對過去和現在不當的教養行為的父母,就越會有渴望擁有「復仇」體驗的孩子。這種渴望很微妙,因為superego,ego,和id之間矛盾重重,每個人的體驗都不盡相同。簡單來說,很多受過童年忽視或虐待(精神或生理兩方面)的個體在青春期,甚至成年初期可能都會先經歷這個黑暗階段。

目的二:為年幼的自己發聲,以期得到機會修復自我:我常看到評論裡寫「想抱抱兒時的自己」,「同情自己」等等,我可以理解這種心情。為留在歷史裡的小孩發出吶喊,是因為現在的你就是那樣一個歷史的產物。獲得新知之後,你覺得自己委屈,渴望修復自尊自愛,渴望接納自己,不想為施害者(父母)開脫,更不甘讓受害者(自己)蒙受強加諸於自身的羞恥,所以你要為過去正名,表達憤怒就是不得不經歷的一步。

這兩種目的之間其實並不分離,他們是遞進的關係,只是在情緒體驗上,有些人會困在第一個目的裡出不來,有些人會幾乎不經歷目的一,直接開啟目的二的憤怒表達行為傾向。我們的目標當然是盡量多的靠近目的二,甚至在它的引導之下,練習能力,獲得智慧,抵達成長自己解放自己的終極目標。

會困在第一個目的裡走不出來,是因為「洩憤」行為有很大的風險

好的情況是:你「報復」的體驗得到滿足,也就是不僅你的憤怒得以透徹表達,也在表達後看到父母因為你的控訴/喚醒而感到痛苦,有後悔和內疚等情緒產生,也許你會因此感受到人性本質裡的善良,柔軟,和脆弱,因為父母的反應,有了機會去練習亦步亦趨的體諒,在對生活,對人性,對人一生成長的需求,和對人本質的局限的瞭解中,更多練習了包容和接納自己 以及家人。順利由目的一的憤怒表達進入目的二,更多靠近獨立人格鍛造。

那壞的情況呢?我們知道 人的前腦額被稱為總裁腦,它負責人總體行為和感受的調度和掌控,未成年人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全部法律責任就是因為,科學的來講,ta不具備負起全責的資格,因為ta的前腦額還未徹底完成生長。前腦額如此重要,它給我們理性和掌控,組織和反省,但它也是成熟的最晚,衰退的最早的大腦組織。所以當你像你那雙可能前腦額已經在衰退的父母表達憤怒的時候,他們可能已經不具備這樣的腦力來理解你的痛苦,洞察你的無奈,進而感受到內疚了。其實往往這樣稀里糊塗,英文講以auto-pilot mode 活著的人,前腦額神經連接度也更易退化,前腦額早衰退的可能性也更大。

父母思想和生理的種種局限,讓已經成年的你在像他們表現憤怒的時候,看到的可能不但不是他們內心深處的柔軟和脆弱,而可能是更多的冷酷,更強的偏執,他們不但不認為自己不妥,還要多加貶損你,羞辱你,guilt trip讓你覺得負罪於他們,讓你忽然覺得因為你的憤怒表達,自己成了沒有爹媽的孩子,於是恐慌,妥協,繼而再痛苦。這樣的內心體驗會給你自己帶來二次傷害,它可能把你擊倒,讓你未來用盡一生的力量也無法再次清醒起來,那些「獲得積極心態 修復和真實成長自身」的高級目的,會隨之變成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夢一場。

所以請仔細思考一下哪種結果對你的可能性更大。好的父母,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要提醒自己你是獨立的個體,只能為自己負責,在這個基礎不滿足的時候,所有的,對別人對自己的愛的表達都是殘缺的。「將自己在意識上和父母脫離開來,無論他們狀態如何,我只渴望奮力一試,突破他們在我的經歷中,我的人格中,甚至我基因裡預設的種種局限,哪怕只能突破那麼一點,我想也是善莫大焉。」

以洩憤為目的的憤怒表達實在情有可原,但是以成長自我為終極目標而選擇有效工作(包含表達憤怒 練習溝通等等)才是更高級的人的意識的顯現。希望不管通過多少曲折,各位都能在有生之年到達這樣一個高意識成長狀態。

再說「向父母表達憤怒」這部分,「怎麼表達」這個問題一點都不簡單。不過我在這裡簡單說說。

有的人鼓起十二分的勇氣,耗盡二十分的能量,寫封長長的家書。寫的時候恨不能擁有莎士比亞的文采,即使冗長無序也要透徹淋漓一吐為快,當這封家書被寫完,過往被歷數之後,也許內心已然獲得很多宣洩,更也許每次重讀都還是會淚眼朦朧 雙手顫抖。這樣的痛苦經歷實在有點自虐,但穿過這長長的黑暗隧道,他們不僅梳理並表達了積壓的情緒,而且保留了自己的安全空間去思考和消化過往的一切,即使在當時當刻無法理解透徹,這都是極有意義的,未來收穫更多智慧的開端。

也有的人忍啊忍啊,搜集不到足夠的勇氣,更或許生活匆忙沒有多餘能量可以透支在認知歷史 消化歷史上。生活滾滾向前,終於在某個重要檔口(比如結婚,生子,離職等等),被父母用過去對待自己的方式再次「惹毛」,終於多年積累如洪水般噴發,大吵一架之後,即使沒有兩兩不相過問,至少也是更加各自揣摩,更加難以溝通。

更有什麼情況呢?就是終其一生都不曾有表達,也不曾有爆發。這種人也有很多,壓抑之深刻讓他們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不可能擁有飽滿的活著的體驗。他們往往記憶力差,身體狀況不斷,睡眠質量不佳,人際關係一般,工作和家庭生活都索然無味,更有偏執的將人生希望寄托於他們的愛好 工作 寵物 子女 手足 或父母等等任何(非自身的)外在的 人或物上。

看得出來,壓抑情緒不是辦法,言語表達又多有風險,無論哪種正視和修復都需要短期不能練習出來的溝通能力,認知能力,那眼下怎麼辦呢?我建議諸位找個你能用的工具。如果擅長文字就付諸紙面(就像寫家書),如果擅長運動就消耗體力(登上高山大哭或大吼),如果擅長藝術就投入作畫,如果擅長音樂就寫寫編編(很多黑人rap飽含情緒也因此震撼)。

無論你選什麼工具,具有意義的情緒表達(而不是逃避情緒和麻木自己)有很多方式(不會的話去找心理咨詢師,ta們可以引導你開始練習一個適合於你的工具),當我們把情緒疏導的後果全部留給自己來承擔的時候,我們就是實實在在練習修復,練習獨立人格養成。這過程艱辛,自不必言說。但不走下去,又有什麼別的路呢?況且為什麼要逃避?生之最大幸就是透徹淋漓的情緒體驗,當丟了感受痛的能力,我們就沒有了體驗樂的可能。難道真要如行屍走肉般活?還是要別人為你的人生負責?你甘心麼?別人又憑什麼?

【天生愛自由的回答(11票)】:

孩子在幼年的時候就有必要向父母表達他的憤怒!!!如果父母沒有給孩子提供機會,孩子沒勇氣反對父母,那孩子長大後會因此失去更多。/童鞋們要有一雙發現的眼睛。多從知乎的心理咨詢師們的答案裡,找自己的答案。最捷徑的方法找到靠譜咨詢師。zhuanlan.zhihu.com/keep

【青衣的回答(28票)】:

不請自答下,正巧最近一陣對這個問題有一些思考,可以分享給大家。

最近一陣,由於是放暑假的原因,來我這裡做沙盤測試的孩子增加了很多。這些做測試的孩子中不乏類似題主描述的情況的孩子,但是與題主不同的是,他們的經歷不是過去,而是很近的現在。所以他們還處在某種應激的狀態,而沙盤其實就給了他們一個發洩的渠道。所以在沙盤中,他們表現的很具有攻擊性,很憤怒,很無力,但是我又會感受到他們不得不把自己的感受壓抑起來。

每次跟他們的家長溝通的時候,家長往往都很重視,少數的家長會很內疚,覺得是自己的原因使自己的孩子變成了這樣,之後就會問我有沒有處理的方法,而我經常給家長的建議是,這次處理的時機已經過去了,這一次的影響已經存在了,但是關鍵在於下一次類似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是否可以用一種更加理性和平和的方式來處理類似的問題情境,假如下一次還是用這樣的方式來處理孩子的問題,孩子的情緒就會保留和壓抑下來,最後一直延續到後面的親子關係中。雖然這麼看來,這種影響確實很大,但是我卻衷心的認為這種事情的意義是有限的。

事實上,隨著我接觸的孩子越來越多,我越發的形成了一個觀念:人類心靈強大的自愈能力使其變得無比堅韌,這種堅韌使人類可以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大部分「創傷性「事件面前保持自己心靈的健全性,哪怕是長期的」創傷「,也可以發展出一些彆扭的方式來使自己在這種徹底不利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甚至某種角度上來說,這些」創傷"經歷正是建立其我們整個人格系統的核心之一——另外一個核心是被愛的經歷——所以對於一個人類來說,這些不堪的回憶或者創傷,正是我們心靈世界必然經歷的事件,就好像宇宙中必然存在黑洞一樣。

但是人類在過去的經驗中建立起的人格結構必然有其局限性,可以想像,假如一個人前18年都在東方的文化環境下生存,那麼突然進入到西方的文化環境中,不適應是必然的現象。對於一個人來說,這種變化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例如成年前後,結婚前後,甚至單身與否,這些都是一系列的角色以及社會環境的變化,這種變化的幅度未必比從東方文化到西方文化的變化來的小。在這樣巨大的環境變化之下,之前建立起的抵抗「創傷」的穩固的結構開始變得毫無意義,原來變得重要的事情開始變得不重要起來,甚至童年期被胖揍的經歷對於一個成年人來說意義甚至不比今天晚飯吃的不是很高興這樣的生活瑣事。

這種變化的核心,其實是對於一個個體來說,正在經歷的事情形成的場變了。對於我們來說,這種場的變化可以說持續了一生。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過去的「創傷」經歷不再重要,而是這種「創傷」與抵抗「創傷」形成的人格結構會不會對個體現在的場內的行為產生影響,一個例子就是童年期自己被打的經歷會不會影響自己作為父母的時候對孩子的態度。假如這種影響持續存在,就需要進行適當的調整,反之,則不需要。

那麼假如按照上面的看法來說,我是不贊成題主去對自己的父母表達憤怒的,至少不是題目裡面問的原因。原因有如下幾條:

1.首先成長過程中事情並不是全壞的,至少這些體驗上很糟糕的事情,事實上正是形成題主性格的重要因素,所以這些經歷其實對於題主來說很重要。

2.其次過去成長中的事情其實對於現在的題主來說已經並不再重要,問題的關鍵在於現在題主所處的場中。

3.目前題主所在的場裡,父母越矩的「出主意」行為才是使題主憤怒的主要原因。從體驗上來說,這種行為可能使題主回歸到小時候那種被父母決定的身份中,但是這種身份與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是存在衝突的,題主想要去就小時候的事情向父母表達憤怒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雖然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題主的感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樣的行為除了使與父母的關係惡化之外沒有其他意義。

這個場裡,我覺得題主需要重視的核心在於,自己不是過去的那個小孩子,自己的婚姻是自己來做主的,自己可以承擔起自己的後果,不再需要父母來做決定了,而這種意願,才是跟父母溝通的核心,而一味的表達自己不明對象的憤怒,不是這個檔口題主需要做的事情。

以上= =。

【林乘晞的回答(4票)】:

我的做法是跟媽媽一起討論教育問題

我也在準備生孩子的階段,每次學習了一些兒童教育的知識時就會跟媽媽一起討論,媽媽會慢慢知道自己當初是不對的,同時我會向她表達事情已經過去了,我能體諒她當時的處境。畢竟父母其實是在比我們當時還要惡劣的環境下長大的,能體諒的盡量體諒。(不包括虐待性質的)

現在媽媽已經明白以前很多做法是不對的,她能明白到這些,已經足夠讓我釋懷了。剩下的,還是需要靠自己走出來。

補充一下

題主當前的憤怒是源於自己仍然無法脫離父母的控制

不負責任的建議是題主可以選擇離開他們一段時間或完全拒絕他們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的控制。但這其實比較困難,畢竟你將要結婚了。

負責任的建議是題主在處理他們意圖控制你的事情上,應當做得比他們更好,收集比他們能收集到的更有用的情報,安排比他們的建議更好的做法。比如我媽曾想我把我的積蓄都給她炒股,我搜集了一下國外分析師的分析,跟她說五千多點會跌,以及後續的幾個大瀉位。股市真的掉下來時,她再也不提要我上繳工資的事情,倒是現在天天追著我問行情-_-

結婚的時候婚禮相關的事情都是我一手安排,自己掏的錢,還給她買了禮服首飾,她也不好說什麼,我就如願舉辦了西式婚禮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準備好,然後告訴父母,我要跟你們講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然後用平和的語氣,將客觀的事實講出來。並告訴他們,給他們講這些,只是因為這些在心裡很多年,需要講出來讓他們知道,並不是怨恨他們(通過您的提問,我感覺您並不是怨恨他們吧,只是對這幾件事情耿耿於懷),或是因此要做什麼事情。告訴他們講完之後,這些事情就翻篇兒了,對於你,對於父母都是。

然後,它就真的能翻篇兒,不要因為這些養育中父母的誤區而怨恨他們或是在成人之後耿耿於懷,讓它表達出來,然後隨風而逝,畢竟,你無法讓時光倒流,當時受的傷害需要你的講述來平復。而你的父母對你造成這些傷害的時候,不是故意的,他們當時只是第一次當父母的年輕人,他們有育兒的誤區,他們有錯,但是也對你有溫暖的呵護和照顧。

所以,讓它過去,放過自己和家人。

【ReneeLyu的回答(3票)】:

最近我在看一本書,講的就是這個事情,《自私的父母》,建議你可以去看看。

這也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想起來有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傷口,但我覺得,畢竟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必須要面對了。

簡單說一下我家的情況,小時候父母爭吵打架不斷,我媽懷孕的時候我爸把她抱起來從床上扔下去為了把我摔掉,我媽絕望到挺著七個月的大肚子準備把我解決掉和我爸離婚,坐月子的時候也動過手,我記事起更是戰火紛飛,經常得找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叔叔阿姨求救省的打出來人命。在這種情況下,我媽對我怎麼可能和顏悅色。有時候捫心自問一下,我和男朋友吵個架都會覺得全世界都不順眼,我也不能要求她當時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保持愛心,耐心,對我的每一點情緒都體貼入微……

然而在幼小的我心中,還是留下了很大的陰影。一個悶悶不樂的母親,一個見不著人影,見著了十有八九是醉著的父親,見面了還很有可能一言不合就爆發一場火並……更要命的是,我從小就是一個特別敏感的小朋友,一直都非常不安。我家的教育因為我爸永遠都在忙,都在應酬,基本就是我媽一手操辦,犯了錯誤自然要打,沒犯錯有時候心情不好撞槍口也要打,更丟人的是還要追到學校來打,更別說什麼威脅要扔掉我之類的了。

我第一次有意識向父母表達我的憤怒,是在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從小學四五年級開始到初中畢業,可能是我迄今為止過得最痛苦的日子。作為一個被教育學習至上,學習就是一切的人,我居然斗膽要看流星花園。然而我也不知道是哪裡沒順我媽的意,被拒絕。那天悲憤的我寫了一封長長的信,訴說了我這些年來積聚的委屈,然後,沒錯,我家所有的親戚都知道了這封信。

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媽都在和親戚控訴我是多麼不懂事,多麼不孝順,多麼自己沒出息還要把鍋給她背。那時候我感到了最深的恥辱和絕望。

後來的日子,依然是想起來就覺得朝不保夕。因為男生給我寫信,被發現說是我自己不自重不要臉,我這麼醜不去勾搭別人怎麼會有人喜歡我。跟蹤我,在玻璃上監視我,把我每一個細節都用羞辱諷刺的語氣說出來,當著同路一起回家的男生直接扇我耳光。和班主任聯合起來,讓我覺得我每天就活在牢籠裡。沒收所有的零花錢,不敢和任何人關係太好,因為如果人家請我吃飯我真是無以為報。翻看我的所有日記和信件,看了還要一邊罵一邊朗讀,一邊讓你交代寫作動機。甚至回家的時候,都會趴在玻璃上盯著我有沒有和男生同行。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自殘,只有肉體的疼痛才能讓心裡的憤怒和痛苦稍微平息。

後來我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抑鬱。敏感。孤獨。無法維持長期的關係。難以相信人又總是沉溺沒有希望的關係。工作一塌糊塗,在單位自殘驚動了上級,目前被調到一個清閒的崗位算是變相修養,但是估計晉陞也是沒可能了。

成年後和我媽的一次表達憤怒,是在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時候,有一次他出差,聯繫比較少。聽到我媽和我爸打電話,說「還成天口口聲聲我男朋友,我看人家根本不在乎她……」當時內心的屈辱全部湧上來了。如果不是這樣痛苦的過去,我何至於成為今天的樣子?一時間感覺自己又變成了那個無助的少女,流著眼淚怎麼都搶不過來正在被朗誦的日記,還要忍著飛過來的責罵和巴掌:「就憑你?你這豬樣子不勾引人家人家會理你?」

我和她在微信上大吵了一架。並拉黑了她。後來總感覺心裡有些芥蒂。就在9月3號,我還和她大吵了一架,也是說起這段陰影,她的態度是,我還不是為了你好,你竟然怪罪於我。真是知識越多越反動,當年還不如放任自流。沒良心,不孝順。

以至於現在寫到這裡我都很累,感覺力氣被抽空了。

題主,我說這麼多廢話,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也不幸有這樣的父母,你還是放棄這種想法吧。

第一,對於他們來說,你只是他們的延續,你是他們理想化的自我,你必須滿足他們的理想化目標。你不被允許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有獨立的思想,你能表達出來這樣的想法,就是大逆不道。你只有在滿足了他們的自我認知和需求的時候,你才能得到肯定。舉個栗子,如果你只有在考好了才能看到你父母的好臉色,那麼等你工作了年齡大了,你竟然沒有早早結婚沒有讓他們揚眉吐氣,那麼你勢必會被灌輸現在還不結婚是應該羞愧的。他們覺得你是他們的「產品」,你竟然還敢憤怒,他們比你還憤怒呢。

第二,你向他們表達憤怒是為了什麼呢?當然是為了讓他們看到自己錯誤,甚至去讓你感覺,這麼多年,你並非是一事無成,什麼都做不對,你努力去按他們的預期生活,如今你只想知道,你並沒有做錯什麼。歸根到底,你想要的是內心那種對於無條件的被愛的渴望。而他們無法讓你覺得自己是可愛的,有價值的,值得被愛的,你只是想給過去一個交待。那麼你能指望他們改變嗎?我的經驗告訴我,不能。你想要的情感支持,可能他們窮極一生都無法明白,無法給予。反而你會因為提出請求這一件事情而遭到更多的羞辱和反駁,他們的憤怒讓你懷疑,你是不是又做錯了。那些深埋在你潛意識的東西,會再一次浮出來嘲笑你,你會再一次相信,自己真的是失敗的,就如他們多年前給你的評價一樣,無法翻身的。

第三,明白一個事實,並非所有的家庭都可以提供給你情感上的支持。我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有的事情別人可以翻篇,我就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我明白,那是一種執念。源於對未滿足的情感的一種執念。特別是當他們說,所有家庭都是這樣的時候,我真是憤怒怎麼一個人受到的傷害就可以這樣輕描淡寫被帶過。那麼,你一定要明白,你最真實的情感需求,並放棄從父母這裡尋找支持這一條路,這個現實真的很難接受,也很殘酷,但我們別無選擇。這個時候,一定要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要期待別人能夠做到如同你理想中的父母一樣去滿足你的需求。

至於你說「越大越生分」的問題,去分清現實發生的事情和過往經驗帶給你的沮喪感,你得明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已經無法傷害你了。而你的憤怒,可能最好的方法是,築起一道高牆,隔離他們仍然可能造成的傷害。你已經做到了少溝通少衝突,就不要讓他們越過你的安全邊界。我不贊成「原諒」的說法,因為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原諒,其實還是一種對自己的傷害,可能不去作深入的溝通,少見面,見面前做好防禦工作,才能讓你慢慢減輕心裡的那些隱痛,也許在某一天,你會真正的放下吧。

書中提供了很多方法,如果感興趣,建議去嘗試一下。就不贅述了。祝好。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當然要表達了。運氣好他們會補償你。

【李雁爭的回答(28票)】:

我能跟你說,我把親爹打翻在地,感覺很爽嗎!然後三個月沒理他,他打來電話跟我套近乎,讓我感覺噁心。

我想對他說,我tm慣了你二十多年,整天給我繃一張苦逼老臉,成了你情緒的垃圾桶,完了還給我洗腦,說什麼,打我罵我都是為了我好,放p!

上面有人說跟父母長談一次,想以此化解矛盾。我想說:想都別想。倘若一次長談能解開你的心結,那需要你和你的父母有較高的自省能力,傷害過你的父母也是童年創傷的受害者,但是多數父母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反而認為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意識到父母帶給你的創傷,並且知道:並不是因為自己做錯了什麼所導致,我覺得有這些認識就足夠了。別想去改變他們,你只要尊重自己的感受就好。他們罵你,你只要放心大膽的對罵。不用跟過去過意不去,只要在未來的日子保護好自己,愛自己,尊重自己的情緒和感受,關鍵是不要壓抑自己的情緒,尤其是憤怒。

有的話不方便隨處說,我喜歡發微博,胡言亂語,有的時候我需要一個情緒的垃圾桶。

【熒二白的回答(0票)】:

感覺現在答這題的時機挺好的。

非專業回答,僅供題主參考,人身攻擊直接拉黑不謝。

簡單回答就是『有』『非常有』

從有沒有必要這個角度來說,情緒的表達在親密關係中肯定非常的必要。何況,目前跟你父母是仍然要相處下去的關係。無論是過去還是當下的憤怒,都應該通過適當的表達和消化,和你父母和解。更重要的,和自己和解。

怎麼和解這個問題很難,但也不是不可能,特別是題主的人生過得應該還不錯。找到了自己的愛人打算結婚,也有去愛的能力。那麼我相信,題主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要合理的表達憤怒,盡可能的用他們可以理解的方式溝通,盡量避免二次傷害(對自己、對愛人、對父母的)。

好好談談,告訴他們這些事情對你的影響。如果他們愛你,他們會愧疚,如果你愛他們,請告訴他們你愛他們讓他們不要擔心。

而有的時候,父母真的只是做不到。或許是無知的錯,或許不知者不罪。在這種事情上沒有也不需要裁決者,唯一需要決定要不要和解和如何和解的是你和你的父母。

專業這塊並沒怎麼涉獵,不多說了。心理方面的回答應該挺多的,可以考慮下求助於心理咨詢師。但是這件事情的中心還是題主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未來吧。

後面說了很多自己的事,其實是想讓題主知道。說是表達憤怒,其實不過是想求得安慰,為自己受過的傷害討個說法。而這件事有弊有利。

憤怒就好像不穩定的能量,如果不散發出去,就會改變你內心其他的東西,會摧毀你重要的部分。

但是是有風險的,父母不是完人,甚至很多事情他們控制不了理解不了。

在心理正常健全的情況下,這種表達和溝通可能會有利;但相反的,也可能對自己造成傷害。

可以嘗試,但請記得保護好自己和自己愛的人。

【前方廢話超多 請注意避讓】

對我個人而言,這種憤怒更多的是一種委屈和恐懼。

都說不知者無罪,可是現實中更多的時候,無知是一種罪啊。因為無知就無法正確擔負起應負的責任,相應的會帶了各種各樣承擔不了的後果。對自己、對別人其實都是一種傷害。

小學的時候,大多數時候跟著心理狀態不怎麼健康的祖母,下班後爸爸會回來更多的時候是飯局後醉醺醺的。週末的時候才能見到母親,很長一段時間覺得生活就應如此靜寂。

轉天上學時候可以見到好朋友,爸爸也會帶禮物給我做好吃的給我,週末媽媽和姥姥更是很疼我的。很多人覺得沒有什麼,我也曾經以為沒有什麼。

畢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且理解年幼的我覺得如果不討好奶奶附和她的世界觀就會被奶奶痛罵,而父親甚至都不會問為什麼就認為是我的錯。從而讓我覺得我只是用來討好我奶奶的工具。

母親非常理智的讓我跟著父親生活,認為自己能力不夠,認為奶奶家學習氛圍會好。我一直以為我當時確實懂事地答應下來,直到有一天發現自己始終深深恐懼著被他們拋棄。

我恐懼著,我從小到現在一直恐懼著,這個叫做家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堅定的站在我這邊。這個地方沒有任何一個人會保護我,但是我被教育要去代表和守護他們每一個人的靈魂和快樂。

我恐懼著,那個稱為奶奶的人一句話就可以把我打入地獄,如果我不討好她我就會受到天譴,如果我不愛她就不會有人愛我。

我恐懼著,平常笑著說愛我的人為我做好吃的的人,會毫不猶豫地一次次說著殘忍至極的話語讓我一遍遍知道自己存在的錯誤性。

有的時候,雖然貪戀溫暖,但我或許寧願他們直接將我拋棄。

我的憤怒來源於我的不服輸。我不願意自己的人生就變成這樣,既然我當時決定了要活下去。

這並不公平,特別是在我意識到幸福的人根本無法理解。他們無法把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和你的心態和情緒聯繫起來。

無論如何,父母肯定是愛你的。

我真羨慕說這句話的人——除非他們被外星人洗了腦——同時我也十分想抽丫的。

這世界上有很多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可惜我爸還不是這樣。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去愛,沒有人正確的教過他,所以他只有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

我也不覺得恨和愛是矛盾的,我三觀最不正的不過是極其難相信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只是想順便說一句,其實即使我跟父母有很大問題,我還是比較幸運的。因為畢竟我還是有希望去過好自己人生的,而我確實愛著我的父母。

我想,在我母親看著我的眼睛說她真的做不到的時候我就已經原諒了他們。

當認識很多相對幸福的人之後,覺得委屈。他們為了那麼微不足道的事情困擾和被安慰,而我在夜裡被扼住喉嚨無法尖叫求救的時候卻從未有人關心過。

崩潰的時候總是想著『救救我誰來救救我』可是卻因為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求救也完全不會有人來救而只能哭到睡著。中二的時候還相信會有人可以把我帶走流浪逍遙,不過一個個朋友之類的離開的時候又覺得彷彿早已料到。

那麼委屈,以至於在導師說我或許應該試著談戀愛的時候覺得真的想知道被愛是什麼感覺,卻堅定地覺得自己並不值得被愛。

我破了一地的玻璃心,誰過來撿的話會被扎到手的。

但是好委屈,我明明那麼愛這個世界,卻痛苦得想要離開。

終於要說到為什麼覺得這個時間點答這個題很好。感覺快念叨成祥林嫂= =

上個暑假真的很努力,保持積極正面面對恐懼什麼的,兩個月的時間,我從來都沒覺得這麼有希望過。努力克服著恐懼去交流,表達自己的想法,盡量合理化,告訴他們我真正的感受是什麼。跟恐懼帶來的偏執念頭作鬥爭,好像一切真的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但是當你遇到不正常的人,你是無法用常理去對抗的。

在北京很累,每天呆在十幾度的實驗室裡,大夏天凍成傻逼。週末想回家休息兩天,卻因為返家當天下午在奶奶家沒有去討好她惹怒了父親,晚上他隱忍著離開祖母家,覺得情緒不對所以母親關心的問了幾句被吼了回去。我無法呼吸,我知道這時我說什麼都是錯的做什麼都該死,又是這種完全沒理可講的單方面發洩,又是這種無力的恐懼和茫然。他不停超車,整個頭都是紅的,一副要同歸於盡的駕駛往所謂的家裡開。

忍無可忍,忍無可忍。

當期待被輕易打破的時候,可能整個人都有些恍惚。人生第一次我覺得如果不逃離這種恐懼我會死去,所以努力讓自己鎮定地告訴他讓他停車。和母親一起下車的時候,他大吼著你們走了就不要回來。可能他意識不到那個家是我母親的房子而他們之間從法律上講沒有任何關係。

走在街上其實很冷,手機電腦錢,我什麼都沒帶。寥寥無人的街上我邊哭邊笑,看著我母親的眼神知道她幾乎以為我瘋了。我止不住的哭,也止不住的笑,嘲笑自己的天真和愚蠢,嘲笑自己的希望和積極,也因為破碎掉的什麼帶來的接近自由的感覺感到十分開心。

那麼委屈,那麼委屈,因為委屈而充滿憤怒。如果你不能接受,說出來就好了,為什麼要給我個夢。所謂的家唯一讓我意識到的就是你飛得越高就會摔得越疼,你總是會摔下去的。

感覺自己像個瘋子,也覺得當個瘋子沒什麼不好。我踏著不跟腳的高跟鞋歪歪扭扭走在街上,邊哭邊笑,罵著撞到自己的人完全不因為粗口而感到不安或者愧疚,望著天上亮著燈的風箏流淚,看著街邊的地燈開心。

躲到了姥姥家,那個因為怕他們生氣所以很喜歡但很少去的地方。姥姥去老家探親不在,而我姥爺已經不會像以前邊叫我名字的粵語版邊走路了,他連站起來坐下都十分困難需要時時有人照料。

而從那天開始,我又回到了驚慌的狀態。夜晚無法安眠,回家是一件恐怖的事情,討好逃離自卑堂皇。我什麼都不是。

覺得自己失去了去愛別人的資格和能力,又進入了下意識討好別人的狀態,到現在都不知所措。

感覺自己的生活是一個解不開的謎題,總有人打著手電過來看一眼,然後貼上解決不了的標籤淡然離開。

如果沒有見過光,說不定在黑暗中也可以是幸福的。

不匿了,任性。

【春天佇陀位的回答(5票)】:

該吵吵、該鬧鬧。吵架促進感情。然後告訴他們你很尊重他們。但是希望有自己的選擇權。大致是這樣。

【斑馬茶爺的回答(0票)】:

我也來不請自答;

首先,此時此地的憤怒已經太不具體了,你只知道當下的這個事件A不足以令你暴怒,但疊加上過去所有的仇恨值時,任何一件小事都能引爆你,然而此時的「仇恨值」已經是一項參數而已了,你(在意識層面)記不得引發「仇恨值增量」的相應事件;

譬如,

創傷事件1 → 仇恨值 + 1

創傷事件2 → 仇恨值 + 2

創傷事件2 → 仇恨值 + 4

……

(占坑,之後再答)

【王小茸的回答(3票)】:

我跟媽媽談過,我媽說她文化程度低,她盡力了,她只能做到這個程度了,你以後有孩子就知道怎麼做了等等。我還是覺得好難受,並沒有釋懷。

【張小猴的回答(3票)】:

表達沒有用,親身經歷。

你表達一番只會帶來他們的恥笑和奚落,外加我們養你多麼不容易吧啦吧啦的。。。。

【索尼大法好的回答(1票)】:

我媽同事和她抱怨說她小孩都長大成人了還和她抱怨小時候對她不好的地方,看起來她認為這些事情長大了就應該無條件忘記。

【董志領的回答(1票)】:

我曾表達過,然並卵

【CynthiaZhang的回答(5票)】:

題主的遭遇恐怕是非常多同齡人都面臨的,尤其是在結婚檔口,父母難免覺得自己辛勤養育20多年的成果要成功進入人生最重要的關口 -- 婚姻的時候,他們難免會指手畫腳,從婚禮費用到地點,從嘉賓座次到菜色,有時候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誰在結婚。更何況很多20出頭的年輕人結婚不可避免得結婚需要家裡出錢,因此父母的干涉感覺更是理所應當。

我認為你首先要搞清楚你希望對父母傾訴和表達你在過去二十多年中的不滿的最終目的是什麼。 你是僅僅出於發洩、傾訴或者需要人贊同你的觀點的話,你完全不必找父母,任何親密好友或者你的伴侶都可以充當這一角色。因為,我本人的經歷切實的告訴我:你的父母是不會理解和改變的!我曾經通過書信的方式向我母親表達了她長期翻看我手機和私人物件的不滿,得到的是她把我的書信給所有親戚傳閱了一遍並且聯合他們指責我小題大做的結果。當時年幼的我覺得受到了很大的羞辱,而這種羞辱在你父母眼中是無足輕重的。這種結果的原因是他們的童年就是這樣經歷的,他們並不覺得這樣有什麼錯,你的傾訴是一種令他們覺得權威受到挑戰的行為,他們反而會更加得急切通過其他行為來宣告他們對你的「所有權」。

如果你是希望父母能對他們過去的行為有所反省,並且不要對你的婚禮進行干涉的話。我只能說槍桿子裡出政權(也不知道這比喻對不對),婚禮的錢你自己出,然後在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上滿足他們的要求,但是婚禮大的方向你自己把握。平時和父母多交流一些生活上的無關緊要的小細節,至於婚禮、工作之類的大事千萬不要向他們提起。這樣,父母心理上得到了滿足,覺得你和他們不再生份,而由於經濟上你也獨立了,他們也就無法做太多的干涉。

最後的最後,我希望題主和我們千萬的同齡人們,當你們做了孩子的爸爸媽媽,請千萬記得你對父母侵犯自己隱私的感受,不要將這樣的經歷帶給你的下一代。

【CamilleBL的回答(1票)】:

沒有必要。

你就算說出來,他們也沒有辦法改變那時候對你的做法,也沒有辦法理解他們對你的愛的表達為什麼會讓你覺得桎梏。

反而會造成新的家庭矛盾。

就讓他們以為他們對你的做法你都理解為了愛。

只要不要讓你以後的孩子來知乎問為什麼我的爸爸/媽媽會這樣對我就好了:)

#畢竟我也剛和媽媽談過這個問題。

【doris的回答(1票)】:

談了其實沒有什麼用 因為要他們承認 他們的教育方式有問題 或者自己的性格有缺陷(以發洩自己的情緒為目的 打罵孩子)是非常嚴重的一件事情 他們不會承認 也難以接受 會覺得很心寒 你不孝順 沒良心 別問我是怎麼知道的~ 你懂

標籤:-心理學 -父母 -親密關係 -家庭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