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級的女生在上廁所時被一群男生拉開了門,怎樣把傷害降到最小?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五年級的女生在上廁所時被一群男生拉開了門,怎樣把傷害降到最小?

2019年02月2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陳實的回答(20票)】:

我覺得題主在處理這個事情的時候有兩點做的很棒:

  1. 立刻告訴那個女孩不是她的錯,不要覺得內疚。這一點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

  2. 在班上用體諒模式讓大家換位思考,自己需要幫助時如果別人對你嘲笑落井下石時的無助感。我覺得這個策略無論對那個女孩還是對當時去幫助的女生,以及在一旁嘲笑的男生都是很有意義的。

題主做的這兩點非常貼合那個女孩的情緒感受,第一個是處理的羞恥感,第二個處理的是無助感。在經歷這樣一件創傷事件的過程中,女孩的情緒體驗是非常激烈的。至少一定會有的情緒會包括恐懼,憤怒,難過,羞恥,無助。雖然女孩已經上五年級了,有了一定的語言能力和認知能力,但是在情緒激烈的狀態下,很難單靠認知功能來處理這一創傷經歷的。很容易沉浸在這些負面情緒感受中而忽略生活中其它積極的感受,或者又與這些負面情緒自我隔離而任何讓自己覺得會喚醒這些情緒記憶的事情與感受都被隔離。所以,處理這些情緒是首先要做的。

羞恥感

這是題主最先處理的。我覺得這也是最容易產生長久心理創傷的情緒。羞恥感會讓孩子全面否定自己,覺得"我不好,這個世界也不好",會傷害孩子的自我與社會性。這需要孩子的主要的依戀對像(父母,老師等)在需要的時候反覆告訴她:"這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覺得是你不好"。老師還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學校環境中引導這樣的輿論導向,減少會給孩子帶來羞恥壓力的事件。

無助感

這是題主在班上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所採用的角度。

對孩子來說,無助感是她非常顯著體驗到的情緒。當不停有男生去拉門的時候,她沒有掌控力;當男生嘲笑她假哭時,她依然沒有掌控力。這是非常無助的體驗,也是很具有破壞性的情緒體驗。並且是會激發恐懼,憤怒等情緒的。所以談無助感是會很能共情到孩子的。

而在班級環境中,那些傷害女孩的男同學都在場的情況下,如果只是嚴厲批評與制止那些男生,那麼很容易激化雙方之間的矛盾,會使女孩的生活環境更有壓力。而無助感是對關係沒有破壞性的情緒,並且是容易拉近雙方關係的情緒。每個人都會有無助的體驗,引導其他人喚醒自己無助的情緒記憶,從而體會到女孩當時的感覺,能連接雙方的感受。並且這也能激發那些男生的愧疚感,從而有動力去彌補。

另外,在孩子生活中,多給她一些自己可以掌握的事情。

恐懼

女孩做噩夢,體驗到的很大部分是恐懼。這種恐懼與無助感是很相關的。恐懼會讓人想遠離危險刺激,靠近依戀對象。所以,父母溫暖的陪伴是基礎了。老師也能起很大作用。具體能做的策略是外顯化,具像化恐懼的感受。當恐懼情緒只是在腦子裡面打轉的時候,那麼就會很抽像,很無法把控,也屏蔽了全方位的身體感受。就像動畫片"頭腦特工隊"裡面進去抽像工廠後,那些情緒小人逐漸變得不生動,從立體變得平面,從平面變成一條線。而把自己的感受通過繪畫(包括形象和色彩),玩偶作為媒介形象化,伴著語言說出來,是能幫助整理自己之前難以承受的情緒體驗的方式。恐懼不光是回憶中對已經發生事件的恐懼,還有對未來還可能發生什麼的恐懼。

當恐懼的內容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清晰以後,其實恐懼的程度就會降低很多了。這個過程其實也是逐漸引入認知功能的過程。之後就可以更多依靠認知功能來商討怎麼辦的問題。

憤怒

女孩的憤怒情緒有可能被恐懼和無助遮蓋住了。可能她現在還沒有很清晰的體驗到自己的憤怒。這是需要被體驗到,然後被釋放掉的。當恐懼情緒降低一點點,掌控感多一些的時候,自己的力量感就會變強一些,憤怒也會更被體驗到。同樣,通過身體運動比較豐富的遊戲或者活動是能幫助體驗,表達和釋放憤怒的。這個過程中家人和老師的陪伴很重要,幫助孩子把憤怒表達出來。必要的時候可以幫孩子練習如何向那些男生用安全的方式把憤怒表達出來。當然,真正去做的前提還是最好已經不是憤怒情緒最激昂的時候。

憤怒的表達與釋放之後,還需要進一步讓孩子體驗到力量和快樂的感覺,這樣才能做好最後一步:原諒。

難過

這一部分情緒主要就靠家人,老師,朋友的陪伴來幫助度過了。

還有一個原則就是,為孩子提供正常的生活:

  • 盡力盡快恢復正常的學習,玩耍的生活

  • 鼓勵正常的與家人,同學,朋友交流

  • 讓孩子知道:你隨時願意回答孩子的問題,安撫孩子的情緒;但並不要把談論這個事件成為家裡和學校裡每天的主要話題。

【張俊凱的回答(4票)】:

非常贊同上面陳實的答案。對題主的評價非常對,我也認為第一時間告訴孩子「你沒有錯」是非常有幫助的,就我所知的補充一些。

1,從女孩的恐懼佔據目前的情緒來看,女孩在這個階段的情緒被接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情緒停留在這個階段,會無法走向憤怒的階段,更無法完成這個情緒的處理。而根據我自己對家長或者許多成人的觀察,陪伴者(家長或是老師)在這個階段,經常由於女孩不能如他們所願的速度脫離這個負面情緒而升起兩種對應的情緒:一是因體會到無力感引起的憤怒——我都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了,你為什麼還這麼悲傷?你還要我怎麼樣?二是因體會到無力感而引起的內疚或自我指責——我真是沒用,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為何不能彌補傷害?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的錯。從題主的反應來看,可能在你的身上已經有第二種情緒的雛形了。

那麼相對正確的陪伴心態是什麼呢?(只是我認為的相對正確)陪伴者首先要保持情緒的界限、自身的的穩定、對被照顧者的信任。

情緒的界限是指,這個情緒是她(小女孩)的事情,什麼時候悲傷、什麼程度的悲傷、什麼時候走出這個悲傷都完全是她的事情,而我能做的,只是「陪伴她走過這個過程」。

自身的穩定是指,無論她的情緒狀態如何變化,我都始終如一。這是我覺得最難也最容易的一點,核心是「我不以她的情緒來評價我自己」。因為在陪伴的過程中,最大的敵人是我們自身由於陪伴對象的情緒而反過來升起的情緒,並無形中再次影響被陪伴的人。——一旦你開始焦慮、著急或是自我貶低,孩子都會敏銳的感受到,讓她的情緒變得更複雜。

對她的信任是指,要相信人有經歷任何事情都能夠自我成長和修復的本能,我們只需要允許情緒釋放流動和給予愛和共情的支持。反過來說,其實我們做得再好,也只是協助她的這個本能去修復,而不是我們充當了她情緒的醫生,這樣想或許輕鬆許多。理解這一點之後,就不容易被「為什麼我所做的還沒有看到成效,是不是我不夠好」的心態影響,而反過來影響自身的穩定了。

以上,我覺得在這階段最重要的是給她一個安全的環境來釋放情緒。看得出父母在面對這種情況時充滿焦慮,提主也充滿擔心。但我仍然建議題主和父母做好溝通,因為父母是這個孩子最主要的陪伴者,如果父母能做到我剛才所說的三點,對孩子順利度過這個階段會有一定幫助。

我們之前有個比喻,你可以想像,一個人站在你面前,你用一個泡泡包裹住她,充滿愛意的看著她在這個泡泡裡面——這是我們讓父母或者陪伴者去陪伴陷在情緒中的孩子時做的想像。

至於以後,女孩的憤怒如何處理以及如何跟男生們討論這件事情,我覺得是下一步的主題。有空再補充。

ps:題主你的第一時間所做的處理真的做得很好!

標籤:-心理學 -兒童教育 -兒童心理學 -兒童保護 -小學生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