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在五十個州全部合法會帶來哪些可能的影響?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在五十個州全部合法會帶來哪些可能的影響?

2019年02月2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侯少強的回答(3269票)】:

更新英文原版判決書資料和羅伯茨大法官判決書(異議意見)的中文全譯本鏈接。

一看到5比4的比分我就大概猜到雙方陣營是哪些人了。

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小約翰-羅伯茨(John G. Roberts, Jr)(2005——)

保守主義,司法最低限度主義(Judicial Minimalism),他本人可能對同性戀婚姻不像其他保守主義者一樣強烈反對,但是他一直堅持法院不應該去直接立法,而這次案件如果贊成就是實質意義上的一種立法,不出意外他投了反對票。

大法官(Associate Justices): 安東尼亞-斯卡利亞 (Antonia Scalia)(1986——)

保守主義,憲法原教旨主義,跟憲法文本原意解釋不同的所有判決斯卡利亞都會反對。

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M.Kennedy)(1988——)

搖擺票,看比分應該是投了贊成,為什麼我待會會分析下。

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1991——)

極端保守主義,他要是在這個問題上投贊成明天地球大概就要爆炸了。

露絲-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1993——)

法院內自由主義一號人物,上世紀美國女權主義運動的主要領袖,對性方面的問題非常開放,肯定是贊成票。

斯蒂芬-佈雷耶(Stephen Breyer)(1994——)

自由主義,國際主義,贊成票無誤。

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 Alito, Jr)(2006——)

小布什選的保守主義堅定鬥士,比托馬斯投贊成票的可能性高不了多少。

索妮婭-索托馬約爾(Sonia M. Sotomayor)(2009——)

艾琳娜-凱根(Elena Kagan)(2010——)

這兩位女法官都是奧巴馬新選的,目前不太瞭解,不過考慮她們分別頂自由派大法官斯蒂文斯和蘇特的班,她倆應該是投了贊成票。

先求贊,我去收集一下判決的資料,待會再詳細分析一下判決。

判決和我預料的差不多,多數意見由搖擺票肯尼迪撰寫也是情理之中。我來逐個梳理一下雙方爭議的焦點。

1.對婚姻的定義。

這一點是案件之核心,雙方激烈爭論我們是否應當改變婚姻必須是男女之間的關係這個定義。多數派意見認為婚姻是屬於個人的自由權利,而婚姻制度制度並非一成不變,自其出現以來就是隨著社會風俗的變化而變化的。用囧司徒的話來說就是最早期的婚姻的實質是一個男人和他的「陰道」財產的結合,隨著社會的發展才逐漸被定義成兩個人之間的結合。

多數派認為既然婚姻是個人之間的自由結合,那麼國家對婚姻的承認不過是對這種結合的一個確認。而DOMA定義婚姻必須是男女之間關係的條款則無疑是國家權力侵犯了個人自由,所以立法禁止同性戀婚姻會導致那些同性戀人處於不平等的地位,符合「平等條款」的定義,所以裁定DOMA違憲無效。

總的來說,我認為這體現了美國社會風尚的改變對最高法院的觸動。很顯然最高法院已經傾向於認同同性戀的權利。保守派反對同性戀的幾個主要的論點,比如婚姻應當是和繁衍有必要的關聯(關於這一點在之前的法庭辯論中金斯伯格質問律師如果倆不能生育的70歲夫妻申請結婚是不是也應該拒絕),比如同性戀行為違背天性,比如同性戀違背道德和社會風俗等等,都基本被美國同性戀平等權利的思潮的普及所一一化解,仔細想想如果社會中絕大部分人都接受同性戀,再指責其違背道德和社會風俗是很難站住腳的。所以我認為這樣判決的根本動力在於美國人民對同性戀的觀點的巨大轉變,要知道在1986年鮑爾斯訴哈德威克案中,首席大法官伯格還說「認為同性性行為是一項受保護的基本權利的觀點,無疑是棄數千年來的道德教化於不顧」。最高法院的觀念革新如此可見一斑。

備註:DOMA(Defense Of Marriage Act)指保衛婚姻法案。該法案將婚姻界定為一男一女,允許各州自由決定是否承認他州同性婚姻,但不得給予其民事權利保護。

2.關於州權。

斯卡利亞大法官在異議意見中提出,聯邦最高法院此舉侵犯了州權。事實上這個異議真的沒有各位想像的那麼有力,首先從管轄上這個案件涉及到兩個州的法律衝突,聯邦最高法院的管轄權是毫無疑問的。而第14修正案中有這樣的條款:任何一州,都不得制定或實施限制合眾國公民的特權或豁免權的法律;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在州管轄範圍內,也不得拒絕給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護。

多數派意見正是基於「州權不得拒絕給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護」的條款判決各州都必須修改法律,如果不承認這一點意味著前最高法院的很多基於「平等條款」的重要判決都必須推翻,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關於州權和聯邦權的交戰在很多案子中都會被拉出來說一遍,但是其最主要的戰場集中在「貿易條款「上,完全不是這個案子的核心,不太理解為什麼很多答主都針對這個問題發難,我認為這真的是效力很弱的一個異議意見。

3.司法能動主義和司法克制主義之爭。

這一點才是是異議意見最強有力的論點。羅伯茨首席大法官反對最高法院直接去制定法律,認為那是立法機構的事情,最高法院的任務應該集中在關注個案中的特定事實問題,盡量避免提出一些基礎性的原則。而斯卡利亞大法官則直接在判決書中指責他的同事不尊重憲法,他認為多數意見已經完全脫離了憲法原意,是法官們在肆意造法。我不得不承認持異議意見的大法官的指責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也認為最高法院直接制定法律的行為在憲法上的基礎十分薄弱。但是要完全承認司法克制主義卻有更多的問題。如果否認最高法院可以制定法律,那麼意味著歷史上很多重大判決都會失去合法性。比如米蘭達警告這個我們在影視作品中經常看到的條款。毫無疑問像米蘭達警告這樣的判決已經作為美國民主與自由的象徵深深融入了美國的文化中,認為它們不合法在各種意義上都是不可接受的。不僅僅是那些重要判決,在沃倫法院和倫奎斯特法院時期的絕大部分判決都踐行著司法能動主義,或多或少都改變了法律,難道要把這些判決全都推翻?

其次如果像斯卡利亞說的那樣堅守憲法原意,很可能意味著把憲法變成一部死的憲法。我認為美國憲法之所以可以在今天依舊富有活力,正是因為實踐者沒有拘泥於憲法的文本解釋,而著重探究開國元勳們對自由,民主等最核心價值的追尋。美國的開國元勳活在200多年前,不可能瞭解現在的情況,但是他們堅信對自由的追尋是這個國家立足的根本,是永遠不會過時的。這也體現在憲法原本使用了眾多模糊的詞彙,用來方便後人結合實際情況解釋。所以我認為法院結合實際去追求憲法所意圖保衛的那些最根本的價值而不是死摳文本才是對憲法最大的尊重。

總得來說司法能動主義和司法克制主義在未來還會被繼續爭論,並持續影響美國最高法院。

備註:

司法能動主義_百度百科

米蘭達警告_百度百科

司法克制主義-學術百科

以下是對於後續影響的分析和對肯尼迪大法官轉變保守立場的解讀。

1.關於宗教

美國的基督教保守勢力是反同性戀的最中堅力量。所以雖然這個案子本身並不是宗教問題,但仔細一嗅就能發現其中關聯。關於如何平衡這個允許同性戀婚姻的判決和宗教自由之間的衝突,這份判決書本身是沒有辦法給我們答案的。可以相信,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的極端保守勢力會在這個問題上不斷做文章。

上個世紀由自由主義所領導的美國最高法院堅定不疑的推動世俗化,打壓宗教在世俗領域的各種權利。包括禁止在公立學校的祈禱活動,限制宗教在其他公共領域的表達,再加上墮胎問題上的判決。引起了以基督教福音派為首的宗教勢力的強烈不滿,他們組織力量展開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勢,希望使宗教在公共領域實現回歸,並徹底禁止墮胎。

同性戀問題無疑再次激怒了宗教勢力。關於同性戀權利的訴訟大戰並沒有結束,婚姻畢竟只是眾多自由權的一種。在宗教自由和同性戀權利之間必然存在著許多的矛盾和衝突需要解決。

如何界定自由和權利?不僅僅是宗教,幾乎一切法律問題都必須涉及到這一點。這其中牽扯的因素更是複雜的難以想像。我所唯一確定的就是這個判決既非起點,也非終點。但毫無疑問它是爭取同性戀權利的人們的一場勝利和保守主義的一次慘烈失敗。對於那些現在正在慶祝著的即將走向神聖婚姻殿堂的人們,我必須致以我最衷心祝福。

2.對與婚姻相關的制度的一些影響

既然最高院用的是「平等條款」。在實踐中的原則就毫無疑問應該是對同性和異性伴侶無差別的一視同仁,包括撫養、領養、移民、稅務、結婚、忠誠義務、離婚、財產分割等等。從上面也可以看出婚姻制度在整個社會關係中的根本性,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值得慶幸的是目前這些制度在可以預見的範圍內完全不排斥同性伴侶。兩個男人撫養一個孩子,雖然聽起來有點新鮮,但實際上在各種意義上都是可行的。在美國那些開放的社區,不出意外應該早就有了實踐者。

我認為這種同性婚姻在民事制度上和異性婚姻的天然契合性也是大法官們考慮過的一個重點。而很多人舉例的人獸、多人婚姻,孌童除了在社會風俗上沒有得到大多數人的理解。在其需求的民事制度上也與幾乎每一個現行制度衝突。

結婚需要雙方自願,你怎麼能證明動物的「自願」?你怎麼去承認沒有民事行為能力的小女孩的「自願」?還是說把婚姻改變成只要一方願意就可成立,直接回到原始社會的搶親?

多人婚姻稍微可以理解一點,但也僅限於此。他給各種民事制度所造成的混亂無需我贅述各位就可以想像。舉個例子,3個人結婚,A和B不願意生活在一起需要離婚,但是他們倆都不願意和C離婚,怎麼處理?就算你有處理方案也別忘了這還是最簡單的3人婚姻。人數一多恐怕我們就只能用數模去算了。

3.關於肯尼迪大法官

肯尼迪大法官是一個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他的態度讓很多不瞭解他的人驚愕不已。

事實上他做出這種判決是有跡可循的。正是他在03年在勞倫斯訴德克薩斯州一案中投出關鍵一票,使這個案件中最高法院宣佈同性戀者不能僅僅因為自己是同性戀就被當成罪犯。

我們可以從很多個方面總結他轉變的原因。

2000年的布什訴戈爾案出現了最高法院選總統的奇觀。最高法院在這個案件中堪稱惡劣的表現和對一系列司法慣例的蔑視為他們招致前所未有的批評。特別是布什上任後的糟糕表現,導致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這個案件都會被拎出來諷刺一番。

無論保守派還是自由派,很多大法官都不願提起這個案件。而肯尼迪是受到其影響最深的人,正是這個案件導致了肯尼迪態度的左轉。

肯尼迪持有非常開放的國際主義觀念(這一點和布什正好相反)。他的判決書中經常引用歐洲法院的判決結果,儘管這一點經常招致保守派詬病。毫無疑問歐洲在同性戀方面的一系列探索也影響到了肯尼迪大法官的觀念。另外在最高法院內部,一些同性戀法官助理也用他們的表現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關注這次判決的各位可以發現保守派大法官在表達自己不滿的同時依舊對同性戀伴侶表達了祝福。這說明大法官們已經普遍傾向於尊重同性戀人群。

當然,還有美國人民整體上對同性戀看法的改變的民意基礎。有意思的是美國最高法院這樣一個選舉方式和任職方式都最獨裁的機構,在政治上的一些選擇卻往往最貼近民意。終身制使大法官們不必對除了憲法外的任何東西負責,正是200多年來對憲法和法律尊嚴的不懈守護,使美國人即使不贊同判決也會尊重最高法院的判決效力。

但最終決定一切的並非這九人。而是美國人民,唯有美國人民可以最終決定他們自己的命運。美國人民選出總統、議會,總統選出大法官,三者分權制衡,這些簡單的原則正是美國憲政幾百年來顛撲不破的基石。

4.對美國大選的影響

明年就是美國換屆大選,有不少人讓我寫一下關於此次判決對大選的影響。但是說實話我對美國政治的瞭解要少於我對美國司法的瞭解。在這個方面我只能淺嘗輒止。

目前的戰況中希拉裡·克靈頓在民調中遙遙領先,小小布什緊隨其後,民主黨這邊基本是希拉裡無異議了。共和黨那邊候選人多的像碎玻璃一樣,目前還看不出誰是最後的角鬥士。這次的判決明顯是對民主黨的利好,在大選前一年出現了這樣一個判決,意味著共和黨必須重新審視自己的傳統政策,在同性戀問題上必須花大量時間研究選民的態度。可以看見共和黨黨內已經就這個問題分裂了。我認為最終選出來代表共和黨的應該是像小小布什這樣的就同性戀問題做出妥協的溫和派共和黨人,畢竟只有爭取中間選民才有可能當上總統。

目前來看希拉裡的優勢幾乎是不可撼動的,女性,豐富的政治資本,強硬的外交態度,高民意支持率,超高的媒體曝光率。唯一的缺憾就是年齡太大,但是考慮到現代醫學條件和女性通常比男性長壽,支持希拉裡完成4年甚至8年任期完全是可行的。而且民主黨這邊奧巴馬兩個任期還算有所作為,擊殺拉登,伊拉克撤軍,醫保法案,經濟復甦。選民在還沒有遺忘小布什之前應該還不急著換口味。希拉裡沒有必要像08年的共和黨候選人急不可耐、爭先恐後的反對小布什一樣反對奧巴馬。當然,罵現任總統永遠是大選的保留節目,永遠不會過時。而這次的判決給了希拉裡一把鋒利的武器,不出意外她的團隊會在這一年間利用同性戀問題不斷逼迫共和黨候選人站隊,進一步分裂共和黨。

但是畢竟還有一年,美國大選是金錢和人力的殘酷角逐,在選舉中的每一個環節出了岔子都會出問題。共和黨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在同性戀問題上統一口徑,盡力彌補支持同性戀的中間選民和保守派選民的裂痕,站穩跟腳伺機反擊,抓住希拉裡老邁和身體健康的問題大作文章。(我估計大選到關鍵的時候希拉裡可能連醫院都不敢去)

最好的武器也是看用的人,最終決定決鬥勝負的還是選手。

5.對中國同性戀問題的影響

美國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會否認這一點。美國最高院的選擇對世界各地的同性戀人群都是無盡黑夜中的黎明之光。

但是我也必須提醒各位不要盲目高估了這次判決的影響,在我看來判決就算如同爆彈一樣在中國炸裂,也不足以完全改變一切。我之前也提到過,這個判決的根本動力是來自於美國人民對同性戀態度的轉變,我們是沒有這個社會基礎的。如果想要在中國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必須考慮到我國對世界主義風潮的一貫態度。如果在某一領域全世界都轉變了風潮,中國政府會因為切實感受到國際壓力而加速轉變,但前提是必須不能危及社會穩定和統治。美國民權鬥爭的具體經驗可能沒有辦法在國內適用,但是循序漸進和理性主義這兩條原則還是可以借鑒的。

我現在很難斷言同性戀問題的未來,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更加寬容和理性的去討論這個問題,爭吵和憤怒往往很難說服任何人,反而會更深的割裂我們的社會。

6.尾聲

這篇文章實在是長的超出了我的想像,我寫到後面除了疲倦外我已經開始擔心能不能掌控住主題了。花了整整兩天的時間收集資料,重新梳理了一遍最高法院的歷史判決,受益匪淺,也想了很多新問題。感謝幫助我訂正錯別字的各位,感謝點讚的各位。本文可隨意轉載,參見我的個人介紹。

備註:

福音派_百度百科

勞倫斯訴德克薩斯州案

布什訴戈爾案-北京法院網

推薦資料: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我為什麼反對最高院的同性婚姻裁(內涵羅伯茨大法官判決書的中文全譯本,非常清楚的闡明了羅伯茨大法官對於多數判決的主要異議點,感謝政見網的翻譯者)

《九人》傑弗裡·圖賓(美)

《誰來守護公正: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訪談錄》布萊恩·拉姆(美)

《PBS 最高法院 Supreme Court 全4集》(Supreme Court )[DVDRip]-綜藝

本次案件的判決書英文原版:

supremecourt.gov/opinio

全文完

【talich的回答(150票)】:

最近這兩個案子,關於 Obama care 補貼的 King v. Burwell,以及關於同性戀婚姻的 Obergefell v. Hodges,都算是以共和黨/保守派的失利作結,但從另一個角度,也不是簡單的失敗,在前者,甚至是明顯的利好(誰也不想在沒有替代方案的情況下,一下子拿走幾百萬選民的醫保),在後者,則可以說是一種解脫。

可以參考 Pew 發出的一些數據(Support for Same-Sex Marriage at Record High, but Key Segments Remain Opposed)

支持同性結婚的選民數在持續增加,而且集中在溫和派,都超過 50%,共和黨人甚至超過民主黨,這一變化就出現在最近幾年:

而且,雙方都有超過七成的選民,認定同性婚姻在法律上已勢不可擋:

而且,共和黨中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同性結婚者,都對本黨的政策大為不滿:

而整個反同性婚姻的戰鬥,也處於一個加速潰敗的過程中:

(圖取自 (圖取自 nytimes.com/interactive

也就是說,共和黨候選人其實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就是他們在打一場必輸的戰爭,而且還討不到選民的好。

這次高院的判決一出,也就讓這些候選人解脫了,讓他們可以明正言順的調整策略,換一個進攻方式了。說白了,就是這一陣是輸了,所以接受現實的話,就要選擇,是直接反撲,是堅守下一條防線,還是在退守中尋找敵方側翼的擊破點。

已經有人總結了諸位競爭總統的候選人關於此案的看法(What 2016 Candidates Are Saying About the Gay Marriage Ruling),其中反對派或多或少表達了自己在政策上的一些想法,也可以看出接下來保守派會在哪些方向上進行探索。

一個就是走反墮胎者的路線,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支持者有:Jeb Bush,Lindsey Graham,Bobby Jindal)。

一個是走修憲道路(支持者:Scott Walker,反對者:Lindsey Graham)

一個是表示要任命更保守的法官(前提是共和黨入主白宮)(包括:Marco Rubio,Scott Walker,Rick Perry)

還有一些人或只是表示反對,或模糊的說要相信民意,有可能是我沒看完整,也有可能是他們自己還沒想清楚該如何應對。

個人認為,這第一個路線,保護宗教信仰自由,應該是比較現實,也能被快速推進的路線。(第二個路線在現在大環境下沒戲,第三個就是廢話。)

其中一個線索,就是在判決意見中,明確提到了,關於第一修竹正案保護法律信仰自由的一段說法,就釋放了這個信號。

而保守派在最近取得的數個重大勝利,就是在墮胎上,其中在高院,就有去年的 en.wikipedia.org/wiki/B. 案,保護了私營企業因宗教信仰問題,可以不執行 Obama care 中將避孕措施囊括在醫保中的規定。

這些都表明,保守派可以通過法律,明確規定具體的,可以因宗教信仰而拒絕提供的服務。同時期望能通過這些具體執行的過程,找到一個 Hobby Lobby 式的案子,再迅速打回高院,以抑制 LGBT 方的攻勢,淡化此失利的影響。反過來,這也會是 LGBT 方的重點:把高院判決具體化,實質化,以鞏固和保護自己的成果。

接下來雙方勢必會短兵相接,在一個個具體的事件中死磕。

【威洛比的回答(215票)】:

這個問題在豆瓣微博和FB上把我朋友圈已經炸掉了,爭議太大,這個問題沒那麼簡單。我作為低端外圍狗一直在我圈各位大神之間搖擺。。。(跪求以前態度相近的各位老師不要在這個問題上拉黑窩。。。)

首先糾纏於「你同不同意同婚」、「不要歧視同性戀」的人,根本沒有get到討論問題的點上。

我認為有幾個問題

1,州權

2.是否違背法理

3.婚姻定義

4.保守派如何應對

5.總體影響和趨勢

先說一個對於趨勢的結論吧:這和之前種種趨勢是一致的,美帝確實越來越帝了,美利堅合眾國越來越向中央集權制國家(拉丁式的民主中央集權)演進,聯邦中央政府權力越來越大,從南北戰爭以武力壓倒企圖獨立出走的南方諸州,到兩次世界大戰的國家集權-總體戰,再到六十年代動用101空降師壓服地方部隊州國民警衛隊和地方保守勢力,再到如今聯邦權力更趨擴大,八紘一宇之帝國呼之欲出,田園牧歌式的華盛頓——辛辛那提時代只存在於一些人的腦海裡了。

先說州權,我同意侯少強,州權不是擋箭牌,是可能種種反對中非常弱的、站不住腳的一種反對。

一些人張嘴就是「州權神聖不可侵犯」,首先是否侵權是有爭議的,侯少強論述過第十四修正案。其實吧,自由派法官認為同性婚姻是一項基本人權受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保護因此推翻州法,保守派法官認為同性婚姻不是基本人權不受第十四修正案保護因此不得侵犯州權,這兩者的邏輯和法理可以說都沒有問題。爭論的焦點實際上就是同性婚姻這件事本身,而不是法理。雙方的意見都有自己的理由,不能說某個不具備法理。

另外就是美帝歷史上州權侵犯了多少次了,真的早就和神聖沒關係了。甚至在林肯大帝尚未出世的州權大過天的建國之初,1803年的馬伯裡vs麥迪遜案。那時馬歇爾大法官自行宣佈高法擁有釋憲權。任何聯邦或州法律凡是高法認定違憲的一律無效。當年傑斐遜就開罵了。今天反對者罵的基本都還是傑斐遜差不多。。。("U seem to consider the judges as the ultimate arbiters of all constitutional questions,a very dangerous doctrine .and one which would place us under the despotism of an oligarchy.")

林肯大帝壓制州權的事情不必安利了。。。233333333333

到了羅斯福大帝時代,新政使聯邦體制中的州和中央的權力對比,發生了劇烈改變,實際上已成為中央集權的聯邦體制。最高法院以州權為根據宣佈一些「新政」法律違憲,並沒有能遏制聯邦政府權力的膨脹,連代表「新政」反對派勢力的最高法院法官們也幾乎被羅斯福拉下馬。30年代最高法院與羅斯福的交鋒,可以認為是州權主義向國家主義最後一次有威脅性的挑戰,但它仍然是以州權主義的失敗而告終。

冷戰時期美帝的聯邦權力進一步擴大,州權進一步被壓制。注意,聯邦權力擴大的過程與平權運動的發展共生並存、關係緊密。嚴格說來,冷戰中美帝的種種權宜,你要較真,不少政策是違憲的。典型的就是聯邦政府威壓持保守立場的各州強制推行種族平權。

換句話說,你要說侵犯州權本身多壞,同樣用於平權運動乃至小石城事件。但至今美國人恐怕也會覺得這是正確的行為吧?你反對也可以,但要說什麼美帝藥丸之類的話,那它早該完蛋幾百遍了,認清現實,這早就不是18世紀的美帝了。

另外就是同意「州權神聖」的人,尤其中國人,往往平常和我立場相近,同時堅持「人權高於主權」,那既然侵犯人權的主權不值得尊敬,那侵犯人權的州權也不值得尊敬。你不能拿著向外輸出好秩序和價值時談普世主義,對內輸出好秩序與價值談地方主義與文化差異。這不自洽。

美帝冷戰時期的平權運動,很大的推手其實是聯邦,最大的阻力是一些地方政府與地方勢力。當蘇聯攻擊美帝「資產階級民主虛偽性」時,從不忘記開發美國種族問題這個大新聞,雖然蘇聯的抹黑技巧比CCTV高不了多少,但也引起了美國的重視。換句話說,你要想在世界上維護自由世界、輸出自由與人權,必須首先保證自己更自由、更人權,起表率作用才能堵住眾人之嘴。這種對外輸出秩序與對內改造人權問題是一脈相承的。(這個代表性的是杜魯門對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的支持,也讓蘇聯人沒有搞運動的機會)

我沒有說「同婚」是更平等與人權。(這個話題太大了),但如果它是更平等、人權或者,更具備民意基礎的(同婚合法化在美帝的支持率有六成了吧我記得),那依據美帝以往的成例或者對外輸出秩序的例子。州權則不該成為擋箭牌。

接下來的問題挖個坑,改天答吧。

先甩個結論吧。

真正的問題是婚姻的定義

還有就是關於侯少強所說司法能動主義和司法克制主義之爭?我傾向於司法克制主義,但關於這個問題的爭論太多太複雜,判斷這個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了,我處於茫然不知對錯的狀態。。。。。。

還有就是conservative或者說GOP的應對。我覺得這些年同婚合法化的支持率上升的太快了,政治正確太屌了,如今可以說誰碰誰完蛋。這對民主黨沒有挑戰,但對共和黨是個挑戰,容易引起共和黨內部強硬派與溫和派的分裂。反正在這個問題上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這會作為一個極大的負面政治資產,對共和黨不太有利。。。

(這個躥升的支持率,太可怕了)(這個躥升的支持率,太可怕了)

另外的影響就是可能造成一些地區之間的撕裂更加嚴重吧,比如大德州。。。

【YiqinFu的回答(1352票)】:

瞭解 Obergefell v. Hodges 這個案子的判決有什麼影響需要知道案子包括哪兩個問題:

  1. 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護條款」)是否要求州政府許可(license)兩個同性別的人結婚?(「許可」的具體內容包括髮結婚證等等)
  2. 「平等保護條款」是否要求州政府承認(recognize)州以外被依法許可的同性婚姻?(「承認」的具體內容包括允許同性夫妻中的一方在另一方死後繼承他的遺產)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5比4,決定對上面兩個問題都回答了 yes。

問題一帶來的影響就是同性戀伴侶在美國的每個州及境外領土都可以結婚了。判決是立即生效的,在肯尼迪法官宣讀多數意見之後不久,俄亥俄、密歇根、阿肯色、密蘇里這些原先禁止同性戀結婚的地方已經開始向同性戀伴侶發放婚姻證明了。

問題二帶來的影響是在某一個州結婚的同性夫妻在美國其他任何州都會得到承認。這次的判決下來之前,同性婚姻不是在每個州都是合法的。所以當一對在A州結婚的夫妻搬到同性戀非法的B州去了以後,他們在B州法律下就不再是夫妻關係了。這個最高法院案子的原告之一 Mr. Obergefell (讀作oh-BER-guh-fell)來自同性婚姻不合法的俄亥俄,於是他和伴侶去馬里蘭州結的婚。但搬回俄亥俄以後,他們的夫妻關係就不再成立。Obergefell 的丈夫去世以後 Obergefell 希望俄亥俄政府可以把他的名字寫在丈夫的死亡證明上,州不同意,所以才有了後來的訴訟。其實這次最高法院本可以只對第二個問題說 yes,即每個州必須承認在其他地方合法結合的同性伴侶,而是否給同性別的人髮結婚證(「許可「同性婚姻)每個州自己決定。但多數法官的意見更激進,直接裁決美國憲法保護同性結婚的權利。

宗教問題:這次的裁決也明確提到,宗教組織因為信仰問題不支持同性婚姻的也有他們的自由。比如,一個基督教牧師可以因為信仰原因選擇不主持同性婚禮。

移民問題:同性戀夫妻有一方是美國公民或者永久居民,是否可以為另一方以其丈夫/妻子的身份申請移民美國?這個問題在2013年的 Windsor v. United States 就已經解決,答案是可以。那份裁決說同性夫妻和異性夫妻在聯邦法律下平等,所以只要同性的兩人在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地方結婚了,不管是美國的某個州還是其他國家,他們在美國聯邦法律看來就是合法夫妻。詳細請見美國移民局官網FAQ:Same-Sex Marriages。

性取向歧視:這次的判決並沒有提到歧視問題,而美國很多州的法律並沒有明文禁止性取向或性別身份歧視。所以同性戀平權支持者認為他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因為結婚的權利只是人眾多權利的一部分,目前同性戀還有可能因為他們的性取向在工作中被歧視。

2016大選:除了法律上的影響,政治上的影響也值得關注。民主黨人在過去幾年中已經陸續由反對同性婚姻改為支持,但共和黨人絕大多數仍然反對。在美國民意已經迅速、大幅度地轉向支持以後,不知道共和黨人是否會改變他們的觀點。一些保守的2016總統候選人(例如Scott Walker)已經開始呼籲通過憲法修正案推翻最高法院的裁決。而Jeb Bush等溫和派表示他們雖然不同意此裁決,但會遵守法律。

今天社交網站上傳播最廣的就是肯尼迪法官在多數意見裡寫的話(第28頁):

No union is more profound than marriage, for it embodiesthe highest ideals of love, fidelity, devotion, sacrifice,and family. In forming a marital union, two people becomesomething greater than once they were. As some ofthe petitioners in these cases demonstrate, marriageembodies a love that may endure even past death. Itwould misunderstand these men and women to say theydisrespect the idea of marriage. Their plea is that they dorespect it, respect it so deeply that they seek to find itsfulfillment for themselves. Their hope is not to be condemnedto live in loneliness, excluded from one of civilization』soldest institutions. They ask for equal dignity in theeyes of the law. The Constitution grants them that right.The judgment of the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ixthCircuit is reversed.

It is so ordered.

沒有一種結合比婚姻更深刻,因為婚姻象徵了對愛情、忠貞、奉獻、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通過組建婚姻關係,兩個人成為了更好的自己。就像本案中的請願者所展現的,婚姻甚至意味著一種超越死亡的摯愛。說這些(同性戀的)男人和女人不懂婚姻是一種誤讀。他們的請求表明他們真的尊重婚姻,尊重到渴望通過它來獲得自身的圓滿。他們的願望不應該被非難,他們不應該孤獨終老、被我們人類最古老的制度排斥在外。他們向法律之眼尋求平等的尊嚴,而憲法也將賦予他們這份權利。最高法院推翻聯邦第六巡迴上訴法院的裁決。

Nicole Xin 譯(略有改動)

不管你在同性戀問題上的立場怎樣,上面的這段話都值得一讀。如文中所說,五位裁決同性戀婚姻受憲法保護的法官主要從人的「尊嚴」和「自由」角度出發,強調同性和異性伴侶一樣,有表達自己愛和親密的權利,他們的孩子也不應該比異性伴侶的孩子低一等。

對最高法院、憲法解讀的影響:四位反對的法官給出的理由各不相同,但他們都警告說最高法院這次逾越了界限,而一個非民選的九人組織擁有如此大的權力是非常可怕的

斯卡利亞法官(第5頁):

A system of government that makes the People subordinate to a committee of nine unelected lawyers does not deserve to be called a democracy.

如果一個制度讓人民服從於非民選的九個法官,那它就不該被稱作一個民主制度。

羅伯茨法官也說,他不認為九個非民選的法官可以把自己對社會問題的觀點說成是對憲法的解讀。在法庭的口頭辯論中,羅伯茨和後來投出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關鍵一票的肯尼迪法官都提到了「歷史」。他們反覆問被告律師:幾千年來同性戀婚姻都不是合法的,為什麼現在九個法官突然就得裁決它合法?

羅伯茨罕見地在裁決公佈現場口頭宣讀了他的反對意見,下面是反對意見中的一句(第22頁):

The Court today not onlyoverlooks our country』s entire history and tradition butactively repudiates it, preferring to live only in the headydays of the here and now.

最高法院今天不僅忽視了我們國家的所有歷史和傳統還積極地推翻了它,頭腦發熱地選擇只活在當下。

值得一提的是,四位法官的反對理由和2003年他們給出的已經大不相同。這次的判決中,斯卡利亞和羅伯茨都說他們反對跟同性婚姻本身無關,只是認為憲法不應該被這樣解讀。(羅伯茨認為應該由民眾投票來決定是否合法化同性婚姻。)而2003年的 Lawrence v. Texas 案中,反對的法官有一條很重要的依據還是民眾對同性戀的排斥。斯卡利亞是這麼說的(第18頁):

Many Americansdo not want persons who openly engage in homosexualconduct as partners in their business, as scoutmasters fortheir children, as teachers in their children's schools, or asboarders in their home. They view this as protectingthemselves and their families from a lifestyle that theybelieve to be immoral and destructive.

很多美國人不希望和同性戀做生意,不希望讓同性戀照看他們的孩子或者做孩子的老師,不希望讓同性戀住在他們家裡。他們覺得這是在保護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家庭。很多美國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違反道德、具有破壞性的生活方式。

可是在過去十多年間,民眾的態度大幅度、迅速轉變,法官這次也不再用民意作為反對理由。下面是2015年6月的民調,橘色是反對同性戀結婚,綠色是同意。

同性戀婚姻在美國的民眾支持度和出生年代密切相關,80後和90後支持同性戀婚姻的比例高達73%,65後為59%。

上兩圖來源:Changing Attitudes on Gay Marriage

可能最讓人驚訝的是,保守的共和黨人中,80後也有過半數支持同性婚姻,達到58%(2014年2月數據)。

來源:? Most Young Republicans Favor Same-Sex Marriage

最高法院法官的分歧主要在於對憲法的解讀究竟應該看字面意思還是應該讓法官根據他的時代、案件背景作出自己的解讀。

五位認為同性婚姻受憲法保護的法官認為這次的案子就像1967年取消跨種族婚姻禁令的標誌性案件 Loving v. Virginia 一樣,關係到人最根本的自由,而最高法院的作用就是保護這些自由。

對比來看,當時最高法院裁決跨種族婚姻禁令違憲不僅「忽視」了歷史,還和當時的民意背道而馳。1967年,只有大約20%的美國人支持白人和黑人的結合。而最高法院的多數法官還是裁定與另一種族的伴侶結合是人的基本自由,從那以後很多州才開始許可白人和黑人、白人和亞裔等跨種族婚姻,而對跨種族婚姻的支持率也不斷上升,在九十年代達到多數。這是典型的法庭判決走在民意之前、引導民意的案例。

來源:Most Americans Approve of Interracial Marriages

而這次的同性婚姻案,五位支持同性婚姻的法官覺得他們更有理由裁定同性婚姻受憲法保護。因為在他們看來,最高法院不僅在履行他們保護少數族群自由不受侵犯的角色,而且還是在民意也支持的情況下。

對於憲法應該怎樣解讀,他們是這麼說的(第11頁):

The nature of injustice is that we may not always see it in our own times. The generations that wrote and ratified the Bill of Rights and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did not presume to know the extent of freedom in all of its dimensions, and so they entrusted to future generations a character protecting the right of all persons to enjoy liberty as we learn its meaning.

(徵集大家的翻譯,非常感謝!)

參考:Obergefell v. Hodges : SCOTUSblog;supremecourt.gov/opiniosupremecourt.gov/oral_alaw.cornell.edu/supct/p

【姜源的回答(343票)】:

目前兩個最高票@chris和@Hermite Bai的觀點是有道理的,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的運用歷來會產生巨大爭議,而且永遠逃不開聯邦和州權力的問題。這個判決是不是有堅實的憲法基礎同樣是可以討論的。

不過,這兩個答案的傾向性太強了。我想提醒另一件舊聞。1950年代開始,美國最高法院自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起,運用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推動了一系列破除種族隔離政策的判決。美國官方在全國意義上的平權運動是由最高法院啟動的,而這也被認為是美國最高法院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段歷史。但同時這些判決在美國南部各州激起了強烈的反彈,並且被認為嚴重損害了南部各州的州權。@Hermite Bai所說的「法律的制定是為了一定範圍的社會,而非每一個個體,在社會風氣保守地區強行推行這種政策必定會引起民意的反彈,甚至會在私底下反而引起更加嚴重的歧視,甚至是暴力問題」;以及@chris所說的「我們保守派的答案是站在投票箱前的你,而不是坐在法官椅後面披著black robe的那九個大法官」都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幾句話在崇尚種族隔離的南方各州流傳了幾十年。

總的來說,最高法院是不是適合挑頭來做這種改變全國整體政策的事情是一件很可疑的事,不過反正美國人就是喜歡把每一個政治爭議變成法律訴訟,再把法律訴訟扔進最高法院的。明明應該是立法機關來處理的問題,但是美國人就是要拿去問最高法院,必然導致最高法院陷入判也不對,不判也不對的場面。

最後重複一下我的觀點,這個判決本身的憲法基礎是很可疑的,最高法院有點玩火。但是反過來說,美國各州在歷史上干的噁心事只多不少,我絲毫看不出有什麼更值得尊重的地方。所以美國的政治制度就是這麼扭曲,這種麻煩敏感的問題經常讓最高法院來開第一槍,再來看由此激發的全國民意相背。真要說有什麼後續影響,要等子彈多飛幾年才知道。

---------------------

稍微再補充兩句,解釋一下昨晚的答案。在一個理想化的三權分立國家中,是不是應該賦予同性戀者結婚的權利是一個立法機關應該討論的問題,而司法機關顯然不適合充當賦權的急先鋒。在美國前一百年歷史中,也的確是通過提出憲法修正案的形式來確認公民權利的。但是20世紀之後,立法機關提出憲法修正案的情形越來越少,確認公民權利的方式(包括廣義上推進憲法變遷的職責)變成最高法院的判決。這種形式的缺陷是顯然意見的,因為最高法院本不應該擔此職責。對此的一種解釋是,日常政治已經高度專業化和遠離普通大眾了。而最高法院的判決與其說是一個終局性的判決,不如說是啟動了全國意義上的參與,並召喚更嚴肅和廣泛的討論。如果這個判決能夠得到全國範圍的支持,那未來可以通過未來一系列立法和司法判決加以鞏固;如果這個判決走得太遠了,同樣可以看到後續的效果,比如共和黨反對同性結婚的總統候選人贏得下一次大選。這也是為什麼我昨晚提到讓子彈多飛幾年。

----------------------

再次澄清一下,關於司法能動主義和原旨主義的討論是美國憲法領域最核心、最艱難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上存在很多截然相反,但是都值得高度尊敬和重視的觀點,而且這些觀點至少在短期之內肯定分不出高下。我在此介紹是只是其中一種可以考慮問題的方案而已。我寫這個答案的時候,只是認為@chris和@Hermite Bai的觀點傾向性太重,而迴避了另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這並不表明原旨主義本身的觀點是錯誤的。

【優缽羅的回答(203票)】:

樓上的答案都是以法理學和社會學的分析為主。在此只想補充一些關於民意的數據分析與對明年大選的影響評論。

(關於同性戀者通過政治庇護移民美國的可能,可以看我的另外一個回答:如何看待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 - 知乎用戶的回答 反正我個人感覺是too simple too naive)

先搬結論:

1. 2016年大選:共和黨的候選人的兩難選擇:吸引不斷增長的傾向於支持同性婚姻的中間選民,還是維持既有的保守派票源。

(雖然這個判決也會刺激更多的保守派選民明年出來投票,不過這個需要進一步分析;我覺得對投票率的影響不一定會很大:(1)距離大選還有太長一段時間了;(2)不投票的極端保守派的人數遠遠少於不投票的中間選民)

(傳送點:talich那裡有一個更精煉的分析,不想看長文的可以拉下去看: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在五十個州全部合法會帶來哪些可能的影響? - talich 的回答。)

2. 在同性婚姻議題上的失據將會迫使保守派的利益團體調整訴訟、遊說和籌款策略,從而在其他保守的社會議題(婦女墮胎權)上保持自己的優勢。

但是個人認為保守派最多是爭取到一個例外判決,最高院應該不會完全推翻這次和前面幾次的判決。

3. 進一步強化各州支持同性戀婚姻的民意;長期來看,新的社會和倫理規範將形成。

6.29更新:孤星州、阿拉巴馬州和路易斯安那等州不少地方官員在抗議甚至拒絕執行最高法院的裁決…從過去這些天保守派炸了鍋的情況來看,我的結論下得有些早。南部州的民意短期(今年到明年)將會出現反覆。這一屆政府(包括最高法院)在醫保和反同兩件事上的確走得太急太遠,對州權的干涉嚴重。

搞的不好,還會影響下一屆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度。

不過,在反同運動方面,個人認為除了孤星州之外,其他地方很難形成大的氣候(嘿,達拉斯和休斯頓市政廳都亮彩虹燈了,又不見紅脖子拿著槍去幹掉這些叛徒…)。

總而言之,這次判決是個人自由的勝利,卻是聯邦制和三權分立的失敗。

------------------------------------------------正文---------------------------------------------------------------------------------

1. 2016年大選:共和黨人的困境。

(1)同性婚姻民意對大選支持率以及共和黨候選人的競選影響:

這裡我用了一下Cooperative Congressional Election Survey的數據(CCES 2012:CCES),結合近兩次大選各州政治光譜來分析一下。

圖1.投票支持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與反對同性婚姻的關聯度

(引用請註明 Dong "Erico" Yu;盜圖剁手)(引用請註明 Dong "Erico" Yu;盜圖剁手)

圖一可以看出,如果不考慮其他影響因素,選民個人對於同性婚姻的態度是第三重要的因素(僅此與黨派所屬和非洲裔身份)。

但不要誤會,這並不是說同性婚姻是最重要的議題。如果我們把其他關於其他政治和經濟的議題放進去重新跑一遍數據,我們會發現稅收、醫保和外交相比同性婚姻對投票選擇的影響會更大。等有空再發個比較嚴謹的結果上來。

圖2. 對同性婚姻的態度與大選中的投票選擇(倉促做圖,見諒)

(引用請註明 Dong "Erico" Yu;盜圖剁手)(引用請註明 Dong "Erico" Yu;盜圖剁手)

如圖所示,如果一個共和黨支持者(紅色)支持同性婚姻的話(x軸=0),那麼他只有36%的可能性投票給一個支持同性婚姻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如果他反對同性婚姻的話(x軸=1),那麼他會有超過82%的可能性投票給一個反對同性婚姻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同理,共和黨候選人在同性婚姻上的立場也影響了中間選民(綠色)和民主黨支持者(藍色)的投票意向。

圖3. 各州反對同性婚姻的比例

(來源:CCES2012)

反對同性婚姻佔多數的州有22個:

阿拉巴馬、阿拉斯加、阿肯色、喬治亞、愛達荷、印第安納(50%左右)、堪薩斯、肯塔基、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密蘇里、蒙大拿、內巴拉斯家、北卡羅來納、北達科塔、俄亥俄(50%)、俄克拉荷馬、南卡羅來納、南達科他、田納西、德州、猶他。

對比一下上一屆大選的政治光譜,這些反對同性婚姻的州都是支持共和黨的紅州。

(來源:(來源: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12)

所以粗略的數據分析說明:共和黨候選人在同性婚姻上的立場將會影響他是否能取得46%的共和黨選票(包括溫和共和黨和保守共和黨人)!!

這只是2012年的數據,所以我們可以預測共和黨候選人在同性婚姻問題上的立場,將會對明年選舉造成重大的影響。

(2)從目前已經表了態的人來看,共和黨內部對這個判決已經分裂了:

為了吸引中間選民,溫和共和黨人,如小小布什,會更加鮮明地支持同性婚姻。

小小布什" It is now crucial that as a country we protect religious freedom and the right of conscience and also not discriminate";來源:GOP hopefuls split in reactions to same-sex marriage ruling);

部分中間的共和黨人,如哈蜜蜂(Mike Huckabee)、金刀(Boby Jindal),以及保守派泰迪熊(Ted Cruz)將會爭奪中部和南部的極端保守選民(約30%的共和黨選民)。

哈蜜蜂:「We must resist and reject judicial tyranny."

金刀:「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was established by God, and no earthly court can alter that." (來源:GOP hopefuls split in reactions to same-sex marriage ruling)

泰迪熊:「Today Is Some of the Darkest 24 Hours in Our Nation』s History」. (來源:Cruz: SSM Ruling 'Darkest 24 Hours in Our Nation's History')

(注意:本圖只是各個候選人的「自由-保守」立場的政治光譜,並不是圖中所有候選人都會參加明年大選)

(來源:(來源:dailysignal.com/2015/01

2. 保守派的利益團體調整策略以維護其優勢。

我不太瞭解利益團體和競選籌款,這一塊的數據也不是很多,所以簡單講一下。

如talich在答案中分析,由於最高法院在一些個案中強調了對宗教自由保護的第一修正案,保守派在婦女墮胎權這一個議題上面還是有優勢的,而可以想像共和黨人和保守派的利益團體將會調整他們的策略,主動出擊:

(1)利益團體可能會試圖在最高法院提出一個同性婚姻或同性戀權利保護違背宗教自由(即第十四修正案與第一修正案相互衝突)的訴訟;

nytimes.com/2015/06/27/

(2)藉此機會在其他社會問題上(宗教自由和墮胎權)向保守派支持者籌集資金,從而進行更多的輿論和遊說活動;受此挫折,保守派共和黨人的政治參與度將會提高。

wsj.com/articles/religi

3. 長遠來看,這個判例有可能進一步鞏固支持同性婚姻的民意,進而形成新的社會規範。

------------------------------------一堆題外話:關於同性婚姻合法化和民意的變遷------------------------------------

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判決將如何影響美國的政治和社會發展。 我認為我們應該把最高法院的判決,各州的司法和立法,以及民意基礎結合起來看。今天的這個判決,其實是一個美國近20年來社會發展的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是司法的社會建構與政治民意變化相互影響的結果(雞和蛋的關係)。

所以,要知道這個判決的影響,首先得看回溯一下美國同性戀婚姻的民意發展趨勢。

----------------------------------------Public Opinion on Same Sex Marriage---------------------------------------------

1. 同性婚姻的民意變遷

首先,你很難相信這一代美國人對同性婚姻的觀念變化之劇烈。先看看幾個民意調查

(來源:(來源:Marriage | Gallup Historical Trends)

(來源:(來源:Changing Attitudes on Gay Marriage)

蓋洛普和普爾的民意調查都反映了美國民眾對於同性婚姻的支持度在2011年左右發生了逆轉。

而且,無論是年齡、種族、政治傾向還是性別,總的趨勢都是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數比例在上升。

為什麼?

(1)法律(立法)的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

首先得重複一個常識,相比起歐洲國家,美國是一個在很多社會問題方面(宗教信仰、婦女墮胎權、LGBT rights)都非常保守的國家。因此,在很多社會問題上,三權分立中的司法分支,而非立法和行政分支,是決定往往會決定社會規範(norm)和觀念(mind)變革的關鍵因素。

50至70年代的民權運動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最高法院在布朗訴教育委員會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of Topeka, 347 U.S.483 (1954))中引用第十四修正案權利平等條款裁決種族隔離違憲,引發了後續南部各州民眾對種族隔離法律的抵制,進而引起了全國性運動。自這個判決以後,主流民意逐漸轉變為反對種族隔離和支持種族平等。

類似的,這次最高法院的判決也是以第十四條修正案的權利平等條款作出的判決:

(來源:(來源:supremecourt.gov/opinio

回到同性婚姻的歷史來:

如上圖所示,1995年以前美國沒有一個州的議會立法允許合法同性婚姻,而且70%的民眾也反對同性婚姻。1996年克林頓總統還通過行政確認了猶他州的Defense of Marriage Act,從聯邦層面上否定了同性婚姻。一直到2002年,各州的最高法院和議會都紛紛裁決或者立法否定同性婚姻。

(來源:Same-Sex Marriage, State by State)

第一個吃螃蟹給同性結合合法化的是2004年麻省(不愧是博士屯聚的地方,受教育程度的人越高觀念越自由)。而在2003年以後,聯邦最高法院也做出了一些保護同性戀婚姻權利的判決。

(來源:(來源:A Brief History Of Gay Rights At The Supreme Court)

真正的轉折點有兩個:第一個是2008年和2009年,四個州的最高法院(康州、愛村、新罕布什爾和佛蒙特,加上一個DC)推翻之前的州法律,裁決「否定同性婚姻的權利」違反憲法。隨著2010年聯邦法院裁決加州的Proposition 8(一個否定同性婚姻的公民提案)違憲,2011年紐約州合法化同性婚姻,支持和反對的民意逐漸持平;第二個反轉民意的轉折點是2012年大選前奧觀海公開支持同性婚姻,自此之後,支持同性婚姻的民意完全超過了反對的聲音。

題中題:

為什麼在2008年到2012年,大多數州議會和法院遲遲不肯合法化同性婚姻?很簡單:民意決定了州議員和法官的當選,而支持同性婚姻的民意不佔壓倒性的優勢。

眾所周知,美國從國會到州議會的議員都是民選的。但同樣的,各州的基層法官和24個州最高法院法官都是由選民或議會投票選舉出來的,因此,為了獲得選票支持,法官有時(尤其是在競選前一年),在敏感的社會問題上,往往會做出符合民意(或者是特定黨派選民)所預期的裁決(尾注1)

(下圖:部分州最高法院法官的產生辦法)

(來源:Yu, "Erico" Dong. "Public Opinion, Judicial Performance Evaluation and Independence of State Supreme Court Judges, second draft (2014))(來源:Yu, "Erico" Dong. "Public Opinion, Judicial Performance Evaluation and Independence of State Supreme Court Judges, second draft (2014))

所以在此情況下,即便是一些別的州開始合法化同性婚姻,在本州或者全國性支持同性婚姻的民意未取得壓倒性優勢的情況下(如下圖所示),多數州最高法院的法官會傾向於維持既有的立場,不會輕易做出變更。

(2004年各州關於同性婚姻的民意支持率,總體低於45%。抱歉一時找不到更好的圖)

(來源:Lax, Jeffrey R., and Justin H. Phillips. "How should we estimate public opinion in the states?." (來源:Lax, Jeffrey R., and Justin H. Phillips. "How should we estimate public opinion in the states?." 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53, no. 1 (2009): 107-121.)

(2)年輕一代的觀念更新(Generation Change)

這是大多數政治學中民意研究的結論。直接上圖,不詳述了。

(來源:(來源:Changing Attitudes on Gay Marriage)

(3)選民的去宗教化;以及基督教對同性婚姻的態度轉變

這裡包含了兩個因素:

第一,總體來說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新教的主要教派,原則上都是反對同性婚姻的。如果一個人是與教會的聯繫與緊密,他/她更加傾向於反對同性婚姻。但是自從2000年以後,歐洲和美國的基督教在同性婚姻的問題上都進行了一些爭論。教皇方濟各在2013年寬容同性戀信徒的表態(「"If someone is gay and is searching for the Lord and has good will, then who am I to judge him? 」)也促進了部分教會傾向於寬容平等對待同性戀者。

第二,美國選民的逐漸去宗教化。

近來的研究發現,美國選民正在不斷地去宗教化。

選民去宗教化的直接影響就是政治參與世俗化。選民在投票的時候,更少地考慮宗教規範(比如基督教反對同性婚姻)或者更多地根據世俗觀念對社會問題進行投票。相對其他政治和經濟政策而言,社會道德問題(如同性婚姻)不再是最重要的議題了。

這方面的論述可以參考Robert Putnam, David Campbell的研究。

Putnam, Robert D., David E. Campbell, and Shaylyn Romney Garrett.American grace: How religion divides and unites us. Simon and Schuster, 2012.

2. 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和6月26日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民意反饋(feed back)與政策和司法的回應(policy and judicial responsiveness)

簡而言之,在2011年,民意就已經發生了逆轉。6月26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可以預見經過一段觀望期之後,在未來的一段時間(明年大選以後吧),各州議會將就同性戀婚姻做出進一步的立法;政府也會頒布相應的措施保障同性戀婚姻的權利。

-------------------------------------------------- 影響與意義 -----------------------------------------------------------------------

(1)進一步強化各州支持同性戀婚姻的民意;長期來看,新的社會和倫理規範將形成。

如前所述,在2011年,民意就已經發生了逆轉。6月26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只是為未來新的社會和倫理規範的形成夯實了一個制度上的基礎。

但是,如果最高法院在未來的案件中推翻這個判決,同性戀問題民意還是有可能會出現波動的。這樣的幾率我認為取決於:(1)下一任總統的黨派以及他/她在同性戀問題上的立場;(2)最高法院內的現有平衡是否會被打破(是否有大法官要退休和大法官候選人的投票歷史);(3)是否有關於同性戀婚姻的例外判決的出現(如前所述的第一修正案與第十四修正案相衝突的情況)。個人認為完全推翻這個判決是不可能的。

(2)2016年大選:共和黨的候選人不得不在同性婚姻問題上進行抉擇。

即便再保守的共和黨人也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如果他要和民主黨候選人競爭,他就要吸引中間選民。那麼,他就必須要在這個問題上向中間立場靠攏。

---------------------------------------------尾注----------------------------------------------------------------------------------------

三權分立中的司法獨立性何在?很遺憾,在美國的州法院體系裡,司法獨立性在事實上是嚴重受到民意制約的。相關的論文可以參見:

Yates, Jeff, and Richard Fording. "Politics and state punitiveness in black and white." Journal of Politics 67, no. 4 (2005): 1099-1121.;

Geyh, Charles Gardner. "Endless Judicial Selection Debate and Why It Matters for Judicial Independence, The." Geo. J. Legal Ethics 21 (2008): 1259.)

【周子涵的回答(61票)】:

(零)

你用彩虹刷屏,而我卻滿眼灰暗

(一)

今天,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Michigan、Iowa等十多個州地方法院禁止同性結婚的裁定。這也標誌著長達40年的同性婚姻平權運動在美國以勝利告終。最高法院認為美國憲法保護公民的平等和自由,同性戀者享有和異性戀者一樣的權利,那其中也應當包括婚姻的權利。

區別於轟轟烈烈的種族平權運動,同性婚姻運動裡的英雄是溫和的美國中產階級。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推向風口浪尖,代表同性戀者,挑戰美國政府和憲法的權威。他們可能只是在紐約公寓裡,或者俄亥俄農場上安靜生活的妻子丈夫。他們可能共同購置了房產,家裡的牆上掛滿了和伴侶孩子還有寵物的合照,上班前會和另一半輕吻道別。他們不需要躲藏,因為他們有足夠多人的祝福。他們也早己學會了逆來順受,對於反對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生活不受干擾就好。他們覺得不結婚也無妨,畢竟幸福不是婚姻能說了算的。

然而,生活的劇變,讓他們開始考慮結婚的實際意義。然而他們最終能成為這一場運動裡的英雄,絕不是機緣巧合。就像飢餓遊戲裡領導革命的精神領袖一樣,他們是被幕後的律師團隊和政客精心挑選出來的。

1995年,一對夏威夷州的男性伴侶狀告州政府不承認他們自由結婚的權利。州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夏威夷應當被承認。這是有關同性婚姻的訴訟首次在州法院獲得勝利。但是第二年,國會害怕此裁決將會促使各州法院加以效仿並使同性婚姻在更多的州獲得承認,在野黨和執政黨火速通過了DOMA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規定符合聯邦法的婚姻只是在一男一女之間,而且即使同性婚姻被州政府承認,同性伴侶也不享有聯邦法規定的親屬待遇。DOMA法案的通過,讓同性之間的結婚證變成了一個紀念品當年民調顯示支持同性婚姻的民眾只有29%。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陸陸續續有很多案子被提起訴訟,很多止步於市法院,有一些幸運的訴至州法院,而被聯邦最高法院受理的案件寥寥無幾,結果當然無一勝訴。 與此同時,在紐約有一位喪偶的老寡婦在為一筆遺產繼承稅而四處尋找律師。她就是後來成為這場平權運動裡的英雄,Edith Windsor

Edith Windsor簡直像一部美國同性戀和中產階級的活歷史。她出生於二戰前的美國白人中產家庭。大學畢業嫁給了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士。但Windsor內心一直在為自己的性取向而掙扎。這段婚姻維持了不到一年便以離婚收場。Windsor收拾心情決定搬去了紐約,在NYU學起了編程。60年代的紐約,空氣中都瀰漫著大麻的味道,怎能不讓人飄飄然。在紐約嘈雜的下城酒吧裡,Windsor盡情玩樂,和不同的女人跳舞。在這些酒吧出沒是一件危險的事,因為一旦發現和同性過於親密可能會被逮捕,更不用說和同性同進同出。(順帶說一句,時至今日,新加坡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把同性性行為列為犯罪的非穆斯林國家)但這是瘋狂的60年代,管他什麼警察不警察,只有性和大麻才會帶來世界和平。就在這個背景下,Windsor在酒吧裡碰到了Thea Spyer。Spyer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霸道女總裁范兒,total player——家裡是猶太富商,自己是NYU心理學博士生,舞技一流,身邊從不缺漂亮姑娘。Windsor回憶道Spyer見到Windsor兩眼放光。她笑道,要不是自己姿色過人,Spyer絕不會多看她一眼。

就是這一段以炮友開始的戀情,最後一點點把兩人連在一起。1969年底,著名的石牆事件在紐約爆發。警察查封了一家名叫石牆的同志酒吧,逮捕了很多人。Windsor和Spyer剛好去度假,躲過一劫。自此之後,LBGT群體的概念形成,美國的同志運動逐漸拉開了帷幕。但那一次,她們並沒有選擇和同伴站在一起。而是選擇了購置一間房產,開始安心度日。Windsor成為了IBM的程序員,而Spyer成了一名心理醫生。20年過去了,Spyer被診斷出患有Multiple Sclerosis(一種慢性神經疾病,會使患者逐漸失去運動能力)。Windsor退休以後在家安心照顧Spyer直至後者去世。07年,由於當時紐約州還不能結婚,不得已,Windsor和一群朋友把已經無法走路的Spyer運到多倫多,她們在那裡正式登記結婚。09年,Spyer去世,Windsor成了她遺產唯一的繼承人,但是由於聯邦法不承認她們的配偶關係,Windsor面臨一筆高達60萬美元的遺產稅單。她決定提起訴訟。

很多律師都望而卻步,覺得挑戰DOMA是不可能的事。也有律師律師稍微樂觀一點,說暫時還沒到時候。然而律師Roberta Kaplan以超高的職業素養,一眼相中了Windsor。她的理由是,Windsor經歷令人動容,而且她代表了典型的美國中產階級的價值觀——以愛情,相守和付出為中心的家庭觀念。而且,Windsor作為一位八旬老嫗,蒼白瘦削,更關鍵的是,她不是一位還有活躍性生活的男性,所以更容易博得同情。因為女性之間的性行為理論上並不是聖經所禁忌的,所以不會引起宗教界人士的激烈反對。但是她似乎還是不夠完美,因為有些人覺得她有點過於富裕了。可是Kaplan出身是一名精明的商業律師,她說比起仇富,美國人更恨賦稅

至2010年底,民調顯示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數第一次超過50%。2011年,代表美國司法部的公訴人Eric Holder正式宣佈聯邦政府將不會再為DOMA案辯護。2012年大選前夕奧巴馬成為首位公開表示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國總統。2013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作出裁決,正是推翻了DOMA法案的第三條,承認同性婚姻的平等權利。在2013年 Windsor vs. U.S.案之前,所有有關於同性婚姻的訴訟鮮有勝利,但在Windsor vs. U.S.勝利之後,60例上訴到州法院的同性婚姻案件中,有57例勝訴,僅3例敗訴。2014年底,同性婚姻的民間支持率上升至60%。而今天,這第58場勝利,實際上也是對於Windsor判決的又一個延伸

這次美國最高法院的決定有沒有受到民意的影響無從考證,但是最高法院的裁決和美國政府的步調驚人的一致,不得不讓人懷疑美國政府到底對最高法院的裁決有沒有影響。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自建國以來,美國的法律、民意還有政治永遠是一個不可分割的三角關係,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美國管這叫民主,也許更精確一點,這應該叫美式民主

至於今天跳出來反對最高法院裁決的2016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們,筆者認為誰喊得越大聲就越需要換參謀,不然初選時難免顏面掃地。另外,希拉裡的挑戰者,民主黨參選人Bernie Sanders是96年少數幾個針對DOMA投反對票的議員,而希拉裡當時當然也是反對的。因為直到2012年之前,她都是反對陣營裡的一員。

(二)

筆者求學期間曾生活在美國東部一所以極左而聞名的大學裡,13年Windsor案宣佈以後,周圍的生活根本沒有變化。因為在這裡,時代早已經改變。同性之間不僅可以結婚,而且在這裡的很多公司都提供同性伴侶的醫療等各類保險。用一位朋友在2012年的話說:「Obama is late to the party.」

但是,在這個派對上,有些人甚至都沒有被邀請。

Ricardo是筆者大二時期的Residential Advisor,專業是physical chemistry。此外,他是學校拉丁裔學生會的委員,還是學校夜間熱線的志願者(學生如果需要傾訴但又找不到合適的人可以向此熱線打電話傾訴)。Ricardo的生活和普通的美國大學生並沒有什麼區別,白天忙忙碌碌,逢週末喜歡和他的residents們一起聊天。作為senior,面對一幫大一大二的小朋友,他算是友善好說話的一位RA。即使有人偷偷喝酒,他也只是看一眼,提醒他們有人來的時候把酒收好。如果你運氣好,他可能會請你去他房間做客。大家坐在地上,人手一個塑料杯子,他給每個人倒酒。酒是他即興調的,好像和他的心情並沒什麼關係,因為他根本不會調酒,所以好喝不好喝全憑隨意。和大部分男生一樣,Ricardo的房間凌亂而擁擠。第一次進去的時候,都不知道該不該坐下來。他聽你講話的時候,眼神有點疏離,若有所思的樣子,聽完以後,頂多笑笑。

Ricardo喜歡藝術。有一次他在我們宿舍樓的大廳裡隔出一小塊場地,架起兩盞耀眼的work light,他光腳坐在場地中央,邀請來往的人進去。你什麼也不用做,只要凝視他就可以了。他會看著你的眼睛,直到你覺得夠了,可以退出為止。他說,希望往來的人能在他眼裡看到時間的靜止。因為,一旦時間靜止,就像一座五指山,壓得你不能逃離。這個作品的名字叫做Retrospective。

他和我不算太熟,他似乎從沒有問過我的私人情況。同樣的,我也對他的生活毫無興趣。偶爾幾次在衛生間洗漱的時候,碰到他和他的男友各圍著一條浴巾,一前一後進了同一個沖涼的隔間。這也許是我看到他最私人的一面。

有一天晚飯後,我出門經過電梯,隱約見到一位穿著一條金色亮片短裙,腳踩一雙恨天高的長髮姑娘。看背影,她身材過於魁梧。我走近時,姑娘轉頭過來,我一看,那不是老戴著過時的灰色絨線帽的Ricardo嗎!用不著仔細看就能發現Ricardo的眼線畫的很好,眼影上得也很仔細,烈焰紅唇。老實講,愛party的姑娘們都應該學著點兒。他見到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微微欠身,微笑了一下。氣氛尷尬。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乘電梯匆忙離去。Ricardo知道我是同志,他也認識我的男友。但他還是本能的選擇了倉皇而逃。

之後,我再也沒見過他穿女裝。我們見面也未曾提起。直到某個深夜,我突然收到一封來自他的郵件。他說,半年內,他的朋友一個個相繼離世(前些天,剛剛有一位校田徑隊的女生中風去世,是Ricardo的摯友。)但最讓我震驚的是,他說,一對20歲的女同性戀朋友幾個月前相約自殺,死前說世界太艱辛。畢竟,我和我男友從一開始就收到了朋友一致的祝福。我以為,至少在這個州,這理所應當。Ricardo最後寫道,他決定去尋求心理醫生幫助,並提醒我保護好自己。

不知道到底是朋友的離世讓他喘不過氣,還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不容忍讓他窒息。Windsor終被認可,同性戀群體沉浸在狂喜中,但是Ricardo還是要小心掩藏他作為drag queen(變裝人)的另一個身份,但是還有很多因為出櫃而被逐出家門的同性戀少年,因為感染HIV而飽受歧視,有些歧視甚至來自同性戀群體本身,還有很多transgender(跨性別者)被軍隊默默拒絕。

Windsor代表了同性群體,但她只代表了和所謂的主流社會最接近的那一類。近年來,大量捐款流向爭取婚姻自由的組織,但似乎遺忘了還有急需藥物的HIV感染者和無家可歸的同性戀少年。他們並沒有被邀請到這個時代的派對中。Windsor is the face of gay rights, but she does not represent LGBT community.

臨近學年末,我碰到Ricardo,聊起Ricardo畢業的打算,他說:「老實講,我不知道。」我試圖說一些未來本來就充滿不確定性云云的套話。我話沒說完他說:「聽著,和你男朋友好好的,如果你愛他的話。要珍惜。」他還是眼神疏離,若有所思的樣子。

今年的紐約同志遊行一定會比以往更盛大。遊行隊伍裡會有高舉牌子,寫著已在一起20年,30年,40年,50年的伴侶驕傲的走過第五大道,也會有穿著艷麗的drag queen邁著大步子接受圍觀人們的歡呼。這場派對不需要邀請,只要在遊行的開始舉起彩虹旗,昂首挺胸走下去就行了。

但希望並不是只有這一天,從60街到Greenwich Village短短的幾十條街區裡,不需要邀請。

畢業以後,我和男友在紐約安家。今日被最高法院的裁決刷屏,不禁想起Ricardo。那晚在電梯關門前,我欠他一個道歉。

-------轉載自自家公眾號一位同性戀者的自白:你用彩虹刷屏,而我卻滿眼灰暗

【九月寒砧的回答(157票)】:

先放一下美國最高法院現任九位大法官的照片吧,去年有幸在高院旁聽一場判決,羅伯茨真是不怒自威啊。

John G. Roberts, Jr., Chief Justice of the United StatesJohn G. Roberts, Jr., Chief Just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Antonin Scalia, Associate JusticeAntonin Scalia, Associate Justice

Anthony M. Kennedy, Associate JusticeAnthony M. Kennedy, Associate Justice

Clarence Thomas, Associate JusticeClarence Thomas, Associate Justice

Ruth Bader Ginsburg, Associate JusticeRuth Bader Ginsburg, Associate Justice

Stephen G. Breyer, Associate JusticeStephen G. Breyer, Associate Justice

Samuel Anthony Alito, Jr., Associate JusticeSamuel Anthony Alito, Jr., Associate Justice

Sonia Sotomayor, Associate JusticeSonia Sotomayor, Associate Justice

Elena Kagan, Associate JusticeElena Kagan, Associate Justice

看了下美國最高法院對此案件的意見書,5-4顯然是一個分歧嚴重的判決,自由派金斯伯格,佈雷耶,索托馬約爾和卡根,加上搖擺票肯尼迪,形成多數意見。保守派首席羅伯茨,斯卡利亞,托馬斯,阿利托組成異議意見。

多數意見由肯尼迪主筆,開頭一段摘錄如下:

The Constitution promises liberty to all within its reach,a liberty that includes certain specific rights that allow persons, within a lawful realm, to define and express their identity. The petitioners in these cases seek to find that liberty by marrying someone of the same sex and having their marriages deemed lawful on the same terms and conditions as marriages between persons of the opposite sex.

大意就是憲法賦予了公民界定自身身份的權利和自由,而此案中上訴方希望獲得和異性婚姻相同的婚姻權利。

之後有很長的回溯歷史,分析判例和論證的內容,我覺得值得一提的部分是下面這部分。

The petitioners sought certiorari. This Court granted review, limited to two questions. 574 U. S. ___ (2015). The first, presented by the cases from Michigan and Kentucky, is whether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requires a State to license a marriage between two people of the same sex. The second, presented by the cases from Ohio,Tennessee, and, again, Kentucky, is whether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requires a State to recognize a same-sex marriage licensed and performed in a State which does grant that right.

肯尼迪認為此案的關鍵在於,第一,憲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一州許可同性婚姻。第二,憲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否要求一個許可同性婚姻的州在本州內推行保障這項權利。

憲法第十四修正案,與本案的相關的部分摘錄如下:

All persons born or naturaliz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thereof, are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of the State wherein they reside. No State shall make or enforce any law which shall abridge the privileges or immunities of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nor shall any State deprive any person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 nor deny to any person within its jurisdiction the equal protection of the laws.

很明顯,憲法第十四修正案並沒有明確提及同性戀婚姻的自由,我想肯尼迪是想從「nor shall any state deprive any person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due process of law」,這句中引申出同性戀的婚姻自由。對於這種憲法沒有明文規定的部分,往往就是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戰場。即使現在的自由派法官也不想被認為是司法能動主義者,或穿著法袍的立法者,但從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主筆的反對意見中看,這次他們的確面臨這樣的指責。

羅伯茨主筆的反對意見第二段摘錄如下:

But this Court is not a legislature. Whether same-sex marriage is a good idea should be of no concern to us.Under the Constitution, judges have power to say what the law is, not what it should be. The people who ratified the Constitution authorized courts to exercise 「neither force nor will but merely judgment.」 The Federalist No. 78, p. 465 (C. Rossiter ed. 1961) (A. Hamilton) (capitalization altered).

羅伯茨首先聲明,最高法院並非立法機關,同性婚姻是否是一個好想法,並不應由我們來回答,依照憲法,法官只有權利說明法律是什麼,而不是法律應該是什麼,接著羅伯茨援引了《聯邦黨人文集》中漢密爾頓的話:修訂憲法者授予法官的權利,既不是強制力也不是意志,而僅僅是判斷。

在之後羅伯茨的異議中,我想翻譯的是以下這段:

Understand well what this dissent is about: It is not about whether, in my judgment,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should be changed to include same sex couples. It is instead about whether, in our democratic republic, that decision should rest with the people acting through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or with five lawyers who happen to hold commissions authorizing them to resolve legal disputes according to law. The Constitution leaves no doubt about the answer.

請正確理解這份異議意見到底是關於什麼:它並不是關於,我是否認為婚姻制度應該允許同性戀結婚。它是關於在我們這個民主共和國家中,這個決定是應該由公民選出的議員們來做出,還是應該由五位被授權依據法律解決法律紛爭的法學家來做出。而憲法對此有明確說明。

由此可見保守派法官更關心的是程序正義,無論目的和結果是什麼,都應該按照正當的程序進行。美國最高法院的法官由總統提名,國會審核通過,他們本身並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的,並且擁有終身任期,做為立法機構的國會,自命branch of the people,也往往會將法官動用司法審查,或者按照自身意志,十分靈活的引申憲法的行為視為越俎代庖。最高法院的槽神斯卡利亞就曾說過,如果人們不喜歡某條法律,那可以通過國會修改或制定法律,如果一些人只是想在一州之內實行某項法律,那只要州議會通過就可以了。但最高法院的法官本身並非民選,也無法代表民意,讓司法機構的法官來按照自己的意志通過寬泛的闡釋憲法,來達到某種人們想要的結果,並不是一種民主的做出改變的方式。

斯卡利亞可以算是最高法院九人中最保守的一位法官,他自稱originalist,即所謂的原旨主義者,主張嚴格按照憲法原意來解釋憲法,對於憲法沒有明文規定的部分,法官沒有權利按照自身的意志進行過度解讀。youtube上有斯卡利亞和佈雷耶,以及斯卡利亞和金斯伯格對憲法的討論。佈雷耶和金斯伯格都主張a living constitution,即所謂的一部活著的憲法。如目前最高票答案 @侯少強 所說的,美國憲法之所以可以在今天依舊負有活力,正是因為實踐者沒有拘泥於憲法的文本解釋,而著重探究開國元勳們對自由,民主等最核心價值的追尋。而這也是自由派對自身立場的辯護,那麼從這一點出發,就等於承認了,在美國,可以在法律層面做出改變的不僅僅有通過國會立法這種民主的方式,還有最高法院的九位法學精英對憲法的解讀,這一非民主的方式。

保守派的擔憂並不是毫無道理的,最高法院原本在美國是一個弱勢的機構,從馬布裡訴麥迪遜一案開始確立了司法審查權後,地位逐漸上升為一個與行政和立法兩大分支相互制衡的機構。但最高法院權利的擴張到底要達到什麼程度?斯卡利亞說過,他有時並不喜歡很多案件的判決結果,但他只能嚴格根據法律來做出判決,而不是根據自己的意志,如果按照他的意願,那些焚燒國旗的人應該被扔進監獄,但是法律認為他們有這樣做的自由。斯卡利亞對其原旨主義的堅持,是一種最高法院的法官限制自身的權利的努力,雖然我感覺他有時過於教條,但一些美國左派媒體將他妖魔化的行為,實在是大可不必。

如果法官認為自己可以靈活的解釋憲法,那這種「靈活」可以達到何種程度,佈雷耶在一次和斯卡利亞共同接受採訪時說,當法官面對一個令人頭痛的案件時,可用六種工具來輔助他做出判斷,分別是text(文本),history(歷史背景),tradition(傳統),precedent(先例),purpose(法律制定時所期望達到的目的),consequence(法律造成的相關的結果)。而我們其中一些大法官,更強調前四種工具(這時他向斯卡利亞做了一個手勢),而不將後兩種因素納入考慮,因為他們覺得後兩種因素帶入了法官自身過多的主觀判斷,而我並不這樣想。之後斯卡利亞又對佈雷耶做了反批評,認為納入後兩種因素不是一種保險的方法,每一種憲法規定的權利自由都是有條件的,這種條件和限制本身,也是立法機構立法時部分的題中之義。他認為當自由派寬泛的解釋法律時,其實是違反了立法者的原意的。

一些答案提到了司法能動主義司法克制主義的對立,在我之前說的佈雷耶和斯卡利亞的採訪中,有一輪精彩的交鋒,我認為是一個瞭解這兩種主義的非常好的例子。佈雷耶可能自己不願承認自己是司法能動主義,但他認為,美國的民主是一種有條件,有限制的民主。憲法的權利法案中規定公民的言論自由,持有武器的自由,不受無理搜查的權利,不必自證其罪的權利等等,這些權利和自由不是任何人或組織可以剝奪的,哪怕是立法機構通過正規的立法程序也不行。這些基本的人身權利,不是majority(民主中的多數)所能決定的。立法機構雖然有很大的自由,但它的自由仍然有邊界,最高法院就是要守護這些邊界,防止使立法機構因為某些原因,通過損害這些基本人權的法案。而斯卡利亞針鋒相對提出,民主的本質就是,the majority rules,權利法案的確確立了一些不能被民主程序剝奪的基本人權,那麼權利法案又是誰來定的呢,是majority,權利法案是majority給自身做出的限制。為民主做出限制的行為,本身也是通過民主程序做出的。當法官超出這些民主程序做出的明確限制開始寬泛的引申憲法時,甚至用以推翻國會的立法時,毫無疑問是違反了民主原則的。

我覺得力挺自由派的人們,不能迴避的一個問題是,他們是真的相信司法機構不用拘泥於憲法的文本解釋,而應著重探究開國元勳們對自由,民主等最核心價值的追尋,還是僅僅因為他們喜歡這次的判決結果。我也很喜歡這個判決結果,但僅僅是好的結果並不能給予過程以正當性。最高法院也有時做出一些不受歡迎的判決,不符合主流民意的判決,這種時候那些力挺自由派的人又會是一種什麼態度。

當初最高法院同意受理這一同性婚姻案件時,就已經是一大新聞。我當時還有些奇怪,羅伯茨作為一個司法最低限度主義者,應該知道這一裁決無論結果是什麼,都會在全美範圍產生影響,如果不受理,各州還可以根據自身情況,來制定政策或法律。根據評論區的同學的信息,可能是因為下級法院做出了不同的裁定,最高法為維持聯邦法律的統一,必須要受理這一案件。

對於美國的影響,以後理論上各州不可以制定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了。基督教右派肯定不會高興,這一判決很可能會加劇他們在社會生活和政治上,與自由主義者的衝突。儘管一些共和黨人士會激烈反對這此判決,但我不相信他們會通過國會立法來推翻這次判決。同性戀合法化是必然的趨勢,儘管由最高法院推動並不是我十分認同的方式,但既然判決已經做出,那就不可能再開倒車回去了。

我希望同性戀群體獲得更好的權益,也恭喜他們,今天對於他們來說的確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但美國的法律體系是很多國家所羨慕的,但願它能得到更多的尊重和珍視。

最後推薦一枚微信公眾號吧,何帆法官的《法影斑斕》,最近剛更新了一篇肯尼迪法官的小傳,和這次同性婚姻的判決意見書。

【acelrovsion的回答(680票)】:

首先,恭喜美國的所有同性戀人士爭取了小半個世紀的正當權利在今日已經獲得巨大進展,而這件事情對於全球的LGBT運動都有積極影響,並且有助於整個人類社會對於少數性向的態度轉向更為積極的階段。。

我寫這個答案主要是回復本題中某些保守主義者和古典自由主義者的。我來反駁的原因,還有本題下liberal對保守者的反駁也完全沒有到位。。

首先,本題中某些保守主義者對於同性婚姻合法的高院解釋,提出以下意見,認為會導致婚姻制度的合法性滑坡,以至於會造成今後任何形態的」不合理「(保守主義者言)關係都會避開共識性道德而獲得合法性。

但是以上觀點顯然邏輯有問題,事實上異性戀婚姻和異性戀固定關係並沒有任何合法性可言,異性戀婚姻出現在父權社會早期是作為一個男女生育合作的經濟契約所存在的,在羅馬早期建構家族制度,包括我朝從《周禮》時期開始建立宗族制度,才使得這層生育合作帶來的功利契約具備了所謂的「正當性」,而這個正當性當且僅當父權社會的家族結構存在,在之後由於基督教父權意識和公理會道德,給異性婚戀建構了所謂「神聖性」,其法理來源是是上帝作為判斷主體所帶來的對於人類這個「他者」的原型敘事,以形成某種「道德」。所以說,事實上異性婚姻意識根本就是一個處於實用主義建立的生育權責關係,最後被訴諸了規範文本延續至今而已。而現今的婚姻賦權制度,完全是可以剝離生育權責的。

但是異性戀的合法性早就沒有了,第一,在平權意識過後,父權社會的家族制度或者宗族意識是出於被公眾拋棄的狀態,所以異性婚姻的合法性依然只是父權社會時期成文法的延續。

第二,從保守主義者喜歡使用的「自然狀態」到社會契約的法理論證來看,婚姻權在權利讓度的過程中根本沒有交給公共權威作為派生權力存在,因為從洛克開始,就嚴格界定了「私人領域」和「公共領域」的界限,而婚姻權責在保守主義的法理中根本沒有進入到社會契約裡面去,而是作為普通法所遵循的傳統而存在,而共和主義和新保守主義的女權主義者對於這套法理的批判首先就是「社會契約不包括性別契約」

所以,保守主義者指責「合法性滑坡」是根本不成立的,我們在選擇某種關係是否具備「正當性」,在現代社會是一個規範語言範式中所有人對於社會關係的敘事規範之加總(即哈貝馬斯的認同理論),也就是說,我們共識承認同性婚姻是一個共識法理下的」賦權「過程,而婚姻的法理定義本來就是不穩固的,所以此次是賦予更多人自由權責的正面過程,而並沒有破壞消極契約。而只要我們承認某些諸如」亂倫戀「不可接受是因為在我們共識裡面認為這裡面存在」權力關係的戕害「,道德共識中的不可接受,父權家族制度的倫理還有存續的必要,就不可能出現邏輯滑坡,因為我們認同過程不是一個整體性的過程。

(以上這段沒看懂的,我最後再解釋一遍)

其次,某些人認為高院違背了州權原則和司法克制主義。這件事情或許指責有一定道理,但是我們要知道,進步主義運動開始之後,美國生態的變化的是通過公共場域中話語衝突,形成某種話語秩序形成共識,這個共識作為消除傳統公共權威(白右的公序良俗),也作為對於不同議價體進行話語權重配的過程,而整個過程妥協之後,就是我們建立的政治正確話語。而這個生態最大的特色是,公共政治隨著公共場域的展開而佔據美國話語權分配的一個主導,於是在司法流程中轉向為一類整體性政治訴訟,反饋給高院,而高院出於對於14修正案的補充解釋,作為判例依據,以此規範性的承續到全國之中。

所以說,這個事件中的政治實踐,是從60年代民權運動後期一直存在的東西,當時高院也是通過增補14修正案的解釋來全面廢除了州里的任何種族性法案的合理性。也就是說,保守主義者指責這次高院行駛了司法能動主義並且帶有諾斯替主義色彩的跡象來參與了」立法「過程,事實上背景是整個美國政治實踐過程的轉向,尤其是公共政治的話語主導反饋到了司法進程中,保守主義者遵循的公序良俗本身在美國已經基礎薄弱了。行為經濟學給這類現象的解釋在於,即都市區經濟的形成,導致衛星城鎮的居住功能為主體,導致社區為主要組織元,社區內的公共議事,公共交通系統帶來的功能區整合,以及市政事物的分散化。會導致居住者對於公共場域擴大和話語妥協產生認同感,導致新自由主義傾向,至少認同公共政治來主導修補」前現代性的遺留「。

所以是整個政治實踐已經變了,而不是高院的一個孤立事件,拿這個政治立場去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解釋增補,意義不大。

另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賦權過程不損害消極自由;

賦權過程不損害消極自由;

賦權過程不損害消極自由。

好了,最後繼續祝願所有LGBT的平權歷程能夠繼續獲得成果,社會和法律對少數性向的社會權利的承認能夠更進一步。

===========================================

至於說對美國的內政影響還可以補充一下:

1,高院這次判例既激進又溫和,本來是探討同性婚姻合法州的婚姻契約是否必須讓保守州在法理上承認,而此次直接跳過這個話題,一步到位,直接讓同性婚姻權利受憲法保護。溫和的部分在於,司法實踐實際上並沒有強調「性向」問題,這次賦權是給予相關群體本應該擁有的權利。

2,13年已經討論了同性移民婚姻是否有效的問題,顯然是有效的,這次進一步擴大了

3,此次繼續承續了公共政治中,民意通過公共話語體系來獲得加總,最後反饋到司法場域中,有高院對於14修正案進行「釋義」來將公共政治的一些結果訴諸文本,這已經成了美國目前公共政治的主要流程了。

4,對於大選而言,希拉裡其團隊非常聰明的將立足點設置在了」家庭價值「上,這樣可以以中左翼的立場串聯起弱勢群體議題和對家庭比較看重的中間選民議題,這個立足點相當有靈活性,而整個自由派陣營對於同性婚姻在去年末就已經從模凌兩可轉變到支持上了,而這次判例增補,很大程度可以加強以」家庭價值「為核心的希拉裡的後續演講之中,而且可以很大程度填補希拉裡和前任政府的內政政績這個黑點,可能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移民問題了。而對於保守陣營也會產生微妙變化,這次判例增補會導致整個保守陣營群情激奮,有可能使得南部州,包括偏向保守的中間選民在這次大選歷程中,意向轉向激進化,有可能激起比較大的反應,那麼共和黨陣營中在此次事件受益的人士有可能是比較激進的「價值捍衛者」而不是走溫和派路線的Jeb,這可能會導致共和黨選情有變化。總的來說,這件事情最大的影響就是對於中間選民的影響,這會出現比較混雜的情況。

補充解釋:

最後解釋一遍,保守主義者的推定是「異性婚姻」在法理中的「合法性」有一定道德基礎,而他們是在判斷是否放開婚姻的範圍,而放開之後這個範圍或者塑造的新的定義之後會不會導致邏輯滑坡,以至於原有的道德基礎就不存在了。而我整篇雖然只在最後一句提到不倫戀,但是整篇都是在論述這個東西,「異性婚姻」的合法性是不存在的,我們是現有習慣法的制度才在後來的成文法被規範,並且被某種共同體意識賦予了「價值尺度「,異性婚姻本身不存在社會契約上的」合法性「,所以保守主義者原有推定的邏輯前提就不存在。在此基礎上,我引述異性婚姻的建構歷史和認同理論解釋,我們在承認任何一類婚戀體系(包括保守主義者焦慮的不倫戀等等)是否被接受是一個階段性共識的過程,我們考量出自現有的道德直覺(家族差序的倫理是否需要遵守)和功利的利害關係(不倫戀是否導致實質性危害),權力關係的戕害(不倫戀中是否涉及權力關係不正當以及不對等,會不會承認這個權力會導致權責體系崩壞)是否存在等等,交互過程中進行認同,而並非是從整個人類道德的公序良俗中異性戀所構成的道德基礎從頭推斷的(而且也未必存在),。。所以滑坡論的整個過程在個人看來根本不成立。

【GeorgeWayne的回答(587票)】: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里程碑式的判決,建議大家先讀讀四個大法官為什麼不同意的判決詞,就會明白,這個案件並不是討論同性婚姻問題,而是最高法院是什麼,最高法院應該做什麼。

Roberts首席大法官 (Dissent)

「this Court is not a legislature", "It is not about whether, in my judgment, the institution of marriage should be changed to include same-sex couples. It is instead about whether, in our democratic republic, that decision should rest with the people acting through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or with five lawyers who happen to hold commissions authorizing them to resolve legal disputes according to law. The Constitution leaves no doubt about the answer."

「Allowing unelected federal judges to select which unenumerated rights rank as 「fundamental」 - and to strikedown state laws on the basis of that determination - raisesobvious concerns about the judicial role.」

「If you are among the many Americans—of whateversexual orientation—who favor expanding same-sex marriage, by all means celebrate today』s decision. Celebratethe achievement of a desired goal. Celebrate the opportunity for a new expression of commitment to a partner.Celebrate the availability of new benefits. But do notcelebrate the Constitution. 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it.」

「I respectfully dissent. 」

中文大意:法庭不是立法機構。應該由人民選舉的議員,而不是由非選舉產生的聯邦法官來決定這類問題。

Scalia大法官(Dissent)

「Thispractice of constitutional revision by an unelected committee of nine, always accompanied (as it is today) by extravagant praise of liberty, robs the People of the most important liberty they asserted in the Declaration ofIndependence and won in the Revolution of 1776: thefreedom to govern themselves.」

「This is a naked judicial claim to legislative—indeed,super-legislative—power; a claim fundamentally at oddswith our system of government.」

中文大意:由九個未經選舉的大法官來修改憲法,這有違建國先賢的理念:人民自由管理自己。這也是司法分支赤裸裸插手立法分支的表現。

Thomas大法官(Dissent)

「Alongthe way, it rejects the idea—captured in our Declaration ofIndependence—that human dignity is innate and suggestsinstead that it comes from the Government. This distortion of our Constitution not only ignores the text, it inverts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ndividual and the state inour Republic. I cannot agree with it.」

「Our Constitution—like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before it—was predicated on a simple truth: One』s liberty,not to mention one』s dignity, was something to be shieldedfrom—not provided by—the State. Today』s decision caststhat truth aside. In its haste to reach a desired result, themajority misapplies a clause focused on 「due process」 toafford substantive rights, disregards the most plausible understanding of the 「liberty」 protected by that clause,and distorts the principles on which this Nation wasfounded. Its decision will have inestimable consequencesfor our Constitution and our society. I respectfullydissent.」

T大法官在判詞中談了很多關於State和Liberty的關係,結論就是(個人理解),州權應該是保護個人Liberty不受聯邦權力侵犯的保護傘,而不是如今反過來,為了追求某個目標,而允許聯邦法院直接侵犯州權。

Alito大法官(Dissent)

「Until the federal courts intervened, the American peoplewere engaged in a debate about whether their Statesshould recognize same-sex marriage. The question in these cases, however, is not what States should do aboutsame-sex marriage but whether the Constitution answersthat question for them. It does not. The Constitutionleaves that question to be decided by the people of eachState.」

憲法並沒有決定同性婚姻是否合法,而是把它留給了各州人民(州權不容侵犯的觀點開始浮現)

「Today』s decision will also have a fundamental effect onthis Court and its ability to uphold the rule of law. If abare majority of Justices can invent a new right and impose that right on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the only reallimit on what future majorities will be able to do is theirown sense of what those with political power and culturalinfluence are willing to tolerate. Even enthusiastic supporters of same-sex marriage should worry about the scopeof the power that today』s majority claims."

今天的判決可能出現的是,大法官中只要簡單多數同意,就可以發明一個新的權利,然後將此強加給整個國家。即便是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也需要考慮這樣的後果(美國是判例法)

在如今的美國,聯邦行政分支不斷加強權力侵犯人民隱私,剝奪人民自由,聯邦立法分支庸庸碌碌,無所作為,只以加薪、反對和撕逼為己任,只有聯邦司法分支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能保證超脫於世俗之外,以高屋建瓴的姿態來看問題,不得不讓人佩服。

【朵拉陳的回答(104票)】:

上圖為上個禮拜參加舊金山LGBT大遊行時拍的照片。

看到最高法院的判詞,我的眼淚不禁順著臉龐滑落,多年的等待終於迎來了這一刻: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4通過決議:同性婚姻符合憲法,全美各州必須允許同性婚姻。

同性婚姻合憲對我來說有特殊的個人意義。我身邊有不少朋友屬於LGBTQQ群體,我自己也在個人性取向的探索中迷茫過、掙扎過。其實,為LGBTQQ 人群爭取權益,正是我轉行進入社會工作的動力。(LGBTQQ代表的是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酷兒以及性傾向疑惑者。)

我與不同歲數、不同背景的同性戀者都工作過,在我看來,青春期是同性戀群體最艱難的時期。因為在情竇初開的時候,你突然發現你自己和別人都不一樣,和你曾經受過的家庭教育不一樣,和你熟悉的婚姻文化不一樣。你的朋友突然離你很遠很遠,你無法加入閨蜜們的寢室臥談,你無法加入哥兒們的A片欣賞大會。飯桌上,你的父母在談論你以後成家立業的美夢,但你能想到只是和那個同性的TA牽手時的臉紅心跳。你很想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再找回這種社會歸屬感,可是,無論你怎樣努力,在你的夢裡出現的還是那個同性。

於是,你開始懷疑自己,懷疑這個社會,你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沒有一個溫馨的角落,是屬於你的。

可惜的是,很多情況下,本該是青少年信任的老師、父母等成年人給同性戀青少年的卻是無情的打壓和歧視。我的一位好友在高中時期小範圍地出櫃,得到的是父母歇斯底里地自殺威脅,同學們的奚落和鼓勵,以及老師的嘲諷和監視;另一位好友,是比較公開地同性戀,他信任的一位老師當著他的面評價說「你怎麼像個變態」……這些成年人,也許出於無知,也許出於自大,給同性戀青少年造成的是永遠難以磨滅的創傷。

美國同性婚姻符合憲法,我認為最大的社會意義是告訴了這些在迷茫中的青少年們,這個世界是屬於異性戀的,也是屬於你們的。你們有權利享受和異性戀人群一樣的社會認同和法律保護,任何人膽敢侵犯你們的權益,他/她就是在侵犯人的基本權益。

用蔡康永的話來說,就是告訴世界:「我們不是妖怪,我們可以很好地活在世界上。」

同性婚姻合憲除了起到了扭轉社會輿論的作用,在法律上也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2012年,我在美國賓州的一個家庭服務機構做社工實習生。那時,紐約州才剛剛通過允許同性戀結婚的法律,保守的賓州還是屬於兩級分化十分嚴重的情況。我的一對拉拉來訪者瑪麗和珍妮,戀愛三年,去了紐約州領了結婚證。珍妮之前有過一次暴力的異性婚姻,並且與前夫育有一位未成年女兒,這位女兒非常愛珍妮和瑪麗,也非常願意跟她們兩個住在一起,十分憎惡虐待她母親的生父 。但是,由於賓州並不承認珍妮與瑪麗的婚姻關係,她們兩個並不能以配偶形式爭取到女兒的撫養權,而且她們兩個人的收入也不能放在一起算作家庭收入,所以,家庭法院根據珍妮收入不穩定,判定女兒的撫養權歸珍妮和前夫一人一半。珍妮和瑪麗十分傷心,因為瑪麗有很穩定的經濟收入,如果法律承認她們是婚姻關係,她們一定能爭取到更多的撫養權。

類似的不公平的事例還有很多,例如同性戀人不能繼承伴侶的遺產,同性戀人不能做出配偶的醫療決定,同性伴侶們不能享受法律賦予婚姻的福利等等……如今,同性婚姻在各州都被允許,意味的是同性戀人們終於可以和異性戀人們一樣,受到法律的保護,得到本應該屬於他們的權利和福利。

難怪有人說,這次同性婚姻合憲的意義等同於1967年的跨種族婚姻合憲,是美國「平等與自由」精神的昇華。

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慶祝聲中,也有許多人對這次最高法院的判決提出了異議和質疑。首當其衝的就是美國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Roberts是虔誠的羅馬天主教徒,共和黨的中堅力量,私立學校的佼佼者,哈佛法學院畢業生。他認為「憲法與同性婚姻無關」,最高法院不是一個立法機關,「同性婚姻是不是一個好想法與我們無關。根據憲法,法官有權力陳述法律是什麼,而不是法律應該怎樣。憲法的締造者們授權法院行使判斷,而不是蠻力或是意願。」

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裁定重新定義了憲法中的「自由liberty」與「平等 equality」。然而,誰給了最高法院重新定義的權利?大多數的民意?憲法應該是社會的基本準則而不是輿論嚮導或者社會變革先鋒。所以,大多數人在為同性婚姻合憲而歡呼的同時,又對美國最高法院的公正與憲法的穩定有些擔憂和恐慌。

正當慶祝美國的同性婚姻合憲在朋友圈、微博刷屏的情況下,我也看到了一些人說「同性戀的權利,管我這個直男/女什麼事情」。對於這樣的觀點,我想說,總有一天,你也會站在社會的少數面,這個時候,你願不願意站出來為自己爭取權利,會不會有人願意和你站在一起幫助你,就成了與你性命攸關的事情。你現在享受的「自由與平等」,是無數個「和這事兒無關」的人為你爭取而來的。

所以,如果你也覺得愛可以戰勝一切,那麼請不要吝嗇,伸出你的雙手,開放你的喉嚨,為你身邊的性少數群體施以援助和發出聲音吧!每個人都是改變社會的動力。

只有瘋狂到覺得可以改變世界的人,才能改變世界,不是嗎?

本文首發於道寧咨詢 愛,勝過一切 #LoveWins#

【芝士就是力量的回答(250票)】:

通過假結婚拿綠卡的價格,應該跳水到四折往下了吧?

【JoyNeop的回答(11票)】:

America, which was united on religious basis, is dead. America, which is entitled to secure freedom, equality, and pursuit of happiness, shall live long.

【啊啊提的回答(459票)】:

6.27最後一次更新:

本題討論的是同性婚姻,我無意探討亂倫婚姻是否有被合法化的可能,因為一不切題二不是一回事。我從始至終質疑的都是某些人所謂「同性戀和亂倫是一回事啊」「同性戀合法就代表亂倫合法啊」這種神邏輯。你非要反過來指責我歧視亂倫雙重標準我也是……233333

評論我不會關,麻煩某些頑固的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小朋友別在我的回答裡撒野。不過你要是繼續契而不捨,我只能摸摸你的頭說oh honey you seriously think I would give a f**k?

6.26統一回復下評論裡關於亂倫的點:

我是真的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同性戀會和亂倫/戀童癖/戀隨便什麼東西有必然聯繫。我想知道為什麼在某些人的邏輯裡,只要同性戀允許了,剩下一大堆東西都會增加被允許的可能。在我看來,這種毫無根基的slippery slope式理論和「今天大家可以吃狗明天就可以吃人啦」一樣可笑。

亂倫和戀童癖都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到地位階級壓迫,比如父女關係裡大多都是父親處於更強勢的地位,成人在力量和心智上都比兒童有優勢,在這種狀態下法律需要保護弱勢的一方。我並不想深入討論兄妹戀姐弟戀的合理性,因為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同性婚姻,一種和異性戀相似度最高的模式。什麼你說「假設亂倫裡大家都是心甘情願的」?你怎麼確定他們都是心甘情願的呢?兩個成人尚且會有力量上的博弈會有強迫性質的婚姻,更何況是有帶著天然壓迫屬性的親子關係呢?

這種沒有事實基礎的假設好好用喔!假設你們都是大猩猩我是不是就終於可以成為大魔王了?

我想強調下,同性戀在美國被接受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2004年麻省是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州,到現在已經11年過去了。期間同性戀者及其支持者也是因為受到了廣泛的社會支持才會有後續的一系列發展。關於同性婚姻在美國的群眾基礎請參看 @DY Lancelot 答主貼的民意數據。美國民眾對同性婚姻的接受度在過去的20年裡逐步上升,直到現在的60%。對此,要是還揪著「道德淪喪」」少數人的癖好影響多數人「,我覺得……你真可愛……

紐約時報做了一個How We Changed Our Thinking On Gay Marriage,講述了8個身份背景不同的人對同性婚姻的態度轉變,其中不乏曾經投票給保護婚姻法案DOMA的共和黨國會議員。

鏈接:nytimes.com/interactive 需翻牆

評論裡還在糾結同性戀和戀童癖一樣為什麼後者不可以的可以不要再回復了嘛?鴿子為什麼這麼大為什麼這麼大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告訴我呀!

突然發現忘了切題……

積極影響:對同性戀人群來說是在社會中得到和其他人一樣權利的契機,比如看到Facebook上某些南方州的朋友開心地轉發說終於可以結婚了。確實可能這個決定會引起騷動,但是至少讓大家有了希望啊。對於其他平權組織來說,也有很多的積極意義,至少是一種鼓勵。

就像X-files裡的Mulder說的:「I want to believe」.

——————————————以下原回答——————————————————

從Facebook和朋友圈一片喜大普奔轉移到知乎的我……現在的心情十分複雜呵呵呵呵

我覺得國內反對同性戀的態度實在是太令人忍俊不禁了,不外乎〔你怎麼對得起父母〕〔這樣的話豈不是戀童癖近親結婚都可以了〕〔我不是歧視同性戀啊但是……〕。在我看來都是站不住腳的鬼扯邏輯 #sorrynotsorry

OK你想搬出道德淪喪以後人們會跟小朋友跟親妹妹跟貓狗結婚這種論據是吧?我猜1919年的男權主義者們大概也叫囂過「給女人投票權還了得?那明天阿貓阿狗都能投票了」吧?首先戀童癖之所以不被接受並不僅僅是因為抽像的「不道德」這個概念,而是因為雙方常常有巨大地位力量上的差異,極易導致強迫虐待等等。再者無論在哪個國家的法律下基本都會區分成人和兒童,而兒童被認為是沒有一定的判斷力和能力做出一些決定,所以我們會有類似十八歲才能進出某些場所才能喝酒之類的規定。戀童癖和同性異性性取向完完全全是兩個不同的事件。同性戀要結婚當然也必須是滿法定年齡,雙方自願。至於貓狗已經不是一個物種了……說真的抬出這樣有明顯邏輯漏洞的slippery slope論據試圖強行理論,我感覺更像是在撒潑喔。

目前最高票的幾位提到的最高法院不應該管這麼多……首先這個議題能被提上最高法院就是因為州法院無力裁決或者是判決結果不能令人滿意,比如有某位知友提到的「在A州結婚到B州不被認可」這樣的例子。

我比較認同 @余茶葉的看法。上學期上的一門法學課上,教授說過「法律是不停自我修正和完善的,在這過程中我們重視的是法律帶來的對未來的指示而非已經發生的事情。」 如果我們認可同性戀跟異性戀一樣都是愛的一種,那麼無論歷史或者之前的人們怎麼說怎麼想,他們的未來難道不值得被平等對待嗎?的確,憲法是根本,但是平權運動的出發點就是向人們揭示,我們本來就平等啊!1919年前女性還沒有投票權,再久一點之前黑人還是奴隸,但這並不代表種族和性別之間的平等不應該是人性的根本。

當然國內同性戀平權會需要更多時間。以及我一直覺得首先要讓國人承認我們對同性戀存在歧視就已經夠難的了……講真某些叫囂著沒有歧視覺得自己沒有一把火燒死這些同性戀已經很仁慈的……我知道我也許無法說服你但是我相信我活得比你們久耶所以不跟你們一般見識了……

最後

同性戀和道德淪喪沒有關係

同性戀和道德淪喪沒有關係

同性戀和道德淪喪沒有關係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就醬!

【Keaton的回答(128票)】:

跟 @Hermite Bai 在 @chris 的答案裡爭論了半天,決定還是單獨說幾句。寫答案前特意仔細看了下題目,確認並不像某些評論裡說的那樣是個純法律問題,這才敢說些自己的看法。

看到很多人對此事的評價總結為兩個字:藥丸。我的感受恰恰相反,我認為這實際上證明美帝的政治體制有很強的自我更新能力,能夠隨著時代的變化作出調整,這調整本身是名垂青史還是遺臭萬年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它仍然保有活力。在一個有活力,具備自我更新能力的政治框架下,短暫的錯誤也有機會得到修正,反之,在一個趨於僵化的體制內,即便99%的決策都是光偉正,剩下的1%遲早也會積累成質變。

本次判決的實質是,面對兩極分化,且絲毫看不到和解希望的民意,最高法院決定不再拖延,以相對激進的方式結束爭論,停止在這個問題上的內耗。這樣的裁決是否違背程序,是否超越了最高法院本身的職能,這裡面是有疑點的。然而如果裁決真的能達成初衷,減少社會資源的浪費,那至少是一個有意義的舉動。畢竟,在焦點議題上民意的分裂和不可調和,最終造成國家分裂乃至內戰,在美國歷史上是有先例的。當然,同性戀婚姻議題不至於導致內戰,但社會資源的耗費卻是真實可見的,而且,人是一種很容易因為一兩個觀點的異同就自行站隊的生物,由同性戀婚姻議題引申開的移民問題,社會公平問題,甚至氣候問題,全都有可能成為(其實已經成為)下一個焦點議題,進而加劇民意的分裂。在這樣的背景下,按照保守派們認定的原則,讓最高法院繼續裝睡,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真的是最優解嗎?

(有一些答案提到,合理的方式是推動國會制定憲法修正案,就像憲法第十四修正案那樣,從立法角度對相關問題作出聲明,這樣最高法院作出類似裁決才算有理有據。可是,憲法第十四修正案是內戰結束後才修訂並通過的,通過的過程也倍受爭議。這個例子並不能證明通過立法方式,一定能解決民意的對立和社會的撕裂)

法律的本質是強制的行為規範,在不同的社會制度下其背後的邏輯是不同的:路易十四說「朕即國家」;沙特阿拉伯說「一切遵從古蘭經」;我朝早年是「國家(組織)利益高於一切」;而美帝,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無論其法律框架如何,其總體邏輯是「我們那麼多人都覺得這樣做可以,那樣做不可以,你也要遵守」。然而,同性戀婚姻這事兒恰恰不是一個「我們95%的人說異性結婚挺好,你們剩下的5%愛結不結」就解決的問題。這方面不展開,很多答案裡都已經說得很詳細了。至於保守派人士在這方面的質疑,甚至牽扯到亂倫和重婚,實在懶得吐槽,只想送上一副白描: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 魯迅

話說,一個天朝異性戀,大半夜的跟你們這些生活在美東美西時間的爭論一個美帝最高法的裁決,這是什麼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精神!

==========================================

補充幾句:

我看到很多人都擔心將婚姻的含義從原本的一男一女間的法定伴侶關係,擴大到包括同性伴侶間這個事實,將會導致所謂的「合理性滑坡」,即將來婚姻的概念進一步外延到一夫多妻,一妻多夫,甚至多妻多夫。

坦白地說,我對此種擔心感到很不理解。如果在未來的某一天,超過兩人的伴侶關係被社會廣泛接受,而它也確實發展出了不對除此之外的其他人產生權益侵害的形式,為什麼一定要在法律上禁止它?

舉個例子,數千年來,一直到前幾代人,女性就是沒有包括政治權利在內的諸多權利的,這就是過去道德觀念的一部分(比如國人最熟悉的「女子無才便是德」)。顯然,事實證明,道德觀念本身也是在演化的。無論我們承認與否,現代人對未來的掌控能力是趨近為0的,我們可以施加影響,但我們無法預知我們的所作所為在未來的意義究竟如何。換句話說,未來的人和社會將怎麼理解我們如今視為禁忌的一些事物,我們根本不必操這個心。

【陳二狗的回答(49票)】:

近期果殼有篇文章標題簡直說出了我的心聲:《同性戀,演化都沒有淘汰,歧視個屁》。

深夜驚聞美國同性婚姻全境合法化,刷夜刷得昏昏沉沉的大腦一下子清醒了。不得不說Glee在這一點上影響了我很多,我對LGBT本來只是冷眼旁觀的態度,因為基本與我無關。但從Klaine、Brittana、Beiste開始,如今我覺得LGBT也是正常人,他們有選擇自己所愛之人的權利,更有去過和Straight一樣的生活的權利。同性戀是天生的,並不是他們的罪過,憑什麼要他們為此承受攻擊?Kurt有一句話給我印象很深:上帝給了我同性戀的身份,卻又讓他的信徒們來反對我。

剛剛查了各中文網關於此消息的網民評論,從澎湃到鳳凰,多數都是反同、恐同的缺乏邏輯的盲目觀點。我在新聞中留意到一點,美國最高法院是以5:4的比率投票通過的,說明就算在美國,恐同人士仍不在少數。有些網民評論說美國從此要衰落了,在我看來,這項法令的意義就跟種族平等、男女平等一樣重要,都是社會進步的象徵。如果剩下4/9的美國人能逐漸理解LGBT,能接受這些除了性取向之外與自己並無不同的人,那麼我覺得美國將會更加強大,因為他讓世界看到,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你在這個國家都能被接受。

也有些反對者提到了AIDS,其實AIDS傳播的根源不在於同性戀,而在於濫交。如果同性戀得到認同,然後得到正確的教育,擁有光明正大的同性伴侶,減少不負責任的濫交,那麼AIDS的傳播不就得到控制了麼?LGBT的人數其實真是少數,讓他們合法地在一起並不會讓地球毀滅,也不會讓人類絕種(何況現在某些國家人口早已過飽和了呵呵)。

再說到普世價值問題,難道人類有史以來的普世價值觀就一直不曾改變?難道人類不是從母系氏族社會演變到父系再到現在男女平等?我個人的想法是,如果連LGBT少數派都能獲得平等權利,那麼全面落實男女平等不是更加合理嗎?

其實全球已經有十幾個國家使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但美國無疑是其中影響力最大的。我期待有生之年能見到LGBT在中國和梵蒂岡能不再受到歧視,不再需要為平等權利而抗爭。

p.s. 1. 我直得不能更直了。

2. 希望這裡沒有homophobe,但如同我尊重你持有自己觀點的權利,也請你尊重我堅持我的觀點的權利,不要人身攻擊,ok?

3. 祝福所有LGBT,不管是已出櫃還是仍在深櫃中,祝你們能和所愛之人光明正大地走在陽光下。

4. 那些祝人家小孩是同性戀的,我想說,難道你不知道有很多出色的藝術家是gay麼?BTW如果我以後的孩子是gay,我會讓他從小就學會接受自己與多數人不同的地方,be proud of who he is,盡我所能支持他和他愛的人在一起幸福生活,反正還有試管嬰兒技術嘛。

【胖子鄧的回答(143票)】:

先說幾個細節:

  1. 5:4通過,這在聯邦法院的歷史上往往都是里程碑性質的判決

  2. 儘管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是其權利並沒有像異性婚姻一樣被保障

  3. 在這之前,已經有大半數州同性婚姻合法化

這一次判決,在平等方面的里程碑意義,大概是從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以來最重要的一次。

我們回顧一下在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一案中:

最高法院判定公立學校的種族隔離制度違反了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因為隔離措施設施本身就是不平等。

這推翻了承認「隔離但平等」的先例,推動了美國黑人民權運動。

那在這一次的法案中呢?

我們可以發現有相同的東西:

26日,作為歷史性的決定,美國最高法院宣佈同性婚姻在全美所有州均合法,享受憲法保護

推翻了之前各州對同性婚姻的禁令,推動了LGBT維權運動。

然而這兩次判決還是有兩個極其重要的不同:

【1】

種族歧視應當由法院解決,但婚姻是什麼不應由九人說了算,而應當由民主決定。

【2】

在種族歧視的問題中,對於倫理的底線並沒有觸碰到極致。

但在同性婚姻中,我們自然而然就會問:那戀童呢?SM呢?其他一系列從倫理上說不過去的行為是否都應該合法化?

===========================

鑒於這麼多人噴「把同性婚姻和戀童扯在一起」,我有必要說明一下。

我在文中把同性和sm戀童相提,只是表示一個在多數人眼中的事實。這個邏輯是很簡單的:SM如果雙方都願意是否可以結婚?如果有一方甘願被虐待甚至死亡是否也是婚姻的題中之義?

首先,我反對上面的這樣的類比。

但是,我想提醒的是,邏輯對不對是一回事,但很多人就是這樣類比的這是一個事實,這一事實並不因為這種想法對不對而存在,而僅僅是客觀存在的。

在這個問題上,你不認為應該相提並論,我也不認為,但是你能否認仍然有大多數人將這幾者並列起來嗎?那難道應該假裝不知道?難道應該說你們這些人都是傻逼呵呵呵呵然後完事?

如果只能反反覆覆沉浸於自我安慰中,同性戀維權各類少數人群的維權就都走不遠了。

不管事實而只管自己站隊的腦殘行為,我也懶得再糾正了。

我覺得,在這種時候保持中立很重要。

中立不僅僅是你的意見要中立,更重要的是,對於事實要中立

這些話大家都不愛聽,但我覺得還是有必要一說。

==========================

這就引發了兩個極其重要的爭論的焦點:

  • 最高法院的權力邊界在哪裡?

不得不說的是,這一件事情上最高法院確實玩得有點過火。最高法院應該是獨立於輿論及民意,而只忠實與法律。而在這一判決上,似乎把自己的權力過分誇大了。

"This Court is not a legislature," Roberts wrote, calling the majority's decision "an act of will, not legal judgment." "Whether same-sex marriage is a good idea should be of no concern to us. Under the Constitution, judges have power to say what the law is, not what it should be."

這是Roberts 的話:法院不是立法機構,這次的多數人(5:4)決定是意志的行為,而非合法的審判。

無論同性婚姻是否是好的,這都不關我們的事。法官有權說法律是什麼,而非法律應該是什麼。

這一點,確實相當值得詬病。

  • 自由的邊界又在哪裡?

同性戀追求自由,捍衛自己的權力,這固然沒有問題,而且這條法律本身也不一定有多大的問題,因為它從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同性戀自由戀愛的權力。

但是人的社會性,要求人必須捨棄絕對自由的身份,這也就引發了相當多的問題:如果九位大法官有權對同性婚姻法律做出決定,是否又將對其他形式對倫理更為挑戰的婚姻做出決定?

這個問題可以參見:

戀童、亂倫和性虐待等,和同性戀是類似概念嗎?是否也是正常的? - Andy Lee 的回答

我引用一下 @Andy Lee 文中的結論:

我們的道德準則不僅僅是「避免傷害」,道德心理學的研究還會提出,除了避免傷害之外,我們還有諸多在乎的道德準則,Jonathan Haidt研究總結出了五個道德基礎:1.關愛/傷害。2.公平/欺騙。3.忠誠/背叛。4.權威/顛覆。5.聖潔/墮落。如果我們從多個角度出發,來分析這些非主流性行為。那麼,那些反對同性戀的人和反對動物戀的人其實都有道理,但也可以說都沒有道理。

在《論自由》這本小冊子裡面所談到的:

關於集體意見對個人獨立的合法干涉,是有一個限度的;要找出這個限度並維持它不遭侵蝕,這對於獲致人類事務的良好情況,正同防禦政治專制一樣,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當人們真正不斷推敲這個「限度」的時候,卻發現這一問題太難了。

對於這一點,我的意見是,雖然我們不斷征討,不斷想要維持原有的道德狀況,另一方面有人又在不斷突破禁忌,但這是人類社會必然經歷的,這樣的階段必不可少,本質上講並沒有對錯之分。

至於後果:

1.同性戀這方面,主要是正面的影響,就不談了。

2.對於上述所說的「自由」的探討會繼續升溫,並更多涉及到更為邊緣的群體

3.最高法院這方面,其權力在倫奎斯特大法官之後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至於這一點在民眾心中的形象也算有好有壞吧。

--------------------------------------------------

另外看到已有的回答,我想說點有點跑題卻又是題中之義的東西:

最高法院的判決,我認為還是不當以對錯論,看到上面的很多回答,一下子就站好了隊,要麼支持要麼反對,支持就說好話,反對就表示出對最高法院的蔑視。

我們可以看一段關於最高法院的評述:

關於曾經轟動的布什訴戈爾案,有這樣一段有趣的事實:

我想這部法令也必然是一樣:引發更大的爭議,有人會出於更多倫理的考慮,有人會更多出於自由的思量,這之中必然有人支持,也必然有人反對。

當我們在討論這個法律本身好不好的時候,尤其引申到我國的時候,更希望大多數人看到整件事情背後的東西,那就是:

儘管最高法院可能犯錯,但是我們仍然會信任她。

我認為這才是司法真正重要的。

我們國家的司法尚未能做到,讓我們信任。

司法獨立,比頒布幾部良法,有爭議的法重要太多了。

而這又好像是一個很矛盾的事情:最高法院如果不能做出意義重大的判決,我憑什麼信任?如果我不信任,最高法院的判決又會有多大的意義而最高法院的威信又應該如何建立?

很多人談到,我們國家的同性戀合法化怎麼怎麼,可我覺得更關鍵的問題是這個:當我們仍然不覺得法律是值得尊重的,而僅憑風俗和偏見去判定,而且常常法律還受制於民意,那麼法本身是無效的,只是一個傀儡。

有法不依,和無法可依,只是形式上的差距。

任何法律都只是利弊取捨折中的結果,所謂「法」本身,本就是一種不得已而為之的手段。只有當我們信任法律的時候,法律才能真正有效,這種有效甚至和法本身的爭議與否無關,而僅僅是:

we trust it.

我想,自由和平等,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外,對這件事情,你問我滋瓷不滋瓷,我當然是滋瓷

完。

【余茶葉的回答(341票)】:

積極的因素不必說,同性伴侶的權益將進一步得到保障。在這之前,美國已經有37個州承認同性婚姻合法,還有13個州是禁止同性婚姻的。既然被寫進憲法,這13個州的禁令也就隨之無效了。

當然也有消極的因素,樓上已經有人提到,美國的最高法院這次給人的感覺是管得太寬了。法治和憲政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在我們中學所受的教育中,憲法是根本大法,似乎它的目的是給其他的法律制定方向。然而這種中國特色的說法其實放到其他國家就是錯的。尤其是在憲法的發源地英美,憲法從來都不是其他法律的「母親」,要我說,倒更像是其他法律的「兄弟」,而且是個經常意見不合、隨時會吵起來的兄弟。憲法的目的不是為了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而是為了維護每個人的利益。如果哪一天多數人想要暴政,我們至少還有憲法為那些少數人提供最後的庇護所。然而問題在於,法律可以威懾、可以引導、可以動用國家的強制力,但是法律無法改變人們的風俗、傳統、乃至根深蒂固的觀念。同性婚姻問題的複雜性恰恰也就在於此。如果在不恰當的時候強行頒布法律,很可能會引起更嚴重的問題。

然而,我不同意 @Hermite Bai@三淞 的觀點。在他們看來,最高法院這次的判決太過激進、侵犯州權。

可是事實上,同性愛情能爭取到像今天這樣的認同度其實本身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到了今天能在美國得到大法官的認可,並非沒有基礎。恰恰相反,這背後很多是血的代價。最早追溯到二戰前的德國,同性戀就開始了聲勢浩大的遊行、運動,雖然那一次被希特勒血腥地鎮壓了,那一點微弱的光芒始終是黑暗中的慰籍,更關鍵的是,可能是很多人唯一的慰籍。1803年馬伯裡訴麥迪遜案之後美國的最高法院才得到了至高無上的權力,至今不過200多年,同性戀權利運動的歷史可是也已經至少有70多年了啊。

最高法院真的管得太寬了麼?恐怕也不見得。現代的思潮當然會衝擊法律、憲法的邊界。同性婚姻問題的背後還有選舉的博弈、人民情緒的對抗,最高法院的沉默真的就是最好的解決方案麼?英國從對同性戀避而不談,到允許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的同性婚姻得到法律認可,也不過用了10年。現代的科學、技術帶來了很多變化: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每個人有機會認識更多的人、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方式在改變。換通俗的話來說,約炮更方便了、結婚離婚更自由了、人們對於性有了新的體會、對於感情的辨別也有了新的認識。

既然人們的觀念都在這樣的過程中被解構,「性」和「愛」也從「生育」中被解放出來,為何不允許最高法院對這一塊已經模糊了的邊界重新劃分一下?「婚姻」這個詞本身就是飽含異性戀思維的,如果我們換個詞語,說「組建家庭」,或者「民事結合」呢?「Marriage」這個詞在如今的時代還和以前一樣的定義麼?這個定義,是該由選民來定,還是由具有法律解釋權的大法官來定,當然是值得商榷的。但是在現有的體系下,大法官當然還是擁有著作出法律解釋的無上權力。(關於法理相關的問題,現在最高票的 @acel rovsion 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建議大家移步樓上閱讀)

另一方面,說到民意的反彈等問題,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問題來了:憲法修改後,在這13個州,可能會引發人們產生反彈、可能引發暴力;然而憲法不修改,這一部分同性戀人群的權力,比如繼承遺產、比如手術前簽字等等,在這13個州,一定無法實現,一定無法得到保障。我們真的可以理所當然的認為,前者的「可能」比後者的「一定」更嚴重麼?更不用說,其實全境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已經有20個,美國是第21個,它有足夠的經驗可以借鑒。如果我們不給美國這個機會,還有哪個國家能有足夠的法律資源、用自己的實踐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未來尋找最合適的道路?

所以在我看來,我們當然不能對判決過分樂觀,然而我們也不該輕易地就認為美國的最高法院這次是作出了輕率、衝動的決定。如今美國的思想環境已經提供了足夠的條件,如果這就是最好的時機呢?或許對於異性戀而言,從37個州到40個州然後慢慢到50個州,這樣的過程聽起來更平緩、更具有可操作性。可是對於同性戀而言,在這樣的環境下每過一天都是煎熬。既然最高法院已經下了判決,這些大法官們一定有他們的判斷。我們總是擔心,如果時機沒有到,會不會產生嚴重的後果?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時機到了卻沒有推行,對這5%的人而言又是怎樣的不公平?

邁開了這一步,對95%的異性戀而言,不過是個新判決。對於學法的人而言,這還有待商榷、有待檢驗,州權力與聯邦權力的博弈在繼續、三權分立的架構也在產生細微的變化。然而對於那5%而言,這是他們等待了多少年的一道光。他們渴望被光照射到已經渴望了幾十年。在黑暗中的日子裡固然焦灼,這道光的若隱若現又何嘗不是折磨?終於到這一天,他們有了機會去擁抱這道光。

你看星條旗不是還高高飄揚。

在這自由國土,勇士的家鄉。

【水木丁的回答(15票)】: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合法後,阿拉巴馬州部分郡縣為了不讓同婚,直接宣佈停發所有結婚證,「異性也不能結婚的話就不算是歧視了!"

——廢除婚姻制真的實現啦!

標籤:-法律 -同性戀 -美國最高法院 -同性婚姻 -美國憲法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