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的政治中心為什麼是長安為中心的西北地區?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中國古代的政治中心為什麼是長安為中心的西北地區?

2019年03月1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 ℃ 次

為什麼唐之前中國的政治中心都在鎬京咸陽長安為中心的西北地區?直到宋之後,才轉到華北和長江流域?其實在春秋戰國時期,北方也是齊國最富裕,楚國也很強大,之後的漢的中心依然是建在西北,而不是華北和中原一代。

後來曹魏之時,曹操的重心已經轉到中原河南了,後來的隋唐為什麼又跑長安建都去了?

我能想到的原因,一是中原戰亂頻繁,反倒是西北地區相對較為安定,那裡的文化得已延續。

二,是不是黃河在古代和像現在一樣那麼黃,經常改道,造成華北和中原一代不安定,反倒是渭河流域較為安定,適合建都城長治久安。

【楊德鄰的回答(32票)】:

因為長安的地理位置,長安所處的渭河平原也被稱為關中地區,從中原能夠通往該地區的路線只有經過潼關。換句話說,只有守住函谷關/潼關,關中地區就不會有問題。

除此之外進入關中的道路就只有從秦嶺的子午古道進入,但該路途艱辛,不易大規模輸送部隊,諸葛亮亦是從這條線路進攻魏國。或者就是趁冬季黃河結冰從河套地帶一線進入關中。所以河套地帶為漢朝苦心經營。

同時因為渭河,關中地區同時土壤肥沃,足以支撐大量人口,有足夠發展的空間,不必有後顧之憂。

秦國依據關中的有力地形,只需要一面面對敵國,而不像其他六國大多處於四站之地,進而統一中國(當然很大一部分功勞應該歸功於商鞅變法)。

劉邦亦曾想過建都別處,但蕭何(?)建議關中地區易守難攻,即使丟掉敵國其餘地盤,依舊可憑關中地區東山再起。隋唐亦是因為此原因定都關中。

但是,隨著人口的增加(唐長安城人口超過百萬),糧食供給的壓力越來越大,需要從江南地區通過漕運解決。但漕運成本極高,而且逆流而上。所以宋朝選擇了漕運壓力較小的開封定都,但開封的劣勢也顯而易見,被北方長驅直入不得不遷都江南。

更深入可以看看張曉虹《古都與城市》一書。

也可以參考我以前寫過的一篇博客:?shiyuhang.org/blog

【楊波的回答(15票)】:

定都與遷都的決定因素有很多,地理環境絕對是不容忽視的一項,以前師門討論時師姐寫過一篇關於古代關中地區都城變遷分析的文章,可能會幫到大家思考。鑒於本人對此文無完全版權,而且她已經修改後發表,因此謝絕一切形式的轉載,見諒。

原文見:馬蓓蓓, 薛東前, 張雷. 歷史時期關中地區都城遷移的資源環境驅動力分析. 乾旱區地理. 2011, 34(4):686-692.?

古代關中地區都城遷移歷史的資源環境背景分析

地理環境決定論的代表人物之一,18世紀法國學者孟德斯鳩在其代表作《論法的精神》中講到 「氣候的權力是世界上最高的權力」。氣候作為大的自然環境背景,結合區域的地質、地貌條件,決定了區域的水、土(包括森林、草場等)、能源和礦產資源基礎,進而影響區域的開發條件、潛力、方式和前景。

位於黃河中下游的陝西省關中地區,是中華民族文明發源的核心地帶。古代關中地區氣候溫暖濕潤、平原廣佈、河流縱橫、土壤肥沃、物產豐富、交通便捷,早在夏商時期就有城市發育,並成為我國歷代王朝建都歷史最長的區域,具有悠久的城市化歷史。我國歷史上的統一時期,在關中盆地長安地區建都的朝代先後有西周、秦、西漢、新莽、東漢(獻帝初)、西晉、隋、唐。長安作為十三朝古都,在漢、唐鼎盛時期是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宏大、經濟最繁榮、文化最發達的都市之一,堪稱東方文明的代表城市。然而,自五代十國以後,由於氣候變遷、旱澇災害、水土流失等自然因素,和人口增長、朝代變更、戰爭頻發等人文因素的雙重作用,關中地區及其周邊區域的水土資源環境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其城市發展也處於動盪和停滯狀態。在唐宋之際,長安和整個關中地區逐漸走向衰落,我國的政治、經濟中心在長安-洛陽-開封一線沿黃河徘徊式移動,至南宋時國家都城遷移到了位於長江下游平原的杭州,自此,我國的政治、經濟重心由黃河流域轉移到了長江流域。

本文將著重探討自奴隸制王朝西周建立,至唐朝滅亡這段歷史時期內(公元前1059-705年),關中地區我國都城遷移的歷史軌跡,並對其遷移的驅動力進行綜合分析。

1 關中地區都城遷移的歷史軌跡

圖1 我國都城遷移的歷史軌跡(西周-南宋

關中地區是指陝西省秦嶺北麓渭河沖積平原(渭河流域一帶),平均海拔約500m,又稱渭河平原、渭河谷地、關中盆地和關中平原,其北部為陝北黃土高原,南部為陝南盆地、秦巴山脈。關中之名,始於戰國時期,一般認為西有散關(大散關),東有函谷關,南有武關,北有蕭關,取意四關之中(後增東方的潼關和北方的金鎖兩座)。四方的關隘,再加上陝北高原和秦嶺兩道天然屏障,使關中成為自古以來的兵家必爭之地。古人習慣上將函谷關以西地區稱為關中。

周人的祖先始於後稷,起源於關中,早周時期曾有邰、豳、歧、程、豐五處為都。西周以豐鎬為都城,位於今陝西西安西南方向,具體在長安縣斗門鎮洋河兩岸。東周東,以洛邑為都城,位於今洛陽市王城公園一帶。周朝以來對豐京、鎬京的經營,為關中地區作為眾多朝代的都城之地奠定了基礎。公元前350年,前秦國都建在涇陽和櫟陽,後來的戰國和秦代都城設在咸陽,在今咸陽市東窯店鎮東北處。

西漢在前202-前200年曾定都櫟陽,位於今西安市閻良區,從漢高祖七年正式定都長安,位置在渭河下游南岸西安市西北漢城鄉一帶;東漢主要建都洛陽,在今河南省洛陽市白馬寺附近洛河岸邊,但漢獻帝曾建都長安6年,建都許(許昌縣)25年。

魏晉南北朝以來,諸國林立,政權更迭頻繁,國都也多有變化,但長安、洛陽一直是作為重要地方王朝的國都存在。

隋朝都城長安,位於渭河下游南岸龍首源以南;唐朝除武則天和昭宗時期外,大部分時間都定都在長安,但唐朝後期長安城的地位開始下降。

五代十國時期也是諸國林立,政權變化大。但與南北朝相比,都城總體向東南遷移,洛陽、開封、成都、太原等城市多次作為都城。

北宋建都開封,南宋定都臨安,開始東移南遷,關中地區喪失了國家政治、經濟中心的功能和地位,逐漸衰落。

縱觀西周至唐代近2000年關中地區都城遷移的歷史軌跡(見圖1),及此後南北宋朝的都城選址,可以發現中國統一王朝的都城選址具有一個鮮明的特徵:即都城的遷移方向基本上是按照向水、熱、土資源組合條件更加優越的地區遷移。

2 古代關中地區都城遷移的驅動力分析

在探索古代城市衰榮原因的現有研究裡,多是以歷史學的成果為主導,史家更多地是關注人文社會因素,如軍事政治或民族矛盾的驅動等,很少從資源環境條件變化的角度作系統的研究。但是在歷史上,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狀況,尤其是在早期人類社會,氣候、水、土和生物資源條件,是人們選擇聚落和城邑位置時考慮的主要因素。

2.1 氣候乾旱化

地理環境決定論的代表人物之一,18世紀法國學者孟德斯鳩在其代表作《論法的精神》中講到「氣候的權力是世界上最高的權力」,這一個側面肯定了氣候在人類生活中的重要意義。氣候作為大尺度的自然環境背景,結合中、小尺度區域的地質、地貌條件,決定了區域的水、土(包括森林、草場等)、能源和礦產資源環境基礎,進而影響區域的開發條件、潛力、方式和前景,是一種影響區域發展的持續的、長久的力量。

依據朱士光等根據歷史文獻、考古資料和抱粉等的研究,關中地區自全新世以來大致分為10個氣候變化階段:

第1階段 全新世早期寒冷氣候,約10000~8000 a.B.P.,年平均溫度較今低5-6℃;

第2階段 全新世中期暖濕氣候,約8000~3000 a.B.P.,其中7000~5000 a.B.P.為仰韶文化時期,年平均溫度較今高2℃左右,年均降水量較今多100~200mm,為亞熱帶暖濕潮熱氣候;5000~4000 a.B.P.為龍山文化時期,及4000~3000 a.B.P.為先周時期,年平均溫度和年均降水量較仰韶文化時期略有減少,為亞熱帶溫暖半濕潤氣候;

第3階段 西周時期冷干氣候,時間為公元前11世紀至公元前8世紀中期,年平均溫度較今低約1~2℃,年均降水量也略少於現在;

第4階段 春秋至西漢前期暖濕氣候,時間為公元前8世紀中期至公元前1世紀,包括春秋、戰國、秦和西漢前期。年平均溫度高於現在1~2℃,年平均降水量也多於現在,因而有竹類等亞熱帶植物大面積地生長;

第5階段 西漢後期至北朝涼干氣候,時間為公元前1世紀至6世紀;

第6階段 隋和唐前、中暖濕氣候,時間為7-8世紀,年平均溫度高於現在1℃左右,年均降水量也略多於現在;

第7階段 唐後期至北宋時期涼干氣候,時間為9-11世紀;

第8階段 金前期溫干氣候,時間為12世紀,年平均溫度略高於現在;

第9階段 金後期和元代涼干氣候,時間為13世紀和14世紀前半葉;

第10階段 明清時期冷干氣候,有學者指出這是「現代小冰期」,時間為14世紀後半葉至20世紀初。

根據對全新世剖面的研究,可以確定全新世早期、中期和晚期的變化模式,這可以與關中地區歷史資料、物候考古等研究結果相對應,表明距今3100年是中全新世向晚全新世氣候過渡的重要界限,關中地區的氣候自此轉向冷干,西北季風佔優勢。此後,在千年尺度上冷干的氣候格局一直沒有改變,在百十年尺度上存在著氣候波動變化:西周冷干、春秋至西漢前期暖濕、西漢後期至北朝涼干、隋和唐前中期暖濕、唐後期至北宋涼干、金前期溫干、金後期和元涼干、明清冷干(見圖2)。

圖2? 古代關中地區的乾濕氣候變化(西周-清)

通過上文分析可知,西周以來關中地區的氣候變化呈現出乾旱化的發展特徵。乾旱化的氣候變化必然會引起區域降水量、蒸發量、積溫等水熱組合條件的變異,降低了關中地區土地的生產能力,從而影響到農業經濟活動,動搖了古代農業社會的立足根本。

2.2 水、土資源環境基礎退化

限於人類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水平,18世紀英國工業革命之前,城市的生存和發展主要依靠對水和土地兩大資源的開發和利用,我國古代關中地區都城遷移的歷史也與其水、土兩大資源環境要素的變遷有著密切的聯繫。

關中位於土地平坦,水源豐富的渭河平原,歷史上盛極一時的長安城周圍曾經山環水繞,有「八水繞長安」的美譽。《詩經》、《山海經》等文獻記載了當時關中北部諸山的林木蔚然和南面秦嶺的蔥蘢郁秀,《荀子·疆國》稱讚戰國時期的關中是「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但是,隨著水熱條件的變化、人口的集聚和城市規模的擴大,關中地區城市的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水、土資源環境基礎逐漸發生了改變。

(1)森林破壞

隨著人口的增長和農業生產的發展,關中地區周圍的森林開始受到破壞。尤其是歷代建都時,往往大興土木,各項建築用材和生活、生產燃料的需求大量增加。而這些木材都取之於附近的山林,使森林受到巨大的損失(參見《賣碳翁》)。這種現象在漢代已初露端倪,當時關中雖然有「陸海」之稱,為九州之中的膏腴之地,但都城附近只有今陝西省戶縣、杜(今陝西省長安縣)的竹林能與秦嶺上的檀、柘相媲,此外再無其它森林可以稱道。漢長安附近的五柞宮和長楊宮據說因柞樹和長楊而得名,可見這些樹木在當地已很稀有。東漢以洛陽為都,長安一度蕭條,城市建設停滯不前,但這200年間關中地區的植被未能完全恢復。到隋朝時,秦嶺上才又重現了森林密佈、鬱鬱蔥蔥的景象。可是,隨著隋唐長安城的建設發展,秦嶺的森林又遭到破壞。當時,唐政府在東西兩京附近盛產木材的地區設置了六監,掌管採伐工作,供應建設所需。唐長安附近設有三監,負責砍伐秦嶺上的林木,《續資治通鑒長篇》卷3中有「歲獲大木以萬計」的記載。唐中葉天寶年間,長安周圍已無巨木可供採伐,要長途跋涉到嵐(今山西省嵐縣北)、勝(今內蒙古自治區准格爾旗東北)等州才能取得。《新唐書》卷37中有「運岐隴木入京城」的描述。安史之亂及其之後的數次戰亂,使長安歷經浩劫又幾經修葺,這其中所需的大量木材使得秦嶺和渭河上游的植被遭到更大程度的破壞。到北宋時,秦嶺的森林終於沒有逃脫被摧殘和被破壞的命運,逐漸走向毀滅。

(2)草原萎縮

關中地區作為都城時,不僅關中、秦嶺和渭河上游的森林遭到嚴重破壞,北邊的草原牧場也難逃噩運。隨著都城規模的擴大,人口的增多,以經營農業為主要生產生活方式的漢民族不斷向北擴張,農業用地也隨之向北方不斷侵蝕,使草原不斷向北方退縮。戰國末年,秦國以咸陽為都,於西北各地分設郡縣移民,其中北地郡設在今甘肅省東北部涇河上游,使大片草原轉變為農田。秦、漢兩代,大量人口的遷入,使關中地區北部殘留的草原也都開墾殆盡。

(3)水土流失

秦嶺和渭河上游大量森林、草場的破壞使渭河及其支流的流域土地裸露,缺乏植被覆蓋,失去了涵養水源、保持水土的功能。在降水沖蝕下,水土大量流失,渭河的含沙量劇增。涇河是渭水的重要北部支流,在西周時比渭水還要清澈,但到秦漢時期,草原的破壞造成水土流失,涇水變得十分渾濁,西漢引涇水開鑿白渠時,就有「涇水一石,其泥數斗」的說法。東漢至隋唐之前,長安沒有長期作過國都,城市發展較為緩慢,這不僅使關中和秦嶺的林木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復,而且北方的農耕範圍也有所收斂,涇河上游的草原又擴大了,涇河再度清澈起來。但是隋、唐兩代又在涇河上游設置許多州縣,農耕又得到發展,草原再次減小,水土流失加劇,涇河比以前更加渾濁了。

(4)河水衰竭

關中地區周圍森林、草原等植被被毀的過程,也是古都生態環境惡化的過程,尤其是經過漢、唐歷代苦心經營已日臻完備的城市水系,在唐代以後也隨著環境的惡化遭到滅頂之災。唐長安城因其有涇、渭、滻、灞、澇、潏等八條河流環繞,「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固有「八水繞長安」之稱,城區內外人工水景更是星羅棋布。但是長安諸河中南部水系均源於秦嶺,北部水系的上游均流經北方草原,因此關中、秦嶺的森林和北部草原蓄涵水分的作用直接影響到河水流量與河床的穩定,而一旦植被被破壞殆盡,土壤不能固,降水得不到貯存,在逐漸趨於乾旱化的大氣候環境下,河流便逐漸萎縮乾涸。例如,在長安八水中,潏河是漢長安城和隋唐長安城的重要河流之一,是唐代由秦嶺向城內運輸薪炭的河道。但是到北宋時,由於秦嶺的森林已被破壞得很嚴重,潏河開始枯竭。元佑年間,詩人張禮曾作詩《游城南記》曰:「過瓜洲村,復涉潏水」,「涉」的意思是徒步水過河,見河淺水少的程度。

2.3 外部補給通道中斷

渭河是關中地區最大的河流,早在2000年前的戰國時期,秦國歷經十餘年在渭河上興建了舉世聞名的鄭國渠農田灌溉供水工程,引涇水灌良田1330003公頃,變關中為糧倉,使其成為中華民族文明歷史的搖籃,我國歷史上第三個奴隸王朝周首先在渭河的武功興起,秦咸陽和漢長安也都瀕臨渭水。渭河不僅造就了富饒肥沃的關中平原,還是關中地區重要的運輸通道,尤其是隨著都城規模的擴大,人口的集聚,渭水作為關中地區的外部補給通道的意義更加明顯。漢、唐王朝的都城長安每年所需的數百萬石糧食都是靠渭河運輸的,渭河上的糧船絡繹不絕,史料記載唐代渭河上運糧船的承載能力約在六七百石(約30t),足見當時渭河航運的規模。但是隨著上游生態環境的破壞,渭水面臨著越來越嚴重的河水衰竭、泥沙淤積等困境,其補給大動脈的功能逐漸弱化,最終在唐朝以後喪失了大規模行船的能力。

渭水自古是可以通航運輸的。《淮南子》卷四的《墜形訓》中記載周代的渭河是「渭水多力而宜黍」,說明渭河有舟楫之利。在《詩經》中有「親迎於渭,造舟為梁」的句子,反映的正是渭河上行舟的情況。春秋時渭河上的船隻可以到達秦國都城雍(今陝西寶雞),公元前647年,晉國發生大旱,秦國用大批糧食救濟晉國,就是從雍城出發的,歷史上稱為「泛舟之役」。《左傳》、《史記》中對此均有詳細記載,說秦援晉的糧食是「船漕車轉,自雍相望至絳」,一方面說明位於渭河的秦國能憑借良好的生態環境出產很多糧食,同時也說明秦代渭河水運之發達。秦、漢兩代,咸陽和長安先後成為渭水運輸關東(函谷關以東地區)漕糧的終點,西漢時由關東運輸來的糧食,可以直抵長安城下。

隋、唐時期,渭水仍是長安運輸的航道。同時,西漢、隋、唐三代又歷次開鑿傍渭水而東的漕渠,這說明單憑渭水的運力還不能完全滿足都城長安的生產、生活所需,而需要借助漕渠。不過,西漢和隋、唐開鑿漕渠的背景卻不相同。西漢開鑿漕渠,是因為渭水流經關中東部時河道彎曲,從潼關渭水入黃河處到長安的水路竟有九百里,距離太長,而開鑿的漕渠航道只有三百餘里,節省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從而大大提高了運輸效率。同時,西漢的漕渠還用於農業灌溉。

隋、唐兩代開鑿漕渠,則是因為渭水及其支流的水土流失日益嚴重,河水含沙量過大,河床淤積過深,已不利行船。發源於秦嶺的灃、灞等河,都是渭水的支流,這些河流上游植被的破壞和水質的惡化都會直接影響到渭水。隋代為開漕渠而下的詔書就說:「渭川水力大小無常,流淺沙深,即成阻閡,計其路途,數百而已,動移氣序,不能往復,操舟之役,人亦勞止」。可見隋代開鑿漕渠的目的不是為縮短航程,而是為運輸通暢。唐代亦是如此,尤其是唐中葉以後,由於人口增加、經濟發展,長安水繫上游的森林遭受到進一步的破壞,河流泥沙含量快速增加,漕渠一度阻塞,漕糧只得仍由渭水運輸,有時不得不邊挖沙邊行船,其艱難程度非同一般。唐末以後,再未發現有關運輸船隻行駛於渭水、漕渠的記載,僅有小舟擺渡,恐怕是水流細小、難以行船了。

圖3??古代關中地區都城衰榮及遷移的驅動力

由此可見,在氣候趨於乾旱化的背景下,唐朝末期關中地區的森林、草場、河流等水土資源環境基礎均面臨著緊張的壓力,而渭水航運的中斷更是使長安城缺乏穩定有力的外部補給支撐(見圖3)。這樣,盛極一時的世界性大都市長安也隨著其資源環境基礎的改變結束了作為國都的歷史,規模逐漸縮減,地位日趨下降,淪為了地方府城。

3 小結

綜合分析古代關中地區都城遷移歷史及其資源環境背景,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1)限於認識世界的水平和生產、生活方式,古代社會人們選擇聚落和城邑時考慮的主要因素是以水、土、熱為主導的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狀況;

(2)氣候變化必然會引起區域水熱組合條件的變異,造成的水、土資源要素的異常,從而會影響到農業生產,動搖農業社會的根本,引發戰亂和民族遷移。因此,隱藏在軍事政治或民族矛盾背後的根本原因在於資源環境條件的變遷和對資源環境要素再分配的要求;

(3)西周至唐宋時期,關中地區都城衰榮和遷移的根本原因在於支撐其城市生存和發展的水、土資源環境基礎不復存在。這種局面是由自然氣候環境變遷和人類行為影響的雙重效應累加所致。

【桂武磊的回答(5票)】:

回答逾1000 ?mark && 感謝邀請...

先說一下大家都認可的觀點

潼關天險 ?易守難攻

秦川沃土 ?膏腴千里

然後說明一下,題目中所說的古代,應該限定在宋朝之前,而且這之前的朝代都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地方割據的情況很嚴重,中央對地方軍事的控制能力不強,我覺得這是一條很重要的原因,在生產力和交通發展都相對落後的狀態下,對於國家的控制,只能採用這樣「分封」的方式(王封給侯,侯分給大夫,大夫分給士)(隋唐的是藩鎮),而在這種狀況下,掌握了有利的地形和好的土地資源,對於皇權的鞏固和王朝的延續作用是非常明顯的

然後再說明一下,關於王朝領土範圍,在宋朝之前,所謂的「大一統」聽起來很壯觀,也會讓人產生錯覺,而實際上,每個王朝的統治範圍不大相同,但是總體上來說,仍然僅限於現在的山東,山西的一部分,河南,河北的一部分,江蘇,安徽,陝西和四川的一部分,因此,考慮到上邊的原因,選取西安周邊作為都城,而之後的王朝,由於實際控制能力的提高和疆土的擴大,西安就不再適合了

以上,個人觀點,歡迎指正

【曾曉曦的回答(1票)】:

簡單的說:

商周時期其實都是中原,秦朝起家在關中,所以定都關中。

秦朝本身時間很短,劉邦被封在蜀地,出兵第一步就是奪取關中,立足關中奪取天下,起家也是在關中。

東漢時期長安戰亂搞的比較殘破,劉秀本身出身南陽,洛陽又比較完整,所以定都洛陽,末年洛陽被燒,直到魏國建立才修好。

隋唐,五胡亂華洛陽基本思密達了,楊堅好像也是關中世家(我記不清了),長安又算是完整的了,所以建都長安。

王朝更替的時候,新王朝往往比較窮,舊王朝首都又破壞的很厲害,所以大多是選擇舊王朝類似於「陪都」地位的城市。古代東都洛陽西都長安,所以就來回換了。

【鬥戰勝佛唐伯虎的回答(1票)】:

水土,是定都的主要考量條件。

唐之前,整個黃河流域簡單一句話就是:沃土。

至唐後,關中平原森林資源枯竭,水土流失嚴重。連鎖反應造成中下游洪災不斷。而且從總人口/土地儲備比例來看,也已不宜大規模發展人口和經濟了。

宋之後的王朝,都以開發長江流域為主,且仰仗最重要的經濟命脈-漕運,來維持國家經濟。

所以沿著京杭大運河定都(杭州,南京,汴梁,燕京),是最優選擇。

【諸子淼然的回答(3票)】:

天子守邊。一個國家都城所在的地方亦是防守最嚴密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建國時選擇北京不選擇西安的原因,現代文明是海洋文明,外患主要來海上,而在明清時期,女真和蒙古都主要集中在東部。所以都城也都設在北京。而在唐朝等朝代,匈奴比較厲害,外患主要來自於西北,所以都城設在長安。

【金小光的回答(0票)】:

我覺得是關中地區(長安地區)地理位置好,相對封閉,易守難攻;西、南、北三個方向一般不會受到威脅,主要威脅在東方。從關中出關打中原很方便,但是從中原向關中進兵就不是那麼容易了。中原地區是四戰之地,四個方向都會受到攻擊,是個挺危險的地方。

山東地區雖然富庶,但貌似無險可守,很容易就會被打下來。貌似在山東的地方勢力沒有成事的。

隋唐是繼承自宇文泰的北周,跟北周都屬於關隴貴族集團,他們的發家之地就是關中,所以會選擇長安為都城。關隴集團介紹:baike.baidu.com/view

【李淼的回答(0票)】:

基本贊同一樓意見。

劉邦建國之初曾問屬下定都何處。謀士給的建議是西安,並說建都西安,22萬軍隊就可以保國家太平。2萬守潼關,20萬守燕京,差不多也就是北京地區。

北宋在建國後趙匡胤也曾聽取趙普的意見想遷都西安,但受到他二弟等勢力的極力反對。不久後,趙匡胤就被幹掉了。從政治軍事角度說,北宋定都開封是很危險的,因為那時的燕京地區在北方少數民族手裡,北面沒有自然屏障,北方的騎兵可以長驅南下,導致宋朝兩代始終沒有一個和平的發展環境。

【孫誠的回答(0票)】:

打開Google地圖,右上角,切換到地形,你就明白為什麼會在長安定都了!

【李弗的回答(0票)】:

早期的王朝,邦小國窮,在經濟上保守在軍事上防禦(為主),所以地理位置是重中之重,而且相對於當時的經濟和人口水平來說,關中地區足以供給;隨著經濟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王朝格局甚至是世界格局都產生了變化,一個國家版圖的擴張和經濟的繁榮必然要求其內部加強溝通交流,對外相較之前要開放包容,舊有的依仗地理優勢保護和發展國家的條件已經有所改變,一個是軍事威脅重點轉向北方,另一個是經濟上需求更肥沃和開放的地域。

【趙磊的回答(0票)】:

龍脈所在

【covenz的回答(0票)】:

西北有馬 ?關中有糧?

可爭得天下,可鎮住四夷

【小二的回答(0票)】:

為了抵禦外族入侵。

漢唐及以前,主要是西北的少數民族,比如匈奴。

以後則主要是北方的少數民族,比如蒙古、契丹。

【崔海亮的回答(0票)】:

淡水資源豐富,有句話說「八水繞長安」,其中有七條是從從秦嶺山脈流出來的。雨水很足,氣候也不錯。

【孫坤的回答(0票)】:

是不是因為秦嶺天然的屏障呢

標籤:-政治 -歷史 -中國歷史 -中國古代歷史 -譚攝耐 -李鵬 -總統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