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是道德還是理性選擇的產物?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一夫一妻」制是道德還是理性選擇的產物?

2019年03月2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Charlotte的回答(10票)】:

道德本身也是理性選擇的產物

【NickYu的回答(3票)】:

排名第一的答案學術逼格很高,其實一些簡單的初等的經濟學分析也能得出一些有趣的答案(好吧因為我只學過基本的宏微觀,複雜的也分析不來。)

邊際效應遞減規律(The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effect),隨著消費者對某種商品消費量的增加,消費者從該商品連續增加的每一消費單位中所得到的效用增量是遞減,如果把這裡的商品看成女性(從女性視角來看就是男性),就是這樣一張圖。

一般人娶一個老婆所得的邊際效用最高。娶第二個老婆就沒有剛剛娶第一個老婆時得到的效用增量大。娶到第七個老婆時多一個老婆這種事帶來的快感就很小了。當這個娶老婆的數量無限增加,比如你是皇上,後宮佳麗三千人,娶第3001位老婆基本已經沒什麼感覺了。一般人娶一個老婆所得的邊際效用最高。娶第二個老婆就沒有剛剛娶第一個老婆時得到的效用增量大。娶到第七個老婆時多一個老婆這種事帶來的快感就很小了。當這個娶老婆的數量無限增加,比如你是皇上,後宮佳麗三千人,娶第3001位老婆基本已經沒什麼感覺了。

顯然,如果我們的社會男女比例1:1,且每人在社會總福利中所佔權重相等,使整個社會總效用最大的方案就是一夫一妻制。所有人都只娶一個老婆大家的效用加起來一定是最大的。

然而如果男女比例不是1:1,那麼用這個簡單模型推導的話謝作詩教授的說法確實有道理。

具體數學證明比較簡單就略過了~

【TCWW的回答(2票)】:

可以閱讀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

借用一下@竺笛的回答

zhihu.com/question/2035

手機編輯,無法使用引用格式,還請見諒,原作者享有一切權利。

以下為竺笛的回答: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借助摩爾根對人類家庭制度的演化做了梳理,認為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群婚制,即是整群的男子與整群的女子互為所有,很少有忌妒餘地的婚姻形式。因為在群婚制度之下,每一個孩子出生只能知曉他的母親而無法確定他的父親,於是家庭的組成只能以母親方面的血緣為準繩,所以群婚制下是母系社會。在蒙昧時期男性女性已經有了分工,男性負責生產,而女性則負責管理。家庭事務管理對於原始共產制的社會意義重大,所以在這一時期女性的地位崇高。

第二階段是對偶制,即一個男子在許多妻子中有一個主妻,而他對於這個女子來說是她許多丈夫中最為主要的丈夫。因為隨著生產力的提高人們日日憂慮的溫飽問題已經被基本解決,甚至出現了生產資料的盈餘。根據原始時期的分工,男性掌管生產及有關生產的工具,女性則主管家庭事務及其工具,而盈餘的生產資料自然劃歸了男性的名下,男女關係出現了略微的傾斜。女性開始向男性進行妥協,家庭進化到了對偶制家庭。

第三個階段則是專偶制家庭,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一夫一妻制。我們現在覺得一夫一妻制很棒啊,為什麼馬克思要批判它呢?首先,馬克思認為專偶制家庭的根源是私有制,正是由於財富集中於男性手中才導致了女性對於男性的妥協。那為什麼專偶制是女性對於男性的妥協呢?專偶制的初衷就是男性因為有了財產所以面臨繼承的問題,由此他必須得確定妻子生出來的孩子一定來源於自己,從而保證財產繼承權不旁落。又因為男性在專偶制家庭中佔據了主導,所以專偶制實際上只是對女性的專偶制,而男性則可以任意通姦和嫖娼。其次,馬克思認為建築於私有制之上的專偶制家庭實際上就是男性對女性的剝削和獨裁,而女性則在婚姻中成為了一個抽像的存在,沒有相對應的人格、意志與權力,只有被物化了的功能——一個料理家務的女僕,丈夫的洩慾工具、孩子的生產機器。

然後馬恩分析了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的兩種專偶制。馬克思認為資產階級的專偶制婚姻是不幸的,因為資產階級的婚姻都是基於雙方的階級地位,因此它總是權衡利害的婚姻。在這種權衡利害的婚姻中感情最終總是退居次要,而利益訴求的交換和達成成為了首要目標。由此,資產階級的婚姻與賣淫無疑,而資產階級的貴婦人與妓女的區別即在於她一次性的向自己的丈夫出賣了自己的肉體。所有馬克思會說「資產階級才是真正的公妻制」。

相較而言,無產階級的專偶制更為幸運。首先,無產階級沒有個人私有財產,而私有財產是男性統治的基礎,所以在無產階級家庭中沒有建立男性霸權的推動力。而在大工業生產時期,無產階級婦女比資產階級女性更早的進入到了社會生產之中,她們和她們的丈夫一樣養家餬口,支持家庭開支,從而進一步動搖了男性霸權的基礎。由此恩格斯認為無產階級家庭的組成更有可能是基於愛情和傾慕。

馬克思和恩格斯認為雖然社會普遍要求婚姻中男女平等而實際上不可能是因為女性被剝奪了在公共空間工作的機會。在原始共產社會中,女性雖然也是從事於家庭事物,但是它更類似於現在的公共事業管理,而小家庭化之後,女性徹底成為了只為丈夫一人服務的女僕。

那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制度下他所希望的是怎麼樣一種婚姻形式?專偶制,對,還是專偶制,因為馬克思認為專偶制依舊是最符合道德文明和人的本性的。但是共產主義專偶制還配合了以下幾個制度:

第一,建立於公有制基礎上而非私有制,這樣就摧毀了類似於資產主義權衡利弊式的婚姻基礎,這樣男女之間的結合除了相互的愛慕沒有別的企圖了。

第二,取消家庭,意味著束縛女性的小家庭被瓦解了,女性重新走入公共的空間。

第三,教育的公有制,所有的孩子由國家統一撫養,打消了在家庭中常作為撫養著的女性的後顧之憂。這一措施是為了瓦解男女不平等的根源。

馬克思支持共產共妻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他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明確批判了共產共妻,並稱其為粗陋的共產主義,說它是反對人性,將婦女從婚姻中推向了普遍賣淫。

簡單概括下馬克思所希望的婚姻家庭觀,取消家庭(主要在財產上而非情感上),男性女性相互獨立,完全平等,男女之間因為單純的愛慕而結合和別的人毫無關係。胡扯下個人觀點,馬克思其實很多主張都帶有浪漫主義色彩,有大神同學認為可以上升到是帶有神學色彩了,他的很多主張我更願意理解為是一種指向性的,而他所指向的就是人真正的獨立解放、自由發展。

參考書目:

1.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 人民出版社 中央編譯局 2003年

2. 馬克思 恩格斯:《共產黨宣言》 人民出版社 1971年

3. 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人民出版社 中央編譯局 2008年

4. 恩格斯:《共產主義原理》 人民出版社 中央編譯局 1973年

所以,一夫一妻制源於私有制。

【TCWW的回答(7票)】:

我認為肯定是理性選擇。一夫多妻到一夫一妻,主要原因還是生產力發展之後,知識取代人力成為第一生產力的結果。我倒是沒看過相關論文,不過自己構建一個博弈來說明這個問題還是很容易的。以前我有個回答說這個觀點的,不過沒仔細講,這次正好從頭理一遍

先說古代的一夫多妻制度。古代人力就是第一生產力,對於整個社會以及社會中每個人來講,後代越多越好。這種情況下,女性有限且平均的生育能力,與男性極不平均的財富分配就形成了矛盾。

假設全社會只有4個人,兩個男的兩個女的。因為男性掌握全部資產。根據二八法則,假設男A有8點財富,男B有2點財富。撫養每個孩子需要1點財富。每個女性一生可以生育4個孩子。

從社會總體效益講。如果男A配女C,男B配女D。A家庭有4個孩子,B家庭有2個孩子。全社會有6個孩子。如果男A配CD,男B打光棍。A家庭會有8個孩子,B家庭沒有。全社會有8個孩子。顯然是一夫多妻好。

而對女性來說,跟著B最多只有2個後代,跟著A肯定會有4個後代。所以一定會選擇A。

對於男A來說,後代越多越好,肯定有動力同時娶CD。納什均衡達成。一夫多妻的男女雙方都沒有改變現狀的動力

一夫多妻在古代人口是第一生產力的情況下,無論從個人還是社會角度講,都是比一夫一妻好的。這裡的intuition就是,在古代,女性生育能力有極限的且平均的,而男性的財富則可以是及其不平均的。而財富多少決定了能撫養後代的多少,導致男女雙方的博弈必然走向一夫多妻,財富多的人擁有的女人多這一個均衡

再說現代一夫一妻制度。這時候,人口數量不再是第一生產力,取而代之的是知識。社會的總體效益取決於人口X人口素質,並且女性也擁有了財富。這時候,後代質量也成為了一個重要的考量標準。

假設全社會依然只有4個人,兩個男的兩個女的。此時,假設男A有8點財富,男B有2點財富。女C有8點財富,女D有2點財富。

從社會總體效益講。如果男A配女C,男B配女D。A家庭有4個孩子每個孩子獲得4點資源,B家庭有4個孩子,每個孩子獲得1點資源。全社會效益是(4*4+1*4=20)。如果男A配CD,男B打光棍,A家庭以及全社會會有18點效益。男B的2點財富並沒有用在撫養後代上,撫養資源被浪費了。

從每個人角度講。情況就很複雜了,這時候男性A仍有動力去同時娶C和D。但是C卻會因為A額外娶了D,導致自己後代的教育資源被D攤薄了。這時候如果這個社會上存在一個E男有7點財富,那C寧願找E,也不願意和D一起嫁給A。這樣一來,男A為了防止失去擁有8點資源的女C,只能放棄娶D。一夫一妻達成。同時男B也是開心的,因為他也因為一夫一妻的原因娶到了女D。這樣一來均衡就實現了。

一點拙見,有邏輯漏洞請指出。

標籤:-經濟學 -婚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