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劉寶瑞?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評價劉寶瑞?

2019年04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信浮沉的回答(205票)】:

謝邀。這個問題太大了,能耐不夠總結的,說說個人感受吧。

1,思想性

這不是官樣文章,怎麼會寫上思想性三個字?但是我思量著,劉寶瑞先生的藝術,怎麼都繞不過這三個字。劉先生的思想性,是真正的思想性,不是正能量,不是宣傳工具,而是樸素的,雋永的,放之四海皆准的思想性。相聲大師張壽臣的作品思想性強,諷刺官僚,抨擊軍閥,但是太過「憤青」,胸懷不足;馬三立先生的作品思想性也不錯,關注小人物,有小中見大的感覺,但是格局過小,地域性也太強;文哏清門作品清新雋永,格調較高,但是文人氣太足,未免恃才傲物,小眾了點。而劉寶瑞先生的思想性,既不來源於政治壓力,也不是有意為之,根本是出於自己樸素善良的價本性,用今天的話就是「三觀太正」。他的作品,對窮人憐憫,但對富人也不擠兌;對官僚諷刺,對庸民也不歌頌;對熱情褒獎,對冷漠也不尖刻。把智慧的劉墉、勇敢的孫德龍、善良的黃半仙塑造好了都不難,難的是貪官和珅、外來侵略者法官、監守自盜的太監、假行家、私塾老師、皇上、不孝子等等反面角色,他既諷刺了,教育了,弘揚正能量了,又不會讓您討厭他們,恨不得剝皮實草,沒有。說小了這是劉先生善良的自覺性,說大了這不是境界麼?所以我個人認為,劉寶瑞先生作品的思想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至今仍是相聲界第一。當然,也有人認為劉先生膽量過小,作品有點好好先生,中庸處世,這也是實情,見仁見智吧。

2,通俗性

通俗不僅僅是接地氣,那是俗,俚俗。劉先生不光俗,還通。這了不起。上面的知友說到了,劉先生的京津口語少,普通話標準,說的特別好。可能是劉先生久占南方的關係吧,他的作品確實是「標準中國話」,甚至是「標準世界話」,不僅中國各省人能聽懂,他的作品還是最早被翻譯成外文的相聲作品,就因為他的價值觀、語言、包袱點都通俗而普適,哪的人都懂,都能找到笑點。

劉先生很多作品人物很多,如果是別的演員演恐怕一定會用口音來區分,比如《知縣見巡撫》的巡撫,《鬥法》的法官,《黃半仙》的老黃,都是很容易用方言或假外國話來增強表現力的,但是他沒有。連巡撫的官腔打的都非常客氣。除了孫德龍和韓復矩這樣有定式的方言人物外,幾乎不倒口。這也是他注意通俗性的重要表現。他不是不會,而是不為了技巧而技巧,他有自己的藝術標準。

3,藝術性

這要說起來就多了去了,我也沒那能耐,說多了也無味,咱就說點獨特的。

劉先生結構故事的能力一流!單口大王不光說的好,更編的好。幾乎沒有諧音哏、洋相哏、倫理哏、閒話哏,所有的哏都是結構哏,都是因情境、人物、前因後果而引發的,這在當時演員的文化水平下是極其了不起的。包袱不光翻的好,而且埋的深,支的巧,鋪的沒痕跡。有些包袱頭十分鐘就埋下了,很靠後才抖出來。比如孫德龍的翻天印、黃半仙的名字、假行家的一連串設計。我很懷疑劉先生在編創作品時是倒著進行工作的,想出包袱之後再著意的安排結構,進行增刪。而不是捋著故事線索安排包袱。所以他的單口,結構性特別好。

另外,人物刻畫能力強。他刻畫人物在小處,星星點點,但是既準確又不過分。就拿經典的《山東鬥法》來說,常連安、馬季、徐德奎的版本同樣很精彩,甚至有些方面比劉寶瑞的還好。但是要問我誰塑造的孫德龍最鮮明,還得說劉寶瑞!揭皇榜的蠢萌,酒醒的怕事,為國盡忠的勇氣,面對困難時小人物的機智狡黠,都刀裁斧剁般清晰。他的人物是可愛的。「進哪個宮啊」,「拿我當風箏把我放了」,「你怎麼也得死啊」這些看似水詞的話都不是廢話。常連安的孫德龍不夠細膩,馬季的孫德龍失於魯莽。甚至劉版連看榜的謝大人(常叫王大人)、法官、扔孫德龍的王侍衛都人人不同,那都是一個個有性格的,活著的人。

包袱脆。這一點我認為主要得意於前兩點。結構精巧、人物連貫,所以很多包袱就積蓄了力量,箭在弦上,不得不笑。僅從技術上說,劉寶瑞也是開創性的。大家都知道,劉先生在包袱口上老有點小結巴,這就是個很巧的辦法,對於包袱節奏的調整立竿見影。再比如劉先生最愛說的口頭語「這不倒霉催的麼?」,這句也很巧的。其實有些包袱並不合理,解釋又費很多話影響節奏。劉先生創造性的發揮了「倒霉催的」這句話的價值,使得包袱又短又脆還合理。有興趣的請對比常和劉《鬥法》的「從天而降」這個橋段就明白這句話的值錢了。類似的話還有「您琢磨這意思啊」,「那能怎麼怎麼樣麼?」這種小話兒都是隱形的捧哏,有他不多,沒他少一大塊。不是白說的。

4,局限性

淨說好的了,說點不好的。其實也不是不好,只是世事辯證,好在有時候會成了壞。其實內行都知道,劉先生對口的功力不次於單口,捧逗俱佳。可為什麼對口經典作品很少,認可度也一般呢?不得不說怹的藝術是有局限的。他的嗓音獨特,使單口又醒人又逗樂,可一對口就難以協調,跟誰都不在一頻道上,聽著並不舒服。再者,他平和的風格以及固化的一些單口技巧讓他在捧哏上顯得溫,包袱翻的不夠勁兒,有的時候為了整體的合理性會故意的調整語言的順序和節奏,難免不夠脆生。這也是雙刃劍,沒辦法。

說了這麼多,難表劉寶瑞之萬一。可惜他沒有視頻留存,大好的藝術只能欣賞一半,實在太可惜了。

【嫩嫩的老逗比的回答(63票)】:

個人能耐相聲史穩前三,單論說口,相聲百年只有一個劉寶瑞。逗哏信手拈來,量活舉重若輕,膩縫渾然天成。多小的演員跟怹站一塊兒也決顯不出小來,多大的蔓兒跟怹合作卻也決壓不住怹。但是對相聲這門行業的影響卻有限,因為走的早哇。

【姜丘山的回答(27票)】:

劉寶瑞比起其他同時代的老藝人有一個優勢,就是他的傳世作品多為故事性極強的單口,從內容看很吸引人,從語言看已經很大程度減少了京津方言土語的使用,畢竟他是大概第一個把相聲說到香港的,他的作品文本基本上可以視為小說(也確實曾編入過教科書當課文)。他的作品,不需要很多的知識儲備和常識預備,老少咸宜。與之形成對比的是馬三立,我個人更喜歡馬三立,但是馬三立有地域局限性和時代局限性,劉寶瑞是局限性最小的演員,一個神話故事或者寓言故事幾乎沒有人聽不懂,可帶有地域性和時代性的東西就難以吸引域外人。即便今日人口流動之大,郭德綱和周立波也跳不出區域限制。你不愛京戲,侯寶林的學唱就少了趣味,你沒有小市民的經歷,馬三立於你就會陌生,可是聽神話不要求你見過神仙,聽寓言沒讓你懂獸語,聽奇聞異事不要求你真見過。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但是隨著社會變化,時代變遷,馬三立侯寶林早晚會被放入博物館,而只要還有人,只要人還聽故事,劉寶瑞和他的作品就會一直存在於我們耳邊。

【蘇昕的回答(5票)】:

六個字,

願為門下走狗。

不配評價,真的,大師中的大師,不能道其萬一。

【劉正月的回答(0票)】:

寶哥必須是我心目中的單口王,可惜早逝。。。頂著一個破鑼嗓子,但是說起相聲來別有一番風味,據看過劉寶瑞現場表演的人說,寶哥表情也是一絕,可惜好像沒留下什麼影像資料

【高昊賢的回答(0票)】:

聽幾遍聽不煩的單口相聲,有口皆碑了已經。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不敢評價,隔段日子就拿出來聽一遍吧

【東方不敗的回答(0票)】:

單口大王 泰斗宗師級相聲大師

【趙百靈的回答(2票)】:

剛還在聽怹老人家的《黃半仙》。

一外行根本不敢說「評價」。就提供個思路您參考:

馬三爺多大的能耐?而且趕上了八九十年代電視廣播大發展,相聲傳播速度翻了幾番的時候。我覺得八零後小時候都聽過《逗你玩兒》吧?何況文革後還有不少老先生在世呢,那可都是什麼份量的演員啊!

而在這個前提下,劉寶瑞先生早去世那麼多年,別說錄像了,錄音都有不全的,「單口大王」這尊號一直就給怹一個人,行裡行外都覺得合適,這是什麼水平?

【張員外的回答(1票)】:

單口相聲界後無來者。感覺劉寶瑞老先生的每個單口寫在紙上都會是一篇有意思兒的故事。《鬥法》我幾乎每年都要聽一遍,依然聽不煩啊。

【十三香的回答(1票)】:

還是劉寶瑞先生的單口相聲好

先生的嗓音聽著就是舒服,平和,似乎有那麼點沙啞但不會有發澀的感覺,隨便說點什麼都是有一種信手拈來的感覺,不生硬

單口相聲百聽不厭,每次聽起來啊,都能聽出點新的東西

先生節奏的把握真的好,系包袱系的不露聲色,抖包袱抖得響,最喜歡鬥法裡的那一段,「桿兒是過去了」(聲音低下去),「可鉤兒(起高腔)還在後頭呢」,全場大笑

先生吐槽水平比現在的一些人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貫口也是說得自然流暢,舉重若輕,舒服

可惜《官場斗》

【張小猛的回答(1票)】:

最耐聽的相聲演員

【丹東吳彥祖的回答(0票)】:

斷然不配評價,充其量可以說說感受。

由於年齡原因,小子只聽過老先生的單口,甚至還是從當年的快樂驛站上當動畫片兒看的。

論單口,只覺得上天入地。不急不慢,娓娓道來,卻引人入勝,不能自拔。

其實先生的相聲,如果全用紙寫下來,你會發現有些根本不那麼可樂。如果讓別人照著那詞兒來一段兒,恐怕得喝倒彩。可是讓先生那麼一處理,總會變得妙趣橫生,回味無窮。這應該就叫能耐吧。

【Heaven的回答(0票)】:

色藝雙絕。

標籤:-藝術 -相聲 -相聲演員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