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手真的能寄養在小腿上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斷手真的能寄養在小腿上嗎?

2019年04月2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朱王勇的回答(4638票)】:

是真的哦是真的哦

你們沒想到醫療的黑科技其實已經點得這麼高了吧!

05年法國就有世界首例換臉術了喲( 。▽︿*)

去年南非做了世界首例換小丁丁術喲( *?ω?)?╰ひ╯

意大利準備兩年後做世界首例換頭術喲(??`ω′?)

相比之下,這種四肢的血管化游離移植技術在外科已經是比較常規的技術了

但在大眾眼裡應該還是 Σq|?Д?|p 這種感覺吧

這種移植的原理其實說穿了很簡單:

人體的所有部位都靠血液供能

血液由動靜脈系統運輸

動脈就像個樹杈,從根幹部發出,開枝散葉,越分越細,進入每一寸組織供能

靜脈正好相反,它收集所有的枝幹,最終匯成一條主幹,把「用過的」血液重新回收,繼續在血管系統內循環

所以,如果能找到這兩條一進一出的「主幹」,就能控制這一片組織的血液供能,保證這片組織「不死」

於是,基於這種原理,各種拆東牆補西牆的「借肉」戰術被外科醫生們開發出來

顯微血管外科也乘勢崛起

這個技術有多贊呢

以我們口腔頜面外科舉例

以前沒這技術,舌癌、頰癌、口底癌的病人很慘

因為嘴裡腫瘤切掉以後

發現沒剩多少料了

於是只能強行兩邊拉攏縫起來

更慘的是拉都拉不攏的情況,就空一個大洞讓自個兒慢慢長...

要知道嘴裡一共才多大地兒

少了哪塊都不行

所以以前做完口腔癌的病人術後外形都沒法看,或者就不能說話了

但有了這個技術就不一樣了

大腿、小腿、胳膊、肚子,好多地方都能借肉來補嘴裡的缺,

腫瘤病人術後外形美若天仙,拆完線都能唱rap了

在這個案例中,手被機器切了下來

沒了血液供應,時間一久,這手就會變成一堆腐肉

但幸運的是醫生找到了這截手的中樞血管,而且通暢能用

在腿上找了一條口徑合適的分支血管,然後把手的動靜脈主幹接上去,重新恢復血液供應,斷手暫時就保鮮了

當然,因為神經沒接,這斷手只是一塊無知無覺不會動的「肉」而已

於是,把手先養在腿上,保證它不爛掉,基本生理狀態良好

然後在這爭取來的寶貴的一個月裡,趕緊把上肢的傷口處理好,把再植的條件準備好

最後把手連到腿部那血管再斷開,重新接回上肢

接好血管,接好神經,固定肌肉肌腱,縫合皮膚筋膜

「左手重新回植到左前臂上。目前,周先生的左手已能輕微屈伸」

這種手術沒上十幾個小時根本拿不下來

肯定又是整組人通宵手術

為醫生點個贊!

PS:沒人喊「這腿我可以玩一宿」嗎?

微信號「HiEsun」,一個歡樂的健康科普號。

加進來一起hi啊! o(*≧▽≦)ツ┌═┐

掃這裡↓↓↓

【肆濤的回答(188票)】:

瀉藥,這個是我們科室顯微外科醫生做的,基本上是只要是胳膊斷了,不是斷的稀爛,只要患者家庭特別有錢,只要是患者家庭強烈要求保留斷肢,我們都可以盡力而為進行斷肢再植。多數家庭都會因為費用以及另外一個原因放棄。也基本上都能接回去。我自己就參與過一台上臂離斷傷手術,就是抱著這個斷了的手臂洗啊洗,衝啊沖,最後清創吻合回去。整個手術對技術要求極高。需要十餘個小時才能完成。也是整個團隊心力的結晶。

然而,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東西接上去除了美觀基本上是沒有健全的功能的。所謂健全指的是基本的功能。比如握杯,捏東西,寫字等。甚至吻合不好會帶來畸形,壞死等情況甚至危機生命。。。所以很多家庭會選擇放棄,再所以這個最大的意義主要是保留外觀健全和患者心理平衡。當然這也是極其重要的需求。

昨天沒有答完,現在美國有科研團隊已經研發出很智能的很精準而靈敏的機械臂,手,腿。可以滿足以上所有基本需求。大家感興趣的可以去ted 上看相關視頻。這簡直就是顯微外科的夢魘。不過價格也是個體化的,極貴!比起這種手術費用,很多人更是無法接受的。所以該手術在現階段還是極具意義的。歡迎各路大咖在此領域發力。

【程序的回答(62票)】:

本來還在疑惑為何很久之前的新聞又被拿出來炒,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這是新的一例了。

一看患者是湘潭人就懷疑是母校做的,搜了一下新聞,果然是顯微外科唐舉玉教授的團隊。在2013年的時候就有一例寄養在小腿的,印象裡當時還上了CNN,所以在我們同學的朋友圈當中還瘋狂轉過一陣。

所以不用懷疑是假新聞了,反正也不是第一例。

顯微外科的斷肢再植發展還是很快的,只不過常見的也就是再植拇指,整個手再植算少見的,另外寄養的位置選在小腿也相對少見,所以才上新聞吧。

【卓子的回答(95票)】:

內有可能引起不適的圖片,慎入。

實名反對排名第一的 @朱王勇

從他的描述中,看到的都是抄新聞的東西,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況了。作為醫生,有志於推廣和普及醫學知識,當然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在自己不瞭解的領域不嚴謹的推廣,會誤導普通群眾的。尤其是當有志於成為一個營銷賬號的時候,一些不實的消息會造成群眾的誤解。

斷手再植並不是新的技術,技術的關鍵是微血管吻合技術,這是非常成熟的技術,確實如朱王勇所說,在頜面外科應用廣泛,特別是對於大面積缺損的患者,是可以覆蓋創面。

但是,目前,這種技術也就僅僅達到這樣的程度而已。這種技術,提供的只是覆蓋,組織可活,但是,功能無法恢復。而且,根本不可能「腫瘤病人術後外形美若天仙,拆完線都能唱rap了

」。我非常擔心,這樣的推廣醫學知識,會讓病人抱有不現實的希望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強烈反對排名第一的答案,尤其因為他還提到了「換頭」。

換頭已經被證實是假新聞,參加知乎的另外一個回答(如何評價第一次人類「換頭術」將在兩年內實現? - 雅赫維的回答)作為臨床工作者,基本上一聽就知道是假的,原因很簡單,與功能恢復的道理是一樣的,因為神經再植目前無法實現。

這個不單只是這個斷手的病例,而是即使在有意保留神經的斷端的完整性的情況下,即使做了神經吻合,神經也無法如血管吻合後那樣再生。而且,神經的再生根本現在是不受醫生控制的。有多少病人最後斷端甚至可能膨大,形成外傷性神經瘤,最後會出現局部的感覺異常,甚至常有刺痛。

這些,都是目前醫學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更不用說什麼換頭術了。

脊髓的離斷後再接,基本上功能就是喪失的,更不用說人的存活問題,因為離斷了脊髓後,基本上相當於頸部以下的截癱,其實就是失去了對頸部以下肌肉的控制,也就是假如不依靠呼吸機、人工腎、大概就短時間的腦部反應而已,連一個活人都算不上。這相當於在眾目睽睽之下的謀殺,從目前的臨床及科研現實而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為在科研上支持神經離斷後再植的實驗研究都還未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成功。

而「換頭」的假新聞,從2001年開始,就不斷反覆循環出現,內容都是差不多,由於這樣的話題非常吸引眼球,我相信,換頭術還是會繼續出現爭奪眼球的。

2005年,法國的Benoit Lengele一個團隊做了第一例的局部「換臉」術,這個「換臉」的意思,是用捐獻者的部分臉部組織移植到一名外傷臉部缺損者身上。他在2006年的國際年會上報道了這個病例,下面是一些當時他presentation的圖片。

而後,我正好有一次機會到西安,又見到了當時國內第一例換臉術,也就是那個被熊毀容的外傷男子。這個病例是第四軍醫大的整型外的郭樹忠做的。

知道內行人,去看這些病例,都是想看什麼嗎?看他和她的臉部活動,就是神經再接以後的功能恢復。因為當時,業內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就是這樣的手術到底功能恢復的程度可以去到哪裡?其實,能有部分的恢復,都已經是非常大的突破。這兩個病例,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早期確實都可以看到移植部分的肌肉的活動,但是,從我當時的觀察看來,似乎還是以健側的組織肌肉帶動移植區的肌肉活動為主,而且長遠的效果怎麼樣,現在是沒有了後續的報道的。基本上,我們自己的推測,都是功能恢復不太理想,更不用說這些移植以後,患者需要長期的抗排異,其長遠的結果,到底是利大還是弊大?

所以,請各位看清楚這些病例,臨床醫學,實際上遠遠未能達到科幻那樣理想化的水平,不要以為醫生可以隨意的給你換上一個漂亮的臉蛋或者頭,受了傷不要緊,有醫生;斷了手不要緊,有醫生;得了臉部腫瘤不要緊,有醫生!不好意思,醫生做不到的。

請大家還是多參考 @肆濤 , @稀土包鋼 的答案,那是真正的實際。

本來覺得發病例的圖片不是太好,不過這兩個病例都是已經發佈過的,而且想在答案中把大頭像撤銷還做不到。假如有異議,看看如何向知乎提出刪除圖片吧!

【樂大君的回答(4票)】:

見過伸進肚子的。

【yhyhyhyh的回答(20票)】:

如下圖:還有這樣的

【撒哈拉的水草的回答(4票)】:

《實習醫生格蕾》裡面很早就見過,如果電視劇裡面是真的,那真的是領先中國好多年!

【淡淡De風的回答(6票)】:

手術做得很漂亮,理念也很先進。這個術式的優點在於:能夠建立可靠的血供保證斷肢存活。如果一期原位再植需要先把損傷區徹底清創,將重要的血管神經殘端剝離並與斷肢吻合(這些工作大約需要在傷後6-8小時之內完成),損傷區的血管殘端由於損傷效應會產生血管痙攣、血栓形成等併發症,不利於斷肢血供的恢復。而斷肢寄養在其他部位,可以等殘端血管條件逐漸穩定下來,再植的成功率會更高。但再植成功後最大的問題是神經系統的恢復,基本很難恢復到正常水平。

【雲轉多晴的回答(0票)】:

醫療到一定程度真的挺讓人有點心理反胃的。

但是結果真的棒棒的!!!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基本上各位答主已經講得清楚,為了曾經傲嬌的職業再畫蛇添足一下。

這個術式想法相當好,可操作性也很強,小腿肚的血供與脛骨前的血供絕對天差地別,後者嚴重的開放性骨折連自己表皮都養不活。當然,值得注意的是,成活後的斷肢絕逼只能滿足外觀要求,功能、感覺肯定是欠奉的,也不多贅述了。

有童鞋在回答裡提到的埋進肚子,學名叫腹部皮瓣移植術,理論上存活可能相當大,且能帶來抽脂減肥的奇妙副作用,但是一般需要三周左右的時間,對患肢健全的肩、肘、腕關節考驗比較大,一般患者較為不舒服,個人感覺還不如這個術式,當然手術指征及適應症並不是誰說了算。

還有再造小丁丁,那絕對是顯微外科的巔峰之作,當年答主就是被這個迷住的毅然決然投身手外事業的好嘛,當然最後還是跑了。

【捏捏狗臉的回答(24票)】:

北協和南湘雅名不虛傳

【回眸一笑喵喵叫的回答(10票)】:

那Angelababy真的可能換過頭羅?

【MayMorning的回答(2票)】:

弟弟做鼻骨手術的時候,隔壁床是一個軍人,他的胳膊被繃帶和臉固定在一起,聽說是被炸傷了,需要臉部的在生能力幫忙把胳膊上的皮都長出來。估計和題主的問題是一個類型吧。有可行性。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都已經有成功案例,人家都養好了,這當然就是可以的了。

【蝦餃的回答(16票)】:

想到了韓國那個整容液的漫畫…

mp.weixin.qq.com/s?

(恐怖漫畫,慎點)

【稀土包鋼的回答(27票)】:

我來主動答一發(知乎首次答題,。當然下面的回答可能算是偏題了,但是作為沒有任何專業知識的普通老百姓,面對這種離斷傷的急救時,興許算是一次能夠借鑒的教訓吧。

寫在事情經過之前的結論和教訓:新聞興許是真的,但終歸屬性是宣傳,如果真在手腳遭受離斷傷的時候往湘雅跑,那興許就只能哭了。

2015年7月17日(也就是兩天前)早上八點半到九點鐘,接到朋友電話,說小孩手指斷了(就是醫生所稱「離斷傷」,問我在長沙什麼醫院能做顯微外科手術,我對醫學一竅不通,醫院接觸的也著實不多,更沒有能做這類專科手術的熟人,所以答應幫朋友趕緊在網絡上搜索長沙本地是否有能夠做這類型手術的醫院。然後我就搜索,在網上找到一篇差不多類型的文章,湘雅醫院的官網的文章,而且是差不多的圖片(本題是右腿左手,湘雅新聞是左腿右手,唐舉玉教授做的)。參見鏈接:湘雅手顯微專家成功開展超高難度手術 體現國際領先水平。既然這麼高難度的手術都能做,按理說,湘雅應該能做朋友小孩手術。為了避開擁堵的路況,趕時間,然後讓朋友打了110,交警小哥風塵僕僕的將朋友他們的車帶到了湘雅這邊,實在是太感謝。當時,依我們的想法,既然人到了醫院,起碼有希望了。可是事實,卻讓我們著實領教了一番急救傷員的一波三折。

過程和結果:

1、朋友告知,在株洲的時候,醫生用白布(不記得專用名稱了,貌似叫「某某紗布」)簡單了進行包紮,因為醫生說,這種情況,你們要趕緊往長沙的大醫院跑。所以就來了長沙。

2、我提前趕到了湘雅醫院,花了不到一分鐘,找到了急診(對虧的哥師傅的指引),經過護士的指引,找到了外科急診,花了至少十五分鐘等醫生,貌似偌大一個湘雅醫院,上午(非節假日)急診外科只有一個醫生,這個醫生在辦公室對面為一位患者在做處理,等待期間,至少有五撥患者在找醫生,而且醫生辦公室本來就有一位孕婦躺在檢查台上痛苦的呻吟,可是醫生呢?等!等!等!醫生終於忙完回到辦公室了,等他處理完這位孕婦的病例後,我把事情告知了他,他帶我到導引台護士那打了個電話,花了兩到三分鐘,最後告訴我說,骨科住院沒有床位,所以手術這邊也沒法收治,我們說即使住走廊也行,他說那不允許。不過我後來一想,如果骨科沒有床位,不是直接一句話就可以告訴我沒有床位嗎?為什麼偏偏要在問了那麼多傷情的細節,小孩的年齡,受傷的時間,等等這麼多因素之後才告訴我沒有床位呢?以我菜市場買菜的經驗(家庭婦女買菜,小販會直接回答價格,我來買,小販聽到後停頓個1-2秒,然後加價5毛或者一塊)來看,八成是因為小孩年齡太小,或者傷情太重,等等其他原因不願意收治,因為知道這些情況,並不會床位就立馬多出來或者少了一個。恰好,我把醫生的答覆告訴朋友的時候,朋友已經到了醫院了。我見到了交警,也見到了以為給抱著朋友小孩的朋友母親撐傘的好心人。既然到了這裡來了,我們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朋友的哭訴,絲毫不影響醫生的處亂不驚,相反,立馬喚來了兩名保安,我們轉而請求醫生幫我們做簡單的處理,醫生回答說你們可以去外面買個塑料袋,還有冰棍,但是到了可以算得上湖南最好醫院之一的湘雅醫院得到這樣的答覆,簡直就像被別人撅起屁股噴了個屁在臉上的體驗一樣!我們說醫生,你們醫院肯定有冰的,醫生說沒有。保安在還沒有搞清楚情況的時候,被我以咱們都別擾亂醫生工作為理由,都推到了外面,可能他不知道我是受傷小孩父母的朋友吧。最後我直接跑到一樓有病床的那個房間裡找護士要了四塊帶醫用包裝的冰塊,如果我是小孩的家長,我如果不跑回去抽那個醫生,那只能說明我喝醉酒糊塗了。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打了120急救電話。

3、由於湘雅醫院不接收,沒有任何相關經驗的我們幾個人,只能打120,救護車送至湖南省武警總隊醫院,在湖南省武警總隊醫院拆開包紮的白布,拍了受傷部位的X光片,拍了胸片,答覆說難度太大做不了,需轉院;不過這次,醫生說的非常直白,小孩太小,麻醉劑量很難控制好,危險係數太高,建議我們轉院。PS:包紮拆開之後,好像沒有做其他任何處理,後來仍然是白布包紮著。

4、從武警醫院出來後,我們還是不知道往哪個醫院跑的好,就又往湖南省兒童醫院跑了,省兒童醫院的急診外科醫生跟我們說,為了取得最好的效果,直接推薦我們往長沙年輪骨科醫院去,並且和那邊的一位易姓的主任醫生打了電話,聯繫好後,我們趕緊趕到這個醫院,終於收治了,也很快安排了手術,手術在我們看來,算是比較好的結果了,四根手指頭,接起來三根,小指因為徹底斷裂,辦理住院之前已經發白了,實在是沒法接起來。

而且,以我第一次作為急救的見證者,給我的感覺是,以這一次經歷所接觸到的長沙本地的急救信息共享水平來看,我不用小學畢業,只要小學三年級我就有能力到到120急救中心當接線員了,因為這個120電話的實際作用簡直太侮辱廣大群眾的信任感了,給120打電話的唯一作用居然只是給你派輛救護車而已,至於你的病情多麼緊急,哪個醫院有能力做這個手術,他們不知道,他們不知道,他們也沒有長沙市各個醫院急救科室的聯繫電話,如果你要他們的聯繫方式,你打114可能更快!還有120來把你接走都不一定知道它要往哪送。朋友小孩四指離斷傷,居然是在車輛發動之後才跟湖南省武警總隊醫院確認是否能收治!!!而且上救護車的時候距離早上出事已經過去了挨邊四個小時。我和我朋友都打了120的電話,得到了一個非常確切的答覆:120並不知道你的病哪個醫院能夠收治,哪個醫院有手術台、床位收治,我只是給你派救護車,你自己聯繫。120派救護車無非不就是打個電話調配嗎?呵呵,自己聯繫!!!自己聯繫!!!自己聯繫!!!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不想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郁鑫的回答(1票)】:

這東西寫進教科書裡都寫了好幾版過去了啊

【松焦的回答(8票)】:

我知道如果手上傷口太大不癒合可以把手塞到肚子裡。

【hfhe的回答(0票)】:

可以的,腿可以為斷手提供血液。

一般這種情況是斷手上端情況不好,血管損傷,創面污染嚴重,需要處理後再連接斷肢。

標籤:-醫學 -手術 -器官再造 -截肢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