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有時會出現「更容易向陌生人展示真實想法」的情況?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人有時會出現「更容易向陌生人展示真實想法」的情況?

2019年04月2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馮丹彤的回答(419票)】:

我們時代的快節奏生活,讓大多數人,慢不下來、靜不下來,慢慢喪失了傾聽的能力、耐心關注別人的能力。在聽到別人的想法時,更急於表達建議和見解、試圖解決問題,而不是陪著對方,等待情緒、情感的宣洩,讓心情沉澱下來。

這種急不可耐、沒有深情傾聽的交流模式在熟悉、親密的關係中表現同樣嚴重、危害也更大,似乎每個人內心的情緒太滿了、飽和了,別人訴說的事情,自己已經無力在情緒上容納、涵容,自己只試圖給出建議、幾句評價後,以結束對話,騰出自己喘息的空間。無力去發覺、回應對方的需要和渴望,也避免更深的糾葛與麻煩。可以說,我們被人傾聽的渴望大過於去傾聽別人的意願。

在這個層面,陌生人反倒有了「市場」。陌生人往往與自己沒有利害衝突、也沒有情感需要負責的壓力,不用過度擔憂自己說話後會產生的影響,減少了表達的阻力。和陌生人傾訴自我,反倒滿足了內心深層的表達與無所顧忌的傾訴的渴望。

這是因為,人與人交流無外乎「傳情達意」,即表達自我的情緒情感、表達自我的理解思考。在理解的方面,只要有語言能力、思考能力和一般的社會常識,別人都可以懂,只要自我表達的足夠嚴謹和清晰,就不至於被人誤解。而表達情緒的方面,往往會複雜很多,也有更多矛盾。這是因為,任何情緒的表達,往往會激起其他人的不同感受,因為情感表露本來就是感性的,無法理性、邏輯的思考、做出解釋,產生的結果往往是不可預知、不可控的。

所以,相比理性的表達,個人情緒的表露要冒更大的風險。比如微信朋友圈、QQ個人空間裡,由於仍然會有同事、親友等熟人關係,所以自己的自然地情感流露,總難免顧慮到會激起別人怎樣的聯想、意見,無形中阻礙了自我表達的暢快感。而類似陌陌、豆瓣等本身就是針對陌生人交流的社交平台,更容易放鬆對別人如何理解自己、看待自己的壓力,可以更自如的表達自我、宣洩自我的真實想法和情感。更有忠於自我、深層面對自我的欣快感。

我們知道,即使是很好的朋友,在一些問題上還是會有分歧,但是情感關係是好的,是親近的,問題看法的不一致不一定造成人際的衝突。而情感上的衝突與誤解,才是我們不願面對的,尤其是和親密的人之間。而陌生人在這一點兒上反而有了優勢,沒有在自己的生活圈子,沒有利害的衝突,反而對於自己是否會被接納、接受放鬆了一些,反正也不會影響到晉陞、同事關係、親密關係,減輕了現實人際對自我表達的干擾和羈絆。

有些問題本身,就是另一個問題的答案。這個問題恰好反向地提示我們——如何維持一段已經熟悉的關係而不感覺厭倦?答案是保持一顆「謙卑」的心,保持一種未知、好奇的心態,彷彿自己對愛人、朋友是未知的,放下先入為主的判斷和印象,用初識者的心,去靠近、去理解、去發現。這會給對方帶來更深的被關注、被傾聽、被看到的體驗,但是沒有評價、沒有指責的壓力。

無論任何流派的心理咨詢師,最基本的功夫就是這種專注而好奇的、如陌生人一般的傾聽能力。這能力被賦予「職業」的色彩,正是來自於日常交流中,我們都太渴望訴說自己,即使聽著別人的故事,也忍不住發表自我的意見和理解,打斷了對方自由表達、自發反思的機會。

相反,陌生人對你是未知的,什麼都是新奇的,只會好奇地問一問,「你為什麼選擇這個職業、這個人」?「你不喜歡這個城市,為什麼不選擇離開」?「你已經很棒了,但是你不快樂,為什麼不反過來看一看、想一想」?這些簡單的問句、外加能帶來新鮮感的讚賞和鼓勵,讓我們不需顧及表達的後果,所以反而可以自由去表達、探索。而陌生人因為沒有定見、沒有對你日常行為的成見,所以只能憑借你的表達來認識你。所以這時的表達,是被強烈的關注的,被重視的。

我們往往對於自己正在體驗、正在思考的問題更加渴望被關注和理解,而朋友、熟人,往往會根據你一貫的行為、心態,來回應你,來一句,「你怎麼越說越回去了」、「你又是在空想」、「行了,知道你又受委屈了」、「你要更務實一些,看看以前你不是也怎麼怎麼想過嗎」·····這樣的回應,導致的是,自我想像空間的壓縮,被堵回來的感覺。這種在親密、熟人之間的、有交流但是沒溝通的糟糕感覺,讓我們更加孤獨、陷於更深的疏離感之中。

我們每個人其實都需要「陌生人」的關係,既可以現實中發展出真實的和匿名、虛擬的人交往的「陌生關係」。也可以在熟人之間有意培養,用陌生心態看待別人、被別人看待的關係,核心在於,我們需要被不斷地用新奇的角度看待、看到,而不是被熟悉的評價、默認的成見所覆蓋,遮蔽了此時此刻鮮活的體驗。

「認識你自己」,就在於時刻關注到陌生而新奇的自己,不以關於自我的成見束縛此刻的體驗,這才談得上不斷地自我發現。這樣看來,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學習用陌生人的角度看待自己,加繆先生能寫出《局外人》(又譯《異鄉人》),他是我們的先驅。

【nelausan的回答(57票)】:

因為和熟識的人展示完真實想法後,可能就做不成朋友了。

【ZhangLeslie的回答(27票)】:

雖說交淺言深乃所謂處事大忌,但往往陌生人可以讓你無所顧忌。

【李松蔚的回答(524票)】:

因為熟人間的關係越來越工具化了。

工具化的意思,就是具有明確的目的,關係為了特定的功能而存在。「他是什麼角色?」「我為什麼需要發展或維護這段關係?」「跟他交往可能給我帶來哪些好處?」我們翻手機通訊錄,對著上面大多數的名字,都可以找得到答案:這是老同學;這是同事;這是客戶;這是閨蜜;這是備胎;這是老家親戚;這是寂寞時約吃飯的朋友;這是難過時用來談心的朋友;這個人消息靈通;這個人有點權力;這個……我忘了是誰了,但留著吧,總是個人脈。

這樣好不好?有好處,把人際關係當成一堆有用的東西來經營,提高效率,增進利益。但是也有一個代價。就是這堆東西因為有了價值,我們就不太敢輕易失去或者破壞它。於是產生了負擔。人際關係有價值,這話只說對了一半,人們也需要「無價值」的關係。這就是為什麼QQ和陌陌會有市場。

在我心裡,QQ和陌陌不算是單純的通訊工具。——好吧,QQ有可能算,看你是怎麼用的。如果你用它給對面工位的同事傳文件,那它只是一個通訊工具,但如果你用它尋找志趣相投的網友,四處搭訕陌生人,如同現在陌陌做的事情,那你會體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樂趣。真的,我還記得我剛上網那時候,沒有什麼比OICQ更好玩的了。除了有不期而遇的驚喜之外,最吸引我的就是完全不用負責任。什麼話都可以聊!反正彼此不認識,這輩子也不會產生任何現實的聯繫,說不定都不會再聊下一次,隨時聊得不爽隨時拉黑。這種敞開了隨便聊的快感,帶來過很多次盡情盡興的交流。盡興就在於這種交流毫無價值。

這件事一點都不重要,沒有好處,所以沒有壓力,一切隨緣。

無價值這個詞,沒有任何貶義,僅僅是說它不被現實「定價」:不存在任何實際的功能和用處。但正因為和現實沒有瓜葛,網上的萍水相逢,倒產生了許多肝膽相照的知交。這是個悖論:因其不重要,反讓它格外重要。

我們為什麼都需要「無價值」的關係呢?當然可以有高大上的答案:永恆的孤獨感什麼的……但其實也不用那麼高深。簡單地說,每個人都需要找點樂子,打發無聊的人生。這話聽來頹廢,其實卻是人際關係的本來面目。

過去常見的例子是長途火車。兩個旅伴一路聊下來,越聊越熱乎,最後甚至恨不得磕頭拜把子。他們不是出於任何工具性的目的展開這次聊天的,他們只是無聊。天知道從前的綠皮火車有多麼磨人,尤其是硬座,你要是不找點辦法打發時間,那十幾個甚至幾十個小時簡直撐不下來。那時又沒有手機和iPad,最好的辦法只有一個——聊天!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我們都沒有衝著任何好處去結識對方,只不過是有點寂寞。——這其實就是原始版的陌陌。

萍水相逢,永不再見,功能就是「打發時間」。在這種設定下,雙方很容易觸及靈魂,也就是所謂「真實的想法」。一個人的內心世界裡,總有一些不足為外人道,或者不敢為外人道的部分。你幹過壞事嗎?沒有,但你曾有過幹壞事的衝動嗎?你對愛人有過不忠實的想法嗎?或者最低限度,你對愛人心懷怨恨嗎?有一天你在設想要和他(她)分開,你可以在手機通訊錄裡找到一個人傾訴嗎?——你肯定會顧慮「對方會怎麼想」吧,因為這些關係對你有用。

我做心理咨詢的時候,有時會有這樣的客戶,他們說:「我不需要您給任何回應,我只是有些話憋在心裡太難受了,想找個地方說一說。」我有時真覺得,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聽了就好,這些人就足以感到安慰。人類是有這樣的矛盾,心裡的想法、情緒、衝動既怕被人看見,又渴望被人看見。他們甚至不惜付費去尋求心理服務(不用別的,只需要一個乾淨的樹洞)。心理咨詢有一條倫理守則,不得與客戶建立咨詢關係之外的任何關係。這當中的顧慮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不讓這段關係成為一段「現實中」的熟人關係。這是作樹洞的本分。

這就是陌陌正在佔領的市場,正好是微信之類所無法兼顧的。後者經營的都是現實中的關係,每一個聯繫人都很有用,我們重視得無以復加。朋友圈似乎是網絡上最安定和諧的一片淨土,所有人都在曬加班,都讚美工作很有意義,彼此問候起來彬彬有禮,連玩笑都開得很有分寸。這代表我們社會化的一面,無可厚非。但是又缺了點什麼。——我們不想被社會看見的那一面往哪裡放呢?現在每天都有人在微信上加我好友,他們客氣地招呼,說看過我的文章,我也禮貌回應。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你們都管我叫李老師了,我們還有什麼可聊的呢?

而陌陌始終不做熟人社交。兩個完全沒有關係的人僅僅因為地緣或愛好上的接近,就可以聊到一起,彼此也補認識,聊得好與不好也沒關係。它只解決一個毫無價值的需求:打發時間。這個產品的持續火爆可能出乎一些人的意料。打發時間有什麼好重要的呢?完全沒有。但如此沒用的事反而是「剛需」,就是有很多人樂此不疲。因為人生實在漫長,而我們無法傾吐的秘密又實在太多。

我的一個朋友剛托我幫她找一個「沒有現實交集」的陌生朋友,交換微信,幹什麼呢?不約炮,不微商,就是單純的聊天。——這不就是當年你的「筆友」嗎?她已經三十多歲了,社交資源比我遠遠豐富,但她還是會找不到人聊天。她可以找人談感情,找人談業務,找人談股票,找人談孩子升學,但她就是會找不到人聊天。所以微信可以一統天下,但它始終無法取代陌陌。——當然,這位朋友還是讓我蠻驚訝的。因為我知道她的工作平常有多忙,忙成這樣,她居然還惦記著找人聊天。而且她還這麼理直氣壯地忽略了我。我安慰自己:這說明我們的關係對她來說還「有用」。

【丁一的回答(11票)】:

因為在社會生活中人扮演了很多角色。在每種角色中多少都有偽飾。

越是身邊的人,越沒法說真話,心裡話。比如父母,戀人,子女,事業夥伴。他們對你是有定位,有要求的。 你的角色導致,任何可能妨害到他們對你期待或實際生活、利益、利害的點,都很難成為話題。

比如你若和配偶說你其實不喜歡現在高薪的工作想要當自由人,你不想為任何人而活,這立刻損害對方實際利益會引來爭吵。

你和孩子說你其實不愛他?

和老闆說這個工作讓你疲憊?

比如我喜歡王國維那首詩

新秋一夜蚊如市,

喚起勞人使自思。

試問何鄉堪著我?

欲求大道況多歧。

人生過處惟存悔,

知識增時只益疑。

欲語此懷誰與共,

鼾聲四起斗離離。

這是基於本性的共鳴。

但如果我是他的妻子或者父母,會怎麼想?哎呀你這個狀態沒問題吧,意思是我也不能理解你咯?人生過處唯存悔?那就是我也是你的「悔」咯?等等………

在角色中,很少有人在乎你真正想什麼,大家希望你能按照共贏或者ta獨贏的模式一直行動下去就好。

任何有損利益的你的真實感受,都會成為矛盾爆發點罷了。這樣的表達心意除了能帶來疲憊和荒謬感,一點意義也沒有。

加之生活或工作一起時間長後,會有很多瑣碎的「積」。純粹的心聲和現實一結合,對方一多想,常常成為吵架的根源,久之就不願意說了

反而只能和不相干的人說。

只有與此不相干的人,才對你沒有一堆各種各樣的

期待,和實際無涉,反而能純粹。剝掉了一切利益與利害,你們是兩個「人」,所以可能有「人」之間的交流

在一起生活距離越近的人,心反而容易越遠。因為開口要顧忌的東西越來越多。

除非對方真的對你完全沒有judge,完全沒有私心的期待。但實在不可能

因為人性就是有「私」。

【張傳利的回答(8票)】:

「真實表達」這個表述,隱含了一種需要一些勇氣才能說出的話語,那麼話語是如何和勇氣聯繫在一起的呢?

「吃了嗎?」這樣的話語顯然是跟勇氣無關的,和真實表達也離得很遠。因為勇氣意味著面對困難甚至是危險。

當我們說「其實我是個戀物癖」並舉例證明時,我其實很害怕別人嘲笑我是個噁心的戀物癖。

當我們說「我老闆是個混蛋」的時候,其實我很害怕別人反饋,「你老闆我見過,他挺好的呀,其實混蛋的是你自己」

這兩個例子反映了,人際中困難情景的兩個非常常見的側面,一個代表的是「我很糟糕」的羞恥感(Shame),另外一個是表達攻擊性(Agression)的障礙。

真實表達跟陌生人的關係說到底其實是:跟陌生人的相遇,多大程度上能夠讓我們迴避掉人際場景中的常見困難。

這個關係不是千篇一律的,因此我不想探討其中的細節,因為個體差異,情景因素,和陌生人的真實表達並不是總能一致的套用同樣的規律。

並非所有人都在陌生人面前放的更開,比如社交焦慮和社交退縮的人,在陌生人面前表達都變得很困難,更別說真實表達了。

也並非某個個體一直在陌生人面前能夠真實的表達,在全是陌生人的正裝晚宴上,面對衣冠楚楚的中產階級,和火車上偶遇一群逗比,一個人能夠真實表達的度是有很大區別的。

陌生人其實並非是陌生人,你只是把一個人命名為陌生人。

一方面我們已經收集了很多的關於這個人的信息,他的外貌、衣著、其他個人身份信息,這些信息會幫你判斷這個人是否是安全的,可以暴露真實的對象。

另一方面,在我們內心的維度會構建很多關於陌生人的想像,陌生人因為陌生,像一塊空白的畫布,我們可以在畫布上描繪我們熟悉的線條。用客體關係的說法,就是陌生人激活了我們的內在的客體關係。這些內在的客體關係是安全的,還是危險的,是有攻擊性的,還是溫和的,都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我們對陌生人的認知和態度,進而影響我們去評估是否可以真實表達。

不少來訪者找心理咨詢師,在初次見面都會說,我這件事沒有告訴任何的朋友,但因為你是心理醫生,所以我可以跟你說。這裡面既有對咨詢師信息的收集和評估,也有對咨詢師的想像建構,內在客體關係的激活。

在心理咨詢中,說還是不說?這是個問題。在每一個這樣的抉擇背後,都有一個潛在的威脅和困難存在。咨詢關係是一個由陌生轉向熟悉的過程,咨詢師把自己作為一個工具,在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中,像鏡子一樣反射出來訪者內心的恐懼和困難,並通過合適的反饋,修正來訪者感覺到的那些潛在的威脅和困難的病理性成分,幫助來訪者面對和解決「真實表達」背後的衝突。

【劉宏輝的回答(11票)】:

他們不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而剛好可以免費聽你訴說,碰巧了還給你意見,至少有共鳴。

【獨孤求婚的回答(6票)】:

我現在極度討厭網上所謂的「正能量」「負能量」的說法。如果真有能量一說,那麼正負能量應該是一一對應並且守恆的,每個人的皆如此。

所以,我們任何人,一定會有「正能量」的一面,也有「負能量」的一面。我們時不時的都需要去釋放兩級的能量來達到某種平衡。

但是,向熟人宣洩這種能量是要有代價的。

我的熟人圈子大多聚集在qq空間。

我要是發表點新聞見解吧,有人說我憤青。

我要是總結點個人感悟吧,有人說我雞湯。

我要是分享點讀書成果吧,有人說我裝逼。

鑒於關係熟絡,又沒辦法翻臉。怎麼辦?

我只能不跟你們玩了,我去和懂我的人玩,儘管我們可能素未謀面,儘管可能相隔萬里,但有的話,我一張口,你就知道我要說什麼。

即便陌生人圈子也有人說我憤青,雞湯,腦殘,五毛,美分……但是,面對陌生人,我可以擺好姿勢,叉好腰,酣暢淋漓的罵回去。

所以,我玩微博,我專門轉載有趣搞笑的段子和gif圖,我不在乎別人是不是認為我腦殘,沒文化,段子狗。

我玩網易,專門看那些低端惡俗的罵架,偶爾還摻乎一腳。我不在乎別人把我打到哪一派。

我玩知乎,就愛發表各種長篇大論,有的時候還政治不正確,我不在乎別人會不會說我是偽文青,極端分子。

同時我也在玩qq空間,不過已經很少在上邊發言。除了看看熟人朋友的近狀,已經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

那麼,我到底是誰,我到底是什麼樣的?憤青還是文青,美分還是五毛,腦殘還是流氓?這些都是我,我把我的能量釋放到我認為該釋放的地方,回到現實,走在大街上,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扔人群裡找不著的人。

現實裡,我不跟任何人傾訴真實的情感,我不向任何人洩露我的情緒。

因為,我的能量已經傾瀉完了。

有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人很好笑,口口聲聲「我從來不看XXXX節目」「我從來不幹XXXX事」,你以為你不是腦殘,其實,你只是把你腦殘的一面宣洩到了其他地方,說不定就是你的熟人圈子,別人也許嘴上不說,但心裡早已經把你打入「永不深交」黑名單了。

我們都傾向於把自己希望的那一面展示給熟人圈子,以此來獲得在圈子裡的「地位」「尊重」,而你希望展示的那一面的反面,就只能被陌生人看到嘍。

【孫志超的回答(73票)】:

這個我深表同感。知乎上遇到的小朋友,從未謀面,但卻會問一些人生問題,闡述自己真實的心理狀態。其實一個人在熟人和陌生人面前都會「裝」,在熟人面前裝「優秀」,在陌生人面前裝「面子」,但是,在「最熟悉的陌生人」面前,容易卸下心理負擔。因為足夠的信任感和生活圈子的無交集,再也沒必要維護形象,不會有過於負累的關係。我們的人生由雜陳的五味所組成的,每天的心情,也是由好幾種心情交叉混合、輪流搭配出來的,所以,不快樂並不是因為你完全沒有快樂,而是因為「不快樂比快樂多一點」,而陌生人恰恰好提供的「不快樂」少那麼一點點。

絕大多數情況下,對他人瞭解越少,越傾向於對其產生好感。距離感讓我們有空間去想像他人也持有相同的世界觀、人格特質或幽默感。不幸的是,當我們開始更深入的瞭解,才發現彼此之間差異有多大,於是,好感也降低了。

康奈爾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喬安娜·E·安德森以及其他幾位研究者,發表過一篇論文《陌生人間的信任》,認為人的情感,比如因為沒能完成「社會責任」而造成的焦慮或內疚,很大程度上造成了陌生人之間的「過度信任」。就純粹的經濟分析而言,過度信任是一種處於邊界的不理性——但全世界每天卻發生著無數這樣的情況——在購物網站上,在農產品攤位上,以及成百上千件發生在幾乎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之間的互動。

既然熟人間總會有各種壓力,出於本能總想短暫的逃離,輾轉於陌生人中的自己反而成了真正的自己,沒有浮躁沒有面具只有自然流露,一旦從沉睡中被春天的嬌陽喚醒,便噴爆而出,化作各種顏色的花苞。他們之間可能遠隔重洋,也說不定近在咫尺,可能輕敲鍵盤,愜意微笑,又可能相見恨晚,把酒言歡;或在茶館傾訴,或於酒屋暢談;輕輕卸下羈絆,慢慢道出瑣碎,然後互道安好,消失於人海茫茫。

至於兩性情感的過度釋放,就更加不奇怪了。茨威格說,「對於這個年齡的少女來說,讀好詩還是壞詩,讀有真情實感的詩還是謊話連篇的詩,她們都無所謂。對於她們來說,詩歌只是止渴的酒杯而已。她們根本不注意杯中的酒,因為她們還沒有喝酒,就早已陶醉。」說得這麼好,還需要再說什麼呢?

願意向陌生人敞開心扉,因為你可以隨便索取隨便施與,而拋棄任何負疚感,可以滿心坦蕩的接受惡意,也可以在不測到來之際提前轉身,永遠感覺不到真正的的傷害。因為陌生人在衝擊你的邊界,提供你體驗人生的新可能,你隨心所欲地沉浸,因為你認為自己隨時隨地可以返回自我,哪怕最後以狼狽告終,最終也可以冷靜接受,你願意說我願意聽,僅此而已,我們沒那麼熟……陌生人面前,自己更像上帝。我們在陌生人身上尋找的,其實是最熟悉的自己。

【高君的回答(5票)】:

向熟悉的人說真話是有代價的。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身邊的人,他們都想把你教好了,方便自個兒使壞唄。

老師:學生要認真學習。

都去認真學習了,沒人有空給我找麻煩,可以讓我安心領工資。

家長:孩子要聽話。

什麼都聽我們的,方便我們控制你嘛。

好友:你要樂於助人,與人為善。

樂於助人可以幫到我啊,與人為善可以忍耐我侵犯你利益的行為啊。

男朋友:性解放,別那麼保守,人生得意須盡歡。

快和我上床。

單位:年輕人就是要認真工作。

你的死活無所謂,壓搾你沒商量。

國家:你們要愛國,要無私奉獻。

呵呵。

身邊的人有自己的立場。

【苑美的回答(4票)】:

和熟人說真實想法,避免不了爭論,然後記仇,然後疏遠

【姜盛的回答(5票)】:

人有時會出現「更容易向陌生人展示真實想法」的情況就目前來說表現為用手機電腦等通訊工具和網上的陌生人交談。

個人認為有的原因如下:

  1. 有些事情比如自己所遇到的困惑或者羞羞的事情是不好意思和周圍熟悉的人說的,被周圍人知道會有對自身產生的負面影響的可能很大,而陌生人和你不在一個世界,碰到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這種負面影響基本上可以為零。
  2. 陌生人(假設他為一個正常人)因為是第一次和你交談,他所給出的建議不會受到主觀因素的制約,相對來說能夠給出比較客觀,合理的建議。
  3. 交談者一般向陌生人的話題都是比較敏感的,不宜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的,大多是一些性,情感,情緒的問題,和陌生人討論這個事情的時候其實並不是指望陌生人能夠給予什麼物質需求,更多更單純的希望得到的是情感反饋。比如在失戀的時候更多的是希望得到安慰。而情感反饋是任何人都能給予的。

綜上,在負面影響基本為零的情況下,得到自己所需要的情感反饋或是相對合理的建議,所以人們有時會出現「更容易向陌生人展示真實想法」。

建議:和陌生人聊天不要暴露自己的個人信息,根據正確的人生世界價值觀來判斷陌生人所說的是否正確。單純的情感反饋能滿足自身的需要即可,如果想更加深入瞭解,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自己把握咯。"o((>ω< ))o"

【七七的回答(5票)】:

安全感

以及重新定義自我的機會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2015.08.02------

先擺結論:或許有一種可能,人的本質是孤獨,人的知己是自己。

------Part 1------

為什麼我們不能對身邊朋友談論內心想法?

因為,想法會不同。不同分為兩種:

一,「不好」的不同:朋友對你「另眼相看」。

二,「好」的不同:或多或少會有說服對方的意圖(人性的「弱點」),一旦出現,容易打破原先的一派和氣。即便不打破,也會在各自心中留下不適。

理想狀況下,面對不同,我們能互相傾聽、彼此理解、共同成長。但要做到這些,對彼此綜合素質要求是非常高的。私以為,大多數人都難以真正做到如此。

所以,我們何必冒這個風險,把這層祥和的紙捅破呢?大多數時候,和朋友一起體驗人生就好了。如果可以開開心心,那麼渾渾噩噩又何妨呢?

------Part 2------

為什麼我們願意對陌生人談論內心想法?

一,沒有任何利益關係。不會再見面、人際關係上「沒用」都屬於這一範疇。

二,幫你更好「認識你自己」。陌生人說服陌生人的意圖很小。彼此沒任何利益關係,這種說服也就沒必要。所以,很多時候,你面對的只是事情本身,更容易獲得內心想法。

為什麼陌生人願意傾聽我們談論內心想法?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本質上還是各取所需。

------Summary------

和大多數朋友,我們不會談內心想法;

和個別陌生人,我們會談論內心想法。

如果好運,有一兩人,處於重合地帶。這,就是知己。

知己,可遇不可求。

所以,日記,不失為一種選擇。

You can listen to yourself.

------Final------

去年暑假,在舊金山認識了兩個朋友。

我與A傾吐了很多心事,回國後也一直用郵件保持聯繫。後來聯繫漸漸減少,最後一次大概是半年前。

B與我傾吐了很多心事,回國後也一直用郵件保持聯繫。後來聯繫漸漸減少,最後一次大概是幾個月之前。

不囉嗦細節。

陌生人即便保持聯繫,更主動一方往往是當初傾吐多的一方。人,最終還是被自己感動。而大多數情況,不論開始如何熱烈,聯繫都會慢慢淡去。

有一種神奇的美麗,叫做「陌生人的美麗」。這種美麗,只屬於某個特定的時間、地點、場景。這種美麗,只屬於誕生的那些瞬間。

------Final's Final------

時間寶貴,與其彼此添堵,不如及時行樂;

那些夜間縈繞不散的問題,留給緣分,留給自己。

人生,開心就好。

【陌歸的回答(7票)】:

無論我和你說了什麼,你怎麼看我,也不會影響到我未來的生活。和陌生人傾訴,是「安全」的。

【尹紀為的回答(3票)】:

跟陌生人訴說其實與跟樹洞訴說是一個道理,大家萍水相逢,能互相說點平時不敢在盆友親人面前說的話,求個相互安慰,心靈慰藉。說完之後,大家相忘於江湖。不覺得很有俠義風情嗎?話說,我在微博上就經常說負能量的話,因為上面認識我的人比較少;而在盆友圈就充當正能量小粉紅,不就是怕愛我之人擔心,怕不友好人士人嫌我矯情嗎。。。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秘密都和自己的過去生活或是生活裡的某些人有關,告訴熟人的話會害怕被認識的人知道,所以不如去找一個陌生的朋友去和他傾訴這一切。我最痛苦的時候找過一個心理老師,我把自己壓在心裡痛苦了很多年的秘密和他說了,有個人能夠傾聽你的秘密還能夠安慰你還不用顧慮,是件很不錯的事情,感覺心裡的大山被掏空了,露出了藍天,大概如此。

【顯微無間的回答(0票)】:

『你遠在天邊的愛,就是你近在眼前的恨。』

-----R.W.Emerson

標籤:-心理學 -人際交往 -陌生人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