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從體塊開始設計建築?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怎樣從體塊開始設計建築?

2019年06月0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陳炒飯的回答(40票)】:

其實體塊也好,平面圖也好,要考慮的事情差不多。只不過有些東西用筷子吃就夠了,有些東西值得用刀叉乃至更複雜的工具。

體塊推敲其實就是一個不斷把影響因素施加到體塊上、並且不斷調整的過程,跟big的分析圖一樣。只不過蓋裡、扎哈更習慣從內部施加影響。

具體來講,一般能用su推拉解決的方案基本上平面推敲就夠了。做體塊主要也是更好地感知一下體量尺度什麼的。

像蓋裡、黃聲遠的方案就很有必要用體塊來推敲了,畢竟一般人還是沒有高迪的人腦3d的。

扎嬸兒的方案普通模型估計也不太好推敲了。

自己的體會是用體塊推敲最大的問題是很難深化。有時候會一直停留在體塊階段很久。主要原因是體塊還是過於抽像,如果項目的規模過大或過小,很難與圖紙對應。最難決定的事情是用多大的塊兒,每個塊兒代表什麼,是一個功能分區呢,還是一個房間。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題目的事情。big、MVRDV的很多項目都需要很多房間單元那個方案才成立,而很多情況下題目的房間是沒有那麼多、或者單元之間很難區分開。比如一個簡單的LOFT改造設計,可能就可以直接跳過體量階段直接畫平面了。

最後就是技術。蓋裡、big、庫哈斯的方案通常用的都不是普通的框架結構,甚至一部分方案懸挑之類的特別多,在作業中通常是很難解決的。

綜上,用不用體塊一方面和題目複雜程度有關;另外一方面和自己的常用策略有關,比如蓋裡之類的體塊變形糊紙當然就很適合用體塊推敲了,卡拉特拉瓦肯定用體塊就不好做了。至於是泡泡圖、OMA的功能整理、還是直接用塊兒擺,習慣不同,一個意思。

過程:

big。

最簡單的就是城市中關於日照遮擋的法規。筱原一男的上原彎道住宅和一個高壓線附近的住宅都可以看到這個影響。

比如:BIG | Bjarke Ingels Group

big常用的其他決定形體的因素還有:big常用的其他決定形體的因素還有:

日照、風、視線。

得到了體量之後,big貌似會進行功能配置。

然後duang就出來個方案。然後duang就出來個方案。

所以呢,big的建築學生階段是不太好模仿的。

剛開始的體量階段很簡單,問題在於功能階段。big事務所的很多方案都是在對功能的要求很熟悉、對法規政策、房地產商很瞭解的情況下投其所好,想出來一個絕妙的辦法。這正是學生階段所不瞭解不熟悉的。而且很多時候打破任務書要求在作業中也不太好實現。

最主要是有點兒過於被動了。這麼簡單粗暴可能滿足不了老師的要求。

蓋裡的路易威登基金會藝術中心更適合說明這個問題。

首先確定了功能放核心,外邊是交通、平台和罩子。然後下邊架空做中庭。第三張圖挺難的,這麼多盒子具體的功能,怎麼定偏移多少。後兩張似乎在考慮核心筒還有最前部怎麼處理。

不同功能佈局的嘗試。不同功能佈局的嘗試。

不同的形式的探討。不同的形式的探討。

左上把方盒子給扭曲了一下。剩下的就是結構構造什麼的了。左上把方盒子給扭曲了一下。剩下的就是結構構造什麼的了。

在我奇怪他為什麼要扭曲盒子的時候,突然發現他有時候也只做到盒子這一步。

弗蘭克?蓋裡:「醜陋的盒子」項目終獲認可

其它很多項目中蓋裡也是這個工作方法。

體塊似乎做到功能佈局這一步是比較合適的,後面的深化就是別的事情了。蓋裡是通過兩條線並行來解決塊兒過於抽像的問題的。一邊通過塊兒的位置調整得到功能、空間;一邊通過片兒的調整進一步限定出空間。

總之,被動的因素能做到的相當有限。最好還是能找到秩序對塊兒進行操作,比如蓋裡的魚原型、big的功能優化。具體工作方法就很多樣化了。在初期用草模對比不同方案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可能做著做著就找到秩序了。比如SANNA在金澤美術館剛開始想做出迷宮般的空間,後來目標變成了提高美術館內路徑的可辨識度。

也就是說,既要通過塊兒的直觀性迅速篩選出能提供最好空間的方案,又要能把塊兒轉化成更具體的構件之類。

【徐之非的回答(7票)】:

不明白前面的回答中為什麼會有「設計不該從體塊開始」這麼個說法…看問題描述題主這樣提問的意思應該是相對於「從平面到立面」這樣的方式怎麼從體塊開始設計吧。說應該從環境開始之類當然沒錯,但是單說設計方法,從體塊開始應該挺普遍的…占坑晚點來貼學校的作業要求…基本上每一個作業都是從體塊開始的…

【王智偉的回答(19票)】:

想像你擁有的,在此刻仍然只是一個純白色的cube,它因純粹的完美漂浮在空中,與世隔絕。

想像它即將坐落的世界中的每一個個體,那些自然的(一棵樹,一片草原,一條河流…)和人工的(一個廣場,一座水塔,一塊石碑…),那些靜止的(山谷…)和運動著的(風…),那些已經擁有的(陽光…)和即將來臨的(雨水…),那些黑白的(MUJI專店…)和五彩斑斕的(夜總會…)……都具有它們獨有的磁性:引力,或是斥力——它們共同構成了一個外部的力場。

想像它即將擁有的核心——居於其中的使用者——人(一位運動員,一個截癱患者…)或動物(一隻倉鼠,一頭大象…)……同樣具有它們獨有的磁性:引力,或是斥力——它們構成了一個內部的力場。

外部的力場和內部的力場,構成了一個合力場。

想像你的cube,緩緩地降落於一個合力場中,它始終純白而完美,直到它最終靜止的那一刻——突然,外部環境的力與內部核心的力共同對它產生了作用!它的形態開始猛烈地變化起來,猛烈到就連變化,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它的形態可能堅實,可能通透,可能完整,也可能分裂,然而那並非來自它的自身屬性,或是你的主觀選擇:

陽光和雨水的力,讓它產生了中庭,而恰好位於庭中的那棵樹,讓中庭的形狀變得不規則…

室外河流的力,讓它產生了沿河的折角,路上駛過的車的力,讓它形成了高處的退台…

截癱患者的力,使它的內部出現了坡道、扶手,攝影師的力,又使它的內部出現了一個幽暗的黑房間……

還有色彩:它或許已不再是最初的純白,轉而染上了酒巷的霓虹、暴走族的塗鴉,或是遠處鐘樓的紅色屋頂在夕陽下的反光……

還有材質,還有構造,還有許多…

一瞬間之後,變化停止了。它成為了一座建築。

在此,我講了一個關於想像的故事。我十分同意袁牧先生說「設計不應該是從體塊開始的」——建築最終呈現出某一形態,然而從形態上對其進行過程的反推則顯得有些本末倒置。因而為了避免回答問題時產生自相矛盾,在故事中,我省略了一個關鍵:過程——即故事中的力場作用的時間。

條條大路通羅馬,「從體塊開始設計建築」的確是一種設計手法上的選擇,誰也不能說這就是錯的,採用這種思維方式的建築師也比比皆是。然而影響建築最終成因的條件,不能完全來自「體塊」本身,那一定是錯的——只有環境和人,才是建築的形態最終的成因。身為建築師,我們能做的,只有謙卑而努力地尋求那一片土地上原本就存在的答案。

【月半又欠的回答(15票)】:

謝邀

設計不應該是從體塊開始的,所以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但我可以談談怎麼開始設計建築。

通常的設計是從環境開始,進而體量,進而立面,進而細節。體塊只是第二環節,並且受到其他環節的制約。

實際上建築設計的開始,往往是個綜合複雜思考然後整體湧現解決方案的過程。

分作四步走是為了便於初學者理解和操作,但分步奏研究之後,還是需要綜合這四部分,

提出一個整體的解決方案。

詳見我的博文

建築設計的基本要點——評圖四步走

【張延雷的回答(5票)】:

多切些泡沫塊擺擺或許有用。從平面入手是先畫草圖的話,從體塊入手或許就該從多做草模開始吧。

【hahawing的回答(2票)】:

占坑。。。。。

已經從體塊和板片開始設計已經快一年半年了。推薦讀一下顧大慶的《空間、建構與設計》。正如樓上所答的,從平面開始設計多畫草圖,從立方體入手多做草模。

待續。。。。

標籤:-設計 -建築 -建築設計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