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審核中,你最難忘的不良貸款是哪一筆?為什麼?有什麼警示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在審核中,你最難忘的不良貸款是哪一筆?為什麼?有什麼警示嗎?

2019年06月1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wong的回答(254票)】:

6謝邀。

鑒於緊迫的不良貸款形勢,最近找了很多檢查和處罰通報來讀。儘管這些內容都是事後行為且不乏推卸責任的動機,但是銀行三查懈怠和長期的重貸輕管,無疑難辭其咎。

(在這裡我把三查順序倒過來敘述更方便反思,非信貸人員閱讀不便還請見諒。)

一、貸後管理的懈怠。重貸輕管,貸後缺失一直是銀行這個巨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儘管商業銀行普遍借助系統自動對企業財務數據進行分析和預警,但對於複雜的信貸實務還遠遠不夠。

去年有多筆業務在續做時才突然暴露問題——有的已經停產數月,有的股權轉讓公告良久,有的廠房推倒就等政府補償。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可偏偏事實如此,這些企業不單每期的貸後都是一切正常,報表還一個勁累銷售增長。在我看來內在原因是客戶經理風險意識過於淡漠。上面這些案例中,把行長、科長、客戶經理找來,有的出問題了還沒去過企業,有的拿出另一套報表早已連年虧損,還有的直言企業之前承諾能拆錢還款於是他們「省事」不報。更為令人心寒的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行長和客戶經理們依然是「企業說沒問題」、「老闆個人有實力」、「負責人承諾還款」諸如此類的論調,讓我不禁懷疑本行近乎嚴苛的問責處罰制度是否仍然不夠威懾。坦白講,這樣的人去化解不良我不放心,他們再報其他業務我更不放心。

二、貸中審查的局限性。作為一個審查人,我一直主張風險前置,審查人員一定要走到一線看實際的東西。關於這點我和歷任領導都有過交流,他們都認同我的看法,但也都提出了同一個問題——自我保護。審查人工作強度擺在那裡,支行兩個月都沒摸清的東西怎麼指望審查人兩小時搞定,現有模式下審查人主動走出去只能是分黑鍋。所以更多時候只能借助各種間接信息幫助審查判斷。

另一方面,是業務的後推力。有時相熟的客戶經理來報業務,說到業務諸多問題時表示來自行長壓力很大,我也會安慰他們平靜看待,存量業務裡還有更深的背景和更差的業務。

去年此時,一個業績非常突出的支行報來一個新客戶。乍一看財務、產能、產品還都過得去,但是恰好我當時業務不忙,又加之和支行私下關係很不錯,就非常認真的做了這筆審查。這一細究,首先企業多頭授信,他行業務使用的擔保公司業內口碑不佳;第二企業經營理念有所偏差——該行業(上過某年315晚會)主要市場份額由大品牌佔據,通過壓低原料成本和貼牌外包生產盈利,低端市場存在大量假冒偽劣,這個客戶不知名的品牌卻定位一線的工藝與價格,很容易把自己拖死;第三企業2014年規劃裡有一個新的產品線投入,但是綜合判斷已經不再具備融資潛力,資金預計要出問題。綜上,我找到支行行長,明確表示不建議介入。

顯然好心沒有好結果,支行又是找我領導、又是找大boss,順帶搬出政府背景,終於搞定了審貸會。寫批復時,我和boss字斟句酌、據理力爭,最終寫成了條件授信。於是放款時又是一番麻煩,最終各退一步,在支行做出若干書面保證的前提下,發放了審批額度的40%。一年過去了,這業務還幾天到期,就這40%妥妥的要變成逾期貸款。雖然終究可以借助政府背景收回本息,對那家支行而言這幾千萬也不算什麼,但是我仍然有點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堅持。

這裡說的主要是審查簡單民企的例子,還有很多其他業務背景之複雜,是內部也要諱莫如深的。總之審查會受到很多的影響和局限,並不能夠對信貸業務形成強有力的管理和制約。

三、貸前調查的誤區。先簡單說個自己當信貸員時的事。當時的支行長風格軟弱,支行業務一直不如人意,後來某大boss以促發展的名義介紹過來一個中介。實際一接觸,不僅不上銀行的道,還滿是五毒俱全那套「江湖氣」。簡言之,我找到科長和支行長陳述利害,幾經反覆終究頂住了上面的壓力,沒有和他們攪在一起。這個老闆後來憑他那一套也是做得有聲有色,各行不良貸款遍地,自己倒是賺得盆滿缽滿,豪車裡的小姑娘「業務員」也是換了又換,聽說現在已經嫌中介慢,玩資金去了。有幾家支行的小伙子聽說跟他走的近,其中一個傳聞裡有那麼幾件事,最終去年的時候辭職回家了。

我想說的是,無論何時信貸人員都要學會說不(這也正是我信貸啟蒙老師對我說的第一句話,而我結算啟蒙老師說的第一句是永遠保管好自己的圖章),哪怕你自覺人微言輕。行長出於自身價值的考慮不會輕身涉險。很多時候行長出去談業務,或者各種關係找過來,不能在春風滿面、觥籌交錯間說出那句不行。信貸員不要因為一句「交給你辦」就盲目的肝腦塗地,或者面對領導報喜不報憂、打掉牙自己咽,很多時候領導巴不得你找個冠冕理由拒掉。你頂個辦事不利的鍋,讓領導在外人面前不失面子,算是為領導扛事。給領導做出一堆關係戶不良貸款的,才是真正的天坑。

2015-1-20,午更。

目前問題貸款的爆發,銀行自身是有很大責任的,甚至可以說是自食其果。銀行業作為毛利潤率很高的壟斷行業,一直在媒體和社會上為大眾詬病,但是繁華背後鮮有人提及的,是行業內部殘酷的競爭環境。各大總行不斷增長、細化的指標和大量跟風倣傚的產品設計、營銷模式,導致一線經營無序競爭、員工為指標疲於奔命。

市場上優質客戶資源有限,對銀行更不利的在於對真正資質過硬的企業,銀行渠道融資並非首選。與各家銀行不斷做大做強形成對比的,是銀行業在信貸市場、信貸客戶培養方面的缺失。行長和客戶經理們一邊暗罵流失的客戶忘恩負義,一面又去挖別人牆角。優質企業紛紛成為銀行座上客,多頭授信、過度授信,導致企業盲目擴張、多元投資,最終因投資失敗或下行期銀行抽貸而成為銀行無序競爭的犧牲品。競爭力弱、不具備條件的小企業通過擔保、聯保,包裝融資;融資殼、投機者們面對銀行的放貸衝動,也紛紛投其所好。銀行面對指標壓力,又抱著羊群心理,為自己種下禍根。更可怕的是,銀行指標採取增量考核,這意味著很多在上升週期吞下的毒果子,到了下行週期依然捨不得吐出來,收掉了有問題的企業,還要急忙在市場上找一個新的把規模補上,卻難免是別人剛剛甩掉的包袱,陷入惡性循環。在這一片虛假繁榮中,處於初創期、成長期的生產型、科技型企業,受限於資產規模、盈利能力與結算量,反而不能夠滿足銀行的經營偏好而被拒之門外。

上面的吐槽負能量過大,實在缺乏管理層的戰略眼光,令大牛們見笑,罪過罪過。還是說回業務老本行。短期流貸是授信最基本的品種,憑一份原料合同或貿易合同放款,受托支付、按季還息、一年到期還本。一個簡單到不行的問題,什麼樣的生產或貿易,要恰好一年時間完成一次周轉,回籠還款資金?所以說我們無論在合規性操作上如何完備,信貸資金在一年存續期的流向仍然是失控的。其他如票據、貿融,其實都存在貿易空轉的問題,細節不必展開說了。

畢竟樣本所限難免以偏概全,自己攏了攏這一輪問題貸款,發現問題貸款在資金用途上多少都是有瑕疵的。融資殼和短借長用自不必說,關聯占款、副業投資也是比較好發現的,更容易放鬆警惕的,是所謂續貸和擴張性融資。續貸這件事,本質和借新還舊沒什麼區別,銀行以此作為保留存量客戶的有效手段,卻極易忽視企業已無力全額還款的事實。這類企業要關注資產結構,流動性是不是都在靠銀行授信支持,看一看結算流水還款資金是如何取得的。擴張性融資本質也類似,產能投入上去了,產品和市場怎麼樣?運營資金都靠銀行來鋪,資金鏈其實是很脆弱的。一旦市場變化,或是多頭授信、民間融資出問題,正常貸款立刻就要出問題。話說到這似乎變成都不可以做了,目的僅是提示大家全面的關注可能的風險隱患。有問題的業務很多,每一筆都做成不良還了得?!客戶經理和審查人員都應該學會掌握尺度,通過包括技術手段在內的各種方法控制風險。

稍帶一句,做項目千萬注重合規性,和政府打交道銀行不單容易被忽悠,在行權時更是千難萬難。最後,誰說項目貸款就不挪用了?

【陳鐳的回答(8票)】:

眼下的不良貸款實在太傷心了,各種各樣,總結起來無非三種:一是經濟環境變差,系統性風險造成不良,例如主業清晰,投資過大,造成資金斷裂;二是道德風險,導致騙貸,形成不良,例如企業明知已經變壞,貸款時就沒準備還,拿到貸款就是為了跑路;三是客戶經理的職業操守風險與經濟變差混合造成不良,例如企業只有800萬貸款能力,硬給1500萬,然後客戶經理向企業借500萬,自己放高利貸。

以上都是滿滿的負能量,不足以難忘,只有咬牙切齒的恨。

有個案例非常正能量,是浙江的512銅業,故事很長,可以從(把錢貸給誰)這本書中去找。

【黃立的回答(2票)】:

公司經營不良,總有預兆吧;

行業不景氣,也能通過數據判斷;

但現在佳兆業這樣的政治風險造成不良,真是始料不及啊。

【火把的回答(3票)】:

說起不良貸款,全是悔啊,現在去看這些客戶,貸前都是有各種各樣的徵兆,而恰好又是由於當時的某種特殊條件,業務放了過去。到現在,本人經歷的五筆不良貸款,其中,有一筆是由於國際大宗商品市場低迷引起資金周轉不靈,其他四筆全是由於經營以外的原因造成的。對於小微企業貸款,人才是真正至關重要的因素,幾十萬上百萬的小生意,再怎麼搞,也不至於一年期間,把銀行貸款的錢也都賠進去,而人或者家庭出了問題,意味著貸款發放的那一刻,錢就已經收不回來了,等一年後,你想做倒貸或展期的機會都沒有,對不良的處置也異常的困難,在開庭前和客戶交流的時候,才知道,客戶去年是再搏一把,今年是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其實換一個角度看,總有人會成為最後一個接棒人的,這次你把棒交給了別人,下次就該別人交給你了。順便吐一下槽,某些客戶經理的職業素養真是讓人無奈。

【clarasu的回答(6票)】:

一個客戶 本身經營的不錯~但是有民間拆借,

據說~有一天,當地的幾個老闆一起吃飯,都喝多了~然後有一個老闆說了一句,我覺得他們家不怎麼樣啊~可能快倒閉了~(後來聽另一個老闆說,純粹是喝多了瞎說,因為他們家一直不錯,我們也跟他們上下遊客戶都聊過),說者無心,聽著有意,有一個老闆就派人去他們廠,要錢,要知道,一般廠很少直接留很多現金況且他們家借的這比民間款還沒到期,,派去的人說,就現在,要不給錢,要不拉貨,然後老闆也比較擰,說還沒到期麼~要不你就拉貨~然後就拉貨~他們家有存貨質押貸款,銀行監管的人看到了,就申請法院凍結,然後大家都知道他們家出事了~然後供應商~銀行開始槍貨,搶設備~然後法院為制止混亂,就查封了,然後就倒閉了~ 嗯~就是這樣~

【goldenoct的回答(0票)】:

沒人提國有銀行的所有權不明才是根本原因之一嗎?

【張哲的回答(0票)】:

優質的都是一樣優質,奇葩的都各有各的奇葩。

【林涵的回答(0票)】:

有難忘的資產包算嗎...大概是一個包涉及該地區三分之一的中小企業以及大量,注意大量,的普通市民。

標籤:-銀行 -風險控制 -銀行貸款 -貸款 -不良貸款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