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改委稱掌握了高通在華壟斷的確鑿證據,接下來高通會面臨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發改委稱掌握了高通在華壟斷的確鑿證據,接下來高通會面臨什麼?

2019年06月1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紹耕的回答(65票)】:

最近兩年,每逢8月1日《反壟斷法》生效紀念日之前,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簡稱發改委)都會有新聞,今年主要是關於汽車行業和高通案。

國家發改委最初在2013年11月對高通進行了突擊搜查,同年12月份就高調宣佈掌握了實證性證據,但倘若仔細比較相關新聞,不難發現,其當時主張進行調查的理由和現在主張處罰高通的理由是不同的。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兩種可能性或許都有:

  1. 發改委最初對高通案的判斷過於簡單,以為可以像IDC案那樣,順著廣東高院二審判決華為訴IDC的思路去查辦就可以順手牽羊、瓜熟蒂落了;
  2. 發改委只對涉及價格的限制競爭行為有管轄權,其餘的應有工商系統執法,所以先選擇單獨以價格壟斷作為調查事由介入,再向蘇華:《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 文中描述的那樣,基於IDC案的處理經驗,「一站式」執法,排擠掉工商執法的可能性。

高通顯然沒有準備向國家發改委妥協,因為一旦妥協,影響的是整個定價體系和全球業務。高通在2009年先後被日韓調查,之前也被歐盟調查,但除了韓國的調查確實掌握了實據外,歐盟的調查終止了,日本的處罰仍在復議階段,由此可見高通在應對反壟斷調查方面相當頑強。所以,總體而言,對於高通而言,或者對於發改委而言,等待他們的或許是曠日持久的硬仗。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收益的或許是中國的法治進程,因為發改委一旦做出處罰,可能直接面臨高通的行政訴訟,而且高通可能會要求發改委賠償因為調查期間的誤導性宣傳和信息披露導致給高通的商譽和相關業務的開展造成的直接損失,甚至天價損失,如果發改委自身的調查存在違法之處或嚴重瑕疵的話。

以下的討論僅針對蘇華:《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 一文。因為,很奇怪,但也很顯而易見的是,無論是其前後的律師分析,如:

  • 謝冠斌 焦姍:《簡析中國對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趨勢》 2014年07月23日
  • 黃偉、葉兵兵:《關於對美國高通公司無線通信標準必要專利許可費計價基礎的評析》 2014年07月19日

還是相關新聞報道,如:

  • 2014年7月24日 余勝良:「發改委已確定高通壟斷事實 正調查銷售數據」,《證券時報》;

都是圍繞著蘇華:《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 一文展開的。且都沒有提出相反意見。為什麼?巧合嗎?

以下是筆者對蘇華老師在《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提出』一站式『執法的質疑:蘇華老師在《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載《經濟參考報》2014年07月22日)調整了其在《IDC的承諾與高通案的走向》(載《經濟參考報》2014年05月27日)中對國家發改委價監與反壟斷局調查高通案的一些觀點。其中,最引入注目的是,其在《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中細緻地梳理了高通涉嫌對我國手機製造企業實施了搭售非標準必要專利、無效專利和免費反向許可等大眾媒體至今幾乎沒有披露過的非價格類濫用市場支配行為後,提出:

高通要求與被許可人交叉許可專利,但不向被許可人支付合理對價,涉嫌構成《反壟斷法》禁止的「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

……

據報道,高通對被許可方不提供清晰的專利清單,部分過期專利繼續存在於專利組合中。這導致被許可人為過期專利付費,客觀抬高了專利許可費,涉嫌構成《反壟斷法》禁止的「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

……

高通將芯片銷售與專利許可相捆綁,廠商不和高通簽訂專利許可協議就無法購進高通芯片,同樣涉嫌違反《反壟斷法》。該行為將高通在芯片和專利兩個市場上的優勢相互傳導,加強其在兩個市場上的支配地位,排斥競爭,實現不公平高價許可費。

……

「發改委基於IDC案的執法經驗,根據《反壟斷法》』一站式『調查高通涉嫌壟斷行為,能夠提高執法效率,降低行政與合規成本。」

比照《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的規定,

禁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從事下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

(一)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

(二)沒有正當理由,以低於成本的價格銷售商品;

(三)沒有正當理由,拒絕與交易相對人進行交易;

(四)沒有正當理由,限定交易相對人只能與其進行交易或者只能與其指定的經營者進行交易;

(五)沒有正當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時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條件;

(六)沒有正當理由,對條件相同的交易相對人在交易價格等交易條件上實行差別待遇;

(七)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

本法所稱市場支配地位,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

這裡也就暴露出來一些新的問題:

  1. · 如果IDC案涉及的是IDC涉嫌違反非歧視原則,在標準必要專利費率設置上,借助申請禁令等措施,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強迫華為接受差別定價的話,那麼究竟高通是否存在同類行為,在《高通為何遭到反壟斷調查》一文中並沒有提及。倘若國家發改委並未掌握高通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強迫中國手機製造企業接受在其標準必要專利費率上接受差別定價的實質性證據,或不宜談「基於IDC案的執法經驗」。
  2. · 如果高通存在基於其標準必要專利所帶來的市場支配地位,搭售非標準必要專利、無效專利和強制反向許可的話,固然難免會影響到專利許可費率,但在具體法律適用上,需要適用的是《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五項,也即應當由工商總局來執法。這涉及到相關構成要件、舉證責任劃分和抗辯理由。而不能僅僅因為各種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都會影響到價格所以就都由國家發改委來執法,儘管這樣的爭議原本就是2008年國務院設置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劃分相關權限時就應當預見到,並可以通過其他劃分執法權限的方式予以避免的。
  3. · 無論是《反壟斷法》本身,還是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的「三定方案」都沒授權國家發改委在自身職權範圍內沒有取得實質性證據後,以所謂「一站式」執法之名,代替工商總局進行執法,尤其是在國家發改委《反價格壟斷規定》沒有涉及到搭售和附加非價格類不合理條件的前提下。至於強迫交易相對人免費反向許可的措施是否構成以不合理的低價購買產品,則取決於高通是否會在其標準必要專利的費率上,對承諾免費反向許可的交易相對人,提出足夠優惠的折扣,以及是否會因此而在非標準必要專利市場或相關技術產品市場(例如芯片市場)上起到排擠競爭對手的作用。相應的,如果高通曾經存在通過免除或部分免除標準必要專利的許可費率,來要求交易相對人排他地採購其芯片產品,並構成在相關技術市場或技術產品市場排擠競爭對手的效果話,那麼則是可以由國家發改委調查的,但如果這類措施構成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相關交易相對人是否也有必要補交高通相關許可費或是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
  4. · 國家發改委價監與反壟斷局在高通案上,面臨著進退維谷的尷尬局面,其不主動向工商總局移送該案,請後者調查非價格類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的動機不難理解。該問題,雖然根源在反壟斷法執法機制設置的缺陷和權限劃分的謬誤,但在本質上,已經不是面子問題、不是「識大體顧大局」的問題,不是講不講國務院各部委間的關係問題、也不是再次證明了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名存實亡根本起不到協調執法的問題,而是法律統一適用問題,是法律適用的確定性問題,是法治原則問題。在這個問題上,筆者更傾向於通過盡量劃清執法權限,確保法律適用的統一性、確定性、可預見性,因而也無法認同蘇華老師的前述主張。
  5. · 在國家發改委與工商總局在執法權限存在交叉時,如果一方越權執法,難免會造成被調查經營者的抵制或不配合。這也就使得兩部門間及時移交案件非常具有現實意義。
  6. 如果發改委堅持適用《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來規制本應由工商系統依據《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四項、第五項查處的免費反許可,過期專利收費,捆綁許可和銷售,那麼就涉嫌錯誤地擴大解釋和錯誤適用《反壟斷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一項,必然會給以後的執法帶來深遠影響,甚至因此而實際上排擠了工商系統的反壟斷執法權限。而高通則完全可以主張發改委法律適用錯誤和越權執法兩大理由,在後續的行政訴訟中勝訴,並要求發改委賠償由此可能導致的直接經濟利益和商譽損失。

類似的執法權交叉問題,也集中反映在汽車行業限制競爭協議的規制問題上,例如蘇華老師和國家發改委價監與反壟斷局徐新宇處長在《汽車市場縱向壟斷行為的界定與規制》(載《中國價格監管與反壟斷》2014年第6期)中談及了汽車售後市場的非價格類限制競爭協議,但最終沒能為工商系統與發改委系統如何協調執法權限、聯合執法或案件移送上提出建議,這是頗為遺憾的,更彰顯反壟斷執法機制上的問題之嚴重、之尷尬,以及切實消除執法權限交叉、避免因為職權交叉而「一站式」越權執法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筆者更期待發改委能夠選擇把高通案涉及非價格類限制競爭行為移送給工商總局進一步調查,同樣,高通也應當選擇主動向工商總局介紹是否存在免費反許可,過期專利收費,捆綁許可和銷售的問題,如果有,則應主動提出經營者承諾,並在此之後與交易潛在的專利被許可人重新進行費率談判。

如果發改委至今也沒能給出不公平高價許可費導致在芯片或技術市場排擠競爭的證據,也沒能找到作為參照的可比較市場收費標準來證明過高定價,則應終止調查,並對外澄清終止調查的理由。這是因循法治原則的應有態度,沒什麼好難為情的,也不丟面子。倘若發改委淪落到要學者和媒體造勢執法,趕在八一前越權執法搶風頭,那麼難免有「以黑打黑」之嫌。

望發改委相關官員務,以及有關學者、律師,必以史為鑒,回歸法治原則,徹底摒棄「造勢執法」思維,勿忘反壟斷法執法之初心,勿忘對法治之誠敬。

----------------------------------------------------------------------------------------------------

補充:

《老杳:逐條解讀發改委高通反壟斷調查》一文提供了比較全面的信息梳理。只可惜,根據這些信息只能進一步證明:國家發改委涉嫌越權執法,法條適用錯誤。

拒絕許可

高通拒絕給聯發科授權專利許可,涉及的是必要設施,這不是發改委的職權範圍。而且,至少從目前的信息來看,還很難判斷這樣的拒絕許可構成濫用。因為芯片市場的競爭還是相當充分和激烈的,聯發科和華為給高通形成足夠的競爭壓力,拒絕許可並沒有導致下游市場出現嚴重排擠競爭的現象。

捆綁銷售

它們搞混了什麼是主產品,什麼是被捆綁產品。如果芯片是主產品的話,芯片市場上高通沒有市場支配地位,存在捆綁也要按壟斷協議查處,但《反壟斷法》沒有明確在第十四條禁止縱向捆綁銷售協議,需要工商總局來認定。

反向許可

反向許可要和高定價聯繫在一起分析,而且要像老杳一樣區分有大量自主專利的手機企業和沒有專利供反向許可的手機企業,而非像蘇華老師他們那樣混為一談。

對於沒有專利供反向許可的手機企業,高定價帶來的是全球免去法律糾紛,是有助於提高效率的。

對於有大量自主專利的手機企業,要具體看高通給予的費率到底是多少,如果根據不同程度上的反向許可,會給出不同的優惠,那麼應該認為是合理的。

另外,不同專利價值不同。同樣是標準必要專利,要區分哪些是基礎性專利,關鍵的專利,哪些是補充性的,輔助性的。而且台灣的數據是針對4G的。3G 好像有5套標準吧,4G 有至少3套標準,FDD,TDD, TD-LTE Advanced 。高通的五模十頻芯片,涉及的是不同的標準。其中高通的專利確實質量最高,否則人家也不會投入那麼多錢去收購那些專利。

「將標準必要專利與非標準必要專利捆綁這許可」 是可能違法的問題。但這需要逐個看,因為有些專利雖然是非必要專利,但是對必要專利的實現有補充或輔助作用,對於實現芯片功能而言是必須的。只不過要區分這些被搭售的非必要專利是否有其他廠商的替代專利技術可供選擇,以及這樣進行選擇是否有可操作性,是否經濟實惠。對此要進行分析的話,得花點功夫,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可以一口咬定的。

【1、專利授權協議無期限】也常見,尤其是如果高通承諾不斷補充新專利進入專利包的話。

【2、專利授權協議的入門費】是個問題,但其不導致剝削,也不導致限制競爭,只是抬高了談判門檻,同時也抬高了談判效率,因此尤其合理性,也有利於刺激手機市場的競爭更激烈。

【3、芯片轉售問題 】是常見的條款,但高通在芯片市場沒有市場支配地位,很難視作濫用,需要工商總局按壟斷協議認定和調查。

【4、合同糾紛仲裁地】是契約自由。

【5、國內國外不同專利數卻要收取相同專利費】這個問題,廣東高院審理華為訴IDC案時也涉及到,的確值得商榷,但是一來是工商總局管轄範圍內,二來是需要舉證其不合理性,不能鐵口直斷。另外,在各國進行專利申請是件很耗時,也非常不容易的事,要保證一些技術密集型的產品能夠及時投放市場,並讓發明人及時得到回報好有動力開始新的研發,允許這些申請中或準備申請的專利與其他專利組合在一起進行收費有其合理性。

其實,高通的模式確實很霸道,因為芯片市場競爭激烈,它投入那麼多錢控制標準必要專利,只能選擇要麼向三星、華為那樣進入下游手機、設備市場,要麼像諾基亞、愛立信那樣收不上來專利費,或者像IDC那樣靠訴訟過活。如果這些標準必要專利都集中在少數設備商手中,未必是好事,因為他們會延緩創新進度,好多賣就標準下的舊設備。

【趙燁的回答(25票)】:

粗線條的執法雖能圖一時之快,但如不能以理服人而造勢執法,對執法機構的信譽甚至整個國家的信譽都是一個威脅。甚至會直接導致他國政府對中國企業的報復。以美國人的牛(tu)仔(fei)性格和官商勾結的程度,這簡直是立等可期的。

個人以為,高通確實具有支配地位,並且涉嫌濫用。但是高通歷經了幾乎全球所有反壟斷執法機構的洗禮,為所有通信業內人士所痛恨,卻常年不倒,體現了極高反偵察與反調查能力。對待這樣的老手,一定要抽絲剝繭,慢火細燉。上來一槍就斃了,爽快是爽快,然後呢。

就目前的信息來看,調查機構至多找到了線索,還不到打漁收網的程度,一定要有耐心,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嘛,聽聽群眾的意見:

一、高通案與華為訴IDC案件不同,借鑒效果有限

IDC案件之所以在廣東高院被認定為壟斷民事侵權,一是IDC給華為的報價遠遠高於了給其他公司的報價,屬於典型的價格歧視。二是IDC在美國採用禁令的方式逼迫華為接受其價格,由此導致了其報價中的不公平因素凸顯。這兩條中的後一條已經逐漸被全球公認為典型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最近歐盟對摩托羅拉的處罰,也認定了基礎專利採用禁令不妥,間接論證了廣東高院華為案件的合理性。所以一定有人對廣東高院判決不爽,但是提出有力度質疑的並不多。

與華為案不一樣,高通對所有許可人的價格基本一樣(高),不存在歧視定價的問題。另一方面,高通沒有針對中國企業提起過專利訴訟,要求禁令。當然,這個問題的本質原因是高通太強大了,不需要採用訴訟的方式,而僅需要嚇唬一下,企業都束手就擒了。然而不論如何,IDC的核心濫用行為在高通案件中確實都不存在。

至於邊緣性的濫用行為,IDC案和高通案確實都是有的,比如必要專利和非必要專利捆綁,免費回授等。但這些確實是邊緣性濫用的行為,是價格濫用行為的延伸。如果不存在核心的濫用行為,而僅有這兩條的話,恐怕華為案子會是另外的 結果。所以以這兩條做基礎查殺高通,差了那麼點意思。

二、目前查殺理由都不是特別紮實

1. 搭售

據報道,調查目前認為高通的芯片和基礎專利搭售,即高通要求購買芯片的經營者必須獲得其知識產權許可。

這聽起來好像是那麼回事,可仔細分析起來邏輯不通。因為高通在基礎專利而非芯片市場具有支配地位。在搭售商品而不是被搭商品上具有支配地位,分明不違反反壟斷法。

舉個簡單例子,中石油(為什麼一想到舉壟斷者例子就是中石油)在石油零售有市場支配地位地位,而在汽水零售市場就是個催唄兒。中石油既賣汽油,又賣汽水。如果中石油要求車主加油的時候必須買汽水,這是典型的搭售,違反反壟斷法。但是如果中石油要求買汽水的必須加油,這就不同了。因為不在中石油加油站買汽水你還可以其他無數的便利店買到汽水。這時可以罵石油兩句,但中石油此時確實不構成濫用支配地位。

同理,查殺高通,這個理由是不通的。

2. 以整機而非芯片作為計算專利費基礎

報道稱,高通要求以整機而非芯片為基礎收專利費。發改委認定這個收費方式有問題。

但,這不就是個數學題麼?問:如果芯片20塊錢,整機100元。以芯片作為專利費計算對象,費率50%;以整機作為費率基礎,費率5%。哪個收費高?答: 顯然是以芯片計費高(10>5)。

這種情況之下,指責以芯片作為計算費率基礎有何意義?以整機或是芯片作為計費基礎這個許可方式本身與反壟斷法沒有半毛錢關係,核心是費率的過高而不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去收取。

另外,對於芯片而言,許可產費率超過100%也是很正常的。這個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換個角度看就明白了。一塊芯片賣100元,其中50元是知識權價值,50元是硬件生產成本,這個聽起來奇怪麼?

這個查殺理由也不對。

3. 向過期的專利收費,導致不公平高價

報道中陳述,高通許可時不給專利清單,而是一股腦都許可,也不確定終止時間。有的專利過期了,有的專利加進來。這個時候,對於過期的專利,高通可能也收取了費用,構成不公平高價。

但是,如果是如下的情況怎麼解釋:比如高通專利許可包在簽訂合同時有100個專利,收費5%。5年後,20個過期了,加進來30個新專利,仍然收費5%。最終高通許可包裡可能有110個專利了, 這個時候許可人是佔便宜了還是吃虧了?這時候憑什麼說高通收了過高的專利費?

這個論斷成立,必須證明高通專利許可包中專利的數量減少了,高通專利質量下降了,如果沒有這兩點,真的難以成立。

4. 不向其他芯片廠商給予許可

這個高通或許有點問題。但如果高通既向芯片許可又向終端許可肯定涉及雙重收費,這個也是一定不可以的。高通一定會拿這個說事。這個查殺理由行得通,但估計有一番鬥爭。

5. 芯片銷售中有不合理條款

這個是什麼條款,還不太清楚。報道沒有顯現出來。

但是如果高通在芯片領域沒有支配地位,其在銷售芯片時有不合理條件,不構成對《反壟斷法》的違反。

三、正確查殺方式建議

高通沒問題麼?一定不是。 關鍵現在還沒有找到事情的關節。下面是人民群眾的呼聲:

1. 直接了當,從高通許可費率構成過高定價查處

現在彎彎繞繞,搭售、免費回授、計價方式不正確等等,都沒有達到痛點,還容易給人口實。

其實高通的所有問題就是許可價格過高,中國企業也沒什麼其他抱怨,就是抱怨價格高。那就從價格高去查。

第一,研究下高通的專利,分析其專利的穩定性、強度、技術貢獻、在整個基礎專利中的比例,以及前述指標近10年的變化狀況;

第二,基於前述研究,得出高通專利許可應然的價格,將其價格與高通實際價格進行比較;

第三,找些經濟專家,法律專家,論證下對高價格對競爭的限制與排除效果以及對創新的遏制。

這些事情之前都認為不可能,但是美國西雅圖法院 微軟訴摩托羅拉等好幾個法院都計算出了標準專利的應然價格。其計算方法、原理所需的途徑都沒多複雜。按照美國人的方法來制美國人,多好啊。師夷長技以制夷,這不就是咱麼學習反壟斷法的初心麼?

2. 調查高通許可平台傳聞

江湖傳言,獲得高通的專利許可,不僅要給予高通許可,還需要給予所有買高通芯片的顧客許可。

換句話說,如果華為要獲得高通許可,其不僅要授予高通許可,還要給購買高通芯片的中興許可。

這時,高通很可能就成了一個平台中心,各個公司都向高通交錢,並且通過高通給予其他公司許可。高通收的錢很可能不僅包括了其自己專利的錢,還包括了其他人專利價值的差額。這顯然是反競爭、遏制創新的,很可能違反了反壟斷法。

3. 調查禁止挑戰專利有效性條款

這個也是歐盟委員會明確認證的濫用行為,換言之,國際認可的濫用行為。找一找,那麼多許可合同,一定翻出一兩個有這麼問題,逮住一個,查一個。

籠而統之,查殺高通一定要有耐心、恆心、細心,當然殺氣也不可殺。現在貌似殺氣有的。

對於高某同學,慢慢走,不送。

【maomaobear的回答(13票)】:

國家層面的舉動,糾結於法條解釋是愚蠢的

高通惹起公憤,在於其收取專利費的方式,從產品最終定價來收取一個比例,與收稅無益,業界稱之為「高通稅」。

高通純利潤32%,手機廠商只有1%-5%,甚至虧損,而高通收稅就是產品售價的3%-5%

作為廠商,因為個體利益不統一,難以集體對高通說不,高通分而治之。

這個時候,需要國家層面來對付壟斷公司,反壟斷法只是工具而已。我們承認你的專利流氓遊戲規則,但是你在中國,有反壟斷法的遊戲規則。

律師誰給錢就咬誰,是正常現象,媒體誰給錢就給說說話,也是正常現象。以法律道德自由公平之名,維護客戶的利益。

殊不知,高通當年的CDMA能生存下來,就是不自由,不公平,不道德結果。

【阿哲的回答(7票)】:

  • 對高通的施壓會一直持續,這個請不要簡單和斯諾登事件聯繫起來,高通的確是涉嫌濫用專利。
  • 同意 @紹耕 的觀點,應該依法治國。高通耍流氓也是按規則玩,我們要治它也應該通過規則來。
  • 整件事情折射出現行專利制度已經完全不能適應當今技術發展的現狀了,解決類似高通問題的最佳手段是修改現行專利法。
    • 很多人對專利的理解是保護創新,這個是不準確的。專利原本的精神是公開秘密,促進社會進步,政府因此獎勵你一段時間的壟斷權。現在各種垃圾專利,根本達不到「秘密」這個標準,比例蘋果的那個臭名昭著的「圓角矩形」專利。網上早就有公開,蘋果很多產品外觀設計的可能參考的源頭,如果當年那些設計師都註冊了專利……
    • 美國已經有人在國會行動,要廢除所有IT專利,得到很多IT界大牛的支持。

【小人物翔子的回答(0票)】:

就專業而言,高通芯片在很多電子領域有著難以替代的作用,所以同意大家的意見,可能最終只是面臨罰款而已

【ChengRio的回答(12票)】:

罰款,毫無疑問的大金額罰款。

首先,我們得承認高通(QC)的高額市場份額確實已經涉及壟斷;

其次,壟斷是因為其NB的技術實力,而不是非市場因素;

第三,國內,甚至是全球,都幾乎沒有公司能和QC在移動芯片領域直接競爭(MTK是錯位競爭);

作為政府,尤其是在斯諾登事件之後,對於這種安全問題格外重視,QC成為靶子也毫不意外,這樣的做法,目的是為了打壓QC,利於其他,當然也就是希望國內公司崛起,但可惜的是,1、QC不是Google,不會退出中國;2、國內該行業中,至少在現在,也沒有Baidu;所以罰款的效果也就只能止於罰款,不會影響產業的變化。

個人很希望看到國內公司也能有QC、Intel這樣的級別,可惜的是,發展成這樣的公司,需要的東西太多,目前的國內科技界,可能也只有Huawei一家有這樣的潛質。

標籤:-發改委 -經濟法 -反壟斷法 -高通(Qualcomm) -律師實務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