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電影中有哪些讓不懂粵語的人完全不能體會的有趣詞句?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粵語電影中有哪些讓不懂粵語的人完全不能體會的有趣詞句?

2019年06月2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李暘的回答(12票)】:

感謝邀請。

?

之前在大果的另外一個問題中已經談到過。當時用了《大話西遊》,《九品芝麻官》則是一筆帶過。這裡用《九品芝麻官》舉例吧。

?

《九品芝麻官》當中舉明顯的三個例子。一個就是當時CCAV-6播出的版本,水師提督常戚(是這個戚嗎?請原諒我懶得去查證)叫李文馨李公公作「乾爹」,而倪星出演的常威則稱呼李公公為「干爺爺」——事實上,常威是李公公的乾兒子,因為粵語當中「契爺」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乾爹」。常戚不是李公公的乾兒子,只有常威才是。當然,國語版為何要這樣翻譯,原因無法考究,不過懂粵語的人一看國語版,馬上就會知道這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

第二個例子就是狀師方唐鏡。粵語當中「方」和「荒」是一個讀音,因此方唐鏡在粵語版中諧為「荒唐鏡」,說的就是這廝是個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黑狀師。但是在國語版,完全失去了這樣的諷刺效果。

?

第三個例子是星爺扮演的候補知縣,在公堂上聽到秦小蓮(張敏)講述悲慘經歷時,說了一句「天子犯法與蔗民同罪」,這裡體現出了香港編劇的高明之處。粵語當中很多詞除了本身意義之外還帶俚俗的貶義,例如「蔗」,大家知道甘蔗嚼過之後的蔗渣是要被丟棄的,說一個人「蔗」或者「蔗渣」,在某些地方和語境下是貶損人「無大用」,卑微。而在這裡表達了星爺憤怒之下對常威水師提督公子身份的不屑。從稱謂的層級來看,「蔗民」甚至低於庶民很多。不過,國語版,或者說不瞭解粵語的朋友就很難體會得到其中的妙處了。

?

多舉一個讓人辛酸或者百感交集的例子,那是電影《國產凌凌漆》當中阿漆和達文西在「我軍軍部」的一段簡短對話。

?

達文西:阿漆,你一直都是一個豬肉佬嗎?

阿漆:不是豬肉佬,而是一個唏噓的豬肉佬。

達文西:哦,我何嘗不是一個坎坷的菜販?

?

這段粵語對白其實是編劇對星爺和羅家英老師的致敬之辭。一個「唏噓」和一個「坎坷」,以及雙方在電影當中扮演的角色,很微妙地反映出當時兩人在現實的香港電影界、曲藝界的各自地位和多年境遇。這兩句台詞之精妙,的確是「微言大義」,是國語版完全無法企及的。

?

另把引用到《大話西遊》的部分也放在這裡

?

「幫主,你太公著火!」——這裡有誰知道二當家說的「太公」和盲炳說的「祠堂」都是指代小JJ呢?

?

至尊寶:你還敢說,那天要不是你把脖子縮了一下,我怎麼會被人家打中鼻子?——這句話翻成普通話完全失去了原來粵語的幽默感(你竟然還好意思說?那天要不是你在我面前突然縮頭,我會被別人打中鼻子?)。

?

至尊寶:誰說我鬥雞眼?我只是把視力集中在一點以改變我以往對事物的看法,幹嗎?造謠我不行了,想搶我的位子?——這句台詞,普通話和粵語各有千秋。但粵語的原意是「我只是把視力集中在一點以改變我以往看東西的方式」,既是自嘲也是嘴硬。顯然普通話台詞是昇華了。也少了粵語的俚俗風趣。

?

二當家:幫主掉糞坑裡去了!幫主!——這句翻譯少了很多粵語的精髓,原話是「幫主掉糞坑裡去了!都去大便啊!」典型的落井下石作風。可惜啊,可惜……

【郝帥的回答(10票)】:

大家都舉得是星爺的例子,我來說個張家輝的。

張家輝和劉德華合作的《賭俠1999》中,張家輝扮演化骨龍。 化骨龍有一天和他妹妹的海歸男友見面,海歸男友介紹自己是:「英國普林斯頓大學的 ,Princeton U」,化骨龍是沒上過學的小混混,於是很不屑道:「我還是福建大學的呢,福建 U 」使用粵語的觀眾知道「福建」的發音與「FUCKING」相似, 福建 U就等於 FUCKING U 。於是產生了笑果。

【莊柯的回答(6票)】:

還是《九品芝麻官》

豹頭:狗官,你別走呀。你跑不掉的,狗官。你別走呀,狗官。

吳廣得:他叫誰狗官?

包龍星:他是叫我九姑娘而已。( 狗官和九姑娘的粵語發音相似)

包龍星:多謝兩位相救。請問姑娘高姓大名?

吳好緹:吳好緹。(用粵語讀是別再提的意思,普通話版翻譯成莫再提,就差了很多味了)

包龍星:你……

吳廣得:吳廣得。(用粵語讀是別再說的意思,普通話版翻譯成莫再問)(經李暘糾正「唔講得」是「不能說」的意思)

包龍星:這麼保密?

【朱小凡的回答(3票)】:

《審死官》裡,山西布政司(姓名忘了,梁家仁演的那位)派了兩個手下去廣東打點,這兩個人是一對基,他們兩個和周星馳第一次見面時,周星馳發現他們手牽著手,於是說了一句大概是「原來兩位真的是基??智過人」

因為粵語裡「基」和「機智過人」的「機」都讀gei,所以產生了笑過

但國語配音中貌似也用了諧音,但把「基」換成了另一個字,於是就失去了原來的意思

【歐永佳的回答(2票)】:

我地嘅「西多士」真係有屎嘅! (「士」和「屎」同音)——周星馳《破壞之王》)

湯我就飲咗幾啖勒,只烏蠅重生勾勾喺度蝶背蛙捷個人四式表演,似乎喺度嘲笑緊我噉喎。?

(國語版是「湯我是喝了幾口了,這只蒼蠅活生生地在游來游去,好像在做表演」,沒有表達出這句話的笑點?)——(周星馳《破壞之王》)

【肖詩婧的回答(1票)】:

想到一個非粵語電影,但是是粵語配音的動畫片《賽車總動員》。片中賽車們經過一個鎮,粵語版譯作「打冷鎮」(與「打冷震」同音),忘記國語版的配音是怎麼翻譯的了。

標籤:-電影 -文化差異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