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的專利律師和專利代理人的知識結構中,工程技術、法律知識和英語三者的比例各是多少?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優秀的專利律師和專利代理人的知識結構中,工程技術、法律知識和英語三者的比例各是多少?

2019年06月2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顧珊的回答(47票)】:

我個人的看法,歡迎指正:

1、工程技術只是背景,或者理解為是一種邏輯思維能力。專利律師天天面對的是不同的技術專利,科技進步又是如此之快,因此你不可能面面俱到隨時隨地掌握所有的新技術。專利律師要做的不是自己翻資料搞明白發明人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而是引導發明人讓他給你解釋他發明的東西是什麼,或者你在撰寫法律文件時需要什麼。需要強調的是,專利是法律遊戲,不是技術文檔。

2、法律是進階的內容。還是要強調專利只是法律遊戲,因此專利律師不僅要掌握專利法,相關的知識產權法如商標、版權、反不正當競爭乃至民法、民訴法等等都應有所涉獵。法律人的思維和理工科是很不一樣的,學習法律也就是為了培養自己的法律思考方式。

3、如果說英語,我更願意用語言能力來代替表述。專利律師是和文字打交道的行業,就算是在法院庭審,雙方律師和法官之間也要對著那幾頁單薄的權利要求書逐字逐句的分析判斷。英語是必須的技能,並不因為是要做涉外業務,而更多的是用來學習英美一些先進的知識產權制度。比起人家幾百年的專利法歷史,我們才不過20多年,需要學習的地方真的很多。中文的寫作能力往往是容易被忽略的,但很多最後引起轟動的案例可能就是因為在撰寫階段某個中文用詞沒有把握準確。寫訴狀也是一樣的道理。事實上,中文是非常不適用書寫法律的語言,一詞多義,概念範圍模糊是中文的特點,我猜可能是我們慣於」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吧。

補充一點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專利律師的服務意識,也就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專利律師通常是高學歷出身,因此可能自視頗高,動不動就用成筐的技術術語或法律術語來應對自己的當事人。其實我倒覺得專利律師的服務本質上和端盤子沒什麼兩樣,重要的是是否能站在當事人角度看問題,把他的事情當做你自己的事情來做。服務意識並非僅僅是一種意識,我更願意理解為是一種能力,一種願意並且能夠幫助對方解決問題的能力。這麼看起來,上面三個都是物質基礎,服務意識更像是上層建築了。

【Ivankong的回答(6票)】:

在個人的定義中,專利律師的知識結構,工程技術應該是一個背景知識,就是你得有這個理工科的思維,能夠看得懂這些個常見的工程製圖、電子電路、化學方程式等常見的表達方式及所要表達的意思,而對於更高深的則不是太重要。

法律知識如果要確定比例的話,我覺得要佔到50%,因為這才是一名優秀的專利律師能夠贏得專利侵權訴訟的關鍵,當然其中大部分是關於專利實務、專利法等方面的知識。

而對於英語的話,則是一種錦上添花的能力,如果面對的是一些涉外專利的無效、訴訟問題,則英語能力就顯得尤為重要,能給你提供額外的幫助。就是不好沒有太大關係,好的話就事半功倍。

專利代理人跟專利律師還是有較大差別的,前者主要是寫專利,包括國內專利和國外的(PCT申請)等,因此在知識結構的話,相比法律知識,工程技術就顯得更為重要一些,還有文字表達能力和邏輯思維能力,這些都是寫出一份好專利的前提條件。當然具備法律知識能更好地為申請人提供專利保護。英語當然在做涉外專利的時候就特別重要了,所以在專利代理人的知識比例中,我覺得工程技術40%,法律知識30%,英語30%。

【溫家駒的回答(5票)】:

我不同意排名第一的答案,對於以上對於工程技術不重要的論點,冒犯的說一句我看提出這種論點的都是專利律師,我不知道你們的理工科技術背景,也許是律師兼做專利事務又或是是專利代理人同時又是律師,但對於我一個理工出身的人來說,在我看來工程技術能力還是要求很高的,一個好的工程技術能力能幫你徹底分析整個案子,並使你預見這個技術的發展動態和技術之源,這在專利分析中佔有很大的比重,所以我一直都是一個強調技術的技術派,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專利法》中的關於新穎性、創造性和公開不充分是怎樣判定的?是怎樣判斷慣用技術手段替換?簡單的技術疊加?歸根結底不還是通過技術來進行判定的。而在無效中而關於三性也是用的最多的,如果一個沒有相當扎實的技術能力的專利代理人和專利律師能打好無效麼,能理解對比文件和撰寫文件中的技術特點麼,能在撰寫的時候預見這些問題麼?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對於技術的紮實運用能夠幫助發明人進行專利挖掘和專利佈局。說到專利佈局,不得不提一下技術能力,一個擁有紮實技術能力的專利代理人,能比普通專利律師更具有行業敏感性和行業前沿性,他們迅速抓住技術重點,並且進行分析和拓展,而這些是技術能力不強的人無法做到的。

我不是一個老老實實按照發明人所給的技術交底書按部就班撰寫的人,我會在撰寫的時候給發明人指出申請材料中的技術缺陷,並且與他完善這些缺陷,而且會給他關於產品的建議,而這種建議都是實質有用的,而這些做法都是通過對於技術的理解和自己所具有的技術工程能力,我見過很多專利律師,他們對於技術的理解僅僅是理解,不會挖掘,他們口中對於法律條文是倒背如流,但對於實際的運用真的讓人無法恭維,因為他們對於技術的理解真的太膚淺了。

我喜歡有研發背景的專利代理人,因為他們距離研發第一線,他們知道我們能不知道的細節,所以現在很多大的代理所也在招聘的時候傾向於具有研發經驗的,而這種研發經驗就是技術能力,他才是一個專利代理人的基礎。

實在是不能同意關於「專利是法律遊戲,不是技術文檔」的論調,但凡是本行業的從業人員都知道專利是技術與法律的結合,這是一場技術與法律結合的遊戲,即使是法律遊戲,玩的也是技術特徵,這句話真的說的視野太小了。

一個好的專利代理人要有法律素養並且一個好的專利律師要有好的技術素養,這些都是相輔相成的。所以我一直說在這個行業如果你有相當的技術能力並加上市場分析佈局能力還有律師的專業的法律素養,那你真的是處於行業頂尖了。

【鄧應山的回答(2票)】:

同意顧珊,但如果要給出 一個比例的話,我覺得應該是技術50%,法律30%,英語20%。知識結構的比例不代表重要性,只是說平時工作需要調用的知識儲備,重要性的話還是法律部分比較重要,英語只是錦上添花的作用,不是必要的。

【蔣忠凡的回答(4票)】:

好想答答這個問題,手癢癢呀,哈哈~

先分析問題,題主說的「優秀的專利律師」中「優秀」是怎麼個標準呢?專利這個領域看起來足夠小了,但是還是分了很多方向和分支重點,如果你要做專利全領域業務,估計夠嗆的。

我認為,要評判優秀,就應該從專利律師所從事的業務方向和重點來評判。但是我不知道專利律師的業務有多少個方向和重點(也許還在不斷增多),因此我無法從這個角度來答,只能就提論題,就工程技術、法律知識和英語來說事(想到什麼說什麼哦)

就工程技術而言, @顧珊和其他一些專業人士認為工程技術只是個背景,這是從作為處理普通專利糾紛律師的角度出發的,因此你只要懂個大概,其他的由當事人給你解釋,律師基本就能懂,要知道,誰能比當事人更瞭解自己的技術呢?

但我認為的還有一種優秀的專利律師,不是僅僅能處理通過訴訟或者協調糾紛的,而是出於一種技術背景,然後對這個技術領域及其衍生的行業有充分的理解甚至參與(所以我覺得題主說「工程技術」過於狹窄了),你也要知道,和你做交涉的技術人員,可能就是個基礎研發人員或者對方的法務,他能融匯貫通的可能不大。這講究的是學習能力,如果這樣,律師可以幫助當事人做技術創新的輔助工作、可以幫助當事人更好的整合資源實現技術的商業價值、可以當天使投資、可以真正為創新事業做貢獻等等,(我真見過這樣的律師)所以我斗膽說一說,沒有這種理想的律師,即使把自己標榜得多專業,客戶多高大上,不管你來自金杜還是集佳,你的軟勒始終是:格局太小為什麼高曉松會那麼看不起所謂奶茶的前男友清華男神,因為本因作為社會中流砥柱的精英,裝不下一點格局。

就法律知識而言,我也很贊同 @顧珊的說法,關鍵在於法律人的思維,而不是知識。雖然說法律很多專業服務一樣,是經驗積累型的行業,但是思維才是能夠活用經驗的前提,即使將來體系顛覆了,你照樣可以做律師。人家醫學行業借助先進的技術使得醫生的主觀經驗顯得不再那麼重要了,作為法律人,你同樣可以利用一些工具做輔助呀,這也是法律思維的一部分吧,更是你跟著時代前進的體現呀。

最後就英語而言,如果作為涉外律師,這絕對是評判「優秀」的重要因素,對於所有專利律師而言,是拉開專利律師檔次的因素。試想,當事人委託你無效別人專利,即使律師又委託第三方檢索機構,你自己總得先有個大概的檢索吧,你是不是要讀全世界的專利?現在一被人告侵權,律師不是最喜歡說對方技術是現有技術麼?請問,你是不是要在世界範圍內找現有技術?這樣說來單單英語還不夠呢(嚇到了吧),將來全銀河系一體化了、全宇宙一體化了,你是不是還要學銀河語,宇宙語?好累的說,我認為,英語要達到一個高度,但是對於自己擅長的技術領域的專業英語和法律英語至少要達到高度,其他的,不是還有第三方機構和工具嘛。

也許我將來也會做律師吧!

【王琨的回答(1票)】:

謝邀~基本同意顧珊的意見。而且我認為三種知識和能力的儲備偏重其實是因人、因行業、因角色而異的。只要適合自己所處的環境,就是結構合理的儲備。

但!

更重要的是,只有這三項能力,做不好這項工作啊!一個好的專利律師或專利代理人,必須有良好的商業意識,才能從戰略角度去考慮客戶的專利,小到一件專利的申請,大到整個企業的專利戰略規劃和專利運營模式,都要充分考慮客戶的生產經營狀況、商業環境、競爭態勢、金融環境等等要素,提出合理建議,而在這方面,恰恰是國內專利服務的短板。國內大部分從事專利服務的機構,基本上專利代理人只管接交底書,專利信息服務商只管檢索和數據統計,專利律師只管接案子打官司,至於商業,誰管它!

好在這種狀態也在慢慢改觀。最近一年多,我也看到部分代理機構和信息服務商在逐漸向全面覆蓋申請、保護、實施、運營、管理等各方面的知識產權綜合咨詢服務轉型。我想對這些機構來說,一個具備良好商業意識的專利人才正是它們急需的人才。

【牟昌兵的回答(1票)】:

謝邀!

提到了「優秀」,既然是「優秀」那麼最好就是各方面的能力都很高了。但是話說回來,除非是天才,人的精力畢竟是有限的,一般不太可能樣樣精通,所以有必要找到重點。

我的理解是:

對於專利律師而言,法律和英語應該是最重要。至於工程技術,一般情況下專利訴訟中都會有技術人員進行技術分析,並且很多情況下技術內容還通過鑒定機構來鑒定。所以只要有一點理解能力,別人解釋了能聽得懂就行。

很多時候律師更多的是從證據、訴訟程序上去爭辯,涉及到專利文件的解釋時,很多情況下是基於對法理的理解來給出有利於自己的解釋,對於技術更多的是從不同的法律角度引導技術人員進行解釋說明所以法律知識極為重要。

英語作為提高法律知識的工具極為重要。包括對國外知識產權法律的學習,以及對國外訴訟案例的學習和分析。另外,具備良好的英語能力才可能和國外律師交手,才有機會學習更多的東西。

所以我的理解:工程技術最不重要,只要有理解能力即可;法律知識最重要,英語能力不行將是水平的短板。

見笑

【無名的回答(0票)】:

調查結果很可能出乎意料,沒有必然聯繫。

【小白的回答(0票)】:

知識結構,知識比例如何定義衡量?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認同 顧珊 所言,不過我覺得有個問答值得推薦 收入差距懸殊的律師之間差距在哪?

---------

吃飯歸來,覺得之前的問題好像問的是知識產權律師

回到問題:優秀的專利律師和專利代理人的知識結構中,工程技術、法律知識和英語三者的比例各是多少?

首先專利律師和專利代理人並不是一個職業,兩者的對於知識的要求倒有很多相同之處,就像企業法務和律師一樣,但是對於能力的要求卻有很大的區別

認同 顧珊 所言,在她的回答最好也提及了「服務意識」,這個大致屬於能力層面的事情

雖然這知識產權領域做了一段時間,但對於這兩個職位都沒做過,就不多談什麼了,知識層面感覺也說不出上面回答之外的事情,能力層面,和律師的要求大同小異,網上到處都是

只想說一點,在職業領域知識是拿來用的,說直白一點就是拿來賺錢的,為什麼會推薦 收入差距懸殊的律師之間差距在哪? 這個問題

是因為就 有用而言,也就是就賺錢而言,知識結構的影響之作用於金字塔的基層,在往上走和知識結構關係不太大

還有客戶不一樣(都得專利人面向外國客戶,有的專利人面向國內客戶),對知識結構和能力的要求很不一樣

------------------------------------------------------

袁霖 除邀請我回答這個問題外,還有一個 專利代理人通常案子都是怎樣寫的?還有 「專利」和「科研成果」之間的差別是越來越小了嗎?

我不清楚為什麼對著兩個問題感興趣,好像是因為 專利怎麼玩 這個圓桌會議,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個人,面臨職業選擇什麼的

我倒是提醒一個知識產權人士常忽略的一點,知識產權包括專利、商標、著作權……

其中專利入門最難,對人才要求最高,所以看上去高大上一些

不過在當下,甚至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專利的意義比起商標和著作權來講對於絕大部分企業和行業(toB的行業和企業除外、醫藥領域除外)還要低一些

專利領域,很多時候外觀、實用新型意義要比發明還是要大一些(還是toB的行業和企業除外、醫藥領域除外)

toB的行業都有哪些?華為所在的通訊、IBM……

標籤:-法律 -職業規劃 -專利 -專利代理 -專利代理人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